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另一個世界

1 dapuosm [ 2011/03/17(Thu) 23:07 ID:aFjGvgB. ]
WORLD 1
換命者

黃昏時分,一名成年男子走在街道上。他的兩眼無神的看著地上,心緒不寧,頭痛和止不住的鼻涕讓他更覺心煩。

「哈啾!」

男子打了個噴涕。秋天到了,氣溫時常忽冷忽熱,一不注意就會感冒,讓他不禁痛恨這個該死的秋老虎。

但他突然心念一轉,或許他該感謝這個病,如果病再重一點,他就可以拋棄這個毫無意義的人生了。

一事無成,這就是他人生的寫照。

男子總覺得該死的命運一直在玩弄他,他並不是沒有過自殺的想法,但除了沒有勇氣這麼做外,他確實還對這世界有幾分留戀,也不想給親人造成心理負擔。

「但……像我這樣毫無價值的人,又有什麼存在的意義?如果能把命給真正該活長一點的人,不是更好?但,我可不想死得太痛苦。」

當男子走到一個電線桿旁邊時,他停下腳步。不止的寒風讓他忍不住打個哆嗦,他望著四周來往的行人和車輛,突然覺得剛才的想法很荒謬。

頭依然很痛,鼻水依然不停地流。他拿出面紙擤鼻涕,擦乾淨後再抬頭一看,發現原本許多來往的行人和車輛,竟然全都不見了。

男子有點驚慌,但隨後有平靜下來。他想,「反正我都想死了,無論發生好事或壞事都無所謂了。」

「一命換一命,存在不存在,不存在存在。」

突然他聽到一個像是孩童發出的聲音,急忙找尋來源,結果發現一個人站在他的附近。這個人身高和一般成人差不多,卻無法看出他是男是女,而且有著如孩童一般稚嫩的臉龐。

「你剛才說的是……詩嗎?」男子對這突然發生的一切都感到疑惑和好奇,於是他決定隨意問一個問題。

「只是模仿而已,沒有深入研究過,也許不是吧。」這名陌生人淡淡地說著,臉上的表情毫無變化。

「那麼,請問你是誰?我叫……」男子說出自己的名字,繼續說。「請問你知道這四周為什麼只剩我們嗎?」

「對你們來說,我們沒有具體的名字,但為了方便交談,你可叫我換命者。」性別不明的人依舊面無表情的回答,「這裡變成這樣是因為我造成的,目的是為了不被其他人打擾。」

「你們是指……?還有換命者?」雖然男子早感覺不會是什麼正常的事,但是能親眼見到這可能一輩子也見不到的神秘力量,就算死去也不枉了。然而,眼前這個人的身份似乎更神秘。

「群體即個體,個體即群體。宇宙之生吾即生,宇宙之亡吾即亡。」換命者念了一段後便停止。

「抱歉,我不太能了解意思?」

「不好意思,這種表達只是個人興趣,我說清楚一點。」換命者的語氣帶點歉意,但他依舊面無表情,「簡單來說,換命者不只我一位,我們的某些思想並不須任何表達,便能直接共通,可是這不代表我們的個性都一樣。

當宇宙誕生時,最早的一位換命者也同時誕生,那時還沒有其他生命出現,換命者也還不用執行換命的任務。直到新的生命出現,並不斷演化,擁有更高的智慧和不同的個性。

身為宇宙一部份的換命者與天地同壽,不老不死。一直觀察著其他不同的生命,但卻不會被察覺。直到首位換命者感受越來越多不同的情緒,在產生極端矛盾情感的狀態下,終於分裂出了第二位換命者。

之後,換命者就有如細胞分裂般,一而再,再而三的,產生出更多的換命者,但我們都擁有不同的個性。而換命者的職責就是換命,用活人的命換死人或將死之人的命,就像器官捐贈那樣。」

「差多了吧……」男子不禁小聲地說出口,但他立即就想到換命者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目的,「難道說,這就是你來找我的原因?用我的命去換某個人的命。」

「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但要達成這個目的,有兩個基本條件,一個是必須要有渴望死亡的活人,另一個是要有在生前有強烈生存意願的死人,同時也有其他人希望那人活著。

得到新生命的人會繼續活下去,而生命被換走的人不會有任何痛苦,因為他的存在會被直接抹消,從來就沒出生過,甚至連形成受精卵的機會都沒有。所以,孕育他成長的家庭將會走向不同的未來。」

「但,那個被賜予新生的人真的值得活下去嗎?我是說,那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雖然男子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若要他把命,讓給一個只會傷害別人的混蛋,他可是完全不能接受。

「你不放心嗎?我可以告訴你那個人的狀況,他是一個愛家的好父親,和妻子及兩名子女同住。在遭遇高速公路上的一場連環車禍後,送進醫院,昏迷不醒將近一個禮拜,之後被醫生宣告不治。」

這些話引起男子的同情心,但想到自己將會消失,還是猶豫了一下。

「如果還是無法接受,你可以拒絕。就像我之前說過的,每個換命者都有不同的個性,而我是能夠允許你拒絕的個性。但我們也有共通的準則,一旦放棄換某人的命,我們全都不會再對同一人動手。

這意謂著,若是你想反悔,我們也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

男子看著換命者,他也依舊面無表情的看著男子。男子思索了一下,在心裡暗自下定決心。

「反正我是個沒用的人,能同時改變兩個家庭不是很好嘛。」


某所醫院的病房裡,心電圖機上顯示心跳已經停止,病床上躺著一名成年男人。病床旁,一名成年女人和兩個小孩不斷地哭泣著,突然,心電圖上平穩的直線再度變成一波波的曲線。

躺在病床上的男人,他的心跳和呼吸也從靜止中開始活躍起來,甚至他的意識都開始清楚,接著張開眼睛,和在他身旁的妻兒對看,並叫出妻兒的名字。妻兒的眼神先展露的是驚訝,接著是喜悅。

其後,醫生和護士也進來男人所在的病房,他們也對男人的復甦大感不可思議。但自始自終,他們全都沒注意到現場有另一個人。那是換命者,但他的身高比較矮,而且頭髮上別著一個蝴蝶狀的髮飾。

「任務完成,我也該去找你了。」換命者微笑著,身影立即消失在病房中,雖然他從未被發現過。


將那名悲觀男子的命換走後,換命者的身影瞬間轉移到空中,他俯視著下方的城市。同時,他的背後出現另一名換命者摟住他。

那名換命者的外貌和自己一樣有著孩童般稚嫩的臉龐,但身高卻比他矮一些,頭髮上還別著蝴蝶狀的髮飾。

「嘻嘻,他活囉。」

「我知道,這部份的思想,我和你互通。」

「呵呵,你對那個人解釋的很清楚嘛。換成我的話,直接換走就好了,反正他已經不存在了,接下來也不會有任何感覺。」

「我知道,我們的個性不同嘛。」

黑夜降臨,都市燈火通明。一名換命者依舊抱著另一名換命者,只要他們願意,雙方的思想便可完全交流,而現在,他們正是到達這種狀態。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