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沒有文字紀錄的故事

1 finEKSin [ 2010/05/16(Sun) 00:33 ID:ytjfn282 ]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
  在今天被稱作「中國」的地方,曾經生存著無數的氏族。他們與自然、與神靈、與彼此間爭奪著生存的空間,只為了能讓自己的兒女能夠生存下去,千萬世直至世界的盡頭。
  在比倉頡更古老的年代裡,部落依靠稱作「巫覡」的人來像神靈溝通,來裁定是非,同時也紀錄歷史。他們憑藉祖先代代口傳的詩歌能夠撼動天地,驅使鳥獸。
  施氏是當時強大的部落之一,他們的祖先,每一代的覡人都說,是其母在山頂上與一頭獅子四目相對後懷上的。所以獅子(「怒號老人」)是氏族的象徵,而山頂是屬於氏族的聖地。這一切都是父親的父親、祖父的祖父就規定好的,是氏族存活下去的原因。施氏的大覡人生下來就註定了是要保證氏族的存續。
  獅子神靈相當的挑剔,祂只會對最上好的供品感興趣,而平常大多數時間都不關心氏族的死活。但是啊,「這就是命」,覡人 施氏總是這麼說。至少,也因為神靈的放任不管,施氏學會了多靠自己,而不是一有困難就怨天尤人,現在也是大地上生養眾多的大部落。看著施氏的子民一天一天壯大,覡人 施氏卻仍然不滿意。他已經活過40多個豐收,自己也知道時間不多了,他要施氏的血脈永遠延續,一直到他故後,永遠永遠…
  他於是把自己關在聖地的石室中,這間石室完全由先人一刀一斧從山頂的岩石中鑿出,其上正好就是據說當年祖先之母親與怒號老人相遇的地點。這是專屬於覡人與神靈溝通的所在,最為神聖,除了覡人 施氏,就只有寥寥幾個侍祭能夠進入。大覡人把自己關在石室裡面七七四十九個日月,不吃不喝,最後侍祭們把他抬出來時,他只反覆唸著一句話:
  「要…吃掉…獅子…十頭…」
  只要吃掉了十頭獅子,他後來對族人解釋道,他就能成為新的「怒號老人」,但與先前祖先的父親不同,他絕對會在每一場戰爭、每一年的農耕中保佑氏族,盡其所能作到有求必應。族人可以尊他為新的圖騰,他願意為此奉獻出生命。
  但是即使是那時的大地,獅子也是極為罕見的動物,有許多許多人都只在老人們的故事中聽過這種迅猛、強大的生物,而從未親眼得見。要去哪裡找來十隻獅子?村人不禁面面相覷。更加重要的是,大覡人竟然說要吃掉氏族在大地上的兄弟,而且還要代替祖先成為新的神靈?氏族內就此議論紛紛,但當然沒有人敢出聲在氏族大會上反對大覡人。畢竟,大覡人「詩歌」的力量有目共睹,雖不及(跟獅子差不多罕見的)神恩,但是也是每場戰爭中獲勝的關鍵。
  每年豐收過後,是「集市之旬」,散落大地上的部落會齊聚在世界的中央,放下武器,交換故事、貨物,還有久違的和平氣氛。
  站在用谷穗堆起來的高台上,世上主要氏族的巫覡們一個挨一個站著,向節日的神靈祈求:
  「在東方主、在西方主、在南方主、在北方主、庇佑之下,當旬月神,注視之下,大地上的,部落們喲,無論爾等,何人之生,大地上的,部落們喲,無論過去,何事之有,爾等皆當,放下干戈,要歌唱,要舞蹈,要婚娶,要交易…」
  這時後,西方一個以大蛇為圖騰的氏族覡人突然從懷中掏出一片陶片,「為了這特別的一天,以文字之神靈的庇佑下,天土盜取者的注視下,我為今天作此一字」。
  一個的圖樣出現在他手中陶片上,一短一長的兩橫,其下像捕魚的三插向下往深深的地下插去。
  其他幾位巫覡有點不知所措,這是以往的儀式中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事情,覡人 施氏相當不以為然,「這是改變祖先代代的儀式。」
  西方的覡人解釋道,「這個是『文』,它可以用來紀錄詩歌,使更多人可以學習詩歌的力量。它還可以紀錄歷史,這樣我們以後都不會忘記今天的事。」
  施氏輕蔑地笑了,「詩歌只要我們巫覡瞭解就好」,周圍的幾位巫覡有的立刻用力地點頭,很高興自己的意見有人表達了,「那些俗人若是也通曉詩歌,那對世界的平衡只有壞事。」
  「再說了,我們以往代代流傳下來詩歌和歷史,怎麼就不見消失呢?我們不是一直全靠記憶和複誦的嗎?若是用了你們那個什麼『文』,那還需要我們巫覡做什麼呢?」另外一些巫覡好像如夢初醒,拼命地猛點頭。而西方的覡人見自己成為眾矢之的,便也不說什麼,但還是小心翼翼地把陶片收進自己的皮袋中。
  集市並沒有因為這樣劍拔弩張的開場而受到一絲影響,人們照樣快樂地以物易物,享受著和平的感覺。就連覡人 施氏都暫時忘記了日日找尋獅子的奔波,在各個部落的帳篷間踱步著。商地的船槳,南方百越的漁網、苗人的草藥…覡人 施氏愉快地望著這一切。說不定要是這樣的和平能夠持續下去,對氏族會更好,這麼想著,他走到了西方部落的帳篷邊上,一個景象突然使他停下了腳步。
  那是獅子,正如傳說中般慵懶地散步在人群間,的確集市上有神靈來到並不稀奇,覡人們每次都可以見到一隊隊的精靈、祖先們走在人們之中,但是「怒號的老人」,而且還是十頭一起出現!後世的史官必會把這件事紀錄在竹簡上「十獅獻瑞,天下大吉兆也。」但看在覡人 施氏的眼中,這是祖先賜給的啟示,是天賜良機。他立即吩咐手下的衛士,「拿弓來。」
  為和平而開的市集,武器當然是絕對禁止的東西,但大覡人的權威加上一陣威脅、恐嚇,施氏的武士們紛紛彎弓搭箭。箭如傾盆大雨般落在了帳篷上、貨物上、奔逃的婦孺身上,當然少不了的是十頭當場倒地的獅子。
  既然已經破壞了市集的戒律,那只能一不做二不休,把可能的追兵都先統統解決掉,施氏的武士們一個個找到,獵取了其他部落的酋長與大巫覡。覡人 施氏心想,等到我吃下獅子肉成神以後,不管是誰都奈何不了我了。施氏只花了半天就回到了部落的聖地,覡人 施氏命令把所有的武士都聚集起來,在聖地外圍了一圈又一圈。「準備讓他們體驗怒號的神威吧!」
  十頭獅子的屍體躺在了祭壇之上,命令侍祭把最後一點血漬都擦乾以後,大覡人燃起了淨化的草藥,從祭壇上捧起了祖先代代相傳的石刀。
  室內絳氣氤氳,大覡人戴上了古老的,當獅子仍然居住在這裡時製作的獅子皮面具。此面具由真正的獅子頭皮製成,戴上它,大覡人感覺好像與無數的先人們連結在了一起。嘴裡吟唱那神聖的頌歌,歌詠著祖先的母親,祖先誕生,祖先第一次親手獵取,祖先親手把自己的子女推下懸崖,唱至高潮處,手中祭刀往第一頭獅子腹部上刺了過去。
  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大覡人有點發愣,重複了唱段,又刺了一下,這次刺的是更加柔軟的側腹。
  還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莫非是儀式失敗!覡人 施氏驚恐地檢查儀式的一切,平常幾乎不顯靈的祖先為何選在今天表達自己的不滿?
  石室外有人激烈地敲門,「什麼事!?」覡人 施氏怒吼道。
  「報告大覡人,西、西方的部落們組成聯軍,來討、討伐我們來了,人數有十萬多強!」
  大覡人一語不發,加倍小心地重新儀式,只要我成了神靈,來再多人我都不怕。
  但結果,仍然失敗了。祭刀怎麼刺都刺不進去,大覡人這才仔細地檢查,那個發現使他充滿了驚恐與突然地畏懼。
  十頭獅子的屍體,不知何時都變成了石頭。
  祖先顯靈了嗎?這種事顯然不能自然發生,在他四十多年的生命裡從來沒聽說過這種事。到底…這到底該如何解釋?
  門外又傳來了急促地敲門聲「報告大覡人!聯軍已經打到山腳下,我們的弓箭手根本應付不了!」
  其實這時也不需要報告了,覡人 施氏即使透過石壁也可以清楚聽見外面廝殺的喊聲。
  「可恨,在這樣下去別說萬世萬代,連壯丁都要死光了!」
  覡人 施氏做出了此刻唯一可能的決定。
  他打開石室的門,準備用雖然略遜於神威,但是也足以摧枯拉朽的力量來反擊敵人。他知道,先前的屠殺已經把各大部落的巫覡們都給清了乾淨,現在戰場上有詩歌之力的,只有他一人。
  可是事情偏偏就不是這樣。
  他眼前看到的,才是一場真正的屠殺,西方「長巳」氏的士兵,每一個都在戰鬥時念誦著詩句,雖然簡短,但也足以讓敵人突然失去平衡,或者讓自己的皮膚如蛇般蛻去,煥然一新。而更遠方,長巳的老弱婦孺們捧著那奇怪的陶片,一同吟唱著江河般浩蕩的詩歌。
  攻勢就如同潮水般勢不可檔,才短短數十分鐘,覡人 施氏就親眼看著聖山的防禦如沙堡般被沖刷殆盡,子民的屍體散布在聖地的四周。
  據說,在一名西方的武士拿下他的首級前,覡人 施氏最後一聲吶喊是「你要我吃得是什麼啊!ㄕˊ頭獅子還是ㄕˊ頭獅子啊!」這個問題,連同ㄕˊ頭獅子為什麼會變成ㄕˊ頭獅子的謎,都隨著昔人的故去而永遠沒法解釋了。今日,施氏的圖騰以「鬃毛」的形式出現在統一大地的長蛇頸上。而把這個故事記下的人,卻已經不是以前記憶歷史的施人們了。



2 finEKSin [ 2010/05/16(Sun) 00:38 ID:ytjfn282 ]
要是有人最後面才看出這是啥我就贏了!耶!

3 Kouga [ 2010/05/16(Sun) 14:01 ID:W38YBtKU ]
……總覺得又在看《天行健》喵……

4 名無しさん [ 2010/05/17(Mon) 01:40 ID:ZFpOy90Q ]
.......耍我啊!(翻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