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1 蠡海 [ 2011/09/01(Thu) 13:20 ID:Lv6m4MNM ]

  高中的畢業典禮宛如剛發生的事情般讓人印象深刻,很快的就要選定大學朝著大學生活邁進,這一切的感覺都快要讓人喘不過氣來。
  兩個多月漫長到不行的暑假,渡假的時間還不到一半,就讓我感到無所事事宛如行屍走肉一般。
  拿起早報,找尋著任何可能的工作機會,一個接著一個的拿起電話詢問著。
  話筒另一端傳來了令人振奮的消息。
  「你拿著履歷表過來看看吧。」
  一個簡單的回應,我看著手上早已填好的履歷表,不知是因為陸地的空氣難以適應還是過度緊張,我發現我已經汗如雨下了。
  人生第一次的面試,我很幸運沒有得到「再等我聯絡。」而是「你什麼時候可以來上班?」
  返家的途中,我仍然相當緊張,我並沒有感到心跳加速會是其他特別的感覺,我只知道我的汗一直流個不停。
  
  長達十八年的海底生活結束了,我將爬上陸地,靠著自己呼吸,靠著自己過生活。
  第一天上班的時間好像轉眼般就消失了,只記得我不停的聽著前輩的指示工作,回想起來我記得的部份好像只剩包廂用的杯盤與大廳用的刀叉該如何擺放,還有收店時倒的那桶廚餘的刺鼻腥味,很臭。
  很充實,可是我卻一直覺得無法呼吸,快要窒息般,不知道是不是那桶廚餘害的。
  我一直覺得自己的生活過得渾渾噩噩,對世界沒有作到任何的貢獻,當我第一次爬上陸地,替資本主義至上的現金社會作到那麼一點點的幫助之時,我還是感覺不到任何活著的實感。
  我一直覺得自己似乎跟那些人類無法相處融洽,他們的長相太耀眼,我深深地感到我們是不同世界的生物,不管是那些穿戴在身上的時髦配件、眼鏡的款式、挑染過的髮色、打扮過的髮型,很慶幸我們試穿著制服工作,好讓我能暫時忘記這些,偽裝的跟那些人類一樣。
每當到了下班之後看著他們換回便服,我看著他們、我看著自己,果然,我們是不同的生物。
  
當我從郵局領出第一份薪水時,還是缺乏了真實感,或許是因為鈔票的重量太輕了吧。
我取出了其中的一張鈔票,用它在超商買了一罐礦泉水,喝了一口,確定是那熟悉的礦泉水味,但不管我喝了多少,似乎都無法紓解我來到陸地上後的喘息感,無法化解心中的渴、無法化解想要回到海洋的寂寞。

今天,我依然會努力的試圖在陸地上求生存,我很清楚無論如何我都無法再回到海洋之中了。
或許有一天我能夠在陸地上大口呼吸著,就像其他的人類一樣,而不是擱淺在陸地上,我由衷的希望著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