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猜捏他?)特殊現象統合教育學院

1 哈絲默爾 [ 2011/07/28(Thu) 23:45 ID:WnoYrzqg ]
簡單來說就是找出文章中藏的各式捏他。
◎簡易篇:

  特殊現象統合教育學院,簡稱「特統院」,是為處理超能力所引發之問題、並培育未成熟之超能力者所成立的教育機構,不同於某個內含多個學校與商家,儼然自成一國的超能力高科技都市,特統院比較偏向完整體系的專門學院,跟某個為對抗鬼神成立的學校有異曲同工之妙。
  自然,既然都設立了學院,世上的超能力者絕對不少,說起來人數倒也還夠提供每年兩三人左右的新生入學。
  為了從這極少的新生數量之中拉攏人才到自己的社團,特統院中各個社團無不在這暑假拿出渾身解數,各種激烈手段如對其他社團成員下「去去衣服走」干擾阻撓、亦或假借足球比賽名義行施暴之實,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
  身為一個高二生,理應在特統院的社團戰爭中是最有責任擔起一切正面或負面的活動施辦,然而很不幸,我們家的社長似乎並不以此為意,即使新生入學參觀的日子一天一天逼近,社長仍一點行動都沒有。

  「所以說,新生入學參觀就是明天了,我們多少該有個動作什麼的吧?」某日的中午,我對著坐在社團教室主位的社長大人問道。
  「嗯?沒必要那麼麻煩吧?」
  社長慵懶的趴在從體育館搬來的木桌上,半長不短的褐髮在後腦勺隨意的綁了個馬尾,不知是否源於惡趣味,左肩上別著一條寫著社長的黃色袖套,不同於某個動不動就拿世界出氣的人形核反應爐,咱家的社長算是頗為乖巧──不,應該說是很懶。
  「畢竟是一年一度的新生入學啊……」我稍微嘆了口氣,「再說我們也都高二了,這個社團也就只我們兩個人。這樣怎麼說都不行吧?」
  「那是你想太多了。」將身體換邊趴著,社長緊接著我的嘆氣後也接了口氣嘆下去:「『特統院』又不是只有高中部,而且老實說,就算這個社團一直空到我們研究所畢業也無所謂。」
  「這種心態真是要不得……」雖然早就知道社長的頹廢心態,但會對她抱有期待的我是不是才是傻子呢?

  「啊對了雄吉,那個東西你帶了嗎?」社長將左側臉頰貼在桌面上向著我提問。
  「都說了我不是雄吉,是荒志……話說雄吉是誰?」
  「那我就是兔美!」
  「誰啊!」
  雖然彼此抬槓,我還是乖乖從側背背包中拿出社長上午要求我帶來的東西:一顆普通的彈跳球。
  「為什麼會忽然想要彈跳球?」在把彈跳球遞給社長時順便問了一句。
  「老師說這個可以拿來當道具練習超能力。」說著將彈跳球往空中一扔。沒有發生彈跳球無視地心引力懸浮或是因局部時間被某人的世界暫停而引起的超常現象,而是理所當然的掉落在桌上。
  「嗯,多少有進步吧。」社長煞有介事的如是說。
  「……」我不表示任何意見。
  社長的超能力籠統來說,即是「控制小部分灰塵的能力」,雖說是超能力但也沒什麼了不起的,說穿了就是垃圾一般的能力。

  與一般人想像中的超能力相去甚遠,說起來這也是「特統院」奇妙的地方。
  即使是再怎麼雞肋的能力,只要是屬於不合常理的現象,就有機會收到「特統院」的入學通知單。官方說法是,即使是表面上無用的超能力,也可從中找到宇宙的法則,從而強大起來。
  換言之,超能力遵循著所謂「宇宙的定義」,拿社長「操縱灰塵」的能力作為例子:灰塵的宇宙定義是什麼?操縱的極限有無定義?是否會受到風或環境的影響……等,所謂的超能力,說穿了就是與某個異世界交涉部隊所使用之概念類似體系的東西罷了。
  建立在這個理論上,超能力的訓練並不是什麼苦行或修練,自然不可能有什麼修行篇後學會念能力的狀況發生,我們所能做的,只是不斷尋求個別超能力的定義而已。
  順便一提,我的超能力「空中塵爆」,比起社長的能力倒是簡單易懂實用且強大的多。

  彈跳球在桌上咚咚的彈來彈去,仔細看就能發現不少明顯的黑色灰塵印。不對,繼續看著社長玩彈跳球也不是辦法,眼下最重要的是迫在眉睫的新生報到……
  「社長……」
  「剛說了我兔美。」
  「還是這個話題嗎?」
  「不然叫我學姊好了。」
  「你跟我同年吧!」
  「也是,畢竟我也希望能活到第三集之後。」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吐槽不能。
  每次談話都很容易被社長牽著鼻子走,雖然不到某個獅子王的程度,但這樣的吐槽還是讓人渾身無力。
  「社長,新生參觀就是明天了啊!就算妳真的不想招攬新生進來,多少也應景辦個活動什麼的吧?」總而言之努力的爭取對話的主導權,同時拼命祈禱社長的回答能夠認真。
  「都沒有招攬的意圖了幹嘛辦活動?」終於接上對話了!不過這樣的回答倒是直指核心。
  「呃……」我一時倒也啞口無言。的確,這種本末倒置的作法的確不合理。不過事到如今還是要嘴硬一下:「……多少能增加知名度吧!」
  應該說,這才是我的主要目的。

  彷彿看穿我的想法,社長意味深長的嘆了口氣:「小荒,你很想出風頭吧?」
  「這……這種想法很正常吧?」我有些臉紅的將頭一撇:「畢竟這裡是超能力學院啊,總會想證明自己與其他人的不同……啊。」
  話一出口才發現自己的失言,我有些戒慎恐懼的看著社長。

  但社長只是溫柔的輕輕吐氣,瞇著眼。
  「……對不起。」我馬上道歉。
  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得天獨厚啊……方才的言論明顯的觸碰到社長的逆鱗。身上所有的若只是微不足道的超能力,過度表現不過是自曝其短──如果是因為這個原因,那完全沒顧慮到社長想法的我就實在是罪該萬死了。
  不過話說在前頭,我完全不覺得我們家社長有哪裡比不過別人。




2 哈絲默爾 [ 2011/07/28(Thu) 23:45 ID:WnoYrzqg ]
  正想說放棄舉辦招攬新生活動的念頭時,社長打破了寂靜。
  「關於那個新生參觀,有什麼具體的想法嗎?」低著頭玩起彈跳球,社長似乎陡然改變念頭,反問。
  「嗯……大概就是弄個宣傳,讓新生對我們有些印象之類的吧?」
  「像是穿著兔女郎裝在校門口歡迎新生?」提議一。
  「你不會是要我也穿吧?這只會有負面印象吧!」否決。
  「對外宣傳『不加入就賞你一發星光迴路遮斷器』如何?」提議二。
  「這是赤裸裸的威脅。」否決。
  「大聲喊著『玻璃攪拌器』怎麼樣?這樣印象夠深刻了吧?」提議三。
  「這是哪裡來的天外飛來一筆?」否決。
  「那……拿著木刀深夜闖入新生家中?」提議四。
  「小姐,這是犯罪。」即答。

  雖然回答亂七八糟的程度跟某個吃書維生的女人有的拼,但最起碼有參加的意願了。不過是什麼原因讓社長改變主意呢?
  「其實小荒你根本就沒想過這個問題吧?」忽然遭到反問,社長一針見血的指出重點。
  說起來從剛剛開始我就只是不斷否決社長的提案,不斷進行著連誤入偽遊戲製作部的高中生都甘拜下風的無止盡吐槽,倒是沒有想過可執行的實際活動方案。不,並不是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只是……
  「……感覺上可以談的方案太多了,那就曇天吧!」意思大概是執行的結果大概就跟曇天一樣晦暗不明,連效果都不太明顯。

  一陣尷尬的沉默襲來,是冷笑話講過頭的緣故嗎?
  「咯咯咯。」率先出聲的社長的輕笑,是針對我講的失敗笑話,還是我現在臉上那連顏藝之魔女都看不下去的尷尬表情?
  「小荒,你應該也沒有想招攬新生的念頭吧?」帶著笑意的眼神朝著我投射過來,我感到臉頰泛起潮紅。
  「不、這……怎麼說,多少還是會希望多個後輩吧?」不知為何是問句收尾,我下意識撇開頭,不敢直視社長大人的笑靨。
  也許潛意識中我也不希望多個小學弟在附近,要說是為什麼……想到這點,臉又莫名其妙的燙了起來。
  「是嗎……那是我會錯意了……」眼角餘光看到社長也輕輕將頭一撇,從頭髮中裸露出來的耳背不知何時變得通紅。依稀還能聽到社長小小聲的咕噥。
  莫名的氛圍再次籠罩著社辦,令人難熬的氣團似乎正隨著心中的情緒鼓動。
  「社長。」不禁輕輕喚道。
  「不要叫我社長,我們都已經認識十幾年了。」意有所指,有些焦急的聲音從社長的方向傳來。
  「不……畢竟妳是這個社的社長啊。當初社團也是妳成立的不是……」
  「笨蛋,那個時候成立社團就是要……」傳出幾乎不能辨識的細微聲音。
  「嗯?」
  「總、總之,不要叫我社長!」
  「那……叫名字嗎?」試探性的問話。
  「……」沒有回應,我緩緩走向社長桌。
  「社長?」
  「……叫睡美人。」小小聲的吐出這句話後,社長、不,名為妤晶的我的青梅竹馬將頭躺在兩臂之間,雙眼緊閉。
  這是撒嬌嗎?再這樣念頭閃過的這一刻,我忽然懂了她的意思。
  這個社團的成立、不想招攬新生的原因、改變主意的原因。

  以及她現在所期待的事。

  通通理解了。

  不過即使理解了還是有些難為情,感覺到面頰有如火在燒般炙熱,估計臉紅的程度足以媲美關公,身體僵硬的跟剛從冷凍庫拿出的屍體一樣。
  不,正是因為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行動才會如此困難。

  「你想得美。」我輕輕敲了下小晶的額頭,只見我可愛的社長大人嘟著嘴,一臉埋怨的看著我。接下來我的舉動單單是憑著一股衝動,恐怕連佛洛伊德都會取笑。事後回想起來也是萬分羞慚。



  「只有我睜開眼睛可不公平。」我這樣說,自然的將臉湊上去。
  接著,就是一片閃光彈的白。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