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遊戲羔羊-金屬箱中的最高傑作

1 bluegent [ 2011/05/06(Fri) 13:57 ID:s8ujeJzs ]

            0

  三十八點七。
  便利商店內的電子螢幕顯示著這個數字,而它正是今日白天的平均氣溫。
  地球的暖化一直沒有改善,幾年來天氣變得越來越炎熱,夏天在一年之間所占據的日子也越來越長了,颱風的威力也一年一年地偷偷增加。除此之外,低漥地區被上升海水淹沒的新聞,則成了平安無事之人茶餘飯後的話題。
  即使如此,人類還是沒有竭盡全力去阻止這個現象發生,或者說,大部分的人們並不認為這是真正的危機。反正躲在開有空調的房間裡也感覺不到外頭的太陽究竟有多毒辣,那種麻煩的問題交給專家解決就可以了吧?
  順帶一提,肆無忌憚地使用冷氣機也是造成天氣越來越悶熱的原因之一,尤其是在這種車水馬龍的都市之中。
  商店內,一名青年站在直立式冰箱前思考要購買的飲品。
  他的穿著有點隨興,三個月沒有修剪的頭髮看起來有點雜亂。在這個人來人往的市中心,如此不修邊幅的打扮不禁會讓人多瞄幾眼,但是他對此不太在意。
  青年只是稍微離開工作崗位,在他工作的地方並不需要太講究的衣著。另一方面
,他也不打算為了到便利商店買點東西就換另一套衣服,那實在太麻煩了。
  ──冰箱門被開啟,冰冷的氣息從中緩緩洩出、沉下。
  青年是個非常熱衷於工作的人,專長是程式開發,而任職的地方是間遊戲公司。雖然號稱是間公司,但是只有一間工作室,而且裡面的員工也很少,只有三個人。話雖如此,工作室卻選在租金相當昂貴,世界知名的一零一大樓中。雖然不曾見過面,但根據領到的優渥薪資,青年相信自己的雇主是個富有的傢伙,錢多到可以買下個人飛機和無人島也說不定。
  而主要的工作內容則是開發一個新的遊戲系統。由於程式的基礎架構是青年的作品,是他長年的經驗累積,以及天外一筆的突發奇想所創造的特別程式。原本也沒打算公開,甚至販售的青年,就這麼碰巧地被找上門。
  或許雇主正是看中青年的能力吧!總之,有了完善的設備和充裕資金的幫助下,青年的作品變得比剛開始成熟許多,而現在正是最後一步測試的階段。
  是故,青年也相當喜歡自己獨創的作品,而且信心十足。
  通常來說,他不會離開工作的地方,就連吃飯睡覺也是待在同一個房間裡,今天單純是因為冷飲和泡麵銷耗殆盡了才走出工作室。
  ──離開了冰涼的便利商店,青年走上深灰色的道路。雖然已經是被稱做秋天的月份了,但天氣依然熱的不像話。
  不過,即使扣除懶惰的部分,今天也必須快一點回去。
  再這麼說也是個重要的日子,因為載體今天就要送來了。
  雖然只是最初的,可能只是基本的樣品,但長久的努力終於可以看到成果了。
  此刻,青年的心情其實相當高興,但也有些緊張。
  雖然他認為失敗的可性非常小,而且雇主也表示時間還有餘裕,並無要求馬上交件,但一想到運作失敗的情況……不,光是腦中出現「運作失敗」的可能性,都會讓青年全身感到不痛快。
  由於程式雛形的開發者是他,同時也是這個計畫名義上的負責人,其他兩名工作夥伴,都是在其它方面給予必要且需要的協助。但是,那兩位的能力都十分優秀,即使被稱作天才也不為過。更重要的是,青年的年紀是當中最小的──其他兩人會怎麼想呢?這樣的壓力讓青年的腳步變得比平常更加沉重。
  總之……趕快回去吧!萬一突然送來就糟了。
  青年搖搖頭如此想著,並且一面加快自己的腳步;踩著笨拙的步伐回到自己的工作室──那聳立在市區中心的多角形摩天樓。



2 bluegent [ 2011/05/06(Fri) 14:00 ID:s8ujeJzs ]

            \1

  我回來了──雖然想要大聲這麼說,但整間工作室在我走進來之前是空無一人,因此說這種話一點意義都沒有。
  雖然單獨一個人也已經相當習慣,但空蕩蕩的工作室還是給人一股寂寞的感覺。
  我的工作夥伴,即使其中一位個性稍微嚴肅經常對人說教,行為舉止更是端端正正自我規制;另一位則是上天下海無所不談、無所不知、無所節制……簡單來說就是個廢話連篇的傢伙。
  有的時候,這兩位都令人感到非常棘手,因為我並不怎麼擅長言詞,不論是正經的話題或是無目的閒談,印象中還沒有一次能夠辯得贏他們。話雖如此,相隔好幾天沒見面,內心也懷念起他們兩人的面孔。但是,「我很想念你們喔!」,諸如此類的話根本不可能從我嘴中說出來。縱使覺得孤單,但也絕不表現出寂寞,這就是我彆扭的個性……偶爾真覺得自己是個怪胎。
  不過,這個渺小的煩惱就快要消失了。由於計畫即將進入下一個階段,所以他們也得回到這間看似高級,但卻有點零亂的工作室。
  「多佩瑪」今天就會送過來了。
  所以他們也一定今天就會回來。
  那個傢伙姑且不論好了,總是反覆無常,就和他的話一樣,就算晚個一、兩天也有可能。但是「規矩准繩」就不同了,沒有人可以期待她會遲到超過一分鐘。
  這麼說來,想必是她會先回來吧?
  嗯……雖然規矩准繩並不討人厭,但是單獨和她相處壓力可真大,感覺做任何事情都必須格外小心,一個小疏忽都可能被她施予「友情的關愛」。
  啊……光用想像就有點緊張。
  一邊在心中想著無關緊要的小事情,一邊瞪著冷氣機發呆。
  這時,忽然覺得有點冷,是因為一邊喝可樂,身體又對著冷氣孔的關係嗎?話說回來,這台冷氣還真耐用啊,明明開著沒關好長一段時間,大概有一個月是嗎?記得是台大同冷氣機,是國產的優良家電,真是不錯啊!要是這台用壞了,我一定要推薦老闆再買同一廠牌的,如果他不肯,那就自己花錢買吧。反正賺了那麼多錢自己也用不到,也沒有人會和我一起奢侈。天氣那麼熱,乾脆明天就去買十台冷氣機裝滿整間工作室好了。

  ──喀啦一聲,是背後的門被開啟的聲音。
  反射性地回過頭一看,結果卻讓人有點驚訝。
  站在那的是,身材相當修長、穿著十分優雅的男子。頭上頂著一個純黑色的紳士帽,就連黑色的西裝也是剛好合身,當然,腳上的皮鞋也是全黑的。他的樣子看起來就和「紳士」兩字相當符合。
  「啊,看到你真是令人打從心底高興不已啊!親愛的吾友,雖然你看起來就和數日前沒什麼差別,有所改變的話,也僅是頭髮的長度吧?不過吾友的頭髮通常都留得頗長,所以請原諒本人無法觀察出有任何差異,請放過我那一文不值的洞察能力吧!
  總之,雖然吾友看起來非常平靜,但是否內心因看到多日不見的好友而感到歡喜呢?就如同本人的心情一般,只不過你刻意隱藏那股高昂的情緒罷了。請容本人這麼多餘的發想,但我應該可以如此猜測吧?」
  「這個嘛,只要先扣除什麼興奮不已的噁心字詞,其它部分想要怎麼想都隨你高興。」
  「呵……不擅言詞但卻也毫不饒人,吾友就是吾友,一點變都沒有。」
  在門前就笑臉盈盈嘮叨一串的男人正是我的工作夥伴。而現在也走到工作室內,屬於他的位置上。
  「對了,實在沒想到垓文哥你會這麼早就回來,原本以為一定是依實姊會先回來呢。」
  「是啊,本人也相當意外。當然,並不是指規矩准繩與我誰先到後到這一點,而是本人想要早些回到此處這一點,可謂臨時起意也不為過。
  當本人整裝完畢,並且搭上今早的班機時,內心其實還有些驚訝,但同時也感到相當自滿。
  吾友,就如同你腦中所認知的,本人對於這種了無章法的行動甚愛之。你知道嗎
?本人原先在日本,利用這難得的短暫假期參與一個規模不大不小的研究會,但簡言之,不過是一群自以為是的工程師,聚在一起相互批評罷了,簡直無聊透頂!而參加這個研究會,真是過去一年來本人所犯下的最大錯誤。沒錯,正是如此,簡直錯得離譜。浪費的金錢暫且不提,畢竟不過是身外之物,但是,所損失的時間可是再怎麼努力都尋求不回來的啊!
  這是何等令人難受的嚴重損失啊!吾友能夠明白我心中的遺憾吧?你能夠了解本人所受到的痛楚吧?
  因此本人離開了,逃離那個無趣至極的研究會,這真是個讓人全身舒暢的愉快決定。
  順帶一提,本人是接受邀請的特別嘉賓,他們甚至讓我住在飯店內最別緻的房間裡。不過,那終究不敵我對那裡的厭惡感。本人離開之時,完全沒有會知任何一人,就連最基本的道別也沒有,而且刻意在房間內佈置一番,塑造成看起來像是慘遭歹徒強劫,某位倒楣房客所住的房間。
  而那倒楣房客正是本人──但等到他們發現之時,我早已遠走高飛,連一個腳印都沒有留下。吾友難道不認為這是個絕妙的做法?想必那些工程師,現在正焦頭爛額,忙著尋找本人的蹤跡。
  呵呵……那肯定是相當值得一看的場面,如果可以的話,真想喬裝之後留在現場,仔細欣賞一番。」
  「……這就是你提早回來的原因嗎?聽起來很不負責任,那些人應該也會生氣吧?啊……不對,因為是垓文哥你,所以就算被發現,他們也不能怎樣吧。」
  沒錯,對於這種慣犯,而且也不打算改變習慣的傢伙,大概只能在內心咒罵吧。
  「本人就謙虛地接受吾友的讚美吧!話說回來,吾友在這段假期內都做些什麼呢?我怎麼看,都像是一直待在此處的樣子,吾友應該整個假期沒有離開工作室吧。」
  「嗯……」
  雖然心裡有點不爽,但因為是事實所以也沒什麼好反駁的。
  「既然如此,就讓本人獻給吾友一些有趣的東西吧!喏,請看看你的個人電腦,本人已經把東西傳送過去了。先說明一下,這是十多年前的一部動畫,是我這次去日本唯一的收穫,內容十分有意思。」
  眼前的工作夥伴,是個熱愛漫畫與動畫的人,如果說長篇大論是他不變的習慣,那麼看這些東西就是他最大的興趣。就連他電腦的桌面背景,十之八九是由那些動漫畫的美少女所構成。
  「那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
  就算想要拒絕,東西也已經傳過來了,而且現在確實相當無聊,就稍微看一下吧。反正在載體送過來之前,也沒有別的事情可做。


3 bluegent [ 2011/05/28(Sat) 00:26 ID:LQXvcJ36 ]
  於是點開桌面上的影片檔……喔,看來的確是部動畫。因為沒什麼耐心的關係,所以我打算跳躍式地看。往前快轉一些,看見了變身畫面,這應該就是所謂的魔法少女吧?雖然沒特別研究過,但從垓文哥那裡看不少次了,所以對這種名詞還是有點印象……喔,接著果然是戰鬥場面啊!這位金色頭髮的女孩子還滿帥氣的嘛,背後那麼多把槍是從哪裡變出來的?真厲害,看來怪物一下子就被打死了,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由於確認了動畫的種類,猜測內容大概就是長相可愛的魔法少女,以及她的夥伴們同心協力打敗危害人類的怪物等等……的確還滿適合打發時間的。
  於是我繼續用跳躍的方式看著動畫,接著很快來到第三回。
  第三回。
  第三回同樣也是用跳躍的方式看,只不過……
  「這,搞什麼啊──?」
  忍不住小聲發出抱怨。
  那是因為,原本看似華麗的魔法少女,突然出現一個驚人的畫面。
  剛才那位金髮美少女的頭上,冷不防冒出一隻黑黑長長的東西,它像是海參但卻有一張滑稽的臉。不過重點是,它一出場就咬掉那位金頭少女的頭,然後吃下去。
  就這樣毫不客氣地大口吞食,喀嚓一聲,好像在啃餅乾似的。
  雖然只是動畫,是不存在於世上的虛擬人物,但這樣的畫面還是讓人感到不舒服。
  於是在看完第三回,我就決定不繼續看下去了。


4 bluegent [ 2011/05/28(Sat) 00:26 ID:LQXvcJ36 ]
  就在關閉影片的同時,桌上的電話剛好響起。
  工作室內有三張桌子,分別各自屬於我、垓文哥、以及依實姊,而每個人的桌上都有一支電話。不過好像沒有必要,工作室也才三個人而已,通常來說一支電話就足夠了吧?
  發出聲響的是我桌子上的電話。
  正打算伸手接起,一旁手長腳長的垓文哥卻捷足先登,拿起話筒後按下擴音鍵。
  ……算了,反正會打進這通電話的人,除了工作夥伴之外也只有雇主而已,所以不管是誰接起來都無所謂。


5 bluegent [ 2011/05/28(Sat) 00:27 ID:LQXvcJ36 ]
  「喂,是小哥吧?我是依實。事情是這樣的,我這裡出了一點小狀況,所以沒辦法按照原先約定的時間回去,大概會晚個三十分鐘左右。如果載體已經送達的話,你就先開始進行下個階段吧,別因為等待而我延誤計畫。」
  「啊!聽見妳的聲音真是愉快啊,我的摯友規矩准繩!雖然只是透過電話,但那從妳喉嚨傳出的美妙說話聲,便可知道妳現在身體相當健康。真是可喜可賀,再也沒有什麼比這更值得我們舉杯共慶的事情了!」
  「這聲音……是垓文啊,沒想到你已經回去了?總之,我發生一起小車禍,車子不小心和計程車發生擦撞,但沒什麼大不了的,身體的確安然無恙,多謝你的關心。對了,請把剛才我說的話轉告小哥,我想他一定留在工作室內沒有離開。」

  「他,就在本人旁邊,而且也已經聽見了。」
  「是嗎?那就好。晚餐就由我幫大家買回去吧,就當作是遲到的賠禮。」
  「呵呵……沒想到規矩准繩也會遲到,這肯定是今年內最驚人的奇案……不,這一天就是該被記錄下來,如此難得之事可不能隨隨便便被世人所遺忘。」
  「垓文,就算是我,一年之中也會遇到幾次失誤,而現在正是那種狀況。」
  「所以,這才更值得我們誠心紀念──對了,我的摯友,妳說要買晚餐回來沒錯吧?本人這裡有個不錯的主意,或者該說是個非常有趣的小故事。規矩准繩,就讓本人在此詳細地說給妳聽吧!」
  「你又打算長篇大論了是嗎?夠了『八垓之蕪』,請閉上你的嘴,我不想在這裡聽那些囉嗦廢話!手機的通話費比較貴唷,難道你連這一點基本常識都忘記了嗎?
  總而言之,晚餐的內容就由我來決定,至於你想說什麼光怪陸離的故事,等我回去之後隨你講個夠。」
  帶著無人能及的魄力,規矩准繩掛斷了電話。


6 bluegent [ 2011/05/28(Sat) 00:28 ID:LQXvcJ36 ]
  「沒想到依實姊竟然遲到了啊,真的非常難得……不過,發生車禍應該沒問題吧?」
  「問題?你是在擔心規矩准繩會發生問題?喂喂,吾友,你肯定是在開玩笑吧?在這種情形之下,你要擔心的對象應該要換成那一位計程車駕駛才對。
  規矩准繩,正如同這個稱呼,雖然絕不會刻意從他人身上掠奪多餘的好處,但也不會隨意付出不必要的賠償。想必此時,她已經思考出對兩方都很公平的對策了。
  只不過,因為對象正是規矩准繩,對於她那股既非高傲也不謙卑;看似蠻橫但卻理智的態度,很少有人可以堅持己見一直到最後。」
  這句聽起來像是揶揄的話,或許不全然是在開玩笑。三十分鐘──依實姊在電話中是這麼說的。換句話說,她有自信三十分鐘之內就可以處理完這起意外,接著回來工作室。如果是面對依實姊,任何和她發生衝突的人,絕對不要有輕易佔到便宜的想法。

7 bluegent [ 2011/05/28(Sat) 00:29 ID:LQXvcJ36 ]
  忽然,又有某個聲音響起,這次又是電話。而且看顯示的號碼,大概是一樓的管制人員打過來的。
  「啊!請讓我來吧,吾友坐在那裡即可。」
  還沒離開電話旁邊的垓文哥再次拿起話筒……不到十秒的時間,這次的通話就結束了,似乎只是確認某件事情。
  「是快遞……呵呵,看樣子東西是送來了。」
  「送來了……?啊,難道是──」
  「是的,就是載體,我們等待已久的東西。吾友啊,你盡心盡力創造的『多佩瑪』即將要誕生了!來吧,準備好了嗎?我們就按照規矩准繩的吩咐,來把前置作業完成吧。」

  ……終於送來了啊!
  思緒再次活絡的我,動作迅速地進行必要的作業。
  「多佩瑪」,是由我創造,最特別且最優秀的人工智能。
  從國小的時候開始,我就對人造人、或是人工智慧之類的東西非常有興趣。於是到今天為止的十幾年間,我每天不層間斷藉由各種管道去看、去觀察別人所製造的人工智能。大家的成品水準參差不齊,當然,其中還是有許多不錯的作品。雖然可能也有許多像我一樣,沒打算公開的優良作品──即使如此,我的多佩瑪還是可以脫穎而出。
  一直以來,我都是抱持這股信念來創作。
  而如今,終於可以看見成果。
  因為是一間遊戲公司,所以以後八成會利用在相關的事物上吧?
  雖然不在自己一開始的計畫之中,不過這一點也無所謂。
  只要多佩瑪可以待在我的身旁,只要多佩瑪可以在我眼前展現「生存」的證據,那麼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8 bluegent [ 2011/05/28(Sat) 00:29 ID:LQXvcJ36 ]
  「吾友,雖然是老生常談了,但你覺得載體的形式會是什麼?因為從未見過一面,本人實在不清楚我們雇主的品味。只不過,會不會是貓或狗呢?當然,這只是本人的猜測,但是這種經常被人飼養的動物,拿來做成商品來販賣似乎相當合理。在過去,也有類似概念的產品,只不過當時的人工智能還不夠成熟。所以當時,那種東西與其說是寵物,不如說是玩具。
  欸,別看本人這樣,理所當然,我自然是對這一方面特別有興趣。本人以前可是有花錢買過喔!但這件事有一個小插曲。本人高中的時候曾和規矩准繩打過一個賭,但是其結果──吾友可想而知,是本人輸了。於是乎,我那所費不貲的玩具就成了賭金,交給了規矩准繩。而她,就這麼毫不客氣地將之拆解,以用來研究當中所有的秘密。」

  一般來說,打賭輸了或多或少會感到失望,但是從垓文哥的表情看來,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似乎很懷念那一段記憶似的,垓文哥的嘴角持續上揚著。
  垓文哥和依實姊,兩人是認識很久的老友。印象中,好像是青梅竹馬。


9 bluegent [ 2011/05/28(Sat) 00:30 ID:LQXvcJ36 ]
  好幾分鐘之後,東西送達門口了。
  「午安,我是蜂鳥貨運公司的物流士。東西已經送達了,收件人是『遊戲羔羊』的負責人──請問是哪一位呢?」
  貨運公司的員工,一個帶著鴨舌帽的中年人,帶著爽朗的笑容,好奇地看著我和垓文哥。
  「啊……不好意思,是我。」
  小心翼翼地舉起手,但視線聚集的地方並不是這位物流士。是在他身後,那個看起來體積很大的紙箱。
  載體一定就放在裡面,到底會是什麼呢?

  「你好,你就是遊戲羔羊的負責人嗎?真是讓人意外,年紀看起來還很輕呢!來,請在這張紙上簽下你的名字。
  ……謝謝,這樣就可以了,請收下貨物。」
  好不容易──雖然只不過是幾十秒的時間罷了,但總覺得好想快一點拿到手,而現在終於如願了。唔……這只箱子,沉甸甸的,還真是重啊!
  「啊對了,這是我的名片,也請順便收下來吧。我想,往後我們還會見面好幾次才對。你們的雇主應該有提過,這箱子裡的東西,似乎每隔一段時間就必須送往另一個地方,而每一次負責運送的人都會是我。所以請多多指教啦,年輕人!因為還有其它工作的關係,恕我先失陪囉。」
  是嗎?雇主有提過這件事情……啊,仔細回想,大概真的有這麼一回事。總之,不過是張名片,收起來也沒什麼壞處。


10 bluegent [ 2011/05/28(Sat) 00:30 ID:LQXvcJ36 ]
  「垓文哥──」
  「啊,吾友,本人明白你的意思。來吧,讓我們一起來搬運這個大傢伙。」
  費了不小的力氣,而且還是兩個成年男性,才把箱子抬入工作室內。
  這個載體究竟是何方神聖?這種重量,看來不太可能是機械狗或是機械貓之類的……就算是狗,也一定是大型犬吧?而且是那種可以讓人騎在背上的超大狗狗。
  「好了吾友,快把紙箱給拆了吧……快啊快啊,這個工作必須由你來做!」
  垓文哥,滿臉期待地望著紙箱。不過,即使他不催促,我也打算立刻把紙箱打開。

  拿起桌上的美工刀,對著紙箱的四條邊劃開。於是,箱子內的東西就直接呈現在我們眼前。
  紙箱之中是另外一個箱子。
  只不過,這個箱子是金屬製的,難怪會這麼重啊……不過外觀相當精緻,上面還有面板及按鍵。
  「吾友,這個箱子看起來上了鎖。嗯……而且,還不只一道。還真是不可小看啊,我們的雇主做事還真是謹慎,而且這箱子也設計得不錯。呵呵……肯定又花了不少費用。我們的薪水,再加上這間工作室的所有設備──真的非常令人好奇,我們的雇主,究竟是何等人物?……對了吾友,你不打算把箱子旁邊的紙條撕下來看嗎?」


11 bluegent [ 2011/05/28(Sat) 00:31 ID:LQXvcJ36 ]
  經垓文哥一提,才發現箱子的側邊有一張紙條。
  小心地拿下來之後攤開閱讀,紙條上的字是印刷體,上面條列了三個事項。
  第一、 負責人手中的第一道密碼。
  第二、 負責人的虹膜才可通過第二道辨識系統。
  第三、 人工智能導入後箱子才會自動開啟。
  「唉呀……剛才說雇主謹慎真是誤會他了。這種程度,應該要稱讚他滴水不漏,或者是堅若磐石才對啊!」
  「咦?密碼……密碼?」
  「喔?這種反應……吾友,如果本人沒猜錯的話,你是不是把密碼給弄丟了呢?呵呵,這可不是可以輕鬆解決的事情。你要知道,再過不到三十分鐘,規矩准繩就會回到這間工作室。如果說,讓她知道你把密碼弄丟一事,讓她親眼看見這個事實……雖然本人並不想對吾友說這種風涼話,但是,那肯定相當有趣啊!屆時,懇請吾友讓本人站在一旁──本人什麼也不做,反正什麼忙也幫不上,如果勉強插嘴,也只會讓情況愈下罷了。就如此不發一語,僅僅當成一位觀眾,就讓本人欣賞整個過程吧!」
  「等等,別那麼快就裁定我的命運啊……!我就快想起來了,先不要說話。」


12 bluegent [ 2011/05/28(Sat) 00:31 ID:LQXvcJ36 ]
  密碼。
  的確,在簽訂合約的那一天……回想起來,那就是在採集我的虹膜吧?並且,還有要求我寫下一組數字,而那組數字就是密碼。
  開啟這個金屬箱的關鍵,是我絕對不可能忘記,獨一無二的意義──是多佩瑪誕生的那一天,由年份、月份、日期拼湊出來的號碼。多佩瑪的生日,就是密碼的解答。
  於是,依照自己設定的順序鍵入密碼,而虹膜辨識也順利通過,接著只剩最後一導手續。
  「吾友,第三項就是最重要的過程了。如果本人的預估是正確的,大概需要二十分鐘左右的時間。」
  「……嗯。」
  最後只要將人工智能導入,多佩瑪就可以從睡眠中清醒了……或許,今天才算是真的誕生日。
  將自己的電腦和金屬箱子連結,並輕輕按下確認鍵。
  等待,接下來只需要等待。
  都已經努力那麼長的時間了,剩下這幾分鐘根本不值一提吧?
  ……話雖然這麼說,但心裡還是覺得時間過得好慢啊!
  我發呆似的盯著箱子,垓文哥則閉上眼,一派輕鬆地靠在牆上。
  兩人用各自的方式等候時間的流逝。


13 bluegent [ 2011/05/28(Sat) 00:31 ID:LQXvcJ36 ]
  二十分鐘,雖然感覺是很長的時間,但終於過去了。
  令人緊張的時刻來臨──箱子上的面板閃著異樣的光芒,不知何處發出嗶嗶聲。
  接著,開啟了。箱子的上方,自動地向兩側退開,緩緩慢慢,帶有金屬的摩擦聲響。
  「……!」
  ……這是什麼?
  腦中變得一片混亂,就連呼吸都好像暫停了。
  在開玩笑嗎?還是惡作劇包裹?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送來的東西是「這個」?
  「唉呀,這實在是……」
  就連垓文哥,這位平常談笑風生的傢伙,現在也露出驚訝的表情。
  如果說,箱子內的東西是要給人帶來驚奇,那真是做得太成功了,根本就令人啞口無言!
  那是因為箱子裡面躺著的,不管由誰來看,都會認定是一名年紀才十多歲的女孩子。
  而且、重點是、還沒穿衣服……
  難道東西送錯地方了?……不對,在那之前,為什麼箱子裡會裝女孩子啊?這根本就是犯罪吧!


14 bluegent [ 2011/05/28(Sat) 00:32 ID:LQXvcJ36 ]
  就在我如同石膏像一般,絞盡腦汁要想出辦法解決眼前的意外時,箱子裡的東西醒過來了。
  她,靜悄悄地張開眼,扶著箱子的邊緣坐起上半身。
  她的頭髮是金黃色的,讓人聯想到麥穗收成時節的美麗色澤;眼睛則是如同寶石般,又帶點金屬味道的明亮藍色。
  如此自然而然,她與我四目相交。她什麼話也沒說,而我則是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呵呵……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這真是太讓人驚喜、太美妙、太完美了!她,還真是個傑作啊!吾友,難道你不這麼認為嗎?」
  不知道理解到什麼的垓文哥,在一旁煞有其事地點著頭,回復平常的優雅笑容。
  就算要表達什麼感想──我實在不敢再多看她一眼,再怎麼說,都是一個裸體的女孩子欸……



15 bluegent [ 2011/05/28(Sat) 00:32 ID:LQXvcJ36 ]
  此時──真的非常準時,就和她自己規定的詩間相同,工作室另一名夥伴回來了。
  「我回來了,載體的……呃,現在是什麼狀況,你們兩位有誰可以說明一下嗎?」
  依實姊站在門口,雖然語氣還算平靜,但難得看到困惑的表情出現在她的臉上。
  畢竟出現在她眼前的景象,絕對稱不上正常。工作室中的兩個成年男性,他們中間有個箱子,裡面坐著一位看起來未成年的女孩子,而且一絲不掛,就是這種極端奇怪的情況。
  如果換成一般人的話,早就拿起電話報警了,誰還會冷靜地等待解釋啊!
  遊戲羔羊裡的員工,我們三人各自懷抱不同的想法沉默著。
  而被環繞其中的多佩瑪,此時此刻腦中的思考又是什麼呢?
  「呵呵……我的摯友規矩准繩啊,看到這個樣子妳應該也明白了吧?本人認為,妳晚餐的量少買了一人份。」
  幾秒鐘之後,第一個打破尷尬,垓文哥打趣地如此說著。


16 bluegent [ 2011/05/28(Sat) 00:37 ID:LQXvcJ36 ]
http://www.wretch.cc/blog/bluegent

第二次寫長篇小說,還請島民多多指教,如果能提出些批評的話真是感謝不過。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