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三題隨筆-夜晚 音樂 制服

1 [ 2010/05/25(Tue) 21:51 ID:nemL070. ]


身上穿著繡有年級槓及學號與名字的襯衫,我躡手躡腳地爬上學校的欄杆。
坐在離地面兩公尺高的欄杆上,我往地面看去,這不高不矮的距離仍然使我發著抖。
國小的時候,曾經在數秒內就爬上老家庭院的那顆樹,但是後來卻沒辦法下來,而使得老爸必須
親自爬上來救我下去。
回想起那時候的糗事,我笑了,接著一躍而下。
答的一聲,我踏進學校裡,站了起來,回頭檢查我身上背著的大盒子。
看著眼前一片漆黑的校舍,是的,現在是晚上10點,而我是個入侵學校的不速之客。
走進校舍的回廊,我的腳步聲顯得十分刺耳,我沒有攜帶手電筒,是因為被附近住家的人發現到的話,就麻煩了。
不過在現在這個世道,出沒在校園的幽靈比起持著武器闖進校園的歹徒還可愛多了。
我走上二樓,朝著我當時就讀的班級走去,二樓的最後一間教室,是我曾經就讀過的2年9班。

高中二年級,我進入了自然組,雖然念的並不痛苦,但是這卻不是我所喜歡的。
但是我無法向父母請求,拜託他們讓我追逐我的志向。
因為他們都是物理界與化學界中佔有一席之地的知名博士。
家裡掛滿了父親與母親充滿了榮耀的得獎紀錄以及與政治人物的合照。
而作為他們兒子的我,理所當然必須是一等一的高材生。
就算父母沒有對我明說,我也知道,我必須扮演這樣的一個存在─
繼承父母的智慧結晶。
打從國中時代就被視為重點培訓人才的我,就只能順著別人鋪好的路走下去,原本我只能這樣一直過著我的人生。
那時候的今天,我也是像這樣走在夜晚的學校裡,趁著父母不在家的時候,我向警衛伯伯撒謊說要留在學校作研究,手上還抱了一個大盒子,不疑有他的伯伯就這麼放我進去。
於是我走進了我的教室,打開了電燈,從盒子中拿出的,是一直陪伴著我的小提琴。
只是為了讓爸媽有面子而特地去學的東西,卻在不知不覺之中成為我最喜歡的一項娛樂。
擺好姿勢,我用樂器拉出我自己的心聲。
當時的我,真的覺得這樣的自己實在帥到爆了!
沒有月亮的夜晚!空無一人的教室!站在教室講台上用大動作拉著提琴的高中生,即使閉著眼睛也能感受到我此刻就如同一個不被理解的瘋狂大師!
只有在這裡,我才能輕易地踏進我父母的境界!而不是勉強著自己吸收不喜歡的知識!

「雖然我知道你很high,不過站在講台上是很危險的喔?」
那明亮而清脆的聲音,像是有著魔力般穿過我的琴聲,打進我的耳裡,我可以完全地聽清楚這個句子,也因此受到了驚嚇─
「唔喔!」
「哎呀……」

我摔了個稀八爛。

光是保護著樂器就已經讓我竭盡全力,當然無暇顧及其他部位,因此頭部撞到桌子、腳踝也扭到了。
「真是抱歉,沒想到你的反應會這麼大。」
我回復了神智,這才看清楚蹲在我看著我的這個人,不,她真的是人嗎?
乍看之下,只不過是個水手服美少女,但是如果全身閃著綠光,頭髮又長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這就不得不懷疑了。
「妳…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晚上的學校裡?」
「呵…真是個不錯的孩子,一開口就掌握了重點,不過,我應該不用特地回答,你也應該看得出來才是。」
她站起身子,轉了一圈,頭髮上的綠光隨著擺動而閃爍,然而皮膚上也閃著同樣的光芒這才令我詫異。
「看起來像是個全身漆上綠光漆的………阿喔!」
還不等我講完,她就往我的手上咬了一口,那強力而深入的力道,讓我痛得大叫。
她鬆了口放我一馬,冷冷地看著我說:「破壞氣氛的男人…可是不會受歡迎的唷?」
手腕上已經滲出血絲,可見這力道之大。
「那..姑且就叫妳幽靈小姐吧?」

我坐在地上,讓她包紮著我的傷口。
「我以為幽靈是碰不到人的。」
「我怨念大嘛。」
「妳怎麼死的?」
「病死的。」
「為什麼?」
「因為我一直拼命的拼命的讀書阿,沒有天份卻又必須永遠拿第一的我,就只能靠多於常人一倍的努力,然後身體就掛不住了。」
說起來老師以前說過曾經有位學姊因為過勞而死在學校的事情。
「原來是學姊。」
「嗯哼!好說。」
包紮好之後,我找個椅子坐下,仔細地端詳眼前這名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學姊,
特地歎究她所說的是否屬實並無意義。
「學姊。」
「嗯?」
「妳是被妳的父母逼著讀書的嗎?」
她瞪大著眼睛,這個模樣真的很像鬼片裡的經典場面,連我也不得不縮了一下。
但她接下來卻瞇著眼睛盯著我,帶著詭異的笑意。
「放心吧,我是天生就有疾病,而且那時候又不太控制身體的調養,才會死掉的。
至少你不會變成這樣,而我也不會抓你當交替。」
「謝謝。」
「不過我大概知道我為什麼會出現在你面前。」
「咦?」
「你的表情告訴我,你想死。」

那個眼神,彷彿另一個世界中可以看透一切的神眼,精準而巧妙地穿透我的內心,甚至觸及到連我本人都不知道的地方。
「我…功課一直很好!長得又帥!父母又是精英家庭,多才多藝!我怎麼可能會想死呢!哈哈哈…」
「那麼你又為何獨自一人在這當起音樂大師呢?」
她指著我手上的樂器,挑著眉看著我說:
「你喜歡這個,對吧?」
………………………………….我緊抱著手上的提琴,點點頭。

她坐到我身旁,伸出手,摸著我的頭,即使這手十分的冰冷,我卻覺得有點高興,就像是個姐姐一樣。
「你沒有跟你爸爸媽媽談過?」
「他們不會同意的吧,他們應該只希望我達到他們的境界。」
「他們的境界?男人的夢想豈可以如此狹小!」
她的雙手改抓著我的肩膀,緊緊盯著我的雙眼,大聲地說道:
「不喜歡的東西都可以做到這樣了,那麼喜歡的東西不就能超越你的父母,成為世界級的水準了嗎!」
「說得這麼簡單…」
「好!決定了!我來幫你吧!」
「哈?妳?一個幽靈?」
「其實我可以選一個人類去保佑他,幫助他達成夢想!剛好你出現了,那就決定是你吧!」
「不要說得好像在選神奇寶貝一樣!」
「阿,我只承認那151隻。」
「妳也太懷舊了吧!」


「好,就這樣吧!」
「啥?」
「你每年的今天都來這裡拉小提琴給我聽,直到你成為世界級的大師之後!」
「然後?」
「然後我就可以放心投胎啦!」



於是今天,我回到了這個母校,帶著我的提琴。
進到這間教室,拉起我的語言。


我閉上眼,沉浸在我的世界,教室的某個角落,是否有名正在聆聽著演奏的少女,我不得而知。

偶爾,可以聽到少女的輕哼,傳進我的耳裡。





2 黎瑟 [ 2010/05/25(Tue) 22:04 ID:sxOnbaG2 ]
夜晚 音樂 制服




「考試分數為什麼這麼差勁?鄰居家的孩子為什麼可以比你高出一截?」婦人指著考卷露出不悅的神情。
「當天身體狀況不適......。」
「我不喜歡藉口。」
「母親,我想問你個問題,為什麼你只注重我的考試分數?你為什麼從未關心我的身體是否不適?」少女奪門而出,婦人佇立在原地獨自釐清自身行為是否恰當。


「唉......。」婦人獨自走在街上尋找少女,夏天夜晚的徐徐吹在婦人身上,自己有多久沒有關心女兒的身體狀況與交友情形?婦人自己也記不清了。


路過公園之時,婦人聽到了首音樂,她對音樂並無研究,但這首音樂卻勾起了自身的回憶,自己、少女與丈夫的過往,雖然每日過得很平淡,但卻令人感到安心與幸福。婦人想起過往自己與少女一起在廚房煮晚餐,丈夫一直希望能夠幫上忙,但最終都被自己跟少女趕出廚房。
新年全家在庭院放煙火,少女第一次看見煙火而恍神的神態,自己與丈夫因此會心一笑。
少女功課不會寫,向自己與丈夫詢問該如何作答,兩人不會回答的窘態。
早上自己把兩人叫醒,全家睡眼惺忪的吃早餐。
全家相處的情景歷歷在目。
到底是從何時開始自己與女兒關係變得如此之壞?是丈夫過世的時候?


找不到女兒的焦躁感令婦人咬起自己的嘴唇,不只是焦躁,婦人為過往丈夫去世後對女兒的態度感到後悔。難過得並不是只有自己,少女應該跟自己一樣難過,因為她同樣失去了最親近的家人。
只因自己丈夫過世就對周遭事物默不關心?那女兒怎麼辦?她失去了父親,母親對她不聞不問,自己居然都沒有察覺到,太難看了。婦人對自己的失態感到生氣。
「媽媽......,對不起......,我不應該向你鬧脾氣。」婦人在公園的長椅上找到少女,少女臉帶淚痕撲向婦人的懷中。
「不,媽媽不應該只注意你的成績......,媽媽為過往自己的錯誤向你道歉,也許現在一時無法完全改正,但是媽媽答應你,媽媽會努力關心你的身心狀況。」婦人緊緊抱住少女,淚水滴落至少女的制服上。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