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輕小說試寫: 多用途的男人

1 名無しさん [ 2010/04/20(Tue) 20:53 ID:Mo6XoTqU ]
我正在回想我做了些什麼事情。

  我將日記留在臥室的書桌上,就像平常那般。在前往學校前,我又多加了幾
行字。之後我本該把本子放在桌上的。該死的是,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居然把
日記本與課本一起塞入了背包裡. 或許我只是看錯了。

  我的日記是非常需要保密的東西,畢竟上面寫了很多有的沒的私事,或者可
說是「罪行」。這些東西被別人看到也就算了,偏偏是被她看到。

  其實,我一直在欺騙我女友。很慚愧的我得承認,我是個很糟糕的男朋友。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就是會忍不住。我很喜歡女孩子,假如某個上酒吧
的夜晚遇上了好對象,呃,事情就會發生,一直都是那樣的嘛。

  最愚蠢的是,我居然還把這些經歷都寫在日記中。但更愚蠢的是,我居然沒
有把這本日記給保護好。她是個漂亮的女生,但是當她生氣的時候,她的報復心
也許是從她那美麗臉龐上看不出來的,她也許會懷恨在心。

  算了,反正這也不是我第一次與女朋友吵架,要分手就分手吧!不然她還想
要怎樣的報復?

  我還記得的最後一件事,是她打電話來跟我吵架,並且大鬧了一場。於是我
憤而開車回到宿舍,不想再見到那個女人。

  當我在停車場下車的時候,我忽然覺得自己似乎不該在這時候回來。結果我
一開門,在那本該是我自己家的地方,該死。

  媽的,她在那裡. 她一隻手拿著我的日記,另一隻手拿著手機. 她好像在哭,
雙眼都紅紅的,模樣看起來真的有點糟糕。

  「你終於回來啦?」

  她對我說,然後保持沉默,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她。於是有很長的一段時
間,我們都只是盯著彼此看。

  我的心怦怦跳著,這真是最糟的氣氛了。然而不管怎樣,我還是想控制住場
面。

  「妳怎麼可以偷拿我的日記!」我叫著︰「妳知道什麼叫隱私嗎?我真是該
……」

  我還來不及把話說完,她就用一個最簡單的字打斷了我。

  「去你的!!」

  在她大吼的同時,眼淚也滴了下來。「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絕不!你聽到我
說的了嗎?你一定要付出代價!」

  好嘛,不歡而散,也只能這樣了。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我一直到現在都還
想不透。

  她嘴上不知在說些什麼東西,聽起來很像怪異的呢喃,但我的反應絕對更加
奇怪。她說了些什麼,關我何事?但偏偏我全身都好像著火似的發燙,血液彷彿
要衝破血管似的,這些感覺都來得非常突然。我抱著頭,好像自己正被擠壓著,
我連一點聲音都喊不出來。


2 名無しさん [ 2010/04/20(Tue) 20:54 ID:Mo6XoTqU ]
  在那之後,我所知道的是,身體的痛苦忽然間沒有了,而且我又可以自由活
動。唯一的麻煩就是我失去方向感,以及如同徹夜未眠般的頭暈腦脹。

  在我終於清醒後,卻差點要被嚇死。

  我依然看著自己的女朋友,但她現在卻如同摩天樓那樣巨大!相較之下我是
如此微小,甚至無法跳到她的腳背上!對她來說,現在的我不比一隻螞蟻大!

  事實上,所有東西都變大了,包括我整個的客廳,全都等比例的巨大化!

  她彎下身看著我,但我無法讀出她臉上表情是什麼意思。她沒有感到驚訝,
也不再生氣,更沒有感到快樂或別的情緒,她就是盯著我瞧,好像當我是路邊的
一塊普通石頭. 而我能做什麼呢?我就只是躺在那裡,並且努力壓抑自己驚恐的
情緒. 最後,她開始走離我身邊,而我還能清楚感受到她腳步的震動。我幾乎要
暈倒了,這讓我只能呆坐在原地不動。

  沒過多久,她回來了,手上拿了一張衛生紙。她高速朝我走來,然後再度彎
下身,用那紙團緊緊將我包裹住,而我只能害怕地看著她的臉。

  這時,她首度開口了。雖然那應該是很小聲的低語,但對我來說卻像爆炸一
樣,好像散彈槍在我頭上開火似的。

  「你這渾蛋,我要讓你付出你應付的代價!過去幾年你只為了自己的快樂而
利用我,現在該輪到我了。從這個時刻開始,你將什麼也不是,而成為一個普通
的家用品,當我需要的時候才被使用!」

  她把衛生紙連著我抓了起來,而我剛好就處在她的鼻子下面。

  她抓著我,開始用力地擰鼻涕。

  我覺得自己好像要被風吹跑了,鼻水混著纏在我身上的紙團,讓我非常難受,
尤其她的鼻息是如此炎熱與潮濕。再加上那極大的噪音,我覺得自己好像正要被
淹死在一個熱鎔爐內。

  她抓著紙團,稍微擠壓了兩下,將我的身體綁得更緊,然後就把我丟入廁所
旁邊的垃圾桶內。

  我根本無法移動,甚至連呼吸都很困難,真的。

  假如我就此死在這裡,她應該也不關心吧!那是當然的,她不會把我弄出去
了,一個背叛女人的劈腿者還能有什麼好下場?

  幾個小時就這樣過去了。

  她的鼻水都凝固了,我好像被鋼鐵卡著一樣。我想我是沒救了,我一定會死
在這裡,在這團滿是鼻水的衛生紙內,這就是我的命運. 可是,我發覺浴室的燈
被打開了。然後我聽見水龍頭被打開的聲音,接著是抽屜拉開的聲音,之後又是
猛烈的撞擊,看來她又丟了什麼東西到垃圾桶內。

  當我注意到之前,一陣升空的加速感翻騰著我的胃,我連著那紙團一起被緊
握著,並且舉高。她打開了這紙團,看著自己鼻腔內的黏液,然後用指甲碰觸著
我的身體. 「我很好奇你是不是還活著。現在我挺高興的,因為你確實還活著,
所以我還可以對你做些什麼. 」

  她抓著這不尋常的監獄,把我釋放了出來。但她依然緊抓著我,並且把我往
上提,同時我注意到她已經坐到了馬桶上。她充滿怒火的眼睛直盯著我,然後把
我摔落在她的手掌上。從她喉嚨中發出的憤怒低吼,幾乎要震聾了我的耳朵。

  接著,就是難以忍受的痛苦。我覺得自己好像置身於中古世紀的求刑室中,
四肢都被拉扯著在伸長,那是我從未體驗過的苦悶與折磨。

  不過幸好,這很快就結束了,如同它突然的發生那樣。我看了看四周,頓時
知道我的身體成長了一些,從一隻小螞蟻的尺寸長到了三、四吋。於是我又看著
她的臉龐,但她依然是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

  「我想今早我發現你那本日記的時候,我胃絞痛的程度就與那團衛生紙一樣。
不,我想還要更超過,所以你還要嚐嚐更可怕的經歷,不然就太便宜你了。」

  在我還能說出什麼之前,她一把抓住了我,然後丟入雙腿之間. 先前我也說
過了,她正坐在馬桶上,所以我也跟著滑入了馬桶中的那小水池內。

  緊接著,她開始小便。從陰部流出的黃色液體,距離我的臉只有不到一吋距
離. 臭氣開始灼燒我的眼睛,同時我也不得不暫停呼吸,不然我怕我的氣管會整
個燒起來,就是那樣的感覺. 在最後的一點尿液排出時,她終於把尿滴到我身上
了。

  我只覺得皮膚都快要脫落了,就像嚴重燒燙傷的人那樣。但我還來不及重新
吸一口大氣,她就開始更進一步的……排便!

  而且更恐怖的是,不知道為什麼,她這回似乎是腹瀉. 糞塊從她的屁眼炸了
出來,噴在馬桶裡面,弄得到處都是。那幾乎完全是液體的,而且持續流出了三
十秒之久。然後她稍微暫停,緩緩移動了一下屁股,這時有更多的褐色污水滴在
我的臉上。即使我大概知道她接著會做些什麼,但我還是無法接受的大叫起來。

  當然,不管怎麼喊叫,都是沒有用的。

  一塊結實的糞便從屁眼中被擠了出來,並且在我頭上越變越大!我知道它掉
下來了,但我還能做些什麼?

  我一下子就被打入了馬桶水中,深深的沉了下去。

  不過,我最終還是活著離開了那髒臭的馬桶。她把我捏到洗手台上,用水洗
淨了我,然後準確的把我投放在她的雙腿中間. 從她的陰唇開始,我整個人都被
摩擦在她的恥毛中,我甚至能感到那未擦乾的小便澆了我一頭濕,也沾濕了我的
身體. 在數度的摩擦過後,她也許感到很滿意,因此她還要我去服務其它的地方。
今晚,她想要好好讓自己的屁股舒服一下,她要我去那邊工作。

  左手拉開自己的屁股肉,她用右手把我塞了過去,毫不猶豫的往那屁股上擦。
我想她一定很愉快,因為我正在掃除她屁股上鬆軟的軟糞. 我頓時明白她剛才排
便時沒擦拭屁股,因為我一頭栽入了糞便堆裡,眼睛、耳朵、鼻子與嘴巴都被塞
滿了她的糞. 我就這樣被激烈的當成衛生紙擦拭了好幾次,之後她才把我丟到屁
股的股溝中,比之前更用力的摩擦我。她沿著自己的股溝,並且用手指控制我的
身體,讓我的臉必須直接對著她的屁股去摩擦著。她的股溝簡直就像砂紙那樣粗
糙,我的臉變得滾燙;與之前被拿來當衛生紙擦糞便,我實在不知道哪一種比較
舒服。

  最後,她決定來一個完美的結束;她將我的頭對準了屁眼洞,然後用力地擠,
直到我的頭完全被吞入她的直腸內為止。甚至,她繼續將我的身體也往屁眼中塞
入,我能感覺到她那括約肌的收縮、屁股的顫動,當然還有那可怖的臭味。

  當她站起來的時候,我的身體感到一陣緊縮,她的屁股肉將我緊密的夾擠住
;當她開始走出幾個步伐時,我的身體在屁眼內來回地被摩擦。

  終於,她用強而有力的手指把我拉了出去。

  「我等等會再回來找你。」

  她說著這句話,同時我注意到她臉上甚至沒有紅暈。她把我又丟入了馬桶中,
撲通一聲掉入水裡,然後她蓋上了馬桶蓋. 即使變得黑暗,但我發誓我能看見,
周圍那臭氣薰天的模樣。


3 名無しさん [ 2010/04/20(Tue) 20:56 ID:Mo6XoTqU ]
  我在水裡拼命掙扎,試圖讓自己浮在水面上,即使我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
沒有吃過東西。我開始祈禱她等等進來的時候,只是鼓著一張生氣的臉,然後帶
我離開. 因為不管怎麼說,我都無法承受她再一次的復仇了。

  是啊,我是該為欺騙她而付出代價,但我確定自己不該遭受這樣的待遇。

  我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說不定,我在這惡臭的地獄中泅泳了好幾天,或者
是好幾個鐘頭,但也有可能只有幾分鐘。

  在我完全陷入無意識狀態時,一個大波浪蓋過了我的頭. 在我要嗆出聲音的
時候,我發覺自己正被提高,重新獲得新鮮的空氣,我感到很涼爽。雖然我的雙
眼都因為腫脹而無法睜開,但我想她一定曾經把我放在洗手台上,利用那瀑布般
的流水將我清洗一遍。

  沒多久,我的全身都被一條粗糙的毛巾給裹住,將我身上的水吸乾,之後我
就被帶出了浴室。在她把我放到書桌上時,我的雙眼才剛要逐漸恢復視覺. 那時
我發覺到,自己還是只有大約三英吋高,而且我將在她的一雙絲襪腳旁邊度過這
個夜晚。

  我看著她,心中浮現出許多殘酷的念頭. 她想對我做什麼?她拿著一支巨人
用的裁縫針。她的行為讓我的呼吸急促起來。但在我可以發出任何聲音之前,她
就先威脅著我了。

  「如果你再喘氣,我就把這根針刺入你的身體. 」

  相信我,我當時完全凍結了,身體的血液全都在一瞬間變成冰塊. 事實上,
她正把我縫在她的內褲上!我拼命抑制自己的掙扎,因為那根尖針就在我身邊穿
梭著,用線拉出好幾個環綁住我的四肢,然後固定住我的胸膛。那條線就這麼在
我身上纏繞了好幾次。當她將線頭綁住並走開的時候,我只能動也不動的在這棉
花布上祈禱,但那是絕望的。

  她捉住了內褲,穿過雙腿。我知道她的屁股很快就會到位,就在我的面前。

  「我告訴過你,你讓我感到肚子痛吧?由於你的緣故,讓我積蓄了這麼多的
瓦斯氣。所以我想當我睡覺的時候,我需要有個東西來除臭,就讓你來替我吸掉
那些臭氣吧!」

  隨著她將內褲越穿越高,我驚恐地尖叫。看著那如山般的屁股逐漸逼近,以
及稍早曾將我吞入的那個屁眼,我不禁感到頭暈目眩。

  當她把內褲穿好的時候,我隨著那布料摩擦著她的屁股,發出嘎扎嘎扎的聲
音。然後她往前走了兩步,而我也跟著不斷被摩擦。

  可是忽然間,她停下腳步了。

  我好像能聽見一些沉悶的隆隆聲,在她的體內發出。我繃緊全身的肌肉,試
圖屏住呼吸,但那就像用玩具槍去阻止龍捲風那樣,毫無用處。

  我感到自己彷彿被大浪淹過,連鼻子都快要飛不見了。那種惡臭是無法形容
的,更何況臭味還久久沒有散去。不知道為什麼,就像沾了油漆的外套,我明白
自己永遠無法洗去這股味道了。

  接著,每當我要從那惡風中恢復的時候,她總是會適時追加一個更響亮的屁,
每一次都比之前還要更強、更臭。在她終於咚地坐到床上時,我覺得自己已經被
席捲得不成人形了。

  事實上,在她坐下之後,我不只要忍受惡臭,還得負擔她那可怕的重量。假
如她去坐在一個堅硬的平面上,那我馬上就會被屁股壓碎,她甚至不會想起我。

  我希望能在她睡著的時候,得到一點舒緩的空間. 所以我沒有放棄希望,我
努力保持自己的清醒。

  不過我錯了,我被折磨了一整晚。在她睡著之後,每一次的改變睡姿,都像
是要使我絕望地被壓碎。對抗著她的身體,我只能使出所有力量,把握住每一次
可以呼吸的機會,否則就會窒息。因此,即使有一波屁風捲上我的臉頰,我也得
忍受著臭味來大口呼吸,不然就會失去意識. 我想我身上的某些部位,已經是死
亡了。但我決定不管她對我做什麼,我都要與她對抗到底。

  看看她的大屁股,我想我真是作了一個愚蠢的選擇。側睡的她不斷從體內發
出沉悶的響聲,像是一個爆炸的警報。整晚她都不斷排出臭屁來對付我,每次都
是一波極強烈的狂風,然後持續地洩出臭氣,直到我全身都被那瓦斯包圍為止。

  天亮後,我連同內褲被她脫了下來,直墜到地面上。我躺在她巨大的粉紅腳
趾旁,看著她離開我的房間,我就這樣被遺棄在臥室地板上。


4 名無しさん [ 2010/04/20(Tue) 20:57 ID:Mo6XoTqU ]
  她在數分鐘後回來,然後開始找衣服穿。她去衣櫥翻了一下,然後又走過來,
低頭用極大的臉貼近著我。

  在她說話之前,她極為厭惡地呢喃了幾聲。

  「該死!你真是該死的臭!我想你確實吸收了我的屁。啊,不管怎樣,我帶
了個神秘小禮物給你。」

  她的手放在背後,好像隱藏了兩個東西。在我的眼睛能捕捉到影像之前,我
的鼻子就先得知那是什麼了。

  那兩個東西,就是她的休閒布鞋。

  或許是由於我縮小的緣故,我覺得光是拿進那兩隻鞋子,就足以讓整間房子
都充滿了臭氣。她很久以前就買了這雙鞋,早在我認識她之前;更糟糕的是我還
知道,她從來沒有習慣去穿襪子。在我還是普通人大小的時候,我就已經覺得這
雙舊鞋的味道很壞;現在我變得這麼小,那鞋子的味道簡直就是糟糕透了。

  「別煩惱,你不必花很多時間去聞它們,至少目前不需要。我想出去慢跑兩
圈,然後好好想想我們的事情。嘿,我想我的腳一定會變得很熱。要是當我脫下
鞋子的時候,能有什麼東西讓腳冷下來就好了。」

  沒有再多說一個字,她拿起綁著我的內褲,然後丟到床上。之後她把鞋子在
地上,發出了穿鞋的嘶嘶聲;接著第二個聲音就是,前門被猛然關上的聲音。

  算起來,我已經在棉花與線的監獄中,被困了好幾個小時. 我試圖將自己從
過去二十四小時的恐怖遭遇中解脫出來,我試著忘記她糞便的味道、忘記她的腳,
忘記她的肛門. 我試著忘記自己曾被困在她鼻水中的經歷,我拼命說服自己是在
作一場惡夢。等我醒來,我會安然無恙的躺在床上,而且是以一個正常人的大小。

  在對我的嚴苛考驗開始之後,這還是我第一次能睡著。

  ………

  碰!!

  關門的聲音幾乎要炸了我的腦子。

  唉,那不是一場夢,我仍然被困在棉花內褲裡. 接著她出現在臥室門口,並
且用帶著愁困的眼神看著我。

  這似乎是她從昨天早上之後,臉上第一次表現出來的情緒,我想。

  她的頭髮被汗水完全弄濕,皮膚也泛著水光與血紅色;她的衣服被汗水黏附
在身體上,看來她的慢跑相當激烈。

  當她一腳踏向我的時候,我屏住了呼吸。她抓著那條內褲,我也跟著飄在空
中,直到進入客廳為止。

  她坐在沙發上,而我發覺自己的臉,正對著她又熱又濕的衣服。汗味一度蓋
過了昨晚的屁臭味,但那可能只持續了一兩秒鐘。

  伸出手指,她彈了我一下,並且將綁著我的線稍微放鬆了些。

  「外面溫度超過 33度,而我已經慢跑了將近五個小時. 我一直想著你的日記,
以致於我沒發現自己已經很疲累;過了幾個鐘頭後,我發覺我的腳都快要燒起來
了,好像泡在熱水裡一樣。雖然我沒低下頭,我也好像能聞到那味道!所以,現
在該是發掘你另一種用途的時候了!」

  她終於解開了最後一條線,我獲得了自由。我試著要爬上她的膝蓋,但我全
身都是被線綁出的紅腫痕跡,我的身體麻木了。當她舉起腿的時候,我幾乎無法
維持平衡。

  她伸出手,拿了其中一隻白色布鞋。遠遠的我就聞到惡臭了,這幾乎擊垮了
我。我感覺自己的胃在翻騰,很想嘔吐,但幸運地胃裡沒有任何東西讓我吐出來,
我已經太久沒進食了。

  她的腳非常骯髒,而且沾了許多小灰塵. 在我還能反應之前,她拎起她的鞋
子,朝著我正面而來。

  「享受你的新家,並且希望沒有人來按門鈴、或是有電話吧!如果我必須起
床的話,你的麻煩就大了!好,這就是你的工作。當我在讀書的時候,你必須讓
我的腳冷卻下來!」

  我被丟入了那隻鞋內,頓時我覺得自己跑進了土耳其三溫暖浴室,或者是西
部的死亡谷。四周好像有電毯在加熱似的,而味道我根本不敢去聞。我覺得我的
頭快要炸開了,我應該找一頂防毒面具,我覺得我的四周都充滿了毒氣。

  當她的大腳強制踏在我背上的時候,我還是不知道該如何在這裡生存下去,
或是保持頭腦的清醒。她的腳像燒煤似的發燙. 假如那不是濕的,我想我會以為
自己被火焰吞噬。我能感覺到有許多小污垢堆在這裡,就在我身體與她的腳掌中
間. 唯一幸運的是,她將雙腿屈膝起來,這樣我就不用承擔她的所有體重。

  我想,她一定又會開始翻我的日記。也許當她讀到某段落時,她就會無可忍
耐的把腳往地板上猛跺,並徹底粉碎我的身體. 不過事實上,她正輕快的用腳打
拍子,有節奏地在哼歌。隨著她不斷的閱讀,拍著腳的力氣也跟著越強烈。這時
情況越來越糟糕了,我無法呼吸,也無法思考,眼前一片都是黑暗的。

  我真希望這裡就是我結束一切的地方,但是沒有。

  自從那可怕的第一天之後,已經過了好幾個月。算一算,我曾經被拿去當成
棉花棒、衛生棉、甚至是牙籤,被應用在各種用途上。雖然時間過了很久,但她
從不告訴我她的報仇是否已經滿足。也許在接下來的數十年內,我都得像這樣當
她的多用途男人吧!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