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魔刀血沅錄

1 萬葉集 [ 2011/07/25(Mon) 16:33 ID:2weoCUxM ]
第一回 黃土孤城現刀蹤

  黃土遍佈飛揚之大漠,今日一條瘦骨嶙峋的身影獨步於上。一名全身為灰舊破爛之衣衫緊緊包裹的男子……唯一露出的是對不帶生氣的雙目,緊緊盯視不遠處前方的一處小城。

男子本身雖不受任何人注目,但路過之旅客商賈無不把目光放於他腰間斜插……一柄三尺長物,鞘上極盡華麗之花紋刻飾,兼帶了寶石鑲嵌其上。眼尖識貨者無不暗自嘆服此物雕工之巧、寶石之澄澈圓潤……在夕陽之餘暉映照下閃耀著高貴之光芒。

男子無視路過者交頭接耳之語,來到城門下停步抬頭注視著其殘破之貌……斑剝之磚瓦留下漫長歲月之痕跡,而輕撫其上的手也因此沾染上塵沙……

佇留不前的男子一瞥之間,察覺到左前方之人眼神焦點始終不離自己腰間之物,待對方與己四目相交之刻時……對方立即反頭避開,急忙竄入人群中。男子也不追上,只冷笑一聲,隨即舉步邁入城中。


  迴異於城外之寂寥冷漠,大街道上隨處可見群聚之人羣,或是江湖雜耍賣藝……或是奇珍異寶之叫賣交易,為這黃土上之小城添加幾分生氣。
男子一步步往市集中心前進,這一路上少不了有意無意的注目眼光,當事者毫不理會,徑自走入了一間酒店客棧。

男子方一坐下,店小二熱情的靠了上來:「這位大爺,您要點些什麼呢?」
「白飯一大碗,茅台一大壺。」
「不來點小菜下酒嗎?」
眼見男子默不回應,店小二略顯失望地正欲離去,猛不期然地瞧到男子腰間之物,看得他是兩隻眼睛都大了起來,一時之間竟杵在原地,要不是後方老板娘叫喊,當真是忘記自己身在何處了。
「要死了你這小子,像個木頭人幹嘛!」只見店小二拉著老板娘衣裙到了角落,小小聲地在老板娘耳邊細說道:「不得了了!您看看那男的腰間插了根什麼。」


  老板娘仔細一望,入目的是一柄雕工細膩之神物,耳邊再聞店小二之聲:「那可不是江湖上傳說的魔刀血沅嗎?」
「魔刀血沅……魔刀血沅……」一聽到這名,老板娘也愣住了,口中不住喃喃重覆著。
「你小子胡說些什麼,這話傳出去可會要了你老娘祖宗十八代的老命!俗話說飯可以多吃話不可以亂講──你不知道嗎!──」
老板娘直擰著店小二的耳根,疼得是他不住求饒:「疼呀我的祖宗奶奶,小子我以後大話不敢再說一聲了。」

老板娘沒理會店小二的求饒,圓溜溜的眼睛打量著男子上下一番,把店小二拉到嘴邊:「我看那傢伙不是什麼好東西,你想個辦法趕他走先,可別讓他在我這住下了。」

店小二揉了揉自己發紅的耳根,整個心仍是放在那男的身上所佩之物,他在這店待久了……大江南北各路人馬可也見得多了。什麼樣的異聞奇事可都逃不過他這對耳朵。


  魔刀血沅──關於這把刀的傳說可說是最叫他難以忘懷了,不論是誰都渴望求得……

『一刀弒斬千人夫,沅水之色化為紅。』

傳聞中此刀長約三尺,刀鞘上除詭譎之花紋佈滿其上還以天然寶石作為嚴飾,刀身異於一般刀子彎曲反倒如劍般直挺挺地。與鞘身的華麗有別,刀身則烏黑陳舊如尋常刀刃罷了,但不論何等高手一遇此刀,無不斷魂喪命於其下,魔刀之號故不徑而走。

當年正道一方探知此刀落入魔教之手,無數正派中人欲奪回此刀故於沅水之畔與魔教之主展開生死之戰。此一大戰唯有魔教教主千里尋殺一人手持此刀獨戰群雄,最後竟殺得是整片沅河染上一層血紅……成百上千正道人士幾近全軍覆沒!

後來透過生還者口述當時之戰局,再加上口耳相傳間好事者的加油添醋,把這刀更是傳述得可說令人聞之喪膽的地步,而這一句『一刀弒斬千人夫,沅水之色化為紅。』,也與『血沅』這刀名就此在中原各地流傳了開來。

只後來聽說此刀在千里尋殺死後迭換數主,最終在數年前竟音訊全無!本隨著歲月時光已慢慢沖淡了人們腦海中的回憶,卻又在數月前於大漠之處又再得聞此刀現世!

死於這把刀下的冤魂已是屈指難算,但仍是有無數英雄無悔願為其折腰相競。是已本來這座少有人煙罕至之小城,於月餘前竟開始慢慢熱鬧了起來。對自丈夫死後就獨力與店小二經營這小小客棧的老板娘而言當然是喜上眉梢之事,只在這喜悅背後隱藏著的擔憂……在店小二提點下一股腦的爆發開來!

顧不得銀子上門,說什麼也要店小二給她將此人打發出去。

  
  獨自沉浸於魔刀傳說的店小二使力地擦拭著桌子,一面打量著該怎生將這上門的大爺給早早請出店去,正當沒思量的當下,又有一行人踏入了客棧。

「我說各位大爺們,是要……」話才說到一半,店小二的目光與為首者相交之下,竟渾身發顫起來!

一對充滿肅殺之氣的圓銅大眼,上身赤裸而露出之糾盤錯結的札實赤銅肌肉,一名彪形大漢帶著一批人馬直踏而入。目光四下巡視,與他對望者皆嚇得避而遠之,連趕忙前來招呼的老板娘也不禁張口愣住了。

魁梧大漢瞧了一圈,最後落在前方那名為布衫包裹全身的男子身上之刀。
「他哥哥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大漢如雷吼聲震得根前的店小二跟老板娘不自覺地倒退了數步,大漢橫過他二人身側,手從背後就抽出一柄巨斧,筆直地往前方落下砍去。

而前方那男子,如泰山般不動聲色,仍兀自拿著酒壺獨酌。

轟地一聲作響!巨斧落下處將木造地版劈了一道大裂痕,這一斧落在男子桌前不遠之處,立於男子身後的大漢這一斧若稍稍往後一砍,他整個身子就要被劈成兩半也說不定。

而當事者仍渾不當一回事般,將酒壺越舉越高,昂首一飲而盡!

嘿嘿嘿──

大漢與跟從者在男子左前方之桌一屁股坐下,帶著煞氣之眼仍如注視獵物般不肯放過男子,忽地狀似略帶醉意的男子抬起頭來,偶然間地眼神交會,大漢心中卻像是給雷打到般,連手中之杯也險些要拿不穩了。

那男的雙目本看似毫無精神元氣,卻抖地暴射出精光!其瞬間散發之氣勢直壓得大漢感覺周身一沉,而僅在瞬間這股迫人之壓逼感又消失得無影無蹤……男子又如初見一般,尋常……

這下可好了,老虎趕不走又來了群豺狼,老娘今天的生意可難做了。
老板娘正苦惱尋思之間,又聞一陣腳步聲從遠而近,跨在木階上發出陣陣聲響。
「來呀大爺們,要點些什麼菜呢?」

在店小二熱情招呼之下,一群攜劍帶刀的江湖人物,也跨入了這間不算大的客棧內。


2 萬葉集 [ 2011/07/28(Thu) 10:30 ID:N6913SyY ]
黃土孤城中,群雄齊爭鋒,魔刀血沅現,神州再血塗!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