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野蠻法師

1 TAMGLE [ 2010/05/31(Mon) 00:08 ID:JSTHRIJs ]

寶劍旅店座落在北風鎮南邊,而這裡是整個鎮最貧窮的地區。
破爛的木造樓房搖搖欲墜,有著醜陋寶劍圖像的招牌半掛在門口,似乎輕輕一碰就會掉落,大門也已經壞了一半,歪歪斜斜的卡在門框上,隨著風不停的前後搖晃。
旅店外觀早已讓人不敢恭維,內部卻更加令人嘆為觀止。
所有的桌椅都呈現著半毀狀態,吧台部份的左半邊全被燒得焦黑。用於照明的油燈只剩下三分之一可以使用,所以晚上時旅店裡總是昏暗不明。一樓與二樓共有十間房間,但除了二樓最後一間之外,其它都沒有房門…
餐點方面,則是簡單明瞭的只賣三樣東西,炸蜥蜴、矮人烈酒與萊姆酒。

雖然寶劍旅店有著一個非常惡劣的環境,但上門的顧客卻總是絡繹不絕,而且這些顧客們對於糟糕至極的服務品質也都不以為意。
他們來到店裡都是大聲的交談、大口的喝酒。這一邊有人開心的唱著不成調的小曲,另一邊則有人憤怒的罵著一連串不堪入耳的髒話,更多的顧客是爛醉如泥的搖來晃去,而酒量輸人一等的則是在旅店四處睡得東倒西歪。
這些貴賓們多半都是些粗魯的碼頭工人、落魄的貧窮旅者以及乞丐。
總之就是一群在鎮上身份地位較低的烏合之眾,所以也沒有人會真正關心這個地方。

但是這裡偶爾也會出現一些不像會落腳與此處的不速之客。

「坎恩在哪邊!?給我出來!」

艾莉嘉猛烈的踹向大門,門板應聲飛出,掉下來時壓中了一個在地上呼呼大睡的可憐酒鬼。
那醉鬼哀嚎了一下,掙扎著想移開壓住他的門板,但突然一個更強大的力量從上面襲來,門板又硬生生的擠壓著他的身軀,他感覺快要窒息了。
艾莉嘉大力的踩著的門板,伸出她纖細美麗、但卻力道十足的手,指著站在吧台後方的酒保大聲問道:「把坎恩交出來!快!」

酒保聽到了女人的吼叫聲,但卻還是一臉莫不關己的表情,連頭都沒抬起來看一下,他自顧自的做著他半小時前就在做的工作-擦那個滿是污漬的吧台桌面。

「坎恩掛了。」他用極其平凡的語氣馬上回答了艾莉嘉。
「死了!?」
「對。」
「這…這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
「但是…他…」
「小姐,人都會死。」

艾莉嘉似乎有些動搖,她身體微微向後縮,臉上的表情也由自信轉為疑惑。

在旅店裡的大夥兒本來都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得不知所措,但現在氣氛已經有所變化,闖入者的氣勢後繼無力,這時大家才回神過來仔細觀察這位奇怪的女人。
她自稱是艾莉嘉,目測年齡相當年輕,應該只有二十歲上下。
艾莉嘉的衣著打伴相當暴露,只用紅白相間的少許布料遮住其重點部位,這讓她姣好的身材一覽無疑。
前凸後翹、細瘦的小蠻腰和修長的腿,再加上白晰無瑕的膚色,她的體態好似有了生命的女神雕像一般,美得令人難以忘懷。
及腰的長髮閃著金黃色的光澤,裝飾著她小巧的面容,她雖有著一臉典型成熟美女的臉龐,但神情中卻帶有著與火辣身材不符的稚氣,讓人不禁要覺得她是否下一秒說不定就會像個未成熟的少女般露出嬌羞的表情。
她的左手拿著一根外型質樸的法杖,沒有任何多餘的裝飾,法杖前端鑲了一顆水藍色的水晶,她是什麼身份已經相當的明顯。

旅店內酒氣沖天的男人們這時才發現到,原來站在他們面前的是一位標緻的美女法師,剛剛的肅殺之氣頓時一掃而空,有幾個醉鬼開始竊笑了起來…

「呵…呵呵呵…小妹妹~你叫艾莉嘉是吧?嘿嘿嘿…」

在酒精的影響之下,某些男人開始以最原始的慾望看待這位新來的顧客,並露出了下流猥瑣的表情,企圖接近艾莉嘉,鹹豬手也伸向她圓潤的臀部。

「滾!」

艾莉嘉輕輕揮了一下法杖,這些想接近她的人全身上下都開始起火燃燒,尖叫聲與咒罵聲此起彼落,沒有人膽敢再靠近這名女法師。
一旁幾個男人見到這種事,慌慌張張的到外頭提了好幾桶水回來,一把潑在那些著火的人身上,但奇怪的是火居然沒有熄滅,甚至越燒越旺,這讓所有人都看傻了眼,全都不知該如何是好。
艾莉嘉回復到一開始踹門進來時所擺出的臭臉,無視於一團混亂的現場,從容的走向吧台。
她挑了個最乾淨也最完整的高腳椅就坐,雙手靠著吧台,就像她真的只是名來這裡喝酒放鬆的顧客。

「他什麼時候死的?」
「半年前。」

酒保還是沒有抬頭。
即使店內除了女法師之外,所有人都因為無法撲滅的火勢而嚇得快尿褲子了,他還是無動於衷,手上的骯髒抹布沒有停止擦拭,眼神也依舊注視著桌面。

「比提呢?」
「也死了。」
「那誰還活著?」
「不知道。」

艾莉嘉沒有得到她真正想要的答案,她嘆了口氣,優雅的垂下頭來,飄逸的金髮順著她的耳際向下滑落,一舉一動都是那麼的吸引人。
可惜現在沒人有那種興致好好瞻望她過人的美貌。
著火的男子們淒厲的叫聲將欣賞美麗事物的氛圍破壞殆盡,也打亂了艾莉嘉的思緒,她開始覺得厭煩了。
她拿起靠在桌邊的法杖隨手一揮,幾個男人身上的熊熊烈火瞬間熄滅。
他們全都毫髮無傷,躺在地上動也不敢動。

「是…是幻術!我知道!她用了幻術!她是個女巫!」一名白髮蒼蒼、骨瘦如柴的老乞丐指著女法師大喊。
「對!這是幻術!誰想來試試真貨的感覺!?看你要慢火延燒還是瞬間蒸發我都辦得到!還有,不准叫我女巫!聽見沒有!?」艾莉嘉轉過身來對所有人大吼。

旅店裡的顧客們則以尖叫和逃跑代替回答,連滾帶爬的逃往大門外鳥獸散,只有少數幾個真的走不動的還躺在地上繼續睡覺。
一開始被門板壓住的可憐蟲則是因為大家在爭先恐後的逃命過程中不停的踩過他而昏厥過去。

該逃的都逃走了,旅店內本來吵雜的環境頓時變得清靜許多,只剩下少許的鼾聲。
一名身穿藍色長袍的年輕男子出現在門口,對著坐在吧台心情不悅的艾莉嘉露出苦笑。

「唉呀呀…這不是把客人都給趕跑了嗎…?這樣別人是要怎麼作生意啊?艾莉嘉。」男子以沉穩的語調挖苦著女法師。
「囉唆!是他們的錯啦…不關人家的事…」艾莉嘉像是鬧著彆扭般的大聲反駁,但似乎是自知理虧,越說越小聲。

年輕男子攤了攤手,走向吧台,選了艾莉嘉的身旁的位子坐下來。

「酒保,不好意思啦!今晚的損失我們會照價賠償。」
「不必了。」
「真的不用嗎…?」
「真的。」
「喔…好吧,那來兩杯萊姆酒,謝謝。」

酒保第一次改變他的動作,他收起抹布,拿出兩只木製酒杯裝滿了暗褐色的液體,放在倆人面前。
藍袍男子舉起酒杯,示意艾莉嘉加入他。

「那麼,為今晚美麗的月色以及艾莉嘉精彩的演出乾杯!」
「你白痴喔!」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