■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吸血鬼狂想‧潘朵拉之棺

1 夏紫 [ 2010/03/21(Sun) 14:18 ID:R7s47HOg ]
前言:嚴肅中帶kuso,kuso中帶嚴肅的拙作,還請多多指教


2 夏紫 [ 2010/03/21(Sun) 14:18 ID:R7s47HOg ]
第一回上↓↓↓


教室中傳來老師的教課聲,豔陽斜照進教室之中,照得想打瞌睡的學生們都喪失了睡意。

「西元二零九九年,人類被分成了兩種人。你知道是那兩種嗎?」

被老師點到的學生迅速的將漫畫塞回抽屜站了起來朗聲回答。

「純種與混種!」

「很好,請坐下。各位同學要向他看齊,雖然上課在看漫畫還是有把東西學進去。」

「那麼,西元二一九九年發生了什麼事?妳回答。」

「『純粹異變』,純種人類因為不知名緣故開始互相殘殺,直至剩下最後一名純種人類時,他卻自殺了。」

「沒錯,直到現在我們還是無法查出原因,究竟是為什麼導致純種們互相殘殺,剩下的最後一名卻又自殺了,如果可以得知到這一點,我們也可以做好預防措施。因為誰都不知道『純粹異變』下次會不會發生在我們混種身上。」

「老師,那麼在二零九九年前,人類又是怎麼分類的呢?」

「這個問題是要等到你們更高年級才會學到的,不過我現在就稍微跟你們提一些吧。」

「嗯咳──西元二零九九年前的人類啊……」















西元二零九九年前,我們被另一批人類稱做『吸血鬼』。

我們是人卻被稱為鬼,這很失禮不是嗎?

那批人類與我們相比簡直是軟弱到不行,力氣小、抵抗力差、思考緩慢、恢復力低,更可笑的是他們非常的不切實際,為什麼總是以為我們會害怕陽光、大蒜、十字架還有木樁呢?那些都是他們虛造出來的。

但還是唯有一點是他們勝過我們的。

他們沒有『鮮血成癮症』。

他們不像我們,對鮮血的需求如此的大,不會為了渴求不到同族的血液而瘋狂。

但他們卻愚蠢的無藥可救,他們自己創造出了屬於他們的『鮮血成癮症』。

毒品。

他們對這些毒品的渴求就如同我們對血液的渴求一樣。

這樣一來他們還有什麼地方比的上我們?沒有。

於是,我們決定將他們接納成同族。

具體時間不知道花了多久,能確定的是,我們在西元二零九九年完成了全球的感化,雖然混種整體能力仍遜色於純種,但還是遠比之前軟弱的那批人好多了。

純種們領導著混種,維護著這顆星球,空氣、水以及大地也逐漸的恢復最初的乾淨模樣,這一切都不是原本的那批人辦得到的。

「所以我們要感謝純種的先祖們,是祂們帶領著我們進入到這樣的時代裡的。」

雖然學生們睡倒一大片,老師仍舊做出了總結,接著他推了推眼鏡無可奈何的說道。

「今天課就上到這裡,下課吧。」







「殷極力,你知道嗎?純種都是非常美麗的喔。」

「喔?是嗎?那很好啊。」

我敷衍了幾句,繼續將漫畫拿出來看。

「你別這樣啦!你看,這是我從圖書館借來的。」

說完,這個連作者都懶得幫他取名字的同學A將一本厚重的書攤開在我臉前。

書頁上有幾張照片,其中有一張照片裡站著一名少女,她的皮膚很白,深夜看到她應該會嚇得大叫活見鬼;她的嘴唇很薄,感覺咬一口就沒了;她的眼珠跟頭髮都是黑色的,跟我一樣,說不定是我的祖先;她的身上只披著一塊破布,引誘犯罪似的剛好遮住幾個重要位置;身高一點都不高、胸部一點都不大、屁股雖然小了點不討婆家人喜歡,不過我很欣賞……說我不在意這名少女是騙人的,但我仍然敷衍了幾句繼續埋回我的漫畫世界裡,我現在只想看完這本漫畫。

「唉,枉費我一番苦心。」

同學A嘆了一口氣離去,我終於是耳根清淨了一些。

剛興起這番想法的同時,學校突然廣播響起。

「今天學校臨時休課,請各位同學馬上回到家中,未上到的課程將擇日再補。」

理應是會讓全校學生歡呼尖叫的好消息,卻讓校園在瞬間陷入沉默。

因為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廣播,趕學生回家的廣播?不管了,我還是決定先把漫畫看完。

「不用懷疑,臨時休課是真的,請各位同學馬上回到家中。」

廣播再次強調,雖然感到有些可疑,但校園裡的學生們還是帶著滿肚子的疑問離開校園,朝回家的路途歸去。

邊走邊看漫畫回家後我才終於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新聞是這樣報導的。

『純種先祖,重現世間!?』

在某處的遺址裡,考古學家們挖到一具漂亮的長方形盒裝物,那個大小姑且就先把它當棺材吧。

雖然打不開它,但卻被儀器偵查出裡面還有微弱的生命跡象。

要說純種能不能死而復生我是不知道,總之有生命跡象就代表裡面的人還活著。裡面應該是人吧?我應該沒跑錯作品吧?

學校老師們全都罷工直奔現場或是家中,緊張的坐定在電視機面前,也不能怪他們沒職業道德,發生了這種大事誰還做的下工作?除了在現場賣小吃的攤販跟全年無休的服務業跟電視台除外。

老爸老媽也既緊張又興奮的擠在電視機前面,巴不得把眼角膜貼上螢光幕似的。

小妹拉著我的褲角好奇的直問爸爸媽媽怎麼了?對於一個剛脫離尿布時代的小鬼我該怎麼解釋才好?

我已經放棄了三件事,一是放棄跟小妹解釋現狀、二是放棄用視覺來得知此事件的發展、三是放棄等老媽煮飯給我吃。

我邊吃泡麵邊看漫畫邊用耳朵聽電視機傳來的聲音,順便一腳把小妹踢得遠遠的,別煩我,假使我是蘿莉控我們也有血緣關係,不可以。

「現場的學者們決定先將此棺材運回研究室,再進行解剖。」

現場報導的記者已經將它定案為棺材了,而且連解剖這個字眼都出來了是怎麼回事?咒先祖掛掉就已經不太妙了,你還想褻瀆祂的肉身嗎?

「還麻煩在現場圍觀的觀察不要過於激動,在家中觀看轉送的觀眾們也不要急著來到現場,這樣只會造成現場的混亂。」

報導記者如此強調道,這樣說來,挖到的地方就在我們家後山,為什麼老媽老爸不直接去看呢?

「我還要煮飯給你們吃勒。」

「我還要幫忙照顧小莉。」

老媽我勸妳還是先看看我手上這碗泡麵再說這句話吧;老爸,小妹正坐在角落嚎啕大哭著,我先聲明我可沒欺負她喔。

至於我?我又不是傻了去那邊當沙丁魚罐頭裡的沙丁魚。再說,誰都還不敢保證裡面是人還是什麼未知生物,在我還沒確定沒跑錯作品前我是不會貿然行動的。




3 夏紫 [ 2010/03/21(Sun) 14:32 ID:R7s47HOg ]
一個月後。

轉移棺材的行動很順利,但在那之後的後續新聞卻都沒有任何下落。

一個月的時間讓大家將這件事淡忘得一乾二淨,或許大家一開始只是想找一個藉口翹班翹課才這麼的激動配合吧。

說不定……搞不好……一切都只是一場誤會。

剛好有一隻阿狗阿貓鑽到棺材讓大家誤會一場,學者們當初還曾大放厥詞道,肯定會讓我們這一世代親眼目賭純種先祖的廬山真面目。

現在不要說廬山真面目了,我們恐怖連骨灰罈都拜見不到了也說不定。

其實大部分的人對這件事都淡忘的一乾二淨,甚至可以說當娛樂新聞來看,但我知道還是有些人深信純種先祖會重現在世間,出來領導我們……幹嘛?我也不知道,現在的地球非常美好,沒戰爭、沒貪污、沒流感、沒拖稿,可謂是大同世界,簡直就像是小說或漫畫裡才有可能達到的完美狀態,難不成要讓先祖領導我們朝統一銀河系邁進?

啊,或許……純種先祖能夠讓我們脫離『鮮血成癮症』的束縛?

我還是不要亂給先祖大人戴高帽子好了,如果還活著他便是『他』而不是『祂』,是人不是神,是人就有極限,要是我亂戴高帽子逼得先祖下不了台面忿而自殺打算成神來為我們解除疑難雜症,那我豈不是成了千古罪人?

話題先拉回來吧,有些人仍然深信純種先祖會重現在世間,你們姑且算我一個好了。

畢竟我現在身處在遺址現場還說不信,那我只會覺得自己可悲到無藥可救,所以我深信!

老爸老媽用言語及零用錢和藹的恐嚇我,要我帶著小妹陪同踏青,但我看他們身上背的那些鏟子、鐵鍬,一點都不覺得他們只是想踏青。

雖說遺址外圍被掛上禁止進入的黃帶,但老爸老媽如入無人之境的撐開黃帶,接連以摔角迷看到都會豎起大姆指的俐落姿勢翻身入內……我多麼希望我是他們在橋底下撿來的;祈禱之餘,我哀傷的看著小妹,最起碼我可以確定妳的生母肯定是眼前這個開始破壞國家遺址的女人。但我認為老媽應該沒必要搞什麼紅杏出牆,聽那每晚床板劇烈的搖晃聲……我希望這次可以有一個弟弟。

我遠遠的坐在警戒線外圍,冷冷的看著這對夫婦開始大肆挖掘,順便矇住小妹的雙眼不讓她就此毀掉大好前途仰或是幻滅?還要一邊為這對夫婦把風。雖然我不怎麼疼這個只會吃喝拉撒問的小妹,但誰都不希望看到一個小孩孤苦伶仃的留在放學後的校園裡,在老師來關心的時候那小孩卻只能回答:「我的爸爸媽媽因為盜採國家遺址被關起來了,我是沒人要的小孩,哭哭。」

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帶著這小鬼去探監……

看他們挖著挖著,突然興奮的牽著對方的手又跳又轉圈的,接著以百米衝刺的速度朝我奔來,臉上還帶著興奮的笑容。

「極力!你看看,這會不會是先祖大人棺材的鑰匙?」

「是啊是啊,你讀的書比較多,你看看。」

老爸老媽朝我遞來一支鑰匙。

看他們像孩子一樣興奮的眼神,我就不忍心潑他們冷水。

棺材那需要什麼鑰匙?

一時之間我也想不出該怎麼宛轉的告訴他們這個殘酷的事實,於是我決定先收下鑰匙假裝觀察一下。

「通通不准動!」

就在我伸出手的同時,身後一道聲音傳來。我大吃一驚,回頭望去。

出聲者是一名不管怎麼看就像是考古學家的考古學家,他戴著一副厚的可以防彈似的大眼鏡,明確的伸出中指推了推鏡框。

「你們沒看到黃色警戒線嗎?你們站的地方都是國家財產!」

糟糕,這下小妹真的要年幼失雙親了,不過這對她未來的教育應該是大有益處……但是,最起碼老媽還會煮出一手好飯菜啊!最起碼老爸還會賺錢養家啊!我立刻尋思該怎麼解釋才可以為老爸老媽脫困。

「馬的死小子!叫你不要帶小莉到這邊玩要我說幾次!還不快跟人家道歉!」

老爸當真一拳朝我腦門槌下來,我的孝心也因為這一拳魂飛魄散。

「先生真是對不起啊,我們家這孩子就喜歡到處亂跑亂玩,上回不小心把鑰匙給弄丟在這,這回是總算是給我們給找著了。」

考古學家挑了挑眉,說道。

「鑰匙放著,離開這裡,就不追究。」

「「啐!」」

老爸老媽同時啐了一聲,你們當真把人家當白癡嗎……

「鑰匙我們找到的,歸我們。裝作沒瞧見,立刻離開這,便饒汝一命。」

老爸竟然耍起流氓了,那我現在的立場究竟該怎麼定位?揍他一拳接著怒吼,你這個不成材的父親!還是揍考古學家一拳接著怒吼,大哥饒你一命還不知感恩?小妹啊妳快告訴我啊……

「廢話勿多說,拳下見真章,接我這一招!」

考古學家眼鏡一收,抬手就朝老爸撲來,原來我真的跑錯作品了!

考古學家兩手掌心齊推,同時大喊。

「天仙伏魔掌!」

老爸隨手將鑰匙及鏟子、鐵鍬丟給老媽,做出跟考古學家相同的姿勢,一齊大喊。

「萬魔噬仙波!」

「「咦?」」

兩人喊完的同時跟著咦了一聲,似乎發覺不對勁,想將打出的招式收回卻力有未逮。

「萬萬不可!走火入魔!儘管出招!我來卸力!」

老媽嬌喝一聲,隨手將鑰匙及鏟子、鐵鍬丟給我,怕小妹被這些東西砸傷,我緊接著隨腳將小妹踢飛。

「「好!」」

老爸以及考古學家聞老媽嬌喝,同時回道,緊接著又將招式的勁道全力放出。

「乾坤小挪移!」

老媽衝進兩人之中,一陣移形換位後將兩人錯開,形成了老爸與考古學家背對背的局勢。

「嗚……」

老媽嘴角緩緩流下一道鮮血,老爸連忙棲身前去扶住老媽軟掉的身軀,心疼的看著她:「孩子的媽,為難妳了……」

「孩子的爸,這是我應該的……」

……老媽回道。

「莫非……您兩位是殷大俠與殷女俠?」

考古學家戴上眼鏡,抬袖抹了抹鏡面問道。

「正是,那麼您是……八寶仙?」

老爸一邊扶著老媽坐下一邊為她運功療傷一邊問道。

「正是!正是!正是啊!」

「原來這個世界是這樣的小。」

老媽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微笑拱手道。

「說的是啊!」

老爸扶起老媽與她一起拱手笑道。

「這真是緣份啊!」

考古學家說完仰天而笑,老爸老媽也跟著仰天而笑。

「……鑰匙還是要留下來。」

「「啐!」」

「夠了!這不是棺材的鑰匙!老爸老媽你們真的覺得棺材需要鑰匙嗎?」

我認為我再不出面干涉將永遠不會有個結果,只好狠下心來潑這桶冷水在養育我長達十年之久的父母頭上……但為什麼我卻一點都不會感到良心不安呢?

「令郎說得不錯,棺材豈需鑰匙?」

「但,那又真是棺材嗎?」

老媽一針見血,就連我都沒發現這個盲點,頓時只見考古學家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八寶仙,汝願發誓,那日所挖,真是棺材?」

老爸步步追逼……你們一定要這樣說話嗎?

「你、你們……」

考古學家臉色慘白,連退數步,雙手招架不能,最後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罷了罷了,就看在殷大俠、殷女俠的份上,我全招了。」

說完他又故意的用中指推了推眼鏡架。

「帶回去研究的結果顯示,這並不是棺材,因為棺材不可能加裝生命維持系統在上面。」

「我們感到很疑惑,卻不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就連究竟是不是人都不知道,即使想以暴力手段將之拆解,我們也必須擔心會不會傷到內部生命,或是以非正規方式開啟時會不會造成內部生命遇期外傷害。」

「這時,我們才發現棺材……不,應該說是生命維持裝置正下方有一個鑰匙孔,於是我立刻火速趕回現場,想找出那把鑰匙。」

「這不對吧?既然用鑰匙鎖起來保護了,怎麼還會把鑰匙擺在旁邊等人家找著?」

我反駁道,我只是想讓老爸老媽趕快放棄這支鑰匙帶我跟小妹回去吃晚餐……小妹勒?

「我們也有想到這個問題,但……」

「就像有些人會把備用鑰匙偷藏在大門附近一樣的道理吧?」

老媽靈機一動說道。

「這麼可能?這是一個生命耶?怎能用這種膚淺的方法保護?」

「沒錯,但目前我們也只能抱著這一絲希望。而且老實說,情況緊急……」

「生命跡象越來越微弱了嗎?」

老爸一個皺眉,察覺到事情不妙。

「是的,或許是搬運過程中造成生命維持裝置受損,又或是搬離這個遺址失去了我們所不了解的動力來源,導致內部生命的生命跡象越來越微弱!」

「那真是太糟糕了,我們這就趕緊朝研究所出發吧!」

老爸義正詞嚴的握緊右拳說道,老媽在一旁點頭讚同。

「「啊?」」

我跟考古學家同時發出疑惑的單音節。

「這還不趕快啟程!時間已經不容我們在這裡爭辯了!先祖大人的性命安危就掌握在我們手裡啊!」

「等、等等,非研究人員是無法入內的,而且還無法確定裡面就是……」

考古學家話說到一半就被老媽給打斷。

「都這種緊急時刻了,你還要爭辯這些小事嗎?不用擔心,我允許你跟我們一起前去,到時有人敢攔下你的話就交給我吧!」

「不不不……到時被攔下的會是你們……」

「極力!帶上小莉!我這就去開車!」

老爸一馬當先的衝進車庫,準備發車,完全忽視考古學家的反駁。

這種時候,我已經放棄吐嘈了。這對夫婦暴走起來可是連劇情都會被輕易的扭轉,我還是省點口水吐嘈……小妹!妳怎麼躺在血泊當中啊!



4 夏紫 [ 2010/03/21(Sun) 15:22 ID:R7s47HOg ]
在老爸極速快飆之下,轉眼間就到了研究所。

附帶一提,多虧於混種的超強恢復力,我才逃過了弒親之罪,小妹我不是故意的啊!

在進入關卡的時候,在考古學家的兩句話之下,我們這一群人是暢行無阻。

「讓他們進去,什麼都別問。」

他該不會是研究所的最高負責人吧……

終於到了放置生命維持裝置的那間研究室,這時老爸突然嚴肅的叫住我。

「極力,你知道嗎,我一直以有你這個兒子為榮。」

老爸,你知道嗎,我一直為有你這個父親感到頭痛。

「接下來我所說的吩咐,你切勿遺忘。」

接下來你所說的吩咐,我可以不聽嗎?

「等等就由我去打開那個裝置,如果從裡面出來的不是先祖大人……你們就快逃吧。」

「……」

「你是我們殷家的長男,媽媽跟妹妹必須由你保護,我知道這個擔子很沉重……但還是只能託付給你了。」

「老爸……」

事到如今你卻擺出這樣嚴肅的一面,你是認真的嗎?還是只是想試圖挽回人氣投票的排名?那麼我前面幾句吐嘈的立場何在?

「沒人知道裡面到底有什麼,即使是先祖大人,也有可能對我們造成傷害,到時候由我跟八寶仙拖住他,你帶著媽媽跟妹妹快逃。」

「……我想先提醒一下,鑰匙必須交由我們研究人員來開啟。」

「八寶仙,非常可惜。唯有這點我們殷家是絕不退讓的。」

「雖然我很想吐嘈你們從頭到尾都沒有退讓過半步,不過我還是先聽你說完吧。」

「那只生命維持裝置是我們殷家先人所留下的,開啟的鑰匙也只有我們殷家人可用。」

「……請繼續說。」

「這是殷家一代接著一代流傳下來的故事。」

「殷家後山藏有一只『潘朵拉之箱』,非到創世、滅世之時不可去接觸此箱。」

「安全起見,殷家先人加上一道鎖,鑰匙加上特殊辯識系統,非殷家人無法使用鑰匙開啟此箱。」

「……那為什麼你跟老媽前面要裝瘋賣傻成那樣?」

「你媽媽是不知道這故事的,我也是直到親眼看到這只箱子才回想起你爺爺以前說過這回事……」

「孩子的爸……」

「既然此箱被命名為『潘朵拉之箱』,你仍舊想打開它?」

考古學家確認道。潘朵拉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但人們卻還是無法抗拒那股好奇心。

「不論存在裡面的是不是毀滅世界的潘朵拉,我還是想打開它。況且到了這個地步,世人有可能聽信殷家一個毫無根據的祖傳故事而不去打開這具箱子嗎?這具箱子的內部仍然存在著讓純種先祖重現世間的可能性。」

「……的確。」

「如何?你不相信的話,盡管將鑰匙拿去試試。畢竟就連我都不怎麼相信。」

「不了,我相信你。你真是那位殷大俠的話,沒必要在這種情況下扯謊。」

「多謝,那麼就由我來開啟這只『潘朵拉之箱』吧。」

老爸說完,依序環視現場的所有人,妻子、女兒、八寶仙、其餘研究人員、最後是我。

「極力,你是我兒,雖然你的個性和我跟媽媽一點都不像,但你絕對是我跟她生下來的。」

「除非那天我餵奶的時候抱錯隻。」

老媽補充這多餘的一句。

「你流有我們殷家的血統,雖然你妹極莉是我們從橋底下撿來的,但你還是要好好照顧她。」

「喂喂!等一下!這突然冒出的暴走設定是怎麼回事!原來小妹才是從橋底下撿來的!?」

「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

老爸突然憶起往事。

「那天我跟你爸打算在橋底下來點刺激的體驗……」

老媽!自重!妳已經不年輕了!

「突然一道孩子的哭鬧聲打斷了我們的興頭……」

老爸咬牙切齒忿忿不平道。

「最後我終於從你爸的魔掌下保護住這個女嬰,她現在就是你的妹妹,殷極莉。」

「等一下!怎麼只有開頭跟結尾?中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算了,我不想追究了……」

「殷大俠,生命跡象越來越微弱了……還請您別再說笑了。」

「抱歉,讓我再說最後一句。」

老爸正色道,朝我看來。

「極力,這個家就交給你了!」

說完,他轉身過去背對我等,背影竟是如此的高大耀眼……他真是我爸?

「等一下!」

一道阻止聲直響天際,再度轉回老爸的身影。

是我,喊出這一聲的。

「由我來開。」

「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我現在仍然將小莉當作妹妹。」

「小莉她可以沒有一個哥哥,但卻不能沒有一個爸爸。老爸,你可想過,沒有爸爸的小莉長大後會怎麼想?」

「……極力你!」

「老爸,我不會死的,我也還不想死。」

我隱約察覺到,站在這個處境上的角色是不會死的,這種感覺……就像是舞台上的聚焦燈光全打在身上一樣,此刻的我便是『主角』吧!

「……你是想搶我的戲份嗎?」

老爸沉下臉來……你是不是搞錯什麼了?

「孩子的爸,極力說得對,趁這個機會,我們的伙食費或許可以省下一筆開銷。」

……老媽,這話妳可以不要說得這麼大聲嗎?我心好冷。

「不行,孩子的媽,讓這孩子開啟這只箱子的話,一切都將無法挽回。」

「孩子的爸,是時候收手了,戲份如此便足矣,切忌貪多。」

「孩子的媽,妳可是要逆我的意?」

「你們誰開都可以,生命跡象越來越微弱……」

老爸跟老媽間的氣氛突然凝重了起來,八寶仙在一旁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我發覺就算箱子裡裝的真是咱們純種先祖,也會死在這一對夫妻的手上,當下我毫不猶豫的朝老爸衝去。

「老爸,納命來啊啊啊啊!」

咦?台詞好像喊錯了?不過倒是將我的心境給完美呈現出來,無妨。

「來吧!我兒!」

老爸大喝一聲,雙膝一彎,紮起一記穩如泰山的馬步。

「千魔噬仙波!」

我如法炮製的使出老爸的招式,但沒想到從我手中使出卻整整少了一位數的威力,這下斷是無法擊敗眼前勁敵。

「我兒!不可放棄!」

老媽的嬌喝聲從身後傳來,我頓時從體內湧起一股信心。

從小到大,最疼我的就是老媽,每當被老爸海扁一頓時,老媽總是會溫柔的安慰著我……母愛果然是最偉大的!

「幻月五式!新月踢!」

老媽一招發出,一陣強勁的腳風襲來,我立刻借著這一踢的掩護撲向老爸。

「去吧!我兒!」

不對勁!這一踢擺明就是朝我踢來的啊!

「等、等等!老媽妳……!?」

一陣強大的踢勁瞬間貫穿我的全身,衝擊我全身的筋脈,將我狠狠的震飛出去,飛舞在半空中的我還咳出一陣血霧。

待我摔落到箱子面前時,整個人頓時成了一攤爛泥似的廢人。

「極力!快!我會纏住你爸!」

「哼哼,鑰匙可是在我手中,孩子的媽妳忘了嗎?」

老爸說著便要從口袋中取出鑰匙。

「孩子的爸,你可忘了你與八寶仙交手之時,將鑰匙丟給我了嗎?」

老媽說完,便撲向老爸與他纏鬥,不讓他脫身。

「那麼我只好使出全力將妳打倒取回鑰匙了!」

老爸說完,雙眼精光一閃,跟著迎向老媽。

「老爸……歹勢啦,老媽最後又把鑰匙丟給我了……」

我脫著重創的身體虛弱的爬起來,亮出手中的鑰匙向老爸展示一番。

「孩子的媽!妳竟然背叛我!」

「孩子的爸,是時候該放手了!」

「殷大俠之兒!快打開那箱子啊!」

八寶仙焦急的大喊催促道,就連我也能察覺到箱子裡的生命氣息越來越微弱了。

我高高舉起手中的鑰匙,瞄準了箱子上的鑰匙孔,非常的不明顯,但在研究人員諸多記號下我可以清楚看到黑色的洞口。

「殷極力啊啊啊啊!」

老爸瘋狂的怒吼聲傳進耳裡,老媽使盡全力纏住他,不讓他離開半步。

「極力!快!我擋不住你爸這麼久!」

「老爸!讓你見識一下現實的殘酷吧!」

我大喝一聲,一口氣將鑰匙插進孔內,接著用力一旋……

























箱子沒有打開。

場面陷入寂靜。

「小莉,妳過來。」

我微笑招手喚道。

小妹只有在老爸老媽吵架的時候才會黏我,很現實也很聰明。

她乖乖的走過來,我將鑰匙擺在她的小掌心裡,一邊告訴她該怎麼做。

接著她將鑰匙插進孔內,輕輕的一旋,箱子同時應聲開啟。

「老媽。」

「怎麼了?吾兒極力。」

「你抱錯小孩了吧?」

老媽歪頭思索了一會。

「啊哈哈哈,人家不知道耶。」

最後傻笑幾聲敷衍過去。

研究室裡的焦點全都轉移到我們這一對兄妹的身世之謎身上,反而沒人注意到『潘朵拉之箱』究竟裝著什麼。







待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