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無名氏 第一章

1 名無しさん [ 2011/03/12(Sat) 02:23 ID:NMkOAD4E ]
現今的「社會」先不論是屬於哪種,都是建立在一種人們有一種大方向共同意識,例如法律或道德觀等。
在這有這種大共同意識下組成就能稱為一個基本的「社會」。

但……這種形式所聚集成的社會到底是正確的嗎?
不,就連對錯.正邪和好壞這些都只是建立在那種社會觀念下而行成的概念。

則我在偶然下遇到了那足以改變一切的事情而開始「思考」著。

-----------------------------------------------------
「反社會」
這是用來形容行為.人格和思想等對現有社會造成負面影響的一詞。

我盯著每天晚上準時撥放的談話性節目提著這話題。
我的名字…就姑且叫我A吧。
我是出生在一個不富裕也不會貧窮的家庭中,今年也一路好好的活到了大學,偶而會打個工來補貼一下學費。
因為長相不怎麼樣所以至今都沒有女朋友, 對這世界的怨言可以堆座山,但至今誰又不是呢?
這一生時常羨慕那些家財萬貫的人,但要比不幸絕對比絕對比不過世界上一大群人。
所以用這種反向比較來看自己已經算是非常幸運。

我打開電腦上了每天都會去的討論版,每天上來回文已經是每天必做的事。
這是一個綜合性的大論壇,話題從政治到動漫都有。
雖然自己會晃的版面只有總數的一半,但往往也要花上一個小時以上的時間。

今天也一如往常,準備關掉討論版時突然在綜合討論區發現了一篇文章。
文章的標題和內文非常簡短。

「如果你有與世界劈敵的力量你會做什麼?」

「呵,會做什麼阿?」
自己好奇的點了進去,已經有非常多人的人回答這問題。
不論是冠冕堂皇的或是非常忠於自己意識的回答都非常有趣,這問題確實點到了大家的回答欲望。

如果自己有了那種力量會做什麼?
拯救在世界受苦的人們嗎?應該會。把以前得罪過自己的人打成半身不遂?這是一定的。
用這能力恐嚇全世界來威脅贖金?這也不錯。

在腦子中想著無數的可能性享受想像的快感時,這時自己看到了個與上面回應截然不同的回答。

無名氏 2010/10/18 19:09 :
崩毀這個社會。

回想剛剛節目說過的話,這可能就是標準的反社會行為吧?
當然,這種充滿話題性的回答理所當然得招來了許多人的反應,不論是保留中立意見的人和用著評論家論調批評的人源源不絕。

感覺非常有趣的自己也參上了一腳,這是一種很常見的群眾反應。

大學生A 2010/10/19 16:32 :
>>崩毀這個社會。
為什麼想毀掉社會?

自己抱著種搧風點火的態度回應。

按了重新處理,在這時有了意想不到的回覆出現了。

無名氏 2010/10/19 16:33 :
>>那要怎麼崩毀法?
你覺得這社會怎麼樣?

將近一整天都沒有回應的當事人居然被剛剛得回應給釣到了。
突然這麼被問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回覆,這問題非常難回答。以一個一般市民而言算是不錯,只要定期繳稅和遵守規則就能享有一定程度的人生保障。但也有著一群利用這社會規則和生態來讓一群特定人士坐享其成,不必負責任的榨取利益。

不公平,這就是這社會,不,是世界的根本。
這世界上沒有公平的事,小時候大人們總是會嚷著公平與誠實這些詞彙,但等長大後才會發現這些詞是多麼的虛偽不切實際。

時間是公平的,因為每個人都只有24小時?錯了,就算每個人都有24小時但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努力用著自己的24小時讓一小部分的人輕鬆過活。

生命是公平的?錯了,沒有任何生命會是平等的,這更套用在人類這生物上面,因為我們有時不用力量和健康,而是用存款多寡來決定一個人的價值。

死亡是公平的,因為大家都會面對?這我沒辦法斷定,起碼就結果論和現今科技來看是的,但我可以說有些人可以任意妄為的決定別人要不要接受死亡。

我就這樣呆呆盯著螢幕思考著,遲遲不做回答,也可能是我根本沒有回答的想法。
這社會充滿著矛盾,用自欺欺人建立起來的堡壘,但生在這裡的我們不得不跟他一起起舞,因為只要一面對這個事實現在擁有的一切就可能全面崩毀,這些是只要有在思考的人都會察覺到。

最後我還是決定不理會他的問話,我關掉了電腦準備睡覺。
躺在床上這問題依然在我腦中旋轉著,腦中想著以前在電視中看到某些第三世界國家只剩下皮包骨的人們,如果自己活著的社會機制崩壞我們也會變成那樣嗎?一想到這我就不禁害怕了起來。但自己也同時也發覺自己已經把這種生態視為理所當然,如果把整個世界想成個社會我們可能也是那群欺壓弱勢的一群?

「不,不該以公平這出發點來思考…」
我想著剛那位思考著這些的傢伙,他是想追求公平嗎?如果是的話只能說思考的太膚淺了。
如果不是那他到底是要些什麼…?

我就在這自己的一問一答下慢慢的入睡。

那夜我做了一個夢,一個一望無際的白色的空間,有著一個看不清容貌的男人做在一台巨大螢幕上。

「你好阿!歡迎歡迎!」他這麼說著。

「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這樣說很酷對吧?我早就想這麼說次看看了呢!」

我還是一臉疑惑的看著男人,雖然在自己夢裡,但我卻非常清楚自己的定位。

「重要的是你接下來要面對什麼,少年!,阿…不,大學生也已經不能算少年了,哈哈哈哈呀!」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阿?」

「真是無聊的反應,簡直就是路邊隨處可見路人的反應嘛~失望失望。」

「小子,看你這副德性也沒女朋友對吧?還是個處男?唉…真是可憐啊。」男人像是機關槍般的丕哩啪啦講個不停。

「不用你管!你到底想做什麼!?」

「好好~回歸正題吧,大學生A。」
我那時沒有反映他對我說的稱號。

「小子,如果你有與世界劈敵的力量你會做什麼?」

「又是這問題?果然睡前想的事也會影響夢的內容…」

「隨你這麼想啦小子,來來~說說你的答案吧~!」男人拍著手像是在催促著我一般。

「……不知道。」我老實的回答,也是最中肯與最不負責任的回答。

「喔~?為什麼?」

「那種事等真的有了那種力量再去想也可以吧,而且有些事也是不在當下根本想不出答案吧。」我有點發怒的說著。

「恩~~~~~~~也對啦,雖然我比較喜歡你之前的思考,但這也可以給你個50分。」男子搔著搔頭,然後從巨大的螢幕上跳了下來。

「好吧,我就破例多給你加個10分讓你及格吧!」
這麼隨便?

「…及格有獎品嗎?」
我這麼一說,男子小了笑得走進了我,直到在我眼前停了下來,然後押住了我的肩膀把臉湊近了我的面前。可是明明他的臉已經近在眼前了但除了,除了那張笑得詭異的嘴外他的面容依然是模糊不清。

「有!當然有!」他激動的搖晃著我的身體。

「你的獎品就是……噹噹噹噹噹啦將~~~!」


「可以左右這世界未來的力量!!!!」

---------------------------------------------------------------------



2 名無しさん [ 2011/03/12(Sat) 02:24 ID:NMkOAD4E ]
今天是星期六,一個禮拜中我最喜歡的日子,今天不用上課,明天也不用上課,太棒了。
但這個星期六的早晨我卻一臉茫然的坐在自己的床上。昨晚的夢清晰的記得,不同於一般的夢印象模糊而且很快就會忘記。

但這程度我還是只把它當成比較詭異的夢而已,不去多想。我爬起了床走進了浴室刷牙洗臉。
走了下樓看了已經準備冷掉的早餐,因為自己的家離大學還不算遠所以會在假日不定時的偶而回到家,但也不算近來回可能需要半天的時間所以基本上我還是住宿舍的。

我打開了電視看著今天新聞,除了殺人放火或是弊案貪污沒有別的什麼重大的新聞。
我走向放著早點的桌子準備拿起了三明治,這時我才注意到了自己的老妹,老媽以及老爸都正坐在盯著我瞧。他們像是已經在這等著我非常久了。

「我說真的,你們真的嚇到我了。」

「吾兒阿,汝可以先坐著嗎?」老爸最先開了口打破沉默,但卻是用著從未聽他說過的古語來叫我…
我真的很不想理他…真的。但看他們表情如此凝重我也開始緊張了起來。

「怎…怎麼了嗎?」我最後還是乖乖的坐了下來,放開了手上的三明治。三對眼睛就這樣盯著我瞧,讓人怪不自在的。

「我有話要對你說。」終於變回了平常的說話方式的老爸依然是神情凝重著。

難道…是某個親戚死了嗎?還是你要說你有癌症之類的?還是說我其實根本不是你們親生的?
雖然最後一個我是覺得沒什麼嚴重啦…

「什…發生什麼事了?」我緊張的吞了一口口水。

「你有女朋友嗎?」

無語,我無語了。
難道這是需要你們那麼嚴肅的來問我的問題嗎?我打算重新拿起桌上的三明治和紅茶,然後默默的走出屋外,甚至到中午前都不打算回來。

「哥,你是個宅男吧?宅男都沒女朋友的吧?」

「給我好好道歉!向全世界被妳傷到的男人們道歉!我就是受不了這社會因為不了解就對人有的偏見!」

「兒子,媽媽很擔心你阿,不要在網路上認識些危險的人阿…」

「我也很擔心突然莫名奇妙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東西的你們阿……」
今天到底怎麼了?!難道在我睡懶覺的時間這世界有了什麼巨變嗎?我轉身繼續看著剛剛沒有關掉的電視,沒有一則是關於生化兵器或病毒的新聞阿!

「而且…而且還是交了個外…外國人!洋妞!明明連英文都唸不好的哥怎麼可能會交個外國人的女朋友!」
我又再次轉向了電視那方向,再確認一次真的沒有什麼會對人類大腦造成傷害的新聞…

「看這邊啦!媽媽真的很擔心你啦!你不要在外面交些奇怪的朋友…嗚嗚!」老媽說到一半就像是要哭了出來,我張大了嘴不知所措。
被她這反應一說連自己都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錯了什麼…結果怎想都想不出來…

「總之,你還是自己去解決吧,這應該是你自己製造出來的問題吧!」老爸越說越激憤。
我到底是哪裡惹到你了!麻煩你告訴我好嗎!我真的很想知道阿!
但看著現在的情勢我沒膽把心中的話說出來…

「你現出去把問題解決在回家!」老爸指著自家的大門。

我一臉疑惑地看著冷冰冰的鐵門,看老爸像是要把我趕出門般的態度。
剛起床的我說真的也還沒有氣力跟他們吵,於是就勉為其難的造他們一絲打開了門。

看來只能等他們冷靜下來再回來了,自己的外套還有放些錢就先回宿舍吧。

就在自己邊這麼想著邊走出家門時我硬深深的撞到了一個人。

「阿,抱歉。」我反射式的跟對方道了歉…慢著,這裡是我家門口耶,到底是誰阿!?

「你走路不長眼麼!?而且還讓我等那麼久!」
我看著被我撞倒的人,看了他五秒鐘我終於懂了剛剛自己家人對我說的話是什麼了。
眼前是一位身材高挑穿著火辣,有著東方人難以有著的豐滿的碩大胸膛,以及和一頭金髮完美組合的深刻美麗的輪廓。簡直就像是從時尚雜誌或歐美成人片跑出來的模特和女優。因為實在太漂亮了我又多看了五秒。

我退了三步,把門關上,然後鎖了兩道鎖。

「報警!」

「你不認識她嗎?!」老爸驚訝的說著。

「這還用問嗎!你們什麼時候產生了我有可能認識那種人的錯覺!?」

「哥果然不能!那麼正的洋妞果然是詐騙集團的人!」

「雖然很氣,但這次我再同意不過妳的看法了!」
我準備拿起話筒報警,這時已經鎖上的家門發出了巨大的撞擊聲,我們全家都把頭轉了過去。
對,我們看到了幾乎根本不可能發生在現實的景象。

一個有著魔鬼身材的金髮女人徒手把鐵門給拆了…
電視還沒關對啊?我要再確認一下這個世界真的沒問題!

「你給我好好說清楚你這是什麼意思?」金髮女人用著一副殺氣騰騰的表情瞪著我。
不就是要把妳鎖在門外嗎?這還能有什麼意思!?

「該死的!我一直以為世界末日會是在2012!沒想到也來的太快了吧!」
自己的家人也都嚇的說不出任何話。

「沒想到我要聽你著噁心男人的話就實在是…大學生A!」
金髮女說出了那昨晚也有個傢伙對我說過的稱號。

這時我才想了起來,大學生A…那不就是我經常留言用掛的暱稱嗎?

「妳…妳是誰?」
金髮女像是想著要如何回答。

「……無名氏。」

「從此以後你就是我的搭當了!你給我聽好了!從今以後你都只能聽我的!」
那就是一切開始的早晨,也就是我被迫開始思考那些問題的開始。
--------------------------------------
「噹噹噹噹噹啦將~~~!喔拉!妳的獎品就是可以批敵這世界一切的力量!」
男人在巨大螢幕上轉了個大圈,然後跳了下來。

「你這噁心的傢伙到底在說什…?!」

「但是~~~!!!妳卻沒有選擇權,妳並不能決定妳要用這股力量做些什麼喔!」

「那那種力量有什麼用!?」

「阿呀~!等我把話說完嘛~所以!我決定把選擇權交給另一個人!」

「他沒有妳的力量,但卻可以決定你那力量將怎麼使用!更點單說呢就是妳的力量不能在他認為不該做的事上使用!」

「什麼…!」

「加油吧!應該很簡單吧~你是個大美女呢,只要對他色誘個幾下那傢伙就會完全聽妳的了吧~」

「慢著!你給我把話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對了對了!你平常能使用的力量大約是百兆分之ㄧ吧~那也比一般人強上許多,但還是會死翹翹的喔~!好了加油吧!無名氏!」男人依然自說自話著。
眼前開始一片朦朧,明明是在夢裡意識卻越來越模糊。

「阿,忘了跟妳說最重要的事了,那個人就是大學生A喔!為了方便妳找,妳一起床就會在他家門口了喔!很方便吧!哈哈哈!」

「好好享受吧!做選擇吧!演一場好戲給我看看吧!.......人類!」

-----------------------------------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