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短篇】最初和最後

1 [ 2010/09/04(Sat) 18:11 ID:TLjsyWJI ]
「喂,你想死嗎?」我沒有回答,只是轉頭瞄了他一眼。

這是我們之間第一次有所交集。

那是在某天的放學。這個時間,除了熱忠於社團活動的人,很少還會有人在學校逗留。我還以為不會被打擾的,可是這個人……

他也跟著爬上圍欄,在這只有我們兩個人的學校頂樓。

林佑廷,我知道他,只是因為他的金髮實在很惹人注目,而且是個在老師眼中的麻煩人物。一年級時曾同班過,不過在他功課退步的同時也被調到後段班,我並不知道原因為何,但對於那時的我來說,眼前只有課業。

那時我們並沒有任何交談,只是靜靜的,享受這樣寧靜的時光,直到太陽西下。



在頂樓遇見他時,我們通常是不會有對話的,只會互看一眼,像是在互相打招呼似的。也就漸漸得習慣彼此的存在。

那個時候是在高三最緊張的時候,明明就是接近學測的重要時刻,卻比以往到頂樓透氣的次數多。

「喂,好學生不應該翹課的?不是嗎?」我躺在地板上望著藍天,他的影子幫我擋了刺眼的陽光。

難得的,我回了他:「我才不要那種東西,你要就拿去。」或許是看到了可以交談的對象。

或許我們會是同一種人,在某些方面都是不被接受的。

「嘖,會讀書還不知足。像我這樣你就慘囉!」他在我旁邊坐下,就像以往一樣。

我並不想要說一些謙虛的話,所以並沒有回答。

很奇妙的是,即使是兩人之間對話的空白也不會感到尷尬,不需要費心力去找話題。

跟他在一起我感到很自在。

「還真羨慕……那些鳥。」我伸手幫臉擋下陽光,「要是我也能夠跟牠們一樣就好了,那麼得自由自在。」

他笑了:「我說阿,這是高三的資優生會說出的話嗎?你還比我不切實際呢!」他的金髮在陽光地照耀下更耀眼了。

「難道你沒有,類似的想法嗎?」一陣風吹來,舒服得讓人覺得眼前是一場夢境。

「算了吧!那也只是逃避現實。」他接著說:「等等,我第一次在頂樓遇見你的時候……」

看來他腦筋轉很快。

「是啊!我想要體驗鳥的感受,雖然不能飛,但風吹來很舒服。」他同意似地點頭。

我臨時起意,「喂!帶我離開這裡吧!」或許那是深藏在心裡很久的念頭。

他傻了傻,「都接近學測倒數了,你們應該是天天都在考試吧?這樣好嗎?」

「怎麼?不敢帶我翹課?是怕了嗎?」我挑釁著。

「當然不是,只是……唉……走囉!」他提起他的書包,看來本來就打算翹課。

「啊!你的書包怎麼辦?」他轉過頭問我,「別管了,都敢翹課還會擔心書包嗎?」

「快走吧!」我拉著他的手,往樓下走去。

在一直旋轉往下的樓梯,如果遇見老師經過,能躲則躲,不能躲的……

「喂!你們兩個,上課期間還在這裡幹什麼?」是美術老師,看來這堂沒課的樣子。

「啊!因為他突然肚子痛,所以老師要我扶他去保健室。」他扶著我,而我則面露痛苦的神色。

剛剛眼神交會的那秒,瞬間決定了誰會是病人。其實也想都不用想,如果林佑廷扮成病人,應該沒幾個老師會相信。

「這樣阿……在這種接近學測的日子裡,逸叡同學你要多保重身體耶。」我點了點頭當做回應。

「那我們先去保健室囉!」林佑廷邊說邊扶我從老師身旁經過。

當我們本來以為騙過老師的時候,「等等,你們兩個不同班的吧!」這時才驚覺自己被騙的老師轉過身對我們大吼。

『該繼續騙還是跑?』在我想著這個問題時,林佑廷已經拉著我的手往前跑了。

「等等,給我站住!」只能慶幸遇到的不是體育老師,該說是連上帝都不阻止我們翹課了嗎?

我吃力地被林佑廷拉著跑,這時我們的體力差距就很明顯,看來是好久沒運動了啊!

「你們兩個死定了!」只能聽見美術老師的聲音越來越遠,看來他的體力早早就舉白旗投降。

為了怕保險起見,離開了校園後我們才在一個轉角停下喘氣。

「喂,你…」看他一臉輕鬆。我左手撐著膝蓋,另外一手則舉手阻止他發言,至少讓我喘一下。

慢慢地調整呼吸頻率,「欸,你也聽到老師那樣講了,真的沒關係嗎?」他怎麼會比我還擔心呢?

「都說了不在意。喂!要去哪裡好呢?」

去哪裡好呢?

其實我並不在意。

「那就跟著我走吧!」他帶頭走在前頭,我則隨後跟上。

雖然有發現似乎越來越離開繁華的地區,但我沒想到他會是帶我去他家,「這裡是我家。」

是一棟老舊的公寓,他帶著我進去他家。

我看著眼前的一片凌亂,「因為爸媽幾乎忙到很少回家,大部分都只是我一個人。」他用眼神意示我隨便坐,自己則自逕走向廚房。

地上散落一地的報紙,上面有著用著紅筆勾勒出的圓,一個又一個,由上往下看是一幕很奇妙的情景。

因為避不開,所以直接踩著報紙走向沙發。在報紙沒有波及的沙發上坐下。

用兩根手指伸進領口拉鬆領結,很隨性地把外套脫下披在一旁。

「喝牛奶,沒關係吧?」雖然是問句,但我還沒回答時他就已經把牛奶到入杯中。

他從廚房走向我,「地上怎麼那麼多報紙?求職?」我接過牛奶,因為並不打算飲下,所以並沒有在手中停留很久,便擱在桌上。

他沒有坐下,而是站在沙發旁,「目前的工作是打工性質不太穩定,想要找份穩定的工作。」

「咦,不打算升學了嗎?這樣的學歷能找到什麼好工作呢?」我疑惑,「沒辦法,老爸的債沒還清,就算想升學又能怎樣?」他笑著。

我看著他,「不然半工半讀?要是我的話一定不會放棄自己的目標。」明明就是可以實現的目標,怎麼不去嘗試?

就算不能如願,至少比直接放棄好吧?

在說完這句話的下一秒,領子突然被人緊抓拎起。

牛奶隨著他手中的杯子落下而灑出,面對突如其來,我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他還是笑,冷笑著,「雖然我對天真的你很有興趣,但太過天真只會顯示出你的愚蠢。」

原來我在別人眼中是這樣的,愚蠢嗎?

「如果那麼簡單就好了,在富裕家庭長大的你怎麼懂。」他對我咆嘯著:「在你自以為可憐的同時,又怎麼會知道我是多麼羨慕你?」

又是一個不了解又只會指責我的人。

我無奈。

「羨慕?羨慕富裕家庭的我嗎?你懂得我為了引起爸爸的注意,我花了多少時間在唸書上嗎?」

我反駁著,明明是想要把這個情感拋去,為了自己而活的。

「又怎麼會懂得在努力之後,爸爸對我的模擬考成績單不屑一顧的感受?他卻連看我一眼都不屑,連一眼都不肯施捨給我。儘管我怎麼努力都沒有用啊!這些你又懂嗎?」

看來我還是不願放棄嗎?

感覺領口又緊了緊,此時我也只能瞪大眼睛看著他。

「你……。」他鬆開手,讓我整個人又回到沙發的懷抱。

眼淚就要潰堤,我要趕快離開這個地方。

我狼狽地逃離了那間房子,幾度因慌張而絆到自己的腳,儘管中途跌倒了那麼多次,還是沒有人追出來。

沒有追出來才是最好的吧?

我用盡全身力氣才逃開。

(接下)


2 名無しさん [ 2010/09/04(Sat) 18:13 ID:TLjsyWJI ]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這時才發現遺落在他家的物品,外套,還有裡面的手機。

不過似乎也還好,手機再買就有了,雖然也不會有什麼人打電話給我,外套更是不缺那一件。

在翹課之後,我想世界並不會因此有任何變化,頂多是多了一支警告和模擬考少了四科的成績,從全班第一掉到最後而已。

我以為,就只是那樣而已。

就在隔天,跟往常一樣都是最早到教室,因為喜歡只有一個人的教室,所以也就漸漸養成一種習慣。

我才發現掛在椅背上的外套和桌上的手機。

壓在鮮紅手機下的一張紙,太過於純白,反而有種會被染紅的錯覺。

『抱歉。』上面是這樣寫著,黑色的墨水在紙上用力劃開。

「真是簡潔有力啊!」說不定是不知道該怎麼下筆而感到厭煩,最後反而是簡短地結束。我猜測著他的想法。

其實我也沒有怪罪誰的意思,當自己深信不以的想法不被旁人所理解,難免會有所反駁。

雖然他動手就是不對,但我們這樣的互相傷害也沒有任何意義。

真不知道在頂樓遇見他,這樣是幸還是不幸。

手機的震動把我拉回現實,我掀開手機蓋。

『來頂樓。』簡短的三個字,我知道那會是誰傳來的。

該去還是不去?不過我心裡已經沒有任何的芥蒂了,沒關係了吧?

想法定了之後,我拔腿往頂樓奔去。

一路上看不見任何人,也不會有人說:不準在走廊上奔跑。

這就是我喜歡的學校,僅止於這個時段。

我打開頂樓的門,「你來啦?」他背靠著鐵網。

我只是看著他,沒有回答,「那個……我不知道你有那樣的……唉呦,該怎麼說……抱歉。」最後那兩個字小聲地從他口中吐出。

看他不知所措的樣子,很有趣。

「我知道……我也有不對,沒經過大腦就說出那種話。」

我們兩個都一樣吧。

「那我們合好吧?」他說著。

「嗯。」我回答。



回憶停留在這裡,我知道我沒有權利去過問,只是在頂樓偶遇的我哪會有什麼資格。

或許我該試著去了解他的。

可是連自己都否認自己的可能,這樣的我有辦法拯救他嗎?

他是那麼努力的去嘗試了,我呢?

『吶,沒辦法了,爸爸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再看我一眼了,我不管再怎麼努力都沒有用了。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我接到他的電話,在凌晨兩點。

那時的我還在夜店打工,吵雜的音樂令我聽不清楚他的聲音。

『冷靜點,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我邊說邊走到角落安靜的地方。

『爸爸他……在剛剛過世了,就那樣離開我了。怎麼辦?是不是連上帝都不願眷顧我了?』難得聽到冷靜的他那麼著急,希望他不要想不開才好。

就算是在最角落,但只要一分神,音樂就會蓋過他的聲音,我只能集中精神仔細聆聽。

連聲音都不能聽得很清楚了,更無法猜測他目前的所在位置。

這個時候我不能比他慌張,『喂,你現在在哪裡?』對方沉默了一下,『學校頂樓。』

『喂,別做傻事,我馬上去你那裡。』我掛了電話。

「抱歉,我有急事想馬上走。可以幫我跟老闆講一下嗎?」

拜託了同事善後,我趕緊趕去學校。

「計程車!」明明平時為了省錢,是從來不會叫計程車的。

此時的我管不了那麼多。

如果可以,我希望這樣的自己能夠靠自己去把握一些什麼。

到了學校,四周一片漆黑,我在樓梯間跌跌撞撞。

看不到前面的路的我只能死命往前跑。

拜託,讓我趕上。

終於沒有再往上的樓梯,我摸索著想要找到門把。

找到了,我趕緊打開門。

一陣陣冷風灌進來。

是他,跟我們第一次在頂樓相遇時一樣。

他坐在圍欄上面,背對著我。

他知道我來了,「你不覺得這裡很棒嗎?」他比我還早開口。

「是因為高的關係吧?不管是早上還是晚上的景色都是那麼的美。」

看來他似乎比剛才打電話給我的時候冷靜了許多。

他繼續說著:「因為高,所以視野就能如此遼闊。雖然無法看清,但是,如果要求太多也太貪心了吧?這樣就夠了不是嗎?」

「喂,你在說什麼?」

「因為沒辦法了,我的願望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實現了。所以……我可以這樣離開嗎?應該不過分吧?我都努力了那麼久了。連這點小小的願望都不能實現嗎?」他慢慢地說著,像是自言自語般地呢喃。

我看著他慢慢地站在圍欄上,「喂,下來!很危險。」

我被他的動作嚇出一身冷汗。

我該怎麼辦?

我只好急忙地爬上圍欄,如果能夠阻止他的話,我願意嘗試。

「謝謝你。」

他笑著,當我坐在他旁邊,準備伸手抓住他的時候。

掉落,他的身體跟我的心一起掉落。

沒有,我沒有抓到。

為什麼?明明就是伸手可觸的距離,怎麼可以?

我不接受阿,這樣的結果。

『要是我的話一定不會放棄自己的目標。』腦海裡閃過他所說的那句話。

我不故一切地伸手往前,如果不放棄是可行的辦法。

那我,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到。

鞋子墜落到一樓,在寂靜的夜晚,響亮的聲音迴響著。

抓到了。

「放開吧!你抓著鐵網支撐不了多久的,我們會一起掉下去的。」我右手抓住他的,左手的手指掛在鐵網上。

「不會放棄,那不是你說的嗎?」雖然手已經佈滿傷痕。

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支撐多久,但是在最後一刻到來之前,我都不願放棄。

因為放棄了,一切都沒有意義了不是嗎?

就在這個時候,頂樓的鐵門被踹開了。

有人衝了進來,「喂!別亂動,我來救你們了。」手電筒刺眼的光線照得我眼睛睜不開。

是警衛。

我們在兩名警衛的幫忙之下,獲救了。

其中一名瘦瘦高高的警衛說:「因為我聽到學校內有一些碰撞聲。」

那是指我沒因為眼前一片黑而不小心撞倒樓梯間的滅火器嗎?

他笑了,「那個人是我。」我搔了搔頭。

「是說你們那麼晚還在學校做什麼?」警衛斥責,「剛剛那樣很危險耶!」

我看了看他,「因為想要體驗鳥的感受啊!」我們相視而笑。

一名相較之下較胖的警衛嘖了嘖嘴,「真是的,現在的小孩都怎麼了?都是這樣做事不經過大腦的嗎?這樣你們父母親會很擔心耶……」

今晚的事件在警衛的碎碎唸之下平安落幕了。

幸好,這裡只是我們交集的最初,而不是最後。


您好,這裡是將。
思考了很久才決定將文章放上來。
遲遲沒有行動的原因是因為…感覺很不好意思…
但想知道自己的缺點在哪裡,還請各位不吝嗇指教!!


3 D [ 2010/09/05(Sun) 02:58 ID:rUtgET1U ]

我閱讀完了。 (合掌)

沒什麼不好意思~儘管貼上來吧,
這邊少的是大膽的留言讀者、多的是好人(沒有發卡的意味。)

就淡淡的青春物語來說我真的蠻喜歡這種味道的...
要說能夠批判的缺點,
我覺得因作家的特色去刻意指正哪邊反而有些過分。

硬要是說的話,就是場景跟場景間的形容再拉開一點會比較好~
至於用什麼手段,由將自己去決定吧!

另外請多指教搂w

4 名無しさん [ 2010/09/05(Sun) 10:11 ID:aDjMNBO6 ]
>>D

D,早午安(?)
突然看到自己文章多了一篇留言。
心跳不禁多跳了兩個節拍(掩面

然後是刻意指正的部份。
可能是因為投稿校刊關係,所以我想把它寫得比較正面。
雖然下筆的時候沒有考慮很多,但不知不覺就……

場景跟場景間的形容,因為不太常寫的關係,還需要多多練習。

大膽留言的讀者阿,我好像都留沒什麼營養的留言呢(抓頭)

以後也請多指教!
然後,謝謝。

5 [ 2010/09/05(Sun) 23:32 ID:aDjMNBO6 ]
>>D
天啊,我突然發現我完全會錯意這樣。
真是丟臉OTZ
自己重複閱讀之後才理解。
對不起我誤會妳的意思了。
這句話:「因作家的特色去刻意指正哪邊反而有些過分。」
我應該是沒睡飽OTZ
真想找個洞鑽進去,我的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找不到地方能刪留言。

6 D [ 2010/09/07(Tue) 03:08 ID:hiHGUKaQ ]
>>將
天阿...感覺你超可愛的w可以討抱抱嗎?
這邊沒有刪除鈕,所以請就把他羞恥的處罰遊戲玩過就算了吧!XD(炸

7 [ 2010/09/07(Tue) 21:47 ID:YtW7I0fg ]
>>D
謝謝,把我的愚蠢當成可愛OTZ
我好像常常都在做一些蠢事(遮臉
因為如此讓我的臉皮有逐漸增厚的趨勢(?)
啊啊……抱抱當然是沒問題/////(抱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