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都市雜談)未命名 第一章

1 作人 [ 2011/02/12(Sat) 13:00 ID:D/G3Yjhc ]
  維瓦爾第小提琴協奏曲《Winter》以緩慢的曲調襯托咖啡在空中緩緩盤旋的蒸氣,從洗手間整理完畢走向大廳的我彷彿能微微感受到意大利Lavazza咖啡豆特有的濃香。正當我拿起溫熱的咖啡杯,把鼻子靠近杯邊,細嗅那誘惑的香氣時,小提琴協奏曲平靜的旋律隨著我擾亂蒸氣盤旋的規律而轉到激昂的樂章,簡直使我雞皮疙瘩。平靜安寧的大廳被我的細嗅毀掉,然後我細細啜了一口代價深重的咖啡,因為沒下糖的關係,味道十分苦澀。正當我看到經紀人的身影從虛掩的大門後走近,我深深啜飲一口然後把杯子放下。

  「準備好了嗎?我把車停在外面了。」他一如以往焦急的說。「時間還十分充足,我們還可以去吃早餐。」我說。「現在十一點,都中午了,時間不多,現在出發吧。」他就像小孩,堅持遵守某種遊戲規則似的精神說。

  黑色Bentley Continental Supersports正在冬城高速公路上行駛,從多維市到拉爾市的路上,經紀人跟我沒有半句話,車箱中依舊是彌漫著讓人習慣的沉靜。一向坐在前座的我總認為這輛車子的高級音響不享受一下實在浪費,可每次都幾乎被經紀人以“開音響後無法專心駕馭”的理由被多次打消念頭,因此每次我都帶備我的CD機和耳機。耳機接駁著CD機,開機後便開始播放著Annett Louisan的「Chancenlos」歌曲本身已有10年的歷史,來自德國的女歌手。即使往日的青春女歌手現已不再年輕,但舊有的作品還存在著那份永不褪色的朝氣。柔柔的曲風加上女歌手天生獨特的聲線更讓人在這氣氛中昏昏欲睡。

  在夢中我能在不遠看見往日的書迷們在暴風雨過後的彩虹上迎我滑下來,一群在彩虹下狼狽不堪堆積如山的書迷,手裡緊握著記事本希望能得到費爾的簽名,下層的人為站起來拼命,上層的人有些試圖大躍下來卻意外地摔個頭破血流,有些則是打架互扯衣服。一會兒,大地裂開,來自地獄的惡魔在巨大的裂縫中伸出恐怖的魔爪企圖把大地撕裂,所有堆積如山的人們幾乎深陷惡魔的爪縫中,岩漿從縫中涌出,並像水管破裂一樣突然爆發,壯觀的畫面構成我將被岩漿瞬間蒸發的恐怖。

  「起來別睡了,都到了。」經紀人馬克拍拍我的肩膀說。「現在什麼時候?」我微微睜開雙眼問。「才剛正午12點。」馬克把手伸來示意我看他的錶。短短的大半小時小休像睡了漫長的一整天「到了市政大樓嗎?」我疑惑身在何處地問。「你不是要吃早餐嗎?要是你吃東西花不到二十分鐘,時間確實很充足。快下來吧。」馬克一旦順利掌控預料中的時間便會顯得十分冷靜,唯一他預料不到的是公路上會否塞車而已。

  意大利肉醬意粉的美味,好幾刻讓我說不出話來,我跟馬克就坐在離門口不遠的卡位上,這是我首次來的餐廳,名字叫“Vaszi”不禁讓我想起曾在都市雜誌上看過有關Vaszi餐廳的幾頁專欄訪問,雜誌中曾這樣寫道“老闆十分喜愛她的妻子Vaszi,因此餐廳名字也就是源於妻子的名字而起,以答謝妻子二十年以來的默默支持。”這只是幾頁中長篇大論的最後一句,其餘數頁都幾乎是食評家滿口讚美的食評還有該餐廳著名菜式的圖片加上長長短短的介紹。

  在我用餐的過程中,我細心欣賞著餐廳內的四周,包括牆上幾何圖案的壁紙﹑茶几上艷綠的散尾葵﹑典雅且不過於奢華的座椅與餐桌,還有客人品嚐面前美食的那份滿足。在我面前,我還能看見桌上別有用心佈置的小擺設,再加上如此美味的食物,實在叫人對餐廳印象深刻呢!要是餐廳只剩下我跟馬克,想必我能把盤子也舔個乾淨。「吃得真快,幾乎用不到五分鐘。」馬克把視線從桌上的文件轉移到我面前乾淨的盤子說。「因為太好吃了。」我滿足的微笑說。「昨晚我更改了某些地方,有些句子改成含蓄一點的,你先念一遍看看。」馬克把講稿遞給我。講稿是為待會在市政大禮堂上發表感想而準備的,我是本年度被受文學界注目的一名文壇新血,今天是我的作品《堅強的愛貝莉》榮獲本年度冬城最佳小說獎的日子。是個重要的日子。


下章預告:我遇上了愛貝莉。



2 八足 [ 2011/02/12(Sat) 15:55 ID:3q2DlnVg ]
本人新手,讀了這篇以後有點想法想要討教,希望您不介意我直接在這裡回應?

直接插入原文的密度會不會有點高呢?我個人覺得稍稍有點刺眼。加上像詩一樣充滿意象(有些有一點晦澀)的語句...還不知道這是怎麼樣的故事所以還沒有想法,但我猜想應該是適合故事本身的風格~

「準備好了嗎?我把車停在外面了。」
「現在十一點,都中午了,時間不多,現在出發吧。」
這兩句我感覺好像有點讀不出焦急感,如果寫成更口語的形式:
「好了沒?車停在外面了。」
「都中午十一點了還十分充足!走吧!」
這樣是否會破壞「馬克」這個角色的個性呢?

最後是一個小疑問,請問您的標點符號是標準是?因為我注意到您的文章是「」和“”兩種引號並用...也不是對外文就用“”這樣簡單明瞭的規則,是否有您自己內在的邏輯呢。

請不吝見教,也希望能結識一些愛講故事的島民~

3 作人 [ 2011/02/12(Sat) 18:21 ID:D/G3Yjhc ]
文章字數畢竟少,因此並不構成密度高。

角色話語上的字句口吻以及當下主張的態度根本沒有相互抵觸的關係
因此角色本身的特色或是描繪個性下手的地方,顯然不是在於隻字話語的窄狹範圍。
至少相比起以行動,待人接物,處事手法以及個人習慣來說話便顯得較為失色。
「好了沒?車停在外面了。」這句同樣可以很冷靜地說出。

至於標點符號方面個人並沒有想太多就十分隨便,對“”個中的引用,我個人比喻為名詞上特別的存在。好比是一所特別的地方的名字。

4 作人 [ 2011/02/27(Sun) 17:34 ID:hEqdgGxQ ]
第二章 1/3

  大禮堂正上方四葉狀的透明玻璃投射出稍微剌眼的太陽光,在華麗的大禮堂上加上嘈雜的一連串奉承,構成了一副深刻的畫面。
  「……我希望今後能繼續為文學界作出貢獻。」說來生硬的台詞簡直把我的尴尬表露無遺,可是台下的人在我演講完畢後都報以相當認真的掌聲。就在完畢後幾秒的空檔中,我能在台上看見多名赫赫有名的作家﹑媒體以及經常出現在電視﹑電影﹑雜誌上的艾芬妮小姐,還有大名鼎鼎的老輩小說家祟克先生,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直以來我仰慕和敬佩的人現在都站起來為我送上熱烈的掌聲,心裡著實充滿感激。當然,馬克也在台下為我拍掌到最後,然後又讓我感到失望,他舉起別人難以察覺的手勢低調示意我下台,結束這場美麗的夢境。

  「說得不錯。」馬克臉上流露著難得的滿意說。下台後的時間並沒有半點讓我對馬克回話的空餘,某些作家便把我拉到攝影陣地裡去,然後好幾分鐘在拍照。他們的客套使我受寵若驚,甚至連漂亮的艾芬妮小姐也忽然唐突地站在我面前,表明自己是我的小書迷,起初她靠近時我根本察覺不到。

  「我看過你的愛貝莉,那是很好的故事。」她說。「…謝謝妳的讚賞。」這份唐突使我有點赫然。「愛貝莉為了自己最愛的男人奉獻出自己的所有,但讓人悲嘆的是…所愛的男人是從戰爭中受重傷被政府送回家鄉的一名殘廢的士兵…」此時她把目光放在別的地方,流露著淒涼的眼神,慢條斯理的聲線慢慢步進我所創造的世界裡「少掉了一條右腿和右手,送回家鄉後仍經常生病發燒,愛貝莉對該男人的愛還是絲毫不變,每天時刻待在床邊照料他的一切,應該說她比他上戰場前回來後還要更愛他,自從男人回來後,愛貝莉不惜放棄了事業﹑社交,有一天,她的父母對男人報以唾棄的眼光看待,最後,她連親情也失去了。」她的聲音比起在電視上還要更清晰細膩「那真是個悲劇呢。」我說。在場有很多為人熟知的知名人士想要與我談話,隨後,他們不客氣地走過來,便開始毫無惡意地打斷我和艾芬妮小姐之間的對話,而艾芬妮小姐也意識到這點。她立刻把身體靠近我胸前,幾乎幾可觸及的距離,然後在我胸前把埋在手心中的紙張放到我的西裝口袋裡「紙上寫著我的電話號碼,我希望你能今晚七點到八點打電話過來。」她說完便別過臉悄悄走開。

  「居然與這麼漂亮的艾芬妮小姐這麼熟絡,你還真是個風流的作家呢。」一把老氣低沈的聲音。「請問您是?」我問。「叫我史羅夫就行了。」據我所知,史羅夫是一名政客,特地前來授獎宴會是被任命作為嘉賓出席。「這裡很嘈吵,我們換個地方聊。」他微笑說。嘴角的拉扯讓臉上粗大的紋理逐漸浮現。我猜他大概五十歲左右。「這角度不錯吧?能看到整個壯觀的大禮堂,簡直像天堂般的禮堂。」這是二樓的看台,下面的人們都在忙著聊,我還看見馬克被三四位女士青睞得不可開交,之後我嘗試尋找艾芬妮小姐的身影,但是我找不到。

  「其實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要跟你說,」他以低沉的眼光看著我說。我幾乎感到害怕「人們總有很多偉大的計劃與想法,但真正能做起來最後成功的又相當少。而我當然希望自己是成功的,因此我需要你做我的踏板。」這話讓我感到十分懊惱,踏板是什麼意思?「請別驚訝,費爾先生,簡單說你是被我選中的人。」他從褲袋裡拿出濃烈煙燻味的手提電話「以後拿著這個。」「請等等!你到底想要我幹什麼?踏板又是什麼意思?」我有點氣憤的說。「我不希望你這麼激動呢,但這也怪不了你,我清楚。」我厭惡他的微笑。「兩天後會有一位女士來找你,你不妨打開大門邀請她進屋,還有這手提電話不要交給任何人。」「為什麼給我手提電話?還有那位女士是誰?」「我不方便在這告訴你,明天我會打電話到這個電話,到那時候我們再聊。」他又露出厭惡的微笑。然後離開了大禮堂,我卻放棄了追趕。

  「原來你坐在這裡發呆啊,宴會都結束了。」說完馬克雙手放在看台扶手上觀看整個大禮堂。我沒給他什麼反應「你怎麼了?不舒服嗎?」馬克輕率的問。「我只是有點困。」在之前我結束愛貝莉的寫作後,便開始給自己放一個假期,那時後讓我經常睡,很容易便感到很困,或許在寫作的那段日子裡都沒休息好的原因吧。


到此為止 還是那麼的短暫
 
(目前寫了好幾篇有頭沒尾的東西呢,可是每次都有一堆故事構思浮現在腦海裡,懶散的念頭卻總是又把它埋回海床裡去。
而這篇單純是為寫而寫的即興作品,沒有大鋼,角色名字也沒想,或許文章篇幅看來不怎麼甚至可能有惡劣的地方也說不定,可我已經在睡前幾刻的時間花在構想故事結構上,大體初步已有了核心,因此之後請大家期待,希望大家喜歡。;)

5 作人 [ 2011/03/02(Wed) 15:22 ID:u1Cvphqs ]
第二章 2/3

  「拉爾市比起多維市的馬路更繁忙,這裡到處都是車子。」馬克把身子挨近窗邊細看著窗外的景致。「那裡總是燈火通明的街道,盡管現在是晚上十一點半。」說完他把視線從繁華的街道轉移到我憔悴的臉容上「我跟這附近某家酒館的老闆很熟絡,早前他為我存下了一瓶1999年的紅酒,可是一個人喝酒未免有點寂寞,你有興趣嗎?」熟食的面條放進冰箱裡一個下午,晚上再把它拿出來微波一下就是我剛吃下的晚餐,味道就像膠質線那樣。我卻一條不剩全部吃下。錯失與艾芬妮小姐的約定,面條的味道卻變得那麼索然無味。先前,我並不知道這旅館的大床會給客人來一個睡魔附身。「抱歉馬克,這世紀末的紅酒聽起來很棒,但現在我沒有這份興致。」我坐在椅上,為了更能看見窗外的夜景,我把僵持了幾乎半小時的坐姿來個端正,再把椅子往窗邊移過一點。

  這邊的風景與馬克向南的那戶窗子的景色稍有不同,對面的大廈,每個窗戶都閉得緊緊,兩者最大分別是在於這邊的街道十分冷清,就像眼下所有低密度房子裡居住的人全都同一時間活在夢鄉裡,房子﹑車子甚至是樹木,它們全都睡著了。趟若沒有好幾輛還在行駛的車子不時經過那條杳無人煙,只剩下幾根路燈亮起的馬路,或許我會認為是停電了。「那邊是住宅區嗎?」我不經意的問。「很冷清對吧?你猜現在什麼時候了?」馬克問,這話聽起來別有用心,貌似這個問題並不是在於馬克對我從下午睡到幾近半夜的指責,或是責備我對控制時間的觀念。我繼續漫無目的凝視著窗外,試著要尋找一些什麼,好比是一個人影,即使是在一個失去了色彩,被黑暗包圍到只剩下幾根路燈在堅持照明的夜景下。就這樣,我停頓了好幾分鐘。沒有理會馬克。

  正當我的腦子一片混亂,睡意逐漸消散,頭腦開始清晰過來時,比起在艾芬妮小姐那通電話上失約的過錯,我還比較在意史羅夫先生在今天中午那個看起來不太舒服的玩笑,然後我打開衣櫥,翻找今天穿在宴會上的那條深藍色的西裝褲子,嘗試尋找放在褲袋裡的那部煙燻味很濃烈的電話,隨即,那部電話在我觸碰褲子的同時響起了金屬般尖銳刺耳的鈴聲,我不禁抖動了一下,當時,手機螢幕上顯示“12時01分”。

  「你好,費爾先生。很高興你還沒睡。」在今天中午,不,是昨天。那低沉老氣的聲音是如此印象深刻,不過在電話裡的聲音還要比印象中更低沉,就像故意把聲線壓低似的說話,不自然的壓迫感便不自覺地湧現。「請看看你左手邊的窗外,」他說,指的是我剛才凝視著,那戶只映照著黑白色背景的窗子,十分鐘前那裡還僅存著路燈與車輛,而現在幾乎連車影也沒有,路燈也熄滅掉。之後,有輛漆黑的汽車駛近那條街道,簡直暢通無阻。剎那間,那條馬路彷彿成了這輛車子的專屬道路,在離旅館大樓外不遠的路邊停下,然後從車廂中走出一名身材貌似是女性的人。在十一樓的距離和黑夜朦朧的視野下,我只看見那人擁有一頭橘紅色的短髮,雪白的外套還有………。「她就是我所指的那位女士,也許來早了,但我還是建議你現在出去迎接她,然後你便會發現驚喜。」當我再次想問他到底想怎樣時,我才知道他已經把電話掛了。心想,這提問應該不會再從史羅夫先生口中得到任何答案。然後我彷彿不願一切地走到電梯口,下到大廳,越過旅館陰暗的禮堂,途中什麼人也沒有。我就這樣朝那遠遠的,雪白的身影奔跑在馬路中心。那身影也慢慢地朝我這邊走近,以漫不經心的步伐。

  相互的身影隨著我們互相走近而逐漸清晰明確,橘紅色的短髮﹑淺藍色的連衣裙加上乳白色的皮毛外套與布鞋子。起初我實在不敢相信,才這樣奔跑出來看一眼,好讓那份禁耐不住的猜疑得到確認與否定。沒想到這竟然跟心底裡的那份預料一樣,這是愛貝莉所穿的衣物與特徵。漆黑的JEEP PATRIOT駛回它前來的那條路線,就像完成了某些受人指使的護送工作,然後原路折返那樣,連同那收歛的引擎聲安靜地消失在杳無人煙和車影的街角裡。而現在,冷清的馬路上只留下了兩個面面相覷的身影。

  「你好,我是愛貝莉。」她勉強地擠出一個淺淺的笑容。


第二章3/3預告:在我看見愛貝莉後,當下我認為這是史羅夫先生給我的驚喜。關於驚喜:任意找一位女士開一個寫實般的玩笑,但是事情並不是這樣。我和馬克連同那位愛貝莉都被人監視著。自稱是愛貝莉的少女卻對此毫不理會。接下來,我要她從口中吐出她所知道的一切。

6 作人 [ 2011/03/06(Sun) 22:48 ID:AN.19rMY ]
抱歉各位  這愛貝莉寫起來有點力不從心
中途放棄很不要得對吧  我也這麼想
但是即興的代價往往是故事設定與位置都亂七八糟 文筆方面也略顯累贅 
自己寫後過一天再看 我發覺過不了自己 所以我想放棄這篇
真的很抱歉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