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a

1 名無しさん [ 2010/12/17(Fri) 05:43 ID:Qs/w/Cww ]
在看完「告白」之後突然覺得很難過,所以就寫了下來。希望等一下看到的人不要覺得生氣什麼的……

雖然說是看了書之後想寫得東西,但並不是評論什麼的,而是我突然想到以前的事情。書中等人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構成了犯罪,或者是意識到了,卻不認為那有什麼錯。這個人,讓我想起以前的事情。

我曾經做過壞事。

不是偷竊,打人這類的。

我曾經殺過人。

當然啦,我也不是故意的,就當時的情況而言只是意外,那時我年齡還小不懂事,就算真要追究,現在也早過了法律追訴期了。

但這都不是理由。我殺過人,意外也好過失也好,一個人死掉了。

其實說來劇情也很俗的,這裡有人有看過弔死鬼這部電影嗎?

說實話,當初我看到這部電影的時候,真的嚇到了,還以為我做的事情被人知道了什麼的,不過後來還是一點事都沒有。

是的,情況一模一樣。

當時班上有一個時常被欺負的同學,我也是欺負者之一。

同樣的轉角,同樣的惡意絆倒,唯一不同的就是,或許算是幸運的吧?他並沒有像劇中的人一樣摔出重病,而是死掉了。

不,還是不幸的吧。起碼那個人還能夠生氣,還能夠報仇。可是他卻死了。

我還記得很清楚,當時他摔倒的時候,我笑得很大聲,他緩緩流出血的時候,我笑得很大聲,當有幾個人開始尖叫的時候,我笑得很大聲。

並不是真的討厭他到那種地步什麼的。那個時候,我的腦海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想。驚訝,驚訝,驚訝到不知道要做出其他的表情。

在他被擔架抬著走得時候,我還沒什麼實感。在有人問我問題的時候,我也是一律不知道、不清楚。直到隔天,我看到他的椅子上沒有人,上課的時候沒有人,下課的時候沒有人,放學的時候沒有人。

我開始恐懼。

害怕到一個無以復加的地步。

那天晚上我鑽到被子裡,腦海裡不斷地想:「他死掉了、殺人會被槍斃、絕對不能被抓到。」

隔天,我沒去學校。

我用各種方式向父母表達要轉校的意願,他們不願意,我就用自殘的方式來威脅。學校死人之後派來的輔導員和老師都一律表示我是因為看見同學死亡受到過度驚嚇而有了心裡陰影。

很諷刺是吧。

從那之後我就轉學了,直到今天。

看了書,看了書中渡邊修哉這種人會覺得憤怒。可是之後想到自己,又覺得自己根本就沒有那個資格責怪這人,很痛苦。

可是痛苦過後也是一樣平凡的過日子。

在這之前也是有碰過很多次很痛苦的情況,洪曉惠的時候是,陳進興的時候也是,不過到最後都過去了,還是像平常人一樣笑,像平常人一樣哭。

有時候真的痛苦到,想自我了斷的地步。不過最後卻惡毒的想著:「反正人都死了我幹嘛那麼在意呢?」

自己大概就跟那人一樣。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完全沒有反省的意思。

或許,會打這篇文章也只是讓自己小小地好過一點而已。一點反省的意思都沒有。

對不起,看完這篇文章就請忘掉吧,

----------------------------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打些東西,就打出這些來了。
當然不是真的。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