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不日常的學生會!?第一捲:緋空學生會!? 第一章《宮神 泉的日常》

1 高宮夜一 [ 2011/01/05(Wed) 18:50 ID:/k/zEi4A ]
「泉,真的不用姐姐幫忙嗎?」
巡姐一臉擔心的樣子問道。
「不用啦,你看我的臉,一臉非~常輕鬆的樣子吧。」
「呃‧‧‧ 不,姐姐覺得你的臉很僵硬。」
「咦,是嗎?呵呵。」
我苦笑的跟巡姐對話,老實說巡姐帶的這些東西還真重阿。雖然不知道裡面是些什麼東西。


就先允許我介紹一下吧,我的名字是《宮神 泉》【原本】是個平凡的高中生,雖然我知道這個梗已經用到爛了,但我的生活從進入這所學校的時候就不再平凡了。那是因為‧‧‧,還是算了,因為真的不想回想起那天的事。
還有這位在我旁邊關心我的高中女生是我親姐姐《宮神 巡》,我和巡姐從小就很要好,尤其巡姐很照顧我。巡姐有一頭長長的金黃色頭髮,淺藍色的眼蒙,以及高挑的身材,而且一臉純真可愛的樣子,是個在學校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美少女呢。
巡姐也很擅長家事,料理等等的。由於父母在國外工作的原因,所以我只跟巡姐兩個人住在一起,就住在一間公寓裡,是間四人住的房子。


「泉,你覺得《星》是個怎麼樣的人阿?」
巡姐像是想找話題的向我問道。為什麼要問這個阿?難到沒有更好的話題可以聊嗎?像是昨天的連續劇的男女主角怎樣怎樣的。不,為什麼我會想出這種極為無聊的話題‧‧‧我還沒睡醒嗎?真想一頭撞牆清醒一下,不,這樣我應該不死也會重傷吧。還是要像廣告裡說的,要珍惜生命阿。咦?好像扯遠了。
「為什麼突然要問這個阿?」
我邊走邊回問巡姐的問題。星是我的同班同學,也是我認識三年的好朋友。從以前就常常來我們家玩,所以巡姐才會認識他。就是我進入學生會的時候吧,我就沒有什麼在邀他來玩了。
「就別說這麼多啦,就說一下泉對星的感覺是如何。」
「感覺嗎?星給我的感覺就是和譪可親的人吧。」
我回答看著天空邊走路的巡姐說道。我只能這樣回答阿,因為他就是這樣的人,要說他有什麼特別的興趣,我敢肯定,他是我所認識最為正常的其中一位吧,大概吧。
老實說巡姐雖然看起來一副純真可愛的樣子,卻有不為人知得興趣,那就是───
「咦─就只有這樣嗎?姐姐我還以為你會說星是個很值得當你的妄想對象呢。不!應該是xx的對像!真可惜。」
「誰會把同樣性別的人當成妄想的對象阿!更何況是XX!」
就是這個,巡姐的興趣是BL‧‧‧
「為什麼要把妳弟弟跟弟弟的同學想成是那種性向的人阿‧‧‧」
「因為姐姐希望嘛~」
巡姐以微笑的臉龐對著我說。
「希望你個妹阿─!」
我對著巡姐吐槽。我只能說巡姐真的是位讓人很糾結的一種人。明明是美少女,卻有這種興趣‧‧‧
正當巡姐「呵呵」的笑著的時候──
「巡姐,抱歉。」
我得向巡姐說明與道歉。因為我不能達成她得期望。
「咦? 泉為什麼要道歉呢?」
巡姐滿頭問號的問我。這樣的臉真的讓人好陶醉阿。有股天然呆的萌感。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因為我跟星不是那種性向的人,而且我喜歡的是女生!」
我很肯定的說出口,但是──
「難道泉想要對姐姐做些什麼XX的事嗎!?」
巡姐用一種害怕加上泛著淚光的表情說道。
「為什麼你一定要把你弟弟想成這種人阿──!」
我對著巡姐的反應吐槽。要說為什麼,這是一定的吧。如果換做是別人遇到這種情況時還不會吐槽的人,我一定會非常敬佩那個人的冷靜。
「呵呵。但是──」
「嗯?」
這時巡姐跑到我面前停下了腳步,將她那可愛的臉龐貼近我的臉前方。突然我心一直撲通撲通的跳,雖然說我們是姐弟,但我們畢竟也是異性阿。
「姐姐我相信泉,相信泉會為了姐姐的而改變性向的。」
巡姐一臉非常肯定的樣子說道。
「誰會阿──!!」



2 高宮夜一 [ 2011/01/05(Wed) 18:51 ID:/k/zEi4A ]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走上了長長的坡道之後終於到了學校的門口了。雖然每天都在走的一段路,但今天卻特別累阿‧‧‧‧要說為什麼,是因為帶著重物的關係嗎?還是為了應付巡姐的BL語言攻擊呢?
這裡就是門口了。這就是我們學校的名稱:『私立緋空學園』
「「老師早。」」
我們便向站在門口旁迎接同學的老師說聲早,之後走進校園裡。話說那老師好像在幾小時前就站在那裡了呢,還真是辛苦。

「泉,那些東西放學後就拿去學生會辦公室吧。」
「嗯,好的。巡姐也小心不要跌倒囉。」
我對著跑向二樓的巡姐說道。然後巡姐鼓著臉說:
「真是的,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好可愛阿‧‧‧我在心裡如此想著。
而我的班級就在一樓。所以我並不需要走樓梯,這是唯一慶幸的事。




「呼‧‧‧哈呼‧‧」
這時的我呼吸非常的喘。雖然說不急,但揹著這些東西不喘才怪吧。巡姐帶這些東西要做什麼阿?而且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也不曉得。難道是不能說的秘密?
在這時候我總覺得我對於我的想像力感到的悲哀。為什麼我會想出這種無意義的爛冷笑說阿─!
我現在的所在地是在一年D班的教室裡。順便說一下我的座位吧,我的座位位於靠窗的第四位,還真是不錯的位子阿。
正當我還在為了肺部做呼吸調整的時候有個人向我搭話。
「宮神同學,你怎麼了,怎麼這麼喘阿?」
「是井上阿,沒有押,因為巡姐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要帶這麼多東西,所以我幫她背來得時候只是有點累。」
這個人就是我同班同學 《井上 美羽》 。
說到井上同學,她家好像是開蛋糕店的,而且還是地區上很有名的蛋糕店。雖然只是普通的女孩子,但卻很受歡迎。藍紫色的短頭髮,流海用可愛的髮夾向左邊夾住,綠色的眼蒙,以及嬌小的身材。說真的,她真的是滿可愛的。
還有她小學,初中就是和我同一間學校的學生,但我們卻都只有對上幾次眼或是說過一句不超過十個字的話而已。像是在走廊上,體育館內,感覺那時候她常常就在躲我,看見我就立刻別開臉,好像是那件事之後吧。可是當我們是同班之後她就常常來跟我聊天了。
井上微笑著對我說:
「是這樣阿,那還真是辛苦你了呢。」
「是阿,而且是從進到這間學園之後。」
我有點發牢騷的說道。
「話說回來,宮神同學還真是厲害呢。」
井上像是要找話題般的向我說出了這句話。說真的,為什麼井上時常都會來找我聊天呢?畢竟她以前不是常常在躲我嗎? 算了,多餘的事還是不要問好了。
「咦? 怎麼說呢? 課業上的話,井上你不是才厲害嗎?」
「課業我只是將老師說的記起來而已啦──」
井上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井上同學,你露出這表情簡直是犯規阿!這叫我如何正視你阿?這情況就像是與美少女比賽棒球一樣,她露出那種表情而讓投手也害羞的不敢正視她,而投出了超慢速球,然後像犯規似的被打了個全壘打。
嗯‧‧‧我對於我的表達方式感到非常的悲哀‧‧‧為什麼我總是在說出口後才感覺到後悔呢?
「──而且我也沒有宮神同學這麼厲害呀,宮神同學一入學之後就直接當選學生會的幹部了呢。」
阿~是這件事阿,真有點不想再提了‧‧‧當時得情況‧‧‧就像是無辜的●虛無故被捲入了外星人,未來人,超能力者以及其形怪異的事件當中一樣。那只是一瞬間的感覺。
但說真的,只要認識會長她這個人就會知道為什麼我會當選學生會幹部了‧‧‧
「這沒有什麼,只是這間學園當選學生會成員的方法是由當任的學生會長來挑選的。所以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可是呢,聽說在這間學園歷代的學生會長的眼光很好唷,所以宮神同學會被選上就是因為學生會長看中你呀。所以我才說你很厲害嘛。」
「不不,我很肯定這次她選錯人了。」
我趴在桌子上一臉很累的樣子說道。不是是很累的樣子,而是真的很累‧‧‧但我不是因為跟井上聊天才覺得累,而是因為那些重物的關係。
「怎麼這麼說呢?我也覺得宮神同學很適合當學生會成員阿。」
「啥?」
我抬起了頭看了井上一眼。不會吧,井上小姐,你以前跟我也是同所學校的吧,而你有看過我做出什麼了不起的事而讓學校表揚我的嗎?
但井上的回答很讓我出乎意料。
「因為宮神同學很溫柔 樂意助人 看到別人有難就會去幫助他人,不管是任何人,就像以前你保護了跟你互不曾相識的我‧‧‧‧」
井上感覺上臉好像很紅,而且後面那一句話我完全聽不到。
這時突然有人從我後面勒住了我的脖子。是突襲嗎?快逃阿,井上你快逃阿‧‧‧
抱歉,我對於──以下省略,請見前文
「這個臭小子,為什麼有了學生會那些學姊了,卻連我們班的班花也跟你這麼要好阿──!」
哦,對了,井上她是我們班的班花,這樣說好像是有點老土啦。但她是我們班的班花這確實是事實。
「井上只是關心一下也不行嗎! 而且我們也認識很久啦!」
「難道這就是所謂了青梅竹馬嗎!? 為什麼你身邊總是圍繞著美少女阿!」
他越說越把我得脖子越勒越緊,我只好將他從我背後往前面摔。雖然我沒有學過空手道。


碰!!


「知道我的厲害了吧,而且就算是真的這樣也跟你無關吧。」
這位男同學就是我從國中認識到現在的損友。還真不想承認阿!!
他的名子是《高田 智和》,人長的不錯,而且他又是籃球部的,但唯一的缺點就是笨蛋!而且不是天然呆的那一種。要是他是天然呆的話,我發誓我一定會把他的頭抓去撞牆!我會的!
他是個籃球員,外向 好動 好強而不服輸 缺乏耐性以及是個笨蛋。
而且好死不死的他家剛好在我家的附近,真是夠了。

「你說跟我無關!! 你真的這麼認為嗎!?你真的這麼認為嗎!?」
智和他突然爬抓著我的衣領說道。我就隨隨便便回他一句就好了。要說些什麼呢?不要太狠好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沒人愛的心情啦。」
我一臉不想理他的別開臉說道,突然智和就像是心中被射了一箭跪趴在地上哭。不是就像,是根本就是被射了一箭吧。怎麼了?說的太狠了嗎?我本來還想說出「像你這個笨蛋,到老應該還是個笨蛋吧」的呢。
「宮神同學,真是的,這樣說太傷人了啦,我剛剛才說你很溫柔的說。」
井上鼓著臉雙手緊握的對我說。
之後井上走到智和前面蹲下,智和抬起他那哭慘的臉看著井上,而井上伸出一隻手的說:
「高田同學,不要在意啦,宮神同學只是開開玩笑而已不要太在意唷。我相信至少還是有人喜歡高田同學的。」
聽到這裡之後智和又趴下去哭了,雖然他是個笨蛋,但這句話他應該聽的出來吧,我想也是,雖然井上人很溫柔又善解人意,但她說的『我相信至少還是有人喜歡高田同學』的『至少』是多餘的。雖然她沒有強調『至少』這兩個字,但,是智和的話也會受重傷吧。
而井上卻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在旁邊著急的說「怎、怎麼辦,我、我是不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嗎?」。為了不讓井上有罪惡感,所以我就再補上一句。其實就是我本人的意思啦。雖然是不具有任何意義的一句話。
「阿~ 被同情了。」
智和聽到之後突然爬起來抓住我衣領的說。
「你這個臭小子!是故意的吧!你是故意補上最後一槍吧!」
阿,被他發現啦。他還真是敏感阿。
「我絕對不原諒你! 我生氣啦!」
智和說完這句話之後就將手鬆開後退了幾步。然後擺出拳擊手備戰的姿勢。喂喂,明明是籃球員,居然還擺出拳擊手的姿勢。好像也沒有人說籃球員不能擺出拳擊手的姿勢呢。抱歉,我對於我的想法感到很可憐‧‧‧
「那你想怎樣阿?」
我也是一臉非常認真的樣子。
「我們來分出個高下吧。」
「正合我意!」


3 高宮夜一 [ 2011/01/05(Wed) 18:52 ID:/k/zEi4A ]
當我們扭打在一團的時候有位少女走過來阻止我們。
「好了啦,不要再打了,就要上課了,快回座位吧!」
那位雙手環胸(?)來阻止我們的是我們一年D班的班長 《滕堂 靜水久》 。
滕堂她是個頭髮淡橘色的人,而且把那柔順的淡橘色頭髮綁成雙馬尾,而她是個幼兒體型的高一生。可是她還滿厲害的,她可是全學年的第二名。對了,剛剛好像忘記說了,全學年第一名的是井上。
滕堂她的家境很好,她是滕堂集團的總裁的孫女,所以是個大人物呢。但由於她自己向她爺爺要求所以才會進這所學校,好像她跟井上的感情特別好吧,不然她很有那個機會讀更好的學校。至於她為什麼跟井上的關係特別好,這點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是位大小姐呢。可是她卻沒有像一般人所想的那種大小姐脾氣。還是個滿容易親近的人呢。雖然有點暴力傾向。
當藤堂在叫住我們之後,我跟智和一起抬起了頭。
「阿,是蘿莉班長阿」
我跟智和異口同聲的說。
「你‧‧你‧你們說誰是蘿莉阿──!!」
班長給了我們一人一顆鐵拳。
「這蘿莉的反應也太‧‧‧‧‧‧」
智和小聲的說道。
就是這個樣子,所以我才覺得智和雖然人好,但卻是不懂TPO的笨蛋。
「高田同學~ 你剛剛說了什麼阿?」
哇,滕堂使了個眼色過來完全壓制了我們,我想是智和也看的出目前的的TPO吧。
「沒、沒有說、說什麼阿。對不對阿,泉。」
智和以裝傻的口氣矇過去。但是,喂喂喂!幹麻把我拖下水阿。而且你這表情就像是「你別想給我自己一個人逃跑」的表情。阿,真想一拳揍下去
「是、是阿。」
我只能隨口答覆‧‧‧不然還要我怎樣!?不要以為我沒有男子氣概,我只是那種會想著如何讓事情順利解決的人,因為我不喜歡那種把事情搞大而最後要慢慢收尾的事。這樣的話我還不如一開始就把事情解決,這樣還比較不麻煩,這是所謂的成熟表現!
「唉~」
這時滕堂嘆了一口氣,然後轉向我們這邊。
「就說你們別老是這麼幼稚好不好,老是打打鬧鬧的,如果受傷了怎──不不不!我是說這樣會吵到其他人,所以稍微改一改你們的個性好不好!」
藤堂她就是這樣,明明會關心別人替別人擔心,但卻不怎麼坦率呢。總覺得我身邊有這種不坦率個性的人還真多阿。
像這種時候我把頭轉向智和,看著他說:
「喂,智和。」
「幹嘛?」
「滕堂叫你把個性改一改啦,所以你那白痴的要命的個性就改一改吧。」
「你說什麼阿!!」
智和對著我大吼,但我用雙手堵住耳朵。幹嘛有事沒事就叫這麼大聲阿?你沒看到教室還有乖巧的學生在自習嗎?
「她明明就是叫你把你那遲鈍的要命的垃圾個性改一改啦!」
這句話激怒了我,因為他把我說的跟他一樣。
「你說誰的個性是垃圾阿? 看來真的不分個高下還真的是不行呢。」
我站起身的向智和說道,智和也慢慢的站起身。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那就來吧!」
我們兩就像是看到仇人一樣,眼對眼像是有電在中間互擊,不,而是真的有電在互擊。
這時滕堂站出來說了一句。
「我說阿! 我就叫你們不要鬧了!」
但我跟智和卻沒有理會滕堂。
「我說阿──」
滕堂想再一次阻止我們的時候我們卻異口同聲的說。
「吵死了! 這跟小孩子無關,小孩子不要在這邊亂叫!」
說出這句話之後過了0.5秒,我和智和兩人就突然的發覺剛剛好像講錯話了。但‧‧‧當我們回過神之後一切已經來不及了。滕堂她已經‧‧‧‧‧好可怕的眼神,我真不敢相信,這真的是人類有的眼神嗎!?這根本就是修羅的眼神吧。
「你們剛剛說誰是小孩子阿‧‧‧?看來不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兩個人可能都沒辦法改一改個性。」
滕堂雙手握拳發出咯啦咯啦的聲音說道。
「碰碰乓乓碰乓 乓碰碰蹦乓。」
「阿─!」



「小羽我們回座位去,不要理他們了。」
滕堂拉著井上的手走向座位,我只看見井上一臉擔心的回頭看著我們對滕堂說:
「小靜,宮神同學他們不是故意的啦,就不要生氣了好嗎?」
「小羽這些人就是要說(教訓)一下才會聽阿。」
滕堂還是一樣的這麼的暴力阿‧‧‧‧‧我跟智和趴在地板上一動也不動的。但已經快上課了,所以還是慢慢的爬回了座位。
「還有,宮神,我希望你別太遲鈍,請好好注意一下自己身邊的人的想法,尤其是異性。」
滕堂丟下了這一句之後就回到座位了,當我想要問她這句話的意思,老師已經走進來了。遲鈍?真的假的?我真得很遲鈍嗎?應該不是吧。




鐺鐺鐺~~~~


「呼阿~~~」
我伸了一個懶腰。終於可以讓我這一早上就很疲憊的身體好好的休息了。
因為已經午休了,接下來──
「泉,走吧。」
智和突然的冒出來問了這一句。為什麼這家伙總是神出鬼沒的阿?難到他是死神?會使出瞬○?還是●轉?還是飛○腳?
「嗯。」
「那你今天要吃什麼呢?」
「隨便吧,只要有吃的跟喝的就好了。」
「嗯,那我就先去買囉。」
每當中午的時候,我跟智和都會去屋頂吃飯。雖然我們學校的屋頂是禁止進入的,但是因為我是學生會幹部的原因,所以很容易的就拿到鑰匙。就以要打掃屋頂為藉口,雖然是吃午飯,但還是會在吃完午飯後再將屋頂打掃一遍。
嗯~ 但是每次就只有我們兩個人吃飯,總覺得很無聊。那我去找他們三人好了。



「井上,滕堂。」
我走到她們面前叫道,但滕堂卻一副氣還沒消的樣子說:「幹麻?」
「呃‧‧‧ 我想說找你們一起去屋頂吃飯,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呢?」
我以紳士的動作做出鞠躬的樣子試著開玩笑的回答。總覺得我很不適合做出這種動作‧‧‧我對於我的行動感到很驚訝。
「小羽要去嗎?」
井上剛剛還不知道在沉思些什麼,而低著頭,但聽到滕堂的問題卻突然的馬上抬起頭一口氣肯定的說「要!我要去!」
「連小羽都這麼說了,那我也跟著去吧。你可不要誤會唷!我可不是為了你們才去的!我是因為小羽所以才去的喔。」
是是是,我知道啦,為什麼要一直否定呢?我又不會誤會什麼。咦?難到藤堂是百合性向的?阿,被瞪了!
「你是不是在想什麼奇怪的事?」
「沒、沒有阿。」
「那我們走吧。」
「等等。」
「蛤?不是要去屋頂嗎?那還等什麼。」
滕堂有點不耐煩的說道。真的有這麼生氣嗎?看來我得好好道歉才行。
「沒有啦,我只是想在找一個人。」
我走向某個人的位子去,滕堂與井上頭上冒出三個問號看著我。



「星。」
「是泉呀,怎麼了嗎?」
《北村 星》這位是‧‧‧男的,但卻很像女生‧‧‧這就是所謂得偽娘嗎?
星的個性是和藹可親的一個人,而且是位美少年,個頭也嬌小瘦弱,但是個很好相處的人唷。
星跟我也是很好的朋友,他也常常跑去我家玩,應該事說我常常約他來玩。但──巡姐常常把他講成是我『女朋友』,雖然跟巡姐解釋過星他是男的,可是巡姐越高興,因為巡姐是BL傾向的,所以她才會高興。
但我要說我不是哪傾向的阿!!!
「我們要去屋頂吃飯,你要去嗎?」
「屋頂吃飯阿,也不錯呢。」
星微笑的說道,可惡阿! 他笑起來真的很可愛阿! 但我意志力要撐住阿!
「而且今天天氣也很好呢,那就讓我跟你們去吧。」
就是這樣,我們就走向往屋頂的樓梯走去。
這時,去幫我買午餐的智和也剛好跟我們碰到面。於是我們就走到了屋頂的鐵門前,我將鑰匙拿出來,將鐵門打開。打開之後就是一片晴朗的藍天。
之後我們找了個好位子,鋪上了地毯,開始吃著午飯。


4 高宮夜一 [ 2011/01/05(Wed) 18:53 ID:/k/zEi4A ]
「井上的便當看起來很可愛呢,是阿姨做的嗎?」
我吃著麵包的問著井上。井上的便當上有青菜跟章魚香腸還有可愛的小熊肉餅,飯就是小小的飯團。
「這、這是‧‧‧」
「嗯?」
「這是我自己做的,因為媽媽跟爸爸要忙著做蛋糕,所以我就自己做便當。」
「嘿~ 原來是井上做的阿,真厲害呢,不只會做蛋糕,連料理都很厲害呢。看起來就很好吃。」
我喝著飲料邊看著井上便當裡的配菜。
「才、才沒這回事呢‧‧‧」
井上低著頭不知道在說些什麼。然後井上突然的問了我一句說:
「宮、宮神同學要吃吃看嗎?」
「咦?可以嗎?」
「嗯、嗯。」
井上將便當拿到我面前。好香的味道阿,應該很好吃吧。雖然在家吃巡姐做的料理,但我在學校都是吃麵包呢,而這也還是我第一次吃巡姐以外的女生做的料理呢。
「那我就不客氣囉。」
我拿起一個飯團吃了下去,還真好吃呢。飯糰裡面有餡料呢。
「真好吃。」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
井上合上手的說道。
「對阿,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感覺舌頭有點‧‧刺‧‧激到的感覺‧‧‧‧‧‧好辣阿!!!!」
我這麼說著,卻越說越感覺舌頭越來越被千億根針刺的感覺,我趕緊的喝著果汁。這難道是在整我?還是說井上本身就喜歡吃辣阿?
「宮、宮神同學沒事吧,怎、怎麼辦,果然很難吃吧‧‧‧‧」
井上泛著淚光沮喪著低著頭自責。
「不‧‧‧‧‧不是這樣的,真的很好吃啦,祇是有點辣而已。」
「真、真的嗎?」
井上她泛著淚光看著我問道。這時那位班長大人開口了。
「宮神! 你好大的膽子, 居然敢把小羽弄哭!!」
我看著滕堂的身後散發著黑色的氣息。我的背後突然感覺到一股非常強大的寒風吹過。然後我看向智和跟星那邊去,居然都無視這邊的情況了!?喂喂喂!我們至少認識不過3年了吧!居然見死不救!我現在的感覺就像是明明說好要一起去惡作劇,結果卻只有我一個人留下來被挨罵的那種被背叛的感覺。
「宮神,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快說吧,不然可能就沒有機會說了。」
「我還想活!」
「就只有這樣嗎?」
「不然還要怎樣!難道要我說什麼嗎!?」
「那就說『我已經喜歡你很久了。』就說這個吧。」
「啥‧‧‧‧‧‧?」
不只我一個人啞口無言,連星他們都是。就在寂靜的十多秒之後,藤堂又開口了。
「怎、怎麼回事阿,你們怎麼表情都這麼僵硬阿?難道我有說什麼奇怪的話嗎?」
「你說要我說‧‧‧我喜歡你。」
滕堂突然整片臉都比煮熟的章魚或螃蟹還要紅。
「你說那什麼鬼話阿!!我哪可能說出那種不要臉的話阿!!更何況誰稀罕被你這種東西喜歡阿────!!!」
滕堂邊說邊向我這邊揍了一拳過來。我就這樣的倒在地板上。我隱隱約約的聽到星他們的對話。
「剛剛那句是幻聽嗎?」
「應、應該吧。」
「沒錯拉,一定是幻聽拉,阿哈哈‧‧‧」
阿~原來是幻聽阿,我還想我應該聽到了不該聽的話呢。只是‧‧‧好痛阿‧‧‧
「宮、宮神同學,你沒事吧。」
「嗯,還撐的住,不過這次比前的力道還重阿。」
為什麼明明是個幼兒體型的女生,力道卻這大阿‧‧‧‧‧‧




「嘻嘻。大家一起加油吧!GOGO~」
這時從操場傳來這句話,智和往操場那邊看了過去。
星她們也跟著往操場看了一下,而我則是努力爬起身子跟過去看。這是什麼狀況?我什麼我得這麼可憐‧‧‧
操場上有一位美少女,穿著棒球衣,綁著馬尾,天真爛漫的樣子。
「這不是木下學姊嗎? 她為什麼會在那邊阿? 泉你知道嗎?」
「那是因為木下學姐是運動部的幫手阿。」
我看這木下學姊站上打擊位子邊向智和解說。話說這傢伙還好意思裝出若無其是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樣子向我問道。
「說的也是呢,木下學姊就是運動萬能的高手呢。」
星說的沒錯,木下學姊的確是運動萬能阿。而且她就是我們學生會的幹部其中之一,會計《木下 宮子》是個運動萬能的天真爛漫美少女呢。一頭褐色的中長頭髮綁成馬尾,身材也很好,簡直是人間的極品吧。
而且她的運動神經真的不是蓋的,就連籃球部的智和都贏不了她。
就在這時候投手頭出了變速球,但這卻難不倒木下學姊。
看著她打過來的球,眼睜睜的看她打過來,是‧‧‧真的飛過來啦!
這時我來不及閃躲。
碰!
我被命中了‧‧‧
「「泉!」」
「「宮神!」」
我隱隱約約聽到智和他們在叫我,但是我眼前卻一片黑暗。而我對於我的運氣感到非常的絕望‧‧‧


5 高宮夜一 [ 2011/01/05(Wed) 18:53 ID:/k/zEi4A ]
「‧‧‧‧‧‧‧‧‧‧」
我的眼睛一張開,發現我躺在保健室的床上了。
「好、好痛。」
我摸摸了頭,真的是還有點暈暈的程度。
「哎呀,你已經醒啦。」
坐在保健室辦公桌前的一位成熟女性看著我這麼說。
「是黑井老師阿,我是怎麼了阿?」
「你不記得了嗎?你被木下打飛的球砸到啦。」
「說的也是‧‧‧頭好痛阿。」
這位就是保健老師(學生會的顧問)《黑井 美紗緒》老是穿著黑色吊帶背心,吊帶背心外還穿著醫生白袍 裙子是粉色的一步裙 腳上穿的是有加吊帶的黑色蕾絲長襪 。但完全沒有醫生的樣子,感覺還比較像教授,研究如何捉弄人的教授。說是美女,但個性有點偏向S。
「不過話說回來你還真厲害呢。」
黑井老師稍微將她那所有男人都想親一口(除了我以外)的嘴巴露出有點邪惡的笑容的說出這句話。
「嗯?」
而我一頭問號的露出滿是疑問的表情。難道妳要說我在屋頂上還能被球打到是一件非常厲害的事嗎?別開玩笑了!厲害的應該是木下學姊吧!妳當我們學校屋頂是幾樓阿?六樓阿!六樓!而且校設跟棒球場的距離不說也有五百多公尺吧(目測)!能將球打到那根本就超出常人能做到的事了吧!
「居然能交到這麼替你擔心的女朋友,而且還有兩個呢。」
「啥?」
我完全不知道黑井老師所表達的意思。我有女朋友!?別說笑了,我連女生的手都沒牽過呢(巡姐例外)。而且我連牽小學女生的手都會感到非常緊張,我怎麼可能會有女朋友啦。以上是舉例,先說唷,我不是蘿莉控!
「居然還裝傻。」
黑井老師一臉「阿~這傢伙還真是無趣」的樣子對我說道。不好意思阿,我就是這麼無趣‧‧‧
「可是我真的沒有女朋友阿,一個都沒有,更何況是兩個‧‧‧‧」
「是嗎?可是當你被抬過來的時候那可愛的短髮女生哭了呢。好像是叫井什麼來著」
喂喂‧‧‧人家井上好歹也是全學年的一耶!居然不記得人家的名字‧‧‧這讓我懷疑,妳真的是老師嗎?咦?不對,現在不是說這個時候,井上哭了?這是怎麼回事阿?
「而且另一位很嬌小的女生也說著『宮神!要是你還不趕快起來的話,我一定要你死!』這樣的話。這就是所謂的傲‧‧傲‧‧‧傲嬌吧。」
「不不不,我想你誤會了‧‧‧‧ 」
「咦?難道不是嗎?但是她也好像有流淚的樣子耶。」
「咦!?」
我擺出一臉超~驚訝的樣子望著黑井老師。那位藤堂同學?雖然說她是個會關心朋友替朋友擔心的人,但不自於會這麼的‧‧激動吧。只不過是被球打到而已。而黑井老師一眼也不看我的繼續說。
「而且高田跟北村也在你旁邊低著頭沮喪呢。」
黑井老師越說我越搞不懂這是怎麼一回事。話說回來,為什麼星跟智和的名字妳就記得這麼清楚阿?難到‧‧‧算了,我不想知道真相‧‧‧
而就在這個時候黑井老師說出了一句能讓我一秒鐘就搞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的話。
「對了,他們好像有一起說了同樣的話。」
「他們說了什麼?」
我一臉疑惑的問著黑井老師。不會是「泉,你不要死阿」這種蠢話吧,哈哈。真好笑,這是不可能的吧。
「他們一起說:『宮神‧泉,不要死阿!』這樣的話。」
「原來真的隨隨便便就當別人死啦───!!」
我從床上對著黑井老師大聲吐槽。但吐槽的對象好像錯了耶。
但照常裡來說,我只不過是被顆棒球打到而已,這樣也不自於讓井上她們認為我會死吧。更何況是星跟藤堂。
「可是為什麼他們會以為我要死了呢?只是被顆球打到而已阿。」
「阿~那是因為我告訴她們「你已經沒救了」而已。」
「原來就是你阿!!罪魁禍首就是你!!而且你也講的太直接了吧!!」
原來我沒吐錯人!真的是很搞不懂這位老師到底在想些什麼‧‧‧話說回來。
「對了,黑井老師。」
「嗯?」
「為什麼走廊上都沒有人的聲音阿?」
你問我為什麼會這樣問?那是因為每到下課時間這裡的走廊都會擠爆。當然是為了看這位美女摟。而這些人當中絕對沒有我,那是因為我是學生會的一員。剛開始雖然我也覺的黑井老師是一位美女而仰慕她,但進了學生會之後,我就弄清楚了‧‧‧所以我現在才能若無其事的與她正常對話。真的正常嗎?
「你在說什麼蠢話阿,這是當然的阿,因為現在是下午第二節課了。」
「你說什麼! 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講阿?」
「因為你沒有問我阿。」
「‧‧‧‧‧‧‧這到也是。阿,現在不是說這個時候,我先走囉,掰。」
我急急忙忙的下床要跑出保健室,這時黑井老師丟下了一句。
「 對了,你要記得去跟木下道謝唷,畢竟是她把你扛過來的。」
這時我邊跑回教室邊心理想著,為什麼木下學姊是個女孩子,但卻是個力大無窮的人阿。難到我待的這個世界裡已經不正常了嗎?呆天才、暴力蘿莉、笨蛋、為娘、運動超常少女等等的‧‧‧不,這應該是我想太多了,畢竟我在進這所學校───不,應該是說進入緋空學園學生會之前的生活還是一如往常的平凡。還真懷念阿。




刷──
我一聲的打開一年D班教室的門。就在這個時候所有人的臉都好像是看到鬼一樣的向著我。
而且我還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在竊竊私語的說:「不是說宮神死了嗎?」「有人不是說宮神被殺了死在保健室嗎?」然後智和突然站起來一臉驚訝的說。
「是、是幽靈阿!」
「誰是幽靈阿! 是誰在那邊亂傳有的沒的,還有,不要隨隨便便就當別人死了──!!」
我對著他大聲吐槽。這種事雖然不是第一次了‧‧‧但這擺明了是耍我阿!總覺得這一筆帳一定要跟他討回來。但仔細想想,這件事好像也不是他的錯。
「那、那個‧‧‧‧兩位,現在是上課時間阿。」
教古文的老師對著我們兩個說道。
「「對、對不起。」」
我們低著頭道歉,然後我回到桌位上拿出課本繼續上課。


6 高宮夜一 [ 2011/01/05(Wed) 18:54 ID:/k/zEi4A ]
鐺鐺鐺~


終於下課了。
「怎麼啦? 臉色這麼難看。」
智和突然這麼問。這傢伙完全沒有悔改之意。但這也不能說都是他的錯,畢竟罪魁禍首已經認罪了。但我還是不能原諒他!這是身為損友的必要條件之一。這當然是開玩笑的,哈哈‧‧‧,抱歉‧‧‧我對於我的笑點感到非常的抱歉‧‧‧
「還不是你在那邊亂傳有的沒的。」
「哈哈,開玩笑 開玩笑啦」
「原來你的笑點比我還可憐阿‧‧‧」
這時井上跟滕堂也走了過來,井上一臉很擔心的問我。話說回來她們也不是認為我死了嗎?這件事‧‧‧還是算了吧。
「宮神同學沒事吧?頭還會不會痛呢?有沒有哪裡還不舒服的?」
「嗯嗯,還好啦,只是頭還有點痛。」
我微笑著回答井上。然後滕堂就插了一句進來。
「原來還沒死阿。」
「說什麼話阿,我只不過是被球砸到而已。」
滕堂說話還是一樣的狠阿‧‧‧但她剛剛是真的有哭嗎?應該沒有吧。
「好啦好啦,小靜,宮神同學被球打到就已經夠可憐了。」
井上同學邊說邊半蹲在我前面,用她的小手摸摸我被球砸到的地方。而藤堂只是「哼!」的一聲的別開臉。這時星也加入了我們的話題。而我看得出來星對於這件事其實早就看清了。果然是所有我認識的人當中最正常的一位。咦?不對吧,光看他本身就很像女孩子這點就有點不正常了吧‧‧‧
「井上同學,你為什麼每次都這麼關心宮神同學呢?」
聽到這句話之後井上突然的立刻將手快速收回,轉過身小聲的說道。
「呃‧‧沒、沒有阿,祇是對同學的關心而已, 就只是這樣‧‧‧」
怎麼回是阿‧‧‧今天我都好像聽不清楚井上講的話呢。然後只見智和的眼神非常憤怒的瞪著我,而星只是『呵呵』的笑著。這是怎麼回事阿?難道我做了什麼讓智和不爽的事嗎?可是對星來說而是個好笑的事嗎?而井上表現的好像很著急的模樣,也想不到為什麼,真得很搞不懂。
這個時候滕堂開口對我說:
「好啦,宮神你沒事就好了。」
我是不是眼花啦。總覺得滕堂臉紅了‧‧‧是因為有夕陽的關係嗎?可是現在又還沒有夕陽。
「話說回來,為什麼滕堂常常對著泉兇阿? 難道──」
這時智和對著滕堂不知道在說什麼。還有為什麼嗎?還不就是我做了讓她不高興的事阿,雖然有一半以上我都搞不懂我到底做了什麼事就突然的被發脾氣就對了。
「──是所謂的傲嬌?」
「‧‧‧‧‧‧‧」
我聽了這句話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因為我完全聽不懂智和在說些什麼。
「高─田─智─和─!」
滕堂同學低著頭,聲音有點顫抖的叫智和,智和卻想也沒想的灣下腰看著滕堂同學的說:
「嗯?叫我嗎?」
「你說誰‧‧傲、傲、傲嬌阿!!」
滕堂使出了一招彈跳是上勾拳,正中智和的下巴。這時我們所有人都被這招給嚇到了。
「嗚‧‧‧嗚‧‧‧‧為、為什麼‧‧‧‧‧」
然後滕堂看著倒在地板上的智和指著我的腦袋說。
「為什麼我會對他傲嬌阿!?話說回來我對他這種東西根本不感興趣阿。」
這種東西‧‧‧為什麼要把我說得這麼悲慘‧‧‧我到底在妳眼中是什麼模樣阿?
「小羽,不要理他們,陪我去找老師吧,老師剛剛找我,不知道有什麼事。」
「小靜,要那麼生氣嘛,高田同學不是故意的啦。」
「不!! 絕對是故意的!」
滕堂紅著臉使了一個眼色過來,只是我苦笑著,星跟井上也是。



3分鐘後‧‧‧‧‧‧


「痛、痛‧‧痛‧‧‧‧」
智和摸著下巴的站起來說道。
「原來你還活著阿,你這笨蛋。」
「幹麻對受傷的人這麼說阿,好歹我也是你的朋友吧。 」
「(我可以不要承認嗎?)」我在心裡說道。
「那也都怪你自己講些莫名其妙的話吧。」
我無奈的說道。他說出這種話就像是跟魚店老闆說「老闆我要五花肉半斤。」而激怒老闆一樣。
「是嗎?可是看起來就是這個樣子阿。」
「那種事我不知道啦,反正你每次也都不會看TPO的。」
反正他就是個笨蛋而已。只要知道他是笨蛋就好了,對他的認知只要記住『笨蛋』兩個字就好了。
「對了,泉,我從早上就看到你座位旁有一大袋東西,那些東西是什麼阿?」
星看著我,手指我座位旁的那些東西說道。
「阿~那些阿,那些是巡姐說要帶的,就連我也不清楚那些是什麼。」
「說到巡學姊,我也好久沒有去泉家玩了呢。」
「我也是阿,誰叫泉當上學生會幹部之後,就都不招待我們去他家玩了。」
「你幹麻說的一副好像是我不想讓你們去玩的樣子阿‧‧‧」
我嘆了口氣的說道。只是說真的,自從我當上學生會幹部之後,就沒有什麼跟他們出去玩呢。是因為某位會長大人的緊急召集吧‧‧‧‧說不去就死刑。總覺得這句好像某團長的名言耶。
「老師來了,下次再聊吧。」





鐺鐺鐺~

鐘聲響了。
「喂! 泉,你在發神麼呆阿,還不快走。」
這時智和從我背後拍了一下說道。喂喂,我拿著一大包東西,你就不會看一下嗎?
「痛、你沒看到我拿這麼多東西嗎?」
「哈哈~抱歉抱歉,要我幫你拿嗎?」
「不用了啦。」
「哎呀,就別客氣啦。」
「那好吧,你幫我拿這個。」
「嗯,那我就陪你過去吧。」
智和這人是很溫柔的。看到有困難的人還是會幫,所以我才不會說討厭他到不想跟他做朋友這種地步。而我也說過了,他是個好人。
但我覺得他是因為知道我要去學生會辦公室才會想要幫我吧。
「好久沒見到巡學姊了呢,」
我跟智和走在走廊上,邊走邊聊天。你看吧,一開口就是想見巡姐。
「就這麼想見她嗎?」
「這種想見巡學姊的感覺你是不會懂的! 像你這種每天都跟巡學姊睡在一起的傢伙!」
「喂喂喂! 誰跟巡姐睡在一起阿。」
「要不然呢?」
「當然是分開睡阿,為什麼話題會變到這裡來阿‧‧‧」
我無奈的說著。這傢伙還真會轉移話題。但話題好像也才剛開始吧?
「都是因為泉太色啦,所以才會說到跟姐姐睡覺的事阿。」
「誰太色阿!而且我也說了是分開睡阿!」
我拿著重物對著智和大聲吐槽。
「別在意別在意,男人色是正常的。」
「我不想被說成跟你一樣。」
「但是本來就是阿,就像每個男人的床下都塞了不止兩三本的工口書。」
「說的也是呢。」
我低著頭一副思考的樣子說道。他說的沒錯,身心健康的高中男生有那種書是很正常的事。
智和不理我的繼續說道。
「所以阿,泉的床下有幾本工口書呢?」
「五本。」
「有五本阿,居然有漂亮的姐姐卻還要五本工口書阿。」
我突然從思考的樣子醒來。但已經來不及了,我已經說溜嘴了!
「你這臭小子居然套我話!!」
「哈哈哈哈哈哈───」
可惡阿!要不是我手上有東西不然我就朝你下巴在補一拳!
正當我們吵吵鬧鬧的時候,我們走到了學生會辦公室門前,而我們卻聽到裡面有慘叫聲。
我就將東西丟下,快速的將門給打開!
刷───
「發生什‧‧麼‧‧‧事‧‧‧‧‧了‧‧‧‧‧?」




而眼前的場景讓我領悟到,不管在急或是在擔心,也要先敲敲門在開門‧‧‧‧‧


7 高宮夜一 [ 2011/01/05(Wed) 18:57 ID:/k/zEi4A ]
話說發在這裡有點累.......因為有字數限制.......

如果不嫌麻煩的話還請你們到這裡看看((鞠躬

http://www.wretch.cc/blog/ppp123ppp54&category_id=15405415

希望你們會喜歡^^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