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英雄‧幻想

1 [email protected] [ 2011/04/03(Sun) 03:38 ID:1Cbs09c6 ]
哈哈
我也是寫作的新手,隨寫下了故事
請大家多多指教



晚上的東北工業區,人煙少得與日間形成強烈的對比,像沙漠裡日與夜的氣溫般極端。舊時代興建的大廈如今已變得老舊不堪,外牆的油漆脫落,而且有不少裂痕;一些空置已久的單位,其窗戶有些被打破了,那缺口與內裡漆黑的空間,彷彿有什麼會突然跳出來似的。恐怖電影中的死城大概就是這模樣。

即使如此,仍然沒人會花錢修繕它們,因為早就設定為重建區的這塊區域,對於業主們來說只是等著政府的補償金而已。

在這工業區的其中一處大馬路上,傳出稀有跑路聲。咯咯咯咯的是高跟鞋所發出的獨特聲音。發出聲音的主人名叫莉莎的長髮女郎,正在以急速的步伐奔跑,可惜礙於高跟鞋的關係,只能一拐一拐地移動。原本可愛動人的臉蛋如今充滿驚慌,上面名貴的化妝也溶掉了,可她沒有理會這些平日看得比生命還重要的東西,只是拚命地跑著。

其實把鞋脫掉就能暢快地跑了,頭腦清晰冷靜的話必定會想得到,究竟是什麼事情讓莉莎連這些事情也沒考慮呢?

她剛剛參加完附近租借空間舉辦的的士高活動,勾住情投意合的男士的手臂在中途離開,準備到城區的賓館。當她踏出大廈門口的一刻,便感覺有點不對勁,不過想到可能是酒精對大腦起了作用的關係,於是置之不理,繼續與那名男性時而互相逗笑對方,時而忍不住情慾接吻。

「有點渴,等我一會。」

感覺喉嚨有點乾涸,加上酒精仍然燒灼著,看到不遠處的街燈旁的自動販賣機,她留下這一句話就小跑步到那裡。投下硬幣,按下按鈕,機器發出短暫”轟隆轟隆”代表運作中的聲響,”咔咯”的一聲,罐裝飲料從冰櫃中落到機器底部的領取口。

莉莎把它拿起來,那是一罐司空見慣的品牌可樂。冰凍的觸感引發莉莎想要把充滿二氧化碳的糖水用口輸進男人的嘴裡的想法。她轉身到背後,可惜預想中對方隨後走上來的位置,空無一人。

取而代之,一對血紅的亮點,與莉莎四目相對,嚇得她心臟猛然一跳。

街燈所能照射的範圍以外的黑暗,那雙紅點彷彿就是它的眼睛,瞪著莉莎。莉莎屏住呼吸,她不知道那是什麼,也不想知道那是什麼,只是有種惡寒灌滿全身。想要大聲呼叫但聲音卻停在喉嚨裡發不出來,她有預感如果發出任何聲音,這「黑暗」就會立即行動。

突然,似乎有什麼東西入侵燈光所及的範圍。

流質和黏膜,鮮紅的血液……

絕不能再留下來!莉莎明白,於是拔腿就跑,動用自從工作以來都不曾再怎麼操練過,每晚都被異性所親吻、吸吮的雙腳。

********************************************************

英雄的定義是什麼?

英雄可以是充滿勇氣、大志、仁義、威武、力量……等等,人類最理想的形態。
英雄可以是帶動歷史,革命的勝利者。
英雄可以是國家的保護者,毫不畏懼地對抗外敵。

有人說英雄都是戰爭的死剩種;有人說所謂英雄其實只是個人價值觀的展示;有人說只有白痴才會在現實社會中呈英雄。

又不是動漫畫,不常有什麼大事件,更加沒什麼機會可以讓你成為英雄,就算有也不知道那時的你會怎樣做。

我知道,我只是個普通人,不是什麼英雄的材料。為什麼我仍會想要做一個英雄?是因為長期抑制自己負面的情緒?是因為畏期存在於被責備的環境之中?想要表現自己的威能?

也許「英雄其實只是個人價值觀的展示」這句話是對的,可是現在為什麼我的胸口又會感到一股熱血?

成為英雄就必須要有一個契機。今日遇見的那個陌生人把『機會』交付給我,餘下的就要看自己該怎樣做。

我無法預計將來事情的發展,可能一切都是我的幻想,可能下一刻原來是我迴光返照,上天給予我人生最後一個美夢。

但是,如果可以……我希望盡情實現它!

*************************************************************

「啊!」

莉莎絆倒了。整個身體撞到地上,壓住肺部的疼痛讓她幾乎呼吸不了。若是有男朋友的時候,她會坐在地上撒嬌要求對方扶起她、安慰她。沒有男朋友的話,惱羞成怒的情感會使她爆出一堆粗話,然後自己站起來。可是原本已過度運作的東西,一經停止想要再起動並不是容易的事。

雙腳正在顫抖,而且酸軟無力。莉莎腦袋仍然是一片空白,不斷重複問著自己:

為什麼會是我?
為什麼會是我?
為什麼會是我?
為什麼會是我?……

接著是自我的安慰,出現原本應該跟男人在床舖上快活過死去活來的現象。眼眶開始冒出眼淚,視野變得模糊。

「為什麼會是我啊……」

她知道『那東西』正逐漸迫近自己,可是身體卻又不聽使喚。她的心開始漸漸灰心起來,正要打算放棄之時…….

踏、踏、踏、踏──

她聽見有腳步聲,於是抬頭一看,在前方的一盞街燈之下,有人正向她走過來。莉莎立即嘗試站起身子,剛才的跌倒似乎擦傷了小腿,傷口很深而且又痛,但阻止不了她向前走的意志。那個人也許可以幫助我!完全沒有想到追捕自己的『生物』是非常識的存在,還有對方究竟是否真的可以幫助自己,又或是對方會不會與『那東西』是同伙。

懷著最單純的冀望,莉莎走到那個人面前。

「咦?」

那是一名男生,相貌平凡,外表上沒什麼突出的地方,頭髮沒有用髮泥蠟起來,只是很普通髮型。莉莎認得他,前天在繁華的市街上不小心碰到的人,當時看到他手中的模型玩具,莉莎還咒罵一句「死宅男」。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顧不得對方是何許人,莉莎只一心希望有人解決這件事。不過,她隨即發現對方手上拿著某些東西。

「怎麼會?」

一條腰帶,但不是人類使用的腰帶外型,而是充滿機械風格的鐵造腰帶,在正中央位置有一個手掌大小的裝置。感覺就像小孩常帶在腰的……超人玩具。

「瘋…瘋子!」

一瞬間否決定了原先的希望,莉莎越過那個人繼續向走。心裡不斷祈求那男生成為代替她的目標。然而,她聽到了背後傳來大聲的吆喝,於是回頭看個究竟。

「變身!」

然後就是一團白光,剌得她要用雙手遮住眼睛。接下來發生事,打破了莉莎對現實的認知與常識…….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