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兩個...呃...人?

1 Bean [ 2010/07/09(Fri) 23:37 ID:BZVYdarw ]
画像認証 :KKKK

大家好,我是Bean

不知從何開始,有另一個我存在於世上,與我共同控制著肉體

我稱她為Gustav,她也樂得以此自稱

我們的生活原本很快樂,最近卻起了一些變化,來這邊問問看大家的想法



Gustav,你先說說你自己吧



Gustav是一個喜好在戰場上取勝的殘酷士兵,喜好斬下敵方首級後大聲炫耀

當她執起指揮之刃時,一個一個被斬下頭顱的屍首噴射出鮮紅的泉流

當她拿起德製G3突擊步槍時,7.62x51步槍彈會在無數的人身上開出鮮紅色的花朵

除了戰鬥,其他都不再理會,餓了就以屍為食、累了就以散落在戰場上殘肢的為枕

性,則是從架設在冰冷屍體上的空洞幻想獲得滿足



...........

Gustav你的自傳打夠了,請去那邊坐著,讓我Finish剩下的,別再跑掉了



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一個大學生

而Gustav雖然是個士兵,但她過去也是一個深富文采、知識淵博、眼光長遠的學生

當她坐在我身旁,就是一位溫文儒雅的沙龍少女

我總是聽著她跟我敘述歷史的真相

我總是聽著她點出這個社會出問題的癥結、真正治標治本的完善方案




對我而言,她是真正的智慧




噢,我也不諱言,與這時的她的性愛是溫柔的、充滿愛意的

牽手、一個吻、一個擁抱、肉體接觸、渴望的眼神.......喂!妳掩什麼面啊?




但是她有著另一個身分:站在頭顱堆上狂笑的士兵

我不知道是出於什麼理論,她每一段時間就得踩上戰場殺人,而且這是她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用盡各種方法將敵人困住,然後再用盡各種方法殘酷地殺害他們

早先我覺得很殘忍,但是後來我漸漸地失去感覺,因為那是另一個世界的事情




我與她存在一個約定:「我與妳必須兩者平衡」

平時她與我討論課業,保持我在現實生活中成績與情感上的穩定

當該踏上戰場時我讓她放手去做,無論她帶走多少生命、毀滅多少家庭,我就以默許這一切發生作為回報

當她從戰場上回來,她會緊緊地擁抱我,在我耳邊細說:「對不起,我回來了。」,然後回到沙龍少女的樣貌

士兵與少女完全分開,兩者不相沾連



Gustav,換你了




噢,不!不要走!回來!














唉,她又走了............



最近她的狀況不太妙,幾個星期前,在應該討論課業的星期日夜晚她突然狂笑

用德語喊著:「殺!殺!殺!一個不留!用鋸齒刺刀挖出他們的眼球、劓去他們的鼻子,塞入木屑,活活悶死他們!」

然後死命地想拉開通往戰場的大門,我也死命地抱住她

她用力地肘擊我的腰,趁隙逃出我的懷中,躍入了戰場,戰場的大門嗄然而閉



關上的瞬間,我看到了她鮮紅的雙眼以上將對下兵的藐視眼神看著我,似乎在嘲諷著我的無能與無力






而在剛剛就又重演了一次...........



我,究竟做錯了什麼?

或者,她發生了什麼事?


2 KAKERU [ 2010/07/13(Tue) 21:35 ID:1jr7LKKI ]
或許你也該取得一些"力量"了(喂)

好啦,不鬧場
不過你既然與"她"共同控制著肉體,你怎麼能抱"她"或做這些那些事咧?

嗯…總之,後續希望(喂喂喂)

3 Bean [ 2010/07/18(Sun) 21:43 ID:rDeRsm0M ]
画像認証:hhhh

感覺上一篇文章的角度怪怪的,這次只用我的角度來敘述好了



>>KAKERU

老實說我也不太能理解,她常以一個獨立的個體活動,有時則是附在我身上在我腦海中細語

觸碰個體的感覺極端的真實、但有時卻能演出穿牆穿門神技,而且她的身體還能違反地球上的力學法則,在空中飄浮


........

Gustav,你再飄來飄去我得先把你給綁在椅子上囉



剛開始發覺怎麼身邊總是有個人在身邊的時候的確是嚇到自己魂不附體

後來研究了一下,有可能是某些思緒在腦中轉換成為意識的集合體了吧,腦部判定這個「人」是存在的,這樣一來也就能解釋為何我們可以碰觸到對方

而且也能解釋為何只有我感覺得到她,而別人不行

當初為了證明還做了一個實驗:她一絲不掛地跟著我走在西門町街上,完完全全沒有人看得見她(笑



除了探討現實的人事物,我們也很喜歡研究我們兩者的關聯性,例如心理的思考到生理的感觸

從心靈溝通到肉體痛楚的連結、還有對各種特殊感覺的研究,像是性

當初做研究可沒有現在這樣親密,一切都是以研究為名

我和她早先的關係純粹只是異性友人兼搭檔還有研究夥伴,直到她在我自我發電時從螢幕裡飄出來為止.....


............

哎?怪我囉?都跟你說了我需要一點私人空間的說



我和她的研究里程似乎是永無止境的,每當我們發現一項關聯性時,就又出現新的問題等待解釋

或許有天能夠碰觸到造成這一切的源頭,不過看起來還是很遙遠呢



前陣子跑去了一趟看精神科,醫生說我一點問題都沒有

現在我個人反倒是覺得該看醫生的是她而不是我..........

她對精神科醫生有很大的恐懼,看到「精神科」三個字就像老鼠見了貓一樣拔腿狂奔

我不知道為什麼她會產生如此大的恐懼,她甚至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恐懼



或許可能跟她最近的異常有關聯...?



.......................

今晚不准去,我兩天後就得考轉學考了,好好念書!





喂!等等!

4 KAKERU [ 2010/07/18(Sun) 23:09 ID:pk6.u8co ]
…也就是說,"她"算是一種"自我騷靈現象"囉?

只有自己知道、感知其存在,對他人而言則跟空氣(?)沒兩樣…


讓我整理一下:

1.你的身體內有兩個(包括你)個體,擁有同等的身體操控權

2.Gustav小姐(我這麼稱呼沒問題吧?)之中又有兩種意識(?):少女與士兵,而且兩者不可分割

3.最近士兵側的出現率越來越多←問題所在


…以上,像這樣沒錯吧?

說實話,就我現在所知的知識大概也是愛莫能助,畢竟我的見識尚淺,瞬間記憶這種能力也只能用來記東西;很丟臉,我其實不擅長分析。

能再多告訴我一些有關你們之間的事嗎?或許透過我微不足道的人脈能幫上一點忙也說不定。

5 名無しさん [ 2010/07/18(Sun) 23:26 ID:uSdfmOqA ]
喂喂,醫生,這裏有病患 Σ(゚Д゚;)

6 Gustav [ 2010/08/27(Fri) 11:45 ID:8Nd6zugk ]
噢噢,原來是這樣打字的...

>>uSdfmOqA

Bean才沒有病=3=

>>KAKERU

嗯...你整理出來了...不過有些東西還是不太一樣...

平時我無法控制肉體,因為Bean的意識仍然是整體意識的主流...除非Bean是處於睡眠或者某些特殊的「失神」狀態

睡眠的話他睡了多久我就能控制多久,不過疲勞仍然會持續累積,所以他很快就能發現我控制了肉體

而且只要他解除睡眠就能取回控制權


至於失神的話...嗯...什麼狀況會造成一位年輕男仕處於失神狀態諸位想必也很清楚(smile

這是少數幾個我可以取得控制權的方法之一

不過若一但我得到了掌控,Bean會消失個幾天,然後就變得像上文提到的意識體狀態

不過通常並不保持太久,等我睡著後,Bean就又重掌肉體的控制了



目前我和Bean就這樣不停地交換控制,大概一個月多了.......我不得不承認能跟外界接觸的感覺很棒

雖然控制的是男性的肉體,兩腿間是...(smile



好了,該休息了,肉體已經整整35小時沒有放鬆了,Bean肯定又要抱怨,不過這也是實驗的一部分w

對了,Bean轉學成功了,幫他慶祝一下吧~


7 名無しさん [ 2010/08/27(Fri) 19:04 ID:wDRJ4YWQ ]
敢問您(們?)的左手是否會在某些特定狀況、比如情緒激昂時忽然感到疑陣刺痛?

8 名無しさん [ 2010/08/27(Fri) 21:24 ID:j9pH6abM ]
>5
嗯,這是邪氣眼系的中二病呢。

9 KAKERU [ 2010/09/02(Thu) 00:20 ID:ET/yjIgE ]
本來還想說都沒人回應,還以為是出了什麼事。結果一來就看到多了3篇,而且還是關鍵人物親自上陣(何?)

呃…Bean先生,我很想說我找到解決方法了,不過我不能說謊(我姊會罵死我的)。

我問過我的友人有關這類的事件或案例,不過進展的並不順利…對不起,是完全沒有進展;完全問不到類似的案件或文獻之類的。
…姊,我道歉了,請妳不要再敲了,金屬打人很痛的。

言歸正傳,有關於這件事我會再找時間去書庫找的。

…對了,Gustav小姐,冒昧問一下…

您是最近才開始學電腦的嗎?

……不用回答也沒關係。

…姊,就說這樣很痛。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