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LOST AND FIND

1 灰星砂 [ 2011/03/25(Fri) 23:20 ID:NhVAyLqs ]
第一次看到那種目光——
視線不能移開從半虛掩的門縫中移開。
那是期待什麼的目光——



醫院。
藥水的味道剌入鼻腔,我轉動其中一扇門的問把。
「我回來了。」一出聲就說出門面的招呼語。
就受到了枕頭攻擊。
「…………。」
枕頭啪的—聲掉在地上。
「真慢。」眼前是一位亞麻色頭髮長及腰際雙手抱胸繞起二朗腿的自大坐在床的邊緣,臉龐雖不算是美少女,但故且五官端正姣好,她皺起了眉心的抱怨:「太慢了,慢死了。」
(你是哪裡來的大小姐!)
我硬是吞回反駁的說話,太陽穴的青筋不停跳動。
在我眼前的一位是名為加奈的少女。她是一位長期住院的病人(雖然看見她每次也是無所事事的晃來晃去) 的病人,身上總是散發著大小如的任性氣息。現在她的啡色杏眸由下住上的怒瞪著我。
這裡是一間小鎮的醫院。
我在幾個月前因為和人打架打得遍體鱗傷,因而被送入院,在一些契機之下因而認識加奈。
想起那段回憶,我不自覺的掄起拳頭。
「…………你這傢伙。」加奈倏然湊近我的臉,正當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覺動嚇得不知所措時,右腳掌忽然有劇烈疼痛。
我立時低頭一看,加奈正非常用力踩著我。
「呃呃——?!痛痛痛痛——好痛——不要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頃刻,她才手來有些心滿意足的放開我,我即時蹲下去檢查傷口。
「好痛………」
「在這痛房內,你可是我任意使喚的僕人!!」加奈強硬任性的聲音從頭頂上方響起,受到聲音的吸引的我抬起頭看著加奈:「所以,不要隨便給我垂頭喪氣,你這狗——!」
什麼時候成為你的僕人啊?
還有稱呼愈來愈低賤的………
但是——心中萌生溫暖的暖流,莫名其秒的戭心,之前回想起的記憶也一掃而空。
這時,護士不適時的走進來。
「到你看醫生了。」
「………知道了。」我暗地裡昨舌一聲,早知剛剛就不要那麼早回來。
「不可以再偷溜了,否則我把你的本名說出來。」護士又補上一句,一剎那瞳孔閃過兇煞的光芒。
「………呃……饒了我吧。」
我不喜歡我的本名。
就這樣XX、XX的叫感覺到很難聽。
我邁開腳步走出門口。



「嗯~康復狀況良好。」醫生這樣說,手上的動作完全沒有停止下來,唰唰唰的不停書寫。
「話說你最近和加奈相處得好嗎?」
「呃……那個……相處得廷不錯吧?……」我的目光胡亂的住四處飄,回想起各種各類的遭遇。
算是不錯吧?
「那就好了,那孩子過去發生了許多事呢…若是可以的話,希望她能捨棄過去呢………」
我扭開門把的動作停止了。
(那些是什麼事情……?)
喉嚨發不出半點聲音。
就像害怕知道似的——
「那好了,我走了。」
我心不在焉的踱步回去。
——『那孩子過去發生了許多事呢…若是可以的話,希望她能捨棄過去呢………』
是什麼事情——?
「唔?」加奈躍入我的視覺膜,她佇立在一部自動販賣機面前。
自動販賣機和加奈的病房的距離也延遠的,她應該是為了買罐裝飲品才來吧?
她好像沒買什麼轉身離去。
「……咦?為、為什麼你會在?!」她一看到我,意外地有些膽怯,就像貓般倒豎著毛威嚇,眼眸不停的住我和自動販賣機遊移,臉也染上紅暈。
這種反應——我隨便臆測。
「幹、幹嘛?!」
「………你啊,是不是沒帶錢?」
剛剛轉身其實是為了拿錢,但因為看到我所以又不好意思的拿。
「我、我才不是呢!」
還在逞強。
「是、是~」
「我只是來散步的,對吧?!」
我怎知道啊?!
雖然心裡這樣暗附,但還是附和著她的說著「是、是~~」
「所以呢——既然是我的僕人就把錢雙手呈上吧!」
「………………。」



結果——當然由我來支附。
加奈在我身旁啜飲著罐裝咖啡,而我則無言的望著她陷入思考。
——『那孩子過去發生了許多事呢…若是可以的話,希望她能捨棄過去呢………』
「……你好像沒有人來探望過你呢……」
隨便的開口問,加奈聽後倏地一震。
「…………。」
「就好像沒人要的人啦。」
「………——對啊——」
咦?
我見到加奈轉過身,正當猜想什麼事之際,她已怒吼:「對啊!!我就是沒有人要的!!沒有容身之所!!沒有生存空間!!什麼!!什麼也沒有!!」
——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加奈。
想詢問什麼卻噤若寒蟬,她趁著我這呆愣時候旋身跑走。
我則怔怔的站在當場呆立不動。
「呵呵,碰到逆鱗了☆」
語句中有著濃濃的輕笑。
護士從一邊的角落走出來。
「……你一直也偷聽嗎?」
「是啊!」
還直言不諱的承認。
真惡趣味。
你應該是護士吧?是護士對吧?
「你不知道加奈的過去嗎?」
「……不知道。」
「真驚訝,我以為你會知道呢。」
「她沒有說過。」
「還以為她會和你說的,那就由我說吧——加奈那孩子是被母親拋棄在這醫院內。」



加奈的父母親離婚了。
——他們也不想要身為女兒的加奈。
最後,加奈的撫養權交給了富有的母親,但母親始終也是女人,對男人還有需求,而帶著孩子的女人只會身價降低,正當母親想著該怎樣處置加奈的時候。這時加奈証實得到了心臟痛。
護士小姐繼續說:「於是把孩子拋棄在醫院,加奈的心臟病是需要動手術的。加奈的母親卻完全不支付手術費,只是定時給加奈的住院費,醫生曾經問她為什麼不讓她做手術,那母親回答——」
——『她只是個負累,負累就根本不需要活下去,快一些去死吧。』
這些否定著生存價值的殘酷話語出自於最親近的人口中,光是想象,就感覺到手腳未梢漸漸冰冷。
「當時,加奈只有7歲,而7歲的她當時在門口聽到那句話。」
這是加奈的過去。
何奇普通卻又那麼悲傷。
被過去束縛著。

噠噠噠噠噠噠噠——
跑著、跑著。
尋找著少女那一綹亞麻色的頭髮。
——『在她的母親說出這句,在門的另一端的小加奈聽到了,什希望也消失了,她的時間彷如永遠停在那個時候。』
我拐到了另一條走廊,在空中飛揚。
足以令我不能移開目光。
「……加奈。」我調整著呼吸,定睛看著眼前的少女。
加奈現在的身影脆弱得只要我一碰觸就會消失不見。
「……………。」加奈轉過身,露出泫然欲泣的悽美笑容:「看來你也知道了,對吧?」
「……………。」我呼出一口氣,說出簡潔的答案:「………是的。」
「我被允許活下去嗎?」
遭人否定其生存價值,容身之所也被剝奪的加奈問著尋找著自己要活著理由的我。
「沒有一人愛我的我,可以活下去嗎?就算可以,我也覺得很累了,無天看著醫院的人死去,我在想——為什麼死的人不是我?!」
那種眼神,和第一次看到她一樣。
——期待著死去。
她——一直也強忍著傷口的痛吧。
啊啊——那不是和我一樣嗎?
失去了生存價值的她以及尋找著存在理由的我。
我身體已早一步行動,自己攫住了加奈,加奈嬌小的肩膀正在打顫。
「我——一正在尋找自己生存理由呢。」我說出內心深處的說話:「不停在想我走的路一直也是錯,前面除了懸崖外什麼也沒有,就算奮力住回走也回不去,我還可以堅持繼續走下去嗎?我為了什麼生存,為了什麼到了現在依然呼吸——我到了現在依然不知道。」
無意義的活著。
失去(LOST)了生存價值的她。
尋找(FIND)著存在理由的我。
所以。
所以。
為了自己,
為了對方。
吶——
加奈。

活下去吧。



2 灰星砂 [ 2011/03/25(Fri) 23:20 ID:NhVAyLqs ]
後記:
這是我第一次把拙作寫到版上。感謝大家不嫌棄的看到來這裡~~
小說名是初音歌(其實是想不到所以用這個名囧
一開始的構思是我要寫出擁有透明感又治癒的LOVE LOVE故事,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種感覺呢?( 笑) 要是要的話我會感到萬幸。
其實整個故事希望給予的感覺是時間好像停止不動了(?)的故事(雖然被同學A立即吐糟:最後為什麼黑化了啊啊啊啊啊)
男女主色設定上是「二人—起墜入地獄吧~~」(笑
所以……他們好像只是同類意識一樣……
這個故事真的結束了。(因為是短篇啦XD
而我也無力寫他們怎麼了,結局請任憑想像XDD(炸

以下是我預定給的END,若不喜歡這結局可以當作沒看過無視!


3 灰星砂 [ 2011/03/25(Fri) 23:21 ID:NhVAyLqs ]
我在她耳邊低喃一句。

——「替我…活下去吧。」










所以進入死亡結局。其實整個故事也沒有GOOD END的…呼呼呼,之後輪到女主黑化去(ry

4 鋼彈男 [ 2011/03/26(Sat) 23:56 ID:tca0dd4c ]

到底最後是誰死來的......

5 灰星砂 [ 2011/03/27(Sun) 13:07 ID:W2rR8afQ ]
應該是男主去死-->女主黑化-->然後女主跟著男主去死(ry


6 家貓 [ 2011/03/27(Sun) 13:31 ID:.Yb1RAyI ]
是男主角吧
問一下

痛房,是病房?
快一些死吧 ,是快一點死吧?



7 灰星砂 [ 2011/03/29(Tue) 20:58 ID:n6UWDv4U ]
對不起…一時手快打錯了(掩臉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