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另一個世界

1 dapuosm [ 2011/03/17(Thu) 23:14 ID:PKO/DFJA ]
WORLD 1 換命者

黃昏時分,一名成年男子走在街道上。他的兩眼無神的看著地上,心緒不寧,頭痛和止不住的鼻涕讓他更覺心煩。

「哈啾!」

男子打了個噴涕。秋天到了,氣溫時常忽冷忽熱,一不注意就會感冒,讓他不禁痛恨這個該死的秋老虎。

但他突然心念一轉,或許他該感謝這個病,如果病再重一點,他就可以拋棄這個毫無意義的人生了。

一事無成,這就是他人生的寫照。

男子總覺得該死的命運一直在玩弄他,他並不是沒有過自殺的想法,但除了沒有勇氣這麼做外,他確實還對這世界有幾分留戀,也不想給親人造成心理負擔。

「但……像我這樣毫無價值的人,又有什麼存在的意義?如果能把命給真正該活長一點的人,不是更好?但,我可不想死得太痛苦。」

當男子走到一個電線桿旁邊時,他停下腳步。不止的寒風讓他忍不住打個哆嗦,他望著四周來往的行人和車輛,突然覺得剛才的想法很荒謬。

頭依然很痛,鼻水依然不停地流。他拿出面紙擤鼻涕,擦乾淨後再抬頭一看,發現原本許多來往的行人和車輛,竟然全都不見了。

男子有點驚慌,但隨後有平靜下來。他想,「反正我都想死了,無論發生好事或壞事都無所謂了。」

「一命換一命,存在不存在,不存在存在。」

突然他聽到一個像是孩童發出的聲音,急忙找尋來源,結果發現一個人站在他的附近。這個人身高和一般成人差不多,卻無法看出他是男是女,而且有著如孩童一般稚嫩的臉龐。

「你剛才說的是……詩嗎?」男子對這突然發生的一切都感到疑惑和好奇,於是他決定隨意問一個問題。

「只是模仿而已,沒有深入研究過,也許不是吧。」這名陌生人淡淡地說著,臉上的表情毫無變化。

「那麼,請問你是誰?我叫……」男子說出自己的名字,繼續說。「請問你知道這四周為什麼只剩我們嗎?」

「對你們來說,我們沒有具體的名字,但為了方便交談,你可叫我換命者。」性別不明的人依舊面無表情的回答,「這裡變成這樣是因為我造成的,目的是為了不被其他人打擾。」

「你們是指……?還有換命者?」雖然男子早感覺不會是什麼正常的事,但是能親眼見到這可能一輩子也見不到的神秘力量,就算死去也不枉了。然而,眼前這個人的身份似乎更神秘。

「群體即個體,個體即群體。宇宙之生吾即生,宇宙之亡吾即亡。」換命者念了一段後便停止。

「抱歉,我不太能了解意思?」

「不好意思,這種表達只是個人興趣,我說清楚一點。」換命者的語氣帶點歉意,但他依舊面無表情,「簡單來說,換命者不只我一位,我們的某些思想並不須任何表達,便能直接共通,可是這不代表我們的個性都一樣。

當宇宙誕生時,最早的一位換命者也同時誕生,那時還沒有其他生命出現,換命者也還不用執行換命的任務。直到新的生命出現,並不斷演化,擁有更高的智慧和不同的個性。

身為宇宙一部份的換命者與天地同壽,不老不死。一直觀察著其他不同的生命,但卻不會被察覺。直到首位換命者感受越來越多不同的情緒,在產生極端矛盾情感的狀態下,終於分裂出了第二位換命者。

之後,換命者就有如細胞分裂般,一而再,再而三的,產生出更多的換命者,但我們都擁有不同的個性。而換命者的職責就是換命,用活人的命換死人或將死之人的命,就像器官捐贈那樣。」

「差多了吧……」男子不禁小聲地說出口,但他立即就想到換命者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目的,「難道說,這就是你來找我的原因?用我的命去換某個人的命。」

「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但要達成這個目的,有兩個基本條件,一個是必須要有渴望死亡的活人,另一個是要有在生前有強烈生存意願的死人,同時也有其他人希望那人活著。

得到新生命的人會繼續活下去,而生命被換走的人不會有任何痛苦,因為他的存在會被直接抹消,從來就沒出生過,甚至連形成受精卵的機會都沒有。所以,孕育他成長的家庭將會走向不同的未來。」

「但,那個被賜予新生的人真的值得活下去嗎?我是說,那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雖然男子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若要他把命,讓給一個只會傷害別人的混蛋,他可是完全不能接受。

「你不放心嗎?我可以告訴你那個人的狀況,他是一個愛家的好父親,和妻子及兩名子女同住。在遭遇高速公路上的一場連環車禍後,送進醫院,昏迷不醒將近一個禮拜,之後被醫生宣告不治。」

這些話引起男子的同情心,但想到自己將會消失,還是猶豫了一下。

「如果還是無法接受,你可以拒絕。就像我之前說過的,每個換命者都有不同的個性,而我是能夠允許你拒絕的個性。但我們也有共通的準則,一旦放棄換某人的命,我們全都不會再對同一人動手。

這意謂著,若是你想反悔,我們也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

男子看著換命者,他也依舊面無表情的看著男子。男子思索了一下,在心裡暗自下定決心。

「反正我是個沒用的人,能同時改變兩個家庭不是很好嘛。」


某所醫院的病房裡,心電圖機上顯示心跳已經停止,病床上躺著一名成年男人。病床旁,一名成年女人和兩個小孩不斷地哭泣著,突然,心電圖上平穩的直線再度變成一波波的曲線。

躺在病床上的男人,他的心跳和呼吸也從靜止中開始活躍起來,甚至他的意識都開始清楚,接著張開眼睛,和在他身旁的妻兒對看,並叫出妻兒的名字。妻兒的眼神先展露的是驚訝,接著是喜悅。

其後,醫生和護士也進來男人所在的病房,他們也對男人的復甦大感不可思議。但自始自終,他們全都沒注意到現場有另一個人。那是換命者,但他的身高比較矮,而且頭髮上別著一個蝴蝶狀的髮飾。

「任務完成,我也該去找你了。」換命者微笑著,身影立即消失在病房中,雖然他從未被發現過。


將那名悲觀男子的命換走後,換命者的身影瞬間轉移到空中,他俯視著下方的城市。同時,他的背後出現另一名換命者摟住他。

那名換命者的外貌和自己一樣有著孩童般稚嫩的臉龐,但身高卻比他矮一些,頭髮上還別著蝴蝶狀的髮飾。

「嘻嘻,他活囉。」

「我知道,這部份的思想,我和你互通。」

「呵呵,你對那個人解釋的很清楚嘛。換成我的話,直接換走就好了,反正他已經不存在了,接下來也不會有任何感覺。」

「我知道,我們的個性不同嘛。」

黑夜降臨,都市燈火通明。一名換命者依舊抱著另一名換命者,只要他們願意,雙方的思想便可完全交流,而現在,他們正是到達這種狀態。


2 dapuosm [ 2011/03/17(Thu) 23:15 ID:PKO/DFJA ]
WORLD 2 草本國物語


日正當中,天上的太陽依然長得像綻放的向日葵花朵一樣,但卻散發著光與熱。

農村的田地裡,每株金黃色的麥穗都是結實纍纍,早已被收割完畢,今年依然是大豐收。農田底下的土地,全都是由早已化為粉塵的小麥草所組成。

此處位於草本國的境內,農村的馬路表面看起來都像芋頭的表皮,摸起來也像芋頭的表皮,若是將地表挖開來,還可以看到像是芋頭的果肉。但在都市中的馬路就像西瓜皮一樣,而挖開之後也可以看到果肉。

每間農舍都是由無數的藤蔓纏繞所組成,但纏繞而成的每個部份卻十分密實,沒有任何空隙。不過,還是有在其中加裝某些管線,以便傳送水流和植物動力。

田邊的貨車上載滿了一袋袋的穀物,貨車看起來像是由巨大的花瓣,和巨大的莖葉所組成。貨車旁站了兩位農民,其中一位全身皮膚像是葉綠色,髮色是紫色,身體還散發出紫羅蘭的香氣。

另一位全身膚色像是鮮豔的紅色,髮色則是草綠色,身體還散發出草莓的香味。他們身上的衣物也很像是花草、果皮和葉子所組成。他們身邊的狗長得很像蕃薯,牠正在追著一隻飛舞的蝴蝶,這隻蝴蝶長得很像粉紅色的花瓣。

「我們村裡的蜜泉又湧出了不少花蜜,你有記得去拿嗎?」紫髮的農民說道。

所謂蜜泉,外形像是由地面長出的巨大花朵,由於會從花中湧出花蜜,所以叫蜜泉。

「當然有啦,我和我家人都很愛喝啊。聽說城內也有不少蜜泉,不曉得滋味是如何?這次進城,希望能有機會嘗一嘗。」綠髮的農民愉快地說。

兩個農民又交談了一陣子後,看到其他貨車都出發了,於是他們也趕緊坐上貨車,往城內駛去。

一路上不只有載穀物的貨車,還有載蔬菜、水果或花卉的貨車經過,也有一些是外地來的。

草本國的一切構成幾乎都像草本植物,但外地就未必是如此,有可能是木本植物,也有可能是蕈類等等。不過,也不乏外地人來此販售、觀光,甚至定居,而有些草本國的居民也同樣也會到其他地方販售、觀光,或是定居。

農民們終於來到草本國的商業中心,他們可以到市集販賣貨物,或是賣給商家,也可以讓政府收購貨物。之後,他們可以買些城內才能買到的商品,享受些城內才能享受到的娛樂,再返回農村。

3 dapuosm [ 2011/03/17(Thu) 23:16 ID:PKO/DFJA ]
WORLD 3 化學元素界


寒冰國,是一個所有地面皆像是巨大雪花所組成的國度,所有的房屋也幾乎由冰塊組成。

國度中常常會不定時出現水霧,散佈在半空中,國度中大小不同的湖泊和水池都清澈見底,水中的生物像是活生生的冰雕,水底亦是由半透明的冰晶所組成。

天空中的飛鳥就像由雲所組成,一隻又一隻的飛過天空,偶爾,牠們會在屋頂上休息。

國內有一家小餐館,最近從國外引進了純石墨的桌椅和純鑽石的桌椅,做為店內的餐桌使用。這在碳國算是很常見的用品,所以除了運費比較貴外,並沒有花費太多。但由於這裡很少看到,在宣傳的效果下,還是多吸引一些好奇的顧客前來用餐。

由於只是個小餐館,所以並沒有請太多人手,老闆經常兼做服務生的工作,包含點餐、送菜和清理餐桌,有時也得協助做一些簡易餐點。老闆長得像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形冰雕,他身上的衣物也像是薄冰所形成。

「老闆,我要一杯二硫碘化鉀。」

一位常來店內用餐的熟客對站在身旁的老闆說道,這位客人長得像是一個人形鎂金屬,但他身上的衣物也像是薄冰一樣。

原來他是外地人,但已來此定居一段時間。

「哈哈,你還是那麼愛開玩笑,這麼稀有的東西,我們店裡那裡會有呀。」

老闆笑著說,但對這個玩笑毫不在意。

「哈哈,那麼快就被揭穿了,還在想能不能唬住其他的客人。」

「別鬧了,我可是在做生意,要是惹火其他客人,可就別想賺錢了。」

「放心啦,別緊張,我不開這個玩笑就是了。」這名客人再度看了看菜單,「嗯……給我一份鎂片土司和一杯硫酸吧。」

「好,請稍等。」老闆在點菜單上劃上記號,隨即將點菜單送進廚房。

當老闆將菜單送進廚房後,也趕緊看看廚師已完成那些餐點,然後,立即將它送給有點這道菜的客人。

忙碌的一天中,所來往的客人大多長得像是人形冰雕,也是寒冰國土生土長的居民。然而,有時也會出現一些外地來的客人,但他們全都長得像是由不同的化學元素所組成。

終於到了要關門的時候,在處理完店內的事務後,店內的工作人員也返回家中休息。

4 dapuosm [ 2011/03/17(Thu) 23:17 ID:PKO/DFJA ]
WORLD 4 幻想昆蟲記


這片杉木林中的每一棵樹木都高聳如摩天大樓,即使是成熟的花草也有一至二層樓的高度。

現在是假日的上午,陽光穿過花草樹木的空隙,輕巧地灑落在地上,還灑落在那許多散佈在林間,木製或草製的房舍屋頂上。

其中的一間房屋裡,一位已經懷孕的少婦正坐在客廳的沙發椅上,她的膚色是青綠色,她已經懷孕五個月,腹部也因此有些突出。她看著手上拿著的小紅莓,那個小紅莓像小皮球一樣大,她似乎覺得小紅莓太大了,突然從她的右手臂長出一把綠色的螳螂鐮刀,接著朝小紅莓揮舞過去。

只見刀光一閃,瞬間,小紅莓分裂成八片,平穩地落在桌上,少婦感到很滿意。她手臂上的鐮刀再度收回體內,然後拿起其中一片小紅莓來吃。

「咦,妳不吃嗎?」

綠膚少婦對著另一名坐在她對面的少婦說,那名少婦的膚色是黑色,背後長著一對半透明的蚊子翅膀,她不久前也懷孕了。

「呵呵,我和妳不一樣,我懷孕的時候比較喜歡吃這個……」黑膚少婦從袋中拿出一顆血果。血果的外表呈血紅色,果肉和汁液也是血紅色,大小和一顆棒球差不多,擁有非常多的汁液和營養。它是蚊族的女性懷孕時,最喜愛的食物。「……妳要吃嗎?」

「不用了,」綠膚少婦搖搖手,「其實我比較想吃肉,可是已經吃完了,所以我老公才出去買。」

兩人交談的時候,隔壁有位女性剛回到家,是她們的鄰居,未婚。她的膚色是棕色,頭上有兩根觸鬚,背後有一對棕色的蟑螂翅膀。由於她的工作是垃圾清潔員,所以每次工作完後,身體都很髒。也因此,她一回到家,就會趕緊洗澡和換衣服。

雖然她們這族的體質一向不容易染病,但這樣做除了比較衛生外,也不想惹鄰居生氣。因為隔壁的綠膚少婦非常討厭骯髒的環境,而且一生氣起來也很嚇人。不過撇除這些不提外,她倒是對自己不壞,還十分歡迎到她家中做客。

另一方面,綠膚孕婦的幾位朋友正不約而同的前往她的家。其中一位是穿著時髦的女性,擁有白嫩的肌膚。她平時的工作是管理一座龐大的工廠,位於地下。這座工廠從建設到營運,幾乎都是由他們白蟻族的成員負責。

還有兩位正一同前來,她們都是女性,頭上也都有著兩根觸鬚。其中一位的膚色是黃色,其中還夾雜著數條的黑色條紋,背後長著一對蜜蜂翅膀。另一位的膚色則是藍色,背後也長著一對藍色的蝴蝶翅膀。

她們都拍動翅膀,一同在空中飛行。黃膚女性還帶著一罐蜂蜜,那是住在另一個地方的朋友送給她,因為數量還挺多的,所以她決定帶一份給其他人品嘗。這位朋友屬於石蜂族,他們這族對於建造地面上的建築,也相當有一套。

還有一隻像蜜蜂的動物和她們一起飛行,但這隻動物的身體只有一般成人的三分之一大小,牠是黃膚女子的寵物。

當這群朋友快抵達綠膚少婦的家時,綠膚少婦的丈夫也已經回來,正準備要做午餐。隔壁的鄰居也拿著一片小紅莓吃,並和兩位孕婦聊天。然後,門鈴響起,門也緊接著打開,一群人便進入房內,屋內的客廳也變得十分熱鬧。

5 dapuosm [ 2011/03/17(Thu) 23:18 ID:PKO/DFJA ]
WORLD 5 星辰聚合體


這裡的街道和馬路,看起來都像是由許多藍色的星雲和星團所組成,閃爍的光芒之間還夾雜著黑暗的間隙,但依然可以分辨出街道和馬路的輪廓,而且能讓重物實實在在的放在上面。

高掛在天空的太陽,像是由許許多多的黃色星團所組成,雖然排列的十分密集,但還是可以稍微看到其中的黑暗間隙。而飄浮在天空的雲朵,也像是由許多塊星雲所組成。

走在街道上的行人則每個都像是人型宇宙,有的膚色像是黑暗中包含著數個星系,有的膚色則像是幾乎佈滿在黑暗中的各色星雲和星團。不過,他們身上穿的衣物也像是由各色星辰所組成,因而掩蓋住他們局部身體的樣子。

兩旁的建築物和花草樹木,也像是由不同顏色的星辰所組成。就連經過這個小鎮的河流,也像是一條流動的銀色星系,而最終它也將流入星海。

今日,在小鎮中的一塊空地裡,兩名少女坐在地上。其中一名是留著長髮的少女,她將素描簿放在腿上,同時手上拿著筆,畫著眼前的景色。她要畫的不是會移動的物體,那對她來說太難了。

另外一名是留著短髮的少女,她手上拿著相機,不過現在並沒有進行拍攝,而且她也不是專業攝影師,因此只是單純對喜歡的景物拍攝,並沒有考慮到很複雜的攝影技巧。

突然,短髮少女站起來,並走到長髮少女的面前,向她比出一個大姆指。只是,當長髮少女朝素描簿畫了幾筆,再抬起頭來看的時候,她對短髮少女舉動感到莫名其妙。

「妳在幹嘛?」

「畫家畫畫的時候,不是都會比大姆指嗎?所以我現在要拍妳,也要比大姆指,表示妳很值得被拍照。」

「不是那個意思吧?妳是開玩笑,還是真的記錯了。而且我不想讓妳拍。」

「我說真的喔,認真畫畫的妳實在太好看。沒關係,讓我拍啦!」

雖然短髮少女像是開玩笑的語氣,但長髮少女還是趕緊把素描簿移到臉上,以防止長髮少女拍照。

兩人玩鬧了一陣子之後,長髮少女繼續畫畫。直到天空中的太陽開始下山,佈滿天空的星彩也由白色和藍色,逐漸轉為橙黃色,也代表著進入黃昏。

而不久之後,黑夜也將到來。於是兩名少女帶著素描簿和相機,一同往回家的路上前進。

6 dapuosm [ 2011/03/17(Thu) 23:19 ID:PKO/DFJA ]
WORLD 6 只有一個人


在一間臥房裡,一名少女正從睡夢中醒來。這個房間沒有窗戶,但即使完全不開燈,也能稍微看到周圍的物體。

少女下了床,伸手按下離她最近的電燈開關,瞬間,天花板上的燈光便亮了起來。她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現在是六點十七分。

這個世界是以十二小時為一天,並沒有上午和下午的分別,這是因為永遠只看得到室內的景象。不管所住的地方的大小,或是樓層數的多寡,所有的門窗都只會做為室內互通的開口。

也就是說,每棟房屋都是一個密閉空間,但房內的空氣卻不會給人窒息的感覺。而所住的整棟房中,永遠只會有一個人,從此人出生至死亡都是如此。

少女走向浴室,開始刷牙和洗臉,雖說這個世界的人就算不刷牙,也不會造成牙齒缺損,但還是會有污垢在上面。而就算身體不乾淨,也不會引來蚊蟲叮咬,因為房中根本不會有蚊蟲,但身體還是會感覺不舒服,所以還是得清洗。

清洗完後,少女回到臥室,將身上的睡衣換成家居服,接著走到樓下的廚房,準備簡單的早餐。

少女所住的這間房子共有兩層樓,一樓包括客廳和廚房,二樓包含臥室、浴室、書房和體育室。但少女誕生時,只有一間嬰兒房。然而誕生並沒有上一代繁衍,自少女在嬰兒時期第一次張開眼時,她就睡在一張極為低矮的嬰兒床上。

這間嬰兒房的嬰兒用品十分充足,只要她餓了,奶瓶中就會自動填滿溫熱的奶水。而她也能主動爬向奶瓶喝奶,甚至自己換尿布,或在小小的浴池中洗澡。在此時,她所需的東西都能自動填補產生,或是清理,僅管她不知這些東西是如何出現。

當她逐漸成長後,房間彷彿也一起成長,開始出現圖畫書和一些玩具,給予她更多的知識,讓她更快成長。直到少女能夠雙腳站立行走,並懂得基本的言語和文字時,電腦出現了。

在這個世界,每棟房屋只會有一個人居住的世界,任何人永遠不可能往其他房屋移動的世界,唯一能與其他人溝通的工具就只有電腦了。

透過網路就能與其他房屋中的人們交流,但更重要的是,可以連線到世界市場,購買想要的物品,甚至擴展自己的房屋。雖說自家會定時填補至一定數量的基本物資,但並不會變換種類,所以想要換點口味,就得賺取資金來購買。

而賺取資金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在自家中做些活動,做什麼都可以,只要不是睡覺和發呆,個人的資金就會逐漸增加。另一種是透過網路上的人為網站,進行商品的交易,而這些商品通常是由個人製作,也會儘量與世界市場的商品不一樣。

世界市場與其他人為的網站極為不同。首先,只要有錢,它的供貨永遠不缺。再來,沒有任何駭客能夠攻擊和破解它,也沒有任何程式能封鎖它。只要是第一次連上網路,最先來到的必定是世界市場。

世界市場是一個自然產生的購物網站,擁有非常多數量和不同種類的商品,也可以賣掉不是於房內產生的商品。

賺取的資金會顯示在第一臺個人電腦,並顯示自家內部的鳥瞰圖。而這臺電腦也沒有任何駭客能侵入,或是感染病毒,但之後自行購買的電腦就未必。

所購買的物品,可以先於電腦中選擇自家擺放的位置,確定後就會瞬間出現於房內。但如果所佔空間過大,便無法購買。若要擴建或改建房屋的方式也一樣。若想送東西給對方,則必須有送物箱。

將所要送的物品放置箱內,並於電腦中選擇要送的人,等到對方按下接受後,便能瞬間送到對方家中。但如果把人或是第一臺電腦,或是於房內自然產生的物品放入箱內,還是不會送出。

這個世界的食物永遠不會腐爛,任何物品也不易損壞,即使損害也很容易修補,而房內的門和牆更是完全無法破壞。就算是房內唯一的人,不管受到多麼強烈的攻擊,也頂多只受輕傷。就算不塗藥也能好,只是復原的比較慢而已。

雖然也會生病,但就算不吃藥,也都會完全復原,只差在復原時間的長短。也就是說,這個世界唯一的死亡方式,只有老死而已。

房中也永遠不會斷水、斷電或斷網路,因為它們都是自然產生。

少女已經吃完了早餐,她想起網路上有人曾說他嘗試上吊,結果只是昏迷一陣子後又醒來。還有人用力拿刀割手腕,結果只是劃破點皮,流出點血而已,沒幾天就好了。也有人從三樓樓梯旁往樓下跳,但也只是擦破皮。

但後來竟然形成一股風潮,有不少人還因此上癮了。

「……就算會復原,但還是會痛吧。」少女心中依然無法理解這些人的想法。

那當人老死後,房屋還在嗎?少女也在網路上查過資料,據說,曾有幾人覺得自己大壽將盡的時候,儘量待在電腦前,以視訊與對方互通。

而當他們死亡的時候,就像突然昏迷一樣倒下,之後便完全斷訊,再也無法和他們連上線。不論使用電話、手機,或是任何可以通訊的物品都是一樣的結果。

吃完早餐後,少女走到客廳,打開電視。電視中所播放的節目也是由每個人拍攝,並製作後播出,就算無法在一起拍攝,也能藉由合成技術,達到在影像中是在一起的效果。

而在網路上,也有人發表一種幻想小說,內容是每個人可以互相到別人的房屋。當然也有人覺得這樣很美好,因為可以和別人做更直接的接觸。不過也有人覺得這樣一點都不好,因為認為自己的私領域很有可能會被侵犯。

然而,即使在這個世界,人與人之間無法實際接觸,網路上仍然出現各行各業,提供各種服務。也出現各式各樣的社群團體和組織,甚至有不少人一同組成虛擬城市,城市中還出現公家單位,連市長和議員的選舉都有。

就算人與人只能間接接觸,但只要產生互動,就有可能發生紛爭,當然也有可能相處的更愉快。於是,不同的人找到不同的生活方式,儘可能遠離自己討厭的事物,並靠近自己喜歡的事物。

少女所看這段節目播完後,她起身走到二樓的體育室,準備活動一下身體。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