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私立鈴月學園

1 火月 [ 2010/04/25(Sun) 00:59 ID:HZyvcr9s ]
這是一個學園梗的作品
最近想到架構,有可能變成不死作品,因為學園的梗很多。
目前有用的點子
就是變性...還有很多啦...

另外,如果有人有心,可以把自己喜歡的人設貼在這裡,如果妥當的話我可以採用

感謝大家的閱讀!!!

--------------------正文------------------
私立鈴月學園。

這是一個政商名流,以及有錢人大小姐的學校。

不久前還是女校,但是現在變成男女合校了,好像是因為某些家長兄弟姊妹要上學的關係。

照道理說我不應該進來這所學園了,畢竟我早就是個博士畢業生,況且還是去國外研修了四五年才回來這裡的。

但是,卻莫名其妙的進到這個學園裡,而且還是以學生的身分。

我只記得某些記憶,最後一個記憶就是我出車禍,被送往醫院之後。

我就在也想不起中間發生什麼事情了。

然後,我就從一個二十六歲的男性,變成了十六歲的女性。然後變成了鈴月學園高中部二年級的轉學生。

我就是月宮 美樹,一個仍然找不到自己過去的人。

然後,也不清楚現在是男是女了,不過救生物上來說,我現在應該屬於女性,畢竟特徵齊全。

隨便啦,要緊的事情,應該就是想起我為什麼會這樣的原因吧。



「我是月宮瑞樹,請大家多多指教。」不管怎樣,我不知道該怎麼自我介紹。

目前就暫時維持這樣吧。

底下是一片譁然,話說滿多雙眼睛就這麼看著我,然後投以好奇的眼光。

這是一定的,反正我今天才開始上課,前幾天都在搬宿舍之類的。

目前和前幾天認識的室友在同一班。

回到兩天前,話說這是所完全住宿制的學校,除非有特殊理由,要不然規定全體住宿,然後給我的感覺就是,女子宿舍跟飯店一樣。

我該說真不愧是明星學校嗎,還真是壯觀。

這大廳還真不是蓋的,話說我還在醫院的時候,那傢伙就已經說了,這學校可不是一般的學校。

的確不是。

「你就是月宮嗎?」一個長得完美八頭身,身高要叫我高出幾公分的黑長髮女孩子走了過來。

話說這學校並不會很嚴厲的規定學生的穿著,只有在上課時候必須要穿著制服,在平常宿舍區可以隨便穿。

不過眼前這位似乎是才剛下課,還是穿著一身的制服。這學校制服是卡其色西裝外套,加上黑色短裙,不過這人並沒有穿外套,可能是外套已經脫在房間裡面了,眼前的少女目前只有白襯衫加黑色百褶裙,再搭配著一投長到膝蓋的黑長髮。

「是的,我是這幾天才轉學過來的月宮。還請你多多指教。」我稍微的鞠躬。

「那麼我就是你的室友了,請多多指教啊,敝姓作佐部,名稱叫雨流彌,今年是二年級學生。」那個女孩撥了撥頭髮,伸出了右手要跟我握手「你也是二年級的學生吧,轉學生月宮?」

我點了點頭,然後伸出右手跟他握手。

這個人姓作佐部,該不會就是那個作佐部吧,就是我很久之前還是醫生身分的時候,在醫院遇到的那個黑道老大,他也姓作佐部。

然後聽說他有個漂亮的女兒,還一直開玩笑說要把她女兒嫁給我之類的。

如果眼前的這人真的是那個作佐部,還真的是滿強大的。

「既然你跟我同房,那麼我們就快點去整理東西吧,雖然說已經放學了啦,但是我晚上還要去個地方吃飯。你的意思呢?」作佐部說到,然後一個轉身,長頭髮飄起之後就像裡面走去「在四樓呢,我不太想去電梯那邊人擠人。」

我什麼話也沒說,只是跟著眼前的長髮少女走上樓梯。

「話說這裡是幾人住一間啊?」我在走到二樓的時候問到。

「二加二吧。」她說到「有一間大間的有個起居空間,然後分成兩個小房間一間可以睡兩個這樣。話說我中學時的住宿學校都沒有這麼大,一年級進來的時候還真是大開我眼界了。」

連這大小姐都這樣講,我真的越來越期待這房間的高級程度了。

提著小包的行李,走到我手機上面簡訊上寫著的號碼“442”,我跟她都停了下來。

「話說我們房間如果沒人再進來住的話,那麼就是我一人住四人房了。」她嘆了口氣,然後鑰匙把單扇門打開了。

話說裡面還真的不小,其實跟飯店房間有點像,不對,跟外面拿來租人的套房比較像,然後可能是那種每個月租個不少錢的那種。

我所看見的房間配置是,中間是起居空間,有兩張沙發,左右各是一間房間,其中一間有門簾,另一間則沒有門簾。

「那我該把東西放哪?」我問道,然後把手上提的小包放到地上,話說我從下面提上來真的感到很累「應該說我會住在哪邊?」

她思考了一下。

「因為我只知道我目前是住在有門簾那間,其實剩下的室友都還沒有來。」她說到,然後往前走了兩三步「看你啦,你自己決定吧,反正先搶先贏,我去年在這間是跟學姊住一起,然後今年那些學姊都畢業了,所以我雖然沒有換房,但是會跟今年新進來的,或是轉學生住同間這樣。」

我提起行李。

話說我不知道怎麼作,到底該不該選同一間是個重點。

真是,如果一人一間就不會有這問題了。

「你不是要吃飯嗎,我回來再決定好了,等到四人都到齊在一起分可能會比較公平。」我把東西放去沙發上說到。

「說的也是,你要出去吃還是吃學校的,我知道學校附近走幾步有家還不錯的拉麵就是,你意下如何?」她從裙子口袋裡撈出一把新的鑰匙「這是房間鑰匙,你就收著吧,剩下人的鑰匙我就寄放在櫃台吧,他們來了再叫櫃台拿給他們。」

我接過鑰匙,然後她走去有門簾的房間,應該是要拿錢之類的。

「我都可以,我想填飽肚子。」我說到,從手提行李找出一個小包,把很多的隨身物品之類的放進去。

「那就走吧,那家店大概在十分鐘內會客滿。」說完,我跟她就很快速的關上門,走向樓下。

這就是我那天到宿舍的經過。

話說一直到今天早上,剩下那兩位室友還是沒有來。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啦,只知道目前的情形是我跟作佐部常常在期待著這兩位是什麼來頭。



2 火月 [ 2010/04/25(Sun) 01:09 ID:HZyvcr9s ]
月宮 瑞樹(つきみや みずき)(性別從男變女)
身高:173
生日:12/5
血型:A
BWH:75-61-74
頭髮:深褐色短髮
背景:主角,只知道自己原來是個男性的醫生,好像是被什麼陰謀陷害,被變性成女的,然後什麼也不知道的情況下被安置在這個學園裡面。是個八極拳高手,有一台充滿紳士魂筆記型電腦,絕對不可以被發現,這台筆記型電腦也是她找回記憶的線索之一。

作佐部 雨瑠彌(さくさべ うるみ)(女)
身高:176
生日:11/17
血型:B
BWH:82- 62-71
頭髮:長黑髮,長至膝蓋
背景:父親是目前的黑道大哥,作佐部 慎一郎,本人是個劍術高手,因為從小就對劍有興趣,在老家的床頭擺了一把武士刀,目前是鈴月學園中劍道部的主將,也是最有可能繼承社長一職的。



3 精華人 [ 2010/04/26(Mon) 17:46 ID:lrZZ8zM2 ]
好高啊...筆電被發現也沒關係吧(笑

看起來不錯啊

4 火月 [ 2010/04/27(Tue) 15:36 ID:a5FsBqmw ]
自接~
這故事並不會照時間來,可能一個故事會發生在另一個故事時間點之前。

如果有人有怨念的女角色設定可以貼在這裡,如果妥當我會使用

還是老話一句,感謝你的閱讀
------------------正片開始-------------------
今天不是個好天氣,因為既是上課日,又是該死的下雨天。

雖然說我的雨具齊全,但是還是很討厭下雨天,每當下雨天就整個讓我很不想出門。

同房的作佐部也是一樣,今天早上起來就是嘆氣嘆氣,從來就沒有停過。

問她怎麼了,他就指指外頭,我就懂了。

然後只好撐著傘,硬著頭皮上完了今天一整天的課,然後回到了宿舍大廳。

這時有個拿著行李的雙馬尾女孩站在門口,正在張望著。

「啊,來了。」作佐部看見這一幕,匆匆忙忙的向前去點了那女孩子一下「給你介紹一下,這是黑川 靜奈,是我的小學同學,今年也轉進我們高中部。」

原來她認識阿。

「你好,我是黑川,請多指教。」雙馬尾的女孩對我鞠躬說到「請問您是?」

「我是月宮,我們兩個很寂寞的等你們很久了,要我們兩人住四人房還真是有點愜意。」畢竟我覺得這四人房真是大的可以,恐怕可以住進八個人沒問題。

「對不起…」黑川連忙向我鞠躬「其實是家裡發生一些事情,所以就拖了點時間。」

「呃…別理瑞樹,她講話口無遮攔。」作佐部跟我使了個眼色「我們先帶你到寢室裡再慢慢說吧。」

黑川點點頭,然後就跟著我們兩個一起上去四樓的房間。

我們回到房間的時候,在起居間裡沙發上看到另一個人,這人帶著眼鏡,看起來是個智多星型的女孩兒。

話說她應該是我們宿舍的第四個人了。

「啊,抱歉。」眼鏡女一看見我們走進去,連忙站起來「我是朝比奈,名字叫做咲夜,叫我咲夜就可以了,我來的時候就直接跟櫃台拿鑰匙了,沒跟你們說真是抱歉。」

這人看起來就不是新轉來的。

一副老鳥一隻的樣子,我覺得她會到我們房間的道理應該跟作佐部差不多。

「咲夜?你怎麼,你不是應該住在三樓嗎?」作佐部這時一邊幫黑川搬東西,一邊說到「難道你也被合併宿舍了?」

眼鏡女邊嘆氣邊點頭。

「這是我提出的,我當然要以身作則,就請妳們多多指教了啊。」咲夜搧搧手說到「你們分房間怎樣分?」

我往前走一步。

「我想到了,作佐部你就跟黑川吧,我跟朝比奈住對面。」

作佐部沒說話,只是點點頭。

「你是轉學生吧,你的名字是…」朝比奈轉過頭來問。

「月宮瑞樹,請多指教。」我微笑著說道,然後開始幫忙整理東西。

「我是朝比奈咲夜,才剛當選的學生會副會長,這兩年要請你多多包涵了。」她也拿起她的行李之類,開始往沒有門簾的房間走去「你的名字還真是中性呢。」

「是嗎?」我回道「誰曉得我為什麼會被取這麼中性的名字。」

咲夜笑了。


5 火月 [ 2010/04/27(Tue) 16:10 ID:a5FsBqmw ]
朝比奈 咲夜(あさひな さきや)
身高:162
生日:1/30
血型:A
BWH:73-60-67
頭髮:深紅偏褐色短髮
背景:醫生世家的後代,是么女,上面有三個哥哥,但是卻是四兄弟姊妹裡面最聰明的一個人,算是家裡人的掌上明珠。目前是鈴月學園新任的學生會副會長,帶著一副眼鏡,什麼事情都會多想一下,目前對於瑞樹那個頗中性的名字感到好奇。

黒川 靜奈(くろがわ しずな)
身高:151
生日:6/11
血型:O
BWH:64-56-61
頭髮:黑色長髮,雙馬尾
背景:是作佐部小時候的玩伴,其實是被領養的,關於這段故事之後會在闡述。也是轉學生,原本是另一個貴族學校的學生,但是因為某些緣故被轉過來,現在被安排跟作佐部與月宮同一間房間。是沉默型角色,不怎麼喜歡說話,只跟某些人談得來,這些人包括在這同間宿舍的三個人。


6 火月 [ 2010/04/29(Thu) 12:03 ID:YL3qkGLQ ]
繼續~
這篇文的視點會一直改變,但是只會圍繞在主角四人身上。
如果有什麼建議的話就說說吧!!!!
先在這謝謝指教

最後,感謝你的閱讀...
--------------------正文----------------------
我是咲夜。

現在想起來,其實這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這換宿舍的梗是我提出的,所以我當然要以身作則,不過居然會被分到跟黑龍大姐同個房間,還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此外,黑龍大姐是我私下給雨流彌取的綽號,畢竟她的名字真的不短,要叫雨流彌感覺舌頭會打結,所以看著她那美麗的黑色長髮,我就在想給他起個綽號吧。

這是我個人私心。

最令我好奇的其實是那個名叫月宮的轉學生。

說真的,女生很少人的名字叫做瑞樹,但是眼前就出現一個。

我甚至懷疑這人是不是男扮女裝來這裡偷窺女子宿舍生活,然後再趁機伸出狼爪?

不過最近看來這人正常的很,還滿談得來的。

「啊,咲夜。」看來是月宮回來了「你學生會的同僚給我這張聯誼單,說你會處理。」

「聯誼?」我接過單子,那張邀請單上是間縣立的男校「我想請問,如果是你會怎麼辦?」

月宮這回很疑惑的看著我,她的臉就像是被老師莫名其妙處罰的窘樣。

「如果說有某男校,上次跟你聯誼的時候出了亂子,然後這回又很不要臉的跟你聯誼,你會怎麼辦?」我嘆口氣問道「說真的,我不想搞得很尷尬就是。」

「我會故意答應,然後派一堆朋友去讓他們受到無比的羞辱。」月宮使了個眼色。

這人真黑暗。

「那麼你想要出馬嗎?」我問道「如果真的照你所說。」

然後她嘆了口氣。

「剛剛只是開玩笑的,我應該會想辦法藉故推掉吧,既然發生第一次,想必發生第二次的機會也不小。」月宮走回座位坐好,把桌上的筆電打開「話說我看見我們學校學生會好像都是你這副會長在做事情,然後會長人真的不知去向了嗎?」

這是我的痛。

對,沒錯,這真的是我的痛,自從一年級第三學期我被確認是副會長之後,會長就消失了蹤影,好像是原來的副會長長谷川退出學生會,所以我才很歡心的被選上,沒想到我居然變成工具人了。

道理在於會長伏見,家裡是很需要人手的,關於是什麼來頭,我雖然知道,但是我還是別說好了。

所以長期不在學校,說真的,從我被選為副會長之前我就有心理準備了,但是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多,不過最近月宮這好人還幫我滿多的,讓我輕鬆許多。

等等,我想採用第一個方法。

「伏見會長有她的苦衷啦,這之前我就有心理準備了。」我回答道「我想採用你說的故意答應,把學校裡那些很兇爆的大姐姐都找去,我相信那些男人應該就都會吃鱉,哈哈哈。」

我失言了,我居然說了粗俗的話,沒差,應該沒被聽見。

「我聽見好玩的事情了。」這聲音,不…是黑龍大姐。

「難道又是上學期要來學校參觀那個?」黑龍大姐走進我跟月宮的房間問道。

我點點頭,然後把那張紙拿給作佐部。

她看了看。

「如果你要讓這些人嘗盡苦頭的話,我加入。」作佐部說道,這很符合她那兇惡的個性。

上次她參加就被一個對方的男性消遣,然後記仇到現在。

「如果我可以幫忙的話。」月宮把旋轉椅轉到我們兩個的方向「算我一份吧。」

太棒了,月宮應該是個戰力。

要開戰了?天啊。

我感覺我真是個好戰份子。


7 榴槤 [ 2010/04/29(Thu) 12:58 ID:8WwH2SdA ]
隨興想到的角色......(噢!)
有趣,有趣的故事,多點比喻會更好。

上神寺  魟
身高:185
生日:7/7
血型:O
BWH:?
頭髮:白色長髮
背景:
情報商,一名順從自己欲望且彬彬有禮的美男子,也是主角過去的學長,對情報方面十分靈通,是大財閥上神寺家的直系繼承人,卻因為被逼迫嫁給不認識的人而拒絕繼承位置甚至六親不認,認為不是自己喜歡作的事就不會去作,擅長奇怪的武術『遊刀式』,一種街舞搭配武士刀刀法的古怪武術......現幫主角調查性別轉換之原因。


霜月 時雨
身高:145
生日:8/15
血型:AB
BWH:B73/ W51/ H73
頭髮:長至手肘的長藍髮,兩邊綁著辮子。
背景:
班上同學,名神社世家霜月家的娃娃臉獨生女,性格膽小羞怯怕生,喜歡安靜的地方以及閱讀小說,對一些詭異的事物頗有興趣,擅長彈鋼琴跟小提琴,意外的愛好搖滾以及激情的歌曲,運動上十分笨拙,總是要依賴陽炎。



陽炎 花火
身高:152
生日:5/20
血型:B
BWH:B84/ W69/ H96
頭髮:毛燥的紅色長髮,容易亂翹
背景:
班上同學,名神社家陽炎家的次女,和霜月從小就是朋友,活潑好動且樂觀開朗,具有向心力的人,總是喜歡幫助他人為樂,但做事衝動總不經大腦,愛吃卻不容易胖,是跆拳道的高手,也是體育健將,經常照顧霜月。

8 火月 [ 2010/05/03(Mon) 20:49 ID:3yexvVFg ]
今天,並不是什麼大日子。

我還是一點都不期待,這幾天的課讓我莫名其妙覺得很無聊。

因為我…其實都預習過了,根本就是一堆淺到很想笑的知識,還有一堆八股的東西。

我是理科的,在442房間內,除了黑川選文科之外,我跟作佐部,月宮,都是理科的,雖然作佐部整個就是很沒理科頭腦,明明就只有數學稍微能看。

其實轉學的兩個人,進來前就已經選好了。

道理在於…等等,這應該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選什麼不重要,現在要緊的是要怎麼處理眼前的問題,也就是關於那什麼聯誼活動,說真的,應該照月宮的說法,把那推掉就對了,結果我自己去採坑了。

定在後天,要參加的人才決定了三個。

我、作佐部、月宮。

我才剛當上副會長,我真的不知道學校的吐槽大師有誰。

班上的大概知道的有兩三個,但是其實不夠,班上全都是女的,但是都是受過「不能沒有規矩」的大小姐,所以其實真正會用嘴槍殺人的並不多。

其中有幾個人我還滿看好的,像是還跟我滿熟的靜流大姐,還有在學校有個大派系的黑羽。

但是說真的,這些大頭都有自己的一大派人,叫哪邊去也都不對。

真是…兩難。

「咲夜阿,你又再煩惱些什麼了?」出現的是只會穿制服跟和服的靜流大姐。

這個人全名是長谷川 靜流,是學校第二大派系的頭頭,待人很和善溫柔,當時要是她不幫我說話,我就沒有辦法選贏學生會副會長了。

說不定靜流大姐認識一些很會吐槽的,不,她自己就是一個。

「上次來聯誼消遣我們的某縣立高中,這回又來了。」我說到,然後遞出了我在嘆氣的時候放在桌上的邀請函「說真的我很不想要跟那些傢伙聯誼,不過我想要好好的給他們下馬威。」

「是嗎?」靜流接過那張紙「上次他們來我居然沒有參加,喔,我那時候家裡有事情。」

沒錯,要不然現在人氣這麼高的靜流大姐,絕對是會參加的其中一人。

說實在,到底該找誰,我還在盤算著,不過看著她躍躍欲試的表情。

搞不好會是個好戰力,平常就是個鬥嘴王,應該可以好好的殺暴那群自以為是的傢伙。

「不是聽說上次鬧得很不開心嗎,連上屆副會長都很反常的生氣了。」靜流皺了皺眉「如果我可以幫忙的話,你就再找我吧,我應該認識不少上回鬧的不開心的人。因為有不少二年級的人上次參加聯誼都很不太高興,包括雨流彌。」

「她已經參加了,我就再看你的意思。」我看著正撥著美麗長髮的靜流大姐說道「你只要用你平常可以把一些老師吐槽到說不出話來的實力就好。」

靜流大姐笑了。

「我加入,應該會帶一群人進來,不過我會過濾掉你說的『沒戰力的傢伙』。」她把手上的紙放下「我去福利社買個東西吃,過一會回來。」

太棒了。

這次那群傢伙有的受了。

「你還真開心啊?」這聲音,是月宮!

「嗯,靜流大姐~要加入我們了哪。」我說到。

「喔,我得好好認識她。」月宮走出去了。


9 火月 [ 2010/05/05(Wed) 13:22 ID:5a26ZeeA ]
好像隔的有點久...
因為最近有點事情,所以有點斷梗...

不過打得出來就好
感謝大家的閱讀!
有什麼建議,或是有什麼希望可以讓我發揮的角色,就打上來吧,如果我覺得妥當,我會採用

以上,最後仍然感謝大家的閱讀。
---------------------------------------

我是黑川靜奈,是個迷網的十七歲高中生。

在昨天之前,我還沒有真正認識房間裡另外兩個人,也就是除了小彌以外的兩個人。

不過,今天我發現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其實月宮和咲夜是兩個不錯的人。

咲夜雖然講話講個不停,但是是個很會幫助別人思考的好人之一。

說真的,我覺得跟她在一起就有種什麼事情都可以OK的感覺。

還有月宮,她好像在隱瞞些什麼,關於那很中性的名字,我也覺得十分好奇,懷疑是不是跟我被領養之前那個家庭一樣,常常會把女生取成男生名字。

像是我以前的名字就叫做“靜”,也是個頗中性的名字,直到經由作佐部家當媒介被領養到另一邊之後,才被加了比較女生的名字。

其實我覺得沒什麼差別,只是多了個音,雖說小彌說這樣比較可愛,但是我還是被人常常用「小靜」來稱呼。

關於這段故事的詳情,我真的不太想再去回想了。

總之,改天問問月宮,她那名字是怎樣來的。

今天只有我一個人在房間裡面,因為小彌他們全部都去聯誼會玩了,我沒有跟去的原因是因為要考試。

明天的古文跟世界史,放著兩三天沒看了,如果考差了我覺得應該會死得很淒慘,上回已經被老師給盯上了,我可不想再繼續被盯得死死的。

還有也差不多該請養父來做進路調查了,上回因為家裡出事情,所以進路調查並沒有順利的進行,雖說這一周都可以另外約時間,但是我覺得還是越快越好。

所以基於這些理由,我就沒有跟著咲夜他們去聯誼了。

我還真的覺得滿可惜的,今天正是我自己一人得好好等他們回來的日子。

這時候有人敲門了,我走出房間去應門。

奇怪,是月宮他們的朋友嗎?

「啊?你是…」我開門的時候問道。

是個長髮的,然後是少見的深藍色。在本學園裡,話說我已經轉進來一個星期了,能看到比我矮的人真不是普通少見。

「抱歉,我走錯房間了。」她急忙的要離開,但是被我拉住了。

「呃…你要找誰,我說不定可以幫你找的到。」畢竟咲夜桌上有整棟宿舍的人員名單。

她害羞的轉過來。

「我要找朝比奈,就是…住在…」女孩開始支支吾吾的了。

果然,她沒有走錯房間。

「朝比奈就住這裡。」我說到,然後皺了皺眉「不過她…今天晚上有事情。」

對方點了點頭。

我還是第一次跟不認識的人說這麼多,天啊,我今天怎麼了。

「幫我…把這個拿給朝比奈,是她要的東西。」她遞出一個小盒子「那先這樣了。」

說完,她就走了。

我很好奇這是什麼東西,但是是別人的,還是不要看好了,等她回來拆了就知道。

先來念書好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