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寶藏盒

1 Mo [ 2011/09/02(Fri) 05:05 ID:cpUTyD0Y ]
我在屬於我自己最上層的地方凝望這喧鬧的城市,就好像整個世界只侷限在我這慵懶趴坐在陽台邊人的眼中。說開了,眼中喧鬧的城市也只不過是一條比較熱鬧的小巷子口,最上層的地方也不過是我那窄小的五樓租屋爾爾。

叼起菸,玩弄脖子上的項鍊,突然有點厭煩了這個人來人往的大城市,又吵、又髒、又不得安寧。但是當初我怎麼會高興的手舞足蹈躍進這染缸裡?而現在想起來自己剛來城市的感覺就像還是上一秒鐘,怎麼下幾秒就厭惡了起來。

菸灰從陽台墜落到五樓之下,我突然看起手中這今天從老家掛號來的急件。從今天早上宿醉拼命頭疼的我就有預感今天不是會發生好事的一天,的確現在靈驗了!那封老家來的信裡頭寫著昨晚奶奶在家中病逝了。

因為奶奶的喪禮,我打了公司分機請還在加班的同事替我請了假,順給自己訂了一張通往老家的火車票。我老家在離這城市很遠的地方,說是翻山越嶺也不為過,因為它就是個偏僻小村莊。簡單的收拾行李,我打算今天就離開這大都市。

今年是寒冷的冬天,聽氣象說明天早上將會更冷。我在脖子綑上圍巾,穿起厚重的擋風外套提起行李出門。當我踏出家門外第一步,就看到一片片雪花在眼前飄落下來。

下雪了!




2 Mo [ 2011/09/02(Fri) 05:06 ID:cpUTyD0Y ]
我邊走邊想著,稍微伸出手讓雪花飄到我手上融化成水。在這獨自一人下雪的夜裡,我突然想起過世的奶奶曾在冬季的村子路上,對著遠方雪白的山脈大喊大叫著。

啊山!山、山回來啊!路也回來啊!林回來啊!

叫完奶奶便就放聲大哭。

完全聽不懂奶奶在喊些什麼。父親說奶奶人有點精神病,平常總是恍恍惚惚,手在吃飯拿筷子時會不停的抖動,有時候還會打破飯碗或潑出湯,或是一個人出走不知道去了哪裡,等到晚上又靜靜的回來。我第一次看到奶奶發狂大叫是在我小學的時候,那時我母親和大哥也在,母親只是扶著奶奶小聲細語說:媽,那裡已經沒有山了。等我眼睛從奶奶的身上移開,往遠處,平平的道路的確已經沒有山了。

3 Mo [ 2011/09/02(Fri) 05:06 ID:cpUTyD0Y ]
從地鐵下車進了火車站台,取了票後,剛剛好幾分鐘後就是我的班次,列車緩緩進站,我踏上列車內,依照手上車票尋找座位。從這大城市的車站到我家附近稍微熱鬧的小城市車站需要半天的時間。

看見天色已經黃昏近暗,車可能要在早晨左右才會到達,可以暫時先小睡一番。這一晚在車上,我夢見我小時候的家鄉,我穿著破爛的小短褲和泛黃壓著可笑塗鴉的襯衫,走在田間小路,放眼望去四周都是水田,我蹲低望著水田,水田清晰的映出我那張小時後的臉,也映照出家鄉那蔚藍的天空白雲,和綿延不段的山巒。

我從水中看見一個小女孩跑過我身後,我抬頭看去,一個穿著大紅色小洋裝的小女孩,掛著笑臉回頭一望,對我招招手,要我過來。我先是納悶,呆站在原地,之後往小女孩方向走了幾步,這時一個身影擦身而過,是一位比我高一點的男孩,這時我才知道小女孩並不是在叫我過來,而是招手喚我身後的男孩。

看著他們倆的越來越小的背影,我有種衝動想要追上去。但當我決定追去時,已不見那小女孩和男孩的身影。而這時我已經不是小孩了,好像回到了我該有的年紀,我滑了一跤跌倒,卻不是跌在泥濘的泥土上,而是生硬的柏油路,旁邊路燈一閃一閃,越來越近,越來越大,把我吞噬進去。

…………



4 Mo [ 2011/09/02(Fri) 05:10 ID:cpUTyD0Y ]
我在車廂內醒來看見列車穿過隧道,洞內一閃一閃的照明燈。擦掉口水環顧車內四周,車廂內坐滿了乘客卻死氣沉沉,彷彿是替我事先習慣奶奶的喪禮步調,我看著玻璃窗上印出自己的臉,自己也快三十歲了吧,已經快三十了啊!我驚訝到自己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快邁入中年,或是已離開家鄉超過五年以上,還記得出走那天那個年輕的自己,跟現在回鄉的自己,差別在哪?又有何差?

我仔細的瞧,這張臉像是什麼都變了卻又是什麼都沒變,到底改變了些什麼?怎麼看也找不著。聽到播報下站的站名,我起身抬下放置在上的行李準備出站。

出站後一股很熟悉的味道撲鼻而來,雖然這小城市並非我家鄉,但是我也是有許多地方在這渡過,初中和高中的歲月都在這離家鄉還不算太遠的小城市渡過,但現在可能已經找不到熟識的人在這。



5 Mo [ 2011/09/02(Fri) 05:11 ID:cpUTyD0Y ]
我出了車站,提著行李箱站在站外。這以前熟識的小城市向是被人搗蛋的加入不屬於它的東西,素食店和便利商店零散在各處,義大利料理、泰式料理餐廳取代了原先的爌肉飯和肉圓肉粽,我過時的雷達在這舊地新番尋索這各種記憶中的道路,突然在路邊我看到了夢裡面穿紅洋裝的小女孩。

「這邊、這邊!」

小女孩跑了過去搖動了梁柱,柱上稀疏的雪花被抖了下來,趕上小女孩的男孩則是拿起塑膠袋子裝起飄下的雪花,但是雪花進了袋卻變成水了。

「雪變成水了。」

男孩的聲音把模糊不清的我打醒,我在看去小女孩不是穿著紅色洋裝,那只是件普通的紅色外套。原先想搭公車回去村子裡頭,但是當我詢問公車售票處時才得知,以前開往我老家的公車已經停駛了,現在已經沒有公車在開往那小村莊。

我打了通電話給老家,想請老家的人來載我,我小時候住的村子,說偏僻也不是說很偏僻,其實也只是在小城外頭的山腳下,比起山上的村子算是距離市區近的。打通了家裡電話,是我母親接的,他得知我已經在小城,就叫父親開車來載我回家。



6 Mo [ 2011/09/02(Fri) 05:14 ID:cpUTyD0Y ]
我從電話另一頭聽到很熱鬧的聲音,看來是親戚都來的差不多了。我們家雖然三個孩子是很熱鬧的家庭,但是我從小就比較喜歡獨來獨往,也不活潑好動,每天只待在家中,看著遠處的山和雲發愣。

父母工作時候,哥哥們偷跑出去玩,家中往往只剩下我跟奶奶。爺爺很早就過世了,奶奶常會在她房間裏頭整理相簿,我小時後偷偷看,只見奶奶把相簿本裡那些泛黃黑白照片一張張取出,像是有秩序的分類後,在依依的放回相簿本,反反覆覆的動作,讓我覺得好奇。有時候奶奶會突然細心打扮出門,我曾經有問奶奶要去哪裡?奶奶卻沒有回話,只是笑了一下,便頭也不回的關上房門,留下年幼一臉疑惑的我。

有時候我認為奶奶根本沒有病,她會用筆在信上寫出漂亮的字體,然後放入信封收進那上鎖的小箱子裏頭,而且鎖的鑰匙竟然是藏在一個大家想都沒想過的地方。

7 Mo [ 2011/09/02(Fri) 05:16 ID:cpUTyD0Y ]
但奶奶卻又常常歇斯底里的吼叫,指著小路前喊著山、山!任憑大家說破嘴都沒有用。媽媽認為是爺爺過世讓奶奶無法承受,所以造成神經有點錯亂,來家裡的醫生也說奶奶有點神智不清,要多加觀察,所以母親後來辭掉工作在家陪著奶奶也順帶當個全職家庭主婦。

父親的車到了,我上了車,一上車就被父親數落從不打電話回家,不僅數落我也數落大哥、二哥。我聽著父親的碎念知道,今天奶奶過世生為兒子的他當然不好受。看得出來父親很傷心,但眼卻沒有紅眼眶,我想有些傷心不需要流眼淚才能表達。

終於不再只是雪花,而是真正白色的雪紛飛而下。雨刷刷掉這群天空灑下的白粉末,父親將車停在大門旁,睽違的老家門就映入在我眼瞳,當我下車後家門被推開了,打開家門的是母親,她穿著全灰色的素色連身服和黑色的毛外套,對我投以慈母的微笑。

8 Mo [ 2011/09/02(Fri) 05:16 ID:cpUTyD0Y ]
「你可終於回來了。」

「我回來了。」

我回答。其實我之前就有答應母親要回家一趟,但卻一直沒有履行。原因不外乎都是工作,就是工作,還是工作。其實通通是藉口,我只是懶的踏出那大城市一步,城市裡頭像是毒藥,有各種東西可以把你套牢在其中,像是便利商店的熱咖啡或則一家有著爵士風格的酒吧,都讓你流連忘返,深陷於其中。

我進門看過躺在大廳冰櫃裡頭奶奶的儀容,其實就還是跟我以前記憶中的奶奶差不多,只是現在的奶奶不能一再整理她那些舊照片了,只能靜靜的躺在這裡,安詳的閉眼。

9 Mo [ 2011/09/02(Fri) 05:18 ID:cpUTyD0Y ]
八十三歲也算長壽了,母親整理著奶奶遺物,那些有年代的碎花布跟大花褲,還有一個個漂亮的首飾玉鐲,鮮綠的翡翠戒指,珍珠項鍊,耳環等等都讓人驚奇,最後我看見母親取出了我小時候曾經見過的,奶奶她的秘密上鎖寶盒。

「媽也真是的,錀匙不知道落哪去了,這盒子一直打不開。」

母親一邊抱怨一邊將盒子放在一旁,繼續整理奶奶的遺物。我趁其他親戚喚母親過去時,拿了奶奶那個上鎖盒。

「奶奶,你的盒子為什麼要上鎖啊?」

10 Mo [ 2011/09/02(Fri) 05:18 ID:cpUTyD0Y ]
我放大雙眼,小眼珠盯著奶奶那小寶盒,那寶盒差不多我兩個小手大,上面有著木頭紋路,沒有過多的裝飾,普普通通的小盒,跟寶藏箱一樣中間有個小鎖,我摸了摸寶盒,看了看奶奶又問。

「奶奶在裡面放藏寶圖對不對!」

我滿心期待的想著童話裡面的寶藏看著奶奶。奶奶笑著用小鑰匙將寶盒上了鎖,把穿成項鍊般的鑰匙掛在我脖子上說:「這是奶奶最重要的寶藏圖。」

看見奶奶這麼說,我真覺得也是大家都是在騙人,奶奶根本沒有瘋沒病,她還知道自己的祕密藏寶圖。這條項鍊掛著掛著我也忘了取下,甚至掛到了長大,我根本已經忘記了奶奶寶藏圖的事情,只是把這鑰匙項鍊當成一個漂亮復古裝飾品。

11 Mo [ 2011/09/02(Fri) 05:19 ID:cpUTyD0Y ]
我將平常把玩的項鍊取下,將那上面的小小鑰匙對準著奶奶的寶箱。

喀的一聲!寶箱開了!

裏頭沒有任何寶藏圖,只有兩封信。一張看起來很新,一張看起來非常破舊,我將新的信收至口袋,先翻開了那封破破爛爛的舊信,上面的字有些已經糊的看不清楚,但是卻清楚的寫著奶奶的名字,裏頭還夾著張四人黑白照片。


12 Mo [ 2011/09/02(Fri) 05:19 ID:cpUTyD0Y ]
照片中一個有著丹鳳眼的女生穿著白衣黑長裙坐在椅上對著鏡頭淺笑,旁邊則靠著一位同樣裝扮對鏡頭笑頭上有牡丹裝飾的女孩。旁邊則是兩個穿著士兵服的男孩,其中一位露齒大笑,一位則表情嚴肅,士兵服上面是乎標著男孩們的姓名,只是已經很難去看見照片中的小字。

這時眼尖的我發現丹鳳眼的女孩桌上的寶盒竟然和奶奶的寶盒長得一模一樣,再仔細看那個不苟言笑,表情嚴謹的男生,長相也跟爺爺類似?這是奶奶以前跟朋友合影的照片嘛?

我勉強的讀了遍這封信,看來是裡面丹鳳眼的女孩寫給奶奶的信,信上寫著要把自己最愛的手工小盒和鑰匙送給奶奶和爺爺,還祝福奶奶和爺爺白頭偕老。剩下的字不知什麼的糊在一塊看不清寫些什麼。

13 Mo [ 2011/09/02(Fri) 05:20 ID:cpUTyD0Y ]
「咦?盒子被你打開啦?喂,怎麼可以亂看奶奶的信!」

「都已經這麼大了,怎麼還那麼沒規矩。」


母親和父親走了進來,看見我打開了奶奶的寶盒在讀裏頭的信,不免說上幾句不尊重奶奶等話,其實我知道父親和母親也很想看看奶奶信上的內容,母親接過我手中那張盒子裡頭的舊信和舊照片,突然驚訝的對父親說。

「你瞧!這不是以前媽的朋友,小珊阿姨嘛!」



14 Mo [ 2011/09/02(Fri) 05:21 ID:cpUTyD0Y ]
「小珊阿姨?這麼說起來這是子陸叔?真是年輕啊!沒想到媽竟然還有留這張照片。」

看著父親與母親看著照片笑道,我便趁機問清楚照片上的人是誰。母親指著那丹鳳眼的女生說,那是奶奶以前女學院的最要好的朋友阮小珊,雖然看似千金大小姐樣但個性可是相當潑辣。笑得很開心的男生是張子陸,是爺爺軍校的朋友,講話相當風趣。

不過後來好幾年就沒有再聯絡了,雖然也都會寄信交談,但到後面好像連書信也斷了。母親說完便將照片和信放回寶盒裡,也拿起奶奶送我的項鍊將她鎖起,對我說:「我看還是將信和照片連同盒子一起燒了吧。」

「恩。」我點點頭。

15 Mo [ 2011/09/02(Fri) 05:21 ID:cpUTyD0Y ]
之後又開始忙碌,殯葬業者簡單的跟我們說明喪禮裡的殮、殯、葬等等程序,我卻越聽越糊塗,只見有什麼要拜,什麼要縫,哪時候要哭,我就跟著哥哥們一起做就行了。但卻一直聽見家孫來哭,就像個口令一樣,立刻就要飛奔過去哭,我第一次知道原來哭,竟是那麼累人的事情。

在儀式完後的片刻,我進了房間開小冰箱拿冰水喝,彎腰下去一封信從我口袋掉了出來。我這時才想到,奶奶的寶箱裡頭除了舊信還有這封信。我坐下,翻開了這封信,要開始仔細的閱讀信的內容。

開始閱讀前卻發現裡面也有張小照片夾在其中,我看過這照片後,腦中突然有點亂了調,這是奶奶的記憶,我像是碰觸了最不該碰觸的東西。

16 Mo [ 2011/09/02(Fri) 05:22 ID:cpUTyD0Y ]
信還沒讀。我看著拆開信封的信,打開,讀完它,便將它收了回去。奶奶在得知這消息要說什麼,裡面的話,對我是否太沉重了,讀完這封信我突然發現,在自己青春與歲月一起同行的人都不在了,奶奶會是怎麼想的,但看著自己的朋友比自己先老去,死去,離去,以前那些一起走過的歲月到底要和誰來分享?誰還來一起知曉那些一起走過的,一起擁有的記憶。

看完這封奶奶抱下回憶所寫的信,我認為應該要把信放到歸屬的地方。我走出家門外,沿著那條曾經是泥地的柏油小路一直直走,旁邊依然是田,天空因為黃昏染上紫色與橙色,我手握著信往前方的小路。

17 Mo [ 2011/09/02(Fri) 05:22 ID:cpUTyD0Y ]
剎那間,我感覺夢中那小女孩又出現了,她跑著,跑在那土黃的泥地上,她牽著一個男孩的手叫著前面男孩和同樣服裝的女孩。女孩轉頭笑了,頭上插著個牡丹裝飾,之後也給了另一個小女孩一樣的裝飾,被女孩拉著手的男生,看了裝飾之後大聲笑,另一個男孩則是傻楞楞的看著兩個小女孩。兩個小女孩看看男孩們,又看看對方,也不約而同的笑了。

珊回來啊!陸也回來啊!你們回來啊!



18 Mo [ 2011/09/02(Fri) 05:23 ID:cpUTyD0Y ]
我將信投進了離小村有點距離廢棄不用郵局前的郵筒。深深相信這封信會被傳達。爸媽說奶奶沒有留下任何遺書,但我相信這就是奶奶最後的遺書,給她的青春,她的愛,她的朋友,和一切的一切曾經哭過笑過的過去,一個最完整的交代。

在奶奶下葬幾年後,我還是繼續待在那吵鬧的大城市。一樣的沒什麼長近和變化,某天我看到某個鬼屋特集,碰巧是我長大小村那個我幫奶奶寄信的廢棄郵局,有人在那裏照到靈異照片。雖然靈異照片上有個鬼臉猙獰,但是一看到那郵筒,想起奶奶那封信,心裡就倍感溫馨。


19 Mo [ 2011/09/02(Fri) 05:25 ID:cpUTyD0Y ]
看著那節目,我嘴角不經意的揚起微笑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