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無限恐怖

1 Zhttty [ 2010/11/07(Sun) 16:13 ID:cMjadZpA ]
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想真正的……活著嗎?」



2 Zhttty [ 2010/11/07(Sun) 16:17 ID:cMjadZpA ]
第一集 名為生化

第一章:醒來(上)

鄭吒一直覺得自己死在現實中,上班下班,吃飯排泄,睡覺醒來,他不知道自己的意義何在,絕不會在於主任那張肥油直冒的笑臉裡,絕對不會在於酒吧結識的所謂白領女子體內,也絕對不會在於這個一望無邊的鋼鐵叢林——現代化都市中。

鄭吒覺得自己快腐爛了,從二十四歲一直腐爛到老,然後化為泥土變成一個名字,不,連一個名字都不會存在,因為沒有人會記得你,誰也不會記得一個小小的白領,無論他是真正高雅,還是故做小資,他只是這塵世間的一粒塵土。

他想改變些什麼,他想有自己的意義……

「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想真正的……活著嗎?」

鄭吒今天在公司打開電腦時,電腦屏幕上忽然彈出了這麼一句話,這分明就是某個不成熟黑客想要吸引人的小把戲,無論選擇是或否,其實都是將病毒下載下來的結果,鄭吒嗤笑著打算將其關閉,但是在他手指碰到鼠標時,一種奇特的心悸讓他停了下來。

「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想真正的……活著嗎?」

鄭吒心中一陣迷茫,一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吸引力,讓他將手指放在了鼠標左鍵上,然後他在YES上輕輕一點,瞬間,他失去了知覺……

冰冷,抖動……

醒來的瞬間,鄭吒猛的從地面跳了起來,他驚慌的看向四周,腦海裡的辦公室環境和眼前的環境瞬間出現了混淆,但是幾秒之後他已經從混淆裡清醒過來。

「不錯,你是這次來的人裡素質最好的一個。」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

鄭吒轉頭看去,只看見一個黑髮青年冷笑的盯著他,這個青年約莫二十四五歲,模樣普通至極,但是在其臉上卻有數道疤痕劃過,看起來甚是猙獰恐怖。

黑髮青年手裡拿了根香煙,他深吸了一口,接著視線越過鄭吒看向了他身後,鄭吒這才發現他身邊還躺著五個人,三男二女,除此以外在這個封閉的環境中還另外有十數名外國人存在。

這是一節正在行駛的車廂,而且車廂行駛速度非常之快,冰冷和抖動正是這節車廂傳來的觸感。

「這裡是什麼地方?你們是誰?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鄭吒連連向這些人問道,而且因為有外國人在,所以他還特意使用了英語。

那些外國人看了他兩眼就轉過頭去,只有那黑髮青年深吸了口氣道:「仔細想想,它應該已經把這一切植入你腦海裡。」

仔細想想?鄭吒開始回憶起腦海裡的一切,他只記得當他看到「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想真正的……活著嗎?」這條彈出提示時,點擊了電腦屏幕上的YES鍵,然後他就昏迷了……

等等,鄭吒忽然覺得腦海裡多了些什麼,生存與生命……

這是一個遊戲,誰製造了這個遊戲已經不足為考,或許是諸神,也或許是惡魔,更可能是外星人或者未來的人類,總之,他就是這個遊戲裡的一員,或者說現在已經成為這個遊戲裡的一員。

將一個選擇放在都市裡感覺到迷茫,感覺到自己在腐朽的人面前,當他們選擇了這個遊戲後就會被送到各個恐怖片的場景中。

「這一次是生化危機第一部,菜鳥們,你們的運氣可真是好啊,第一次進來就遇到了這麼輕鬆的恐怖片,即使是死也會死得很輕鬆才對。」黑髮青年深深吸了最後一口香煙,將剩下的煙頭狠狠捏滅在了手心中。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現在不過只是意識進入到了電腦中,就像是玄幻小說那樣的遭遇,只要我們玩成這個遊戲,意識體就會回到身體裡,然後重新生存復活?」

鄭吒身邊一個小胖子坐在地上問道。

黑髮青年從懷裡掏出一把手槍,沙漠之鷹,他打開手槍調試起來,邊調試邊說道:「是不是意識體我不知道,但是你會感覺到痛,會受傷,會死,而且你也說錯了,當你完成這次的遊戲後,接著會進入下一部未知恐怖片中,這部恐怖片或許你看過,或許你沒看過,每次『主神』都會調進來新的成員,以填補上次恐怖片裡死亡的新人,每次人數在七人到二十人之間,換句話說,這次的生化危機一是危險性非常小的恐怖片,所以我們加起來才只有七人而已。」

那個小胖子冷笑著說道:「你怎麼知道那些死了的人不是已經回到身體裡了?說不定還是他們自己選擇死亡的呢。」

黑髮青年猛的抬起頭來,他眼中閃過一道冷光,在這一瞬間,青年彷彿化身成了黑豹,眾人只看到他彎腿彈起,下一秒他已經壓在了小胖子身上,沙漠之鷹插入在了小胖子嘴中。

「那你想試試死嗎?你能夠想像那無限的恐怖嗎?我經歷了三部恐怖片,第一部是猛鬼街一,那一部一共有十五名新人參加,還有兩名活過兩部恐怖片的熟練者存在,但是你知道結局嗎?他們都被殺死在了夢中,只有我和另外一人活了下來,你想知道被荒誕無比的夢殺死的感覺嗎?你想看看周圍的一切都變成蠕動的爛肉,在陰森無比的工廠裡,你親眼看見自己的肉體被一把剪刀一點一點慢慢揉碎的痛苦嗎?你這個狗屎!你想死嗎?」

黑髮青年瘋狂的大叫著,他眼裡的殺意是如此明顯,那小胖子已經嚇得渾身無力,他嘴裡還被塞入了槍口,這讓他連求饒都不成。

鄭吒和其餘二男二女勸開了他們,那黑髮青年冷笑了聲走回到之前所坐位置上,他繼續摸著手槍道:「在恐怖片中死亡就是真正的死亡,而且被這些恐怖片裡的惡魔折磨而死,你們會死得淒慘至極,所以如果沒有決心活下去,我是你們的話就會馬上自殺。」

旁邊一個戴眼鏡的年輕女孩說道:「那我們沒辦法回到我們的身體裡了嗎?」

黑髮青年冷笑著說道:「我一直都在說,你們並非是意識進入到電腦裡,這個遊戲你們認為是人類科技所能達到的嗎?不,這是神的傑作,我們不過是他們眼裡的蟲子一樣,為了讓他們取樂,所以抓住我們投入到恐怖片中掙扎,我們是肉體連帶著精神一起進入到了這個世界,回不去了,至少我認為我們已經回不去了。」

那個戴眼鏡的女孩有一種冷靜的氣質,她想了想道:「聽你的語氣,似乎還真有回去的希望?」

黑髮青年抬眼看了戴眼鏡的年輕女孩一眼,他說道:「這次新人的素質還真是好呢……沒錯,確實有回去的希望。」

此話一出,包括鄭吒在內的六個人都屏住了呼吸,他們直直的看向了黑髮青年。

「每完成一次任務,也即是活過這一次的恐怖片,你將得到一千點獎勵值,這一千點獎勵值將可以兌換許多東西,譬如可以兌換一百天在這個恐怖片的世界裡生活的權力……」黑髮青年淡淡的說道。

戴眼鏡女孩身邊一個中年男子說道:「又不是瘋了,誰會希望在這樣的恐怖世界裡多生活些日子?那不是找死嗎?」

黑髮青年冷笑了聲沒說話,戴眼鏡的女孩卻摸了摸額頭道:「不,我想我明白他的意思了,恐怖片也分為許多種,一是像這類生化危機樣的科技恐怖片,裡面可以用科學來解釋,沒有絲毫的神怪惡魔性質,換句話說,除了故事正在發生的地方以外,其餘地方應該都是正常的世界……」

黑髮青年一彈指頭道:「賓果!答對,可以多生活的一百天確實就是在這個世界其它地方正常生活一百天,想一想吧,在你經歷了好幾場生存與死亡的考驗後,能夠平靜且無顧忌的生存在這個世界正常地帶,那是一種怎麼樣的幸福……」
鄭吒渾身一震,他似乎有些明白這個世界存在的目的了,是的,正因為無聊的生存,才讓他感覺到自己在腐朽,而一旦經歷了這無數恐怖和死亡之後,那麼平淡的生活確實是最幸福的期望。



3 Zhttty [ 2010/11/07(Sun) 16:18 ID:cMjadZpA ]
黑髮青年繼續說道:「除了可以兌換生活的天數以外,還可以兌換許多東西,譬如這把無限子彈的沙漠之鷹,只需要一百點,也即十天生活權利即可兌換,除此以外,一個人的平均素質,包括智力,精神力,細胞活力,神經反應速度,肌肉組織強度,免疫力強度這六點,也可以每一天生活權力兌換一點,一個普通人的六點強度均為一百,換句話說,只要你活過這一次恐怖片,你完全可以讓你的力量比現在強大一倍,只要你活過一百場恐怖片,你就會成為一名超人!」

戴眼鏡的女孩卻冷靜的問道:「那麼回歸原點,讓我們回到自己的世界裡,這需要多少點獎勵值?」

「五萬點!」黑髮青年又從懷裡掏出根香煙,點燃後他深吸一口道:「你一點獎勵不用需要活過五十場恐怖片,這樣你就能回去了。」

頓時,數人都安靜下來,按照這個黑髮青年所言,五十場恐怖片的存活,如果不使用獎勵點數來強化自己,那麼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

「當然了,每場恐怖片一千點這是基本獎勵,在恐怖片中也可以賺外快,比如剛才我給你們解釋這一切,按照『主神』的規定,給予新人解釋規則,這將獎勵給我一百點獎勵點,同時你們應該注意到了自己正戴著一塊奇怪的手錶吧?」黑髮青年揚了揚左手,上面有一塊黑色純金屬的手錶,樣式古樸而純粹。

眾人都看向了自己的左手,這塊手錶裡顯示了幾個數據,一是正在倒計數的三個小時零七分,二是一些數據名字歸納,譬如喪屍個數,爬行者個數,新人個數……

「每殺十個喪屍獎勵一點獎勵點,每殺一個爬行者獎勵一百點獎勵,每殺一個新人……獎勵一千點獎勵點……」黑髮青年說完還不懷好意的看向了鄭吒幾人,這幾人裡只有鄭吒和那名戴眼鏡女孩安靜的回看向他。

「當然了,是負的獎勵點……」

黑髮青年看著鄭吒和戴眼鏡女孩冷笑了聲道:「好了,還有什麼問題盡快問,這部恐怖片已經馬上要正式開始了。」

戴眼鏡女孩看了看鄭吒,鄭吒略略一點頭,她就繼續問道:「還有兩三個問題,生化危機一這部恐怖片我也看過,結尾是實驗室的T病毒入侵浣熊市,那麼在此之前,我們乘坐這節車廂逃離實驗室,那不是可以很輕易的活下來嗎?」

黑髮青年點點頭道:「看看手錶,左上方是不是有一個名字,念出它。」

「馬修·艾迪森!」

幾個人同時念了出來,接著他們驚奇的看到那些外國軍人裡一名黑人渾身發出淡淡的光亮,這光亮只持續了片刻,接著那黑人又恢復到了正常。

「這是電影裡僱傭兵的隊長,這部電影屬於特定地區恐怖片,恐怖片劇情只發生在這實驗室裡,『主神』為了限制難度,在這樣的恐怖片中是無法逃離劇情區域太遠的,離開這個馬修·艾迪森一百米外,我們就會……轟的一聲什麼都沒了,懂了吧?當劇情裡的他死了後,這個限制又會加到其餘劇情角色身上,環環相扣,我們只能拚命在這個恐怖片裡活下去。」黑髮青年解釋道。

鄭吒忽然問道:「那個『主神』是什麼,你之前一直在說這個名字。」

「『主神』應該就是管理我們進入這個恐怖片循環的東西,它給予我們獎勵點數,兌換也在它那裡進行,『主神』是一個光團,事實上我根本不知道它究竟是什麼。」黑髮青年揚揚手道。

戴眼鏡的女孩點點頭道:「最後一個問題……這數字代表了什麼?」她指了指手錶上正在倒數的數字。

「你必須在這個恐怖片裡待的時間,時間一完結你就可以活著回到『主神』處,領取獎勵,接著面對下一部恐怖片。」黑髮青年深吸口香煙道。

就在這時,這節車廂已經開始慢慢減速,黑髮青年幾口吸完香煙,他將沙漠之鷹從懷裡掏出來後道:「好了,劇情從現在開始,他們從現在開始已經可以聽到我們的對話,記住,被他們聽到我們的話題會被扣十分,每一句話十分,負的部分從下次得到的獎勵中扣除,菜鳥們……好好活下去吧!」


4 Zhttty [ 2010/11/07(Sun) 16:19 ID:cMjadZpA ]
第一章:醒來(下)

車廂漸漸緩慢直至停止,那十數名外國僱傭兵握著槍謹慎的向外突出,黑髮青年第一個大咧咧的走了出去,戴眼鏡的女孩看了看鄭吒幾人,她也跟著走了出去,看著那名叫馬修·艾迪森的黑人走遠,鄭吒他們也全都跟了上去。

在車廂外是一處車站平台,鄭吒想了想關於生化危機一這部電影裡的場景,這裡應該是一開始眾人要進入蜂房,也即是地下實驗室的入口。

眾人順著平台一直向上走,很快,在車站平台與實驗室入口處,一座封閉的鋼鐵大門擋在了眾人面前,那大門上還有一組特殊的符號,表示著該實驗室的公司與此處危險!

鄭吒幾個人一直緊跟在僱傭兵們身後,走到大門前時,一個身穿火紅色長裙,腿部高開叉衣裝的美女忽然向黑人馬修·艾迪森問道:「我想知道你們是誰?還有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馬修·艾迪森轉過頭來看向了她,他對其餘幾名僱傭兵揮了揮手,這幾人連忙從包裹中取出一些機械,開始在大門那裡破解起來,而他繼續對這名美女說道:「我們受雇於UMBRELLA公司,也包括了你……這座大門通往了『蜂房』,你是公司登陸在案的大門保安人員,所以我們才會帶上了你。」

鄭吒記得這個場景,這是女主角艾麗絲詢問整個事件的起因,雖然他是看過電影,也清楚知道整個事情的真相,但是由他現場親眼去看,這種真實感還是讓他一陣迷茫目眩。

艾麗絲聞言一陣迷茫,她撫摩著手指上的一枚結婚戒指,喃喃的問道:「那這是什麼?」

馬修·艾迪森點點頭道:「你並沒有結婚,這不過是個掩飾而已,也是你保護蜂房的標誌。」

「那什麼是蜂房呢?」

旁邊一名非僱傭兵的男子忽然問道,這人鄭吒也認識,他就是整個事件的起因,打算偷竊T病毒的商業間諜瑞恩,也是生化危機一的男主角。

馬修·艾迪森對另一名僱傭兵說道:「給他們看。」

那人點點頭,隨即在電腦鍵盤上不停按著,片刻之後,他的手提電腦出現了一些畫面。

「這是進入蜂房的通道……蜂房深處在浣熊市地底,這是我們發現你時的那棟大樓,在這裡我們乘上了進入地底的火車,火車帶我們來到了蜂房入口處,也即是我們現在所站的位置上。」

屏幕上的畫面不停變化,最後一座如蜜蜂巢穴般的建築物出現在了電腦屏幕上。

「這就是蜂房,一座深藏在地底的絕秘研究機構,由UMBRELLA擁有並監督它,蜂房內部共有五百名科學家及其它工作人員,他們根據公司的需求在這裡研究某些機密,這些機密對於公司來說至關重要,當然了,這些機密甚至連我們也不清楚,這就是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由熱感應器顯示出來。」

馬修·艾迪森一直解釋著,在電腦屏幕上果然也顯示出了眾人所在,他們正站在蜂房頂端的車戰平台處,鄭吒知道,這裡現在是絕對安全的地方,至於再過片刻,這裡就會成為死亡禁區。

「那他們呢?」艾麗絲忽然指向了鄭吒等人。

鄭吒等人頓時大驚,他們一直以為自己是遊走在現實之外的人,換句話說,恐怖片歸恐怖片,劇情裡的人物不可能和他們發生交集,他們只需要躲避那些恐怖的怪物就行了,誰知道生化危機一的女主角竟然會指著他們說話。

馬修·艾迪森說道:「他們也是這裡的保安,公司有他們的資料登記……但是我很懷疑公司上層的指示是否出錯,除了那名黃種人是合格的戰士以外,這些人根本就是普通市民。」

這應該是那個「主神」給他們在這裡安排的身份吧,鄭吒幾人心裡恍然大悟。

瑞恩又問道:「為什麼我會失去記憶呢?我現在什麼往事都想不起來了。」

馬修·艾迪森道:「蜂房有其自體防禦系統,由蜂房中央電腦火焰女皇所控制,當蜂房被認定遭受攻擊時,中央電腦會放出一種神經性毒氣,它會讓人昏迷四個小時左右,甦醒之後會出現一系列副作用,其中一個副作用就是人體失去記憶。」

瑞恩問道:「失去記憶?這樣的狀態會持續多久?」

馬修·艾迪森搖搖頭道:「根據個人體質而定,可能是一小時,一天,甚至是一個星期。」

旁邊另一名非僱傭兵青年忽然問道:「你的意思是蜂房已經遭受到了攻擊?裡面有恐怖分子?」

馬修·艾迪森看向他道:「……也許比那還要糟糕。」



5 Zhttty [ 2010/11/07(Sun) 16:20 ID:cMjadZpA ]
這個青年鄭吒也知道,他是馬特,一名前來尋找姐姐的非公司員工,其姐姐是在蜂房內部的高級研究人員,因為得知公司正在研究T病毒,在知道T病毒的恐怖之後試圖將公司這一情況告訴政府,而他姐姐聯絡的外部人員正好是女主角,在其把病毒偷竊出來之前,病毒已經被瑞恩偷竊並且洩露,之後他姐姐也因為吸入病毒而變成了喪屍。

鄭吒真感激上天,他以前的日子因為無聊,所以看了大量電影,其中他最喜歡看的恰好是科幻和恐怖一類,熟知劇情走向,知道故事主角是誰,那麼活下去的希望就能增加幾倍,主角不死論,無論是小說還是電影,這應該都是常識。

這時,平台上方大門處傳來了聲音,一名長髮女子僱傭兵說道:「長官,已經打通了大門,現在可以進入了。」

馬修·艾迪森沖幾人點點頭,他又看向了鄭吒等人歎息了聲,接著帶領眾僱傭兵向大門處行去。

大門在電腦控制下逐漸開啟,從大門向內看去黑漆漆一片,除了黑暗以外眾人什麼都看不見,馬修·艾迪森對他身邊的一名僱傭兵道:「J·D!」

那人點點頭戴上了夜視鏡,馬修·艾迪森遲疑了一下,他轉過頭又對黑髮青年道:「張傑!」

張傑也不多話,拿起沙漠之鷹就向內大咧咧走去,鄭吒想來這個黑髮青年應該也是熟知劇情的人,在生化危機一里,只要不關閉主電腦,他們在這裡就會很安全,至少在三個多小時以內他們會很安全,而一旦主電腦關閉,這裡將會成為喪屍和爬行者的天下。

很快,張傑就打開了裡面的電燈開關,漸漸的,這個房間逐漸亮堂起來,特別是牆上的窗戶更是顯露出城市高樓間的風景,外面陽光充足,天色湛藍,這分明就是鄭吒平日裡已經看得麻木的風景。

僱傭兵和眾人都走進房間內,一個女性僱傭兵拿著一個探測儀看了半天道:「毒氣已經驅散,這裡已經安全了。」

鄭吒知道整個劇情過程,這個地下實驗室研究了一種名為T病毒的生化兵器,它可以讓人的肉體感染並且活性化,人體會變成喪屍,整個人將失去任何意識與思考,只剩下唯一的本能,吃!

之前,劇情角色瑞恩盜竊出T病毒時,將一管T病毒毀壞在了實驗室裡,通過氣體循環系統充滿了整個蜂房,裡面的研究人員和工作人員全部被感染,但是他們並不知道這一切,當蜂房的中央主電腦察覺到這一切時,它切斷了蜂房與外界的一切聯絡,並且向蜂房內部釋放了毒氣,直到僱傭兵和女主角他們到來時,整個實驗室除了他們以外,只剩下喪屍……還有爬行者。

看來生化危機一確實是部熱賣電影,鄭吒和他身邊幾人都看過它,所以包括鄭吒和那戴眼鏡女孩在內,其餘也都趴在窗戶邊向外看了出去,那外面陽光燦爛,看起來竟是如此真實,他們絲毫不擔心此時受到攻擊,因為他們都知道這裡非常安全。

來尋找姐姐的青年馬特忽然在一邊說道:「這裝置是用來改善地下工作環境的,誰也不希望一天到晚看到死氣塵塵的鋼鐵牆壁,若是能夠看到陽光的話,他們也會以為自己是生活在地面的吧。」

鄭吒遲疑了一下,他伸出手去道:「鄭吒……呃,可能是這裡的保安。」

馬特因為並沒有公司檔案,所以他一出場就被僱傭兵們鎖上了,他苦笑著轉過身道:「被鎖著的,這樣可不能和你握手……還有我的名字也忘記了。」

鄭吒友善的笑了一下,這個馬特在電影裡是個好人,他其實是最無辜的一人,只是為了來尋找姐姐而已,即使在故事結尾也一直保護著女主角,他也是活下來的人之一,直到生化危機第二部還為了女主角而戰鬥過。

另一邊,馬修·艾迪森和幾名僱傭兵成員打開了電梯大門,但是裡面黑漆漆一片,無奈下,一名僱傭兵成員扭開了一發照明彈,他將照明彈扔向了電梯下方,隨著那光芒逐漸遠去,眾人終於看到了電梯所在……它已經斷開了鋼絲砸在電梯最深處,不用想,裡面的人絕對是死透了。

那名僱傭兵成員回過頭來道:「長官,看來我們要走樓梯了。」

馬修·艾迪森臉色有些發青,他回過頭來對眾人說道:「走樓梯,十分鐘之內必須要到達底層,所有人跟上!」

僱傭兵的素質自然是不多說了,女主角體內有進化了的T病毒,她的體力素質自然也遠超旁人,另外兩名男主角瑞恩和馬特也都不差,那名張傑已經度過了三次恐怖片,他即便只使用一小部分獎勵來強化自身,其體力方面也絕對超過普通人。

剩餘的六人,鄭吒雖然是名辦公室白領,但是他一向都喜歡鍛煉,每個星期至少要花一整天在健身房度過,按他的話說,這才能擺平那些白領女人們的騷勁,所以他的體力比普通人稍強一些。

戴眼鏡女孩看起來文文弱弱,體力方面也並不佔優,而且她是女兒家,體力比男人就更差了一些,但是她很聰明,一開始走樓梯跑動時就拉住了張傑的衣角,一部分力道就由張傑來承受,而張傑不過是看了她一眼,也不多話的帶著她跑在了前面。

那名大肚的小胖子約莫二十七八歲,一身肥肉,看起來渾身一顫一顫的,沒跑一會就開始了喘息不停,速度也是越來越慢。

還有三人,一名中年男子,他似乎是做體力活的人,跑起來雖然並不快速,但是也一直跟隨在大部隊身後,始終沒有掉隊。

一名中年婦女,她的速度比小胖子還差了一些,到最後她已經只能一步一步向下挪移。

最後一人是名十多歲的青年,模樣普通至極,體力方面似乎也並不太突出,總之是那種丟在人群裡就會消失不見的類型,他的速度和中年男子一樣,不快也不慢,只是緊緊跟在大部隊身後。

跑不多時,小胖子和中年婦女已經看不見身影,鄭吒一直跑在張傑身邊,他忽然聽到張傑說道:「兩名出局……」

鄭吒奇怪的問道:「什麼兩名出局?」

張傑冷笑了聲道:「他們啊!你別把我的話當耳邊風,這是真實的世界,我們在這裡是會死的,可能你還沒什麼自覺,只是以為這是電影吧?離開他身邊一百米就會爆炸,這是規則之一,他們……死定了!」

「轟!」

張傑話音剛落,樓梯上方兩聲劇烈爆炸聲傳來,鄭吒等人頓時傻愣愣的抬頭看向了上方,但是他們什麼也看不到,除了頭頂上的樓梯以外,他們什麼也看不到。

兩名出局

6 Zhttty [ 2010/11/07(Sun) 16:21 ID:cMjadZpA ]
第二章:死亡擦肩而過(上)

鄭吒幾人驚慌失措的跟隨在大部隊身後,他們已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才從現實文明世界過來的他們,突然面對這一切玄幻般的經歷,一開始他們確實以為這不過是一場夢,或者是一場如同夢一樣的經歷,說實話,剛開始時鄭吒心裡還有一陣竊喜。

已經過膩了那種平淡似水的現實生活,除了上班下班,吃飯排泄,睡覺醒來以外,他想要足夠的刺激,性愛,一夜情,打架,甚至是吸冰毒,這一切都不過如此,這一切都還是現實而已,當你睡一覺醒來後還是現實,他不要這樣的世界!他想要更刺激的生活,而現在這一切似乎停在了他面前。

所以一開始時他確實一陣竊喜,不但可以經歷無數恐怖片的經歷,而且他還可以使用獎勵點數來強化自己,因為他是看過無數恐怖片的人,只要前幾部恐怖片是他看過的片子之一,那麼他就會越來越強,絕對不會死,等到他足夠強大時,恐怖片裡的角色也將奈何他不得,那時他可以隨時在任意世界停留,隨意生活,隨意享受刺激,甚至是不停變強,即使到最後玩膩了這一切也可以回到現實,是的!這簡直就是天堂。

一開始鄭吒確實是如此去想的,但是當那兩聲爆炸聲傳來時,就彷彿是錘子一下子將他的幻想敲碎了一般,並不存在什麼天堂,這裡也不是什麼天堂,這裡分明就是地獄啊,他也不過是諸神手心裡的一個小小蟲子而已,人的生命僅僅不過價值剛才那一聲爆炸……他不要死!他不想死!

那些僱傭兵和男女主角似乎都沒聽到那兩聲爆炸聲,甚至人數少了兩名他們也沒發現,當樓梯盡頭越來越接近時,一名僱傭兵忽然大聲說道:「長官,火焰女皇已經鎖定我們,它知道我們在這裡了。」

女主角艾麗絲聞言後奇怪的問道:「火焰女皇是誰?」

馬修·艾迪森看了她一眼道:「是國內最好的人工智能系統,它掌控了整個蜂房,是這裡的中央主電腦。」

僱傭兵們此刻已經走下了樓梯,張傑回過頭來嗤笑的看著正在喘息的眾人,他搖搖頭道:「堅持下去吧,能活下來就該感謝上天了,說實話,你們的運氣已經夠好了,這一部恐怖片是危險係數非常小的片子,事實上,這也是少數可以靠子彈來解決問題的恐怖片,堅持下去吧,只要能夠活過這一場恐怖片,你們就會有一千點獎勵點來改善自己的體質。」

隨著部隊不停的深入,漸漸的一些隔離開來的研究間出現在了過道兩邊,這些研究間全部已被注滿了水,除了水以外還有許多研究員的屍體浮動在其中,白森森的看起來甚是駭人,鄭吒等人更是知道,他們已經中了T病毒成了喪屍,一旦中央電腦重啟,他們將會超脫束縛開始行動吃人。

「糟了。」

僱傭兵裡一人說道:「要到達火焰女皇那裡,這些實驗室是必須經過的通道,現在它們都被水淹沒了,我可不認為我們還能進去。」

馬修·艾迪森點點頭道:「雷恩,J·D,你們去看看還有可能排出水不。」

那名長髮的女僱傭兵竟然名叫雷恩這樣男性化的名字,她和另一名僱傭兵J·D聞言後都握住槍向過道深處走去。

馬修·艾迪森看著灌滿水的研究所道:「卡普蘭,張傑,你們去找另一條通往火焰女皇的路。」

卡普蘭舉槍向跟在了雷恩二人身後,張傑卻沖鄭吒等人擺擺手,他彷彿很輕鬆般的向那邊走去。

等四人都走遠時,男主角之一的瑞恩才忽然問道:「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這些研究間看起來像是……」

「像是從內部被灌滿了水?」

馬修·艾迪森看了看眾人,他這才說道:「大約五小時前,火焰女皇操縱封閉了整個蜂房,接著使用內部防禦系統開始殺人,釋放毒氣,切斷電梯,關閉研究間,就像這些一樣,它殺光了在這個實驗地區內所有的人。」

他頓了頓又說道:「當公司意識到這裡出事時,我們小分隊就被派遣過來這裡關掉它,這就是我們來此的目的。」

幾個主角都是詫異莫名,艾麗絲咬了咬手指道:「它為什麼要這麼做?它不是智力化電腦系統嗎?」

馬修·艾迪森搖搖頭道:「這我們也不知道,有可能是受了外部影響,譬如電腦病毒……也有可能是內部人物操縱破壞了它,這都是……」

正在馬修·艾迪森說話時,馬特所靠的那面玻璃牆壁上逐漸顯現出一個人影,馬特仔細看去,卻發現這是一具正在浮水裡飄動的屍體,他嚇得大叫著向外跳去。

眾人都被嚇了一跳,甚至連鄭吒等人也被嚇得跳了起來,所有人都看向那邊,在玻璃牆壁內部浮動一具蒼白的女性屍體。

馬修·艾迪森幾人雖然神色都有些不自然,但他們還是很快冷靜了下來,只有鄭吒四人卻是嚇得渾身手腳發涼,可能他們坐下來看電影時不覺得,真的身在其境時,特別是深知那屍體已經是喪屍時,這種陰森恐怖根本無足為外人所道。

鄭吒正看著那具屍體出神,忽然他肩上一隻小手拍過,在這個時候任何動靜都足以嚇死人,他頓時被嚇得竄出數米,轉過頭去才看到那名戴眼鏡的女孩站在那裡嘻笑。

「喂,我說我們還是相互介紹一下怎麼樣?畢竟馬上就要開始相依為命了。」戴眼鏡的女孩笑了笑說道。



7 Zhttty [ 2010/11/07(Sun) 16:22 ID:cMjadZpA ]
三個男人似乎都沒什麼意見,戴眼鏡的女孩這才說道:「我名叫詹嵐,詹天祐的詹,山風為嵐的嵐,嘻嘻,聽起來很像是男孩的名字吧?我的職業是作家,來這裡之前一直抱怨沒有寫作的慾望和靈感了,沒想到居然來到了這個無限靈感的世界裡,呵呵,這也算是報應吧。」

鄭吒友善的笑了笑道:「鄭吒,鄭成功的鄭,哪吒的吒,職業是公司主管,呃,來之前我也確實抱怨過現實世界太過無聊,平淡得彷彿人一天一天在腐爛一樣,所以想找些刺激……只不過這裡的刺激實在太過強烈了些。」

詹嵐笑嘻嘻的握了握鄭吒的手道:「知音呢,其實我也是那麼想的哦。」

中年男子憨厚的笑了笑道:「牟鋼,牟的牟,鋼的鋼,唉,比不得你們文化人,反正就是那個名字,職業是長途貨運司機,來這裡之前確實也抱怨過老伴太過小氣,兒子也不爭氣,總之是對現實很失望的樣子,和朋友一起上網玩遊戲時點了那個確認,然後就到這裡來了。」

最後那個平淡無常的青年說道:「李蕭毅,高三學生,來之前曾經抱怨過許多事情,但是來這裡其實也蠻不錯的,只要不死就可以成為超人,而且聽張傑的意思,只要能回去,這強化了的能力似乎也能保持,我再也受不了在學校裡被欺負了,如果我能回去,我一定要殺了那些混帳!」

這個青年臉上顯出一種猙獰之色,其餘三人對望一眼,他們都知道這個青年一定是在學校裡一直被欺負的對象,他的抱怨一定是對現實世界失望透頂,這麼看起來,來這裡的人都有一個共同一點,那就是對現實世界的抱怨和失望。

這時,張傑和另一名僱傭兵走了回來,他走過詹嵐時故意在這個女孩屁股上重重一拍,促不及防下,詹嵐只來得及一聲尖叫,張傑已經哈哈的走向了馬修·艾迪森。

「長官,我們找到了另一條路,但是走過去估計要多花一些時間,我們先回到這裡,然後穿過B餐廳,從這裡直達目的地,這條路可能要多花一倍的時間。」張傑身邊那名僱傭兵說道。

這時,另外兩名探路人員也已回來,名為雷恩的長髮僱傭女兵道:「長官,那邊完全走不過去,這層樓已經徹底被淹沒了。」

馬修·艾迪森點點頭道:「好,那我們走第二條路,所剩時間已經不多了,大家趕快吧。」

無奈之下,鄭吒等人只好又跟著大部隊一起向回路走去,還好這次僱傭兵們沒再奔跑,接下來也不知道走了多遠,眾人終於在一處鐵門外停了下來,僱傭兵中的一人使用電腦開啟了鐵門,接著前排幾人持槍小心的向內走了進去。

這是一間擺放了無數小型集裝箱的廣闊大廳,這些集裝箱約莫數米立方,從集裝箱裡還不停透出森冷氣息,只要看過生化危機一的人都知道,這裡是封凍爬行者的倉庫,一旦主電腦關閉,這些爬行者將成為最恐怖的異形生物,其恐怖的威力比喪屍強了百倍不止。

一名僱傭兵看著電腦說道:「這裡就是B餐廳……地圖上是這麼說的。」

馬修·艾迪森走到他身邊看向電腦,馬特卻在旁邊說道:「也許這裡隱藏了一些秘密,一些公司不想讓外界知道的秘密……」

馬修·艾迪森看了他一眼沒說話,只是對身邊的僱傭兵道:「J·D,雷恩,張傑,你們在這裡看著犯人,然後守住出口。」

這時,另一名女僱傭兵突然道:「長官,這裡的毒氣顯示為零,可能這裡並沒有被釋放毒氣,也許是這裡的防禦系統失控了。」

馬修·艾迪森點點頭道:「好,J·D,雷恩,張傑,這裡可能還有躲避的倖存者,搜索一下,但是別走太遠,你們必須先看住犯人和出口,明白嗎?」

三人都點點頭,只有張傑冷笑了聲從懷裡掏出一根香煙,看過電影的人都該知道,倖存者?不,倖存者沒有,喪屍倒是不少。

鄭吒身邊的戴眼鏡女孩忽然走到了張傑身邊小聲說道:「在這裡我想知道一件事,我們可以改變電影裡的劇情嗎?」

張傑點點頭道:「繼續,還想問什麼?」

她笑了起來,笑聲很像是某種銀器風鈴,她道:「那麼可以在這裡使用塑膠炸彈嗎?只要殺死在這個房間裡所有的爬行者,那不是可以得到數千點的獎勵點嗎?」

張傑也笑了起來道:「話是這樣沒錯,是的,炸掉這裡會得到數千點獎勵點,但是我有兩個問題想要問你一下,一是他們會給我們時間擺放塑膠炸彈嗎?」他指向了那些僱傭兵。

「他們並不知道這些都是什麼,也不知道主電腦被關閉會有什麼後果,如果隨便看到我們做出他們無法理解的事,最大的可能是他們會先一步向我們開槍,結果很可能提前釋放出爬行者,『主神』不會任憑你那麼成功改變劇情的,即便改變,它也很可能會順便的提高難度和意外,知道了吧?」

張傑自問自答後,他隨即又問道:「第二個問題,你認為在恐怖片裡,我們能夠活下去的最大憑依是什麼?」

戴眼鏡女孩愣了一下,她摸了摸自己的額頭道:「力量?不,運氣?也不是,太不可琢磨,時好時壞……應該是熟知劇情吧?」

張傑笑道:「賓果,答對,熟知劇情正是我們最大的憑依,所以在沒有絕對把握之前,我是絕對不會去改變劇情的,而如果有人企圖強行改變劇情來取得獎勵點數,我不介意送他下地獄。」

鄭吒此刻也站在二人身邊,他一直靜靜的聽著,卻發現張傑用一種奇特的目光注視著他,這讓他很不舒服,那種目光是帶著憐憫和嘲弄的目光,就彷彿是……就彷彿是看著一名死人一樣,這讓他感覺太不舒服了。

就在這時,僱傭兵隊長馬修·艾迪森已經說道:「好,開始行動,剩餘的人和我來。」

張傑此刻表現得也很自然,他一直跟在大部隊身後,看他的模樣似乎是向左右兩邊不停搜索著什麼,僱傭兵們看到了也沒多說什麼,只有鄭吒他們心裡明白,這是因為張傑不能遠離馬修·艾迪森一百米遠,所以他必須跟在大部隊身後。

中途又過了幾道鋼鐵大門,接著眾人來到了一間中央電腦操縱室,當然了,現在中央電腦火焰女皇已經失控,這裡也無法直接操縱整個實驗室了。





8 Zhttty [ 2010/11/07(Sun) 17:10 ID:cMjadZpA ]
第二章:死亡擦肩而過(下)

僱傭兵中最精通電腦的人名為卡普蘭,他直接打開了三具手提電腦,以鄭吒等人的眼光看去,他玩電腦絕對是一等一的水準,雙手噼裡啪啦不停在三具電腦上按動著,但是數分鐘過去了,直通中央電腦所在地的大門依然緊緊封閉。

另一名女僱傭兵忍不住問道:「怎麼會花那麼多時間?」

卡普蘭頭也不回的說道:「火焰女皇是智能電腦,它的防禦系統十分完備,如果能夠輕易就突破進它的防火牆,那麼也不會使用它來作為實驗室主電腦了……」

說話間,一聲輕響,緊緊封閉的大門終於緩慢開啟,馬修·艾迪森點點頭道:「把東西裝起來!」說完,他回過頭來看了鄭吒等人。

「你們留在這裡。」

在大門之後是一條十多米長的通道,通道兩邊卻全是玻璃牆,和大門外面的鋼鐵牆壁完全不同。

馬修·艾迪森說完之後就自顧自的向內走去,他走得非常謹慎,每一步都透著足夠小心,即便如此,當他走到了通道中間時依然渾身一驚,因為四周的玻璃牆猛的亮了起來,這突兀的感覺足夠把一個普通人嚇得手腳發軟。

卡普蘭的聲音從對話器裡出來道:「放心,只是自動感應燈,沒什麼可擔心的。」

(分明就是自動防禦系統的激光,什麼自動感應燈啊,還沒什麼可擔心的……)

鄭吒心裡暗暗的想著,他忽然想開口說些什麼,這時一隻小手拉住了他,當他轉過頭來時,才看到戴眼鏡女孩站在他身邊輕輕的搖著頭。

馬修·艾迪森此刻已經放置好傳輸器,那是一塊如同手機樣的裝置,將它放在門的感應裝置上就行,卡普蘭頓時又在鍵盤上按動著什麼,不多時,一聲輕響,通往中央電腦的大門終於開始緩慢開啟。

馬修·艾迪森呼了口氣,他向通道外的眾人招呼道:「好,把東西帶過來吧。」

艾麗絲忽然問道:「什麼東西?那是什麼?」

卡普蘭離她最近,他說道:「這是可以關閉火焰女皇的裝置,它能放出強烈的電流,搞亂主機並且讓它重啟……」

這時,拿著那儀器的僱傭兵已經要走進通道裡,鄭吒終於忍不住大聲說道:「等,等等啊,你們不覺得有些古怪嗎?這個只能電腦未免太沒用了些,就這麼讓你們重啟了它,我覺得事情不會那麼簡單,這通道裡很可能有什麼奇特的地方。」

僱傭兵們頓時都停了下來,所有人都古怪的看著他,那戴眼鏡的女孩歎息聲放開了他的手,並且遠遠的離開他站到了女主角艾麗絲身邊。

馬修·艾迪森從通道裡走了過來,他默默的看著鄭吒,好半天後他終於說道:「那好,你,還有你也跟著我們一起進來。」他的手指向了鄭吒和中年男子牟鋼。

鄭吒和牟鋼頓時手腳冰涼,看過這部電影的人都知道,這通道是個死亡陷阱,只要進去的人就絕對會死,甚至連身手最好的僱傭兵隊長也死在了激光下,而且死得極其淒慘,他被激光分割為了無數碎小肉塊。

鄭吒終於知道張傑為什麼會露出那樣的目光了,是的,他忍不住想要改變劇情,但是劇情本身的慣性不容改變,即便因此而改變了,那『主神』也可能會因此增加數倍難度,就比如現在這樣。

牟鋼忽然抱頭大叫起來道:「不,我不要,我不要進去啊!」他說著時竟然大叫著向來路跑了回去,在鄭吒幾人還沒回過神來前,僱傭兵們已經掏出槍將他擊飛了出去,當他落地時,已經變成渾身彈孔的屍體了。



9 Zhttty [ 2010/11/07(Sun) 17:12 ID:cMjadZpA ]
哇!」

鄭吒和李蕭毅猛的吐了出來,一條生命活生生的在他們面前被打成了屍體,鄭吒心中尤其難受,因為這人基本上是死在了他的多管閒事上。

馬修·艾迪森冷冷的看著他道:「我一開始就懷疑你們,你們的身份雖然登記在公司資料上,但是你們根本不像是公司保安,現在還打算阻止我們重啟火焰女皇嗎?好了,鄭吒,給我們一起進去吧。」

鄭吒渾身冰涼,才吐了的他還感覺肚子不舒服,馬修·艾迪森絲毫沒客氣,拉著他就和其餘僱傭兵向內走去。

眾人剛走進通道,就如同電影劇情裡曾經發生過的一樣,兩邊大門同時關閉,馬修·艾迪森已經顧不得鄭吒了,他和其餘僱傭兵拿著槍械小心觀望,同時他也對著對話器問道:「卡普蘭?」

卡普蘭急急道:「某種休眠中的防禦措施,一旦有太多人通過大門,那麼就會在進門後啟動它。」

馬修·艾迪森道:「那麼就讓它繼續休眠!」

卡普蘭已經急得滿頭是汗,他雙手不停按動鍵盤,嘴裡回答道:「我正在努力!」

馬修·艾迪森無奈的對手下說道:「待在原地不要動。」

鄭吒聽到這句話後就渾身冰涼,他知道劇情已經開始啟動,而他也成了劇情中的一員,是的,果不其然在正對面兩邊牆壁光芒猛的黯淡,在玻璃牆壁之間出現了一條激光細線,這條激光細線在形成時就猛的向僱傭兵們和鄭吒劃來!

馬修·艾迪森反應最快,他猛的將身邊二人撲倒在地,鄭吒因為一直注意著那邊,在激光細線出現的同時已經瞬間臥倒,所以激光細線只是從他肩上劃過,銳利而熾熱的感覺彷彿貼著他的肩膀劃了過去,除此以外,他腦海裡已經呈現一片空白。

「醫務兵!醫務兵!」

馬修·艾迪森的聲音大叫起來,這個聲音把鄭吒從空白中驚醒過來,他轉過頭去一望,那名作為醫務兵的女僱傭兵腦袋正在緩緩移動,接著腦袋直直掉在了他面前,那雙死瞪著的眼睛彷彿是種詛咒,更彷彿是種嘲弄。

「不,不要啊!我不要死!」鄭吒瘋狂的大聲叫道,不知為何,他越是大叫心裡卻越發冷靜,他開始回憶生化危機一電影裡這段情節的每個片段。

馬修·艾迪森扶著一名手指被激光線割斷的僱傭兵,這時,另一名僱傭兵大叫道:「長官,另一發又來了!」

這一次激光線是從腿部高度的地方形成,鄭吒腦海裡回憶著這個片段的細節,他記得這條激光線會在劃過第一名僱傭兵後,在第二個僱傭兵跳起來時劃向高處,接著將第二個僱傭兵給分了屍,他只有一個選擇的機會,一旦失敗就會被激光線殺死!他不知道劇情在這裡是否會改變,所以他只能選擇相信腦海裡所知道的電影劇情。

那激光線開始迅速朝四人劃了過來,地上那名僱傭兵無法動彈很快被殺,剩餘兩名僱傭兵不停向後退去,鄭吒瞪大了眼睛全神貫注的看著那名僱傭兵的動作,一秒,兩秒,在這生死關頭,鄭吒竟覺得時間彷彿靜了下來一般,他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四周的一切都彷彿變得了緩慢。

「精神臨界值突破!獎勵點數五百點,精神值提高二十點,神經反應速度提高三十點!」

一個死板但莊嚴的聲音劃過鄭吒的耳邊,但是他已經什麼都聽不到了,他只能全神貫注的看著那名僱傭兵的動作,終於,在他跳起來的瞬間,鄭吒猛的臥倒在地,那條激光線從他眼前劃過,白色光芒彷彿死神的鐮刀,在這一瞬間,鄭吒相信了張傑的話,他們確實是連同肉體一起進入到了這個所謂的遊戲裡,這是諸神的傑作,也可能是惡魔的遊戲,他們……會死的!

激光果然在僱傭兵跳起時猛的劃高,那名跳起來的僱傭兵被徹底分屍,等到激光線過去之後,鄭吒又從地面跳了起來,他向後望去,在背後鋼鐵大門的玻璃口上,戴眼鏡女孩也站在外面,她眼中飽含淚水。

鄭吒只來得及向她微微一笑,接著他拖著馬修·艾迪森就緊貼著來時入口處的大門,現在他只能乞求劇情不要有絲毫改變,這道激光將在靠近大門時結束,不要妄想去躲避它,它將變成網狀撕裂任何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緊貼在大門口乞求上蒼,按照劇情裡所顯示的,把這一切都終結掉吧!

馬修·艾迪森拚命掙扎著道:「放開我!這個位置我們都會被割成兩段!放開我!」

鄭吒卻死死抓著他的衣領道:「相信我!相信我!這一次我們沒辦法做任何躲避,緊靠在大門上,只有這樣才能碰碰運氣!相信我吧!」

第三道激光線已經逐漸形成,在形成的同時疾速向二人劃了過來,按照它所顯示的位置來看,它將把二人攔腰劃斷,馬修·艾迪森死命的想要臥倒在地,但是鄭吒卻是緊緊抓住他死也不放,他本人更是全身都緊貼在大門上,甚至他還慢慢閉上了雙眼。

「活下去,想要活下去,那怕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掙扎,我也想要活下去!」

也許是神明張開眼,也許是鄭吒的祈禱生了效,這條激光線在靠近二人時猛的變成了網狀,馬修·艾迪森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媽的抱怨聲,在他絕望的瞬間,激光網漸漸黯淡下去,接著那激光網消失在了他眼前數厘米處,一種微弱的熾熱感還隨著空氣迎面撲向他臉面,這一瞬間,他彷彿還不敢相信自己活下來了一般。

鄭吒張眼了眼,他並沒有看到那激光網的消失,但是他知道自己成功了,熟知的劇情再一次慣性推動,他也終於從死亡裡掙扎著活了下來,過去二十多年的生命裡,他從未有這麼一刻如此貼近死亡,那死亡的軌跡線就從他肩上劃過,如此的接近!

「這是什麼?」

鄭吒正在感歎自己的運氣時,忽然他發現從他拉扯著的馬修·艾迪森的衣領上出現了一個小光球,他好奇的拿起了那個光球,數厘米大小的光球接著消失在了他手指間,一道溫暖的氣息彷彿從手指裡進入到身體中,這是一種異樣舒服的奇特感覺。

「B級恐怖支線劇情完成,獎勵點數五千點!」

之前那個死板但莊嚴的聲音再次響起,鄭吒這才回想起之前在激光線劃過時他彷彿聽到了什麼,仔細回想起來,似乎得到了獎勵點數五百點和精神力二十點與神經反應速度三十點的獎勵,換算下來,這已經是一千點的獎勵點數了,按照張傑所說,這是經歷一場恐怖片所能得到的獎勵。

至於這五千獎勵點數,彷彿一張大餅從天而降,把鄭吒震得是一顫一顫的,也不知是生存的喜悅還是獎勵的驚喜,總之當大門打開好幾個人衝向他時,他依然站在那裡神色發愣。

青年李蕭毅衝到鄭吒身邊大力拍著他的肩道:「你太棒了!居然在這樣的情況也活了下來!」

鄭吒被拍得回過神來,他苦笑著搖了搖頭,心中卻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滋味,他甚至不知道此刻該說些什麼,才從生死關頭活過來,這對於一個才從平凡世界裡走出來的普通人而言,這樣的刺激太過巨大了。

戴眼鏡女孩詹嵐也走過來道:「這是你活該,之前我就一直提醒你不要改變劇情,你卻偏不聽,之前張傑說得其實沒錯,對於這裡我們最大的憑依不是運氣,而是我們熟悉這一切的劇情,你的運氣總不能一直伴隨著你,以後千萬別那麼衝動了,我們誰都不希望死在這裡。」

鄭吒搖搖頭沒說話,他不知道該不該把獎勵的事情說出來,B級恐怖支線劇情,這究竟是什麼意思?是指改變了劇情走向?還是指救活了劇情中本該死去的人物?亦或者是闖過了劇情中非常危險的場景?

他不知道,因為剛才那一切確實是非常非常危險,他差一點就死在了裡面,而且那個中年人牟鋼幾乎也是被他害死的,所以他不敢繼續嘗試著改變劇情,可能張傑他們也不會讓他再改變劇情,因為接下來誰也無法預知走向時,很可能所有人都會死在這裡……包括他們,包括角色人物,甚至包括片裡的主角!

這就是恐怖片,裡面沒有人是絕對安全的,所有人都可能會死,他們都只是掙扎的蟲子罷了,都在掙扎著求活!




10 Zhttty [ 2010/11/07(Sun) 17:12 ID:cMjadZpA ]
第三章:活下去的慾望(上)

數分鐘後,所有人都從這場血腥死亡中回過神來,馬修·艾迪森感激的拍了拍鄭吒的肩,這個本該死在通道裡的僱傭兵隊長此刻卻活了下來,這實際已經是對劇情的莫大改變,當然了,也可能他會死在之後的喪屍嘴裡或者爬行者爪下,誰也無法預料。

馬修·艾迪森看了眾人幾眼,他冷冷的說道:「我們繼續吧!」

「繼續?」男主角之一的瑞恩大聲說道:「什麼繼續?開玩笑!我才不會進到那通道裡!」

馬修·艾迪森將眼睛看向了卡普蘭,這個精通電腦的僱傭兵滿頭大汗的說道:「是,是的,我已經關閉了所有防禦系統,所有的……」

馬修·艾迪森重複問道:「所有的?確認?」

說完,他也不等卡普蘭的回答,提起地上的儀器就向通道另一頭走去。

卡普蘭不停在鍵盤上按動著,這一次入口處大門沒再關閉,女主角艾麗絲如同劇情那樣跟著走了進去,接著通往中央電腦火焰女皇房間的大門再次封閉,鄭吒等人對望了一眼,他們知道接下來就該面對生化危機的主題了,喪屍!

詹嵐低聲對鄭吒二人說道:「千萬別離開張傑太遠,千萬別被喪屍咬到或者抓傷,電影裡只要被T病毒感染,三十分鐘內就會變成喪屍,我以前看這部電影時做了一個計算,大約十分鐘內打入解毒劑才能有效,記住,一會千萬別離開張傑,他既然能夠活過三次恐怖片,這一次他也應該能夠活下來。」

鄭吒和李蕭毅都點了點頭,詹嵐忽然笑道:「對了,你們殺人會覺得噁心嗎?」

李蕭毅先道:「才來這裡時會感覺很噁心,而且也不習慣這裡的氣氛,但是剛才吐了之後卻覺得胸口順暢了許多,如果是閉著眼睛的話,我想我也敢殺人了。」

鄭吒想了想,他也覺得剛才吐了之後胸口順暢許多,而且他還親身經歷了一場生死關頭,此刻的他已經再沒有才來到這個世界的不真實感了,他覺得已經漸漸融入到這場恐怖片裡,只要能夠活下來,殺人,殺怪物,這些他都願意去做!

詹嵐繼續道:「好,那麼一會就找機會揀起他們的槍械,看到喪屍落單就盡量殺掉,這些可都是獎勵點數啊,記住,腦袋!這是喪屍的弱點!」

說話間,整個房間的光亮忽然就黯淡下來,他們知道馬修·艾迪森已經將中央主電腦關閉,同時,一直將喪屍和爬行者隔離起來的中央電腦防禦系統也瞬間失效,整個實驗室中將成為這兩者的世界,而鄭吒等人經歷了之前劇情改變的痛苦後,這一次他們沒有一個人膽敢去改變劇情,所以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中央電腦被關閉,接著,就該直面死亡了。

在黑暗中,鄭吒感覺到身邊李蕭毅一個勁的不停顫抖,甚至連詹嵐都在微微顫抖,他忍不住輕聲說道:「害怕嗎?」

李蕭毅回答道:「嗯,很怕。」

詹嵐卻說道:「是太興奮了……」

鄭吒突然覺得這個女人很恐怖的樣子,所以他不敢多問,只是抬頭看向了光源,他在默默等待接下來的一切。

數十秒後,整個房間再一次亮堂起來,鄭吒知道,一切開始了!




11 Zhttty [ 2010/11/07(Sun) 17:14 ID:cMjadZpA ]
馬修·艾迪森和女主角從中央電腦室裡走了出來,這個黑人僱傭兵此刻看起來一臉的疲憊,他看了看通道裡的屍體後道:「暫時沒辦法安頓他們,我們先把火焰女皇的主板拿回公司,卡普蘭,蜂房的情況如何?」

卡普蘭在電腦上按了幾下道:「很好,一切防禦系統都已關閉,我們可以大搖大擺的從直線離開蜂房了。」

馬修·艾迪森點點頭道:「很好,那麼我們現在……」

他話音未落,忽然從外面「B餐廳」處傳來一陣槍聲,馬修·艾迪森和卡普蘭對望一眼,他們握住槍就向外跑了出去,女主角艾麗絲和另外兩名主角也跟著跑了出去,鄭吒三人對視一眼,也同時跟在了他們身後。

鄭吒等人跑到「B餐廳」時,他特意注意了一下那些裝著爬行者的集裝箱,是的,之前集裝箱上的綠燈已經全部變成了紅燈,這表示爬行者的冷凍已經失效,一想到這裡恐怖數量的爬行者,鄭吒就覺得心中拔涼拔涼的,這裡恐怖數量的爬行者,已經絕對不是人力所能對抗的東西了。

當眾人跑到「B餐廳」入口處時,長髮女僱傭兵雷恩正握著手在那裡罵罵咧咧的,馬修·艾迪森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我聽到了槍聲。」

雷恩的大拇指和食指之間缺了一大塊肉,鮮血淋淋的看起來甚是恐怖,她咬牙說道:「長官,我們發現了倖存者,但是他已經瘋了,竟然咬我……」

馬修·艾迪森皺眉道:「所以你就開槍了?」

雷恩大聲回答道:「長官,可是他已經瘋了!」

「他不見了!」

張傑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他看著地上一灘血跡淡淡的說道:「他剛才還在這裡,但是現在已經消失了。」

馬修·艾迪森走到了血跡前,他看了血跡兩眼,這血跡已經呈現半干稠狀態,這絕對不是才從體內流出來的鮮血,他心裡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馬修·艾迪森站起身來後大聲說道:「我們馬上離開蜂房!」

雷恩卻覺得詫異的問道:「長官?我們接到的命令不是讓我們得到火焰女皇主板後在此警戒,等待後續部隊嗎?」

馬修·艾迪森苦笑著搖了搖頭道:「已經沒有什麼後續部隊了……準備離開!」

這時詹嵐走到張傑身邊輕聲問道:「你剛才突然發話,不怕改變劇情嗎?」

張傑嗤笑的說道:「你們才是厲害,身為新人,竟然硬是改變了劇情還沒死……好好看看手錶,上面還有馬修·艾迪森的名字嗎?」

詹嵐和她身邊鄭吒二人同時看向了手錶,果不其然,上面的馬修·艾迪森名字已經消失,那個地方已經是空白一物了。

張傑冷笑著說道:「現在開始,我們已經可以自由行動了,記住,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只要能夠活下去就行了。」

他想了想又說道:「如果我是你們的話,體力不行,反射速度不行,也沒有槍械,如果我是你們的話,會一直跟著大部隊回到火焰女皇的房間裡,至少這樣會一直安全……」

鄭吒三人愣了愣,詹嵐笑著說道:「沒想到你人其實還蠻好的,只是不善於表達罷了。」

張傑嗤笑道:「人好?你開什麼玩笑,我是不想你們耽誤我賺獎勵點,你們可別誤會了……在這個世界裡可不存在好人,只要能夠活下去,我不介意把你們三人當成我的擋箭排!」

在話裡赤裸裸的殺意,讓鄭吒三人心中都是一涼,同時,從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鋼鐵摩擦的聲音,雷恩和J·D都持槍向那邊走了過去,沒走幾步,一個穿著研究服的男子拖著鐵錘從轉角處走了出來,同時,在他身後還跟著數個行走得搖搖晃晃的「人」。

J·D打開槍栓道:「站住!不然我開槍了!」

這些「人」自然是不可能站住了,他們早已經被T病毒感染成了喪屍,隨著他們的出現,四周轉角處也不停出現著這些搖搖晃晃的「人」,他們都是穿著工作服或者研究服,其中一些「人」身上已經開始腐爛,還有腳腕完全扭曲變形但是依然在行走的「人」,鄭吒甚至看到其中一個腦袋只剩下一半,那腐爛的骨頭和腦漿呈現灰白色,這樣的情景讓他又差點吐了出來。

「站住!不然就開槍了!」

「彭!」

馬修·艾迪森第一個向這些喪屍開了槍,為首拿鐵捶的那名喪屍被打得飛了出去,但是很快的,他又從地面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身上中了十多發子彈,但是他竟然連血都沒流多少。

「彭!」

張傑手裡的沙漠之鷹開槍了,沙漠之鷹巨大的威力一下子將那喪屍腦袋打得粉碎,就彷彿是西瓜爆炸一般,他冷笑了聲道:「你們快去找出口,這裡交給我吧!」

馬修·艾迪森遲疑了一下大聲說道:「好,各個隊員保持好隊型,J·D,你去找出口!雷恩,守著犯人,其餘人跟在我身邊!」

鄭吒回頭看去,張傑並沒有開槍,他拿著沙漠之鷹不停在手指上旋轉著,任憑那些喪屍離他越來越近,接著,他握住手槍一陣連發,靠他最近的幾名喪屍頓時被爆頭倒地,他開槍的速度和準頭都遠超凡人,至少遠超普通人!

鄭吒覺得他能看見張傑的動作,以前他也看過一些關於格鬥方面的書籍,裡面將人的視力分為了兩種,一是靜態視力,你可以看到多遠外多麼細小的東西,另一種是動態視力,你可以看到運動中多快的東西,運動的東西速度越快,你看得越清楚,這就代表了你動態視力越強。

看來動態視力和神經反射速度有關,他覺得自己能夠很清楚的看到張傑的動作,這代表了他與張傑間的神經反射速度差距並不太大,而且他覺得看到那些喪屍爆頭倒地,他只是開頭覺得有些噁心,看多了後反而覺得很自然了,這應該和他精神力有關。

(果然,那些獎勵點數真的增強了我的體質!原來並不是開玩笑啊!)

鄭吒心中狂喜,但是他依然冷靜的跟在了馬修·艾迪森背後,走著走著,馬修·艾迪森忽然轉過頭來遞給了他一把手槍和兩發彈夾道:「一會可能顧不了你們,一個彈夾共有十五發子彈,照張傑所做的那樣,專打他們的頭!」

鄭吒自然比誰都清楚這一點,他雖然沒有使用過手槍,但是在他此刻的神經反射速度下,看似快速的抬槍打去,實際上他已經死死將那喪屍頭顱瞄準,而且他也聰明,開槍時絕對不打十米以外的喪屍,十米是他現在的有效射擊距離,像這種沒有準星的手槍,靠的就全是槍感,第一握槍的他也只能在十米以內稱雄。

旁人卻並不知道這一切,他們看到鄭吒抬槍就打,看起來似乎不用瞄準一樣,但是他卻總是一槍一爆頭,乍看起來甚是厲害,馬修·艾迪森暗暗點了點頭,他和其餘幾個僱傭就只看向了前方,身後的喪屍們都交給了張傑與鄭吒二人。

李蕭毅看得眼睛直冒星星,他興奮的叫道:「鄭吒大哥太厲害了!你以前一定經常用槍吧?太厲害了,這都是多少獎勵點啊?」

馬修·艾迪森忽然回過頭來問道:「獎勵點?」

李蕭毅頓時臉色鐵青,鄭吒知道他應該聽到了某個聲音的警告,然後是扣除他的獎勵點數,這位兄弟也真夠倒霉,一點獎勵沒拿到,反而成了負數。

馬修·艾迪森奇怪的看了三人一眼,他接著又看回向了正前方,詹嵐拍了拍胸口小聲道:「好危險,我還以為劇情又要改變了呢。」

詹嵐身材其實很棒,而且她模樣也長得不錯,這一拍胸口就讓她胸部一陣亂顫,鄭吒和李蕭毅頓時都多看了幾眼,她似乎也發覺了不對勁,連忙雙手抱住了胸口道:「張傑他會不會出事啊,都已經看不到他了。」

鄭吒知道她是為了岔開話題,所以也就隨意說道:「應該沒問題,他的身手比我們好得多,而且又有那把無限子彈的沙漠之鷹……媽的,老子活下來後也一定要去兌換一把。」

詹嵐又摸了摸她的額頭,這似乎是她的習慣動作,她的額頭比一般女孩要稍微突出一些,胸口也比普通型號大了一些,所以她做這個動作時看起來別有一番味道。

「一百獎勵點,可以提高普通人十分之一的力量或者別的什麼,等活下來後,還是得問問張傑關於獎勵點兌換的細節……現在可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你還是好好保護我們吧。」詹嵐嘻嘻笑了起來道。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