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水銀

1 NULL [ 2010/05/15(Sat) 18:15 ID:zOYAqQX2 ]
逝去的時空,風化的記憶。


無名時代的輝煌之歌。在年輕太陽的庇佑下,位於世界之北的雪國王者感嘆終日寒凍,遠望南國農盛牧興,不覺心生忌恨。

稱做水銀的貴族,是被世理六主、劃分天際的六音所贈與的名號;祂的名諱總是充滿冰雪,正如祂所掌握的國度。殘酷的機械運作著,每日讓蒸氣填充天頂的烏雲,夜與夢、以及地獄的輪軸維繫著四方的安危。
祂憎恨著,這如南方春日下怒放的花朵。北方的水銀貴族感嘆終日寒凍,遙望三地的肥沃與安穩,不覺心生忌恨。

雪國王者,一代又一代、其血脈子孫,阻擋著過往的野獸侵害大地。然而灰雪累積不散,一代又一代、其血脈子孫,早已忘了六音當初賜與的榮耀。付出了所有的生命,被冰封了人們替世理奮戰,卻受三方唾棄,視其為惡魔的前哨。
人民問『神啊,我們手持您的武器,為世界而放棄了自我;如今為何連您都放棄我們?』
神不回答。
王乞求『神啊,若你只是想要一隻軍隊,就將我們化為的機械吧;若你不想要讓夢魘再度降臨,就不要再讓我們思考!水銀與其百姓是您們的爪牙,我們終生祀奉您們,但我們不願再以人心留存於世!』
神不回答。
神已死。

嚴冬滯留不前,如世人蜚語不散。
深淵的野獸日夜挑戰著水銀與祂的王國,用盡一切苦難啃食牠的守門;白晝的子民日夜敵視者北國與它的武力,用盡所有計謀驅趕祂們的救主。
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
無名時代的輝煌之歌。在滄桑明月的凝望之下,為於世界之北的雪國民族嚥下最後一口氣。世理六主的三方使者掌著正義而來,歌聲啞然終止。

年輕的水銀、最後的守門之王,背負著無數怨恨。
為何身為神的使徒是罪的象徵?為何世界的英雄必須被消滅?
王保護著僅存的子民,在北方的終末等待著;他們手持世理的祝福,在野獸的牢門前掙扎。
王說『最後了,子民們,最後了。』
如此說道的祂要眾人逃往神境之外,離開世理的懷抱。
王妃說『神拋棄了我們,神已死,祂的聲音已不再束縛你們。』
祂要殘存的士兵守護著百姓,自己則與王一同留在野獸的牢門前。

水銀一族的任務結束了。

靠著三方使者鼓譟的情緒,野獸獲得了力量。牠的爪抓開了監牢的冰壁、他的牙在鐵鍊上造成了損傷,王國的防禦齒輪已失去了功能,過往的惡夢蠢蠢欲動。
牠說『吾可以為汝等報仇,神之使徒。等吾掙脫,世界將陷入死亡,而汝等一族之亡魂也將獲得安息』
被仇恨所蒙蔽的王起初渴望著復仇,為了過去數百年的血、痛苦、渴望、以及受背叛的憤怒。既然神已不再,祂也不必在為世界而奮鬥;死亡才是這個世界該有的結果。
但王妃握著祂的手,王想起的那短暫的春日,以及水銀一族所榮耀的本質。
他們不是為了神負責。

最後野獸仍舊逃了出去。生物因牠的目光而喪命、海與山因它的動作而粉碎;萬物籠罩在野獸陰影下,輝煌之歌不復存在。

但世界仍未死亡。


2 finEKSin [ 2010/05/16(Sun) 00:39 ID:ytjfn282 ]
好喜歡這個風格~!有擴寫的計畫嗎?

3 名無しさん [ 2010/05/16(Sun) 09:18 ID:IUmRNyO6 ]
要看反應囉。如果沒人看,當然就......

其實這篇的性質比較歸類在史詩短篇,當初是從自己設定的世界觀中著手歷史劇本。

(真正說起來,【樹玫瑰】比較好擴寫)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