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短篇-樹玫瑰

1 NULL [ 2010/05/12(Wed) 00:26 ID:bntWtAec ]
寬過數百公尺的河流,莫約有一半被沖積的灰沙覆蓋。
不久以前這裡還有兩處可供種植的平地,不受雨季暴漲影響的小地方;但現在只剩下沙子了。

一座連綿的惡地山脈朝遙遠的南方張大了黃褐色的嘴巴。自從上次的大災難後,這裡彷彿被海洋切割的兩塊大陸;越接近出海口,海的獠牙就越尖銳,直到兩邊的景物化為模糊的殘影。
不少人選擇了西邊的內陸深山,那還沒被水所侵襲;但也有人仍留在最接近海岸的土地,並發展了水上聚落。儘管前景聽來滿懷希望,然而不可否認地,眾人流離失所、被迫看著熟悉的事物消失。

這是無可避免的災難。當然,大部分的人都不否認這是人類種下的惡果;就像從前我們所做的一切,不斷地製造任誰也不會真正理解的破壞。燃燒的油田、漂流的垃圾島、滲透土壤的重金屬離子或空中浮沉的化合物;製造便利、但也留下病痛,然後眾人又試著用更多的破壞去改善便利的後遺症。

悲劇的循環。
宗教人士宣稱這是末日到來的第一聲號角。繁星墜落、大地哀嚎,最終靈魂必須面對善惡之戰。

或許吧。



「這是個好故事,川七,」牠說「很真實,不是嗎?」
「這叫做歷史,請好好記住。」花店老闆放下那本破舊的日記,並喃喃著一些詞義不清、或根本毫無意義的聲音。
「川七,這實在很超自然;我族從來不認為垃圾人類可以讓毀滅加速到這種地步。」
「你今天的口氣挺嗆的嘛。」
「陳述事實罷了。」那位批著破布的高大男子椅坐在玻璃門旁邊,說話的口氣既生硬又沉悶;或許連電腦音都比他有趣,那隻人造生物什麼都有、就是缺乏幽默感。當然,這不是指牠不會開玩笑,而是開不起玩笑。
「好歹你眼前有個人類,別老是用這種話衝著我來。我可從來沒有否認過我們的劣根性,所以別逼我去找布袋針來把你的劣根性挑出來。」
「少自相矛盾了,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邏輯,川七,說話有點邏輯。」
「我很有邏輯。」
川七再度拿起放置已久的五金工具,不疾不徐地架著一顆方形籠架;她有力的手扭著鐵絲,但缺乏專注的思緒始終沒辦法把零件組裝起來。
也許是因為今天的店來了許多顧客。這是很少見的事情,她經營店面幾年了,從來不曾看過非節日時期的人潮,而且意外地都選購了香料植物;川七累了,下午的詢問聲仍徘徊在她的腦袋,像教堂的風琴聲一樣震耳欲聾。

「既然你累了,幹嘛不明天再弄這東西?」
「既然有人委託,為什麼不現在就先弄好?」
人造生物拉緊了外衣,躬著的身體表達自己的不滿「為什麼不讓我幫忙?」
「人類有人類想獨自完成的事情啊,小笨狗。
雖然說到底,還是一些蠢事,但這就像是證明人類確實存在於世上一樣;我們想做出有別於其他生物的事情,借由這些舉動,表現出人類比牠們更加強大、更加具有權力,因此能夠把對自然的改造合理,因為我們追求更好、更完美的事物。人類不同於其他生命依循著天命而活,我們必須藉由創造與改變週遭的事物,以求生存;但同時,我們不會滿足,永遠不會。」
「哼,劣根性。」
「你現在住在垃圾人類的家裡,這種表現是應該的嗎?況且你早就加入人類改造計畫的一部分了吧。」
「別跟我提這件事情,我體內的野獸基因不喜歡你提這件事情。」他咬牙切齒地忍下攻擊的衝動。人造生物需要其他事情分心,所以牠緊接著以不屑的口吻質問著「那你那些東西要做什麼用的?關鳥嗎?」
「客人需要一個蔓性玫瑰的攀附體。他喜歡方塊狀,所以要求我順便做了一方形的藤架。」
「你的手工藝可真是遠近馳名啊。」
川七忽然想起了某些事情引她發笑。她對著人造生物說「這東西叫做樹玫瑰喔。」
「你何不賣他真正的樹玫瑰?我聽你提過,有個瘋狂的科學家成功把玫瑰跟某個小喬木融合了;我這輩子從來沒聽過這麼荒唐的事情。」
「兩者不一樣。」川七輕撫著籠架的半成品「所謂的樹玫瑰,出現在巴洛克時期的庭院設計,是先讓蔓性玫瑰攀附上去後,在嫁接花形好看的玫瑰品種,因此而成。當時的人們才擺脫黑暗時代,急切需求著象徵文明的事物,也就是人造性;所以巴洛克式庭院中沒有自然的存在,它們大而華麗,單調、氣派又誇張。就連玫瑰也是,業主想要更美麗、更特別、而且能任意造型的玫瑰,所以製造了這種不自然的生長模式。」
「真學不乖。」
「學的乖就不是人類了。」
後來,他們沒有繼續對話。

等到了近傍晚十點,架子終於有了個雛形。
川七看著那方塊,想像著各式樣貌的玫瑰依附其中的畫面。她不期待人造生物能理解這些事情,因為就連她自己也無法完全得知這些感受的來源。
但川七不需要了解這些;她喜歡現在的感覺。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