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星空下的紙飛機(短篇)

1 軍曹 [ 2010/09/19(Sun) 00:39 ID:l0he2dCg ]
  10歲生日的的那一天,男孩將信紙摺成紙飛機射向星空。

  信紙上寫滿了願望,以及所有不切實際的白日夢。這並不是男孩第一次這樣作,自從不曉得是哪天看到這個故事,還是不曉得是哪個人告訴他這句話,每年的每一天,男孩都會將自己的願望寫在信紙上,然後摺成紙飛機射出去。

  "只要將願望寫在紙上,然後摺成紙飛機射向星空,星空就會替你實現所有的願望。"

  這個天真的童話,沒有一次離開男孩的的心中,也沒有任何一次是不被嘲笑的。「什麼叫射向星空?你難道希望你的紙飛機,可以擺脫重力、突破大氣層,然後插進某一顆行星的地表嗎?」一個四眼田雞曾經如是說道。

  事實上,星空從來沒有實現他的願望,連一次也沒有。不管再怎麼渺小的願望,星空似乎都吝於實現。更甚者,星空還甚至背叛了他。12歲的那年夏天,男孩第一次經歷到了家人的死別──那一年夏天,戰爭爆發了。

  來自大氣層的另一端──那些從天而降的『怪物』們,徹底的蹂躪了人類的家園,死去的人無以計數,如果說天堂是在雲端之上,那來者怎麼也不像天國的使者。人類文明的自尊心和優越感也因此受到了莫大的傷害。

  「向星空──向我們的敵人復仇!」一位政治家在電視上激昂的演說,這一幕給世人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永遠不曾從當時的人們心中消失過。復仇的決心意外的團結了全人類,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全地球被集合起來成為一個狂熱的復仇機器。那一年生日,是男孩第一次不再向星空寄信。
  
  戰爭持續的延燒著,並沒有過太久,男孩也逐漸成長為少年,並且也被徵召進部隊當中。敵人來自大氣層外,地球上的任何一處都有可能變成戰場。同袍的殘肢、戰火和焦臭味、死前人們的面孔和遺言,已經是少年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印象了。最後一次,少年在信紙上寫下了願望。

  人命並沒有得到救贖,但是戰況卻出現了轉機。



2 軍曹 [ 2010/09/19(Sun) 00:39 ID:l0he2dCg ]
  19歲的那一年,為了突破敵人在大氣圈外的封鎖以及重新取得和月面基地的連繫,在高層的決議下,「阿克提安作戰」正式展開,人類將在大氣層外第一次與敵人正面交鋒。作為先遣隊的一員,少年也被徵召進隊伍裡去。

  突破大氣層的第一次作戰,就發生在離開地球重力圈不久後的片刻。正當先遣隊正為成功到達太空而鬆了口氣時,眼前原本以為是星辰的光芒,就像箭雨般撕裂了艦隊,敵人從四面八方,甚至是從不可視的高維空間降臨在人類眼前。顯而易見的,這是一場不可能的、必然的、甚至是被設計好的戰役。

  遭遇奇襲的艦隊四處散開,為了生存而全力迴避,然而無論如何閃避,來自高維空間的射擊依舊精準的貫穿機體。敵人甚至不需移動,只需要靜靜的看著一架架的機體化作塵埃。指揮部雖然試著重組陣勢反擊,卻沒有一發攻擊可以準確命中,原本應該筆直貫穿敵手身軀的彈道,總是在命中前的一剎那偏移軌道。

  「各機,請依照自己的判斷自由行事。」從指揮部發出的這道等同於放棄的命令,距離開戰甚至不到10分鐘的時間,剩餘的兵力卻已經剩下不到原來的兩成了。

  「搞甚麼鬼……」眼見戰友們一個一個化成宇宙的塵埃,少年不禁滴咕起來。「這就是我的人生?我就要死在這黑漆漆的鬼地方?」

  『左舷機翼受損。燃料電池發生短路,更換至備用電池。』機體AI無情的說著,但駕駛員卻沒有心思聆聽這些報告。

  「我要死了?在我甚至還一事無成的時候?」恐懼不斷擠向駕駛員的腦中,好像要刺激他想起什麼,卻又不斷把它淹沒過去。

   『左舷機翼嚴重損毀。右舷機翼受損。燃料電池發生短路,更換至備用電池。』機體AI繼續無情的說著,但駕駛員仍舊沒有心思繼續聆聽。「媽的…..我可沒空想這些多餘的事。」駕駛員焦躁的說道。

  但他還是想起了一些東西,很久很久以前……久到甚至不像是自己的記憶,是一些跟自己性命無關緊要的東西,一些不斷使他分心的瑣事。

  『左舷機翼嚴重損毀。右舷機翼受損。燃料電池發生短路,更換至備用電池。系統輸出下降至88%。』系統忠實的警告著,但是這股聲音並沒有人聽見。他的心思不斷的在抽離,漸漸的,他的眼前不再是黑暗的宇宙空間。手像是自動操作一樣完成所有的事。有一瞬間,他甚至懷疑自己似乎要睡著了。

  『左舷機翼嚴重損毀。右舷機翼受損。燃料電池發生短路,更換至備用電池。系統輸出下降至79%。警告!電池能源過低,請盡速回航整修。』他的眼神回到7年前,那是跟今天完全截然不同的世界。他看著像是病房的地方,窗外展現的是這個世界最後一次的夕陽。

  『左舷機翼嚴重損毀。右舷機翼受損。燃料電池發生短路,更換至備用電池。系統輸出下降至61%。警告!電池能源過低,請盡速回航整修。』儘管沒有人聽見這段警告,駕駛員的動作仍舊一次比一次的迅速。

  當時的新聞似乎淨報些沒營養的東西,那時候好像還有一個叫做"綜藝節目"的單字,其中還有一樣東西叫作"腳踏車",他的速度印象中好像比現在這部機體要來的更快。

  『左舷機翼嚴重損毀。右舷機翼受損。燃料電池發生短路,更換至備用電池。系統輸出下降至42%。警告!電池能源過低,請盡速回航整修。警告!系統的輸出功率過低,請盡速回航整修。』一次比一次的迅速的動作,又不斷比上一次更加流利,眼不見星空的少年,現在比任何人都要快速的奔馳。

  他看見病房裡焦黑的屍體,那是改變他生命的分界點。更遠以前的事就擋在這堵牆的後面看不見。

  『左舷機翼嚴重損毀。右舷機翼受損。燃料電池發生短路,更換至備用電池。系統輸出下降至35%。警告!電池能源過低,請盡速回航整修。警告!系統的輸出功率過低,請盡速回航整修。警……』系統從刺耳的警告聲轉成微弱的低喃,終於消失不見。束縛少年心智的最後一道枷鎖終於解除。

  他看向無比久遠以前的過去,比任何人都熟悉的 紙飛機的摺法、比任何人都了解的 山坡小徑的走法。他忘了自己為什麼會那麼熟悉,眼前的景色似乎逐漸變的刺眼了。

  「什麼叫射向星空?你難道希望你的紙飛機,可以擺脫重力、突破大氣層,然後插進某一顆行星的地表嗎?」一個四眼田雞如是說道。他忘了這個人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他只知道他的眼鏡鏡片格外刺眼,他如果想知道,他就必須想起來。

  過去的記憶就像衝刺一樣擦身而過,就像在人生的街道上旅行一樣。他如果想找到什麼,他就必須先抓住什麼。但是他時間不多了,他必須在刺眼的光追上他自己以前,找到他自己遺棄多年的東西。

  光追得很快,但是他疾馳的速度更快,甚至追到了跑道的終點,那陣光已經再也追不上它了。他跨過終點線,打開了裝著寶物的盒子……

  「射擊!!!」等他回神,自己衝口而出就是這句話。半殘的機體擊發出最後一次射擊,與對向的激光交錯而過。他看見那陣光終於追上他,將他的機體燒成火球,以及在火光背後,敵軍第一次被擊中的驚慌模樣。

  —— 7年後。史稱「阿克提安作戰」的計劃,雖然以慘劇收尾,所有人員皆不幸陣亡。然而在這次的作戰中,也發現了至關重要的線索,從此成為人類反擊的重要契機之一。——

  少年一半的身軀,躺在剩下半架的機體廢墟當中。還連著的肢體,上面無不是已經燒焦的皮膚。但是很意外,少年並沒有感受到任何情緒,他只是想到有一件好像該做,而且非做不可的事情。

  左手已經跟機體揉合在一起了,少年用右手吃力將上衣的口袋打開。「好在……還沒燒掉……」少年喃喃自語道。那是少年先前寫下的最後一封信,他用沾滿灰燼和血的右手,勉強貼著殘骸將它摺成紙飛機。在無重力下只用單手摺成紙飛機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尤其是當右手已經沒有知覺的時候。但是少年還是勉強把它摺好了。
  
"向星空———向我們的敵人復仇!"

"什麼叫射向星空?你難道希望你的紙飛機,可以擺脫重力、突破大氣層,然後插進某一顆行星的地表嗎?"

"只要將願望寫在紙上,然後摺成紙飛機射向星空,星空就會替你實現所有的願望。"

  少年稍微試探了下,然後用盡剩下的力氣將右手奮力揮出。

  紙飛機成功的飛出去了,在無垠的宇宙空間自在飛翔,這裡是距離地球700公里遠的外太空,沒有空氣阻力,甚至沒有重力的影響,單是手臂揮出去的力道就足以讓它航行許久。

  「哈……這下子……可到的了星空了吧?混帳東西…..」少年的聲色已經氣若游絲,但是他臉上仍然掛著滿足的微笑。

  「星空啊———這次,可一定……」目送著逐漸遠去的紙飛機,少年的眼球已經失去了焦距,筆直航行的紙飛機和背後的銀河星團,在少年眼中逐漸混成一片。最後,少年的眼神終於看不見任何東西。

3 軍曹 [ 2010/09/19(Sun) 00:41 ID:l0he2dCg ]
啊啊......第一次貼文,總覺得不太順啊OTZ
總之 請各位多多指教了m(_ _)m

4 hold [ 2010/09/20(Mon) 10:04 ID:WCcVuJvs ]
故事很美,但是很空虛。
主角簡直不像是人類的情感缺乏。
沒有認同與帶入感。
一個句子太長了看的很累。
如果用吃書學姐的說法來說:
這篇文章就像是只有外皮的棉花糖,一細嚐就發現什麼都沒有包在裡面,乾乾的很難吃。

5 軍曹 [ 2010/09/20(Mon) 21:14 ID:3qCTH3GY ]
不是很了解,可以詳細說明下嗎?

6 毛色黯淡的狼 [ 2010/09/20(Mon) 23:14 ID:WH0rNf0k ]
  
  我覺得與其說帶入感,不如說說服力不夠。
  綜觀整個故事始終給我突兀的感覺。


7 軍曹 [ 2010/09/21(Tue) 22:55 ID:Q8nb2AiY ]
意思是氣氛沒辦法使人融入嗎?
看來要學的還多著呢.....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