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發在這裡給某人的低調挑釁

1 hold [ 2010/08/30(Mon) 17:14 ID:LL4Bqjgo ]
幻想自己的武器能傷到對方的無意義宣戰,或許其實只是自我滿足,不過能滿足或許也就夠了,不就是滿足腦內現實的一種方法嘛。
在不妨害他人的前提下,感覺好就好。

-----------------------------------------------------

總覺得用邏輯解釋就會使事情合理化。
大概某種意義上,那是一種無偽的真誠。
事實上對我而言,人與人的相處是疲累的。
互相揣摩對方在想些什麼,使用笑臉做為盾牌。
小心翼翼的平衡表裡。
如此面對自己以外的一切,這種事光是想著就教我感到煩躁。
這樣說來,說不定那是珍貴的也說不一定。
向這種直吐而來的惡意,比起虛實交錯的人際關係來說。
某種意義來說,那是一種無偽的真誠,吧。

「不要太囂張了!」
桌椅發出刺耳的不協調音,眾人的目光朝我聚焦。
現實中的我,並非發表高論的哲學家,而是被推倒在地。
不過不要緊,只要呆在玻璃的另一頭就好。
在心中創造出來的障壁向外望去就不會真正的受傷。
毫無道理的辱罵,玩弄他人的醜惡嘲弄,那都是另一頭的事情。
只需要驅使著自己勾起討好的微笑,其他的再也不管了。
就算,就這麼傷害我而最終到我死去,也沒有反抗的閒情逸致。
因為那是另一頭的事情。
「笑什麼啊!真是噁心!」
雜音在我耳邊想起,不去理會。
「就是你這種笑容讓人不舒服啊!知不知道啊你!」
噪音,不理會。
「你這種人啊,就是○○○○○○○○」
噪音,很吵。
「○○○○○○○○○○○○○○○○○○○○○○○○」
……感覺又被推了一把,不去理會。

最終他們還是停下了。
拋下幾句我推測為嘲弄的話語之後,他們離開。
憤怒是一種累人的情感,不管是真實的又或者是虛假的表面偽裝。
超出了必要的限度,就是浪體力。
人群迅速的散開,自動忽略過幾乎倒在地板上的我,往門外走去。
不只是那群欺負人的集團,凝重的氣氛趕走了其他不相干的班上同學。
話說,現在是放學時間哪。
那些傢伙放學後還留下來加時工作,真是認真負責啊。
我在他們離開之後,還是停留在原地不動。
就連扶起椅子的力氣也沒有,雖然身體受到的損傷沒有嚴重到動不了的地步。
只是動不了而已。

在我視界的死角,有一陣桌子拉扯聲響起。
原來除了我以外,還有另一個同學也還沒走出教室。
他拿起書包準備離開,以最短的路徑。
必須若無其事經過我旁邊的路徑。
就這樣走掉吧。
溫柔的話語是刀。
關心的視線是劍。
會破壞我的屏障。
那麼,要再次傷害我,還不如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來的好。
但事情總是不如我願。
他不但沒有離開,反而還注視著我。
注視著我的手腕,手腕上的條狀痕跡。

我趕緊用袖子蓋住傷痕。
簡直像是想掩蓋些什麼一樣。
「咦?」
他那一聲不合時宜的無神經發語詞,竟然讓我顫抖了一下。
原來「可怕」這種情緒也有這種形式。
緩緩的,我抬起頭來。
目的是為了確認些什麼吧。
那、那個「什麼」又是什麼呢?
呼吸開始急促,心中的恐慌溢出於四周的空氣。
連身體都開始蜷曲發抖。
在我看著他,他看著我的瞬間。
我是在,期待著怎麼樣的反應呢。

「同學,你的手帕掉了。」
他指著我不知何時落在附近的手帕,重複強調似的說著:
「手帕掉了。」


阿良是個平凡而又普通的正常人。
功課中上,家境小康,人際關係大致良好。
沒有特別的喜好,沒有特殊的才能。
不認識他的人,他看起來只會是數萬、數十萬個高中生當中的一個罷了。
只是,心地善良。
還有,好奇心有點強。
不為了什麼,只為了知道而想知道這種無邪的好奇心有些過強了。
他想接近我,了解我,最終理解我手上的傷。
不單純到單純的動機。
我在幾次他發起的,若有似無的交流中,我得知並且歸納了這些。
於是得到武器。





2 hold [ 2010/08/30(Mon) 17:14 ID:LL4Bqjgo ]
「阿良,久等了」我小跑步到他身邊,帶著剛剛才被印上的鞋印。
他沒有回應我的問候,卻擦了擦我臉頰未乾的淚水。
刻意不抹去的淚水。
想必,他的心中又升起了一股愧疚吧。
如我所想要的那樣。

動機不單純。
「只是想要知道」這樣的動機並沒有大義可以支持。
像是「我要拯救你」又或者是「我要除掉你」。
他的動機與這些不同。
也就是說,並不是正確與否的問題。
反而是這種非正非邪的想法,加上他好人的個性。
化學反應後,心中產生愧疚是必然的結果。
『我該幫她嗎?』
『可是,不想受傷。』
『可是,她在受傷。』
『可是,不想被捲入。』
每次的忽視造成他的猶豫。
每次的猶豫讓他的良心痛苦。
想要逃避痛苦,於是選擇忽視。
循環與精鍊之後所才留下來的,名為愧疚的鎖鍊。
被我利用了。
「走吧!」我拉著阿良的手離開校園。
我們往河堤走去。
「阿良,你不覺得如果這裡下雪了,一定會很美嗎?」
配合自己隨口扯出的一段話,我幻想眼前的河岸兩岸旁積著白雪、河水被凍結…那樣一幅北國景色。
或許是挺美的。
「不可能吧。」
「不要摧毀我的夢想啦。」
我沈默了一下,閉起雙眼,開始演出正題。
「你知道嗎?人的一生都在等待喔。」
「等待什麼?」
「等待…等待屬於自己的幸福到來吧。」
在腦海中演練了數千數百次的伏筆,在實行時能夠如此流暢的說出來,真是頗感安慰。
「人們努力的對抗這個世界,被這個世界的醜惡侵蝕身軀、傷透了心卻還是不願意離開,你沒想過這是為什麼嗎?」
阿良並沒有馬上回應我,因為他的思考速度大約已經跟不上了。
即使如此,他還是會靜靜聽著我說的話。
「阿良,你又為了什麼而活著呢?」
而且,就算這麼沒有實質意義的問題,他也會認真思考。
雖然我根本不在意那個答案。
「大家都在等待,相信這個世界,一定會有美好的那一面的,一定會有自己才能擁有的幸福,為了那份美好,大家努力的撐著,就是為了等待它的來臨。」
我不停的說著,為了欺騙他,也為了欺騙自己。
阻止心中某處不斷湧出的,深黑色的濁流。
都到這種地步了,不演下去,對不起的是自己。
於是要對不起了,阿良。
「爸爸媽媽的遺書也有寫呢,我一定會有自己的幸福的,一定要繼續保持笑容,只要繼續等待下去,努力的不要被世界擊倒,等待……」
我張開眼睛,為了製造效果,出神的看著遠方。

「好了!阿良我們去吃冰!」
計畫達成了,沒有再留在這裡的必要了。
我又再次拉著阿良離開河堤。
看著他沈重的表情,我比想像中還要愉快。
不得不承認:利用自己的優勢,把弱者隨意玩弄,俗稱為欺負的這種行為。
感覺很不錯。
這樣,他就不會忘記我了吧?
短期內、依照情況還有更久的可能性,我會被他所記憶著吧。
被我擅自喜歡上的男人,將會毫無反抗餘地的記著我。
那是件多麼美好的事情?
我想著。

時間過去。
日子不但沒有改善,反而變本加厲。
計畫正在順遂的進行之中。
而那些人的攻擊也越來越巧妙。
壓力讓我手上的傷痕增加了不少。
阿良看著我的眼神更加的凝重了。
也難怪,畢竟自始至終,他還是從不出手幫忙。
總是在事後才裝作沒事般跟我相處的這種行為模式,我預料到、失望卻不怎麼生氣。
他的氣量我是預想到了,不過不能否認我也有期待他超出我想像的時刻出現
最終他做不到時,我也沒有辦法怨恨。
假如立場交換,我也做不到。
說到底,如果是我面對這種情況,從最初就不會插手了。

終於有一天,在我們兩個獨處的時候,阿良拿著一盒醫療用具,要求我脫下及膝長襪。看著青紫色的淤青和暗紅色的傷痕,阿良開始流淚。
「阿良?」
一個大男孩,在家人以外的女性面前哭了出來。
「好漂亮…就像花朵一樣。」他哽咽的說著,亂七八糟的話語。
但是我並不去反駁,我感謝並且羨慕他不成熟的溫柔。
「對不起。」
阿良伸出雙手,用力的將我摟近他的胸口。
一股暖流從他的身體毫無保留的流入我的心中。
然後燒掉了些什麼。
融掉了些什麼。
又點燃了些什麼。
「阿良。」
用盡全部的心力推開那團溫暖,我用始終冰冷的手指抹去他的淚水。
「阿良,你的淚就跟雪一樣純淨呢。」

對著為了我哭的涕淚縱橫的阿良,我笑了。

在那之後過了幾天,我來到一座山中的小屋。
用了不少功夫,考慮並且計畫了許久,我終於讓我消失了。
到明年的開工期之前,沒有人會發現我在這裡。
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油壓剪,粗俗的破壞了門口的鐵鎖。
拿出從家從帶出的涼被和枕頭,平整的鋪開在破爛的小床上。
最後拿出最重要的火盆、木炭和火種,點燃。
哎呀,差點忘了鬆開肚子上綁住的帶子。
已經沒有必要了。
倒在枕頭上,我開始胡思亂想。
對不起呢,阿良。
我一直在利用著你。
在最初的時候我就已經沒救了。
我的身體在那之前就已經……
我知道如何處理,健康課有學過不是嗎?
但是我沒有勇氣。
沒有帶著他活下去的勇氣。
沒有丟下他活下去的勇氣。
所以說,做為一位女性的處理方式,我選擇了或許是罪惡的那一邊。
負起責任,負起我身為弱者的責任,於是決定消失。

阿良,你卻在這時出現了。
給了我渺茫的希望之光,卻又遲遲不行動。
害我決定了。
受再多苦也無所謂。
直到你對我軟弱為止,我要一直等下去。
可惜這是個壞結局的故事啊。
被利用的你,最終也沒有拯救我。
所以算是扯平了對吧。
雖然受益方其實是我,但是既然是男人就別計較這點小事。

空氣好悶熱啊,跟河堤上完全不一樣呢。
你現在應該忘不了那裡的一草一木了吧。
忘了我可是會困擾的,因為我要你記住。
沒有辦法和你一起幸福,那麼我就希望你永遠記著我。
這是就是我的希望。
於是我計畫、寫出這個劇本。

為了讓我成為你腦中無與倫比的,無法擊敗無法取代的存在。
像是一隻虛幻的獅子咬著羚羊,永遠不鬆口。
不讓你擺脫。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的頭腦開始沈重了。
最後留給你的信,我再三思量,決定還是不要寫上的話語很多。
其中一句話,只有三個字。
那種詛咒太過惡毒了,還是不要說比較好。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