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背德

1 missmars [ 2010/05/31(Mon) 20:20 ID:mS7smznA ]
「我……曾經自殺過,不是因為什麼真正令人絕望的事情,純粹是因為討厭自己不長進,感到自悲,想要逃避現實罷了。這種意念似乎從小學三年級就開始,而每次要實行時,都會因為害怕痛苦,及想活下去的想法而停止。

當我開始努力並得到成果時,想自殺的想法便會消失;而當我再次迷失和墮落時,又時常會想,我活著是正確的嗎?也許早點死了,可以少帶給家人麻煩,或許之後他們會傷心一陣子吧,但至少可以省下未來的負擔……真是的!為什麼我今天又有這種想法?」

現在已是凌晨一點鐘,一名成年男子躺在床上輾轉難眠,他直視著天花板,四周幾近黑暗,只從緊閉的窗戶玻璃透進幾許燈光。隱約可以看到男子房中的書桌、衣櫃等擺設。

「或許,是因為我最近太懶散……」男子翻轉一下身體,但仍是心事重重,「也對,像我這種年近三十的人,還在家裡混吃等死,而家中的財富也不可能支撐一輩子。這個社會是弱肉強食的,雖然比不上野生動物世界的霸道殘忍,但我若生在那種世界,應該很快就死了吧……唔,我又再亂想什麼!」男子奮力地搖頭,「真是無聊,我已經不敢死了。」

他想起真正實行自殺的那一次,那時自己還是個高中生,趁著家人不在時,把少量的洗碗精喝下肚。但就在自己想用睡眠掩蓋死亡的恐懼時,他後悔了,趕緊回憶所學的知識,大量喝水,並拚命催吐。男子未曾忘記過吐在馬桶中的那些泡泡水,雖然也感覺到自己的喉嚨有輕微腐蝕,但是並無大礙。當然這些事,他的家人自始自終都不知情。

至於為什麼會想用洗碗精自殺,主要是因為聽說過一個故事,據說有一對很節儉的夫妻,妻子發現一瓶洗碗精已見底,但仍有殘留一些,因為已無碗可洗,但又不想浪費,於是便放入小碟中,以供下次使用。很不湊巧,妻子剛好離開,而丈夫來了,並且發現這碟子,生性節儉的他以為碟子裝得是剩餘的菜油,然後便喝下了它,之後自然是一命嗚呼了。諷刺的是,這個故事原本是用來提醒人避開危險的。

「那次大概是我最接近死亡的一次,往後,雖然偶爾還是有自殺的念頭,但再也不會實行了。不過,現在想這些有什麼意義?難道要當個行屍走肉嗎?還是說,我本來就是個不容於世的異類?」男子輕輕地敲了自己的頭,「夠了!快睡吧,但願明早起來的我是積極的我,把這些消極的想法全都忘了。」他閉上雙眼,強迫自己不再想那些事,漸漸地,進入了夢鄉。



「親愛的,起床囉。」

不知何時,男子聽到一個溫柔的聲音,似乎是個女性,接著又感覺到,一個柔軟又溫暖的物體貼在自己的唇上。他張開惺忪的睡眼,看到那原先貼在自己唇上的物體正在遠離。仔細一看,那是一名和自己年紀相仿的女子,就坐在和自己同一張床上,但自己卻不認識她。

「等……等一下,我不只沒結婚,根本沒有女友啊!可是這女的,剛……剛才吻了我……」男子瞬間清醒過來,發現周圍的擺設雖都很現代,但跟昨晚睡前根本不一樣,單人床也變成雙人床,更正確來說,這根本不是他昨晚睡覺的房間,甚至不是他家中的任何一個房間。

一覺醒來就改變這麼多,讓男子完全無從思考。他再度看向那名女子,她溫柔地看著自己,似乎沒有惡意。同時,自己也對她有種熟悉感。

「請問妳是誰?」男子開口說話,雖然眼前這名女子對自己來說,似乎是個豔遇,但在搞清楚狀況前,還是小心點好。

女子愣了一下,笑著說:「怎麼了?仙草。我是愛玉,你的妻子,也是你的姊姊,更久以前,還是你的雙胞胎哥哥呢。」

「什……什麼?」

這一連串回答讓男子驚訝地說不出話來,他心想,「我……我叫仙草?這不是食物名嗎?但好像沒錯。可是,為什麼我會覺得我還有一個名字?還有,她說她是我妻子。怎麼可能!難不成半夜把我綁去結婚?又說是我姊姊,開什麼玩笑!那不是亂倫嗎?而且我是家中長子,那來的哥哥姊姊?另外,照她的說法,她變過性?」

仙草再度看向愛玉,她很漂亮,完全看不出曾經是男的。不知為何,仙草想起一些相關的往事,在小學的時候,一名長得和自己很像的男生,曾對自己說:「弟弟,等我們長大後,結婚好嗎?」而自己卻回答:「我很樂意,但如果哥哥是女生就更好了。」

怪怪地,仙草感覺這是事實,可是又不太對,因為這一切違反他既有的道德觀啊!

「仙草,你是不是感覺記憶有些混亂、重疊?」愛玉看著困惑的仙草,提出自己的看法。

「妳知道原因嗎?」被猜中心事的仙草,急切地詢問著。

「其實,當我剛睡醒時,也曾感覺有另一段記憶。不過,我原先的那個世界和現在是一樣的,差別只有我從出生就是女性,而且沒有兄弟姊妹,也沒結婚。除此之外,我也大略知道你原先所在世界的事,道德觀上似乎和這裡差很多。只是……我原本以為那是夢。」

聽了愛玉的話,不知為何,仙草突然想到『莊周夢蝶』和卡夫卡的『變形記』。雖然目前這一切都讓他覺得驚訝,但至少很慶幸自己沒變成奇怪的東西。不過,既然來到這個世界,還是得了解周圍環境,最好能把自己在這裡的記憶全喚醒。

「愛玉,可以請妳告訴我這裡的道德觀,和我原先那個世界有什麼不同嗎?」

「當然好,不過我將以我們國家為主,因為不同的地區也會有所差異。」愛玉思索一下,繼續說,「這裡和你原先的世界差別最明顯的,就在於婚姻制度。從我和你可以結為夫妻,就能夠發現,這裡允許近親結婚。不過有個先決條件,為了避免生下不健康的胎兒,必須進行結紮。但因為我是變性成女的,根本沒有受孕能力,所以我們不用結紮。」

仙草心想,「據說古埃及皇室也是近親結婚,只是他們是為了保持血統的純正。」彷彿與仙草心有靈犀似的,愛玉停頓一下才說,「還有,同性結婚是被允許的……」這點對仙草來說還能接受,因為同性戀在他原本的世界已逐漸被認同,雖然他本身是個異性戀者。

愛玉繼續說,「再來是……可以多婚。舉例來說,如有兩個人已經結婚,其中一人想再與另一名未婚者結婚是允許的。但前提是,已結婚的兩人,與將結婚的一人,三人都必須同意這個婚姻,才算有效結婚。以此類推,再多人也是這樣做。」

「這……還真像古代的三妻四妾。」

「但還是有些差距,就像帝制和民主,同樣都有領導者,可是就是不一樣。」

「原來如此。」雖然原有道德觀使仙草對這有點排斥,但想適應這社會的心又把他拉回來。

「最後一點不同,就是在這裡,十歲就能結婚,但若未滿十八歲,仍需由法定代理人同意。」

等愛玉說完,仙草沉思了一會,便對自己的妻子說:「老實說,在我原先的世界,這些幾乎都是違背倫理道德的。」

「但是,與生活在遠古的人類,完全以生物本能為主的時代,兩相比較後,這個世界還是具有道德的。」

「我承認這點。以我的觀點來看,在我原先的世界,是較為保守的,採取抑制的方式;在這裡,則較為開放,採取抒發的方式。」

「所謂的道德觀,畢竟就是一種觀念,一種由社會大眾認同的群體意識,當然也會因歷史的走向不同,而有不同的變化。」

「唉!先別討論這些了……」仙草對於自己竟然會討論到這個方向來,覺得很好笑,「……我對這個世界的自己依然模模糊糊的,不如說一下關於我的事情吧,親愛的老婆。」突然對愛玉說出如此親蜜的稱呼,連仙草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但他卻一點也不覺得肉麻。

倒是愛玉開心地抱住仙草,朝他臉頰親一下,「當然好囉,親愛的老公。」

接下來,愛玉說了很多關於仙草的事,仙草也逐漸回復他在這個世界的記憶,他在此不只結了婚,也有份穩定的工作。長期下來,他也適應了這個世界。仙草所在的國家很和平,讓人對未來充滿希望,雖然在某些方面和以前的世界不太一樣。



仙草和愛玉一直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不知不覺中,兩人都已四十多歲。昨夜,在經過床上一晚的溫存後的熟睡,兩人再度醒來,卻發現他們在一座島上,也都回復年輕。雖然,這對男女在最初時有些疑惑,但很快地就明白一切。

這裡是他們的母星,獨立於任何一個宇宙之外。星球上充斥著各種小型島嶼,會隨著海流移動。每個小島都是一個生命體,有無止盡的生命。且小島上都有雌雄兩個個體,可以隨意改變島上的氣候及環境,他們不老不死,永遠相愛,而且無憂無慮。有的時候,這些伴侶會為了體驗另一種生命歷程,而進入某個世界,變成其中的一份子。如果他們覺得體驗夠了,便會不留痕跡的回到母星,並將那個世界,還原到他們未曾參與的狀態。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