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神のみぞ知るセカイ.黒滝凛篇

1 公子琪 [ 2011/06/23(Thu) 19:55 ID:ZVpy7Rw6 ]
第二次寫同人
雖然只是小小的短篇…… (默
還有,黒滝凛是誰就別問了 (羞



        ※        ※        ※
  
  
  
一、 與隊長的邂逅
  
  我是神木神馬。(請以普通話讀。)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
  同時,也是一個御宅族。
  每天過著平凡的生活,上學、回家、上學、回家、上學、回家……難道沒有甚麼娛樂嗎?難道不需要複習學校的作業嗎?有的,但這是必要說出來嗎?這不是每個學生都會做嗎?
  當然,除了必須做的作業外,我唯一的娛樂就是gal game。
  虜獲少女的芳心,給予她們幸福,相信這是御宅族們……不、應該是大多數男性的夢想吧?
  對我而言,桂木桂馬前輩就是神一樣的地位。
  無論是二次元還是三次元,在戀愛這條道路都有攻略之神的名譽。
  可惜,我只是一個平凡人。
  沒有他的機遇,沒有他的能力。
  命運沒有讓我觸發任何事件。
  沈悶,這是對自己的人生最好的形容詞。
  
  直到那一天,我遇見了她。
  
  
  
  
  
  在東京這大都市裡,最多人使用的交通工具應該是電車吧?幾乎每一個早晨的上學上班時間,還是黃昏的放學下班時間,都是電車人流的高峰時段,要說是人擠人真的不為過。各形各色的人上上落落,對我來說僅是匆匆過客,除了她——
  
  黒滝凛。
  
  鐵道巡邏隊「暗星」的隊長。
  鐵道巡邏隊,簡單來說就是巡視電車的警察。這也是當然的,每天的人流這麼繁雜,犯罪比率自然高,特別是那些社會的人渣,癡漢。
  癡漢,就是那些以不法手段騷擾女性的性犯罪者。在這個都市,每天的性犯罪可謂多不勝數,大多犯案卻總是因為證據不足,或受害人羞於提及而不了了之。這就是造成癡漢猖獗的主因之一。
  鐵道巡邏隊的成立,正正就是為了打擊癡漢的犯罪行為。
  說回正題吧,黑滝凛就是巡邏隊的隊長。
  能力出眾,姿容靚麗,富正義感。
  這是我眼中的黑滝。
  被她逮到的癡漢絕對沒有僥倖。
  她就是這樣努力過來,最後以二十四歲的年齡成為巡邏隊的隊長。
  
  我一直都觀察著她。
  我一直都仰慕著她。
  今天也不例外。
  現在正是電車的高峰時段,人流擠擁,好的方面是電車的營業額得到保障,壞的方面就是犯罪率急升。
  黑滝這天也很努力地履行自己的職責。
  可愛樣貌的背後,是不屈的堅持。
  以Gal game來說就是不服輸的屬性吧?
  真是可愛呢。
  這就是我喜歡的黑滝了。
  最喜歡了。
  很想去告白。
  但沒有觸發事件……不、與其說沒有事件,倒不如說是因為自己的膽怯,不像對方那樣的堅強,總是認為配不上她。算了,每天看著她也是一種滿足。
  
  黑滝終於走到我的附近。
  我也可以在最接近的距離看著她。
  真幸福。
  
  
  
  咦?等等!
  她身後那個年輕男人是誰?
  目光所見的是,那男人的右手輕輕觸及黑滝的臀部,左手更任意揉搓她的胸部。
  身為鐵道巡邏隊隊長的她,儘管容顏上有那麼一點點的厭惡,卻沒有實質的反抗。為甚麼?以妳的身手,絕對可以打倒這個男人的。這就是我一直仰慕的黑滝凛嗎?
  我甚至隱約看見她的內褲慢慢被脫掉!
  不可能!
  黑滝不會是那種人!不會是那種不要臉的女人!
  一定是那個男人的過錯。
  沒錯,一定是這是這個人渣。
  想到黑滝將被這禽獸侵犯,我的心不禁沉下來。
  
  不能啊。
  不能讓她被侵犯的。
  真的不能啊!
  
  但是。
  有甚麼是我可以做的?
  我只是學生。
  我只是平凡人。
  我只是御宅族……
  我沒有黑滝的身手、
  我沒有黑滝的能力、
  我沒有黑滝的堅持。
  這麼無能、這麼膽怯的我又可以做些甚麼!
  
  眼看那男人越來越放肆,黑滝不見做出任何反抗的時候,
  在這刻,一句話改變了我的命運。
  
  桂木前輩曾經說:「神是,不會逃避的!」
  
  不會逃避的。
  不錯。
  我雖然不是神,
  沒有前輩的能力,
  然而,逃避的確是不應該的。
  為了喜歡的人,踏出第一步吧!
  
  我直截了當走過去。
  就在黑滝面前。
  鼓起勇氣與她對望。
  然後,緊握黑滝的右手。
  使勁把她拉了過來。
  口中卻說。
  
  「姊姊,快過來!」
  
  
  
  
  
  電車站。
  我與黑滝互相對望。
  
  ………。
  剛剛真是遜斃了。本來希望很帥氣地把她救走,不料第一句竟然叫人家姊姊。雖說結果是成功救人,但我的第一印象卻……啊啊啊啊——!飲恨啊!
  看來對方也想到同一處,竟然噗哧一笑:「我啥時多了個弟弟?」
  我腼腆地說:「對……對不起!我一時……想不到說甚麼?我……我是想……就是想……啊————!我在說甚麼啊?!」
  黑滝微微一笑,道:「謝謝你。」
  就這三個字。
  意義卻非一般。
  謝謝,一種發自內心而用言語表達的感謝,一種因為得到別人幫忙而感謝的心情。換言之,我是真的幫助了她,以我微不足道的能力……
  然而,
  最重要的問題是,

  「妳為甚麼會讓那種人……甚至沒有反抗……?」

  這一下子問到要害處。
  黑滝扭捏地不知如何回應,難道她真的是這種人?
  不會的!
  以我觀察了這麼久,她一定不是這種人。
  極可能是有些苦衷而說不出聲。
  這時,我又想起桂木前輩。

  「教師線的難點在於上下級關係,要想用自身的力量來克服是很困難的,但是在兩者之間做個台階的話,就很快達成。」

  黑滝不是教師。
  但我們的上下級關係不是很相似嗎?
  一個是巡邏隊隊長,一個是顧客。
  她的職責固然是杜絕癡漢行為,往另一方面說也是保障乘客的安全,與乘客們必須持有良好關係啊。既然要做個台階,那不如先將錯就錯!

  「沒關係!就把我看作妳的弟弟吧,說出來,我一定不會說出去的!」
  我下定決心,一句一句從嘴裡吐出,眼神也堅定地望著黑滝凜。
  
  黑滝瞧了我一眼,可愛的小臉垂了下來,嘆道:「我也不知道……他明明就是個癡漢,他做的本來就是不該的,我卻沈溺在他的卑劣手段中。有時在想,兩個人沒甚麼交集,和他在電車不過相遇了兩次,在他面前竟然會把持不住。我是很討厭他的行為,卻狠不下心反抗,這是為甚麼?」
  她怔怔地發呆,我仔細地消化著她說的每一句話。
  「難不成我真是個淫蕩的女人?身為巡警卻做出這種羞恥的事,還對一個癡漢抱有情感……」

  怎麼可能!
  絕對不會!
  我不由咆哮著,把自己一直壓抑住的情感宣洩出來:
  「不!絕對不是!妳不會是這種人!知道嗎?我,一直關注妳,每一天都是!看著妳的英姿颯爽,看著妳的默默辛耘,即使別人不知妳在背後的努力,我都把它看在眼內!」

  黑滝默不作聲地看著我,也許是被這段話嚇了一跳。我也不知道為何自己這般激動,興許是不想看到她自輕自賤吧?
  她笑了笑。
  「看來是我鑽牛角尖了,有你這弟弟真不錯呢。剛才那段話,我收下了,謝謝。」
  第二次的感謝。
  看來無能的我也有幫助他人的力量?


2 公子琪 [ 2011/06/23(Thu) 19:55 ID:ZVpy7Rw6 ]
二、 已經看到結局了
  
  自從那次後,我與凜姊的關係親近了不少。
  相遇的時間更多。
  
  等等,凜姊?
  不錯,在黑滝數次堅持下,既然是她的弟弟,稱呼當然要改一下嚕。
  好吧,我算是認命了。
  桂木桂馬前輩語錄:「印象是可以轉換的。利用跟戀愛無關的劇情使之精神高漲至極點,然後在某處一下子轉換成戀愛要素!」
  所以,現在欠缺是一個時機。
  所以,現在要做的就是加深兩人的關係。
  所以,現在,
  
  姊弟關係確認。
  
  
  
  
  
  這幾天無論是上學、午飯、放學,我都會去找凜姊。
  凜姊的樣子看起來也很高興,幾乎在中午時段也準備了便當。
  能吃到凜姊作的便當,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了。
  
  利用這段時間,我套取了更多有關那個男人的情報。
  讓凜姊這般煩心的男人,叫鷹取迅。
  是個不折不扣的癡漢。
  似乎因為近日同伙經常被抓捕,而有意對凜姊下手。
  還利用了兩次機會,在肉體上企圖使凜姊沈淪。
  混帳!這個人渣!
  
  「怎麼發呆了?在想甚麼呢?」
  凜姊看我神不守捨的樣子,不由問道。
  「咦?啊……沒甚麼!我在想,凜姊作的便當真好吃呢,有甚麼竅門嗎?」
  說罷,我又吃了一塊漢堡扒。
  「才沒甚麼竅門,有那麼好吃嗎?」
  「當然,這味道我一輩子也不會忘懷!」
  「口甜舌滑。」
  
  她笑了。
  凜姊笑得好美好甜。
  就像天使一樣。
  純潔得不應該讓她被沾污。
  對。
  一定要保護凜姊。
  一定要讓鷹取迅那傢伙遠離凜姊。
  在此。
  「凜姊。」
  「嗯?」
  我下了決心。
  「可以跟我做個約定嗎?」
  「好像很凝重呢,甚麼事?」
  
  「請務必逮捕鷹取迅,與他做個了斷!」
  最後一句話我幾乎是吼出來。
  
  ………。
  沈默。
  難道這約定很難決定?
  我的心情七上八下,雖然我們表面是姊弟關係,終究是沒有血緣聯繫的,凜姊要做甚麼我也管不過來。就私心而論,我甚至不希望她繼續從事這件工作。但是,既然她與鷹取迅只有兩次交集,對方還是個癡漢,那為何要放無謂的感情上去?難道真的單純只為了肉慾……
  不會的!
  我深信凜姊不是這種人!
  在我胡思亂想時。
  她呡緊雙唇,彷彿作出一個重大決定。
  「好,我答應你。」
  「那要遵守約定哦?」
  「我一定會親手逮捕他的。」
  
  得到凜姊的承諾,心裡就像放下一頭大石。
  因為終於要進入事件了。
  以凜姊現在的情緒,雖然說會遵守約定,但內心肯定是在搖擺不定,一方面希望履行職責,另一方面卻對自已的感情猶疑。最有可能,就是找那個鷹取迅出來談。
  因此,我必須推她一把。
  因此,我必須給予她信心。
  在需要的時候,給她支持
  填補她的心靈空隙。
  
  ——這就是時機。
  
  
  
  
  
  晚上九時。
  我以在友人家學習的藉口外出。
  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守護凜姊。
  萬一那個混蛋強行出手,那凜姊就危險了。
  雖然我不知凜姊何時作出了斷。
  在了斷之前。
  唯有辛苦一趟。
  暗中保護她。
  
  抵達凜姊的家後,卻發覺沒有開上任何電燈。
  是睡了?還是……?
  一種莫名的不安感從心中升起。
  我按捺住這份感覺,取出電話。
  
  「是神馬嗎……?」
  接通了。
  「凜姊,妳在哪裡?」
  「我……沒甚麼……待會再打給你好嗎?」
  凜姊的聲音很微弱,感覺就像刻意降低聲調。
  不會出了甚麼事吧?
  不會這麼巧就是今天吧?
  緊張使我握著電話的手一陣顫抖,口裡也不知應該說甚麼。
  電話就這樣掛了。
  然而,
  我不打算放棄。
  直覺讓我知道
  ——就在那個地方。
  
  
  
  
  
  我拼命奔跑著。
  心臟以異常的速度跳著。
  或許是平日缺乏鍛鍊的開係,無論是雙腿的肌肉還是心臟的運動,我都感到非常痛苦。
  痛苦得不想跑下去。
  痛苦得渴望放棄。
  但是,
  為了凜姊,
  這種阻礙一定要跨越過去。
  不,硬要說是跨越,不如說是無視。
  若是因為這一點點的阻礙,那麼眼前就只有失敗。
  一次的失敗,
  足以讓凜姊回不來!
  現實中的遊戲是沒法存檔的!
  
  
  
  
  
  車站。
  昏黃的燈光下。
  我看見兩道影子。
  其一是凜姊。
  其二是那個惡魔般的男人。
  兩人相對而立。
  那個男人輕輕地道:「黒滝凛,妳不覺得這樣很笨嗎?別再抗拒自己的想法,還是忠於真實的感覺吧。與其有『取悅我』的想法,倒不如轉換成『被我取悅』,在妳眼中,所有男人包括我在內都是為了取悅妳的奴隸,這不是很捧嗎?妳不為此興奮嗎?」
  聲音低沉而有力,隱隱透著一種自信。
  儘管是扭曲了道理,卻有種讓人不得不相信的說服力。
  然而。
  
  「別聽他!」
  
  我艱難地吐出這三個字,然後跪在地上喘氣吁吁。
  切,今後我一定要花點功夫在運動上。
  
  「神馬?你為甚麼在這?」
  凜姊吃驚地呼叫。
  
  「為了妳!」
  
  我真的憤怒了。
  我承認,我沒有桂木前輩的沈著。
  不能像他一樣甚麼也冷靜面對。
  既然學不了,
  那就保持自己的風格吧!
  在前方,
  也許是成功,也許是失敗,
  但現在的我的前方只有從內心深處湧上來的熱血;
  只有壓抑已久的情感;
  只有對鷹取迅這傢伙的無限憤怒!
  
  「別聽他的一派胡言!」
  我重新站起來。
  
  凜姊這時卻支支吾吾。
  「我很亂,我不知道要聽誰的!……也許我真是那種下賤的女人,為甚麼會有那種可恥的反應……我究竟要怎麼做!」
  
  「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衝上前,面對著凜姊。
  「我每天也看著妳!妳的眼神還有假的嗎?以二十四歲的年齡成為隊長,一直這麼努力著的妳、一直這麼真摰的妳還是假的嗎?凜姊,妳甚麼也不用想!不要理會別人的想法,妳只要做妳心裡認為是對的事就可以了!這不是很簡單嗎!不必理會那個男人的任何說話!」
  凜姊茫然地看著我,我還是繼續咆吼著。
  「那種可恥的反應既然讓妳這麼介懷,那好吧!我都接納了!可恥的妳、颯爽的妳、可愛的妳、努力的妳、堅持的妳,所有在妳身上出現的任何一面,我全部都接納了!不論是好的凜姊還是壞的凜姊,我都接納了!因為——」
  
  「妳是我最喜歡的凜姊啊!」
  
  說完這句後,我做了人生中最大膽的舉動。
  踮起雙腳,吻住她的嘴唇。
  短短的一秒鐘像是永恆。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住。
  原來神情有點僵硬的凜姊也放鬆下來;
  有點不知所措的眼神也重新燃上鬥志。
  
  過後。
  她離開我的懷中。
  笑著說:
  「真的謝謝你,神馬。」
  同時轉過身。
  「鷹取迅,我現在以非禮罪正式逮捕你。」
  
  
  
-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