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極短篇

1 神紅明夏 [ 2011/05/12(Thu) 01:26 ID:4hoJsii6 ]
光蝶

  我抬起手來遮擋突然閃爍一下的手機,周圍擠滿了密密麻麻的路人,不時還有人高盼著頭往我這邊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望著跪倒在路邊的女友,他的妝被他的淚水弄得花掉了,不再是跟我出來那美麗的臉龐。

  我蹲下來拍拍她的後背,她似乎沒有感覺到繼續的哭泣著。

  眼前有個發著白亮的蝴蝶在我身邊飛舞著,我的視線被吸引過去,想伸手去抓住這隻美麗蝴蝶。

  我猶豫了一下,手也頓時停住在距離不到一指之間,望著那已經哭倒在地上已經無法在專注我的女孩,我感覺到了一陣陣的心痛。

  蝴蝶停在我的指尖,一開一合的翅膀似乎想告訴我什麼。

  我忽然間知道了一件事情,我不能在待在他的身邊了。

  請多保重,我最深愛的人…。

  我起身緩緩的往人群中走去,我無意識的舉起左手看了一下那壞掉的手錶,那是我收到最開心的禮物。

  再度回頭,車輪底下的那隻手緩緩流出鮮紅的血液,跟我左手上的同款手錶染上艷紅……



2 神紅明夏 [ 2011/05/12(Thu) 01:26 ID:4hoJsii6 ]
一,二,三,木頭人

  眼前的無數的樹幹不停往我眼角飛逝,額頭上的汗流入眼睛感覺一陣刺痛。

  「一,二,三,木頭人。」我停下腳步回頭看那深邃的漆黑,沒有任何人跟在我的背後。

  但我心中的恐懼卻不斷的加大,呼吸也漸漸急促了起來。

  沒有蟲鳴、沒有聲音,唯有樹葉被風吹的沙沙作響。

  耳朵似乎聽到小孩子的嬉笑聲,讓我ㄧ刻也不想多停留的再度狂奔,在堅持一下,在一段路我就自由了。

  樹幹漸漸稀疏,隨後矮樹叢緩緩變多,這讓我開始速度受到影響,小孩的嬉笑聲越來越大,不斷的往我這邊靠近。

  「一二三,木頭人!」我快速唸完轉頭,聲音頓時消失,彷彿這廣大的森林裡面只有我ㄧ個人孤拎拎的在玩遊戲。

  天空漸漸變成魚肚白色,我用手臂擦掉額頭上的冷汗,這場遊戲是我贏了。

  轉身回去往那不到兩百公尺的距離的出口,踏著長到小腿邊的矮叢留下深深的腳印。

  我背後突然有了重量,冰冷的觸覺脊椎像拿了千千萬萬個的針扎著。

  "摸到了。"

  我僵硬的往左邊轉頭,一個黑影快速的從我臉龐竄出。

  右眼的眼球被懸掛在眼窩上,左半邊的嘴巴貝撕裂成像狗的嘴巴看的到那腐爛的舌頭。

  「大哥哥,接下來我們要玩什麼。」小孩大笑著,高分貝的充斥整個森林……


3 神紅明夏 [ 2011/05/12(Thu) 01:27 ID:4hoJsii6 ]
  黑夜的電話亭

  電燈竿的電燈下有一座綠色的電話亭,上方的電燈一閃一滅格外的詭異。

  我握了門的手把推開,門軸嘰嘰作響著,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台老舊的轉輪式電話,似乎在等待我的到來。

  轉身關上了門,電話自動的響了起來,我整個人神經全部都緊繃了起來。

  單調的響聲在有限的空間裡面讓人寒毛豎立,握住的話筒的手心不斷的冒出冷汗。

  話筒被顫抖的手拿到頻頻搖晃,聽筒靠近耳邊那冷冷的觸覺更讓額頭邊流下一滴汗來。

  「喂…。」我試探性的回應。

  「……」聽筒那邊傳來沙沙聲。

  我呼了一口氣,肺部裡面的沉澱的空氣被我全吐了出來。

  正要準備放下話筒的時候,話筒卻流出了鮮紅的血液並且傳出『看上面,看上面……』重複的句子。

  我立刻丟掉話筒,轉身握住門把轉動,卻像被固定膠黏住怎轉也轉不動。

  抬起頭來,外頭站著一位穿著白衣女子,臉色慘白的對我揮手。

  而揮舞的那隻手肉屑跟皮屑黏在白森森的骨頭上,不停的甩了幾塊飛向旁邊去。

  女子看著我微笑,露出的一排牙齒是尖尖像鯊魚一樣,從嘴裡流出黑色的唾液垂延再下巴往下延伸。

  緩緩的、緩緩的像我這邊走來,嘴巴不在是微笑的臉型,而是臉部扭曲的張嘴大盆的想要咬下她眼前的肉……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