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1 子丑 [ 2011/07/16(Sat) 15:47 ID:eJKY5pfc ]
你有沒有試過恨一個人到想把他殺掉?

你有沒有想過所謂的意外是如何發生?

假如我告訴你:「這些東西是有關聯,你相信嗎?」

這個世界的意外是由仇恨促成的,你又會相信嗎?
有一種生物是由人類的憎恨而誕生,它的名字叫──噬蟲。

會幫你殺掉你想殺死的人,把那些人的靈魂吞噬掉,然後將一切塑造成意外。

這些的一切……
你,相信嗎?

每天我都會橫過這條川流不息的馬路,從幼稚園至到高中,每天,每天。它,像是離不開我的生活,每天都會存在我的生命裏。
就在今天,一個平常到不再平常的日子裏,站在馬路旁等待紅綠燈的跳轉變換的我。驟然地,一部白色的面包車直沖過來,當場失去意識,昏迷不醒……
第一章 「這是那裡?」

柔弱的光線從窗戶透進,四圍都是白茫茫的牆,只有身旁的一扇小窗讓人感到些暖意。我面帶氧氣罩。手臂連着點滴,就像是一條枯枝吸進露水,滋潤着自己的生命,但也是回天乏術了。望着遠方,有一座純白色的建築,中間掛上一個碩大的十字,我可以斷言,那一定是教堂。假如我在不久的將來死了以後,那裏或許是最後亦是最好的歸處。

而在這時,意識亦開始模糊,未完全昏迷時,我聽到:

「醫生,傷患血壓急速下降。」

「快打強心劑。」

「不行,還是不行。」

「準備VF*,Clear!……」

聽到的聲音越來越少,我想我要死了。

温暖的光照耀在我的面上,忽然嗅出一陣陣不協調的鐵鏽味,睜開眼睛,目睹四周一遍慘淡的鮮紅,一個個長有翅膀的男女支離破碎地倒伏在純白的楷梯中,楷梯不停滲出鮮血,就像一條染血的瀑布,滴答,滴答,展露他們的死亡。

我一步一步站上這道鮮血的楷梯,赫然發現,一個白衣老人與一個黑衫少年相互搏鬥。我躲起來,靜靜地觀戰。

頓時間,那老人在掌中射出閃爍奪目的白影向黑衫少年掠去,未幾,那白光轉變為一個有如海嘯般巨大的風刃直向飛去,那黑衫少年不徐不疾地用單指點一點,那巨大的風刃隨即裂出一個等身的風口,他昂首闊步後,輕鬆回避這次攻擊。那風刃立即炸裂開來,化為一道道高壓龍捲,在黑衫少年身後呼嘯掠奪,一切路過的建築,瞬時成為殘垣。黑衫少年笑了笑,說︰「輕鬆。自然之力,太弱了。老頭,到我出手。」就在此時,他只是用手指了指那老人。那老人就突然間抽搐起來,痛苦在地上掙扎,不停地哀號着,那老人單手爪住地板,用指尖的力量奮力地向着黑衫少年爬去,而那黑衫少年則是在踱步般走向那老人,直至老人抓黑衫少年的褲腳,耗盡體力大喊:「原罪,我原諒了你們,為什麼要背叛我!你只是個容器,只不過是容器!」黑衫少年並沒有說話,他踢開老人的手,用被抓住的腳踐踏那老人的手,那老人更加痛不欲生了,然後那黑衫少年看他那無能而悲劇的樣子,莞爾地說︰「你知道你為何會敗得如此狼狽嗎?正因為你存有了恨,你是否恨到想把我殺掉,那你就失敗了,因為你越恨我,就越容易觸發「噬」的力量,吞噬自己,吞噬靈魂,明白了嗎?那是我的力量,哈哈。只有這些殺的意志存在於心中,你一定不能打倒我。由信仰所造之物啊,神的時代已經完結。現在開始,是用罪業所開拓,破滅的時代。」

那老人停頓了一刻,然後懊惱的僵笑︰「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哈哈,神是不會消失的,你錯了,神的時代是不會終結。」

那老人狂吼一聲,然後高舉右手,他的右手捲起無數如精靈般的白光,他攤開手,一道道聖光照遍大地,就像神開闢大地時的景象,珣麗奪目,光華異常。那老人大吼一聲:「神殛。」那些光線續漸變雨點,散落在地上,慢慢地,他們籠罩在光亮雨點中,消失不見。

之後,聽到白光裏傳來一聲:「完了。終於完了」

忽然間,一個身影出現了身旁,那人一頭烏亮柔順的黑長髮,從髮絲到髮尖都發出誘人的清香,一雙烏黑的明眸,散發一種非然的氣勢,像是深不見底的汪洋,無法看透,挺拔的鷹鼻,透薄的話唇,身穿一襲全身的黑,整個人就像處身黑之間。

他在笑,一陣狂笑中,他說:「哈哈,是你完了,愚蠢的神,我說過的事你那麼快忘記了,真蠢。已經吞噬靈魂的時刻,永別了。」他輕彈一下手指,那些亮光就消失。出現的,有如殞石所造成的巨坑和一軀屍體。而那軀屍體,是那老人。毫無血色在那地上,就剛看的天使一樣,血灑當場。但如何望,就是沒有看到黑衫少年在一起,我頓時明白,身旁的那位,就是那名少年。

他按着肚子笑着。扭頭望我,面上還帶着愉悅的笑容,問:

「他很笨,對嗎﹖」

我畏懼地點了點。

他走過來拍一拍我肩膀,說:「不要那麼寡言,來說些什麼?」他面上的笑容轉淡了,也許由於我而變得不高興。

我只好亂問:「這是哪裡?」

他面上的笑容又回來了,說︰「你很好笑呢,連這裏是哪都不知道。這裏是天堂。不,現在改名為新地獄了。從今天起,就是新地獄。」

「天堂?」我帶疑問說了這一句。我想,這就代表他剛是弒神。殺的是天父,太可怕,那麼世界會發生了怎麼樣的變化?但一切都不關我事,因為我,死了。

突然,他說:「天堂己經滅完,下一步就到人間。你可以幫我嗎?我還有東西要找呢?意外而死的靈魂。」面上帶點請求的意味,更多的,是輕佻。

我本來想拒絕他,但一想到他以輕鬆的姿態就殺神,就頓時感到一種束縛感,就立即無法反抗。

我又一次點頭。

「那就好。」他說。

他隨即走到那已死去的老人身旁,挖下眼珠,我不明白他的措舉是什麼,但一個血淋淋的眼球就在他手上。

「過來。」他又說。

我無法反抗他的命令,我好蹣跚地走過去。

走到他的面前,他剎那間把眼珠塞進我的左眼裏,我頓時感到無力,頹然倒下。

意識又開始模糊了,聽到:「放心,你是——正義的一方。」

我忽然絕望了,我難道要回去那討厭的世界嗎?
--------------------------------------------------
已經有大半年了,我不想偷懶不打小說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