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沒想到故事名稱...

1 神紅明夏 [ 2011/06/03(Fri) 04:03 ID:TvHCFl72 ]
第零眼 序

  夜晚被熊熊的火焰染成了墨紅色,撕裂的破布被熱對流帶到上空中搖曳著。

  在我面前的少女仰晀著月亮,好像在做月光淋浴全身樣子,頭髮的顏色因為火焰也染上了紅色。

  「今晚的夜空真是漂亮,尤其是月亮特別的漂亮呢,輝,怎麼了。」少女轉向我這邊過來,兩個眼睛充滿著疑惑看著我。

  我轉臉移開他的視線,那種不適感讓我非常的討厭。

  「我說,這是一場遊戲對吧。」

  「這個有什麼問題嗎?」

  什麼問題,你說這個什麼問題,問題可大了!我們殺人了,你懂不懂!

  少女腳踩瓦礫底下所流出的鮮紅色液體,對她來說只是踏在水坑般那樣而已。

  「你知道這嚴重性嗎?」我再次詢問少女。

  「這只是遊戲,誰死掉有很重要嗎,還是你第一次覺得殺人這樣很不正常呢?」少女毫不留情的說出他對這個〈遊戲〉的看法,就像小孩子在玩玩具玩壞了沒什麼大不了模樣。

  「更何況,我們有得選擇嗎,你、我早就沒得選擇不是嗎。」少女低下頭嘴唇微微動著,似乎在訴說不甘及不滿。

  我轉身背向少女,這遊戲原本就是強迫玩起,我根本沒有資格怪他,更別說我們兩人殺了其他兩人的事情。

  我仰頭看著那美麗不已的夜空,那閃爍的星星是不是也是眾多觀眾在觀賞這場遊戲。

  「可惡啊,可惡啊!」

  結果我只能把怒火發洩在空中,由那空中飄散這滿腹的牢騷。

  「再說『你』沒有我也不行,因為你是一頭野獸,看看你剛剛的傑作呢。」

  那不是我做的!

  但這句話還沒說出口,轉身就看到少女指著左邊的瓦礫堆中露出殘缺手臂。

  腦海裡浮現出遊戲過程中的景象讓胃整個抽蓄起來,跪倒在地的不斷嘔吐胃酸,就算胃裡全部被吐完了,但還是很想嘔吐。

  「吶,我們還得繼續合夥下去呢,還要進行你那討厭的殘酷無道的虐殺,我的專屬寵物。」

  我狼狽的抬頭看著少女,她臉上笑容笑的越燦爛,我心裡越無法原諒我自己。

  因為我是一頭野獸,只會撕裂獵物的殘忍野獸。

小弟今天算是第二次在這邊貼文章,請望有再看的人用力批評我哪邊寫的不好或者是不恰當。

至於正篇還沒寫完,真是抱歉...(土下座)


2 神紅明夏 [ 2011/06/03(Fri) 15:42 ID:TvHCFl72 ]
第一眼

  距離遊戲時間還有八小時三十六分鐘。

  我望著窗外,天空似乎被潑上了濃稠的灰色,連原本有一些立體感的浮雲也跟天空融為一體了。

  教室裡嘈雜聲不斷騷擾著耳朵,僅是聽到聊著雜誌或八卦的事情。

  「妳聽說了嗎,這個禮拜有新貨到,好想去看看是什麼呢。」

  「我知道,是不是最近雜誌才刊出的那個,我早就為了這個存了好久了。」

  「不會吧,妳已經存夠錢了嗎?下次記得要帶來給我看看啊。」

  撇了一眼教室裡面,不時看到有人拿起書包一邊跟人聊天一邊往門口走去。

  每天日子就這樣過,對我來講真的很無趣,就像每天吃著同樣的食物感覺到很膩,但還是不得不吃下去那種感覺。

  「唉,真無聊。」我簡潔說出對今天的感覺。

  「喂,輝你別搞的像被全班欺負那種感覺好嗎。」

  背後傳來輕挑的聲音,就算不轉身回頭也知道是誰。

  尾崎 杉,從小學就一直同校同班級到現在,至今我還是搞不清楚是不是孽緣一生還是湊巧在一起的。

  小學三年級從自我介紹完畢後,上學前跟放學後特別要跟我一起回家,每次都講著他在家裡以及學校的事情給我聽,如今現在我懷疑他是不是傾向有沒有問題。

  轉身看到一臉笑嘻嘻的表情,還順手的把書包遞過來給我。

  「你有沒有覺得這世界很無聊過。」我接收書包,用手掌推了有點滑掉的眼鏡。

  「呃,又來這種問題。」杉搔搔頭髪,一臉為難的看著我。

  我翻了白眼回應,頭也不回的走出門口。

  「啊,喂,你就這樣自己一個人走了啊,好沒有朋友愛。」

  「如果在那邊讓你想下去,我大概打工時間會遲到了。」我望了手錶一眼,時間為五點十六分,還有一小時的空餘時間。

  我肩膀突然被重重的拍了一下,隨後杉出現在面前露出兩手大拇指喊道:「有打工,沒友情。」接著把兩手翻轉朝下,吐了吐舌頭奔向旁邊的樓梯,轉了一個彎就不見人影了。

  「什麼啊,他今天發什麼神經?」我搔了搔臉頰,無視眾多旁人的目光,走向杉溜走的樓梯。

  離開校門口沒多遠處,附近成群結隊的學生陸陸續續前往他們要相聚的地方,有些可能要回家自習,有些可能要去好好高唱一番,也有可能去的地方不是他們年紀所待的地方。

  已經進入一年多的縣市國立高級中學,從一年級自我介紹還有人來熱絡一下,現在除了杉以外似乎沒有任何的同學來邀請我去參加什麼活動。

  「看來要先回家拿把雨傘才行。」抬頭看著隨時可能會下雨的天空,書包裡頭可沒有摺疊式雨傘啊。

  我加緊腳步往家裡的方向跑著,一路上不知看過多少次風景通常看一下就走過去了,但是今天失常的把週遭景象特別看了仔細,心裡總感覺再也不會有這樣的景象了。

  頭上感覺一陣冰冷,再度抬頭望著天空,雨滴像傾盆而下的嘩啦啦打在臉上。

  尋找附近有可以躲雨的店鋪,找到一間蛋糕店後便就慌忙的跑了過去,店門口打開時,站在櫃檯後方的店員小姐微笑著「歡迎光臨,請問你要點什麼蛋糕。」

  「不…。」還沒講完這句話就被後面強勢的聲音給打斷了。

  「兩塊乳酪蛋糕跟一塊草莓蛋糕,飲料則是兩杯紅茶,賬單就請交給這位先生。」
  「我知道了,請在二十二號桌子稍等一下。」店員微微彎腰,接著開始忙起剛剛點的菜單了。

  「喂,我說你這樣沒我的同意你就點餐了,你字典有沒有禮貌兩個字。」轉身看到兩位穿著同樣學校的制服的女生,可能臨時被突然下起大雨不得跑進來躲雨還是埋伏在附近算準我來的時間而讓我請這頓蛋糕也不得而知。

  「禮貌我放在家裡忘記帶出來了。」長髪女生脫掉外套往店裡面走去,後面那位綁著馬尾的女生看了我一眼後,低著頭快速小步前進。

  「唉,好的不來,壞的常來啊。」我雙手垂下,書包則拖地拖到店員指定的位子上才放在椅子上。

  看著兩位已經被蛋糕給誘惑的女生,我當初是怎樣認識他們的啊。

  「輝,別搖頭了行不行,香惠也說說話啊,不然搞的我好像存心要吃定他了。」

  「…虹梨,你已經不是吃定他了嗎。」香惠從書包裡拿出【世界探索】書籍出來,打算用來消耗等待的時間。

  虹梨嘴裡發出不明的怪聲,轉頭瞪了我一眼手指著我說「你能請我們,是你的好運。」接著頭撇開雙手環抱,非常不願的說出這種話。

  我還寧可把這些錢留下來,買我喜歡的東西還比較好呢。

  突然虹梨又再度瞪了我一眼,眼神充滿「你心裡想的我大概都知道了。」,女生對錢怨恨好重…。

  片刻店員兩手端著我們剛剛點的蛋糕跟飲料,並且把蛋糕跟飲料放在兩位女生面前。

  「咦,我的那份蛋糕呢?」我試著詢問擺在香惠面前兩塊蛋糕。

  香惠雙手把書合起放在大腿上,從盤子上拿起叉子邊講「你不是沒有點,那麼當然沒有你的蛋糕了。」

  「沒錯沒錯,你自己沒有點當然沒有。」虹梨在旁一邊附和,嘴巴附近沾上些許奶油,連手握的叉子也沾上不少。

3 神紅明夏 [ 2011/06/03(Fri) 20:54 ID:TvHCFl72 ]
  對於這兩位的賴賬我也見怪不怪了,起初跟他們第一次見面好像也這樣的強迫請客,只是那時候他們是忘記帶錢包無奈之舉幫他們,久而久之都會賴上我來請他們吃蛋糕。

  想想當時老闆的眼神很曖昧呢…。

  「喂,你有沒有聽我講話啊。」

  「什麼?」

  回神看見虹梨拿著沾滿奶油的盤子,準備要往我臉上抹下去,結果拿旁邊一疊紙巾硬擋了下來。

  「沒有專注女生講話,是一件很失禮的事情哦。」虹梨抬起頭,氣勢昂昂的向我說明,不過沾在鼻頭上的奶油卻很不相襯。

  「是,是。」不過剛才點蛋糕也不覺得很失禮嗎?又一次被瞪了一眼,我的眼神出賣了腦裡的想法。

  「沒辦法,我只好再從頭講一次了,香惠起頭吧。」

  明明就不是你先講的!

  香惠放下手中的叉子,很優雅的拿紙巾擦完嘴唇才開口講;「最近很多奇怪的事情呢。」虹梨在旁「嗯,嗯。」的點頭,香惠看了我一眼後又繼續講「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新聞。」

  真是有夠簡潔,不過我也知道在說哪件事情了。

  「你是指『不明破壞狂,隨機性的小規模破壞』嗎?」

  「嗯。」香惠輕輕的點頭。

  「不過聽說有人發現到犯人了!」虹梨突然把臉靠近我,手指還指著我的鼻子。
  「能不能遠點,太近了,還有你臉上沾滿奶油什麼時候要擦掉。」

  「唔…,要你管!」虹梨臉頰微微泛紅,耳根子也紅了起來。

  他的弱點是害羞啊…。

  「據說是四個人互相在打鬥所引起的呢。」香惠的聲音把我注意力拉了過去。

  「打鬥就打鬥,也只會破壞垃圾桶或椅子那些的吧。」我疑惑的看著香惠,不過她拿起飲料沒接著講下去。

  「那是因為不是單純的打鬥而已,哼哼。」此時虹梨把臉擦了乾淨,不過在桌上邊緣堆積了一大團紙巾。

  不是單純的打鬥?

  「聽說他們會使用一些奇怪的東西哦。」

  「越來越不明白,你是說他們不是人類嗎?」

  「不,他們的的確確是人類。」香惠接著說,手中的杯子也還高舉半空中。

  「是人類又拿著奇怪的東西…,喂,這只是單純的街頭互毆吧。」

  「就算是互毆,新聞也會報導說出相關的內容吧,不過新聞有講到這些事情嗎。」

  想想也是,如果互毆的話,那麼因該會報導一些互毆的那些人出來,而不是說不明破壞狂了。

  「啊,搞的好像在繞長話,根本完全不懂這則新聞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是遊戲呢。」

  「遊戲?」

  「沒錯,只是一場遊戲。」香惠把杯子輕輕放在桌上,拿起叉子繼續吃未完蛋糕。


4 神紅明夏 [ 2011/06/06(Mon) 18:59 ID:bV2bhZTc ]
「糟糕!我打工快遲到了。」我刻意的看了一下手錶,也剩下半小時時間。

  「可是外面還下大雨呢,你確定要淋雨?」虹梨望著窗外。

  「抱歉,這真的很緊急。」我拿起書包,賬單也拿了起來,想也知道他們兩位根本沒有帶錢包。

  付了那兩位的賬單後,也不管外面雨勢下的多麼大,我高舉著書包就往外跑,途中還被汽車輾過積水噴了一身都是泥水。

  來到要打工的店門口時候,全身沒有一處是乾爽無比的,其中褲子還是一堆泥水就這樣帶進了店裡。

  「不好意思,我來遲了。」店長看到我的模樣,驚訝的瞪大眼睛,隨即叫進去辦公室裡面拿了毛巾給我擦拭身體。

  說是辦公室,不如說是休息室來的恰當,裡頭擺上了長桌及折疊椅數個,兩側鐵櫃貼上不同人的名字——店長的鐵櫃是唯一沒有貼上名字,他也不嫌人家都叫店長就是了。

  「就算遲到也沒關係啦,別感冒了,快點擦乾淨。」

  「工作就是工作,我字典裡沒有遲到兩個字。」

  「唉,就是你這樣的個性我才傷腦筋啊。」

  我偷瞄了一下,店長嘴裡叼著香煙手不斷搔滿是鬍渣的下巴。

  「工作時間很認真是沒錯,但是沒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在多工作給你也是沒用吧,還有……」店長露出潔白無比的牙齒,右手在右眼做倒立的勝利姿勢,說是電視上某個招牌動作…。

  我靜靜聽著店長嘮叨那不會停止關心,我也知道他是真心為我好。

  起初來這間店的時候,什麼都不懂,找錢找到虧損、貨品也不知道怎清點,也不會跟其他員工相處,都是店長一一細心交我、也跟其他員工協調相處。

  「有沒有聽仔細了?」

  「嗯,有聽清楚了。」我點點頭再做一次清楚的確認,店長也露出微笑點點頭「那就好。」隨即就離開辦公室。

  擦完後把有點略濕的毛巾放在椅子上,我走到房間右側倒數第二個鐵櫃,貼著印上我的名字『北河 輝』,打開鐵櫃穿好店裡制服隨後就離開了辦公室。

  店裡賣的不是吃也不是文具,而是貼滿眾多動漫的廣告以及一直在播放的動漫歌和動漫節目。

  剛開始穿店裡的制服也是很彆扭,衣服印上算是店裡的招牌娘——帶著貓耳的女僕,有時店長還為了跟上潮流,還會要求我們帶上貓耳或貓手套…。

  來的客人口語也很奇怪,常常在說「萌啊!」、「這就是我的本命!」、「我的小宇宙…。」來配合尾語,新來的員工不是常被嚇到就是曠職好幾天而離職的也不少,所以留下來的員工也剩下二位,我和一位從沒見過面的人。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