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大鬧劇

1 路人魯 [ 2010/12/19(Sun) 17:23 ID:NXXFSc7c ]
清晨,一輛綠色的機車徐徐駛行。在這清爽寧靜的早晨中引擎也非常配合地壓低聲音,似乎還成了這段眾人皆夢的時間裡絕妙的背景音樂。騎著這輛機車的郵差就這樣駛往下一間目標,中規中矩地完成他的工作。
途中,在工作預定之外……不,照程序來說應該是在預定之中的一間房子前,他突然停下機車,抬頭看了一看。那是一間頗為豪華卻又不落塵俗的漂亮房子。他從後面拿出了一件灰色的信封袋,袋子的大小頗大,似乎放了一些文件在裡面。
「原本就是要寄到這裡的吧……」
他再度端詳這頗為特殊的袋子,之後到了附近的空地裡拿起身上的打火機,點火燃燒。
「終於要開始啦!不過還是早點結束的好。」
他佇立在火光之前,任由它照亮自己的臉龐。直到那些東西全部都燒成灰燼之後,他才轉身騎車離去。
過不了多久,一名住在附近準備出門散步的老翁發現了一些黑煙從空地裡傳了出來,於是急急忙忙地趕過去看看情況。不過當他到了那裏之後,看到的也只是就連劫火也稱不上的小火後留下的餘燼隨風飄散的情景罷了。

「現在到底是怎樣啊!」
一名男子憤怒地將拳頭奮力敲向桌子,四周像是部下的人們都抖了一下,只有一名戴著墨鏡的青年不畏地挺立於他的面前。然而如此昂然的他才是最應該被追究責任的人。
「真的是非常抱歉,我也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青年客氣地向男子鞠躬,男子依然氣憤難當,不過矛頭並沒有指向他。
「啊……!到底怎麼搞的!為什麼到現在政府都還沒有反應!再這麼下去就遲了啊!」
他們是一個在世界上赫赫有名的犯罪集團「黑城」的成員。不斷地搥著桌子的男人就是這個組織的首領約瑟夫,有禮的青年則是其左右手約翰。當然都是假名。
「原本應該要直寄到總統宅邸的恐嚇信應該已經到了才對……到底是哪裡出了差錯!難道那個總統不想理會民眾的死活了嗎!」
這一次,他們預計要用數枚炸彈挾持最近新駛的新型電車來得到贖金。為了要讓這次事件造成足夠的震撼,他們決定直接將相關計畫(當然省略了關鍵的部分)和要求直接寄到總統的家裡,其中也要讓這個國家的最高指揮者混亂的意圖。為了增加真實性,他們也將一些唯有關鍵的核心人物才知道的重要情報加了進去。當初總統就是讓最近電車和車站加設的建設計畫的主要推手,那些情報只要他一看就應該知道其真偽才對。
「明明我跟約翰還親自混入郵局裡查看郵局是否有將這封信確實寄出的……到底怎麼了!」
「會不會其實沒有寄到呢?」
理應與首領親自確認這項事件的約翰說出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話,約瑟夫也不解地皺眉。
「你在說什麼啊?約翰?不是我們兩個親自看到一個郵差將那個信封袋放到籃子裡的嗎?」
「不,我的意思是雖然這樣應該算是『寄出』了,但有沒有『寄到』總統的宅邸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的意思是……那個郵差可能沒把信寄到總統的家去?」
「就是這麼回事。」
「這是怎麼一回事?那個郵差難道出事了嗎?」
「不清楚,不過他知道我們計畫的可能性很高。當然也有只是純粹發生意外的可能性也說不定,但為了慎重起見還是盡快去調查一下比較妥當。」
「該死……如果他將那些情報偷偷釋出的話我們的計劃就毀了!到時候政府只要不發車慢慢檢查炸彈藏在哪裡就好了!快去進行調查,約翰!我們的計畫等解決這次事件之後再說!」
「屬下遵命。」
「啊……不過還是趕快準備一下下一封勒索信的內容比較好,因為也有可能那些東西已經被毀了……話說回來,信封袋還有沒有剩啊?」
「是的,當初我們買了一包,數量還很多。」
一旁的手下一邊搭話,一邊拿出了一個透明的塑膠袋。
袋子裡面,裝的是一疊灰色的信封袋。
---
嗯……我是原PO,這一篇小說雖然我都已經將情節全部都想好了,不過還是會以不定期連載的方式放在這裡。而且進度會很慢很慢。所以大家就當作有空的時候再來看這篇小說就好,謝謝各位。


2 路人魯的哥哥 [ 2010/12/19(Sun) 17:34 ID:NXXFSc7c ]
嗚哇!大鬧劇竟然然變成8篇了!真的很對不起!

其實剛剛路人魯是在圖書館裡發這篇文的,但不知道為什麼網頁只是跳到白色的頁面就不跑了,所以打算回家之後再來發文

由於我弟有事現在不能用電腦,所以現在是我幫他發
雖然我在發之前也有確認過先前的文都沒有被發上來,但我真的發了之後卻不知道為什麼全跑出來了

我現在去請管理員去刪文,真的非常抱歉!

3 路人魯 [ 2010/12/24(Fri) 23:54 ID:Dcv7/bpg ]
趙治平是個二十五歲的尼特族。

這話雖然顯得有點唐突,又好像沒有說明的非常詳細。但想以一言來形容趙治平這個人的話,確實是如此沒錯。

不過,這並不代表他沒有收入。相反的,他的財產比一般的上班族的積蓄還高上許多。年輕的他就已經懂得運用爸媽借他的資產在投資上大撈一筆,就算是風險極高的期貨也都完全不會讓他有任何虧損。期貨反而還是他盈收最高的一個管道,一次所賺的錢就足夠讓他的家人們衣食無缺活過一年。

不過,擅長於金錢遊戲的他並沒有賺大錢那種宏願或志向。相反的,他一直窩在家裡過著非常簡樸的生活。只不過長期待在家裡的他有雇用營養調節師管理他們一家人的飲食,而且也有每天持續運動保持健康。因此可以說他的身心都處於非常健全的狀態。

這一天,他隨意地在他常去的網路論壇裡閒逛,突然發現了一篇非常奇怪的文章。

文章標題是這麼寫著的:

「你想拯救這個國家嗎?」

他雖然認為這只是惡作劇,卻還是忍不住點進去瀏覽。裡面卻只有會面地點和時間,完全沒提到具體的內容。不少回覆者嘲笑這種怪異行為、也有人顯得很憤怒,認為他是來鬧場的,還強調會提報管理員處理。

治平看了一下發文者的暱稱,再查看他的個人資料。一發現他是最近才申請加入會員的之後便認定他只是個鬧事者,於是便不放在心上。

但是,之後他去了其他熟悉的網路論壇之後,也發現了一樣的文章。這些文章的發文者的暱稱都一模一樣,而且也都是最近才申請加入會員的。他再詳細地觀察了一下之後,發現這些文章都有合乎那些論壇標明的規矩,而且也都是在合乎主題的版面發表。

「雖然說是合乎主題啦……不過也只是沒衝突罷了。閒話家常或雜談版本來就可以貼這種怪東西了吧?」

他自顧自地嘀咕了起來,內心的興趣卻是越來越高。一陣子之後他突然以MSN和手機等通訊器材聯絡他所認識的人們,邀請他們一同「共襄盛舉」。

「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想玩什麼把戲吧……『綠色之星』。」

活動日期是十天後,確認這點之後他看了一下發文的時間。

上面顯示著12/7。



「喂?這裡是4號,目前沒有發現目標。」

「嗯,不過你們也不必找了。我跟老大發現目標了,你們馬上來這裡集合。」

戴著墨鏡、穿著黑色西裝的青年詳細地告知對方這裡的位置,又指示他告知其他人後便迅速掛掉電話。不想被前方的跟蹤目標發現自己的想法讓他變得有點神經質,連講電話這種行為都想要早點結束。

「他們大概還要多久會過來?」

走在一旁,直到剛剛都還沉默不語的中年男子突然開口,青年有禮地回答:「大概還要十五分鐘左右。」

「是嗎?」在組織裡位居大老的約瑟夫顯得有點興意闌珊,表現出了一種認為不需要他人幫助的自信和氣概。

經過「黑城」的調查之後,昨天一整天果然沒有什麼關於郵差出事的消息。而且他們還發現當初去送信的那個郵差還在今天請假還整晚未歸住所,便認為事情必有蹊翹,於是開始在他的住址附近還有大街上搜尋他的身影。而剛剛約翰和約瑟夫便在大街上看到那個郵差吹著口哨一臉輕鬆地逛大街,而且還穿著郵差的制服。剛剛便有不少行人對他行注目禮,「黑城」的這兩位大老在發現他時也深感詫異。

「假設他真的有什麼鬼的話……應該會料到我們會調查到他身上吧?穿上那件郵差的制服說不定就是為了引人注意,讓我們不方便下手。」

約翰一邊分析一邊留意郵差男前往的方向有什麼特殊的地區,但在印象中在那個方向有許多具象徵性的地標,無法鎖定他的去向。

「假設什麼的是多餘的,這傢伙根本就是有問題。」約瑟夫憤恨地說。咬牙切齒的模樣似乎嘴裡便有對方的骨肉「嗯,的確如此。」約翰還是依舊冷靜地分析。約瑟夫此時開始沉思。

「我說約翰,難道你對這個可能阻饒我們計畫的小鬼沒感覺嗎?」

「嗯……的確沒什麼感覺呢。畢竟這種小角色三兩下應該就能解決掉了吧?再說就算真的因為這個傢伙讓計劃失敗了,那個信封袋裡的東西也不會秀露出我們的情報,我們也只要再策劃下一個計劃就好了。反正造成大眾恐慌還有拿錢的方法多的是。只不過對方的情報源必須要好好清查就是了。」

約瑟夫右手托腮,沉默片刻後才開口:「意思就是說,你只要達成目的就好?」

「應該說,是錢。我只要有錢拿怎樣都行。」

約瑟夫露出壞笑:「就是這樣,我才讓你當我的左右手。」

這時約翰突然皺起眉頭:「奇怪,那邊是在幹嘛?」

約瑟夫依言轉過頭去看,發現有一群人聚集在車站的前面,似乎打算舉辦什麼集會活動。

「搞什麼鬼?到底是在幹嘛啊?」

「等等老大,那傢伙朝那邊走過去了!」

約翰的語氣出現了前所未見的緊張,約瑟夫也覺得不太對勁。就在這時穿著郵差制服的男子已經站在那群人的面前。

「我就是綠色之星!感謝各位的配合!」

郵差有點興奮地大叫,而那些聚集在一起的人們還是搞不太清楚狀況的模樣。自稱為綠色之星的郵差湊進人堆裡開始說起只有他們那群人才聽得見的悄悄話。

「現在是怎樣?不是調查說最近沒什麼集會要舉辦的嗎?怎麼還偏偏是我們放炸彈的地方之一?」

約瑟夫小聲地嘀咕著,與其說是詢問不如說更像抱怨。

「到底是怎麼了……」約翰拿起了手機,想確認今天是否是什麼特別的日子。

人造的光亮稍遲了一些才發出來,液晶螢幕上面顯示的日期是12/17。
------
嗯……上次沒有分段,可能讓一些人看得不太舒服,真是抱歉。

4 路人魯 [ 2010/12/25(Sat) 19:36 ID:2uhUoo3c ]
「現在是怎樣啊……」

趙治平一邊跟著人潮向前進一邊嘆息。為了今天特地前往車站的他戴著一頂紳士帽,白色的襯衫外頭還掛著一件黑短外套。黑色的皮褲用一條褐色的皮帶繫住。一副前來逛街的輕鬆模樣。

自稱為綠色之星的男子在約定時間準時到達。這一點是沒什麼問題,問題是不知為何他穿著一套郵差的制服前來赴約,讓他們這一群本來就令人在意的團體又受到更多人的質疑。有些人是唯恐避之不及、有些人是發出訕笑,甚至還有人一臉害怕的模樣拿起手機,似乎在猶豫要不要報案。

但其實這個團體剛行動沒多久就已經有警察上前攀談,可是綠色之星只是隨便說了幾句話就勸退了那些(沒錯,是『那些』)警察。更詭異的是這個團體裡恐怕沒幾個人搞得清楚狀況,也有一些人已經早早脫隊。

即使如此領隊的人只是說一些輕鬆的笑話,還請大家喝飲料吃東西然後帶著大家朝他剛剛說的路線前進。現在還在這個團體裡的人都享受著這種有點脫離現實的漂浮感,也蠻多人看上去感覺還蠻興奮,一臉笑嘻嘻的。甚至還有些路人拉著同伴加入,然後詢問這是怎麼一回事。

不過如同之前所說,在這裡面真的沒幾個人搞得清楚狀況,於是都叫他們去問那個領隊的郵差。大部分的人在聽過綠色之星的對應之後都加入了團體,該說真不愧是假日嗎?似乎有很多人有空閒參加這種莫名其妙的活動。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傢伙說的是真的嗎?)

治平神經兮兮地朝四周瞄去,注意到在這一群人的外圍的確有另一群人緊緊跟著。他們穿的也是一般的便服,似乎也只是在逛街的一般民眾,但不知道是因為先入為主還是就真是如此的緣故,他們似乎都一直跟著這個奇妙的團體。有的時候好像還會露出頗為鋒利的目光注視這裡,還有些人打算乾脆加入,卻被一旁的同伴阻止。

他不禁開始回想,在出發前綠色之星所說的話。

「聽好了,找你們來其實是為了甩掉一些跟蹤我的傢伙。」

「跟蹤?」

某個人脫口而出,一臉詫異的模樣。綠色之星本人倒還是一臉輕鬆的模樣,似乎連裝出一臉嚴肅的模樣來取信別人都嫌麻煩。

「等等開始移動的時候你們可以注意四周,仔細觀察的話你們應該也能看出一點蛛絲馬跡。」

「所以呢?我們來這裡就是為了幫你擺脫那群傢伙嗎?啊你說的那個什麼拯救國家咧?」

治平有點粗魯地質問,因為他有種被人耍的感覺。更別提他還帶了一堆人來參加這個集會了。

「幫我擺脫那些傢伙的追蹤就是在拯救這個國家。」

他露出一臉溫和的笑容,似乎試圖化解他的憤怒。

「另外,照我指示的路線走也是一樣。我沒辦法跟你們說太多,以免讓那些人看出端倪。如果你們抱著這是在開玩笑的心態參加正好,至少不會讓那些傢伙以為你們跟我有什麼關係。」

「跟著你走難道還稱不上有什麼關係嗎?」某個人有點傻眼的問,其中也有些人附和地點點頭。

「如果你們連這一點都辦不到我還找你們來幹嘛?」郵差男也有點傻眼地反問,治平突然有種雞同鴨講的感覺。

意識拉回現實,治平發現有些人似乎也發現那些可疑份子而安靜了許多,變得有點害怕。不過因為有許多人都聚集在一起的緣故所以不是很明顯,而群聚效果也讓他們鎮定許多。

這時,那些人之中有許多成員突然湊了進來,並開始接近綠色之星。有的人不禁發出悲鳴、有的則是不自覺地想伸出來拉住經過他們而去的人,不過又及時忍住。

「千萬別碰那些傢伙,就算我被他們抓走了也一樣。他們,很危險。」

綠色之星唯一以嚴肅的口氣說過的話,令大家印象深刻。

但是,治平其實並沒有那種想阻止他們的想法,因為他自始至終都認為這不過是場活動、是場遊戲。因此他只是平靜地看向前方,看看綠色之星作何反應。

然後,他睜大眼睛,一臉驚愕的模樣。

因為他看到那個穿著郵差制服的傢伙,拼了命地往前跑。

他先是一愣,隨即又露出一絲壞笑,之後便拋下那些杵在原地發呆的人們自行脫隊,奔向某處。



「啊……該死!他開始跑了!所以我才反對讓那些笨蛋隨便行動的!」

約翰焦躁地想要追上,但這時約瑟夫沉穩有力的聲音制止了他。

「嗯,這就是你的壞習慣。」

約翰停下腳步,表示不解。

「一旦事情不如意的時候就會慌了手腳。因為你很擅長算計,所以這方面特別嚴重吧。」

約翰聞言後面露愧色,直接了當的問:「那麼,應該怎麼處理才好呢?」

「嗯……反正你就叫那些傢伙去包圍他吧,然後你自己去漏洞那邊堵人。當然,如果靠那些傢伙就抓得到人就好。」

「是,明白了。」

約翰依言以手機對手下下達指示,之後便開始自行行動。

「如果你以為這樣就真的扳得倒『黑城』的話就錯了……臭小鬼。」

約瑟夫的腳步依舊沉穩,宛如勝券在握。



穿著郵差制服的男子在大樓與大樓之間的空隙中不斷穿梭,快速的步伐和轉彎時的果斷令人懷疑是否就算遮住他的眼睛他都有辦法在這些狹隘的地方奔走。然而「黑城」的人們還是能夠確實地縮小包圍網,限制他的逃脫路線。

從開始奔跑不到三分鐘左右,郵差男就被逼到一個樓房與樓房形成的十字路口,而四面都有人堵在路上。

「呵……」

但他還是一副不在乎的模樣,向其中一條路開始衝刺。

「唔喔喔喔喔喔喔!」

在那個方向的人們紛紛拿起改造電擊棒或警棍,準備給對方迎頭痛擊。

然而就在此時,他卻飛身撞向一旁樓房的後面衝了進去。「黑城」的人們都為這突如其來的發展愣住了。

他撞進這棟大樓之後,裡面的一些人們發出尖叫。但其餘的人們都沒什麼反應,就連叫出聲的那些人們也都一臉敷衍。這是一間服飾店,還在做開店準備,尚未開張。

他跟其中一名男子交互點了點頭,之後便衝上更高的樓層。

「剛剛衝進來的傢伙跑到哪裡去了!」

「黑城」的人們一臉氣勢洶洶的模樣發出怒吼,店裡的人們都一副恐慌的模樣。剛剛和郵差男相視點頭的那名男子以害怕的表情指著門口說:「他剛剛衝出店外了!」

他們隨即衝出門外,之後店裡才恢復了平靜,店員們又開始做起了開店準備。

「好啦……總之就先逃到這裡吧。」

郵差男跑到屋頂後,做了伸展動作舒暢筋骨,準備迎戰接下來的考驗。

此時,有一道鞋踏在地上的聲音從後面傳了出來,郵差男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

「還真的逃到這裡來啦……」

聲音的主人撫著後頸,以一種毫無感慨的聲音自言自語。

那是一個戴著墨鏡,穿著黑色西裝的青年。



「嗚啊……真的假的……」「太誇張了吧……」「該不會我們其實是在協助拍電影吧……」「那我們有錢可以拿嗎?」「不知道等等會不會有人拿便當過來?」

原本,由一名郵差領隊的奇怪團體正延著鐵軌的路徑朝著各車站前進。但領隊突然跑腿逃跑,甚至還真的有很多人開始追了起來,讓他們越來越搞不清楚狀況。但之後有幾個人依然朝著預定路線前進,於是剩下來的人也不知不覺地開始走了起來。當他們一度遠離鬧區又回到街道之際,卻看到某個穿西裝的傢伙正在追那個郵差。而且兩個人都是在樓頂與樓頂之間互相跑跳追逐,其餘的行人也開始議論紛紛。

在這之中,兩人也並非毫無交集。當西裝男追上郵差的時候兩人就會展開一場難分難解的打鬥,但過不了多久之後就又被郵差逃開,然後再度追逐。而且兩人都繞著同一個地方轉圈圈,看起來有點滑稽。

「嘖……約翰那傢伙到底要玩捉迷藏玩到什麼時候……」

有一個低沉的男聲從一旁傳來,團體裡的其中一名成員轉過頭去,發現了一個同樣也是穿著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男子察覺到視線後狠瞪過來,嚇得他急忙轉移視線。

之後不知道是對於這場追逐戰感到厭煩還是原本就打算確認看看,男子走向剛剛瞄到他的那個人身邊,低聲問:「我問你,你們跟那個郵差小鬼有什麼關係?」

正當他在內心裡大呼不妙,不知該如何回答時,一陣轟響將所有人都嚇一大跳。追逐著郵差的西裝男應聲倒地,就連直到剛剛都還被追趕的郵差男也停下腳步,似乎頗感詫異。

於是,所有人都朝聲音的來源望去。首先映入他們眼簾的是一部感覺頗為堅固的吉普車,之後他們才急急忙忙地將視線轉向站在那輛車子一旁的人。

那是一名手持長槍,帶著紳士帽的男人。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