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無限恐怖

1 名無しさん [ 2010/11/07(Sun) 16:10 ID:cMjadZpA ]
「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想真正的……活著嗎?」



2 Zhttty [ 2010/11/07(Sun) 16:25 ID:cMjadZpA ]
第二章:死亡擦肩而過(下)

僱傭兵中最精通電腦的人名為卡普蘭,他直接打開了三具手提電腦,以鄭吒等人的眼光看去,他玩電腦絕對是一等一的水準,雙手噼裡啪啦不停在三具電腦上按動著,但是數分鐘過去了,直通中央電腦所在地的大門依然緊緊封閉。

另一名女僱傭兵忍不住問道:「怎麼會花那麼多時間?」

卡普蘭頭也不回的說道:「火焰女皇是智能電腦,它的防禦系統十分完備,如果能夠輕易就突破進它的防火牆,那麼也不會使用它來作為實驗室主電腦了……」

說話間,一聲輕響,緊緊封閉的大門終於緩慢開啟,馬修·艾迪森點點頭道:「把東西裝起來!」說完,他回過頭來看了鄭吒等人。

「你們留在這裡。」

在大門之後是一條十多米長的通道,通道兩邊卻全是玻璃牆,和大門外面的鋼鐵牆壁完全不同。

馬修·艾迪森說完之後就自顧自的向內走去,他走得非常謹慎,每一步都透著足夠小心,即便如此,當他走到了通道中間時依然渾身一驚,因為四周的玻璃牆猛的亮了起來,這突兀的感覺足夠把一個普通人嚇得手腳發軟。

卡普蘭的聲音從對話器裡出來道:「放心,只是自動感應燈,沒什麼可擔心的。」

(分明就是自動防禦系統的激光,什麼自動感應燈啊,還沒什麼可擔心的……)

鄭吒心裡暗暗的想著,他忽然想開口說些什麼,這時一隻小手拉住了他,當他轉過頭來時,才看到戴眼鏡女孩站在他身邊輕輕的搖著頭。

馬修·艾迪森此刻已經放置好傳輸器,那是一塊如同手機樣的裝置,將它放在門的感應裝置上就行,卡普蘭頓時又在鍵盤上按動著什麼,不多時,一聲輕響,通往中央電腦的大門終於開始緩慢開啟。

馬修·艾迪森呼了口氣,他向通道外的眾人招呼道:「好,把東西帶過來吧。」

艾麗絲忽然問道:「什麼東西?那是什麼?」

卡普蘭離她最近,他說道:「這是可以關閉火焰女皇的裝置,它能放出強烈的電流,搞亂主機並且讓它重啟……」

這時,拿著那儀器的僱傭兵已經要走進通道裡,鄭吒終於忍不住大聲說道:「等,等等啊,你們不覺得有些古怪嗎?這個只能電腦未免太沒用了些,就這麼讓你們重啟了它,我覺得事情不會那麼簡單,這通道裡很可能有什麼奇特的地方。」

僱傭兵們頓時都停了下來,所有人都古怪的看著他,那戴眼鏡的女孩歎息聲放開了他的手,並且遠遠的離開他站到了女主角艾麗絲身邊。

馬修·艾迪森從通道裡走了過來,他默默的看著鄭吒,好半天後他終於說道:「那好,你,還有你也跟著我們一起進來。」他的手指向了鄭吒和中年男子牟鋼。

鄭吒和牟鋼頓時手腳冰涼,看過這部電影的人都知道,這通道是個死亡陷阱,只要進去的人就絕對會死,甚至連身手最好的僱傭兵隊長也死在了激光下,而且死得極其淒慘,他被激光分割為了無數碎小肉塊。

鄭吒終於知道張傑為什麼會露出那樣的目光了,是的,他忍不住想要改變劇情,但是劇情本身的慣性不容改變,即便因此而改變了,那『主神』也可能會因此增加數倍難度,就比如現在這樣。

牟鋼忽然抱頭大叫起來道:「不,我不要,我不要進去啊!」他說著時竟然大叫著向來路跑了回去,在鄭吒幾人還沒回過神來前,僱傭兵們已經掏出槍將他擊飛了出去,當他落地時,已經變成渾身彈孔的屍體了。



3 Zhttty [ 2010/11/07(Sun) 16:26 ID:cMjadZpA ]
哇!」

鄭吒和李蕭毅猛的吐了出來,一條生命活生生的在他們面前被打成了屍體,鄭吒心中尤其難受,因為這人基本上是死在了他的多管閒事上。

馬修·艾迪森冷冷的看著他道:「我一開始就懷疑你們,你們的身份雖然登記在公司資料上,但是你們根本不像是公司保安,現在還打算阻止我們重啟火焰女皇嗎?好了,鄭吒,給我們一起進去吧。」

鄭吒渾身冰涼,才吐了的他還感覺肚子不舒服,馬修·艾迪森絲毫沒客氣,拉著他就和其餘僱傭兵向內走去。

眾人剛走進通道,就如同電影劇情裡曾經發生過的一樣,兩邊大門同時關閉,馬修·艾迪森已經顧不得鄭吒了,他和其餘僱傭兵拿著槍械小心觀望,同時他也對著對話器問道:「卡普蘭?」

卡普蘭急急道:「某種休眠中的防禦措施,一旦有太多人通過大門,那麼就會在進門後啟動它。」

馬修·艾迪森道:「那麼就讓它繼續休眠!」

卡普蘭已經急得滿頭是汗,他雙手不停按動鍵盤,嘴裡回答道:「我正在努力!」

馬修·艾迪森無奈的對手下說道:「待在原地不要動。」

鄭吒聽到這句話後就渾身冰涼,他知道劇情已經開始啟動,而他也成了劇情中的一員,是的,果不其然在正對面兩邊牆壁光芒猛的黯淡,在玻璃牆壁之間出現了一條激光細線,這條激光細線在形成時就猛的向僱傭兵們和鄭吒劃來!

馬修·艾迪森反應最快,他猛的將身邊二人撲倒在地,鄭吒因為一直注意著那邊,在激光細線出現的同時已經瞬間臥倒,所以激光細線只是從他肩上劃過,銳利而熾熱的感覺彷彿貼著他的肩膀劃了過去,除此以外,他腦海裡已經呈現一片空白。

「醫務兵!醫務兵!」

馬修·艾迪森的聲音大叫起來,這個聲音把鄭吒從空白中驚醒過來,他轉過頭去一望,那名作為醫務兵的女僱傭兵腦袋正在緩緩移動,接著腦袋直直掉在了他面前,那雙死瞪著的眼睛彷彿是種詛咒,更彷彿是種嘲弄。

「不,不要啊!我不要死!」鄭吒瘋狂的大聲叫道,不知為何,他越是大叫心裡卻越發冷靜,他開始回憶生化危機一電影裡這段情節的每個片段。

馬修·艾迪森扶著一名手指被激光線割斷的僱傭兵,這時,另一名僱傭兵大叫道:「長官,另一發又來了!」

這一次激光線是從腿部高度的地方形成,鄭吒腦海裡回憶著這個片段的細節,他記得這條激光線會在劃過第一名僱傭兵後,在第二個僱傭兵跳起來時劃向高處,接著將第二個僱傭兵給分了屍,他只有一個選擇的機會,一旦失敗就會被激光線殺死!他不知道劇情在這裡是否會改變,所以他只能選擇相信腦海裡所知道的電影劇情。

那激光線開始迅速朝四人劃了過來,地上那名僱傭兵無法動彈很快被殺,剩餘兩名僱傭兵不停向後退去,鄭吒瞪大了眼睛全神貫注的看著那名僱傭兵的動作,一秒,兩秒,在這生死關頭,鄭吒竟覺得時間彷彿靜了下來一般,他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四周的一切都彷彿變得了緩慢。

「精神臨界值突破!獎勵點數五百點,精神值提高二十點,神經反應速度提高三十點!」

一個死板但莊嚴的聲音劃過鄭吒的耳邊,但是他已經什麼都聽不到了,他只能全神貫注的看著那名僱傭兵的動作,終於,在他跳起來的瞬間,鄭吒猛的臥倒在地,那條激光線從他眼前劃過,白色光芒彷彿死神的鐮刀,在這一瞬間,鄭吒相信了張傑的話,他們確實是連同肉體一起進入到了這個所謂的遊戲裡,這是諸神的傑作,也可能是惡魔的遊戲,他們……會死的!

激光果然在僱傭兵跳起時猛的劃高,那名跳起來的僱傭兵被徹底分屍,等到激光線過去之後,鄭吒又從地面跳了起來,他向後望去,在背後鋼鐵大門的玻璃口上,戴眼鏡女孩也站在外面,她眼中飽含淚水。

鄭吒只來得及向她微微一笑,接著他拖著馬修·艾迪森就緊貼著來時入口處的大門,現在他只能乞求劇情不要有絲毫改變,這道激光將在靠近大門時結束,不要妄想去躲避它,它將變成網狀撕裂任何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緊貼在大門口乞求上蒼,按照劇情裡所顯示的,把這一切都終結掉吧!

馬修·艾迪森拚命掙扎著道:「放開我!這個位置我們都會被割成兩段!放開我!」

鄭吒卻死死抓著他的衣領道:「相信我!相信我!這一次我們沒辦法做任何躲避,緊靠在大門上,只有這樣才能碰碰運氣!相信我吧!」

第三道激光線已經逐漸形成,在形成的同時疾速向二人劃了過來,按照它所顯示的位置來看,它將把二人攔腰劃斷,馬修·艾迪森死命的想要臥倒在地,但是鄭吒卻是緊緊抓住他死也不放,他本人更是全身都緊貼在大門上,甚至他還慢慢閉上了雙眼。

「活下去,想要活下去,那怕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掙扎,我也想要活下去!」

也許是神明張開眼,也許是鄭吒的祈禱生了效,這條激光線在靠近二人時猛的變成了網狀,馬修·艾迪森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媽的抱怨聲,在他絕望的瞬間,激光網漸漸黯淡下去,接著那激光網消失在了他眼前數厘米處,一種微弱的熾熱感還隨著空氣迎面撲向他臉面,這一瞬間,他彷彿還不敢相信自己活下來了一般。

鄭吒張眼了眼,他並沒有看到那激光網的消失,但是他知道自己成功了,熟知的劇情再一次慣性推動,他也終於從死亡裡掙扎著活了下來,過去二十多年的生命裡,他從未有這麼一刻如此貼近死亡,那死亡的軌跡線就從他肩上劃過,如此的接近!

「這是什麼?」

鄭吒正在感歎自己的運氣時,忽然他發現從他拉扯著的馬修·艾迪森的衣領上出現了一個小光球,他好奇的拿起了那個光球,數厘米大小的光球接著消失在了他手指間,一道溫暖的氣息彷彿從手指裡進入到身體中,這是一種異樣舒服的奇特感覺。

「B級恐怖支線劇情完成,獎勵點數五千點!」

之前那個死板但莊嚴的聲音再次響起,鄭吒這才回想起之前在激光線劃過時他彷彿聽到了什麼,仔細回想起來,似乎得到了獎勵點數五百點和精神力二十點與神經反應速度三十點的獎勵,換算下來,這已經是一千點的獎勵點數了,按照張傑所說,這是經歷一場恐怖片所能得到的獎勵。

至於這五千獎勵點數,彷彿一張大餅從天而降,把鄭吒震得是一顫一顫的,也不知是生存的喜悅還是獎勵的驚喜,總之當大門打開好幾個人衝向他時,他依然站在那裡神色發愣。

青年李蕭毅衝到鄭吒身邊大力拍著他的肩道:「你太棒了!居然在這樣的情況也活了下來!」

鄭吒被拍得回過神來,他苦笑著搖了搖頭,心中卻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滋味,他甚至不知道此刻該說些什麼,才從生死關頭活過來,這對於一個才從平凡世界裡走出來的普通人而言,這樣的刺激太過巨大了。

戴眼鏡女孩詹嵐也走過來道:「這是你活該,之前我就一直提醒你不要改變劇情,你卻偏不聽,之前張傑說得其實沒錯,對於這裡我們最大的憑依不是運氣,而是我們熟悉這一切的劇情,你的運氣總不能一直伴隨著你,以後千萬別那麼衝動了,我們誰都不希望死在這裡。」

鄭吒搖搖頭沒說話,他不知道該不該把獎勵的事情說出來,B級恐怖支線劇情,這究竟是什麼意思?是指改變了劇情走向?還是指救活了劇情中本該死去的人物?亦或者是闖過了劇情中非常危險的場景?

他不知道,因為剛才那一切確實是非常非常危險,他差一點就死在了裡面,而且那個中年人牟鋼幾乎也是被他害死的,所以他不敢繼續嘗試著改變劇情,可能張傑他們也不會讓他再改變劇情,因為接下來誰也無法預知走向時,很可能所有人都會死在這裡……包括他們,包括角色人物,甚至包括片裡的主角!

這就是恐怖片,裡面沒有人是絕對安全的,所有人都可能會死,他們都只是掙扎的蟲子罷了,都在掙扎著求活!







4 Zhttty [ 2010/11/07(Sun) 16:27 ID:cMjadZpA ]
第三章:活下去的慾望(上)

數分鐘後,所有人都從這場血腥死亡中回過神來,馬修·艾迪森感激的拍了拍鄭吒的肩,這個本該死在通道裡的僱傭兵隊長此刻卻活了下來,這實際已經是對劇情的莫大改變,當然了,也可能他會死在之後的喪屍嘴裡或者爬行者爪下,誰也無法預料。

馬修·艾迪森看了眾人幾眼,他冷冷的說道:「我們繼續吧!」

「繼續?」男主角之一的瑞恩大聲說道:「什麼繼續?開玩笑!我才不會進到那通道裡!」

馬修·艾迪森將眼睛看向了卡普蘭,這個精通電腦的僱傭兵滿頭大汗的說道:「是,是的,我已經關閉了所有防禦系統,所有的……」

馬修·艾迪森重複問道:「所有的?確認?」

說完,他也不等卡普蘭的回答,提起地上的儀器就向通道另一頭走去。

卡普蘭不停在鍵盤上按動著,這一次入口處大門沒再關閉,女主角艾麗絲如同劇情那樣跟著走了進去,接著通往中央電腦火焰女皇房間的大門再次封閉,鄭吒等人對望了一眼,他們知道接下來就該面對生化危機的主題了,喪屍!

詹嵐低聲對鄭吒二人說道:「千萬別離開張傑太遠,千萬別被喪屍咬到或者抓傷,電影裡只要被T病毒感染,三十分鐘內就會變成喪屍,我以前看這部電影時做了一個計算,大約十分鐘內打入解毒劑才能有效,記住,一會千萬別離開張傑,他既然能夠活過三次恐怖片,這一次他也應該能夠活下來。」

鄭吒和李蕭毅都點了點頭,詹嵐忽然笑道:「對了,你們殺人會覺得噁心嗎?」

李蕭毅先道:「才來這裡時會感覺很噁心,而且也不習慣這裡的氣氛,但是剛才吐了之後卻覺得胸口順暢了許多,如果是閉著眼睛的話,我想我也敢殺人了。」

鄭吒想了想,他也覺得剛才吐了之後胸口順暢許多,而且他還親身經歷了一場生死關頭,此刻的他已經再沒有才來到這個世界的不真實感了,他覺得已經漸漸融入到這場恐怖片裡,只要能夠活下來,殺人,殺怪物,這些他都願意去做!

詹嵐繼續道:「好,那麼一會就找機會揀起他們的槍械,看到喪屍落單就盡量殺掉,這些可都是獎勵點數啊,記住,腦袋!這是喪屍的弱點!」

說話間,整個房間的光亮忽然就黯淡下來,他們知道馬修·艾迪森已經將中央主電腦關閉,同時,一直將喪屍和爬行者隔離起來的中央電腦防禦系統也瞬間失效,整個實驗室中將成為這兩者的世界,而鄭吒等人經歷了之前劇情改變的痛苦後,這一次他們沒有一個人膽敢去改變劇情,所以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中央電腦被關閉,接著,就該直面死亡了。

在黑暗中,鄭吒感覺到身邊李蕭毅一個勁的不停顫抖,甚至連詹嵐都在微微顫抖,他忍不住輕聲說道:「害怕嗎?」

李蕭毅回答道:「嗯,很怕。」

詹嵐卻說道:「是太興奮了……」

鄭吒突然覺得這個女人很恐怖的樣子,所以他不敢多問,只是抬頭看向了光源,他在默默等待接下來的一切。

數十秒後,整個房間再一次亮堂起來,鄭吒知道,一切開始了!

5 Zhttty [ 2010/11/07(Sun) 16:28 ID:cMjadZpA ]
馬修·艾迪森和女主角從中央電腦室裡走了出來,這個黑人僱傭兵此刻看起來一臉的疲憊,他看了看通道裡的屍體後道:「暫時沒辦法安頓他們,我們先把火焰女皇的主板拿回公司,卡普蘭,蜂房的情況如何?」

卡普蘭在電腦上按了幾下道:「很好,一切防禦系統都已關閉,我們可以大搖大擺的從直線離開蜂房了。」

馬修·艾迪森點點頭道:「很好,那麼我們現在……」

他話音未落,忽然從外面「B餐廳」處傳來一陣槍聲,馬修·艾迪森和卡普蘭對望一眼,他們握住槍就向外跑了出去,女主角艾麗絲和另外兩名主角也跟著跑了出去,鄭吒三人對視一眼,也同時跟在了他們身後。

鄭吒等人跑到「B餐廳」時,他特意注意了一下那些裝著爬行者的集裝箱,是的,之前集裝箱上的綠燈已經全部變成了紅燈,這表示爬行者的冷凍已經失效,一想到這裡恐怖數量的爬行者,鄭吒就覺得心中拔涼拔涼的,這裡恐怖數量的爬行者,已經絕對不是人力所能對抗的東西了。

當眾人跑到「B餐廳」入口處時,長髮女僱傭兵雷恩正握著手在那裡罵罵咧咧的,馬修·艾迪森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我聽到了槍聲。」

雷恩的大拇指和食指之間缺了一大塊肉,鮮血淋淋的看起來甚是恐怖,她咬牙說道:「長官,我們發現了倖存者,但是他已經瘋了,竟然咬我……」

馬修·艾迪森皺眉道:「所以你就開槍了?」

雷恩大聲回答道:「長官,可是他已經瘋了!」

「他不見了!」

張傑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他看著地上一灘血跡淡淡的說道:「他剛才還在這裡,但是現在已經消失了。」

馬修·艾迪森走到了血跡前,他看了血跡兩眼,這血跡已經呈現半干稠狀態,這絕對不是才從體內流出來的鮮血,他心裡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馬修·艾迪森站起身來後大聲說道:「我們馬上離開蜂房!」

雷恩卻覺得詫異的問道:「長官?我們接到的命令不是讓我們得到火焰女皇主板後在此警戒,等待後續部隊嗎?」

馬修·艾迪森苦笑著搖了搖頭道:「已經沒有什麼後續部隊了……準備離開!」

這時詹嵐走到張傑身邊輕聲問道:「你剛才突然發話,不怕改變劇情嗎?」

張傑嗤笑的說道:「你們才是厲害,身為新人,竟然硬是改變了劇情還沒死……好好看看手錶,上面還有馬修·艾迪森的名字嗎?」

詹嵐和她身邊鄭吒二人同時看向了手錶,果不其然,上面的馬修·艾迪森名字已經消失,那個地方已經是空白一物了。

張傑冷笑著說道:「現在開始,我們已經可以自由行動了,記住,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只要能夠活下去就行了。」

他想了想又說道:「如果我是你們的話,體力不行,反射速度不行,也沒有槍械,如果我是你們的話,會一直跟著大部隊回到火焰女皇的房間裡,至少這樣會一直安全……」

鄭吒三人愣了愣,詹嵐笑著說道:「沒想到你人其實還蠻好的,只是不善於表達罷了。」

張傑嗤笑道:「人好?你開什麼玩笑,我是不想你們耽誤我賺獎勵點,你們可別誤會了……在這個世界裡可不存在好人,只要能夠活下去,我不介意把你們三人當成我的擋箭排!」

在話裡赤裸裸的殺意,讓鄭吒三人心中都是一涼,同時,從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鋼鐵摩擦的聲音,雷恩和J·D都持槍向那邊走了過去,沒走幾步,一個穿著研究服的男子拖著鐵錘從轉角處走了出來,同時,在他身後還跟著數個行走得搖搖晃晃的「人」。

J·D打開槍栓道:「站住!不然我開槍了!」

這些「人」自然是不可能站住了,他們早已經被T病毒感染成了喪屍,隨著他們的出現,四周轉角處也不停出現著這些搖搖晃晃的「人」,他們都是穿著工作服或者研究服,其中一些「人」身上已經開始腐爛,還有腳腕完全扭曲變形但是依然在行走的「人」,鄭吒甚至看到其中一個腦袋只剩下一半,那腐爛的骨頭和腦漿呈現灰白色,這樣的情景讓他又差點吐了出來。

「站住!不然就開槍了!」

「彭!」

馬修·艾迪森第一個向這些喪屍開了槍,為首拿鐵捶的那名喪屍被打得飛了出去,但是很快的,他又從地面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身上中了十多發子彈,但是他竟然連血都沒流多少。

「彭!」

張傑手裡的沙漠之鷹開槍了,沙漠之鷹巨大的威力一下子將那喪屍腦袋打得粉碎,就彷彿是西瓜爆炸一般,他冷笑了聲道:「你們快去找出口,這裡交給我吧!」

馬修·艾迪森遲疑了一下大聲說道:「好,各個隊員保持好隊型,J·D,你去找出口!雷恩,守著犯人,其餘人跟在我身邊!」

鄭吒回頭看去,張傑並沒有開槍,他拿著沙漠之鷹不停在手指上旋轉著,任憑那些喪屍離他越來越近,接著,他握住手槍一陣連發,靠他最近的幾名喪屍頓時被爆頭倒地,他開槍的速度和準頭都遠超凡人,至少遠超普通人!

鄭吒覺得他能看見張傑的動作,以前他也看過一些關於格鬥方面的書籍,裡面將人的視力分為了兩種,一是靜態視力,你可以看到多遠外多麼細小的東西,另一種是動態視力,你可以看到運動中多快的東西,運動的東西速度越快,你看得越清楚,這就代表了你動態視力越強。

看來動態視力和神經反射速度有關,他覺得自己能夠很清楚的看到張傑的動作,這代表了他與張傑間的神經反射速度差距並不太大,而且他覺得看到那些喪屍爆頭倒地,他只是開頭覺得有些噁心,看多了後反而覺得很自然了,這應該和他精神力有關。

(果然,那些獎勵點數真的增強了我的體質!原來並不是開玩笑啊!)

鄭吒心中狂喜,但是他依然冷靜的跟在了馬修·艾迪森背後,走著走著,馬修·艾迪森忽然轉過頭來遞給了他一把手槍和兩發彈夾道:「一會可能顧不了你們,一個彈夾共有十五發子彈,照張傑所做的那樣,專打他們的頭!」

鄭吒自然比誰都清楚這一點,他雖然沒有使用過手槍,但是在他此刻的神經反射速度下,看似快速的抬槍打去,實際上他已經死死將那喪屍頭顱瞄準,而且他也聰明,開槍時絕對不打十米以外的喪屍,十米是他現在的有效射擊距離,像這種沒有準星的手槍,靠的就全是槍感,第一握槍的他也只能在十米以內稱雄。

旁人卻並不知道這一切,他們看到鄭吒抬槍就打,看起來似乎不用瞄準一樣,但是他卻總是一槍一爆頭,乍看起來甚是厲害,馬修·艾迪森暗暗點了點頭,他和其餘幾個僱傭就只看向了前方,身後的喪屍們都交給了張傑與鄭吒二人。

李蕭毅看得眼睛直冒星星,他興奮的叫道:「鄭吒大哥太厲害了!你以前一定經常用槍吧?太厲害了,這都是多少獎勵點啊?」

馬修·艾迪森忽然回過頭來問道:「獎勵點?」

李蕭毅頓時臉色鐵青,鄭吒知道他應該聽到了某個聲音的警告,然後是扣除他的獎勵點數,這位兄弟也真夠倒霉,一點獎勵沒拿到,反而成了負數。

馬修·艾迪森奇怪的看了三人一眼,他接著又看回向了正前方,詹嵐拍了拍胸口小聲道:「好危險,我還以為劇情又要改變了呢。」

詹嵐身材其實很棒,而且她模樣也長得不錯,這一拍胸口就讓她胸部一陣亂顫,鄭吒和李蕭毅頓時都多看了幾眼,她似乎也發覺了不對勁,連忙雙手抱住了胸口道:「張傑他會不會出事啊,都已經看不到他了。」

鄭吒知道她是為了岔開話題,所以也就隨意說道:「應該沒問題,他的身手比我們好得多,而且又有那把無限子彈的沙漠之鷹……媽的,老子活下來後也一定要去兌換一把。」

詹嵐又摸了摸她的額頭,這似乎是她的習慣動作,她的額頭比一般女孩要稍微突出一些,胸口也比普通型號大了一些,所以她做這個動作時看起來別有一番味道。

「一百獎勵點,可以提高普通人十分之一的力量或者別的什麼,等活下來後,還是得問問張傑關於獎勵點兌換的細節……現在可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你還是好好保護我們吧。」詹嵐嘻嘻笑了起來道。



6 Zhttty [ 2010/11/07(Sun) 16:29 ID:cMjadZpA ]
第三章:活下去的慾望(下)

四周不停有喪屍湧來,這些搖擺不停的屍體看起來甚是恐怖,但實際上他們移動速度很慢,鄭吒全神貫注下,沒有喪屍可以靠近他身邊五米距離,但是隨著喪屍不停增多,他手槍裡的子彈也不停減少,到最後他也只剩下了一個彈夾,在他面前已經躺下了數十具無頭喪屍了。

另一邊,僱傭兵們開啟了通往研究間的大門,但是卻從裡面擠出數十具喪屍,倉不及防下,開啟大門的僱傭兵被喪屍們拉扯了進去,那淒厲的叫喊聲簡直讓人心底發寒,鄭吒三人更是如此,之前就已經提到過了,或許電影裡看來不會覺得怎麼樣,但是當這種事情發生在你身邊時,這種恐怖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馬修·艾迪森的聲音傳了過來:「回火焰女皇那裡!回去那裡!」

不知不覺間,鄭吒三人離僱傭兵之間已經站滿了十多隻喪屍,他們搖搖晃晃的向鄭吒走來,三人甚至都能聞到他們身上的屍臭味了,李蕭毅已經忍不住大叫道:「鄭吒大哥,快開槍啊,快開槍啊!」

看過這部電影的人都知道,被喪屍咬著一口或者抓著一下,那可就是絕對被感染了,唯一的幾隻解毒劑還在車廂那裡,從這裡過去人早已經變成喪屍了,他們現在也都是普通的人而已,若是中了T病毒他們可就真是死定了。

鄭吒看著僱傭兵們逐漸遠去,他心中也是越來越緊張,特別是從轉角處不停湧來更多喪屍,他手槍裡的子彈也越來越少。

「十,九,八……」

鄭吒默默數著手槍裡的子彈數,忽然在他面前的喪屍一個一個爆頭倒地,張傑從他們身後衝了過來吼道:「幹什麼?我不是讓你們緊跟著他們嗎?啊!你們沒看過電影嗎?在這裡會有一隻爬行者逃出來!」

說完,張傑手裡的沙漠之鷹不停連點,迎面而來的喪屍連片的爆頭倒地,接著他也不管鄭吒三人,拔腿就向僱傭兵逃去的方向追去,鄭吒三人回過神來後也連忙跟著跑了過去。

(速度比我們快了兩成左右,這應該是強化了肌肉組織強度吧?)

鄭吒跑步時還有閒情去觀察張傑的速度,他已經發現自己的身體速度有些跟不上自己的思維速度,也即是神經反射速度,剛才開槍時這種感覺尤其之重,就彷彿是一個成年人拿著一個小孩子的鐵錘來揮舞一樣,總感覺突兀得有些不適應。

有了張傑那把無限子彈的沙漠之鷹,再加上他幾乎百發百種的射擊能力,四人終於在僱傭兵們關閉中央電腦室大門之前衝了進去,轟然一響,背後那些發出低沉呻吟聲的喪屍都被關閉在了外面。

鄭吒等人在大門關閉之後就猛的坐倒在地,除了張傑以外,三人都劇烈的喘息著,他們拚命呼吸空氣,即便他們肺裡的氧氣十足,因為心裡極度的恐懼,讓他們根本是想停都停不下來,直到差不多快要窒息時,鄭吒三人才逐漸穩定了呼吸聲。

「很不錯呢……」張傑將沙漠之鷹插在了腰間,他帶著嗤笑般的說道。

鄭吒喘了口氣問道:「什麼意思?」

張傑回過頭看了看那些僱傭兵,他們都在那條激光死亡過道上察看夥伴的屍體,他轉過頭來小聲說道:「其實新人最危險的就是第一部恐怖片,心態問題是關鍵,第一,你要明白自己的處境,我見過許多新人都以為這一切是幻影或者是電視台什麼節目,所以他們死得最快,而且死得極其淒慘,而這一次來的新人,包括還活著的你們三個,都能夠很快調整好自己的心態,特別是你和詹嵐,你們的素質是我見過的人裡最好的,你們不但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而且還能夠很快克服恐懼,這就是你們素質的體現。」

「第二,克服了恐懼還不足以活下去,第一部恐怖片時你們其實就是普通人,運氣好些知道劇情,但是即便這樣死亡的可能性也非常之大,所以了,新人在面對第一部恐怖片時其實就是一個運氣的淘汰過程,只要第一部恐怖片能夠活下去,你就能夠得到兌換品和強化自身素質,譬如這把沙漠之鷹,或者是我這樣的身體強化,懂了吧?」

張傑說完這些話後,他從懷裡掏出一包香煙,遞給了鄭吒一根後道:「祝賀你們,菜鳥,活下來的感覺如何?是不是覺得很爽很爽?就彷彿是做愛瞬間的高潮一樣,這種刺激,哈哈哈……」

7 Zhttty [ 2010/11/07(Sun) 16:29 ID:cMjadZpA ]
李蕭毅這時也伸手道:「張大哥,也給我一根吧。」

張傑斜視了他一眼道:「小屁孩還學別人抽煙?別以為我聞不出來,你身上除了奶味外還能有一丁點煙味?好好待著吧,不想死就牢牢跟在我們身邊。」

李蕭毅撓了撓頭,他低頭說道:「張大哥,我已經負十點了,怎麼辦?」

張傑愣了一下哈哈笑道:「沒得到一點獎勵,反而負十點了?哈哈哈,你的運氣還真不是普通的好,放心吧,活過這場恐怖片,你可以得到一千點獎勵點,但是記住,每一次結束時給了你一千點獎勵點,如果你還是負分的話……你將會被直接抹殺。」

李蕭毅的臉色一下子就苦了起來,鄭吒笑著拍了拍他的肩,這時四人忽然聽到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同時女主角艾麗絲的聲音也從門外傳來:「開門啊!快點開門!」

過道上的僱傭兵們也都跑了過來,張傑不等他們開口,就自顧自的拉開了大門,艾麗絲和馬特馬上從門縫中鑽了進來,同時在他們後面還有無數喪屍的手在拉扯他們,張傑獰笑了聲,拔出沙漠之鷹就是幾槍打去,這些喪屍的手臂馬上被整個打斷,接著轟的一聲他又將大門關了起來。

馬修·艾迪森連忙問向艾麗絲二人道:「外面怎麼樣了?來時的那條路還能走嗎?」

艾麗絲搖搖頭道:「外面到處都是那些鬼東西,他們就在那條路上等著我們,不可能走得通了。」

僱傭兵們都是一片沉默,那個使用電腦很厲害的卡普蘭抱頭說道:「我們逃不掉了,火焰女皇主機房裡可沒有另一條通道!我們完了!」

那名劇情裡引發這一切的男主角瑞恩忽然說道:「我們留在這裡不行嗎?等到外面發現我們還沒回去時,他們一定會再派來增援部隊,我想這裡應該是安全的吧!我可不想再去面對那些打不死的鬼東西了。」

聞言,那些僱傭兵們都有些神色尷尬,瑞恩奇怪的問道:「有什麼不對嗎?我說錯什麼了嗎?」

卡普蘭咳了一聲道:「或許沒有什麼增援部隊了……」

瑞恩惱怒的將他衣領抓住問道:「什麼意思?什麼叫作或許沒有增援部隊了?」

馬修·艾迪森這時歎息了聲說道:「我們接到的命令是帶回火焰女皇主板,同時封死整個蜂房與外界的通道,還記得我們在大樓與蜂房之間的通道嗎?在三個小時之內如果無法回到那裡,那麼大樓與蜂房之間將會整個封死……該死的公司上層,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命令了,這裡面原來全是這樣的鬼東西!」

鄭吒與張傑等人對望一眼,他們也明白手錶上三個小時倒數時間的意思了,他們要活著直到大門封鎖為止,在這之前,他們不能被抓傷咬傷,不能面對太多數量的喪屍,同時,爬行者將是他們的天敵,一把沙漠之鷹的威力不足以對抗如此恐怖的怪物。

瑞恩放開了卡普蘭,但是他神色更顯慌張,他大聲說道:「不,他們不能這麼做,難道他們打算把我們活埋在這下面?」

那名手掌被咬的長髮僱傭女兵雷恩說道:「為了保護研究機密不被洩露,這是最安全的辦法……我們如果都死了,就更不怕有任何人洩秘了。」她說完時,皺著眉頭捏了捏手掌,手掌傷口處依然是鮮血淋淋。

眾人都沉默起來,瑞恩稍微冷靜了一些,但是他卻更加憤怒說道:「在這距離地面半里深的地方,才告訴我們這些事情?為什麼不提前告訴我們?」

僱傭兵們都默默的低著頭,艾麗絲忽然開口說道:「別爭了,還是想想怎麼出去吧!我們必須找到一個出口離開這房間!」說完,她從桌上提起了裝著火焰女皇主板的口袋,轉身就朝主機房走去。

馬修·艾迪森連忙問道:「你拿主板想幹什麼?」

「當然是重啟它了!」

看著僱傭兵與男女主角們逐漸遠去,鄭吒看了看正在閉眼吸煙的張傑道:「不進去看看嗎?」

張傑冷笑了聲道:「有什麼好看的?又不是沒看過電影,與其有那閒心去看劇情,倒不如在這裡保存好體力,一會再多殺一些喪屍更划算。」

詹嵐忽然摸了摸額頭道:「對了,張傑,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張傑點點頭示意她說,詹嵐笑著說道:「我們是怎麼回到『主神』那裡呢?它從天上落下一道光?還是我們逐漸消失不見,或者是突然出現一個空間通道讓我們通過?」

張傑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去的,反正每次要麼是任務完成,要麼是時間結束,下一秒,我就直接出現在了『主神』大廳中,所以你們也不用擔心到時會因為種種情況無法回去,只要你能夠活下來就行,對了,即使你中了T病毒或者別的什麼,只要在回到『主神』處時你依然保持著自己的意識,那麼你體內的病毒和別的什麼都會統統消失,同樣的,如果在恐怖片裡你失去了肢體,只要花十點獎勵點數就能夠修復。」

詹嵐忽然皺起了眉頭,她仔細問道:「你剛才提到了任務,是吧?」

張傑獰笑道:「當然了,我說了我們不過是掙扎求存的蟲子罷了,天知道什麼時候會發出什麼樣的特殊要求,譬如你們才到這裡時,不能離開劇情人物一百米以內,這就是一種特殊的任務,我的上一部恐怖片才噁心……不說那些了,總之情況就是這樣,我們也有可能在恐怖片裡完成一些特殊任務,以此來增加我們活下去的難度。」

詹嵐歎息了聲說道:「這下糟糕了,我本來想……算了,就當我沒說好了。」

張傑愣了一下問道:「你本來想幹什麼?說出來聽聽。」

鄭吒心頭一動忽然說道:「你的意思是說,讓我們待在這裡不離開,對吧?」

詹嵐愣了一下,她笑嘻嘻的看向鄭吒道:「沒錯,我本來就是這麼打算的,反正張傑你說了,我們是瞬間離開這裡,換句話說,我們身處任何地方都可以離開,只要活下去直到時間結束就行了,是吧?那為什麼我們不待在這裡呢?我記得劇情裡他們會進入主機房後的下水道中,然後走過很危險的半空通道,又會因為內訌而差點死在爬行者爪下,即便上了車廂,也依然沒有絕對安全,那麼這裡呢?」

鄭吒和張傑對望一眼,他們都看出了彼此眼裡的驚訝,沒想到這個女人的思維能力如此之強,張傑還是認真的問道:「你是說害怕一會『主神』再給我們什麼任務?譬如再顯示一個人名,讓我們待在他身邊一百米,如此一來我們就死定了,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才說這下糟糕了,對吧?」

詹嵐點點頭道:「是啊,如果沒有這些原因的話,我們待在這裡就是最安全不過了。」

張傑深吸了口煙想了想道:「好,就待在這裡,『主神』應該不可能讓我們必死的任務,換句話說,它絕對不可能在這些僱傭兵已經走了很遠以後,再顯示一個人名出來讓我們跟隨,這種情況我們是必死的,既然決定了就要去做!我們就待在這裡!」

三人都很吃驚,鄭吒笑著說道:「兄弟,你其實不必像我們這樣待在這裡,我們這是第一次進恐怖片,體力各方面都是普通人,而你又有無限子彈的沙漠之鷹,身手也比我們好得多,為什麼不跟過去多殺些喪屍轉獎勵點呢?運氣好,車廂那一戰裡殺了爬行者,這可是一百點獎勵點數啊,我們是逼不得已才待在這裡。」

張傑卻苦笑起來,這是他第一次露出軟弱的表情,他說道:「說實話吧,誰TMD願意留在這裡啊,不停經歷恐怖片,任誰都會神經脆弱,這是我第四部恐怖片了,好多時候都想一死了之,這樣的恐怖實在不是人待的地方啊……」

「而且我也希望你們能夠活下去,有些恐怖片不是一個人所能活下去的,如果除我之外還有幾個經歷了幾場恐怖片的資深者,這樣我們大家活下去的希望都會大很多,好了,乾脆就留在這裡,我們先想好一會怎麼和他們說吧!」

四個人湊在一堆輕聲討論起來,等到僱傭兵們走出來時,四人已經笑著迎了上去。

鄭吒知道,不單是他想活下去,他們也一樣,面對死亡時,誰都想要活下去!

面對死亡,誰都想要活下去!只想活下去!


8 Zhttty [ 2010/11/07(Sun) 16:30 ID:cMjadZpA ]
第四章:救命的激光通道(上)

張傑吸了口煙對僱傭兵隊長馬修·艾迪森說道:「我們四個人留下來。」

馬修·艾迪森正打算給四人解釋接下來的行動,張傑的話頓時讓他愣住了,片刻後他才說道:「什麼意思?我們現在時間不多了,我沒空和你開玩笑。」

張傑丟下煙頭認真的說道:「沒開玩笑,我的意思就是我們四個人留下來守在這裡,我想你也知道,他們三個人根本就是普通市民的體能,接下來的長途逃跑中,他們掉隊的可能性非常之大,與其去接受那麼大的失敗可能,反倒不如留在這裡安全。」

馬修·艾迪森看了看鄭吒三人,他沉默片刻後又問道:「那麼你呢?你為什麼也要待在這裡?」

張傑聳了聳肩道:「不好意思,我已經恢復了一些記憶,這三個人是我的朋友,我不能丟下他們獨自逃跑,我留在這裡也能好好保護他們。」

其餘僱傭兵們都走了過來,他們都用某種奇特的目光注視著鄭吒四人,馬修·艾迪森看了看鄭吒道:「不行,他救了我一命,而且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我的隊友送死!記住,你們現在也是我的隊友,懂了吧?我的命令是馬上行動,我們離開這裡!」

詹嵐這時卻站起來道:「隊長,各位,我們的體能你們也都知道,這一路逃跑下去我們根本不可能跟得上你們的步伐,與其是變成那些喪屍怪物,隊長不覺得讓我們安靜的待在這裡,等待還有可能到達的後續救援部隊,這才是我們唯一活下去的辦法呢,不是嗎?如果隊長還是執意要讓我們跟著上去送死,那我也無話可說。」

馬修·艾迪森又沉默了許久,他這才黯然的道:「我明白了……卡普蘭,把那條激光通道的防禦系統打開,你們就待在火焰女皇的主機房裡吧,那裡是最安全的地方……安靜的等下去,如果我們還沒死的話,會把你們的情況反應給公司……不要死了。」

張傑帶著鄭吒三人躲進了火焰女皇主機房,接著卡普蘭才將那條激光通道的防禦系統打開,通道兩邊的燈光又一次亮堂起來,鄭吒四人從鋼鐵大門的玻璃窗口向外看去,僱傭兵們也在通道另一頭的鋼鐵大門向這邊張望,雙方都從彼此眼裡看到了一種憐憫。

等到僱傭兵們都從下水道裡離開後,詹嵐才笑嘻嘻的說道:「看到沒?他們眼裡滿是憐憫,真不知道他們面對爬行者時會是什麼表情。」

有三層堅固的鋼鐵大門守護,而且最後一層鋼鐵大門外還有一道激光防禦通道,這裡非常安全,至少和那些劇情人物要走的通道來看,這裡絕對是整個蜂房實驗基地裡最安全的地方,四人頓時都放鬆下來,張傑更是樂呵呵的掏出煙不停遞給鄭吒。

「『主神』那裡還有香煙嗎?」鄭吒吸了口煙,這香煙的味道香純無比,絕對比他以往所抽的香煙高檔不少,於是他好奇的問道。

張傑瞇著眼睛說道:「『主神』那裡可以兌換好多東西,太多了,我都沒看得完,總共有四大類可以兌換的東西,一是科技類,比如槍械,防彈衣,甚至還有些只有科幻電影裡才會出現的武器,只是它們的價格太過高昂,不是我能夠用得起的……第二類是魔法傳說類,比如魔法卷軸,我們中國的道符,還有一些護身符和刀劍之類。」

李蕭毅驚喜的說道:「是不是那些遊戲裡會出現的武器?威力肯定很大吧?」

張傑斜著眼睛看了他一眼道:「威力大不大我不知道,但是魔法傳說類的東西兌換價格比科技類的高了一倍,我想它們應該是用在一些鬼怪類恐怖片裡的吧,具體功效我也不是很清楚。」

鄭吒奇怪的問道:「鬼怪類恐怖片?」


9 Zhttty [ 2010/11/07(Sun) 16:31 ID:cMjadZpA ]
「是啊,譬如……」張傑想了想道:「咒怨!」

其餘三人聞言都渾身發冷,彷彿四周都是潛藏的鬼影子一樣。

「知道我為什麼說這部生化危機一是部很輕鬆的恐怖片嗎?因為這裡可以用科技與現實解釋,你可以將怪物打死,你也可以躲避逃竄,只要你沒感染T病毒,手上有足夠槍械,那麼你就能繼續活下去。」

張傑眼中閃過一絲恐懼,他回憶著道:「那種無法用科技與現實解釋的恐怖片,才是最恐怖最恐怖的夢魘,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你不知道為什麼會死,你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死了沒有,恐怖隨時都在你身邊,它無所不在,那無限的恐怖彷彿要將你帶入地獄深淵……」

鄭吒拍了拍張傑的肩,他坐到了張傑身邊問道:「是猛鬼街一吧?」

張傑黯然的點點頭道:「那一部裡,你根本無法想像我們到底經歷了什麼,死了十幾個人,每個人都死得淒慘極了,我們想要逃,活過幾場恐怖片的那個人帶著我們搶了輛卡車,我們順著公里一隻駕駛,誰都不敢睡覺,即使忍不住睡著的人也會很快被其它人搖醒,就這樣,我們堅持了五天……」

「……但是很快的,在我們面前出現了一個小鎮,我們喜極而哭的將車開進小鎮裡,才發現這個小鎮就是猛鬼街電影裡的那座小鎮!而且那個一直開車的資深者,他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那個夢中惡魔!他衝著我們獰笑……」

鄭吒看著張傑抖得彷彿打擺子一樣,這個一直表現得很冷靜的男人已經彷彿要崩潰了一般,他只能轉移話題道:「這麼說起來,那些魔法傳說類的東西可以殺死那個夢中惡魔了?」

張傑深吸口煙搖搖頭道:「不知道,那是我第一部恐怖片,能活下來全是運氣,你知道我臉上的傷痕是怎麼來的嗎?就是那個惡魔拿剪刀一刀一刀剪下來的!我一直沒在『主神』那裡恢復這些傷痕,我要記住這一切!只要讓我再遇到他,我一定要殺了他!」

鄭吒和其餘二人對望了一眼,三人眼裡都透著一種恐懼,面對未來的恐懼。

張傑繼續說道:「殺掉那個夢中惡魔,可以得到五千點獎勵點數,外加一次B級恐怖支線劇情,那也是我唯一一次看到有恐怖支線劇情的出現。」

詹嵐忽然問道:「什麼是B恐怖支線劇情呢?很重要嗎?」

張傑點點頭道:「這就要說能夠兌換的第三類兌換品了,輔助類,有解毒量,免疫力增強劑,還有治療劑各種輔助藥品,也有子彈這些消耗品,甚至還有一些超科技產品,比如隱身反光儀,可以讓你身體隱藏起來,除了這些以外,還有些強化類物品。」

「當我第一次看到這些可以兌換的強化類物品時,我笑慘了……譬如,蜘蛛俠變異基因,該強化物品的解釋是,可以讓你擁有電影蜘蛛俠主角那樣的變異基因血統,提高智力二十點,精神力二十點,細胞活力五十點,神經反應速度一百點,肌肉組織強度一百點,免疫力強度一百五十點,並且擁有和電影裡蜘蛛俠一樣的蜘蛛絲技能,只需要獎勵點數兩千點。」

鄭吒三人都愣住了,詹嵐扳著指頭算了算道:「強化這些屬性需要四千多點獎勵點數,而且還多一個蜘蛛絲技能,我記得電影裡的蜘蛛絲比鋼鐵絲還要堅固強韌,這樣的強化太划算了,你為什麼不強化呢?」

張傑苦笑著擺擺手道:「我倒是很想強化,如果能夠擁有這樣的基因變異,至少在如同生化危機類的恐怖片裡,我就基本上不會死了,但是這一類強化屬性需要消耗恐怖支線劇情次數,一次A級恐怖支線劇情可以兌換三次B級支線劇情,B級可以兌換三次C級,以此類推,最低的是D級一類,到目前為止我也只見過一次那樣的任務,所以這樣的機遇是可遇不可求的了。」

鄭吒頓時覺得口乾舌燥,他忍住了沒將自己擁有一次B級支線劇情的事說出來,他只問道:「蜘蛛俠變異基因需要那個等級的支線劇情呢?」

張傑又抽出一根香煙點著道:「需要B級支線劇情,D級的強化屬性我也注意了幾個,有中國正宗氣功,可以提高精神力十點,細胞活力二十點,神經反射速度二十點,肌肉強度三十點,免疫力強度二十點,擁有微弱的『氣』,也即是初級內力,不過那些高深的武功修煉功方法,都是需要B級或者是A級的支線劇情了,中國正宗氣功需要五百點獎勵點數外加D級支線劇情一次。」

「還有生化危機的T病毒進化模式,也即是女主角體內的T病毒,增強智力二十點,精神力二十點,細胞活力五十點,神經反射速度五十點,肌肉強度五十點,免疫力一百點,擁有T病毒進化功能,需要一千五百點獎勵點數外加C級支線劇情一次,呵呵,那個女主角美女的運氣還真是好啊,平白無故就多了這麼一個好東西。」

鄭吒只覺得幸福來得太突然,這意味著,他只要活過這場恐怖片,就能夠強化好些屬性,未來的恐怖片也就多了許多把握了。

張傑忽然神秘的說道:「還有一些最高級的強化屬性哦,不過看起來都是勾引人慾望的東西罷了,我是不會相信那些強化屬性真的存在……比如,神血統,六種強化屬性基本上是超人了,還能擁有特殊技能,神力,需要S級支線劇情外加五萬獎勵點數,哈哈,很誇張吧?還有更誇張的,修真修煉法,六種屬性改變沒有神血統那麼大,但是擁有特殊技能,修真,解釋是,可以一步一步成為日月同歲的仙人,需要S級支線劇情外加七萬點獎勵點數,哈哈,我上次就是看到這裡時笑慘了。」

鄭吒和詹嵐都是莞爾一笑,只有李蕭毅聽得是雙眼放光。

10 Zhttty [ 2010/11/07(Sun) 16:32 ID:cMjadZpA ]
第四章:救命的激光通道(下)

鄭吒想了想又問道:「那麼第四類呢?前三類似乎把所有類別的東西都包括了吧?」

張傑忽然露出了種神秘笑容,他說道:「第四類可是好東西啊,你知道的,如果一直在這樣的恐怖片裡生存,人遲早都會崩潰的吧?第四類就是可以讓人發洩恐怖的娛樂類兌換品。」

「有香煙,有大麻,有白粉,這些東西都超便宜,一點獎勵點數就可以兌換一千分獎勵點數,一千克白粉才需要五分獎勵點數,怎麼樣?是不是超便宜?『主神』分析過,以普通人類的素質,大約需要三百點細胞活力和三百五十點以上的免疫力,那時就可以無限制的抽白粉了,人體可以自動消除其傷害,哈哈。」

「除了這些,在普通世界的生活天數也在娛樂類裡兌換,還可以兌換歌碟,電影碟,甚至是兌換女人!」

張傑說到這裡時哈哈大笑了起來,鄭吒撓了撓頭道:「我對橡膠製品不感興趣。」

張傑拍了拍鄭吒的肩道:「說什麼呢,是真的女人,是『主神』製造的真正女人啊!有智能,有個人的性格,也有其記憶和思維,你在購買該女人時可以自行選擇其容貌,身材,年齡,人種,甚至你可以選擇其身體細節,哈哈,玩過那個叫作人工少女的遊戲沒?『主神』製造的女人細節可是比那個詳細多了,你甚至可以製造一個毛髮比猩猩還長的美女出來,哈哈……」

李蕭毅又一次聽得雙眼放光,而詹嵐則在旁邊冷哼了聲。

張傑停下了嬉笑認真說道:「誰也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過下一次恐怖片,所以我想有個自己特喜歡類型的女人待在我身邊,而且你一旦試過就知道了,她可不是玩偶,雖然是被『主神』製造的生命,但是她絕對是比現實世界的許多真實女人還要真實的生命,而且她是真正的愛著你,你可以和她分享你的恐怖和怯懦,而且『主神』也說了,只要你有足夠的獎勵點數來回去現實世界,那麼強化屬性也不改變,你兌換的東西也會給你,還有這個女人也會陪你一起回去……我如果能回去的話,我會娶她,她是我真正會愛一輩子的女人!」

這話裡帶著認真與愛意,讓鄭吒三人都有些肅然其敬,現在這個時代,女人們早已經叫囂著貞潔不過一層膜,男人們早已經只認識肉慾與金錢,對於認真去愛的人,鄭吒三人心裡其實都蠻羨慕和佩服的。

詹嵐摸了摸額頭道:「不要繼續這個話題拉,三位先生們,這裡可是有位淑女的哦,黃色話題禁止!張傑,說說『主神』空間裡的情況吧,完成恐怖片之後還會發生些什麼?」

張傑想了想道:「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事,完成恐怖片之後就會回到『主神』那裡,『主神』是個大光團,飄浮在中央區域,你想兌換或者查詢什麼都可以直接用意識和它交流,在中央區域四周是二十間獨立房間,可惜一直沒人去填滿,你有一間自己的房間,大小可以任由你去選擇改變,房間只有你和你同意的人才能進入,除此以外,每次恐怖片之後都可以在『主神』空間休整十天時間,基本上就是這樣了。」

詹嵐笑了笑正打算問點別的什麼,忽然張傑猛的站了起來,他衝到那鋼鐵大門窗口處猛的向外看去,嚇得其餘三人也都跟在了他身後,但是他們從玻璃窗戶看過去,通道裡只有亮堂的燈光,除此以外別的什麼都沒有。

張傑轉過頭來大聲說道:「火焰女皇,報告一下操縱室外發生了什麼事?」

一個小女孩的聲音頓時響在了房間中:「兩隻爬行者正在攻擊最外圍大門,大門還能維持封鎖四十秒。」



11 Zhttty [ 2010/11/07(Sun) 16:32 ID:cMjadZpA ]
張傑馬上罵咧咧的轉過頭來道:「媽的,我就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那些爬行者一定是聞到了我們的味道,最外面那間大門根本擋不住他們,還好我們躲到了這裡來,不知道那這兩座大門還能堅持多久。」說完,他抬起手錶仔細看去。

鄭吒等人也都看向了手錶,上面顯示的倒計時還有十七分鐘,也不知道這三座大門外加激光防禦通道能不能擋住這些爬行者,以他們手上的武器根本不可能傷害得了這種強大的變異生物。

鄭吒可不想死在這裡,特別是有活下去的希望存在時,他就更不想死了,他連忙大聲說道:「火焰女皇,快點計算一下我們還能堅持多久?

那個小女孩的童聲並沒有再次響起,鄭吒等了片刻後突然把手槍指向了主機上道:「火焰女皇,我知道你的程序是不讓T病毒擴散,換句話說,你要殺死任何可能造成病毒擴散的生命體,也包括了我們,是吧?那麼現在你就做一個判斷吧,打開防禦系統保護我們,或者讓外面的爬行者衝進來,但是進來前我會先一步打爛你的主板,到時整個蜂房失去了你的控制,你想想會有多少病毒攜帶體衝到外面去?」

童聲停了片刻終於響了起來道:「我能問一下嗎?既然你們都已經留在了這裡,為什麼還要繼續掙扎下去,你們不是已經打算犧牲自己了嗎?」

鄭吒還沒說話,他身後詹嵐已經大聲說道:「電腦是不可以隨便質問人類的呢,你要有作為電腦的覺悟,懂嗎?況且我們都已經待在這裡了,死不死都不會讓病毒擴散吧?那你為什麼不保護好我們呢?火焰女皇小女孩。」

那個童聲又停了停才說道:「明白了,爬行者是無法通過最終防禦設施的。」

就在這對話的空擋時,通道那邊的鋼鐵大門已經發出了陣陣巨響,爬行者那巨大的身軀也隱約從對面鋼鐵大門的玻璃窗裡透出來,幾聲巨響之後,眾人甚至可以看到那鋼鐵大門上隱約出現了一些尖銳凸起。

「好可怕的力量,不愧是一百獎勵點一個的怪物……如果有無限彈藥火箭筒的話,把門大大打開,我們就可以在這裡賺獎勵點了,哈哈。」張傑哈哈笑著說道。

鄭吒隨口問道:「無限子彈的沙漠之鷹是一百獎勵點,還有無限彈藥的火箭筒?」

張傑道:「當然了,可就是貴得很,最普通的單兵火箭筒就要兩千獎勵點,有那麼多獎勵點,我還不如強化自身屬性了,而且也不是任何恐怖片都可以用武器來平安度過。」

說話間,對面的鋼鐵大門已經整個變形,爬行者那尖銳巨大的爪子實在是威力恐怖,竟然硬生生的將十多厘米的鋼板撕扯開來,轟然一聲巨響,兩隻爬行者出現在了眾人眼裡。

數米巨大的身軀,爬行者渾身都是肌肉的赤紅色,它們沒有眼睛,似乎是用熱源感應和嗅覺來尋找生物,它們的舌頭可以伸到一米多長度,兩隻巨大的前爪已經極度進化,變成了一對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巨大爪子,其堅硬程度堪比鋼鐵,也許更甚之!

鄭吒看著兩隻爬行者,再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槍,他無法相信光憑手槍就能殺死眼前這種恐怖的生物,別說是殺死了,能夠傷害到它們就已經算是萬幸。

這兩隻爬行者向著通道這邊望了望,接著其中一條猛的撲了過來,另一條爬行者也緊跟在其後,砰的一聲巨響,眾人都感覺面前的鋼鐵大門猛的一抖,這已經是他們直面爬行者的最後一道防線了,那只爬行者一跳間竟然已經撲到了鋼鐵大門上。

「火焰女皇!」

鄭吒和張傑同時大吼起來,幾乎同時,那通道裡某處光芒一閃,一條激光細線迅速形成,並且疾速朝兩隻爬行者衝了過去,兩隻爬行者正想再一次撲向鋼鐵大門時,那條激光線已經劃過了它們,兩聲輕響,激光線消失無蹤,兩隻爬行者也徹底靜了下來,慢慢的,它們巨大的身軀從中間裂開,最後上下身整個斷裂成了兩截。

「呼!」

四個人都同時呼了口氣,爬行者巨大的壓迫力實在太甚,普通人在它面前顯得非常渺小,一個生命在爬行者面前只需要一爪就瞬間結束,四人中即使是實力最強的張傑,也不過就比普通人稍強一些罷了,面對爬行者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勝算,一旦這大門被打破,他們必死無疑!

張傑狠狠坐倒在地上抽出了幾根香煙,不但丟給鄭吒一根,還順便丟了一根給李蕭毅,頓時讓這個少年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他點燃了香煙深吸口氣道:「知道什麼叫作驚嚇和恐怖了吧?剛才的情況我早已經經歷了好些次,三次恐怖片啊,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掙扎過來的……媽的!這叫什麼事啊!這裡真不是人該待的地方!」

鄭吒和詹嵐相視苦笑,在剛才爬行者跳過來的瞬間,他們比張傑的反應還要不如,除了渾身上下汗如雨落以外,身子抖得幾乎連站都站不穩了,幸虧這激光防禦系統救了他們一命,否則他們肯定是逃跑的慾望都沒了。

「繼續等待吧,這激光防禦系統不錯,我們應該可以……」

張傑這句話還沒說完,突然整個主機房裡猛的一暗,四個人都愣了一下,接著他們急急跳起來衝到了大門玻璃窗口上向外望去,果然,外面的激光通道也變得一片漆黑,整個主機房裡已經失去了電源。

「媽的!情節啊!這段情節我怎麼忘記了?你們都還記得嗎?這段情節啊!」張傑猛的一腳踢在鋼鐵大門上,他瘋狂的吼叫起來。

鄭吒苦苦思索起生化危機一的這段情節,生化危機一已經是很久以前的恐怖片了,雖然他看過,但是對於一些細節卻已經遺忘,想了好半天後,他終於和詹嵐同時叫道:「卡普蘭關閉了火焰女皇!」

鄭吒想起了這段情節,當時男女主角都被電子鎖關在了一間研究間裡,研究間一邊大門正在被爬行者攻擊,卡普蘭為了救他們,使用遙控裝置一下子關閉了中央主電腦火焰女皇,如此一來,四人所處位置就失去了防禦力,除了那大門以外,威力最大的激光防禦系統頓時失效!

漸漸的,四人也都冷靜下來,他們知道,現在一丁點聲音都可能引來爬行者,所以他們除了呼吸聲與心跳聲以外,誰都不敢再多說一句話,即便是如此,在這安靜無比的黑暗中,四人的呼吸聲依然是清晰可聞。

也不知過了多久,在這黑暗中漸漸傳來了一道粗重的喘息聲,同時還有鋼鐵被摩擦的聲音,鄭吒即使不看也知道,外面有一隻爬行者存在。

他記得電源被關沒多久,最多幾分鐘時間之後,女主角等人就從車廂裡回到了地面,那時封鎖大門就會徹底關閉,而手錶上的時間也應該是和大門關閉差不多同時結束。

鄭吒低聲問向了身邊的詹嵐道:「還有多久,手錶上的時間還有多久?」

詹嵐回答道:「不知道,黑漆漆的誰也看不到……大概還有幾分鐘吧。」

幾分鐘,到底還有幾分鐘?

鄭吒再也不敢說話,因為那沉重的喘息聲已經來到了大門外,那喘息聲隔著鋼鐵大門不停傳來,眾人的心情也越發緊張起來,接著,他們甚至聽到了鋼鐵大門摩擦的聲音,那分明是爬行者正在用它的爪子摩擦大門。

(還有多久?時間到底還有多久?快點啊!)

鄭吒全神貫注的盯著鋼鐵大門,他雙手死死握著那把還剩下幾顆子彈的手槍,即便他知道這手槍根本不可能對爬行者造成什麼傷害,但是這卻是他現在唯一的心理依靠。

「砰!」

一聲劇響,鋼鐵大門上頓時出現了一個尖銳凸點,四個人頓時覺得心臟彷彿跳出來了一般,他們猛的向後跑去,包括張傑在內所有人都緊緊貼在牆壁角落,所有人都只能眼睜睜的看者那鋼鐵大門。

劇響不停傳來,鋼鐵大門上的尖銳凸點也越來越多,終於,爪子的尖銳處刺進了大門裡,它彷彿是切割奶油一般,竟硬生生的將這十多厘米厚的鋼板撕裂開來,爬行者那恐怖的面孔也出現在了鋼鐵大門之後。

「啊!」

鄭吒和張傑同時吼叫起來,他們手裡的槍瘋狂向爬行者擊去,但是在這黑暗中,外加兩人此刻已經恐懼得近乎喪失理智,射出的子彈一顆也沒打中爬行者,而爬行者扔掉了手裡的大門碎片後,它嘶吼一聲,猛的就向四人跳了過來……



12 Zhttty [ 2010/11/07(Sun) 16:33 ID:cMjadZpA ]
第五章:活著的證明(上)

(死了嗎?我是死了嗎?)

鄭吒雙眼無神的站在那裡,前一秒的情景他還深深記得,那只存在於噩夢中的怪物迎面撲來,那對巨大的爪子已經來到了他眼前,只需要一瞬間,只需要一瞬間而已,他馬上就會被撕成碎片!

(那麼……我死了嗎?)

鄭吒茫然的看著眼前的情景,他正站在一個空曠無比的巨大平台上,平台正中央是一顆巨大無比的光球,它彷彿太陽一樣給整個平台提供了光亮,而大平台四方都是無邊的黑暗,那是一種漆黑得連一絲光芒都沒有的幽遠黑暗,不過看了四周的黑暗幾眼而已,鄭吒已經覺得腦袋有些發暈了。

「活下來了,媽的,千鈞一髮啊!我們終於活下來了!」

張傑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鄭吒這才回過神,這個平台除了他以外,還有張傑,詹嵐,李蕭毅三人,不,除了他們四人以外,從平台邊緣一個房間裡衝出一個女孩來,那個女孩哭泣著跑向了張傑,這個大男人第一次露出那種兒女情懷的溫柔表情,他也向那個女孩跑了過去,接著就在眾人面前一把抱住女孩痛吻起來。

「……有什麼規則不懂的就問『主神』,直接用意識交流就行……」

「除了自己造個女人以外,千萬別兌換任何其它東西!一切等明天再說!對了,自己隨便選個房間,想要什麼樣子用意識去想就行了……」

張傑抱著那個女人頭也不回的向房間衝去,剛來得及說出兩句話,接著二人就沒在了房間門內,只留在鄭吒三人大眼瞪小眼,好半天後,三人才猛的軟倒在了地上。

「那傢伙真厲害,竟然還能跑得那麼快,而且居然還有性趣去做愛做的事……」

詹嵐仰躺在地上軟弱的說道:「當時我被嚇極了,現在還手腳發軟呢,沒想到那傢伙竟然像沒事一樣……」

她說了半天發現沒人理她,轉過頭去時正好看到兩個男人正閉著眼睛站在光團下,而且看他們下半身聳起的樣子,應該都是在構思他們想要的女人。

「你們兩個白癡!男人都是白癡!好不容易才活過來,受了那麼大的驚嚇,你們居然一回來就想到了H的事情!男人都是大白癡!」

詹嵐氣呼呼的衝向了某個房間,接著她推開房門就衝了進去,彭的一聲巨響,關門的聲音將兩個男人從閉眼狀態裡驚醒過來,他們都略帶尷尬的笑了笑,接著繼續閉上了眼睛。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