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最愛的故事是1001夜

1 灰蠟 [ 2011/04/04(Mon) 14:36 ID:kmt16Jmo ]
我只要一下筆
就會開始想哭

只能放縱自己顫抖悲傷的難過不能自拔。

老實說我很自卑寫不出很好的故事;但是我知道的,只有多寫才能夠進步,而且寫不好也不會(有人責怪我的)嘛。

我很喜歡悲傷的 黑暗的 令人感嘆的 可是又熱血的 那樣的故事
關於戀人們的幻夢 以及 得不到回報的信任
像龍騎士07 像聊齋 像不可思議少年那樣的故事

自從拜讀了大師們從角色的心情、個性 、習慣上 去創造一個真實的角色
他們所按步就班走來的過程後
我發現自己真的沒有那麼懂得人性,感覺到好失望

或是如何像廢怯少女小圓一樣的 把悲傷絕望包裏在希望及夢想之下給讀者們一股衝擊
(唔恩…)我懂這是眼高手低的心態;我也一直在反省
會不會是因為我剛本不曾認真的體會過他人的悲傷及思念、所以認為自己沒辦法寫得出來呢?

我也好想寫出想對人報仇,非常憤怒的那種心情。
不過打從我心裡就認為因為失去理智而做出衝動的事情是不太好的…

也許我應該要試著殺幾個人看看嗎? 用我的故事…
想問問各位島上的朋友
你們是怎麼樣做的呢?


2 名無しさん [ 2011/04/04(Mon) 14:38 ID:gS1V7hSY ]
自己的作品自己作。

3 名無しさん [ 2011/04/04(Mon) 16:38 ID:UtAWD1d2 ]
我不知道你為何因此感到自卑
但是將人生投注在寫作上至今二十四歲仍不被認可的我
或許可以給你一點自信

4 灰蠟 [ 2011/04/05(Tue) 00:10 ID:zhPhoLVE ]
從前有一個非常乖巧的孩子,叫做寧靜。

她是家中年紀最小的妹妹。在他之上另外有七個哥哥及一對非常疼愛他們的父母。

在這個有著七個兄長的大家庭裡,父母們總是從以前就一直說著這樣的故事
"在我們家的火爐底下,藏著一個村子裡從來就沒有人見到過的古代王國的皇冠,在皇冠上面有著展開金翅的鳳凰徽記。可以證明那是出自古代王國世家的記號,就在你們學校裡哈迪書記官的那本手抄本裡"

但是父母親從來就沒有解釋過
自己跟這樣一個皇冠的關係。

於是兄弟們總是七嘴八舌的討論,也許自己是古代王國的後人
也許自己的父母是勵害的挖寶人,也許是剛搬進這個家裡的時候,意外的發現了前任屋主所留下來的收藏品。
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敢開口去像校長要求借出這個手抄本,因此那個皇冠是否為真,也無法被他們證實。

" 即使沒辦法見到校長的書,也不妨問問這個鎮上最博學的老醫生吧?"
想法比較靈活的寧,提出了這個簡單而直接的看法
比起有機會出門去玩,上學讀書的哥哥們,這個一整天有一半時間都睡在床上的妹妹實在是太聰明了,這個房間內的小孩子們不禁這樣的讚嘆。

隔天在上學之前,這群男孩子們就迫不及待的要去拜訪老醫生了;但是因為他們來的太早了,沒見到老醫生,猜想應該是老醫生似乎還在湖邊釣魚去沒回來吧。
但是在門口外已經有另一名訪客在等待了,他聲稱他是城裡來的警察

「 孩子們,日安」
「日安,先生。」
「這個鎮上似乎有著很多的小孩子呢?」
「是的,因為大人們都到遠方去打仗了」
「喔?原來是這樣呀! 真是聽話的孩子們呢,那麼你們這個時候不用去上學嗎?」
「是這樣的先生,我們是一起來看醫生的呢,順路等下才要一起去學校 」
「那麼,
你們曾經見到過一位大約九歲左右,有著金色捲髮的女孩嗎?」
「呃… 我好像有見到過… 也許,是上個禮拜經過的馬戲團班子裡當的那個小助手吧?」(恩恩恩恩) 男孩們點點頭,剎有其事一樣的說真的呢 有這樣的印象。

然後這位先生又問了
「我聽說這位女孩是跟有著七個兄弟與他們的父母一起生活著的呢; 真巧呢,你們剛好也是七個人呢~ 不知道你們認不認識他們呢?」


5 名無しさん [ 2011/04/06(Wed) 17:08 ID:OKHEIfw6 ]
想寫人性不用殺人
去看幾篇社會新聞就行了
就算你每天都不看電視 上島總會看到一些鳥事吧
難道你沒辦法從這些鳥事裡體察出人性?

6 名無しさん [ 2011/04/06(Wed) 23:16 ID:waPuJyHg ]
寫作的最高境界就是要達到
好鳥枝頭亦朋友
落花水面皆文章

7 灰蠟 [ 2011/04/07(Thu) 13:59 ID:wIzsvyPM ]
呃… OLTL
譬如說影視版的"夠了,不必"哥 ,或者是cosplay版的親友反目
亦或是"皇民噴了"的自然災害版嗎…
看熱鬧 、酸人、見不得別人好
我覺得自己比較能體會的是惱羞的感覺… 我會繼續多多觀察的。
(久沒回來寫作版本來以為會被罵到臭頭… 謝謝你們願意接納我的文字…)

那麼我的故事還是繼續寫下去,是即興一邊寫一邊想的… 還請各位指導了(鞠)
===================================================================

「真巧呢,你們剛好也是七個人呢~ 不知道你們認不認識他們呢?」自稱是警官的瘦高男子發出了以下提問過後。
這群男孩子們露出驚訝的神色

「想不到,竟然有人知道呢!」
「 喔喔?」
「要說認識的話我算認識,聽說我爸媽從外地搬來之前,是因為他們原本住的地方,是禁止同輩的近親結婚的,因為犯了這個禁忌所以才被趕出來。 雖然只知道爸爸上面還有很多的哥哥,但是這樣一想,你說的那位少女,他的髮色跟我媽媽也是一樣的呢~」
「…,這件事情是千真萬確的嗎?」
見到警官先生這樣的質疑,從以前就承受不了長輩責備的壓力,年紀第二大的兄長
自動的跳出來趕緊接話
「 是的,絕對沒有騙你!警官大人 他媽媽的髮色真的是金色的!」
「警官先生,不好意思我們得先趕著去上課了 再見」

也許打從心裡就不相信這群小孩子們說的話,也許打從心裡不相信鄉下人;那位先生一直到這群野孩子消失在視野前都一直緊盯著他們。
「也許他早就知道了那頂皇冠的事情」
「會不會是把皇冠聽成了頭髮呢」
「那他怎麼會知道寧靜的事情?」
「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像警官,反而比較像一個殺手」
「要是被他遇上醫生的話 那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醫生可能會把妹妹的病告訴那個人呀!」

同樣的,孩子們也並不相信這一個男人。

8 名無しさん [ 2011/04/07(Thu) 14:47 ID:QrwF18QE ]
>>而且寫不好也不會(有人責怪我的)嘛
你自己也知道了啊,那還怕什麼..寫就對了嘛
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多看多寫這樣吧,所有人都是累積起來的
>>也許我應該要試著殺幾個人看看嗎? 用我的故事…
看到這個我有點懷疑你來亂的...
如果是為了喜歡寫才寫的話,能看到自己的故事漸漸推進就是最棒的感覺了,如果是為了成名為了錢才寫的話,寫作怎麼想都是吃力不討好的路,除非你真的有那種實力和命,否則趁早打消念頭吧
先假定你是因為喜歡寫才寫,那又怎麼會怕寫不好?
東西敢拿出來就要敢被罵被砲,在這之中汲取有營養的東西就會成長
想寫出什麼樣的東西不是想想就會寫的出來,自己多嘗試吧
自己的作品自己作+1

9 名無しさん [ 2011/04/07(Thu) 22:32 ID:GXhQ1DXk ]
為錢而寫?
別的地方不說,在台灣怎麼可能有人為了賺錢而寫作啊?賺得了多少?
總之,原PO,自己的作品自己作+2

10 灰蠟 [ 2011/04/08(Fri) 16:26 ID:35kuD/pU ]
謝謝你們。(破涕為笑)

----------------------------------------

街角的老闆娘剛把店大門給拉起,就大聲的對著街坊咕嚷
「維納斯那小鬼又混到哪去啦?」
新的一天,整條街又再度被大嗓門優莉給喚醒。

她並不是那種會咄咄逼人的胖婦人,不過要是她先生再繼續那麼沒出息的三天兩頭逛酒吧
那麼愈來愈繁重的餐廳工作也將會有一天把她逼成那樣的吧
街上的鄰居們對此都心知肚明,所以也抱持著同情的態度

在每一天大清早,享受她那自娛的咕嚷聲,又或是對著你充滿生氣的打招呼聲
也算是令人印象深刻了
很多人都早以忘記了,以前優莉還在河對面,他爸爸的農場裡擠牛奶時
可是眾青年們爭相想找理由繞那條小路過去順道關心一下今年的乳產量的真正原因
"其實走小坡旁的那條路會比較快一點"聽到這種大家其實心知肚明:你今天又去偷看農場那家的女兒了對吧。你還真敢挑戰她父親的極限呀~
那時候她還沒嫁進這個村子裡。

直到維納斯出生以後,人們彷彿又發現過去的東西,並不像自己想像的曾經逝去過
她皎潔的白晰皮膚以及臉上點點維斑,以及那熱情火紅的一頭捲髮
都另人想起了過去有"乳牛嶺之花"之稱的優莉;「這小淘氣長大以後那俏屁股定會她娘的夠騷」能想像大白天的就有人坐在餐廳外頭拿這種閒話配酒嗎?

優莉知道男人總是有那種嘴臉,卻從來沒擔心過女兒會遭人欺負什麼的
那種扔椅子握麵桿跟老公吵架的悍勁,維納斯到底是她親生的,
最後一個敢捉她辮子取樂的男孩,在下課時被脫下內褲給踢到走廊上以後
全校再也沒有人敢隨便靠近她

不過一個銅板敲不嚮。
維納斯一定又起了大早跑去跟小丘七兄弟跑到哪裡去玩了;小孩子就是要打打鬧鬧的才好,雖然說這也不為過
「 這小鬼怎麼就沒能耐把他們拉吃自家的早午餐,這吃裡扒外的」
明明男孩子食量應該夠大,卻連一次都不肯上門,少賺到他們家的生意還真吃虧吶
每到下課時,就早早回家吃飯 …小丘那戶人家也真是夠窮的了

正在想讓女兒回來好好打三十下屁股還是二十下好的時候
「日安,美麗的女士」
一位衣著不沾一絲灰塵的年輕瘦高男子從街角旁走了出來。
他看起來像是個剛到此地的陌生人而且自以為能夠用他那滿嘴花言巧語從這個村子裡閒言八卦的最佳聚會場所問到他想知道的事情後打算不吃任何一頓飯就轉身然後拍拍屁股走人
「我忙著開店…等下再來煩我」
不過他真是個英俊的小帥哥吶。

11 名無しさん [ 2011/04/08(Fri) 16:38 ID:OFAcl0TQ ]
看完你的文章後,發現你的標點符號漏掉不少
剛好和我前陣子一樣(汗
作者在寫文章和閱讀自己的文章的時候,會下意識的斷好句
但是讀者就會因為少了標點符號造成閱讀錯誤
所以標點符號一定要小心下,還有每段開頭最好空兩個全型格
現在才知道之前人家看我的小說的感受(狂冒汗

12 灰蠟 [ 2011/04/18(Mon) 02:31 ID:EAz7vrK. ]
   小丘上住著七名年紀相近的兄弟們。

   他們像春天的突發新芽一樣,不知不覺的搬住了郊外的那間廢屋裡;落地,生根。這個年頭兵荒馬亂的,也沒有人知道那到底是誰的房子,或是這樣做會不會造成別人的反感。從他們匆匆的趕路行李不多可以猜想得到,應該又是從戰區逃出來的難民吧。

   這個名叫南之聲的小鎮過去是做為國家的防衛關口上,彼此連絡的一個郊區中繼站,是距離南方開口-鹿眼城最近的一個衛星城市。整個國家是背靠北方山脈的地勢而建的,扇型的擴張出領土,最後在東、西、南三面各自的派駐了大量的軍力。一來成為國家對外最主要的三道關口,二來可以在內部因為天災人為等因素產生動亂時得以有橫向的快速連絡管道。

   做為退守的第二道防線,南之聲不但有必要的防禦工事,也身負將大部份國土內收成的糧食,統一盤整,向後發配進糧倉的任務。
   為了提供士兵必要的娛樂以及平民經濟發展的空間,在這裡買賣任何商品都不需要特別申請許可證,包括武器及刊物。因為身為重兵駐守於前線的衛星城市,這裡可是說是全國政經體質最穩定的地帶。

   在當時,人們可以見到各類律法跟信仰化為巨大的形像鎮守在出入口四周。

   不知道會持續多久的戰爭,慢慢的打了將近三百年了。這個國家礙於建都時先天的地勢,只要開始選擇防守,之後就只能選擇一直防守到底。能夠抵抗外來侵略者的攻勢達上百年不為所動,當然是長久歲月以來廣大領地累積下來的豐厚物資所付出的功勞。

   但是在首都裡的掌權者們並不知道,漫長的歲月中,獨身於東方與西方各自的戰役之外,已經長久忽略了他們抵抗不了的兩大敵人。 這個國家就這麼安靜的擺在他們必經的道路上,等人宰割。

   十幾把火同時燒光了國土內一半以上的農地,人民還能掙扎生鄉著。
   兩大帝國駕著鐵騎發動數十次猛攻夾擊,士兵們傑出的堡壘堅守著。
   
   一個成功的暗殺行動結束了勢力的平衡,隔天一位法師的頭顱被掛在城牆外的木樁上。前線頓時瓦解。

   當首都終於被攻陷時,人們才發現原來因為過於長久的歷史,人們已經忘記了這裡原是由傳說中的大法師們所共同建立的古城-庫爾多。於是大肆的擄奪文物及財寶後…

   又過了數百年。

   南之聲如今是個普通到不起眼的一個小城鎮。

   戰火曾經清除了過多位於這片土地上的磚瓦,又繼續的派出名為警察的人物,向還未確認向帝國臣服的村鎮進行徵兵。
 
   在短短的數十年間,年輕人消失,而從四面八方來的難民也變多了。

   人們來來去去,彷彿戰爭很快的就會波及到此地,而不值得繼續留戀。

   村裡的人們從一開始的恐懼到不解,最後從疑惑變為聽天由命。
  
   由於帝國派來的警察絕對不會透露其它更多的消息,過一天是一天的,這個村子傻呼呼的就這樣過了五十年和平的時光。

   有一天,郊外來了一對夫婦,他們帶著一起逃難的孩子數量竟然有七個之多,帶著疲備邋塌的外貌,用陌生的口音請求進入這個鎮上生活。

   距離上一次有訪客從外地來,也有數十年了吧。村子裡沒人有必要反對接納他們。

   大家稱呼他們為”小丘上住著七兄弟的那戶人家”。 

   因為警察這次應該也會很快的出現,將那對年輕夫婦們帶走了吧。只要這樣,日子總是會繼續的慢慢在往前進。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