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陷阱(上)

1 名無しさん [ 2010/06/08(Tue) 15:57 ID:sbxQ.KnY ]
很久以前寫的wow短篇創作
拿出來讓大家笑一下
*-*-*-*-*-*-*-*-*-

我吃著魔法麵包,接著緩緩吞一下大口魔法泉水。

一道月光直直的從上方照耀在我所召喚出來的魔法餐桌上,我居然能在這種情況下

感覺到些許浪漫,一想到這,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在我的四周都是泥土,環繞而升,起碼有三層樓高,但並不是我被關在泥牆內,而是我掉

進了一個該死又深得不可思議的陷阱。

抬頭一看,正好能清楚的看見月亮。

「今天是第二天了吧。」 我喃喃的說著。

我慢慢的站起來,昏睡了一整天的我,現在處於有點恍惚的狀態,所以得運用在學院學習

到的方法來集中精神。調節呼吸、閉眼凝神,開始釐清目前的狀況,以及回想事情的經過。

為了給喜歡寶石的黛絲一個驚喜,前天我便開始出發尋找容易發堀出寶石的礦,在昨天夜

晚,好不容易在納葛蘭一帶找到了十分稀有的克銀礦脈,一時心急,馬上就從租用雙足飛

龍上跳了下來,當下就施展了緩降術,準備第一時間搶下這個礦。眼前只有礦的我,根本

沒注意到這個陷阱,緩降術的持續時間也在靠近地面時剛好結束了,那時驚慌失措,根本

沒來得及準備再度施法,就這樣摔了下去。


「媽的!」我重重的槌了旁邊的泥牆,我對如此倒楣的自己感到十分氣憤,看樣子學院那

套專注精神的方法對我來說完全沒用處。

雖然用繃帶緊急治療過了,左腳的傷依然讓我有點不自在。不過目前要在這個約六個法杖

就能圍起來的空間移動,是沒什麼問題的。

我把最後一口麵包吞進了肚子,然後詠唱了一個火系咒語,點燃了我剛剛從餐桌的拔下來

的一小塊木頭,暫且當作火把來使用。

我搜尋附近是否有可以幫助我逃離這鬼地方的東西,並且開始咒罵挖這個陷阱的人。

挖這麼深是有什麼用意?這裡有什麼樣的怪物需要挖這麼深的陷阱,山地古羅?不對,那

也挖得太過頭了。飢餓者唐恩?那也挖太窄了吧,這樣頂多容納它的一隻腳!

更何況,與其挖得這麼深,不如多放些毒針或炸彈之類的還比較有用處吧。

在我思考的同時,我的左腳踩到了一個刺刺的東西,右腳則碰到了平滑圓形的物體。

之前的聯想,讓我瞬間出了一身冷汗,並且反射動作地跳開原地。

定晴一看,才知道是一把鐵鍬跟一個比一般人類頭部都還要大的骷髏頭。

這是挖陷阱時出現的意外?我內心揣問著。
在稍做思考後,這個骷髏頭的大小以及陷阱的所在地點讓我得到了答案。

該死的矮人!我的天,這是他們深不見底的貪婪所挖出來的礦坑!

不,這並不是礦坑,這只是為了清通會阻礙水管、電線等設施的大石頭所挖出來的坑洞。

完整的推理並未讓我感到一絲的高興,我內心依然一直罵著這些讓我在這裡痛苦足足一天

半的矮人。不過為什麼施工就這麼停擺了,我並未去做想像,畢竟那是另一則與我無關的故事了。

好了,現在找出了原因,但是並無益於我離開這裡。我靠在泥牆上,看看是否還有其他可以利用的東西。在火把的幫助下,我看見了其他的骷髏頭以及屍駭,大小參差不齊,有些是野獸的,有些我看不太出來,而有些是...人類的。

我倒抽了一口涼氣,抬頭看著這高得令人絕望的出口。現在可得好好去想離開這裡的辦法了...。

等待公會的救援呢?如果我超過三天沒有回覆指派信的話,幹部應該會派人來尋找我吧。

想到這,我又覺得那是不可能的,我所在的公會根本沒有所謂的夥伴可言,大家都是為了利益行動,像這種浪費人力跟時間的事情,會長可能會認為在重新雇用個法師還比較方便吧。想當初,我認為利益取向的公會是會比較適合我這種獨行俠加入的,沒想到現在又因為這個而感到煩惱,我不由得露出苦笑。


再來能信賴的就是黛絲了...噢對,還有黛絲。我所做的都是為了她,現在也只能夠依賴她了。

想到黛絲,我的心中就浮現一股的暖意。我把掛在脖子上的項鍊取下來拿在手上把玩,上面綁著一顆散發著榴紅色光芒的寶石。這是與黛絲第二次約會時,她親手送給我的禮物。

她害羞的低著頭跟我說,有了我的孩子。我依然沒有辦法忘記那一天她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因為那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

想起以前日子總是過得渾渾噩噩,雖然我的技巧跟裝備稱得上是一流水準,在加上公會所發配的薪水為數也不少,但是我花錢卻很沒水準。整日總是在酒館裡流連忘返,那個時候的我,沒有美酒就活不下去。

直到我遇見了黛絲,她是馬波亞公爵的女兒,雖然是名家的千金小姐,過著是人都會羨慕的奢華生活。但是生長在被極度刻護的環境下,讓她的身心無法體驗到自由的樂趣。而她對自由的那份憧憬,讓她每天總是有辦法溜出來閒晃。

我在酒館與她相遇,第一天見面就像認識多年的好友似的,我們天南地北的聊,相談甚歡。
雖然大多數的時間都是我說話,她聆聽。當我講到與魔物戰鬥時的故事,她的嘴巴總是張的大大的,臉上佈滿的盡是驚訝。當我講到哥布林是如何使用機器時,她總是笑得合不攏嘴,一直吵著我有一天能帶她去加基森大開眼界。
我很愛這些表情。在與生活抗爭的日子中,我已經變成了一個不是很討人喜歡的傢伙,我失去了很多東西,而從她的身上,看見我過去曾經擁有的東西。一開始,我僅僅只是對她的天真感到好奇。漸漸的,我愛上了她,無法自拔地。

她彷彿也對我有好感,幾次的相聚後,她將自己獻給了我,同時也把我的心給拿走了。我還記得那一夜,她嬌小的頭靠在我的胳膊上,我答應過她,要帶她去看盡這世界的風景,那是我們之間的約定。

左腳又開始隱隱作痛,月光也開始消散了。
我躺了下來,看著逐被黑夜吞噬的月亮。對於離開這裡的方法,心裡已經有了個底。不過明天的事情就明天在說吧,現在最要緊的就是將身體的傷養好。

榴紅色的寶石再度散發出光芒,在黑暗中,看起來更是耀眼。
我緊握著手中的項鍊,我...必須活下去。




2 [ 2010/06/08(Tue) 16:54 ID:KgVk6JfM ]
今天天氣不錯,太陽很安分的待在雲後面,這讓怕熱的我感到無比的舒適。
我渾身沾滿泥巴的站在魔法餐桌上,雖然根本不可能溝得到高高在上的洞口,但是稍微的拉近距離會讓我的思緒比較進入狀況。

我稍微搖晃身體,把一些泥巴甩掉並把剛剛吃進嘴巴的泥土吐了出來,看樣子閃現術果然是不能垂直進行的,害我施法的下一瞬間整個人就塞進了泥牆內。

我從桌子上跳了下來,把身上所有的東西都分散的丟在桌上。

地精微調器、扳手、望遠鏡、魔杖、超低溫寒冰反射器、哥布林會員卡,還有幾枚好不容易從口袋撈出來的硬幣。

然後我馬上起了個念頭,將地精微調器跟扳手拿了起來,我曾經看過書上有冒險家利用尖銳的物品插進岩石的細縫中藉此攀爬高山,我決定試試看這個可能性,畢竟這個洞不過約三層樓高嘛

五分鐘後,我放棄了,我的天!我甚至爬不到我身高的高度。平常沒有必要鍛鍊體格跟體力的法師,要完成這件事根本是天方夜譚。

我把身上的工具丟在地上,開始思考自己有哪些其他的法術可以幫得上忙。
如果運用一些攻擊性的法術,應該能炸出一條斜坡,我馬上打斷了這個念頭,這樣做的話可能在造出一條路前我就被活埋了吧。

「龍之吐息...炎爆術...熾烈迅捷...」身回一位火系的法師,回想一下看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法術。

噢對-熾烈迅捷,雖然這是一個被動的法術,但是我過去在與一群食屍鬼作戰的時候,幸虧有及時的發動,讓我一瞬間居然能利用速度的劇烈增幅親自體驗到飛簷走壁這項藝術。不過當時跳上的也不過是一層樓高的廢墟,而法術的持續時間也不過八秒,我跳的上去嗎?

不過暫且先當一個辦法吧!

我用手稍微摸了一下泥牆,確認這些泥土的厚度,似乎有點太軟,這樣在跳躍的時候應該會很容易滑下來,如果能有些什麼東西讓我的腳能踏的話...

我靈光一閃,拿起了魔杖,用最小的魔力向旁邊的泥牆燒了一條缺口,一條足以讓我的腳進去的缺口。
「很好!」 我笨拙的將腳抬高插進去試試看,看樣子是可行的。

我一手拿起工程學用的望遠鏡,一手拿起魔杖,由下而上的在泥牆上燒出一道道的缺口。雖然泥土有點鬆軟,但是只要反應快一點,應該就不會垮掉,八秒的時間便是措措有餘的。

我用望遠鏡再次檢查這些缺口間是否相離太遠,是否不夠深,在確認過沒問題後...。再來就要解決一個最大的問題了。

我該怎麼自己發動熾烈迅捷?

以前在學院上課的時候,教師曾經說過,所謂的被攻擊時有一定機率發動,但是那所謂的"攻擊"是必須發自內心的認為那是一種攻擊行為才會發動的。以前我就曾經實驗過,拿針戳自己、拿小石頭砸自己、用巴掌打自己的臉,想藉此提升速度讓自己的百米賽跑成績好看一些,但是都沒有效果。所以我很清楚,必須找個內心認為會威脅自己生命的來"攻擊"自己。

我看了看還蠻尖銳的地精微調器,稍微想了一下,然後就馬上放棄這個念頭了。

以前老師曾經以承受法術傷害來鍛鍊自身的抗性,而身為他的愛徒,一路這樣鍛鍊過來的我,如果可以施展最小程度的火球術攻擊自己的話,也只會受到碰到熱開水時的那種輕微燙傷吧。
如果可以攻擊自己的話...這時候我飄移的眼神正好對到了超低溫寒冰反射器身上。
「有了!就是這個東西。」
雖然這東西被我認為是十分沒用的物品,但是身為一個與冰相反系別的法師,我總是將這東西帶在身上以防萬一。

也正好我是修練火系的,冰系的只略懂基礎,以最小幅度的冰箭施放的話,反彈在身上的威力可能不痛不養!再加上冰系法術在過往是令我最頭痛的法術,即使是自己施放的,在內心裡我也是認定為具有攻擊性的。

現在一切都準備就緒了!

我馬上開啟了反射器的開關,退開了一兩步,詠唱了一個最低等級的冰箭。

「喝!」散發著微弱藍光的冰箭就這麼直直的射了過去,但是並未如我預料的反射回來。
反射器僅僅張開了一層散發深藍色光芒的保護罩接著就吞噬了冰箭。

我忘記了還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機率的問題...。

再次就定位後,在開啟了一次反射器的開關,才發覺我又忘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冷卻時間,看了看寫在後面的說明字條"三十分鐘",我就知道有得等了。

不過無所謂,我有著吃不完的食物與水,我看著地上這些屍骸,內心暗自地笑說:「你們肯定都不是法師吧。」

更何況我還有一個決定性的東西-一條黛絲給我的項鍊,它能讓我保有堅韌的存活慾望,我握住持續散發榴紅色光芒的項鍊,一想起我們之間的約定,我不由得開心的笑了出來。

未來的時間我多的是,我可以等待。

我看了看天空,白雲悠悠,太陽尚未升起,現在依然是個清爽的早晨。

*********************************************

我看了看天空,太陽已經落下到我看不見的位置,我想再過不了多久就要下山了吧。不知道已經失敗了幾次,而我也沒有去數。甚至開始懷疑這法子可能是行不通的。

希望能夠在夜晚來臨前讓我順利完成,要是這次在失敗,可能就得在難熬的黑暗中進行了。

我握緊項鍊,依然散發著榴紅色的光芒,開始執行已經熟練的連貫動作。開啟開關,詠唱,發射冰箭,然後失敗。

本以為又會跟之前一樣的結果,反射器的深藍色護罩將冰箭吞噬後,像反芻似的順著同樣的軌道吐了回來。


一瞬間我振奮了起來,馬上站的直直等待下一步。冰箭此時正中了我的胸口,接著我感覺到一股熟悉的熱能在我腳下釋放。

熾烈迅捷,發動了!

我已經沒有繼續思考,從餐桌上一躍而上,迅速的踏上之前用魔杖劃下的缺口。

我的腦子裡所想的都是黛絲,想要在一次看見她的笑容,想要帶著她跟孩子到一處沒有人能打擾的地方生活一輩子。

還有約五秒,不過我已經順利的跳到中間以上了,時間還很充裕。

手中握著的榴紅色寶石的光芒也越來越耀眼,我想它一定是能夠反映人心的寶石吧,因為我發覺自己現在是笑得合不攏嘴呢。

「太好了!」

本以為是我內心的歡呼,但是聲音是一位女性由上方傳來的。
一聽就知道,這是我幾天來最夢寐以求的聲音。黛絲,她來找我了。時間還有兩秒,但是此時我的手已經溝到洞口了,只要手用力的撐起來就可以離開這該死的地方了,接著一定要給她一個愛的擁抱,哪怕她嫌疼。

我使勁吃奶的力氣,先把上半身撐了上來,讓頭可以先上來看看我的愛人。

忽然間,我感到一陣疼痛,一個箭矢射中了我的左手臂。
我看見五個人環繞在黛絲身邊,也撇見其中一位對我射箭的遊俠。
他似乎對剛剛的攻擊沒取走我的性命而感到苦惱。

我好像在哪裡看過這位遊俠,不,不只這位遊俠,這五個人我都見過。

我看見了黛絲疑惑的表情,我能理解,我自己都很驚訝。

我喘了口氣,想要跟他們說我並不是什麼敵人。
但是其中一位白袍法師似乎不打算讓我說話,詠唱著一個法術

這時候我也看見黛絲把頭別了過去。

為什麼?

我注意到了另一道榴紅色的光芒,在一名看起來像是領導人的手上,他也拿著項鍊,跟我手上一樣的項鍊。
...我懂了,那是追蹤器。

我全都懂了。

一顆祕法飛彈飛了過來,將我的左手給炸斷了。我就這樣掉了下去,精神緊繃的關係,讓我不自覺的詠唱了緩降術。

在緩緩掉落的同時,我了解像我這種沒有地位的人要高攀公爵級的千金根本是自找死路,我想他們大概是知道了黛絲懷有身孕,所以才決定要抹殺我的存在吧,我這個汙點的存在。

我把握在右手上一個當初只是為了方便找我出來殺掉的追蹤器給丟了下去。

黛絲,你說的那句"太好了",是因為看見我活著而高興,還是因為以為我早已死在這坑洞內而高興呢?

我沒有去做想像,答案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這個三樓高的洞開始搖晃,我聽見了約兩名法師在上面詠唱魔爆術,應該是打算製造崩塌來掩埋我吧,對於在這種時候還能想像自己的死法,我不由得笑了出來。

掉落的泥土夾帶一些石頭壓在我的身上,一并把緩降術中斷了,我像斷了線的人偶,重重的摔了下去。

我大字型的躺在地上,已經感受不到任何痛覺,看著不斷落下的泥塊,以及越來越小的天空。

我會困在這並不是因為這是個該死又深得不可思議的陷阱,我所掉入的是致命的愛情陷阱。

矮人的骷髏頭正好就在我的左臉龐邊。

「唷,我回來了。」我戲虐的笑著對著我目前唯一的同伴說。


我閉上雙眼,等待即將來訪的寂靜。

end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