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江雨

1 [ 2011/04/19(Tue) 04:26 ID:9ZDxBQBE ]
啪嚓,喀嗄,劈哩。
身體發出了聲響,但因為我不是某個身穿黑衣,手持短刀的人偶。這些聲響只不過是告訴我,運動過量或者運動不足罷了。
原因多半是後者吧。

連假四天(請不要問我是甚麼假期)我把自己關在裝滿糧食的巢穴裡面,測試自己能夠跟外界的聯繫切斷到甚麼程度。
結果倒挺讓人滿意的。
我攀爬下床,途中幻想自己是貓科或者爬蟲類的其中一種,身體正在逐漸恢復機能,看來是沒有故障。至於腦子,既然還能思考,想必就還不需要送修吧。
用四足爬行前進,在途中變換自己的動物分類,完成了一次猴子進化到人類的過程。

對著時鐘瞇起眼睛,時間是5點34分,至於日期就省略吧,反正只是四位數加二位數加二位數排列起來的數列而已,我覺得不太有意義,這是個人觀感啦。
就算用密碼表對著日曆解碼,也不會發現被埋起來的寶藏。
唉,如果發現寶藏的話,我就換成現金去濱海公路灑,記得來撿喔~

早餐是雞蛋火腿加上滿滿的生菜三明治,生菜最棒了,既不油也不膩,可口爽脆略帶苦澀,夠新鮮的話還能夠噗哧一聲的咬斷活力滿點的菜蟲。對不起,最後一項我自己也覺得噁心。

將早餐裝盤好之後,我慎重的對著空氣中的自己自言自語。
「我開動嘍。」
喀滋喀滋喀滋喀滋喀滋喀滋喀滋喀滋
嚼嚼嚼嚼
噗哧
嗯,真新鮮。

我拿起某人贈送的漂亮茶杯,一口飲盡裡面裝著的冰奶茶,和著三明治的殘渣一起吞下肚子。
這樣,我的早餐基本上就完成了,記得點選畫面上的mission completed喔,會出現由我個人配音的效果音。

因為今天是假期的結束,必須回歸到正常的關係,把身上亂七八糟的衣著脫的一乾二淨,然後換上了相對之下,正式到亂七八糟的正裝。就是那種讓人呼吸困難的立領襯衫。
至於外套則是我唯一一件的牛皮夾克。
整裝完畢,接著就是流水帳一樣的,用鑰匙轉兩圈半把大門鎖上,機車鑰匙轉半圈發動引擎。
嗯,到達目的地輪胎要轉幾圈半阿?
感覺要是認真計算的話,會因為撞上公車而在空中旋轉兩圈半頭著地,最後頸部扭轉一圈半吧?

我無視限速牌的指示,一路用自己最習慣,稱不上極速狂飄的時速移動到工作的場合。
至於是甚麼工作呢?我不想多談,也不願意討論。
姑且告訴你是要穿著筆挺西裝,戴著墨鏡。
面無表情的到處閒晃,必要的時候用超未來科技武器和外星人作戰的工作。
已上全部是胡說八道,我不是說了嗎?我不想多談,也不願意討論啦~

我咬著巧克力棒(因為不抽菸所以拿來替代的零食)在工作崗位上等待時間經過,因為連續假期剛結束的關係,整間公司都呈現了閒閒沒事的狀態。
老實說這對我的身體和大腦不太好,需要復健的身體反而沒有勞動,需要停機的腦袋因為軀體停止活動的關係,擅自開始運作。

因為沒有預言家和占星師的血統,所以我的大腦看不到2012也不知道雙子座下個月的運勢會如何,理所當然。
腦子向後轉了一圈,背對現實和現在的結果,就是回憶像章魚墨汁一樣噗的噴了出來。

精神創傷啦,過去悲劇的殘渣啦,悽慘的身世啦。
嗯,都是胡縐的。

我的事情就暫且放置不管吧。



2 [ 2011/04/19(Tue) 06:04 ID:9ZDxBQBE ]



來談談她的事情。
江雨。
那傢伙有著這麼個復古到亂七八糟的名字──


那麼該從哪邊說起呢?
阿,那就說說我和那傢伙第一次碰面的情形吧。
因為居住在城市和郊區的交界處,在前往山區道路很方便的前提下,我把跑山,也就是騎乘摩托車在山路間狂飆這檔事當作興趣並持續維持著。
那天則是不晴不雨的天氣,天空滿是陰霾的程度,讓人感覺到神清氣爽,通體舒暢。
因為喜歡空蕩無人的山路,所以我通常把跑山的時間設定在5點50分到7點20為止。
在這時間會出外遊蕩的人,除了老公公老婆婆,以及其他種種原因的人,理當就沒有。

所以當我在公墓看到那傢伙的時候,目光才會被吸引住吧。
或許也並非如此。
扣除掉奇特的時間和奇特的地點,那傢伙本身也奇特到,簡直就是奇特這個字眼的具體形象。
那傢伙穿著長袖唐裝還打著紙油傘,一副文藝復興少女的打扮。
不巧的是,地點在公墓的話,只會被誤認為幽靈現象。

即使她獨特的程度已經到達會把眼球從眼窩裡面吸出來的封頂等級,我也不至於馬上就去跟她搭話。
用電波一點的說法,就是任務條件還少了關鍵物品這樣。
決定性的關鍵點,就是我不斷在山路間反反覆覆,從5點50分到接近正午,總共來回7趟之後。
那傢伙連一步也沒離開過,像顆小樹似在公墓的正中間,接近5個小時。

所以我一邊按下不知道存在何處mission completed的確認鈕,噹噹噹~~~噹噹,自己配上效果音。
抱持著難以名狀的心態,把摩托車停在公墓的旁邊。

「嗯,好奇問一下,妳在這邊做甚麼呢?」這是我把搭話內容用問句偽裝過後的成品。
「找東西。」
「這裡看起來沒有埋寶藏耶。」
「我也不是要找寶藏。」
「那是在找甚麼?」
「找死。」這是那傢伙的回答。


至於那天後續的對話和發展,以及那傢伙是個怎麼樣的人,已經到下班時間的緣故,就留待下次討論吧。






用超越2馬赫的速度收拾工作崗位的殘局後,我把夾克和安全帽穿戴整齊,跨上摯愛的速克達,朝返家路線的反方向把引擎摧殘到極限。
今天是必須是去見她的日子,或者說,把自己關在家裡四天後,如果不趕快去負荊請罪的話。
被鈍器毆打的等級可能會從拳頭的指關節和紙傘的木製傘柄,升級為鐵槌和17號開口板手的程度。
那傢伙和我相反,喜歡用鈍器做為毆打的道具。

好像太遲了的..........樣子?

江雨,手持著14號開口板手(等級比我預想中的低一些)一臉不悅的坐在公墓附設的休息用涼亭。
「太慢了,在幹嘛?不是放了四天的連假嗎?」
於是我將四天連假拿來做NEET實驗的事實一五一十的招供出來。
「蛤?那甚麼實驗?有空做那種白癡事情的話,不如把時間拿來多陪陪我。」
我姑且把這句台詞當作傲嬌宣言吧。
而她口中的"太慢了"大概是把四天的等待時間都串聯起來之後的形容詞。
話說既然等的不耐煩的話,就打電話給我阿!不是有買手機給妳了?還是最新的機型。
似乎看穿我想說甚麼的江雨,擅自從我的腿包中把我的手機抽了出來。
翻到了未接來電的那一頁,粗魯的遞到了我的面前。
未接來電128通。
「你把鈴聲關掉了對吧?」
看來是的,是這樣沒錯。
江雨把板手高舉過頭,因為身高差距的緣故,剛好是在我的鼻梁附近。
「對不起,我錯了,請妳吃麥當勞。」
「漢堡王。」
這傢伙還真識貨。
「好,請妳吃漢堡王。」
「我的意思是,麥當勞跟漢堡王。」
還真是個土匪,下次一定要記得檢查關掉鈴聲的手機。
在心裡對著14號開口板手發誓之後,我拿出車廂裡面的備用安全帽給江雨。
「妳跟妳老爸說過了嗎?」
「四天前跟父親說過了。」
還父親勒,哪邊來的文學少女阿?
「那等一下傳個簡訊吧。」
然後我們啟程,返回到我的住處。
今天是江雨會來寄宿的日子,雖然是這麼說,但"日子"的選定其實沒有規律或規則的依據。
江雨多半是想來就來,膩了就會跑回家去。
載具都是我,因為年齡的關係,江雨不能騎機車,也不會騎。
途中繞了路,來到了位在市區的麥當勞,江雨親暱的挽著我的手,然後惡狠狠的痛宰了我的錢包一頓粗飽。
一號餐加上二號餐在單點一份雞塊,接著因為贈品玩具看上去很有趣的緣故點了一份快樂兒童餐。
「漢堡王的額度先欠著吧。」
如果可以的請先告訴我額度的底線。
那之後我們回到了居住的大樓。

把桌上充滿了縫補痕跡的PCV塑膠布隨便掃落到一邊去,我和江雨在總面積2.5平方公尺的木製矮桌上分享著營養價值有待考證,但絕對美味的速食大餐。
附帶一提,這傢伙的餐桌禮儀非常好,所以她使用刀叉,刀叉喔。
不管是漢堡還是炸雞翅,炸雞腿,都是用刀子切塊後再插起來吃。

用餐結束,江雨把玩了一陣子兒童餐的玩具贈品(是個做工恐怖的忍者模型)
玩膩了玩具後,江雨就去洗澡了。
順便說一下,因為我的浴室設備裡面並沒有高級花崗岩精細加工拋光製成的浴缸,所以在江雨洗完澡之後,滿心歡喜的喝下洗澡水,還獨自在心裡大喊"太幸福了"之類的舉動在環境條件的不許可之下無法完成。
而且我也不會這麼做的啦~

江雨洗澡的這段空窗時間,我將其拿來做為精進繪畫技藝的LV UP TIME。
把雅典娜頭像放置在木檯桌上,將旁邊因為曾被鈍器痛毆因而帶有後後後現代風格的唐吉訶德頭像收到角落。
我用仿製的Smith&Wesson開始削鉛筆。
「削一片肉紅燒給妳吃~削一片皮香煎當點心,削到了骨頭,喀喀喀喀,噯呀我的手變得更加纖細~」
啪!浴室的門傳來了敲打的聲音。
「不要唱滿是血腥畫面的怪歌。」
我精心撰寫的溫馨童謠看來是不受好評吶。
「哼哼~誰站在床頭邊~塗滿了紅色的吐司麵包看起來還真美味,喀吱咖吱,果醬刀拿來切肉斷骨會耗時費力~因為不夠鋒利~~」
啪!
「閉嘴。」
嗯,最後通牒。
所以我就乖乖安靜的畫圖吧。
刷刷~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啪磯~削削削~唰唰唰唰唰唰。
喀噠。
江雨轉開了門把,看來是洗好澡了,裹著浴巾的她直接走到了我的身旁,把我劃到一半的雅典娜肖像抽掉,換了一張新的紙上來。
然後把電腦椅拖到房間的中央,細瘦的身軀就這樣埋進了相較之下寬闊的椅子裡面。
為了避免誤會,我先聲明一下。
雖然我和江雨是過著接近同居的生活,但是會上頭條新聞的行為,以及社會版的常客們犯下的禁忌我哪一條也都沒有做。
我不是性冷感,也不是在性向上或者能力上有缺陷,硬要說的話,大概只是欲望比較淡薄。
況且也已經習慣了。
雖然江雨第一次知道我會畫圖而直接把衣服脫光的那時候,該有的生理反應並沒有少。
但時至今日,該有的反應倒是消失殆盡了,這方面不知道該喜該憂?

雖然冬天已經過去很久,夜晚的溫度仍舊稍嫌寒冷,剛洗完澡雖然會熱烘烘的,但等身體的熱氣從聲張的毛孔散掉之後,體溫就會一直線的下降。
怕江雨因此而著涼的緣故,我用速寫的筆法快速的描繪下她的身影,然後催促她穿上衣服。
雖然我一次也沒看過這傢伙感冒。

收拾完畫具,我拎著換洗的衣物進到浴室裡。
「我想玩電玩。」
在我關上門之前,她這麼說道,是個平凡無奇的要求。
「明天吧,今天很晚了。」
我關上門,為了讓她能夠聽到而稍微提高音量。
啪!
這是回應我的唯一聲響。

洗完澡從浴室出來,迎接我的是遭遇過鈍器毆打,爛成一團的忍者玩具。
而江雨已經鑽進被窩裡去了,面向床鋪內側,看起來是在生氣的樣子。
嗡嗡嗡~用吹風機吹乾頭髮~
嗡嗡嗡~用吹風機吹江雨的臉~
啪!
胸口被槌了一拳,然後她從出拳毆打我的姿態順勢翻進我雙手的內側。
嗡嗡嗡~用低溫慢慢吹乾她的長髮。
收拾好吹風機,免費出讓我的左手當做她的枕頭(原本的枕頭變成了抱枕)
雖然我抱持著迅速入睡的念頭,但因為她反覆輕觸著我手臂上的抓痕。
搔癢的感覺讓我難以入睡。
看來不先等到這傢伙因為睡著而停止活動的話,我和周公的約會就得無限延遲了。
畢竟...唉...我不習慣讓人碰處傷口。



3 [ 2011/04/20(Wed) 02:31 ID:KxA/WR9Q ]


隔天早上,我在手機的鬧鈴發出聲音之前,手機開始震動的瞬間睜開雙眼。
按下取消鬧鐘的按鍵,在以不驚動那傢伙為主要前提,我進行著用月球的重力條件從床鋪裡面回歸地表的運動。
慢動作~
慢~
嘿,阿姆斯壯你好。
我走到廚房,繼續遵守月球重力條件在地球表面做三明治。
用兩個樂扣盒子分別裝好,一個給自己帶出門,另外一個則留給她。
之後假想自己是隸屬幕府的忍者,或者東廠的刺客之流,盡量不發出聲響的更換衣服。
呵呵哈兮。
啷,我從櫃子裡面拿出備用的鑰匙放在桌上,然後墊了幾張百元鈔票在下面。
出門嘍,我對心中那不存在的自我輕聲說道。
關上門之前,我看到江雨細瘦如枯枝般的手伸出了棉被之外,朝著我揮了揮。
結果那傢伙早就醒來了。

正常上班日的第二天,公司的大頭階層遵循著某種我不理解也不願意理解的法則,像是有人在他們的頭上點火似的歇斯底里起來。
誰知道呢?或許他們都在鞋子裡面養了刺蝟吧?
我對著不知身在何處我不信仰的神明默默祈禱,希望自己以後不會成為那個樣子。
但考慮到那樣繃繃跳跳就可以讓薪資用倍數成長這一點事實,我心中的天平就不禁搖擺了起來。
還真輕巧,我拿來當做心中砝碼的尊嚴和自我堅持。
感覺風一吹就要飛到北美洲去了,為了不讓那種事情發生,我就試著緊抓住最後的尊嚴吧~

一片死白的電腦螢幕跳出了一串訊息。
內容大意是"你死了嗎?"

嗯,來談談關於他的事情吧。
這傢伙的暱稱是mai
本名請容我省略。


該怎麼形容他呢?
言簡意骸,那傢伙是我少數幾個接觸頻繁的人物當中,擔任朋友角色的傢伙。
是個感覺敏銳的人。
之所以這樣說,可不是因為他可以預測出下一期樂透會開出幾號,要是他真有這種特異功能,即使要把所剩無幾的良心碎屍萬段我也會將他綁架囚禁起來吧?
回到正題,那個人屬於直覺和感覺都敏銳的那一型。
而且是無視彼此的差異性,以及無論演技如何精良的程度。
所以他的前女友跟前前女友跟前前前女友幾乎都在出軌或出櫃的第二個月被他本人抓包。
像他這種頭上裝了隱形天線的人。
對於我們這種的,是近乎天敵一般的存在。

因為明明不是同類,卻把人家的本性全部挖掘出來,這根本是外掛等級的犯規行為嘛。
除了同類人,以及看著我們長大的長輩之外,竟然還有人能夠察覺到我們。
這點讓我剛和那傢伙接觸的時候,嚇到差點心臟停止。

阿,雖然已經很明顯了,但還是聲明一下比較好。
那傢伙正如字面上所說的那樣,是個正常的普通人。

啪擦,我把含在嘴裡的巧克力棒咬斷,吸入嘴裡,然後嚼成碎片。
喀咑喀咑喀咑。
「請來上香吧。」
我把這當做回覆,將訊息傳送給網路另外一端的。
「看來還活著嘍?你那邊的大頭開始又跳又叫了嗎?我這邊的已經進入症狀二了呢。」
「差不多要進入症狀三了。」
症狀等級的依據你到是先說清楚阿,喂!
「那真可怕,趕快連絡地球戰隊吧,不然地球會被毀滅的。」
原來地球會被毀滅嗎?被管理階層!!
「話說連假你把手機鈴聲關掉了對吧?有2通未接來電是我打的唷。」
「嗯,你輸了。126比2壓倒性的比數,九局下半兩人出局四犯罰兩球。」
「蛤?甚麼鬼?」
「毒電波的一種。」
「你是卡到陰喔?」
「難怪我覺得肩膀有點沉重。」
「............」
「哈哈哈。」
我用鍵盤敲打笑聲,說起來中文還真是方便,可以模擬出不熟悉的聲音這點。
「話說你現在在做甚麼?」
「跟你聊天。」
我如實的回答。
「廢話。」
「剛好拿來回答廢問。」
「這樣兩邊不都成了廢人了嗎?」
「唉呀,原來我們當中有一個是人類嗎?」目前的對話看來我是占了優勢了。
「所以說,我問的是你手邊的工作啦!」
「拯救地球喔。」
「真的嗎?那下次可以把紅暴龍開來我家嗎?上次飛到屋頂上的氣球我想拿下來。」
「請你自行處理吧。」不要把拯救地球英雄拿用做這種用途啦。
「可是在不把汽球拿下來,我就不能去毀滅地球了。」
「原來你就是大魔王嗎?」
「對阿,念咒語MP5dodododo!」
「你只是在槍械的名稱後面加上射擊時的狀聲詞吧?」
「這可是萬用咒語呢,萬事OK喔。」
「會變成犯罪者吧?」
「阿,話說你要玩生存嗎?」
他曾經邀請過我幾次,就是那種模擬戰爭行為的遊戲。
「不要比較好,太過逼真的遊戲。」
這是反話。
老實說,我認為模擬彼此殺戮的遊戲本身就缺乏安定性。
「逼真?是滿刺激的啦!但你想用BB彈把人打到死嗎?」
「好痛苦的殺人方法。」不管是加害者還是被害人。
「唉,不玩嗎?我想找個比較有默契的人當搭檔說,射靶用的。」
「請容我直接了當的拒絕。」
原來想把我當成標靶嗎?
「唉,我這邊的大頭開始巡邏了,阿阿,今天晚上要去唱歌嗎?我有閒錢。」
「不行耶,症狀四在我家裡面。」
在我家裡面的那個症狀四是否盤算過要把宇宙毀滅呢?
「呿!那就下次吧,我要關掉了,大頭開始巡了。」
啪,這樣的效果音當然是沒有。
電腦螢幕恢復到一片死白。
我的腦袋也暫時性的出現藍屏畫面。
重開機的按鈕,我身上大概是沒有這種玩意,所以重開機的過程也沒有嗡嗡作響的效果音。
如果有抽菸的話倒是可以模仿一下冒煙的T800,不過本人可是奉行身體健康派的。
我把位在身體左邊的靈魂重新定位到我身體的中心點,開始工作吧。
為了回歸到正常的範疇裡面去,暫且做些日常行為。
就跟催眠差不多意思啦~唉。


4 [ 2011/04/21(Thu) 18:22 ID:FDNDa69A ]
短針走到五的時候,我一邊發動機車的引擎,注意到里程數。
778。
嗯,不是777嗎?我還期待著會從排氣管噴出大量代幣呢,似乎不可能。
本人更換機油的里程是以800為基準單位,已不超出為條件然後下修50公里的話。
778這個數字吻合更換機油的條件。
我抱持著被板手痛毆的覺悟,發了簡訊給江雨。
內容是"因為要換機油,大概會晚到20分鐘左右"
回信很快。
內容很簡短。
"KFC"
唉。


我在路途中會經過的汽機車精品店買了機油,然後到設有廢油回收的加油站。
用加裝的行李箱裡面放置的隨車工具拆開洩油螺絲。
那是以一點為圓心施加扭轉的行為。
啪。
嘰哩譏哩。
咕嚕咕嚕。
混濁的液體從被撬開的洞流了出來。
帶著燒灼的溫度,淌流。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真混濁阿。
還能夠再混濁一點嗎?
全部流乾淨,然後換入新的液體。
嗯。
人也可以嗎?要不試試吧?反正刀子也有,但是替換的血液呢?
唉,人類沒有這麼方便啦~
這點我是知道的,要是血液能夠隨意更換的話,心血管疾病的高危險群大概是最大的利益得到者吧?
但很遺憾,換身換血的風險跟實行困難度是在滿分一百的評分表內可以得到兩百分的。
況且換了也沒用,在這種情況下的話。
我重新堵起那個被撬開的洞,然後倒入新的機油到機車的引擎內。
收拾用具。
檢查機車的狀況後發動引擎,返回住處。

打開門之後,迎接我的不是板手或鐵槌。
江雨在桌子前維持正坐的姿態,桌子上放著簡單的家常菜,青椒炒肉絲,番茄炒蛋,涼拌菜是醃製的小黃瓜,主食是乾拌麵。
因為有出現我冰箱裡沒有存放的食材,這代表江雨今天至少去了生鮮超市一次。
「去洗手~吃飯。」
看起來心情不錯。
我換下外出的服裝,將包包手機折刀全部收好,照她所說的洗乾淨雙手。
然後在她的對面坐了下來。
「開動了。」
「開動。」
啪滋啪滋,嚼嚼嚼。
真好吃。
因為一直只和老爸兩個人生活,她的手藝非常好。
這並不是說她的父親是個生活能力糟糕的人,與此相反,實際上江雨的料理手藝是和她父親學的。
因為獨立扶養女兒的關係,那個人在家事方面有宗師級的造詣。
尤其在料理方面,有如果不當作家的話,直接去五星級飯店當主廚也沒問題的水平。
附帶一提,那個人還具備教師執照這種東西,所以江雨在小學之後並沒有繼續念中學,是由她父親自己教授學業。
雖然我質疑那樣的人也可以考取到教師執照,但對於我的疑問。
"自覺到異常的人可以洋裝出正常的模樣。"
本人是這麼表示的。
看來本國的考試制度還有待加強,在道德的審核方面。
簡單的說,那個人的本性並不適合當老師吧,這是個人觀感。
用餐結束後,江雨負責收拾碗盤跟清洗。
我負責收拾房間滿地的書籍,內容物有漫畫(我的)哲學書籍(江雨的)我的小說,和其他種類繁多的雜誌。
這一點江雨也和她父親一模一樣。
不管如何整理,那個人的書房永遠不會乾淨,因為那人總是在閱讀某種書物。
熱愛看書這點,江雨和他也非常相像,而且是更勝於藍的等級,江雨只要是書物都讀。
我把散落滿地的書本全部分類歸回書櫃裡。
江雨也已經完成了廚房的雜務。
手持板手站在房間入口處,用深黑似墨一樣的瞳孔看著我。
這模樣代表的是我有對她承諾某事但是還沒履行。
我假想著把不存在的怪手插進頭殼裡面翻攪著腦漿。
「要打電玩嗎?」
她把板手塞進了衣服推裡,用飛撲的方式坐到了電腦前面的椅子裡,椅子則因為受力而往後彎曲,超出了容許的極限而讓椅腳浮起,在它整個往後翻之前我伸腳踩住了椅腳。

為了能夠兩人一起玩,所以遊戲的軟體多半是競技類或格鬥類。
這代表了我是永遠的輸家。
不接受單人單機遊戲的這傢伙同時也不接受被我擊敗這件事情。

今日就這樣在遊戲中結束了毫無變化的日常。
日復一日。
我和江雨一起度過的日常。




5 [ 2011/04/23(Sat) 04:47 ID:UbwfEtVs ]

小周末的當晚,我華麗且隆重盛大的感冒了。
為此也吃上了幾記頂心肘。
因為周末是預計要帶江雨出門踏青的,雖然踏青是次要目的。
但失約就是失約。
周末的清晨,我在江雨的膝枕上睜開雙眼。
為了不讓我吸進太過冰冷的空氣,她將手適當程度的覆蓋在我的臉上。
感覺得到她不健康的體溫,是寒冷卻溫暖的溫度;感覺得到自己不健康的吐息,是溫熱卻凜冽的呼吸。
江雨背靠著牆屈膝而坐,整晚就維持這個姿勢嗎?
「....呃,江雨大人。」
雖然沒有啪這種誇張的效果音,但她的雙眼瞬間張了開來,是"醒來了"還是一直醒著就不得而知了。
「因為在生氣的關係,不想和你說話。」
但妳這下已經在和我說話了阿。
「可是我想喝水耶。」
聽到我這麼說的她,撩起了垂掛在耳際的頭髮,將臉移動到我頭顱的正上方。
看得到她蒼白的牙齒,還有欲滴的垂涎。
「請給我口水以外的水。」
啪,申請駁回。
之後從她的膝蓋上離開,半坐在床上,啜飲略為嫌燙的開水,臉上的唾液被明令文禁止擦拭了。
會感冒的原因,大概是昨天下班的時候沒有穿上夾克的緣故吧?
已經是春天即將結束的日子,我就按照理論上的減少了穿著,用短袖襯衫對抗在春末才姍姍來遲的冷氣團。
因為對冷熱的感受非常的遲鈍,但感受性遲頓並不代表身體能夠承受溫度的變化。
總之,我對於穿著多或穿著少的評斷基準點並不是自已感覺冷或熱,而是依照曆法按照常識去變更。
所以聖嬰現象對我來說是大敵阿,因為氣侯會變的異常。
附帶一提,昨天晚上的最低氣溫是12度,這是江雨一邊對我施展地獄突一邊告訴我的。
「笨蛋。」
無法反駁。
「智障。」
無庸置疑的事實。
「腦袋有洞。」
阿,因為我忘記縫起來了。
江雨討厭病人,或者說她厭惡疾病,所以她幾乎不太生病。
四季交替的時間帶是我容易感冒的時間,與此相反的她則不管任何時節從來都不感冒。
因為江雨非常討厭醫生。
並不是因為有甚麼不堪的回憶。
不,或許有吧?
總而言之,她認為醫生只不過是處理傷口而已,卻無法對實際的病做治療。
因為我無法將其理解並解釋,所以上述的部分完全是轉述江雨曾說過的部分,一字不漏。
至今也無法理解江雨話語中所要表達意思的我,將其當做她的強詞奪理。
就只是單純討厭醫生和醫療行為吧,所以找個了難以理解所以無從辯駁的理由。
不接受疾病。
所以也不接受治療。


我試著從床鋪上離開。
啪!臉部被枕頭直擊。
「你想幹嘛?」
「準備早餐之類的?」
「那種東西我弄就可以了。」
她說完就從床鋪離開,轉身進了廚房。
老實說,這對我而言是種救贖,我的頭其實正劇烈的作痛,不禁懷疑是上禮拜我自己插進去的怪手忘記拔出來。
我把頭靠在牆上,闔起雙眼。
試著放空腦袋。
但很遺憾,能夠關閉腦袋運轉與否的開關在很久以前弄丟了,燦坤也沒有販售替換用的備品。
所以只要一鬆懈下來,腦部就會擅自全力運轉,而被處理的資料多半是毫無用處的過去殘渣。
眼球被強制回轉180度,目視著過去。
我不感興趣的過去回憶。
那之中沒有特別痛苦的事情。
那之中不存在特別快樂的事情。
毫無記念價值。

為此我曾感到非常痛苦。
沒有經歷過慘絕人寰的家庭悲劇,成長的過程也沒有甚麼值得紀念的悽慘經歷。
肉體的部分也毫無殘缺。
只有心靈的部分擅自歪曲。
這就跟明明沒有刀子,但是身上卻有撕裂傷一樣。
時速30直線前進,但是毫無前兆的HIGH SIDE。
原因不明的憋扭個性。
總之那時候我認為自己沒有悲觀的資格,卻持有非常糟糕的歪曲個性。
這對實際經歷過如地獄般悽慘的悲劇的人來說是種自以為是的行為吧?
所以那段時間,我積極的想改變自己的性格和思考方式,努力的朝著陽光男孩的方向修正自己的思考和行為模式。
違背自己的心,對自己的情感視若無睹,置之不理,放置PLAY。

當我將這個當做話題和江雨做討論的時候,她嗤之以鼻。
"那只是沒有參考價值的一般論和正論。如果凡事都以正論思考,那照你所說的那樣,除了非洲飢荒地區的居民之外,全世界的人都得樂觀積極了。"
"老是勸人往陽光下走的笨蛋其實很討人厭"
她這麼說。
她還補充說明。
"你只不過是有點中二而已啦"
還真是知道挺新穎的詞耶,這傢伙,不過不是有點吧?我覺得自己是中二過了頭。
"中二也沒甚麼不好,反正我也是個中二病的人,國二生有中二病,呵呵呵呵。"
我沒有發覺那是她充滿自信的笑話,既沒有放聲大笑,也沒有全力吐槽。
結果吃了好幾記地獄突和頂心肘。
附帶一提,江雨說當她用中二病這個詞形容她老爸的時候,她老爸似乎非常高興。
是因為用中二形容那個年紀的人會讓他有返老還童的感覺嗎?這就不得而知了。
但就形容詞適合與否這點上,我抱持同意的態度。

「早餐做好了。」
把這句話當做開關,眼球回轉了195度,目視現實。
沒有人早餐吃麻婆豆腐的啦。我沒把這句話說出口。





6 [ 2011/04/28(Thu) 05:59 ID:VK2VR6ZY ]

傍晚,大概是晚餐之後過了兩個小時的時間點,附帶一提,因為煮了ㄧ大鍋的關係,所以中餐和晚餐都是麻婆豆腐,而且剩下的量剛好夠當明天的早餐,總覺得真是炎熱阿,這個冷氣團。
回到正題上,我在這個時間接到了電話,起初是沒有接起來的打算。
手機毫無預警的響了起來,放著我喜愛的古舊風音樂。
是節奏緩慢,曲風介於壯闊和哀愁之間的傳統音樂,使用的樂器大概有五種吧。
對一邊播放鈴聲,在桌子上因震動而跳舞似滑移的手機置之不理。
一點也沒有接起電話的打算。

雖然沒有預設來電答鈴,但撥號方是誰我卻有直覺上的認知。
所以,一點也沒有接起電話的打算。
鈴聲持續的響了下去。
不想接,但也不能按取消鍵掛掉電話,早知道就先把鈴聲關掉了。
繼續視若無睹吧,之後在洋裝出沒有聽到鈴聲的模樣就可以了。
不接。
鈴聲。
不接,不接,不接,不接,不接,不接,不接,不接,鈴聲,不接,不接,不接,鈴聲,鈴聲鈴聲鈴聲鈴聲鈴聲鈴聲鈴聲鈴聲鈴聲,不接不接不接。

鏮啷,江雨取出板手的聲音。
她看著我,不發一語。
因為鈴聲很吵的關係,她的表情明顯表達出她的不高興。
會先把手機敲爛在攻擊我呢?還是先攻擊我在敲爛手機?
不管哪一邊我都不想要阿,所以我心不甘情不願的接起了電話。
嗯,通常劇情到電話的橋段時,照理論上要開始急轉直下,步入高潮。
說實話,接到電話之後發現是神祕任務,或者某種詭譎邀請,而踏上拯救世界,和外星人搏鬥這種劇情,我不是不能理解,也並非沒有偷偷期待過。
就算沒有外星人,和裝著機械義肢的人戰鬥也是可以啦。
但是,我還是得提醒一下,已經到這個地步了如果還有人期待那樣的劇情出現,會造成很多困擾,不管是對我而言或者對誰來說。
好不好?大家都是成熟的人了,就懂事一點唄?
不要在懷抱沒有意義徒具悲哀的期待了。
我按下通話鍵,那是唯一一個圖案沒有被嚴重磨損的按鍵,因為我不是個喜歡接電話的人阿。
「嗯,喂?沒有,沒有,唉呀,剛剛在騎車,我也是剛到家沒多久。」我在說謊。
對方說了甚麼,我並不是很想重複,姑且告知一下,撥號方是我的家人。
雙親。
爸爸和媽媽。
父親和母親。

「嗯。」

「有阿。」

「吃飽了,你們倒是要好好吃飯阿。」

「不會,也不是特別辛苦。」

「沒有阿,那種謠言是哪邊聽來的?」

對話持續了下去,對我而言是種近乎拷問的一來一往對話式單選文字遊戲。
這樣傲慢且不知感恩的想法,對於"沒有雙親"的人是一種褻瀆吧。
明明有願意關懷自己的雙親。
明明有健康且尚在人世的雙親。
明明有形狀完整的家庭。

為此我曾感到非常痛苦。
那種閉塞的苦悶感即使是現在也毫不減退,感覺得到自己的道德感被罪惡感痛毆了一頓。
我們不是甚麼正常的傢伙,所以用正論當做思考基準的話,就會感覺到非常憋扭。
這也是理所當然。
因為我們道德感稀少,罪惡感淡薄。
勉強用正論責備自己,偽裝自己,借以培養道德心和罪惡感。
到頭來,也只不過是借貸來的情感而已。

不實感,逼迫著自己,然後繼續偽裝。
反覆的逼迫,把自己陷入焦躁不安的境地。
拷問持續著。


喀哒,啪,展開了折刀,刷,切開了PVC塑膠布,刀路上經過了上次縫合的痕跡。
哒哒哒,切開了縫線。
這邊不得不提一下,PVC塑膠布可是我萬般挑選過後才決定使用的材質。
原因無它,在韌度和柔軟性上,塑膠布都貼近於人類的皮膚。
雖然豬肉是更容易入手且更逼真的材質,但考慮到保存性(會腐敗,而且房間裡面會充滿瘟腥的感覺)以及實務性(被玩弄過後的豬肉基本上失去了食用肉的價值)之後,我選擇了塑膠布。
這可是在數十種材質中的精選呢。
我把它反覆切開,縫合,切開,縫合,切開,縫合,切開,縫合,切開,縫合,切開,縫合,切開,縫合,切開,縫合,切開,縫合,切開,縫合,切開,縫合。

切開──,
縫合──。

我--和江雨相反,喜歡用銳物做為切割的道具。

為了讓自己安定下來,所以做些日常行為吧。
這是跟催眠差不多意思啦~


是夜,在熟睡的江雨身旁,我瞪直著雙眼,任由黑暗腐蝕我的視覺,侵蝕,腐蝕,吞吃,把光源奪去,把視力奪走。
我的房間採用了黑色的窗簾,即使在白天,如果拉上窗簾關上電燈的話,也會是毫無光源的漆黑世界。
因為沒有光源,所以物體也無法反射光,依照科學理論而言,紅色是因為反射紅光,吸收了之外的全部光源,所以呈現紅色。
但黑色例外,黑色除外,黑色是…因為沒有反射光源,黑色把所有的光源都吸收了。
結果失去了色彩。
阿,變成一片的黑色,但是。
雖然是黑"色"。
但其實是被排除在外的孤獨色彩。
不,在色彩學裡,黑是"無彩"的。
跟白一樣,所以兩兩相對嗎?
失明的人,看的世界是白色的,還是黑色的呢?
我假想著失明的感覺,但實際上我只是失去光源,並非失去視力。
沒有辦法藉由視力來認知世界的人們會懷抱著甚麼樣的感情呢?我滿有興趣的。


7 作人 [ 2011/04/28(Thu) 13:57 ID:MA71RxwE ]
雖然沒有這種批評的資格,但我也想說說意見
好的地方你我自知因此就免談了

首先文章色彩的字眼渲染固然是重要的一環,
文章特色也是由此而生,因此如何適當地拿捏分重是十分重要的。
過分累贅會拖累整篇文章的運作,過分不採用不涉足又會顯得文章死板。
過甚的地方以我所見有許多處,因此我建議語句盡量簡潔通順。

“我攀爬下床,途中幻想自己是貓科或者爬蟲類的其中一種,身體正在逐漸恢復機能,看來是沒有故障。至於腦子,既然還能思考,想必就還不需要送修吧。
用四足爬行前進,在途中變換自己的動物分類,完成了一次猴子進化到人類的過程。”

先說沒有打擊之意,要是比喻文章為人體,那麼這種句子就等於惡性寄生蟲或是癌症。
渲染的錯誤拿捏會產生許多後遺性因素,像前文後文不統一,文章不穩定,就這樣毫不知情下挖了個坟墓讓自己躺進去的人有不少。
  還有要養成段落區分的習慣,這麼說,是因為在句前空一兩格我想不會太難,而且也有助文章結構看來通順齊整的效果。

其實我確實沒有說這些話的資格,早前的語病也久久不散,要是有所冒犯,還請你多多原諒。

8 [ 2011/04/28(Thu) 23:58 ID:VK2VR6ZY ]
OK。
首先,看到有人回應我在電腦前面興奮的又跑又跳大概15分鐘左右才安定下來。

"雖然沒有這種批評的資格,但我也想說說意見"(不要一開頭就放絕啦)

好的地方?我不確定有沒有,可以說說看你覺得哪邊不錯嗎?

我不是很確定我完全看懂妳在說甚麼,字眼渲染?這個渲染的字意是?是指文章風格的擴張嗎?還是角色觀點的擴張?
我看到渲染只會聯想到水彩的一種技法,還是你要換個方式解釋給我聽一下?

至於贅字,這是事實,我很容易重覆使用意義相同的兩個詞,導致文章變的囉嗦起來。
“我攀爬下床,途中幻想自己是貓科或者爬蟲類的其中一種,身體正在逐漸恢復機能,看來是沒有故障。至於腦子,既然還能思考,想必就還不需要送修吧。
用四足爬行前進,在途中變換自己的動物分類,完成了一次猴子進化到人類的過程。”
這部分"途中"我在不知不覺就用了兩次。

但是我不確定你說的是不是這個。
還是你指的是我用了太多的形容跟譬喻?
如果把用"四足爬行前進,在途中變換自己的動物分類,完成了一次猴子進化到人類的過程。”
的部分去掉會好一點嗎?
其實我是有點故意啦,因為是囉嗦的個性,就把角色也弄的囉嗦起來了,看來是有點囉嗦過頭了?

文章段落?是指第一章節第二章節。
還是指文章的"第一段第二段?


"其實我確實沒有說這些話的資格,早前的語病也久久不散,要是有所冒犯,還請你多多原諒。"(又放大絕,對我來說可以不用使用這種跟安保險一樣的大絕啦,純心亂評的人跟用心和我交談的人,之間的差異我還區分的出來,如果是怕讓我不高興的話,你的心意我就感受到了,之後可以不用這樣貶低自己來安保險的。
妳這麼認真的閱讀和評文,拿論壇的話來說,我就是有20分都不夠給。



9 作人 [ 2011/04/29(Fri) 14:14 ID:5eXi4EKE ]
我說的渲染有兩種解釋,一是指詞句中以色彩字眼對文章進行修飾與刻畫的渲染,
二是句子的修辭,以一定的修辭技巧對語句進行調整的一種美化修飾。

要是後者濫用,那會產生比前者更多的弊病。
而且,這也只是你文句上稍有不對勁的地方說點建議而已。

對於你的文章本體,抱歉說,文體的結構簡直搖搖欲墜。
內容既沒有大方向,也沒有明確的目的擔負著推進劇情的責任,
空洞的內容,單是以第一身人稱無力地進行自我感想。
那就好比是沒有人會督看一眼的無名日記那樣。

作家自身必需要清楚自己在文字上的武器是什麼,
你擁有的優點是額外的付和,那會助益內容的真實度。
“聲響只不過是告訴我,運動過量或者運動不足”
“手機開始震動的瞬間我睜開雙眼”
“為了不讓我吸進太過冰冷的空氣,她將手適當程度的覆蓋在我的臉上。”

用詞上足夠豐富,但運用得不恰當也是事實。
像是華麗的感冒,有多華麗?想不透。

句子本身並不是修飾得很到位,
甚至矛盾的地方顯然易見,但從本質而言以上兩點足以是珍貴的部份。
先說我只是略略一看,實際優點可能不止兩點。
最後我建議你重新寫一篇,還有多看一些市面上別人的小說,
浸淫在別人的書海裡一段日子,再回來看看自己寫的東西你就會有別的感想。

唔,我只是不負責任地拿我自身的標準去一概而論,
而事實上自己也不是寫得很好,那只是作為我熟知的一個目標和方向去學習,
因此我在這種地方對人說教確是有點不好意思。


10 [ 2011/04/30(Sat) 01:25 ID:LVmIvd7A ]
像是華麗的感冒,有多華麗?想不透。(這個是我自以為的幽默感啦)

文章本體果然會讓人覺得毫無目的嗎?恩,這個的確是。
原本打算依照傳統戲劇結構→原本→改變→衝突→尋找平衡點→解決事件→歸於原本。
但是日常生活過於囉嗦,自己也發現前面太過攏長且流水帳。
有一些論訴小說基本原理的理論說,不要花太多時間去鋪蓋背景跟埋藏伏筆,故事能夠一開始就出現"改變"比較能夠吸引人。
我原本預想的改變大概是故事中間出現,看來會很不吸引人,前面的日常部分。可能接下來換蒙太奇跟倒述法再試幾次看看會不會好一點。

書海阿,的確是,不過我有點挑書,例如過於happy end的書我就不太看,像是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結局就讓我後悔的無以復加otz

有時候不是很確定書到底是要全都吸收,還是要適當挑選(參雜個人喜好
例如不滿十把刀的書,很多人推薦說不錯,作者本人也是實力有保證。
可我偏偏不怎麼愛看otz"



11 名無しさん [ 2011/04/30(Sat) 22:25 ID:xVeLHRm2 ]
我只是路過的路人…

你是有受入間人間影響嗎?囉嗦的部分真像
我之前也有一段受他影響的時期,或者可以貼出來給各位婊一下w
這樣的寫法啊,優點就是能建立自己的特色,缺點就是令跟你對不上的電波的讀者感到厭惡
譬如作人提到的那句「我華麗且隆重盛大的感冒了」,在我眼中看來簡直是初提筆的國中生在自high
…原諒我講話就是很直,不過在一件平常無奇的事情前面加一堆形容詞,我認為就是很怪
不過我很愛入間的謊壞就是

還有擬聲詞。這樣頻繁又無新意的使用方式,很累贅。
說到使用擬聲詞的高手,我推舞城王太郎,他是把擬聲詞當動詞、形容詞來用的。

12 [ 2011/04/30(Sat) 22:47 ID:LVmIvd7A ]
譬如作人提到的那句「我華麗且隆重盛大的感冒了」,在我眼中看來簡直是初提筆的國中生在自high(我離國中生超遙遠的,不過是個中二病很嚴重的人就是)
…原諒我講話就是很直,不過在一件平常無奇的事情前面加一堆形容詞,我認為就是很怪(才不要原諒你呢,哼~說笑的,我平常都這樣在平常無奇的事情前面加上一堆形容詞,借以增加自以為的幽默感,看來是自以為好笑而眾人嗤之了)
還有擬聲詞。這樣頻繁又無新意的使用方式,很累贅。(我第一次試著這麼做,可能有點暴走了,我會試著減少看看)
說到使用擬聲詞的高手,我推舞城王太郎,他是把擬聲詞當動詞、形容詞來用的。(稍微估狗一下,不知道這位的作品能不能租借得到就是,經濟跟居住狀況不是很能購買書(沒錢,沒地方放)

謊男正在看2,果然很明顯嗎?

13 毛色黯淡的狼 [ 2011/05/02(Mon) 00:53 ID:E8YmXx/o ]
先不管文筆,我認為這篇最大的問題是完全沒有劇情來著啊……
把主角的碎碎念抽掉流水帳般的日常立刻原形畢露。
前面就算沒有「改變」或「危機」,至少要有「推進」吧。

14 名無しさん [ 2011/05/03(Tue) 16:20 ID:UwhM7Muw ]
幸運星有劇情? K-ON有劇情?

想寫日常系就不要以非日常劇情起頭
想走故事路線就把那些廢話都砍一砍趕快進入主題

15 名無しさん [ 2011/05/04(Wed) 13:34 ID:WpG9OBSk ]
>14

當然有阿白癡
四格就是起承轉合最好的典範

16 名無しさん [ 2011/05/05(Thu) 00:25 ID:BYmT7UBo ]
>想寫日常系就不要以非日常劇情起頭
為什麼不可以
難道不可以有奇幻背景的日常故事嗎?

17 名無しさん [ 2011/05/08(Sun) 05:42 ID:MAIdg6eg ]
是是 您說的是
京阿尼信者果然各個頭腦清晰
我真是個白癡
原PO你最好也快點聽京阿尼信者的話去看那種四格都不四格的四格漫好學習如何寫好長篇小說喔

18 [ 2011/05/08(Sun) 13:01 ID:opCgAqlE ]
戰就戰,要戰就算了,為什麼要把我也牽扯進去阿?

19 卡賓羌 [ 2011/05/15(Sun) 20:49 ID:fjA5OgNk ]
我發現一個東西要找能批評的點真的很容易...
話說這位路兄,我覺得這跟什麼筆法好不好一點關係也沒有
只是你單純討厭電波小說罷了,想必你對於一竿子的電波系作者都是嗤之以鼻吧?

市場上一句理所當然的日常就可以寫個三行到五行的超電波係小說到處都是,原PO我覺得已經算是很收殮的了..=.=

20 卡賓羌 [ 2011/05/15(Sun) 21:11 ID:Ej3XsUhg ]
抱歉 我說的那位是路過的路人...忘記原PO的筆名是路....-.-

21 名無しさん [ 2011/05/15(Sun) 21:44 ID:xx1.IbJE ]
>19
我就是那位路過的路人

我很喜歡電波小說啊,喜歡西尾喜歡入間喜歡舞城喜歡佐藤喜歡恰克‧帕拉尼克
但為什麼有些人寫電波寫得好,有些人寫得不好?這就是功力差異,我批評的重點
為什麼有些人用擬聲詞令我覺得好?有些人不好?我就這樣提出我的見解
至於形容手法,那我說得更清楚一點:因為無法令人作出聯想(例如感冒跟華麗的關係),便令人覺得自high
而這些見解當然會滲入了個人的喜好

>我覺得這跟什麼筆法好不好一點關係也沒有
這些不是筆法是什麼?難道這不是文筆嗎?

>我發現一個東西要找能批評的點真的很容易...
是啊,不然小說版為什麼要戰?"文"是種這觀的東西

>一句理所當然的日常就可以寫個三行到五行
我跟你對電波的定義應該有差異吧?

22 [ 2011/05/16(Mon) 02:08 ID:.45KZgU. ]
......

我實在不認為Fight Club或Invisible Mosters算是電波小說

23 卡賓羌 [ 2011/05/16(Mon) 03:08 ID:.T1Zozok ]
當然不是文筆!
你都承認是電波不合了,怎麼還會扯到文筆?
原PO的文章也不會說語句不通順或是外星文
你頂多只能說你無法接受他的個人風格!

總之,我不認為原PO的文章本身有什麼問題
自HIGH電波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那另外講
但是說人家寫得不好,不好跟不喜歡是兩馬子事!

原PO如果有看到在這邊聽我一句
別管那些路人在那邊囉哩八說,這裡只少就有我一個支持你繼續寫你自己風格的電波!
不用在乎什麼有的沒的,如果被那些閒言閒語影響了過頭,反而寫出自己不想寫的東西,那更是一點意義也沒有!

我自己看電波小說也只能接受西尾
入間人間我老實說,我覺得寫得比原PO還糟....=.=

24 名無しさん [ 2011/05/16(Mon) 03:24 ID:yb5a6vEA ]
個人風格?如果一切都可以歸入個人風格那根本不需要批評吧?
你是那種主張"世上沒有爛作品"的人嗎?只要通順什麼文筆都叫好?
有人覺得藻詞華麗才是好,有人覺得簡潔才是好,難道這不是文筆的評論範圍?那要怎麼評?
評論本身就會涉及主觀因素,但用"電波合不合"做播箭牌就很蠢

至於什麼是電波小說,好吧我不太會分類

25 名無しさん [ 2011/05/16(Mon) 03:26 ID:yb5a6vEA ]
錯字
>播箭牌
擋箭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