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可不可以不要踹我?

1 名無しさん [ 2011/07/29(Fri) 22:40 ID:3sHQ5oVc ]
「完了,這下真的完蛋了啦。」
現在,坐在書桌前垂頭喪氣的我,是個平凡的魔法專校學生。要是我不能在這個週末內做出報告和成品的話,教授會把我給當掉嗎?
就在我思索的時候,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
「喂,我是準備要被當掉的貳條。」
『搞什麼呀,這麼快就放棄啦?』
「不然你有什麼好主意說來聽聽呀。」
『可以是可以啦,但是只能給你參考不要抄我喔。』
「要是不能抄我聽幹麻?」
『唉呀,你就加減聽嘛,好歹我花了好幾個星期弄出來的耶。』
「好啦好啦,有屁快放。」
這次的作業是要我們做出一具殭屍,然後加上一份具體的研究報告。如果只是一般的殭師道是還好,可是這次教授居然要求我們做出『非殭屍的殭屍』,簡單來說就是給他一具不像是殭屍的殭屍。反過來講,一般殭屍該有這玩意都不能有,不能有蒼白的皮膚、屍斑、屍臭或是縫線,也不能像屍體一樣冷冰冰的,動作要順暢,行為要正常等等。
『我呀,為了讓殭屍有體溫,特別去弄來了一個小型魔融合熔爐。但是為了把這玩意還有充當血管的管線塞進去又不會顯得身體比例太奇怪,我的殭屍至少有兩尺高,簡直是巨人。』
「喵的,你以為這樣就能交差啦?」
『隨便啦,至少是熱的,加上報告應該會過吧。』
「那我死定啦,連個影子都沒有……」
『那不然你再去問問看其他人呀,隨便找個人的設計稍微改一下。啊再不然就知識加一下…』
「你傻了嗎你?你以為教授不會上網喔!多少白痴直接把網路上的東西複製貼上拿去交差直接被死當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就隨便你啦,等重修吧你,啾咪。』
我直接掛他電話,然後把手機摔在床上。裝什麼可愛呀渾蛋……
其實我早就問過了,比較苦勞的一個月前就開始乖乖把破爛的屍體整個剝皮換上新皮然後拿去泡魔藥消除氣味,還有些人靠關係或是砸大錢跟別班弄來的魔化器官組織直接塞進屍體。而聽說有偏激同學是直接弄出一具新鮮的屍體然後先對屍體放操屍術,在叫大祭司學長放復活術來個活人奴隸之類的。但是這方面我們還是不要去知道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這個時候,門鈴響了。怎麼心煩的時候還一直來煩啦……
「欸,有沒有人在呀?」
「有是有,但是不太想放妳進來。」
「少囉唆,開門啦!」
進來的是我從小的鄰居愛瑞根,從她頭上的卷卷角和耳朵不難看出她是羊獸人。因為是鄰居所以從幼稚園開始就讀的學校都一樣,還很巧的一直同班。終於在畢業之後我靠著我的聰明才智考上了一所魔法專校,雖然是後段的。至於愛瑞根則是靠著她獸人的力量和那每次都很機車的剛好排在我前一名的成績去了武鬥修道院。從小就愛踹我的她小學時開始練習跆拳道,我身上偶而會有幾個蹄印也是她造成的。
好像我家就是她家一樣,她非常自在的走進我家、非常自在的打開冰箱然後非常自在的給自己倒了一杯蔬果汁,拿著她從她家拿來的她的專用馬克杯走到客廳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喝蔬果汁。
「我該吐槽妳沒替我倒一杯,還是應該吐槽妳在人家家也太不客氣了?」
「照理來說應該是主人替客人上茶才對的,但是我這人比較勤勞所以就自己來。」
她舒適的窩在沙發上,彎腿用蹄搔了搔屁股,真是完全沒有形象呀……雖然說是個女孩子卻完全沒身為有一個女性該有的禮儀和品味,因為喜歡穿寬大的T恤,所以胸前那片悲哀的平原就更顯得……唉呀。
「一直盯著別人看又嘆氣是怎樣?」
她踹了我肚子一腳。糟糕,我剛才嘆氣了嗎?
「不跟妳鬧了,我回房間。」
我摸著剛才被踢到隱隱作痛的肚子回房間,繼續坐在書桌前絕望的發愣,祈禱靈感降下腦子。話說回來,愛瑞根這傢伙雖然是羊,但是絕對不是溫馴的綿羊,而是孤傲的山羊。如果她完全是一頭羊的話,肯定是住在高海拔的雪山上那種獨居的頑固老山羊。然後為什麼我覺得有人在盯著我呢。
「妳不是在看電視,站在我房門口幹麻?」
「我要用電腦。」
「哇,妳還知道要先問我好乖喔。」
「閉嘴,我只是告訴你,可沒有問你的意見。」
「算了啦,妳要用就用啦……」
她也不多話就走進我房間,我抓起死靈學課本打算離開房間。電腦的風扇隨著開機開始運轉,她沒有回頭就問我。
「欸,心情不好?」
「嗯呀。」
「為什麼?」
「作業弄不出來。」
她沉默了幾秒,然後毫不留情的說:
「笨蛋。」
「對了對啦,我是笨蛋啦。」
「那你現在要怎樣?」
「不知道,找個願意當殭屍的人啦。」
「我可以啊。」
等一下,找個人當殭屍?好像有點可行的辦法。
「但是只能假裝而已,我才不想真的變成死人。」
「沒問題,我有辦法了!」
既然教授要的是『非殭屍的殭屍』我就用真人偽裝成殭屍好了,反正這次不就是越像真人越好嗎?這個想法真是盲點!簡直比華生的盲點還盲!不過要是被發現就真的百分之百被死當的。但是我如果交不出東西也是一樣的結果,不如死馬當活馬醫了。
「你確定你要這樣搞,被當掉怎麼辦?」
她盤腿坐在我的椅子上不停的旋轉。
「放心吧,我會把心靈掌握偽裝成操屍術,反正只要符合要求是不是殭屍哪有什麼差別。過了是走運,被死當是活該。
但是還是得做一點偽裝才對,你等我一下。」
我開始翻櫃子的最後一層,然後找到這個辦法必備的道具。
「你拿化妝品做什麼?應該說你為什麼會有這種東西?」
「你有看過氣色這麼紅潤的殭屍嗎?當然是弄蒼白點,最好加個黑眼圈之類的。我好歹也是有在殯儀館實習過的。」
我打開那很久沒用過得粉餅盒聞聞看,化妝品應該不會過期吧?
「滾開啦你,當我死人喔!」
然後我就被顏面重擊了。接下來我就一邊壓著噴血的鼻子一邊逃去客廳等她自己弄,居然還把門鎖起來,妳以為這是誰的房間呀?等待了大概四張半的衛生紙的時間,她終於化好妝了。
「咦?看不出來妳還挺會化妝的嘛,平常明明連打扮都懶。」
「少囉唆!只要是女生都會化妝啦,而且我也不是懶,是沒必要打扮給你看。」
「既然妳會弄了就先這樣吧,剩下的報告我自己弄,妳先把衣櫃裡的監獄條紋服拿回去明天再來陪我去報告吧。」
她看起來不太高興的踩了我一腳,然後去浴室卸妝。是我說錯什麼話了嗎?



早上五點半,我才正要跳進睡眠的幸福的懷抱,門鈴被瘋狂的連續按了至少十幾下。
「喂,我來囉。」
「我拜託妳也太早來了啦!我還想好好跟我親愛的床舖好好培養感情耶。」


2 名無しさん [ 2011/07/29(Fri) 22:41 ID:3sHQ5oVc ]
「要你管,反正我想來就來。而且我以後不管什麼時候來你都得開門,還有我欠你的兩千塊也抵銷了。」
「噢妳很差勁耶,幫一次忙要這麼多喔。」
「不要拉倒,我回家。」
「好好抵銷,然後以後這裡就是妳家的一部分可以了吧。」
真是狡猾的老山羊呀,但是現在除了這樣哄她也沒別的辦法。附帶一提,她欠我的兩千塊有一千塊是被她給吃掉的。不是去吃什麼貴得要死的餐廳,而是真的就跟字面上的意思一樣把千元鈔票給吃了。可能是因為山羊都喜歡吃紙吧,所以她從小就常常吃掉一些不該吃的文件,然後我也得常常借她通知單、成績單之類的東西去影印。
「不准睡了,去吃早餐啦!」
她又是一腳把我踹向冰箱,然後自故自的走進我房間,還鎖門。
我給自己倒了一杯牛奶,原本想做個三明治來吃,但是在發現土司沒有了之後我決定改做蛋餅。鍋子熱了油,打一顆雞蛋攪拌後加點碎蔥倒進去,把餅皮蓋上滋滋作響的蛋上面,熟了翻面。
「怎麼連起司都沒了。」
放上切碎的冷凍火腿片和少許玉米粒,用鍋鏟把餅皮捲起來就可以起鍋了,把整條的蛋餅切了幾段,就端著不算豪華但是也不奢侈的早餐上桌,這時候她剛好也出來了。
「你只喝牛奶夠嗎?」
她也打開冰箱把我昨天半夜出去買宵夜的時候順便買的麥茶拿出來,拎著她的馬克杯也上了餐桌。
「妳沒看到我弄了蛋餅嗎?」
「那不是我的嗎?」
然後就不客氣的從我手中奪下叉子插了一塊塞進嘴裡。
「牛奶不喝了嗎?」
拜託妳嘴裡還塞著東西不要講話,玉米粒掉出來了喔。
「這個其實是羊奶喔。」
「你!」
她鼓鼓的臉頰氣得發紅,因為我開了個對她們羊獸人才有用的黃腔。看她氣到說不出話來,只好再插一塊蛋餅塞進嘴,用很生氣用力的表情嚼給我看,我稍微覺得心情不錯。所以就去陽台做伸展操,回來的時候我杯子裡的牛奶上飄著一顆玉米粒。
愛瑞根坐在沙發上乖乖看早報,我在廚房把她剛才吃的盤子洗乾淨。心情平靜的不可思議,好希望時間能就這麼停止。
「愛瑞根,看報紙可以但是不要吃。」
「來不急了,政治版已經被我吃掉一半了。」
「那運動版和社會版幫我留著。」
事實再一次的證明,不要給山羊任何紙製品,因為他們只會全部吞進肚子裡。我洗完盤子後把她吃剩的報紙看完,她也看了蠻久的電視。也差不多是時候去學校了,所以我把報紙折起來收好,叫一下看電視看到有點恍神的愛瑞根。
「不過我蠻佩服妳居然敢吃我弄的東西。」
「以前又不是沒吃過,但是水準完全沒有提昇。」
「會嗎?至少我會做的變多了吧?」
「那不重要。」
她在校門口用這句話強硬的結束對話,踢了我小腿一腳示意我帶路。
原本是想直接上我要去的那間教室的樓層,可是走到一半就注意到幾個同班的同學站在走廊上。我過去跟想他們打招呼,卻發現班上的人幾乎都到齊的聚集在這裡。
「早,今天不是要報告嗎?」
我跟一向最精明能幹的班長打了招呼。但是他只是點一下頭,用手比了比裡面,這裡是保健室外面。
「所以是…身體檢查?」
他皺眉瞄了我一眼,精靈的長耳朵抖了一下,揮揮手要我走開。
『討厭的傢伙。』
因為是在有意識的狀態下施放的心靈掌握,所以愛瑞根反過來用心靈連結偷偷對我說。
『不要多嘴,他個性本來就比較木訥。班上的筆記可是大半都靠他的。』
『真是群沒用的東西,被這種傢伙踩在腳下。』
『真抱歉呀,我也是在那群沒用的東西名單中喔。』
『一點都不意外。』
因為看到了死黨,所以想過去跟他打個招呼,旁邊還有個渾身縫線的大塊頭蹲著,八成就是他昨天在電話裡提到的東西吧。
「喔,結果你還敢來,不是說穩被當的嗎?」
「起碼要有誠意的來跟教授認罪一下咩。像我這麼有誠意的學生,比起某個在交件前兩天才跟我說有報告的渾蛋好多了吧?」
「怪我囉?一個月前的報告是你自己要蹺課的。」
話是沒錯啦……但是也沒辦法,記得那天愛瑞根心情很不好,把我拖出去逛街兼出氣。我要是敢多一句話就會被踢成蜂窩,誰敢說不要呀?而且健身房、武鬥館還有電玩中心,這些根本不是一般女生的逛街路線吧?
「旁邊那個是你馬子啊?」
「怎麼可能呀,我的馬子當然比這有料多了好不好。」
順口開了一個低級的玩笑,還比了胸部的手勢。突然感覺到旁邊的氣氛不太對,有股殺意朝我過來……
「話說為什麼在這裡集合?」
「不知道,教授又在搞飛機了。反正叫到的進去報告,像是面試一樣。」
「還有,這大型垃圾是你的報告喔?」
「你才大型垃圾咧,這隻浩克花了我多少血汗你懂不懂啊!」
「簡直就是坦克嘛,這樣看起來應該很耐操吧。」
「品質保證啦,不過你那隻……充氣娃娃?」
糟了,不要在開這種玩笑了。再來一次我們倆個都會踹死的。看來他真的以為愛瑞根是殭屍,完全不把她當人看。我隨便敷衍了個藉口逃離,但是愛瑞根還是死跟著我。
『我去廁所啦。』
『先把帳算清楚。』
『妳去找他算,拜託不要踢我啦。』
『叫你給我站好!』
她在廁所門口抓著我的衣服,我們倆就這樣站在廁所前面很尷尬的沉默著。而我的屁股則繃得緊緊的以為她會踹我,但是她沒有。最後,她沒有用心靈連結直接開口。
「你們男生都這麼嘴砲喔?」
「對,只是說說而已,開玩笑的。」
才剛感覺不到殺氣,她就一腳放在我屁股上頂著,害我突然整個人挫一下。她還是死抓著我的衣服不放。
「妳生氣啦?」
「沒有,反正又不是真的。」
說完,然後才放開我的衣服,又狠狠踹了我一腳。
「快點上完廁所。」
解放的時候額頭好像有東西流下來,比起流血真希望只是剛剛撞到地板上的積水而已。可惜從頭上滴進小便斗裡的液體是紅色的,這下真的見紅了……但是還好,和愛瑞根長期下來的對抗,讓我這個體能貧弱的法師也練就了一身對應的技能!
「你額頭幹麻貼OK繃?」
「剛剛撞到流血。」
「還隨身攜帶這種東西真是娘娘腔。」
妳以為我是為什麼會需要隨身攜帶這種東西呀?而且給她這樣搞一下害我睡意又上來了,這種情況下睡著應該不會死吧?

3 名無しさん [ 2011/07/29(Fri) 22:44 ID:upYil12g ]
「我先睡一下,如果輪到我在叫我吧。」
「誰準你睡呀。」
「拜託,我昨晚都在趕報告,妳又這麼早就來我哪有時間睡覺呀。」
我也不想多說了,靠著牆壁就閉上眼睛。睡意很快的就佔領了我的意識。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我好像有做夢,內容我忘記了。
『欸,起來啦!』
「嗯,什麼?」
『白痴嗎!輪到你了啦!』
愛瑞根給了我一記拐子讓我瞬間痛醒,
「下一個快進來。」
教授的聲音從保健室裡傳出來。
『等一下裝像一點喔。』
『怎樣叫裝像一點?』
『啊就…別說話,眼神呆滯一點,不要太多動作。』
『好啦好啦。』
再三確認過之後,我才推開門進去。教授就坐在保健室阿姨平常做的那張辦公桌前。
「呃……教授。」
「幹嘛?」
「你為什麼抱著一位護士?」
一位膚色幾乎跟衣服一樣蒼白的護士被教授用公主抱擁在懷裡,還把雙手圈上教授脖子。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今天的助手。」
「你好。」
「呃……這樣喔。」
愛瑞跟輕輕頂了我一下:
『你們教授喜歡護士嗎?』
『我哪知道呀!還有妳眼神不要飄過來。』
「好啦,你的報告我已經收到了,現在好好跟我介紹一下你的殭屍吧。」
於是我就把先前鬼扯出來那篇報告煞有其事給他認真的講解,講得連我都快相信愛瑞根她根本就是殭屍了!
大概告一個段落之後,教授在他的筆記本上寫了些什麼,然後打了個響指。
「接下來我想看看內部構造。」
話才說完,他的助手就把手術台給推來了。
「怎麼啦?快點叫你的殭屍躺上來呀。」
「教授,我……」
我不自覺的握住了愛瑞根的手,她在發抖,眼神死盯著教授手上的手術刀。所以我真的得把自己的鄰居給開膛剖腹?
「快點,後面還有人呢。」
事到如今也沒辦法了。
「教授!」
我當場跪下就是三個響頭,
「對不起,我是騙你的。這不是殭屍,是我找來的活人。」
「這我早就知道了,你還真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教授把手術刀放下,拿起筆記本就趕我出去換下一個。



因為下午沒課,所以一結束我就直接衝回家好好補了眠。
起來的時候床頭上鬧鐘顯示是下午四點。對了,今天有肉類減價得記得去,不過睡到流了一身汗,所以我先去洗了澡。途中遇到門鈴瘋狂轟炸,這種按法除了愛瑞根不會有別人了。
「你搞什麼鬼?我按這麼多次都不來開門?」
「我在洗澡,妳就已經知道備用鑰匙放哪了幹嘛還要按門鈴?」
「這是禮貌問題好不好。」
「原來狂按人家門鈴就叫做禮貌喔。」
腳步聲來到門外,隔著一到門我們彼此突然沉默,只剩下我頭髮上滴下的水滴聲音。
「欸。」
「幹嘛?」
「你真的被死當囉?」
「沒有啦,會有補考吧,大概。」
「……對不起喔。」
「妳幹嘛道歉?」
「說好要幫你的,結果害你出包。」
「靠,妳真的這麼想被切開嗎?」
「最好是啦!誰想被切呀!」
「喔。」
門把被握住的聲音。
「我進去喔。」
「妳腦袋有洞嗎?我在洗澡喔。」
結果她還真的給我進來了,我第一次這麼痛恨我沒有鎖門的習慣。
「你潛到水裡幹嘛?」
「因為有個變態進來了。」
「你說誰呀!」
她一蹄踩上我腦門,這下我真是差點在自家浴缸裡淹死。
「呼哈……妳不要鬧了好不好,出去啦。」
「我幫你擦背啦。」
「這不是漫畫,沒這橋段。」
「算了,隨便你!」
她生氣的甩上門離開了。
我在浴室繼續泡了一下才出來,給自己倒杯水喝的時候她正在我家的沙發,同時也是她的專用席上玩我的手機。因為她玩遊戲過不了關腦羞時會有摔機的壞習慣,所以有了前車之鑑的我手機是屬於非常耐摔的機型。
「玩別人手機最過份的就是蓋過別人紀錄喔。」
沒錯,目前我手機上的遊戲紀錄最高分都是她的名字,不過只限定這隻,因為這隻手機只有一個、同時也是她唯一擅長的貪食蛇而已,如果我願意多花點時間的話要破她紀錄其實不難。
她頭也不抬,繼續對著手機上的按鈕猛按。不過額頭上的青筋倒是很清楚的瞪著我。
我到冰箱拿了她最喜歡的蔬果汁給她倒了一杯放在桌上,然後拿起桌上的雜誌翻。
「換妳生氣啦?」
「沒有。」
「可是妳臉上寫著『我很生氣』。」
她不說話,只是把手機放到她的杯子旁邊。
「妳今天是不是有噴香水?」
「……你怎麼知道?」
「認識這麼多年了,我會不認識妳身上的味道?」
「嗯……」
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你還記不記得小學的時候,我每次都在公園跟人家決鬥?」
「怎麼會不記得。」

4 名無しさん [ 2011/07/29(Fri) 22:45 ID:upYil12g ]
提到這個,雖然亞人種不算稀奇,不過愛瑞根她從小就是個顯眼的孩子,難免會招到班上同學眼紅。可是她也不是吃素的,總是非常直接跟一票對她不爽的孩子打一場群架,還沒輸過。那種時候她爸爸就會來問我愛瑞根怎麼還沒回家,我就會去公園找她回去。
「愛瑞根妳又打架了?」
「他們自己笨蛋。」
「不過妳每次都贏耶,超強的。」
她撲上來抱著我,強忍著哭聲,
「貳條,老實說,你會不會討厭我?」
「妳打我的時候會,不過平常還好。」
「那你會不會覺得我很臭?」
「你說妳身上的味道?」
「她們都說我是『羊騷女』很臭,我也不想這樣呀!」
每次說到這裡,她就會開始嚎啕大哭。
「好了,妳一點都不臭,真的。」
「那你喜歡我的味道嗎?」
「不討厭啦。」
然後我就得三催四請的帶她回家,可是最後不知道為什麼都會在我家吃完晚飯才回家。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也早就習慣這味道,不如說周遭沒有這味道的話我會覺得怪怪的。
「每次打完架,我都會哭呢。」
「妳也只有那時候才會哭而已。」
「你現在會討厭我的味道嗎?」
「不會呀。」
「那喜歡嗎?」
「還好。」
她突然湊上來在我嘴上親了一下。
「妳幹嘛?」
「討厭嗎?」
「……不討厭。」
「喜歡?」
「唔……再一次。」
這次她放慢的動作讓我迎合她,我輕輕摟住她,然後突然把舌頭伸進去碰了她的舌頭。她嚇到想縮回去,我用力抱著她繼續,直到她踩了我的腳為止。
「你!」
「這樣應該知道我喜不喜歡了吧?」
她臉整個發紅,低下頭拉起我的手往房間衝,接下來的事情我也不多說了。

5 名無しさん [ 2011/08/15(Mon) 14:09 ID:A7Wcc/So ]
我只聽説過羊的(嗶)比人要爽(ry

6 名無しさん [ 2013/06/13(Thu) 00:15 ID:btqsf4Dg ]
後續!後續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