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蓋烏斯傳奇(上)

1 軍曹 [ 2010/12/09(Thu) 03:12 ID:HwppNa5g ]
  石匠懊惱的看著放置在房間裡的石材,他的一生中花了太多的時間在勞動上面。自幼便開始的學徒生涯,大量的密集訓練使他的童年枯燥無味,即使成家立業以後,為了討生活工作仍然佔據了他的每一分一秒,他被迫去作一些他不願意去作的事情,從來沒有任何時間去做任何他想作的事。

  眼前的這塊石材,是一座甚至還未具雛型的"石像",石匠每度想完成它,但總因窘迫的時間而勞力而放下工具。打從學徒生涯開始,他就立誓要完成一座屬於自己的石像,每晚想像著最美好的姿態,即使作夢都夢的出神,正是這個願望帶他度過這一段艱苦的日子。

  然而開業以後的每一天,債務和壓力都有如雪崩般的襲來,永遠數不盡的帳單、永遠趕不完的期限、永遠停不住的嘴巴,以及每個晚上永遠喝不夠的啤酒。他質疑過去每一天的意義,被糾纏於每一天的困頓之中,他幾度想將自己的怨懟和不滿刻入石像,但,從未成形。

  終於有一天,他所有的不滿全部爆發了。他把所有的東西能砸的都砸了、能賣的都賣了,整間屋子只剩下一大塊石像不曉得該怎麼辦,就佇立在空盪盪的房子中心。他收拾起心情,帶著年輕時冒險的精神,往新的世界前進───


2 軍曹 [ 2010/12/09(Thu) 03:13 ID:HwppNa5g ]
蓋烏斯傳奇(下)

  當失意的藝術家回到過去的作坊的時候,已經是數十年後的事了。他以為他終於找到了一個不曾有人記得他的地方,卻在山坡上的一間廢棄小屋裡發現一座被他遺棄已久的石像。

  他震驚的連自己行囊都掉在地上而且渾然不覺,就這樣掛著同樣的表情睜著眼睛不放,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不曉得又過了多少時間了。

  接下來有很長一段時間,他不時地在石像旁邊坐著,有時候抱著石像痛哭,有時候則在石像旁邊沉思,然而更多時候都只是坐在石像旁邊望著天空發呆,什麼也不想。

  當他再一次的望向石像的時候,他已經了解他要作些什麼了。這是座尚未具雛型的石像,最早雕刻的地方夾帶著他年少時的夢想,後來的雕刻的部分則夾雜著他成年時的怨懟,然後還有一些是來自塵埃和時間在上面的刻痕。他決定保留這一切,而且完成它。

  他收拾起行囊,那裏頭還收藏著一組被他當作紀念物的雕刻工具,那是他的師傅兼父親留給他的唯一物品。他蒼老的眼神重新注入靈魂,那曾經持劍砍殺的雙手拾起工具,原本算計人心的心靈開始構思藍圖。當他下手第一刀的時候,已經年代久遠的雕刻刀就立刻就在他手中粉碎了,但他毫不以為意,立刻從工具組裡拿出第二把……第三把……第五把……最後一把,他用鑿子取代粉碎殆盡的雕刻刀,用曾經拯救他無數次性命的短刀來取代不堪使用的鑿子,他收集周遭的石子碎片取代已經斷折的短刀,然後繼續用指甲取代那些已經無可利用的圓石。

  他混濁的瞳孔彷彿還像他年輕的時候閃閃發亮,睜眼看著那些他本因看不見的事物。剩下的時間並不多,但他仍舊不以為意,因為他曾經就因此錯過太多,而今當然不會罷手。他並不感到後悔,因為悔恨也已成為他人生中的一部分,而現在正透過他的雙手,也成為石像的一部分。

  藝術家最後並沒有機會一睹石像的全貌,沒有人曉得他是如何在徒手之後完成他的作業的。他在深信自己完成最後一筆的時候便沉沉睡去,同時掛著和石像同樣安詳沉著的表情陷入長眠

  石像並非人像也非獸像,而是界於其中,並且掛著和藝術家同樣安詳沉著的臉孔,那是他最後完成的部分。它最後的姿態並不完美,所表現出來的也並非痛苦和煎熬,而是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股壯碩和恢偉。


  終於在他生命的盡頭,藝術家完成了屬於自己的石像。

3 軍曹 [ 2010/12/09(Thu) 03:15 ID:HwppNa5g ]
果然還不是很熟悉......
請各位原諒還是新手的我(各種意義上
m(_"_)m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