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悠月之歌

1 ZZZ [ 2010/11/14(Sun) 12:02 ID:AKT6hOAA ]
第一章-無限分之一

月亮好惚

躺在公園的草皮上.秋夜的溫度並不怡人.但此等月色卻可以彌補一切

雖說是滿月的日子.但大部分的月都埋藏在雲後.不甘示弱地從雲縫中流瀉出來.純淨的月光將雲層的立體襯了出來.減弱了光.卻照亮了雲

似乎有人這樣說過.這種混合著柔與剛的光才會吸引真正意志澎湃的人.喜愛熱烈太陽的人.只會因為溶化而墜落.進而絕望.真正適合伊卡路斯的.唯有激起意志的月和願意包容他的陰柔

對吧?小悠...

[也已經是秋天了呢...]我呢喃地說給小悠聽.但沒有任何回應...

此時月已脫離了雲的壟罩.正肆無忌憚的發散月光.我稍稍皺了皺眉

[看來伊卡路斯被欺騙了呢..]我苦笑了一下

-不會的.伊卡路斯已經身在月亮之中-

[是這樣嗎?]有點無奈的笑了一笑

月亮好惚

躺在公園的草皮上.凝視著月


2 ZZZ [ 2010/11/14(Sun) 12:03 ID:AKT6hOAA ]
第二章-三分之三

[老頭.你有仰望過天空嗎?]

在一陣因放學而起的嘈雜聲中.一句話就這麼從後面傳了過來...

[妳是指除了我上次落枕以外?]

放學的嘈雜總是令我焦躁

[為什麼你總是沒有辦法用正常的答案回答啊?]

小悠苦笑著

[不知道...]

[是嗎?]

我微點了頭

[一般人不會這樣回答吧?]

[或許吧]

[或許?]

小悠超然的一笑

小悠好像很享受說這些意義不明的內容.但我此時只想離開這喧鬧的教室

[所以...妳到底想要說什麼?]

[也沒什麼啦.只是有時認為仰望天空可以忘卻一切.跟看著海上的地平線有些不同.明知道視界只有這麼一丁點大.收入眼中的卻是無限的藍.是神經是連接腦部的吧?那心呢?我從不認為腦看得到東西.所謂的悸動就是從心中傳來的鼓動吧?腦是用來思考的.用來理解人造美的.因而看到宏偉的建築時.不會悸動.而是會頭皮發麻吧?可是心不一樣.心與自然脈動是相連接的.把心擴散至天空之中.和無限的藍融為一體的話.憂愁也只是無限中的一小部分吧?]

[我對地面以上的東西沒有興趣]

雖然無奈.但我也只能繼續地跟小悠作應對.反正教室只剩下不到五個人.這也使我較不那麼地焦躁

[為什麼?]

[對我來說.那似乎...太科幻了]

[是嗎?]

我微點了頭

[所以你甘願讓自己定位在這粒藍色的塵埃上?]

[我只是不希望脫離孕育我的地方]

[你真的很老頭耶...]

[大概吧]

[大概?]

[如果你是指我缺乏冒險慾望或只會墨守成規的話.我並不否認]

[沒有想要有第一次嗎?]

小悠直瞪著我.彷彿想看構成我大腦的是哪一塊豆腐似的

我嘆了口氣

[那我問妳.有脫離的必要嗎?]

[該怎麼說呢?自然而然不就會這樣想嗎?以學術方面來看的話.地球上的人口密度不是不成比例劇增嗎?那精神或靈魂之類的濃度也會上升吧?所以就會自然逸散出去啦!]

老實說.我實在無法理解這歪理是怎樣被推導出來的...

[但宇宙是無限大的.至少是幾乎無限大的.漫無目的的精神我連想都不敢想]

[沒關係.還有月亮啊.月亮不是會吸引潮水嗎?憂愁那類的應該也會被吸上去吧?]

[小悠...妳真的是靠考試分發入學的嗎?]

[你這人很沒禮貌耶!對了.你有聽說過伊卡路斯嗎?]

[依卡路斯?那個跟月亮最沒緣的傢伙之一?]

我有預感.這又會是一場長篇大論.證據就是...

超然的一笑

Count down from three

3 ZZZ [ 2010/11/14(Sun) 12:06 ID:AKT6hOAA ]
第三章-上

沒有任何形容詞可以形容我.這是唯一可以形容我的句子

即使如此.我還是不得已地混到了高二.在別班混入的同學佔絕大多數的情況下.開學沒多久我就開始最低限度內的人際關係交流

不積極也不冷漠.但這樣就足夠了

孤零零的誕生.孤零零的死亡.過客的角色絕不是我.而是他人

世界不就是這個樣子?

不因我而動.不因我而停.但只要我不刻意強調.地球也不過是平的罷了

只是因為我˙看˙到.從一開始就只有我.今天是.明天是.以後都是

走著

沿著往操場的路

操場盡是些嘻鬧的雜音.這也難怪.畢竟也已經放學一段時間了.對這些未經人間歷練的小鬼來說.只要有一具抒發壓力的空間就夠了乍看之下很不可思議.不過說穿了.那根本不是壓力.所謂的壓力只有一種.從三十億年前傳下來的意志--求生.就只有這麼單純.就只有這麼沉重.卻貫穿了整個生命體

我無情地穿過操場.沒有必要在這種膚淺的地方逗留.儘管心情因為嘻笑聲而微微地開朗.但我很清楚.那並非是我自主的心情.只是一種情感的擴散作用罷了.一種存在於未經人間歷練的小鬼之間的愚昧傳染

在操場之後.是嘻笑聲無法傳至的林蔭大道.雖說是林蔭大道.但也只是兩排樹而已.由於才剛進入秋季不久.地上還只是幾片稀疏掉落的葉子.我想再過不久.這裡就會被枯葉所寄生了吧?

其實那樣也不錯.踏過落葉的聲音是十分值得玩味的.要是不在萬物消寂的季節苦中作樂.是很容易會被憂鬱吞噬的.說來有趣.向這類踐踏屍體的嗜好並不如常理般的那麼不值得恭維

這就是人類

煞風景的嘆了口氣.就沿著路飄到了校舍的後面

是一座座落在略微下陷處的湖

與充滿勵志意味的名字不相符的湖泊.就藏身於校舍之後.當初校方曾鼓勵學生來此陶冶性情.但是很不幸地.這湖泊的意義隨這學校的歷史而腐敗.曾幾何時.周圍的樹林不再有人整修.曾幾何時.這裡不再有多愁善感的詩人.現在的湖水中只漂浮著令人不快的藻類.湖水邊偶爾也只有三三兩兩含著煙蒂.大聲叫嚷的不良少年

這湖已然死亡

在壞死的湖水中央.立著一座老舊的涼亭.也許他的風光已經被時間氧化了.周圍只瀰漫著一股清高

不過我卻不討厭

或許我想像這座亭一樣.在污穢的自己中找到一絲純真吧?

踩著嘎嘰作響的腐木地板.或許是太專注在這種個人思緒當中

沒意識到已有人先到涼亭的我著實吃了一驚

不過我並沒有表現出來.倒是不速之客先開了口

[喲!]稍嫌爽朗的招呼.但不知為何有些令我不快

[幹嘛扳著一張臉啊?因為有人干涉自己的地盤而顯得惱怒?]

真是聒噪的女人.說實在我對這種人有些反感

[啊哈!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幹嘛這麼嚴肅啊?我只是想來看看這座美麗的湖罷了]依舊帶著玩世不恭的語調

[美麗...嗎?]

實在不能理解這女人的審美觀.而且直覺告訴我...

我跟這女人絕對合不來...



第四章-無限分之二

不知何時.有些醉人的月也被隱藏

漸漸地興致也跟著一掃而空

從微冷的草地上起身.提著有些空虛的書包

[走吧!]呦喝了一聲

沒有回家的心情.只能漫無目的的在秋夜中的大馬路上遊蕩.呼嘯而過的是騎乘機車的不良少年.發出惱人的聲音.但是這並不與我相關

走進閃亮著八成新看板的便利商店內.從上方響起了單調的電子音.店員輕瞥了我一眼.並未多作招呼.這樣比較好.畢竟我討厭帶有裝熟意味的舉動...

不管是誰...都一樣

我自諷性地笑了一聲.似乎象徵著連自己都無法說服的想法

店員似乎聽到了聲響.或許是看我不帶有危險的器具.抑或是對我不感興趣.店員又窩在櫃台後我看不到的角落

從冰箱中挑選了一瓶啤酒和一瓶牛乳後.即便走往櫃台

店員似乎是在看今日的晚報

帶著不悅但熟練的動作幫我結帳

看著斗大的新聞標題.想必又是演藝圈內有什麼波動吧?這或許就是店員如此不悅的主因

現在的人們似乎很容易隨著一些消息影響

起先是一個人.兩個人.十個人.二十個人....隨著骨牌效應不斷的將感染擴大.隨著自我感官不停的將事實扭曲

已經分不清楚是事物創造人亦或是人創造事物了...

不過...

這也只是主觀的問題.眾人所希望的就是他們切身需要的事物.即使經過了千年.人類依然擺脫不掉他們共同的壓力.這可不容易被其他瑣碎的雜物給掩蓋住的.相反地.正因為有了如此巨大的壓力.才會先從乍看之下較為膚淺的事物著手.人類是樸實且愚笨的生物

真的是這樣嗎?

我輕笑了一下.如果人類是這麼聰明的生物的話...

那怎麼會有人如此隨便擺脫屬於世界共同的壓力?

看著天空的月亮

看著折翼的依卡路斯

天空是無雲的美

地上只有幾抹孤獨的水珠

4 ZZZ [ 2010/11/14(Sun) 12:08 ID:AKT6hOAA ]
第五章-三分之二

刺耳的下課鐘聲打碎了教學時間的寂靜與煩躁

就像是一只名為滯留的花瓶一般

藉由尖銳的鐘聲將之擊碎.流露出的是應該屬於青少年的活力及狂妄

但就像是從側面擊破花瓶一樣.總會有置底的水是無法流出來的

或許我就是那置底之水吧?

陳腐地留在原地.就這樣腐爛成一團未知的物體...

也許那些流出去的水是這樣看我的

就跟井外的生物嘲笑井底之蛙一樣

但是他們了解嗎?

對於無法離開井的青蛙來說.井外是否有世界是這麼地重要嗎?

世界如何地浩大.但自身所需要的空間是多麼的狹小

甚至只要能有腳踏著的地方.人類就能生存下去

不管宇宙是多麼的浩瀚.自己只存在在雙足所踏之範疇罷了

相較之下.獨處在自己構築的世界中的井之蛙或許還比較幸福

沒辦法.人就是這麼自討沒趣的生物

或許思考這類的事.就是置底之水的娛樂吧...

不禁這樣暗暗自嘲著

但不巧的是.有人連一只已然破碎花瓶的置底之水都要攪動

[今天也是臭著一張臉啊?]

說這像是挑釁的的話的.正是坐在我後座的小悠

[...只是沒有做出迎合大眾的表情罷了]

[這樣不行喔.既然生存在這世界上.不順著水流而移動可是會連怎麼溺死的都不知道喔!]

[彼此彼此]

小悠只是無言的苦笑回應

而我只是靜靜的收著要回家複習的課本

[...你會不會想上一次月球看看?]

小悠沒來由的拋出一句像是小學生作文志願會擁有的內容

[就是那個已經被美國人踩得亂七八糟的衛星嗎?]

[沒錯.就是那個!]

小悠不知是故意無視我口中所吐出來的諷刺抑或是沒注意到這是抱有敵意所說出的話語

只是依然抱著超然的笑容

[有時會想啊.上天都已經給了地球這項生存空間給了人類了.但人類卻不知好歹的將地球本身消耗殆盡.或許有一天科技進步到人類能在月球進行生存.那原本的地球呢?我們現在所站立的.曾經我們認為是唯一且絕對的大地.下場又是如何?會被遺忘嗎?一百年.一千年後的人類.會不會也認為月球也是唯一的.絕對的?]

[月球...我應該曾經說過.那是對我來說科幻族群的一份子吧?]

但很不平常的.小悠第一次.至少是我所看過的第一次.擺出嚴肅的表情

[如果...我們根本不是從地球上所生出來的呢?]

我停下了動作.但不是因為小悠改變態度的關係.但是小悠依然自顧自的說下去

[如果...就像現在的月球一樣.我們的祖先曾經是在別的星球待過的話.那又會怎樣?]

[那會怎樣?]

[是啊.會怎樣呢?呵呵...]小悠不知何時收起嚴肅的面孔.又回到原本的笑容

小悠從書包裡面拿出了一瓶牛乳.看著它苦笑了一下

像是很無奈地.打開了瓶蓋.慢慢的.慢慢的喝下去

想起小悠剛剛的態度.我並沒有因為她的轉變而感到驚訝.如果她沒有這一面這才真讓我感到驚訝.我真正感到不對勁的是...

為什麼會因為這樣而嚴肅?

這太奇怪了...

[我真的...很不喜歡喝牛乳]小悠的話就這樣硬生生地斬斷了我的疑惑.就像是要我不要再深入思考一般

[從以前開始.我就沒有辦法接受牛乳的味道]

[...]妳可以不要喝啊

小悠輕輕的苦笑了一下.像是否定我內心的聲音似地搖搖頭

[這東西不是我的吧?我的意思是說.這東西是由別的物種產生.別人做出來.別人買給我喝的不是嗎?如果不在我這個環節結束的話.生存在這世界上的牛乳是很痛苦的吧?不管怎樣.即使剩下這半瓶牛乳要花我一年的時間把它喝完.我也是理所當然的喝掉它吧?]小悠笑到將眼睛瞇成了一條線

[...一年嗎?]

[沒錯.整整一年]小悠毫不考慮的說出來.接著一飲而盡.發出了噗哈的一聲.即使皺著眉頭.也依然露出苦笑

[妳...很痛苦嗎?]我一邊寫著作業.一邊問她

但小悠依然苦笑.就這靜靜地看著我寫作業

Count down from two

5 ZZZ [ 2010/11/14(Sun) 12:08 ID:AKT6hOAA ]
第六章-中

昨天

在涼亭看到那個人以後

就頭也不回的依原路回去了

整個計畫全部都被搞砸了

只能在回家路上的書店裡面消磨時間

但這不是最糟的

昨天在涼亭裡的那個那個女生...

如果沒記錯...我記得好像是叫做...

小悠

本名倒是記的不是很清楚

是那種有人說出來就知道指的是誰.但要突然我突然說出來的話...

就不是記的很清楚了

至於為什麼會知道叫小悠呢...

似乎是因為她就坐在我前面的座位的緣故

[早安啊.不友善同學]早上一就座位.就聽到這一句諷刺的話

火大

[早]但我還是依然給了回應

[哈哈.生氣了嗎?]

[...怎麼會?]我完全無視於她的存在.逕自從書包裡拿出第一節上課的用書

[是嗎?]小悠輕輕的笑了一下

[是啊]我已經開始在課本上需要預習的地方畫重點句了.如果是正常人的話應該知道這是對話結束的禮貌表示

[這樣啊...]出乎我的意料.小悠就這樣轉了回去.做自己的事

...真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果然.這傢伙真的...

很令我火大

6 ZZZ [ 2010/11/14(Sun) 12:09 ID:AKT6hOAA ]
第七章-無限分之三

手上提著便利商店的購物袋

沉甸甸的購物袋裝的是一瓶牛乳和一瓶啤酒

直到晚上才開始涼爽的天氣.讓我心情輕鬆了起來

讓我不禁哼起了歌來

那是一首大約兩三年前流行的歌

旋律簡單歌詞也簡單

曾經只要走過一條街一定可以在路旁的一家商店中聽到這首歌

我不經意的哼了起來

就這樣走進了校園

越唱越高興的我.開始甩起了購物袋

白天喧鬧的操場

像是被我接收了擁有權似的

現在只有我有點走音的歌聲和塑膠袋被甩動所發出的摩擦聲

就這樣一邊走一邊唱著穿越操場.此時的操場又逐漸變回原本冷漠的狀態

在操場之後.是寧靜的林蔭大道.雖說是林蔭大道.但也只是兩排樹而已.進入秋季後.地上已經被大量的枯葉所寄生

輕輕的踩著枯葉.就這樣

歌聲.塑膠袋的聲音和踩落葉的聲音合奏出一種令人愉悅的氣氛

好想跳舞

但是晚上的學校燈光並不充足.在這邊出事的話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哈哈.我暗自輕笑

是啊.就算不是在這邊.在其他地方.也不會有人來救我的

哈哈

一邊想著這些令人覺得詼諧的事情

一邊唱著歌

被我踩著的落葉發出了呻吟

但誰在乎呢?

就這樣走到了校舍的後面

是一座座落在略微下陷處的湖

與充滿勵志意味的名字不相符的湖泊.就藏身於校舍之後.當初校方曾鼓勵學生來此陶冶性情.但是很不幸地.這湖泊的意義隨這學校的歷史而腐敗.曾幾何時.周圍的樹林不再有人整修.曾幾何時.這裡不再有多愁善感的詩人.現在的湖水中只漂浮著令人不快的藻類.湖水邊偶爾也只有三三兩兩含著煙蒂.大聲叫嚷的不良少年

這湖不甘死亡

在垂死的湖水中央.立著一座老舊的涼亭.也許他的風光已經被時間氧化了.周圍只瀰漫著一股清高

我沒有走進涼亭裡

坐在靠近湖邊的草坪上

打開著因為我的甩動而變皺的塑膠袋

拿出了啤酒.打開了拉環

開始靜靜啜飲

我不是特別喜歡啤酒的味道

但也沒有特別討厭

就這樣慢慢的.慢慢的啜飲

如果說我在思考什麼

其實我並沒有想任何事情

就只是默默啜飲

經過了一段時間

我將剩下兩成的啤酒一口乾掉

身體有一點高興了起來

呵呵

我將空掉的啤酒罐裝回塑膠袋

拎著輕了快一半的塑膠袋

慢慢的往涼亭走去

踏在大約腐朽三成的木板上

發出了嘎嘰的聲音

會讓人想到齒輪無法咬合的樣子

隨著我每走一步.齒輪就像是當機似地越卡越緊

就造是即將要粉碎一般的聲音

坐在長椅上.將剛剛拎的塑膠袋打開來看

裡面只剩下一瓶空的啤酒瓶和一罐牛乳

用有些不熟練的動作將牛乳的瓶蓋撬開

其實我並不討厭喝牛乳

但我完全沒有品嘗它的味道.就這樣喝了幾大口

看了一下剩餘的量.不多不少

正好半瓶

接著我將手伸出

把剩餘的牛乳緩緩的倒進了水池裡面

想必我現在的臉必定是帶著很幸福的微笑吧?

看著牛乳流到了湖裡面

從純白的水柱.變成像煙一般的形狀.最後回歸黑暗

一點也不剩的倒進了湖裡

今天真的是個很讓我高興的日子

即使瓶內的牛乳已經流盡

我卻一動也不動的看著瓶子呢喃

[小悠...生日快樂]

7 ZZZ [ 2010/11/14(Sun) 12:09 ID:AKT6hOAA ]
第八章-三分之一

趴著不動

好睏.好累

感覺一反既往.渾身一種不舒服的感覺流竄在身體裡面

諷刺的是

與之對比的.小悠依然笑咪咪的看著我

[今天不當好學生啦?]小悠愉悅的聲音從我頭上投來

我慢慢抬起頭來.看到的還是那張就算客氣的說也不像是帶有禮貌的笑容.手上稀奇的拿著一瓶剛開封.還剩九成滿的牛奶

[有時候...真的覺得妳...算了]我無精打采的嘆息著

[嗯?怎麼了嗎?]小悠明知故問的反問

[算了.妳暫時先不要跟我說話]

[話說...為什麼大眾都要強迫自己做些不喜歡的事?像我手中這瓶牛奶.從一頭牛...不.從牛吃草到由牛的乳房所分泌出來.再經過無數的加工及包裝.這中間耗費的人力過程說不定比你我的命都還值錢.他就這樣到了我的手上.我不想喝它.它也不想被我所吸收.這樣不是很悲哀的一件事嗎?有時候會想啊.這世界該不會是由類似這種小小的誤會所組成的吧?如果這種誤會不曾存在.那這世界會被構築嗎?會?不會?這都是非常難以證明的一件事不是嗎?說不定就是有這種自以為雙方都滿意的誤會.所以才會有現代人類世界的誕生?第一隻站起來的猴子.也許就是抱著這種自以為是的心情而站立的吧?自以為對世界有貢獻.自以為萬物之靈直到將世界破壞殆盡.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在這世間上大家所做的事不都是被強迫的嗎?]

[是嗎?]小悠歪著頭.敷衍的笑了一下

[沒錯]

小悠不語.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接著冷不防的把牛奶灌了一半.把還剩下一半的牛奶瓶重重的放在我的桌上.其發出的聲響吸引了其他同學的注意

但大家都只看了一眼就繼續做原本正在進行的事情

[我要走了]小悠非常稀奇的跟我道別

[所以...這是妳自願的?]我問道

[...誰知道呢?說不定是被世界法則強迫的吧?]小悠依照慣例給我超然的一笑

接著小悠就走出教室了

連書包和牛奶瓶都沒拿

我只覺得頭腦依然昏昏沉沉.決定待會再把那瓶牛奶倒掉.這筆帳總有一天要算的

繼續趴在桌子上的我.想到了許多事情

沒錯.我不像小悠那樣的有勇氣

我只是個甘於浮沉.隨波逐流的自大高中生罷了

什麼都不是.尊嚴也什麼都不剩

就是有這種反差的存在.所以我才會這樣的...

討厭小悠

但也是因為有這種反差

我才無法迴避小悠

想到這裡.我已經無法再深入思考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那一瞬間

就像是腦神經被切斷一樣.我突然陷入了沉睡

The Last Second

Happy Birthday

8 ZZZ [ 2010/11/14(Sun) 12:09 ID:AKT6hOAA ]
第九章-下

自從在古老湖中的涼亭相遇後

小悠似乎每天放學時候都會來找我攀談

或許是抓住我每天有晚間自習的習慣

也或許是她本來就是這種不識相的女人

不過追根究底

似乎是因為她就坐在我前面的關係

她本來就是這種會到處找人攀談的人嗎?

我不太記得了

沒有很大的印象

因為

這一切與我無關

沒錯

不管她是哪種人

都不會影響到我的生活

說我會覺得對這種互動感到厭煩嗎?

也不盡然

只是沒有特別的感覺罷了

即使她是個喜歡用問句奇怪女孩

即使她是個抱著爽朗笑容的奇怪女孩

即使是個跟我有一樣氣息的人

即使我知道...再過不久這一切即將結束

我還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一天又一天的度過

一天又一天的逼近

最後的時刻

9 ZZZ [ 2010/11/14(Sun) 12:09 ID:AKT6hOAA ]
第十章-無限分之無限

意外身亡

這是自從小悠消失五天之後.警方所對外宣稱的搜查結果

屍體是在學校裡面的湖中被找到的

死因理所當然是溺死

被判斷是由於湖中涼亭老舊.地板腐朽導致失足落水

第一個發現屍體的是平常在湖邊遊手好閒的本校學生

大約是推測死亡時間的兩天後

該名學生看到湖中有不明物體漂流.因而好奇拿樹枝撥動

發現是屍體後驚慌失措.逃離現場

正巧在操場遇到教職人士.因而報警處理

警方在確認死亡之後.對同班同學及導師進行相關偵訊

大家.包括我的說法都是死者平時為人和善.積極樂觀.應不會與人結怨.更沒有自殺傾向

因而得出意外身亡的結論

於是.本案就這樣終結了

教室大概持續了一個月的低迷氣氛.許多平時與小悠相好的同學更是如此

但時間總是會沖刷一切的

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

人們的臉上逐漸恢復了笑容

教室也開始有此起彼落的愉快談話

我不敢說小悠已經被他們淡忘

但是人總是不能就這樣踟躕不前

尤其是這種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理所當然很多人看我平時跟小悠有所交流.便來關心個幾句

而我只是照例回了幾句客套話

這總事情早就已經麻痺了

不論是表面上的話抑或是客套話

對於小悠的死.我並不驚訝

也許是從第一次看到她開始

我就感覺到她的超然

正因為超然.他人才無法靠近

正因為超然.才不適合生存於此

會有這一天.是我早就想像到的事



是本來就應該發生的事

因此.我不悲傷

但是我的確思考了很多事情

直到一年後.我躺在草坪上.思考著關於伊卡路斯的事情...

10 ZZZ [ 2010/11/14(Sun) 12:10 ID:AKT6hOAA ]
終章-全

在幫小悠慶生完後

我一個人靜靜的坐在涼亭中的長椅上

此時的月依然宣示著自己的存在

以它柔和的光芒擁抱大地

回想我的人生.並不是值得誇耀的事

畢竟

我就只是單純活著罷了

但小悠不同

小悠就像是生錯時代



是生錯世界一樣

在去年的這個時候

她想必是在這湖中找到的了新生吧?

因此

我前來為妳祝賀

祝賀妳脫離了這個世界

小悠

生日快樂

坐在湖中涼亭的欄杆上

仰望著月

這種混合著柔與剛的光才會吸引真正意志澎湃的人.喜愛熱烈太陽的人.只會因為溶化而墜落.進而絕望.真正適合伊卡路斯的.唯有激起意志的月和願意包容他的陰柔

沒錯吧?

小悠?

呵呵

看來也是時候了

雖然我不及小悠的億分之一

雖然那一定不是我的歸宿

但那又如何?

是也好.不是也罷

我只是想去罷了

只要這樣相信就夠了

為此

我一直抬頭仰望著月

試著輕輕地將重心往後

正如預料般的簡單

噗通

在最後墜落的時候

想到的果然還是那個喜歡用問句發言的女孩

這些事想必都看在月中的依卡路斯的眼裡吧?

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像小悠那麼完美

但我知道此時的我

也能露出笑容

不是客套的笑容

不是世故的笑容

而是

超然的一笑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