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鳥人詠調

1 名無しさん [ 2011/09/02(Fri) 21:17 ID:vW4hjgqM ]
這是一篇轉貼文/奇幻文
原文連結
http://forum.fantasy.tw/viewtopic.php?p=125934


======以下正文======


  商人們的駱駝踢起了地上的黃塵,駝鈴的叮噹聲是沙漠綠洲的配樂。黃土上一長列地毯般的是形色的市集陳列其上,雜色的帳篷撐在蒼穹下,商人們在這裡交易、也交換訊息。
  市集中央是個水池,提供旅人們儲備飲用水源,商人們用陶罐把水裝在駱駝背上準備賣去沙漠城市,口渴的流浪者掬起冰水潤喉,而吟遊歌者,則是靠水池吸引觀眾,成為舞台。
  這次是群曼妙的舞者扭動纖腰,清薄的布料掀啊掀的,奪走了貪婪關注的目光,一雙美目四處巡狩獵物,不時的對看似富有的商人拋去媚眼,蓋住豐滿的胸部的衣料原本就少,也不知道是刻意為之還是不小心的,肌膚總是在那些游移的眼光中若隱若現,甩動的紗幔又巧妙的遮住讓好色者恨的牙癢癢,駐留的觀眾只有增加,沒有離席。
  一位落魄的流浪漢也隨著人群們觀看,他的外表和這城市常出現的流浪漢沒有麼特殊,大家也不多往他瞧上一眼,顧自看著妙齡女郎的舞蹈。那流浪漢是跟著大家來看熱鬧的,不過他駐足的原因,不是妖魅的舞伶,而是那位彈著月牙琴,上年紀的老婆婆吟唱的歌曲。
  那是一個關於鳥人的故事,吟遊歌者總愛唱些荒誕離奇的不實故事,但是他對這鳥人的故事特別有興趣。他仔細分辨老婆婆的音調,老婆婆的手指意外的靈活,嗓子也如少女清澈,絲毫沒有彈錯或是轉不過氣。歌曲的歌詞不太清楚,但旋律和故事性非常吸引人。等到昏色暗了,歌舞團休息,他往歌舞團休息的地方靠去,那些期待會有多金富人留下的舞伶瞄一眼流浪漢,不屑的嗤一聲,流浪漢不介意,走到在正擦拭琴的老婆婆的身邊。
  「老婆婆,請問妳剛剛唱的歌提到的鳥人,可是告訴我更多嗎?」
  老婆婆發皺的臉看著他,乾癟像橘子皮的嘴唇開了口。
  「年輕人,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對這故事有興趣,既然你想聽,我就盡吟遊歌者的義務告訴你。」
  這是在歌舞伎們之間吟唱已久的故事。
  有太陽升起之地美稱的歐禮恩平原上住著一隻鳥人。
  歐禮恩平原鮮少人前往,眾人畏懼太陽初升的光芒,傳說被照射其眼的人便會失明,眾人也畏懼以其地為巢的鳥人。
  謠傳歐禮恩平原是人間最後仙境,盛開奇異的花朵,也有人傳說那是荒蕪的山谷,受日夜溫度的洗淘風化成一片沙漠,風化成沙的有那兒的岩石,以及──鳥人殺死的枯骨。
  眾人歌頌著鳥人美麗、嫵媚、曼妙的舞姿,那是人間無法比擬的絕妙舞姿。凡是見過鳥人起舞者必被勾去心魂,不分男女都會著迷,為牠的舞姿蠱惑,喪失思考能力,醉心於鳥人,然後殘忍的鳥人將會用牠的鳥爪撕開來者的心臟,吃食前來者的屍首。
  「但是,那些終究是傳說。」
  流浪漢嘆息,老婆婆看他欲知鳥人這麼熱切,撥了撥琴弦,便把原本賣點關子的剩下話語用歌曲唱出來。
  謠言紛紜,沒有人可以準確證實,但是有個消息是絕對的──
  只有踏上歐禮恩平原的人,沒有自歐禮恩平原返回的人。




2 名無しさん [ 2011/09/02(Fri) 21:18 ID:vW4hjgqM ]
  歌詞中,賽蒂桑之王著迷於鳥人的傳說,他已經被鳥人傳聞所迷惑。國王下令了全國只要捕到鳥人者,皆給予優渥的賞金,賞金的價目是一般賽蒂桑居民可以一生不愁吃穿的價目,於是蓄勢待發的勇者們個個披起戰甲,彷彿要光榮對戰火龍的英姿,用浮華誇飾的步伐蹬上馬背,以眾人的目光為絨毯踏上歐禮恩平原的道路。
  剛開始,眾人會用羨慕的眼光送走勇者,引頸盼望勇者歸來的消息,相信勇者會不同那些擅闖的旅人,提著鳥人的籠子實現大家對鳥人的幻想。
  一個月後,各個職業和懷有各種目的的人也朝往歐禮恩平原前進,哲學家發誓要破除迷信、吟遊歌者要編新曲,形形色色稀奇古怪的人出發了,眾人們仍然給予祝福與祈禱。
  一年後,第一位出發的勇者沒有了消息,眾人也不在意,照樣過著自己的生活,沒了勇者們的日子也沒有改變。
  隔年,已經沒多少人記得,曾經有誰去過歐禮恩平原了……
  
  「我要解除眾人的畏懼,成功把鳥妖捕捉,讓歐禮恩平原不再是鳥妖獨自占領的惡地,讓歐禮恩平原成為賽蒂桑的榮耀。」
  第一位勇者留下這句話便跨上白馬離開,白馬搖曳的馬鬃在陽光下閃耀。
  歐禮恩平原的路崎嶇難走,如同勇者想像的屠妖之路一樣該有多重歷練,勇者越過連綿的山巖和橫越激流的河水,一身華麗的戎裝早被磨成破損殘缺,勇者自豪,他認為這正是跋山涉水的勳章,破損的披風擺尾迎風飄起更顯得牠英姿煥發。
  最後行到的是極為荒涼的沙漠,勇者在日夜溫差極大的沙漠行走,白天的酷熱使他閃亮的盔甲灼燙難捱,夜晚的寒冷又自盔甲縫隙灌入,勇者騎馬三天三夜受大自然殘酷的考驗,原本昂起得興致也在冷熱肆虐之間澆熄了不少。
  最後,牠終於找到了鳥人。
  鳥人的確美麗,比翡翠結晶更碧綠的雙眼是世間看不到的色彩,而身上的鳥羽在夜色下像琉璃般閃耀,鍍上了層珍珠的光澤,靜靜的沐在月光下。容顏比任何一位城堡中的公主還嬌美,不用寶石的妝飾也襯托得出靜默高雅的氣質,這是該靜置在無人煙地方獨享的姿容啊!但是無神的眼睛勇者看得出來,是瑕疵的玉石般令人惋惜的失明。
  勇者想到了自己的職責,乾咳幾聲,提起早該拔出的雪亮銀劍,直指鳥人。
  「妖魅惑眾的邪物啊!我將代替賽蒂桑之王的榮耀,前來取下你的首級!」
  勇者話講得太急促了,這樣顯得他愚昧又笨拙,而且套宣本念出的台詞批漏百出,賽蒂桑王看到心愛的鳥人只剩首級豈不也斬了他?
  鳥人柔媚微笑,一點點轉頭就使得牠一身的羽色炫目流動,勇者為之失神,把持不定得差點回以微笑。
  「英勇的騎士,我歡迎你的前來,可否願意欣賞我的舞蹈,以作為絕別前的讚禮?」
  勇者謹慎的看向鳥人,足下的鳥爪雖是鋒利,但是隔有七呎以上是勾抓不到他,想要飛撲的話,就算是最迅捷的游隼勇者也有自信能斬下。
  而迷惑,他有自信能以騎士的精神與之對抗。
  他吸口氣,盡量以嚴肅的口吻回答。
  「鳥人,我答應你獻上舞蹈的請求,你可以在此舞蹈取悅我。」
  鳥人頷首示謝意,站立在沙漠之上。
  像是舞者拉開布幔表示拉開序幕,鳥人張開雙臂的翅翼,這個動作更能完全看清鳥人身上的羽色,像水波流動般不同的光芒和色彩流竄其間,但僅是由一陣陣掀動引起,勇者已經被這色彩迷住,光是站著不動便使他見過最美豔的舞孃相形見絀,更何況是起舞?
  鳥人起舞了,舞姿不需要配樂,彷彿倚著空氣律動,足下掀起的飛沙已經是舞台的紗幔,精妙的舞技讓勇士嘆讚。
  點足、轉腰、旋轉的動作是其它舞孃也做得到的,但是鳥人跳的神韻就是不同,牠一個轉身便帶動所有的氣氛舞動,柔軟的手臂揮動像是白楊柳木的輕擺,纖細的腰枝靈活的像蛇的昂首晃動,腳足的步伐變化浮遊沙上,迷醉的笑容讓觀者也為之昏眩,鳥人揮動的翅膀比任何一位騎士的披風還風光招搖,掀起的沙塵隨風飄散,在月光下一片銀光閃閃。
  美的痴了,勇者痴痴望著鳥人,不敢妄開口打斷,手中的銀劍早就像樹枝般插在沙上,不知道他此刻表情便像是陷入熱戀的男子望向心儀的情人,可以的話他願意獨享鳥人,擁有這是間至高無上的美啊!
  鳥人依然旋轉舞動,勇者也是痴迷望著,沒有人知道勇者什麼時候才會想起該握緊他的劍,而鳥人何時會止住不斷的舞動。
  沙漠中鑲上一圈金邊,勇者沒有注意的,他注意到的是背對那圈金圈的鳥人舞蹈。金圈慢慢擴散,金色的光芒從鳥人身後洩出,勇者看得更入迷了,鳥人的羽色現在隨光芒慢慢鍍上紅銅色,那是最尊貴的女王配帶的紅色琺瑯也相形失色的顏色,冷冷的琉璃夜色要從鳥人羽上退去。從翅膀外圍開始變化,慢慢的亮眼的紅色染到鳥人體上,像滴到清水中的染液擴散開,逐漸到鳥人少女的膧體上,胸哺、下腹、鳥狀的腿,現在鳥人全身是閃耀光芒的金紅,鳥人的舞蹈慢了下來,張開雙臂好讓勇者欣賞身上炫目的羽色,勇著迷得直盯不放……
  然候鳥人闔上翅膀了。
  他才知道鳥人的翅膀是何其大,大到可以遮蔽剛剛為止沙漠邊上直射眼睛的金色陽光,萬貫的陽光現在用灼熱的威力扎刺勇者的眼睛。
  勇者痛苦淒厲的慘叫,他見到自己的視野瞬間由極度的亮,在從中間生出個黑點擴散到整眼漆黑,炙烈的疼痛代表從此以往熟悉的光明勇士失去了,勇者摀住雙目摔下白馬,痛苦滾倒在沙漠生掙扎,用極為難聽的話語咒罵鳥人,並摸索永遠找不到埋到沙中的劍。
  『歐禮恩平原鮮少人前往,眾人畏懼太陽初升的光芒,傳說被照射其眼的人便會失明』
  勇者想起了歐禮恩的傳聞,長跪在沙上,沒目的的咆哮。
  鳥人一切都聽在耳裡,閉上了美目。
  
  從此就沒有人知道勇者的行蹤了。


3 名無しさん [ 2011/09/02(Fri) 21:19 ID:vW4hjgqM ]
  「世界上本來就沒有神鬼傳說,眾人的以訛傳訛不是事實,我一定要親眼瞧見證明鳥人的真實性!」
  講的人是大家敬重的一位哲學師傅,他不顧學徒的反對騎上驢子,朝著眾人指點的歐禮恩平原前進。
  歐禮恩平原一路上平安順遂,正如老師傅所希望的一樣,沒有任何毒蛇猛獸,就點顛簸的小徑都沒有,老驢子也走的四平八穩,路上甚至平靜得讓老師傅快打起瞌睡來。
  走上了三天後,老師傅不再打瞌睡了,因為路上漸漸冒出奇異的花草,每一種都是見識多廣的老師傅無法叫出名字來的,老師傅吃驚的看著四周景物的變化,一路上著迷看著越來越豔麗的植物,如此不眠不休得看下來,老師傅某一晚像戲劇性的安排,他看到了鳥人。
  鳥人遠比傳聞的美麗,他見過鄉鎮中所有的年輕女子也及不上鳥人一點,清麗脫俗的臉龐也只有四周濃郁的花叢才可陪襯,就像鳥人其名全身覆蓋著鳥羽,雙手化為鳥類的翅翼,而雙足也像鳥足一樣是鳥爪。鳥羽在夜色下閃耀著銀質的光芒,像是水銀凝結了鑄成一片片鳥羽覆在牠身上,美的像是一件藝術品,而站著和風景一起便美的像幅畫。
  「智慧無上的智者,我歡迎你的前來,是否願意讓我獻上舞蹈,好歡迎你的到來?」
  老師傅痴痴望著鳥人,過了敞久,他才有回話的能力。
  「跳……跳!跳吧!」
  太過急促了,老師傅脹紅臉,有點接不上氣。
  而鳥人起舞之時,才近乎令他窒息。
  你可曾看過比水更流暢、比彩蝶更輕盈的舞蹈?鳥人的舞優雅流暢,羽翼閃閃動人,如果換是祭典中的少女,這陣旋轉一定快讓裙擺飛舞成漂亮的圓圈,可是那些少女可沒有鳥人這般絢麗的鳥羽裝飾,閃閃發亮的羽毛在月色下輕舞,四周被掀起的花瓣飛旋,在鳥人身周呈現夢幻的畫面,少女的身軀肆意的在老師傅眼前伸展,柔軟的身段被盯住不放。
  老師傅熱血衝上腦頭,沒察覺到自己呼吸聲逐漸擴大,表情像是盯上綿羊的野狼貪婪,眼睛充滿血絲。德高望重的老師傅已經不是他想維持的了,控制住自己淫慾多年再看到鳥人時無法限制,他想要摟住鳥人纖細的腰,吻上鳥人姣好的臉蛋,讓那對翅膀無法掙扎拍動,他想要……
  老師傅痴迷的盯著鳥人,鳥人就在下一個旋轉時,收起了自己的翅膀。
  天亮了,然後萬丈的金光從花叢上洩來,老師傅感到眼前爆開灼眼的光芒,然後迅速冒出黑點,再是整個張大成寂然的黑,所有的景物消逝老師傅的眼中。
  老師傅不可置信的張口,摸摸自己眼睛,然後張大到眼睛能張的極限,爆滿血絲的眼睛不斷的張望張望,確定無論脖子轉多少角度也沒有辦法接收到任何影子,然後暴怒的往前衝去想抓住鳥人,但是也只是跌入另一個花叢,被荊棘刺貫全身。
  老師傅驚惶失措的大聲喊叫,手在揮動掙扎時又刮出不少血絲。
  鳥人一切都聽在耳中,佇立不動。
  
  然後老師傅便如大家設想的失蹤了。


4 名無しさん [ 2011/09/02(Fri) 21:20 ID:vW4hjgqM ]
  
  一名流浪漢踏著荒涼的路而來,落魄得行裝讓人懷疑怎能忍受遙遠的旅途,事實上他沒有走上多久,鳥人彷彿就像是等待多時的出現在他眼前。
  鳥人的確豔麗,豔麗是牠的羽色,正閃耀鑽石般的光芒,收集了所有的星光也無法比之上面的光采。鳥人的臉孔是極美的少女,不必畫妝就比任何舞孃還要動人,那張臉上的表情是微笑,但是哀傷無比。
  鳥人看向千篇一律的痴望臉孔,千篇一律的念出口白。
  「浪行的旅者啊!可否願意讓我獻上舞蹈,讓你舒緩旅途的辛勞?」
  流浪漢的神情依然痴望,鳥人有耐心的等著臉孔回復神智,然後再慌張的開口。
  「可……可以嗎?我走上歐禮恩平原這麼久……就是為了看你的舞蹈,反正我活著也沒有用處,只要看見你的舞蹈,就算死在你手下我也甘願。」
  鳥人聞言,也只是不帶感情的微笑,然後開始旋轉、起舞。
  流浪和靜靜的看,鳥人靜靜的舞,舞上所有的星光夜色在羽翼上流動,舞上更種艱澀的動作技巧,沒有喜怒哀樂的舞動,舞台是什麼也沒有的荒野,但是只要鳥人的舞蹈便填充了所有缺乏的背景,只要有鳥人妍麗的面容便最是賞目的。
  流浪漢不僅看著,也聽見了鳥人的歌聲,歌聲細柔優美,比風聲還要溫柔,用異國的語言唱著,流浪漢驚訝的發現他聽得懂歌詞。
  鳥人輕輕唱道。
  歐禮恩平原上只有來者,沒有歸人
  飛蛾撲向燭火
  日升的光芒燦爛,奪去光明
  在這千年,在這裡等待,可以帶走我的人,聽見我唱給摯愛我之人
  千年沒有一人聽見我的吟唱,沒有人能理解我的話語
  鳥人的詠調沒有界限,鳥人的詠調只會傳達給願意聆聽之人
  遙遠彼方的旅者,沒有一人能合聲詠調
  千年的寂寞轉成失落,我只有不斷的舞蹈與前來者
  每一個旋轉包含多少嘆息,每一個動作包含多少孤寂
  旅著啊!請傾聽我的最後勸告
  閉上你的雙眼
  閉上你的雙眼
  已屆日升之時……
  流浪和閉上了雙眼,鳥人的歌聲到此結束。流浪和感覺到眼皮外有刺眼的光芒,即使他閉上眼仍覺得炙烈,張眼一定是極烈的陽光,然後羽毛的觸感彿上兩頰,睜眼時鳥人的羽翼已經完全蓋住他眼前的陽光,標誌的臉蛋就在他面前。
  鳥人微笑,笑得很甜美,讓人感到幸福的愉悅感。
  「聽見我歌聲的旅人,請問你願意帶我走嗎?」



5 名無しさん [ 2011/09/02(Fri) 23:48 ID:PsdC8YtY ]
你一直轉貼文章過來 目的何在?

6 名無しさん [ 2011/09/03(Sat) 13:05 ID:vqB4P6Ho ]
或許他是想宣傳自己寫的小說
或是想幫作者衝人氣
不管哪個我都覺得原po好無聊

7 名無しさん [ 2011/09/04(Sun) 12:55 ID:hUDd1A5s ]
這就像是無視於別人的感受,

強迫性地將自己喜歡的東西硬塞給人家,道理是一樣的。

簡而言之就是「強暴(Rape)」。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