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我也不知道它是什麼呢。

1 名無しさん [ 2010/08/07(Sat) 22:13 ID:U6ztGBEw ]
沒有人不懼怕著黑影惡魔。

哪天,不幸了的可憐蟲-我,

他怎麼可能放過我呢,他可從沒放過任何人呢。

不間斷地對我耳語:「夢是夢,而憂愁是憂愁。」


於是那遼闊也一無所有的缺氧心靈便下起了大雨,黑色的雨珠,總有一天會淹沒。

還沒長出嫩草,冒出野林哪,之後還等著被裝入許多、許多的,哪怕是壞的、哪怕是好的……


希望之路,綻出鮮血的雙手,還有噗通噗通奏著:「愛愛愛愛愛。」的一顆新鮮的心臟。


只怕早在失去了選擇,不論是『我』或者是『我們』。




那是,深海的深海,黑色海潮。
幽暗之處,我不斷地吐出微弱的求救訊號,盼望哪日,天使所遺落的湛藍眼淚降下。

我等著,大部分是孤獨的,除了夕紅女神偶而透著玻璃片給予親吻,那是最溫煦的。

心臟依舊在跳動,但,我已聽不出它的傾訴。



偶而會奢想,想著哪天浮上海面,脫離了絕望深海,依舊還有世界。


儘管我從未嘗試。





不久、不久之後,我要放棄了!信仰就要遺棄!希望勢必也要跟著失去!

就在危急之際,是天使,終於她追尋著黑影惡魔的氣息,來到這片海。

「請救救我!請救救我!我太想離開這裡了!」央求著,只見那位天使小姐微微皺眉。
「我無法給予您救恕,您太汙穢了,在這片黑海待得太久了。」

那聲音很輕,很淡,是沒有情感的。
她散發出無懈可擊的純白聖光,著的是純潔聖衣,把我帶離這,會髒了她。
天堂有了我,天堂也會髒了,於是無能為力的她,就這樣離開。


留下的我,在想:「我僅剩的狹隘世界以及她所居住的人間仙境。」


「其實並無太大的差別。」

我並不是『邪惡的』,但聖法是『不歡迎污穢的』。
但我縱使身在黑暗,我縱使背對光明,汙濁不堪的我,仍舊是我呀!

可你們說:「我有罪,因為我汙濁,你們厭惡。」

我只好笑了,說:「沒有人那麼偉大哪。」



並且,夕紅女神的光輝又輾轉來到了深海,一個太陽日又將告終,我抬頭望去遙遠又遙遠的湛藍天空,想游動雙臂,上去見見。


我已經不害怕黑影惡魔了。









有點像是傷心難過寫出來的東西,
給點建議嗎各位[?


2 名無しさん [ 2010/08/07(Sat) 22:21 ID:leTlmuS6 ]
寫得很有味道,建議去看看村上春樹和尼爾蓋曼的短篇集。相信可以得到你要得感覺。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