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人生中第一篇正經的短篇居然是這種東西

1 名無しさん [ 2011/04/24(Sun) 02:20 ID:2cLA4Y9k ]

當初是什麼時候見到她的呢,這個問題的答案已經不可考,總之我戀愛了,不論空閒如否,腦袋裡都充滿少女的身影。這是結束也是開始。偶爾在我上班時,會遇到放學後的她。她留了頭卷髮,膚色白到像個無血色的病人,長得也不高,大約只到我的胸膛,老是把頭壓得低低的,我幾乎沒見過幾次她的臉,有時運氣好呢,才見得到。那是張很清秀的臉,皮膚像嬰兒般嫩,只是跟眼裡閃爍著的幾絲恐懼有點不大相襯。我這個到三十五歲為止依然是處男的男人,居然愛上了年紀比自己少足足一圈的少女,對此連本人都感到震驚。

我其實對她認識得不深,頂多只能說出她讀的是哪裡的學校,還有她經常被欺負的事實。她的學校剛好正對著我家窗戶,只要由臥房的窗望出去,整間學校即盡收眼底,尤其是那一整個操場跟校舍後方。每天放課時,學校就會響鐘,我便像巴甫洛夫的狗般抬起了頭,急忙拎起望遠鏡,成了個偷窺狂。我知道自己是多麼不可救藥的人啊。往下一看,就會看到她被推到校舍後方的花圃附近,上演如儀式一樣每日不可缺少的虐待。用水桶蓋住頭被踹了滿身泥腳印遭到痛毆一頓吐得一地都是大概是今天的午餐內容物可能是炸雞塊跟白飯(一些用以增加生活情趣的小推測)結果胖得有如養豬場裡的母豬般的女生用鞋尖踩住她的頭臉跟嘔吐物相接觸。我的下半身漸漸硬直起來,空著的左手急及不待拉開皮帶,那話兒早已經直指天際了。我詛咒少女面對的殘酷,也詛咒自己這因殘酷而勃起的陰莖。她像受驚的小動物那樣在角落縮起身子,於我而言是種無可抵抗的誘惑,一股痛楚突然出現,傳遍了手腕、頸側跟心臟,那些動脈。痛得快樂非常!甜蜜到戰悚的抽痛,那是這場戀愛到目前為止,唯一能給我的實感。這令我聯想到一個情境:我渾身的血管全都活生生扯出來,讓少女溫柔地愛撫一次。光是想像都興奮到雞皮疙瘩!母豬煽了她一巴掌,那啪的一聲彷彿可以跨越空間、貫穿玻璃直入我的耳朵;隔離那染了頭金毛的不良少年,掀起她灰色的裙……我噤了聲,任由急促的呼吸聲在寂靜的臥室流竄,左手加快滑動,最終精液灑到地上,我顫抖著身體,望遠鏡拋到床上一角沒了蹤影。

對了,我曾經為著接觸這位少女,動了些歪腦筋。倒也不是個壞主意,只是很蠢而已。我裝作問路,問她附近某個商場怎樣去。我站在她面前,挺直身子,眼睛朝下仰望她。也許她是害怕了?我不知道,不過我猜她本來就是個很害羞、膽怯的女孩子,這一點我是很喜歡的……一不小心就扯遠了,總之說回來,她就這樣愣在那兒,視線不知往哪擺便低著頭,不過我感覺到她一雙藏在瀏海後的眼朝這邊偷看。我重覆問一遍,或者是語氣太過強勢嚇著她,她一隻手拉著衣襬,另一隻手隨意指著某個方向--商場並不在那裡--邊慌忙逃去。我不禁在心裡咒罵自己的魯莽,可能當時我那模樣太兇了?要是在她心裡留了不好的印象便糟了。在異性溝通方面我是一個不怎樣好的示範。

感情是會層遞的。比起一見鐘情,往往日久生情更常見,這就是層遞的作用:日復一日的相處令兩人的感情增加,最後演變成愛情。我對少女的感情也逐日層遞,最後抵達無可自拔的地步,已經不再滿足於透過望遠鏡和性幻想觀察她的生活。這樣的距離,是一種凌遲,是最殘忍的酷刑。我必須採取行動,某天夜裡在便利店工作期間,我這麼想,下定了決心。因此我用一個晚上擬定計劃大綱,隔天立即向便利店請了一天假,整個下午在校門旁的籬笆後等待,等她的出現。當然因為欺凌的關係,她永遠是最後出來的一個。今天也一樣,低著頭,腳步踉蹌。待她走遠了好幾十米,我才邁步跟在她身後,手裡摸索著背包裡的煙灰缸。家中能隨手拿起的小型硬物,就只有這個了。我跟著她走,拐了幾條小巷,到了無人的小道上。正是動手的好時機。心裡穩定下來後,我便動手,煙灰缸敲在她的頭後方。看著她不支倒地的模樣,我感到噁心,和痛心。我背起她。根據兩人的年齡差距,我背著她就像父親背著女兒,真不曉得是好抑或壞事。一切都是幾秒鐘裡發生的,沒有人會發現--我就這樣回到自己的家,行動看來跟平日無異,儘管背上多了一位女孩子。

我讓她睡在我的床上,靜靜地在床邊看她的睡臉,偶爾戳了戳那臉頰,肌膚很嫩。她動也不動地睡著,像屍體。當她縮在學校的角落裡時也是這樣子的。待她甦醒時已是深夜,我本想徹夜不眠等她醒來的,而現在時間正好。她微睜著眼,視線由天花版的淡黃燈光移到旁邊的我身上,登時瞪大眼睛。反應非常可愛。不過隨即又移開目光,她不敢看過來。她問,你是誰?要不是我湊得那麼近,恐怕都不可能聽見這問話。我說我是誰都沒有關係。接著下一段的沈默。我的五指纏繞起她一絡卷髮,她的身子,馬上如觸電般跳了起來。我的雙手由頭髮到頸側,一直向下移,先是解開襯子的鈕扣,把胸罩除下--奶白色的乳房剛好能給我兩手覆蓋--最後伸進灰色校裙裡,掰開夾緊的大腿,拉下內褲,手指輕撫私處的隙縫,一點一滴地,觸感滲透兩人的所有神經。既然已經是綁架犯了,再當強姦犯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少女的肌膚就在我的掌握之下。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我就像個性無能那樣,我沒能勃起。明明隔著望遠鏡的多層玻璃時,我是那樣勇猛啊。我這個死處男。但那話兒仍然像破洞的氣球,我在這一刻起失去了生殖能力。我挪開了手,她怯生生的眼睛在瀏海後看著我,一臉茫然。妳餓嗎?我煮個麵給妳吃,我說然後退出臥室。

接著我終於明白問題的所在。

隔天我把她趕走了,不可思議的是,她哭了,哭得很淒涼。我不要走,她說,我想在這裡住下來睡在衣櫥裡都可以我不想回去。我問為什麼。她告訴我我知道還有不知道的事,例如欺凌,還有家人的忽略,姊姊的虐待。很難想像這世上有如此不幸的人……而且是自己的愛慕對象。我有一瞬間的心軟,但也只是一瞬間而已。到底讓碰不得的少女留在自己身邊,當一世的性無能;或是讓她回到平日的軌道上好呢?這個答案,我選擇前者。走吧,忘記我走過的一切,啊如果要報警的話那我也認了。我表現無畏的精神,便遠離家門、回到臥室,在電話螢幕上放AV。SM片。女優被吊起來,臀部遭鞭打。但我還是沒有勃起,之後右手的反握或正握都沒有帶來快感。

後來,又過了幾天,沒有警察沒有少女也沒有勃起。我守候在窗前,通過望遠鏡捕捉少女的身影。必要的儀式……今天她是長髮被抓住拖出來的,臉朝下倒地,趴著。一如既往的掌摑跟踢擊,還有淋花的水喉,令人質疑現在的中學生是不是那麼缺乏原創性?但即便是這麼老掉牙的行為,我還是硬起來了。緊握,抽動;最後射出白濁的精液。


2 名無しさん [ 2011/04/24(Sun) 02:24 ID:2cLA4Y9k ]
嗯...錯誤部分:
>到底讓碰不得的少女留在自己身邊,當一世的性無能;或是讓她回到平日的軌道上好呢?這個答案,我選擇前者。
後者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