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LIEVENSVBOFFEN

1 寂零 [ 2010/10/13(Wed) 13:40 ID:h1PgnNOU ]
 他不願意停止。「不要把我們想像成一套百科全書」,他們說。
但你們的確是近乎無所不知的,不是嗎?他沒有把真正的話說出來。
不久之後,他們那一族就滅亡了。世界接著被秩序吞沒。那一年起
不再有颱風、動物不再盲目自殺、月球消失、發現了新的洋流和氣象
預測系統、憂鬱症消失、藝術家以每兩個月一件的速度穩定生產
作品……於是現在任何事情都可以轉換成知識。

  一開始,就像愛情以及所有災難的開端一樣美好。很快的,那一
族死去之後,像他那樣的人也一個個進入長眠。「長眠」在這裡的
意思並不是死,而是變成像木頭人一樣。某天吃完早餐後,就像結冰
一樣坐在某個地方,再也沒有動過。醫務人員檢查發現,那並不是
一般定義的睡眠,腦波和眼球的活動和有意識的清醒者全然相同,
不是精神分裂症或忽然陷入深睡者的腦部活動型態,而且也不是植物
人。根據科學上的定義,他們仍有意識,仍然看著周圍,和活人還有
一點不同的事,醫師無法確定他們是否仍有痛覺,根據儀器的電極
測量,也許痛覺的電流訊號仍通過神經傳遞,但是不能溝通亦沒有
反射動作,即使流血也全無反應……儘管「科學上」他們仍能夠感知到
痛楚,但是沒有人知道那是不是真的。

  記者會引用了腦神經科學的權威說法,他一個字都沒有聽懂,但
他冒出一個荒謬的想法,但他知道那是千真萬確的:所有長眠的人,
曾經和毀滅的一族有過關係。

  那和死亡很像,但是本質上卻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那甚至不是
傷害,他們只是失去了時間和表情而已……

  如果他的假設是真的,也就是說,在某一天,他必然也會變成
一個冰人。在這之前,他必須想到辦法。根據他的假設,問題和毀滅
的一族有密不可分的連繫。想要了解問題,他必須了解毀滅的一族。
然而,實行上那是極其困難的。


2 寂零 [ 2010/10/13(Wed) 13:40 ID:h1PgnNOU ]
  毀滅的一族在生前留下了大量的書、藝術品和機器。不過,所謂
理論性知識,這東西基本上是他那一邊的產物。毀滅的一族他們有
他們自己獨特傳遞知識的方法。而那方法就在他們所留下來的東西裡
。他們那一邊都看過毀滅的一族讀書,並且操作機器的模樣,但是在
他們眼中,那模樣看起來和起乩差不多。要了解毀滅的一族就必須有
一套獨特的理論。

  「不要把我們想像成一套百科全書。」

  他們不是早警告過他了嗎?但是他有他獨特的方法。有些事情
不必一模一樣,只要看起來像就可以了。他不相信事情無法挽救,他
從來不相信。知識,現在知識就是世界,兩者已經不再有區別。只要
有越多的知識他就能夠弄懂毀滅一族遺留的秘密。

  累積知識需要時間,他的時間卻偏偏有限。他不能放縱日復一日
的焦慮,磨損他僅剩不多的時間,他必須在長眠之前破解問題的關鍵


  工作在他的努力下取得突破,但是很快他遇上了瓶頸。在所有的
典籍、藝術、日記、和操作機器的手冊上,他遇到了一個無法解讀的
單字:LIEVENSVBOFFEN。他翻爛了毀滅一族留下的為一一本字典,但
這個單字的解釋卻是個迴圈:

  LIEVENSVBOFFEN N/V

  1) See Lierue on p.119
  2) Asleep
  3) Sex

  Lierue V/N

  1) See Sbmoffene
  2) Kiss

  SBMOFFENE N/V

  1) the simple form for svboffen as in Lievensvboffen
  2) Monster in the night when Lievenscufjhen(Present
    tense for Lievensvboffen)


3 寂零 [ 2010/10/13(Wed) 13:41 ID:h1PgnNOU ]
  睡眠和高潮。這個字的表面意思。問題是,什麼時候,哪個是
哪個呢?他抓耳撓腮,試圖將字義嵌入書卷之中。悲劇的是,他完全
把意義搞錯了。如果那群死人中有一個還活著,一定會為他的徒勞
捧腹大笑。

  在毀滅一族的字典裡,「夢」和「愛」其實是同一個字,也就是
LIEVENSVBOFFEN。

  LIEVENSVBOFFEN是他們那一邊的「理論性知識」不可能達到的。

  LIEVENSVBOFFEN可以驅動毀滅一族的機械和藝術,能造成颱風,
將數字和結構重新組合,能造成奇蹟。

  奇蹟似的,這三年以來他並沒有變成冰人。時間還沒有到。他下
的苦功,讓他變成了一個關於LIEVENSVBOFFEN的權威。也就是,一個
關於睡眠和高潮的權威。

  根據他的定義:「LIEVENSVBOFFEN是一種狀態,或一個世界。它
主要是時間性的。但它是個狀態或是個世界,並非決定於時間的長短
。在某些情況下,LIEVENSVBOFFEN可以是一個動作。根據字典,某些
性行為只能在LIEVENSVBOFFEN的狀態中發生,但是這是個時間悖論:
性行為會帶來高潮,但性行為只能在高潮(或睡眠)中發生?顯然在
毀滅之民的認知中,以及LIEVENSVBOFFEN頻繁的出現率,我們可以
認定LIEVENSVBOFFEN是某個特定的時空,或者文本。一個在特定時間
中顯現的意識空間,甚至是在無意識(睡眠)的核心中,第二空間的
意識也會產生。LIEVENSVBOFFEN的認知,我們可以假定毀滅之民,
具有特殊的認知結構。兩個人在高潮或睡眠中,有可能取得比語言更
直接,更共享的精神貫通。而LIEVENSVBOFFEN不限於兩個人。三個人
,五個人,甚至一群人。LIEVENSVBOFFEN的這種特性,迫使我們必須
由微觀或宏觀去觀測:情人之間的LIEVENSVBOFFEN和軍隊之間的
LIEVENSVBOFFEN具有決定性的不同……在某些場合,LIEVENSVBOFFEN是
被讚同的,其他場合則被壓抑……」

4 寂零 [ 2010/10/13(Wed) 13:41 ID:h1PgnNOU ]
 就像所有學者,哲學家甚至詩人臨死前的懺悔,他驚恐的發現,
越詳細、周密、邏輯的定義,他離文字的真正意義就越來越遠。時間
毫不留情經過,他的解讀卻越來越容易走進狗屁不通的死胡同裡,
或者是二十幾種沒頭沒腦的引申性、歧意性……

  他開始覺得自己像是一個不斷抄寫百科全書,然後將書頁貼在
身上的孤獨者,過於龐大的知識讓腦海逐漸錯亂。那是一個全新的,
完全孤獨的境界。有一瞬間他以為自己正在逼近毀滅之民的程度,
一個即將變成不同的物種的瞬間。他的問題在於:他無法預知自己
正在變成神,或是正在變成怪物。然後他被那種恐怖感壓倒了。他
恍惚之中得知了自己的命運:自己永遠都不可能得到LIEVENSVBOFFEN
的真意。如果他要得到LIEVENSVBOFFEN,唯一的方法是:他必須變成
那個已經毀滅的民族。就像一條蜈蚣要得到人類的愛撫,唯一的方法
是,蜈蚣必須改變自己,變成一隻貓。但是蜈蚣永遠都不會變成貓,
不管他如何學習貓兒走路的姿態,學習貓兒偶爾撲到人類的鍵盤上,
學習貓兒的喵喵叫,學習貓兒吃罐頭的姿勢撕扯一條老鼠的死屍……不
管經過多少的訓練、多麼真心誠意的扮演,他永遠不可能會變成貓。
他是在圖書館裡的一條蜈蚣,他擁有這座圖書館,但他不能得到人類
的愛撫。他知道怎麼做愛,但他不知道怎麼跳舞。所以他只能拿某種
壓倒性的方式對待人,把毒液注射進其他的身體裡,唯有如此才能讓
對方心甘情願的靜止下來,永不離開:用死亡的方式。

5 寂零 [ 2010/10/13(Wed) 13:42 ID:h1PgnNOU ]
  但即使是他也懂得:這樣沒有用的。方式根本性的錯誤了。百科
全書這個點子失敗以後,他迅速找到一種新的,LIEVENSVBOFFEN的
詮釋,那就是新聞報紙。他不再試圖尋找一個統括性的堅固定義,取
而代之的是,一條條的簡短定義來解釋LIEVENSVBOFFEN在同一時間,
不同面向的狀態。那使得他的理解迅速的短淺化(由一本厚重的書
變成了一張張有時空場合限制,易碎的字紙),卻有力而易懂,而且
互不衝突。然而新聞報紙有新聞報紙的缺點:他無法再回頭解讀他
原本已經看懂的部分了(在某些場合下,LIEVENSVBOFFEN真正的引申
義也的確包括睡眠和高潮)。

  當他抬起頭來,他發現自己正在逐漸的結冰。他很想低頭看一看
自己,但是已經沒辦法低頭了。四年又七個月後,他的時間終於到了
,他失敗了,無法來得及在長眠之前找出抵抗的方法。他的眼球還
可以轉動,但他看著眼前的機械,忽然,不曾啟動過的機械動了。他
看到了毀滅之民遺留下來的藝術:會動的圖畫……冷硬的光幕,打出
五彩的色塊照在他臉上,他聽見了並不存在的聲音,沒有樂隊卻從
機器中傳出了交響樂。他看見光幕上,嘴唇觸碰嘴唇,斑斕的色塊像
漩渦一樣流動著,他看著這一切。他沒有動,沒有語言,但他的意識
是清清楚楚的。他看見了溫暖,聽見了顏色,他發現他過去的苦苦
思索完全是一場虛無……那種藝術近乎詩歌,他明白了為什麼有一樣
東西,既是虛幻又是實實在在的喜悅。為什麼有一樣東西能夠同時是
夢(因為他在光幕裡),又是愛。

  LIEVENSVBOFFEN。

  不是百科全書,不是小說,甚至不是詩。

  那是一場電影的名字。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