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法倫舒特

1 名無しさん [ 2011/09/20(Tue) 21:08 ID:fzTrZe7g ]
這是一篇轉貼文/奇幻文
原文連結
http://forum.fantasy.tw/viewtopic.php?p=109370


======以下正文======


  每當我再次望見那巨大的身影時,我的內心總是澎湃洶湧,久久無法止息。
                                            ──18世紀薩迪斯探險家,坎培‧諾里斯
  叢林中茂密的枝葉橫生,遮蔽了天空,好不容易來到了林間空曠處,卻碰上了突如其來的雷雨。

  如礫石般大小的雨滴,穿透了枝葉之間,把同行的兩人打得落花流水。

  「Yukmn!」先行的人喊了一聲,揮了揮手,示意後頭那人跟著他,兩人快步跑離叢林小徑。「先生,雨勢太大了,我們先……躲雨。」他口操不甚流利的薩迪斯語,轉頭說道。

  後頭那人一面將肩掛的攝影機放入背袋中藏好,一面擔憂地望著天空,一條雲霧構成的黑色巨龍正盤旋飛舞直上。「我們要去哪裡?」

  「堪察塔(Kamchata)。」


  堪察塔山脈橫亙於艾美利亞(Amelia)大陸,據說在久遠之前曾經是環繞整個盤古大陸(Pangulia)的環狀火山地,「拉伐米爾」(Ravamir)的一部分。在盤谷大陸分裂後,艾美利亞的生物也隨之演化,形成今日獨特的艾美利亞生態系,而其中,又以出沒於南艾美利亞猶敦(Yudun)半島的土龍,最為吸引生物學家的注意。

  土龍生活分佈於南艾美利亞的森林底層,身體成深褐色管狀,最長可達一百公尺,如神木般粗大。頭部和身體的分界不明顯,眼睛細小,嘴極大,沒有腳。會一面擺動體腹的細毛前進,一面吞下自己前進方向的所有東西,同時自尾部末端將殘餘物排出。

  雌雄同體,會在溼泥地產下如蛙卵般的巨卵,有嬰孩頭部大小。卵孵化後幼體即自己尋找食物,親代並不多加照顧。

  「發現者」頻道特派攝影員,法倫‧舒特這次的任務,就是深入南艾美利亞的森林,拍攝土龍的生活情況。

  「法倫,這次這個南艾美利亞森林自然生態的節目,公司希望能由你前往拍攝。」

  「是。」

  「這次節目的主題是土龍……你聽過什麼是土龍吧?」

  「是。」

  「公司十分看重你優秀的攝影技巧,任勞任怨、堅忍不拔的精神,以及不顧一切只為追求帶給觀眾最佳美感的毅力和決心。事實上,這次拍攝的人選,就是我向公司推薦你的……。」

  「是。」

  「只是……土龍這種生物,既龐大、又兇猛、不易接近,外加難以馴服,公司與我擔心……」

  「那太好了。」

  「你接受了?那好,現在我們來談談細節的部份……。」

  於是,法倫就這麼出發了。在來到南阿克斯自治邦(Southern Axes of OEnasa)首都山巔(Mountaintop)的兩天之後,他正式進入堪察塔山脈,搜尋土龍的蹤跡。


南阿克斯自治邦(Southern Axes of OEnasa)首都山巔(Mountaintop),某間旅店內

  「什麼?你說法倫這小子昨天一早便已辦妥退房手續,現在不知道他跑到哪兒去了?」一大清早,一個穿著土灰色夾克,渾身酒氣,滿臉鬍渣的男人,在旅店的大廳內,對著櫃檯的服務生大聲咆嘯道。在他身後,幾位年輕人,慌慌張張地拉住他,想阻止他的失態。

  「是的,先生,很抱歉,沒能幫上你的忙……」儘管遭到惡意對待,但服務生仍然維持一貫彬彬有禮的態度,不疾不徐地對著眼前的這個男人回答道。但男人沒等他講完,他轉頭,對著身後的一位年輕人大吼:

  「不是叫你們去把法倫給我找出來的嗎,人呢?」

  「報、報告導演,」被點到的年輕人僵直著身體,兩膝微微顫抖:「我、我們已經盡全力去找了,但雨勢實在太大,山巔所有的通訊方式都已癱瘓……導演,我們不如等放晴之後,再想辦法和法倫前輩聯繫上……」

  「混蛋!」

  被稱做導演的男人大吼了一聲,焦躁地來回踱步,口中念念有詞:「該死,法倫一定是沒收到我發給他,叫它延遲出發的電報了,現在他一定已經前往勘察塔山脈,前往原先預定的集合地點了,說不定還被大雨困在山中,動彈不得……。現在雨這麼大,南阿克斯首都山巔的對外通訊全斷,我們連絡不到法倫,法倫也聯絡不到我們,白白浪費了一天,該死,你們知道公司停工一天的損失有多大嗎?住宿費、人事費、設備和車輛的閒置也是要花錢的,還有……」

  導演仍舊念念有詞,不過已經沒有人專心聽他在說什麼了。「發現者」頻道特派攝影員,法倫,與他的土著嚮導兼腳伕,帕拉拉,此刻正與壟罩整個南阿克斯自治邦的超級颶風,努力奮鬥著──。




2 名無しさん [ 2011/09/20(Tue) 21:10 ID:fzTrZe7g ]

  「咦?這裡不是地圖上所繪的集合地點?為何一個人也沒有?」

  法倫上下倒轉著地圖,想確認自己現在所在位置,是否正是自己所要前往的目的地。三天前收到的電報,指示他前往地圖上所繪的集合地點與其他拍攝小組的成員集合。但當他來到這個位於勘察塔山脈深處的廢棄氣象觀測站時,法倫卻驚訝地發現,裡頭竟然一個人也沒有。

  「怎麼了,先生?」法倫的土著嚮導兼腳伕,帕拉拉,看主人一副苦惱的樣子,忍不住關心地詢問道。法倫沉吟了一下,道:

  「嗯……麻煩你到後面看一下,我不確定這裡是不是我們所要來的地方……找找看有沒有人。」

  「是的,先生。」帕拉拉離開了,留下法倫一人在百葉箱下的陰影裡沉思。

  看來他若不是最早到,就是根本走錯路了。

  天色越來越暗,看來兩人今晚便要在這過夜了。

  氣象觀測站位在森林邊緣一片平坦寬闊的淺草坪中。巨大的雙層白石外牆,寬闊的落地窗延伸,青石階梯,大門正面書有「南阿克斯自治邦堪察塔氣象觀測站」幾個大字,從外表看來,甚是宏偉。在氣象觀測站屋頂,一根筆直的金屬指針直指天空;屋外的草坪上,數個漆成白色的百葉箱,在南北兩邊各有一扇窗口,裡頭置有各式測量儀器。

  不過這只是表象而已。

  往內走,穿過了設於外層的魔法後,便可發現這間氣象觀測站似乎已多年沒有使用的樣子,裡頭雜草叢生,垃圾、廢棄物丟的到處都是。法倫隨手掀開一片木板,十幾隻蜚蟲倏地竄出,「颼」地一聲,潛入了不遠處屋角的陰影裡。

  腳邊還有某種動物的殘骸,細小的白色骨頭碎裂,毛髮散落一地。是老鼠嗎?

  「嘖。」

  建築物腐敗汙濁的空氣中人欲嘔,每前進幾步,腳邊的雜物便不知不覺間纏上了腳踝,阻住了去路。

  法倫試著叫喚他的嚮導過來幫忙,回應他的卻只有一片死寂,他只好獨自一人掄起砍刀奮力劈進。好不容易終於進到了氣象觀測站的內部,藉由窗外黃昏餘暉透入的光線,法倫細細打量著眼前所見的景象:

  令人驚訝地十分清潔整齊。


  「……對,就是這樣,所以請小心自己的步伐,不要在地板上留下任何的汙點或垃圾,否則就像我剛剛所說的……」

  「碰!」

  氣象觀測站內的地板上突然爆出了一股五彩繽紛的絢麗火花,伴隨著一陣聽來極似重物被猛地拋出的沉重聲響,法倫的土著嚮導兼腳伕,帕拉拉,原本所站的位置,此刻已是不可思議的空無一物。

  「……變成這樣。」

  法倫看著如同剛剛的他,被一股不明的強大力量給扔出屋外,此刻仍一臉驚愕的帕拉拉,露出了微笑。他走出屋外,將帕拉拉扶起:「這間氣象觀測站的內部,似乎不知誰施了魔法,會將一切它認為是骯髒或廢棄不用的東西給扔出屋外,所以我們才會在外面看到這麼多雜物。但奇怪的是,在這房間地板的正中央,卻有著這樣的東西,」他將帕拉拉拉向那物事之前,雙手一攤:「你瞧。」

  一片枯萎的葉子,靜靜地躺在地板上。

  枯葉連接著一段捲曲的藤蔓,攀附在一根落枝上。從藤蔓的切口來看,似是被某種外力大力扯斷,再被帶來這裡的。枯葉旁的地面上,鋪滿了厚厚的灰塵,卻不見那股神祕的力量有任何反應。

  帕拉拉試著用手去摸,法倫阻止了他:「等等,先看我。」

  他摘下了頭上所戴的帽子,輕輕地拋向枯葉所在的位置的上方。

  這次帕拉拉看清楚了,原本平靜無波的空氣,突然間,產生了劇烈的扯動,將週遭的氣流擠壓成一如人類般的巨手。

  同時間,枯葉所在位置的地板上,冒出了一陣又一陣的銀白色火花。

  這都是一瞬間的事情。只聽得嗡嗡一聲,由空氣構成的巨手猛地擊出,一陣閃光後,原來的帽子已不見蹤影,只有片片碎布繼續飄下。

  「別碰它,」法倫警告道:「千萬……別碰它。」


  氣象觀測站內雖危險,但儲存的食物卻頗豐。法倫打開櫃子,找出了一包不知是什麼的東西,扔給帕拉拉。「吃吧!」

  「不要。」

  「吃嘛。」

  「上面有綠綠的毛,不要。」帕拉拉堅決地拒絕:「我要出去一下。」

  「等等,」一張照片飄到了帕拉拉腳下。「你知道這是什麼吧?這是土龍。身為阿克斯土著的你,
應該對此不陌生才對你知道這種生物出沒在哪裡嗎?」

  「帕拉拉聽族內的長輩說過,在南方的沼澤中常有Urowm出沒。先生是一個很和善的人,帕拉拉會去幫先生看看。」

  帕拉拉走出去了,偌大的氣象觀測站,此刻只剩下法倫一人。

  他一面啃咬著背包裡所帶的乾糧,一面取出攝影機鏡頭來回擦拭,偶爾,他把玩著手中的那塊綠色餅乾,嘴裡喃喃念著:

  「沒有被魔法扔出去,就表示這塊餅乾其實還能吃呀。」

  不過,帕拉拉是不會聽進這些的,阿克斯人一向對魔法十分反感,除了原始的精靈魔法外,他們不會使用或學習任何其他魔法。

  法倫等了許久。

  終於,就當他快要睡著時,渾身是泥的帕拉拉跑了進來。法倫還來不及阻止,便聽得興奮的帕拉拉叫道:「先生……沼澤有……」

  一隻半透明的手伸出。

  「碰!」


  屋外雨勢依然滂沱,但已有減弱的跡象。

  事實上,壟罩整個南阿克斯自治邦的超級颶風,已正逐漸遠離中了。


  兩人在森林中冒雨疾跑著,點大的雨滴,毫不留情地打在叢林中趕路的兩人身上。穿過了觀測站後方的泥濘,他們要趁太陽完全落入地平線的彼端前,趕往法倫的土著嚮導,帕拉拉剛才所發現的,有著如蛙卵般的巨卵的溼泥地。

  「還有多遠?」雖然身負數十公斤的攝影裝備,但法倫跑起來依然臉不紅氣不喘,絲毫沒有顯出疲累的樣子。「你確定你看到的是真的嗎?真的有土龍的卵。」

  「是真的,有這麼大呢!」帕拉拉誇張地比手畫腳道。

  「太好了。」

  法倫一面應和著,不忘調整他的攝影機。他在思考著接下來所要面臨的挑戰。

  這是他第一次到南艾美利亞來。以前雖有幾次類似的經驗,但所接觸的動物,其體型最大也不過如炎龍罷了,那次是他在虞羅斯西北部平原所做的拍攝。這次能見到體型在所有龍類中居冠的土龍,雖然只是未孵化的卵,但也已夠令他戰慄且內心暗自興奮不已了。

  一股莫名的情緒,自他的胸膛、四肢緩緩滋長,侵入了他的思考,催促著他趕快趕到沼澤地。他已經完全熱血沸騰了。



3 名無しさん [ 2011/09/20(Tue) 21:11 ID:fzTrZe7g ]

  綿延的森林在此處走到了邊界,改由廣大的沼澤地帶取而代之,大約在氣象觀測站南方一公里處,有一條彎曲的小徑可直通此處。

  沼澤是一塊盆地,由石灰岩所構成,東北向西南方向傾斜。盆地裡覆蓋著厚厚的水草,阿克斯人稱當地為「帕裡奧基(Pariagi)」,意思是「長草的水域」。從空中鳥瞰,一片翠綠其上,沼澤間的水泡映著黃昏最後艷紅的日光,奪人眼目。

  由於連日來的豪雨,沼澤內的水位上升了不少,連帶使岸邊的泥土鬆動了許多。許多生物藉此機會,冒雨出來尋找食物或配偶交配。

  褐色雜亂樹皮的秋葵和白臘樹岸生、水面上盤旋糾結的心草(Limnophila heart-staped)飄浮,提供了諸如鰭魚(finsfish)等草食性魚類豐富的食物來源;岸邊的泥土因連日的大雨沖刷,露出了某種不知名生物的蛋,引來鷺鳥、溼地螃蟹及蛇類等爭食。

  偶爾,草叢中會來奇特的鳴叫聲,聽來像是將鼓鎚放在鼓琴(Goopa)上輕輕敲動的聲響,輕微且低沉。

  兩人都被眼前的美景震懾無法言語。帕拉拉站在法倫身後,靜靜地看著法倫將攝影機架好,將眼前所見全數封藏攝影軟片。沒有人說一句話。

  良久,法倫才將視線抽離,嘆了一口氣,道:

  「景色優美,可惜不能久佇欣賞。土龍的卵在哪裡?」

  「請跟我來,先生。」


  帕拉拉帶領著法倫,來到沼澤的另一處。這裡較兩人原來所在之處相比,顯得更潮濕、更安靜、且更為隱蔽,濕地旁的野生雜草,幾乎有了半人高,光行走便已十分困難,因此若非有經驗的當地土著,外人根本難以發現。

  法倫看著眼前的土龍卵,簡直快要熱淚盈眶。

  「沒錯,這就是土龍的卵。」顫抖的聲音,壓抑不住內心的興奮。法倫翻查著手中的圖鑑,和眼前所見一模一樣的圖片更增添了他的狂熱信心。「太好了。」

  在燈光的照射下,隱藏在沼澤另一處的濕草叢裡所發現的土龍卵,反射出了白暈的光芒。卵約有數十顆,呈完整的圓形排列,每一顆皆有嬰孩頭部大小。不遠處還有雌/雄龍產完卵後爬行所留下的痕跡,痕跡很新,看來是不久前才剛留下的。

  「我來到Pariagi(帕裡奧基),因為這裡可能有先生想要的URowm′ ovum,結果真找到了。」帕拉拉自豪地說道:「我沒有多想,立刻就去報告先生。」

  「你做得很好。」

  法倫一面誇讚著帕拉拉,一面舉起了攝影機。他儘可能努力使自己興奮的手不要搖晃,以免影響了攝影的品質。「這就是土龍的卵,太好了,太奇妙了。如果能再見到土龍,那該有多好。」他喃喃自語道。

  仔細近看,土龍的卵上,有著如同蜷葉般扭曲複雜的皺紋。卵的表面覆蓋著一層薄薄的瞙,由於剛產下不久,沾附其上的卵液仍未完全乾透。法倫由圖鑑上得知,不久之後,卵膜將會硬化,變得如同岩石一邊堅硬。屆時,外殼將呈現漂亮的乳白色。

  法倫很想留下來陪伴這些卵,不過他還是決定,先去追查那隻土龍的蹤跡。

  從土龍留下的痕跡看來,牠離去的方向應該是在氣象觀測站的反方向,也就是更南方處,剛好與先前所發現的那條小徑平行。法倫決定待會順著這條小徑走下去。

  太陽此時已完全沒入了地平線的彼端,一些夜行性的昆蟲,也開始了牠們的活動。凡螢(Diaphanes van)從晝伏的濕草堆中群飛而出,在漆黑的夜空中燃起了一個又一個游移的光點,緩緩地朝湖心飛去。擁有黑褐色翅膀,上翅中央具有白色的寬大帶狀花紋的寬玉帶夜蛾(Dysgonia fulvotaenia),則受到了攝影燈光的吸引飛來。法倫順手將牠們全納入了攝影鏡頭之中。

  帕拉拉站在法倫身邊,不發一語,陪他一起感受夜晚沁涼的風,兩人間又恢復了之前的沉靜。

  「喂,帕拉拉。」法倫突兀地道。

  「什麼事,先生?」

  「……雨停了,星星也出來了,我們該走了。」法倫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帕拉拉疑惑道:

  「去哪裡,先生?」

  「當然是趁著土龍還未走遠,追尋牠的蹤跡呀!走吧。」


  離開了沼澤之後,兩人約莫又再走了一公里多。

  天色已暗,兩人只能藉由林間葉縫所透下的月光,勉強摸黑前進,好在土龍移動的痕跡始終保持在小徑左側約二十公尺處,追蹤上尚且還不是那麼困難。不過隨著眼前出現的兩條岔路,土龍移動的痕跡也在此消失了蹤影,兩人當下必須決定,接下來該往哪邊去。

  「帕拉拉,你從東南方繞過去。」跑在後方的攝影師對著前方的阿克斯嚮導道。東南方即是接下來的兩條岔路中的左側那條。「──接著,」法倫從背包中取出一枚信號彈,扔給帕拉拉。「如果發現土龍的蹤影,就用這個告訴我。」法倫比了個點火的手勢。

  帕拉拉點點頭。「先生,那你呢?」

  「我走右邊那條,」法倫道:「祝成功。」

  「祝成功。」帕拉拉的身影,消失在林間小徑的另一端。

  法倫目送著帕拉拉離去。他並不急著走,相反地,他蹲了下來,仔細地檢查土龍最後消失的痕跡。經過剛才沿途的觀察後,法倫發現,這隻土龍的體積可說是大得嚇人。在牠行經道路上的樹木,全都以一種類似被重鎚掃過般的樣子,七橫八豎地倒在路旁,幾棵較為不幸的,更是被攔腰輾過,整個爆裂開來。法倫一面檢視著,一面藉著手電筒的燈光,翻查著手中的資料,喃喃道:

  「奇怪了……照理說,土龍應該不是在地表活動的生物才對,為何牠會做出如此反常的舉動……況且牠剛產完卵,理當很虛弱……為什麼這麼急躁的爬行呢?牠要去哪裡呢?」

  土龍最後消失的地點,是地表上的一個大窟窿,直徑約莫有二十多公尺,從邊緣看去,底下是無止盡的幽暗深淵。法倫不打算跟下去,這種洞穴看起來隨時都會崩塌,危險性太高了。法倫蹲在窟窿旁邊,試著用攝影機及他所帶來的燈光設備,從這一片黑暗中,看出什麼端倪。

  什麼也看不到,徒勞無功。

  只知道土龍的移動模式大約是以直線前進,所以接下來大約會在帕拉拉所走的左側小徑那兒出現吧。不過土龍為何會做出這種反常的舉動,還是沒有解答。法倫架起了攝影機,拍攝眼前這一切,他將攝影鏡頭緩緩移動,由大而小,由遠而近,最後,他將鏡頭移到了自己的腳邊。

  一雙不屬於他的靴印,赫然出現在他腳邊。



4 名無しさん [ 2011/09/20(Tue) 21:12 ID:fzTrZe7g ]

  「阿克斯土著從不穿鞋,對他們而言,赤腳行走在森林永遠健步如飛。那鞋印當然也不是我的,我以前從未曾到過這裡。這麼說來,唯一的解釋是……」

  法倫邊跑邊想道。在那之後,他在附近的泥地中又發現了幾個不屬於他和帕拉拉的靴印,數個擊發過的彈殼,以及抽完的菸蒂。從泥巴的乾燥程度,可以判斷出,這些人大約是和土龍差不多時間來到此處的,也許正是追著土龍而來的。由此推斷,這群人是……

  「盜獵者。」法倫咬牙切齒道。腳下的步伐,邁得更快了。

  他現在正追著帕拉拉的腳步,沿著左側小徑快速奔跑著。如果這附近真有盜獵者,那不僅是土龍,連帕拉拉他自己都可能有危險。

  土龍看來是逃到地底,暫時安全了。那群人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使牠不能鑽入地面,又與牠始終保持著安全距離,使自己不會被土龍龐大的身軀所傷。不過,土龍在地底移動,從上方還是感覺得到震動,那群人可能埋伏在任何地方,等著土龍自投羅網。

  想到這裡,他就覺得,自己沒有及早發現這點真是失策,更恨不得能再跑快些。

  他把心思都放在這上頭,以致於險些沒撞上路旁的一棵大樹。

  不、那不是一般的樹,經過這番擾動,原本以為是樹葉的部份,飛起了成千上萬的蝴蝶,擬葉蝶(Mimicry Butterfly)。剎那間,漫天的蝴蝶飛舞,遮蔽了天空,在月光的照耀下,蝴蝶的翅膀彷彿灑上了一層銀粉般,顯得既美麗又虛幻。連法倫也不禁停下腳步,駐足欣賞這難得一見的美景。

  擬葉蝶為群居性蝴蝶,牠們會群聚在一棵樹上,吸食樹汁,同時偽裝成樹葉躲避天敵,直到樹體死亡為止,再集體遷移至下一棵樹上。蝴蝶飛起之後,原來的樹,只剩下光禿禿的枝椏。牠們是不會再回來了。

  法倫不忘他的攝影機,惆悵地呆看了許久,這才想起自己還有要事在身,連忙再跑了起來。

  他一面跑,一面喊道;

  「帕拉拉,」法倫喊道:「帕拉拉,你在這附近嗎?」

  一陣靜默之後,回應他的,在他所跑的反方向,是一陣刺眼的閃光,以及一聲槍響。

  「砰!」


  他最無法忍受的事,果然發生了。

  不可原諒。


  法倫無暇理會為何信號彈及槍響會發生在他的後方,他明明是沿著帕拉拉走過的左側小徑跑的。他不知道的是小徑在更前方處將會拐彎,跟右側小徑相連接,呈現一個完美的正圓形。此刻的他,正發揮他有生以來的最大速度,急跑回剛才他與帕拉拉分離的那條岔路口。

  說他不累是騙人的,但他還能忍耐,事實上,他很能忍耐。十多年野外拍攝的經歷,早就培養了他堅忍不拔、任勞任怨的精神,無論在多麼艱苦惡劣的環境下,絕不輕易屈服,這點身體上的小小疲累根本算不了什麼。如果連這都不能忍下的話,就不配姓舒特了。

  不過,他還是很擔心帕拉拉。

  從剛才的聲響之後,其他就再沒有動靜了。帕拉拉不知怎麼了,受傷了嗎?還活著嗎?

  他不知道。

  無論如何,現在他所能做的,就是盡快趕到他的土著嚮導身邊,以及找到土龍的蹤影。

  「帕拉拉!」法倫再次大喊道,突然想起這會引起盜獵者的注意,連忙住嘴,不過已經太遲了,從眼角餘光,他瞥見了幾個人影,正鬼鬼祟祟地藏身在小徑旁樹後的陰影裡……。

  ──法倫舉起了攝影機。


  「帕拉拉,你還好嗎?」法倫終於在一棵大樹的樹洞裡找到了雙手雙腳被綑綁起來的土著嚮導帕拉拉,他連忙幫他鬆綁。「剛才的那聲槍響,是怎麼回事?」法倫問道。

  帕拉拉指指自己右大腿的傷口,唉唉叫了一陣:

  「先生,就是這樣啊,我原本在森林裡跑著,突然間,有幾個壞人出現,突然就對帕拉拉開槍了。

  「我被打中右大腿,他們還把我的手腳綁起來,關在這裡。先生,請告訴我他們在哪裡,我要把他們痛扁一頓!」

  「不用了。」法倫的視線飄向遠方,聲音也變得朦朧起來:「他們做了一件在這世上絕不可饒恕之事,已經被我、以及寄宿在我身上的攝影機之神制裁了。」

  「……什麼?」


  「你還能走嗎?試試看,站起來。」法倫柔聲說道,帕拉拉照做了。

  「啊!」隨即因為疼痛而倒下。大腿左側十餘公分的撕裂傷,割裂了大動脈,鮮血汩汩流出,堪稱傷勢嚴重。原本卡在肌肉間的子彈雖已用最簡單的方式取出了,但傷口仍是血流不止,不懂醫術也沒有設備的法倫,此刻只能乾瞪著眼,束手無策。

  一封由魔法傳遞的信件由空中飄落,法倫看也不看便將它扔到旁邊去。

  「我會基本的包紮法,你覺得怎麼樣?」

  「啊……不用擔心,我有藥草……」帕拉拉掙扎起身道。

  法倫看著帕拉拉從腰間的布囊中取出了某種不知名的植物葉片,連著頂端的果實,一同放入口中咀嚼。一股淡淡的清香立刻瀰漫於空氣中,沖淡了原本的血腥味。

  「那是什麼?」法倫好奇道。

  「EFl。」帕拉拉簡短答道,隨即將嚼爛的藥草敷在傷口上。說也奇怪,原本受創嚴重的傷口,轉瞬間便開始癒合。新生組織快速生長,表皮傷口處也開始結疤。法倫仔細一看,帕拉拉正雙手合十,暗頌禱詞,祈求叢林中的精靈治癒他的傷口。儀式最後,帕拉拉從布囊中的一個小罐子取出了一些金粉,灑在剛癒合的傷口上,完成了整個儀式。

  帕拉拉抬頭,看著目瞪口呆的法倫,站起身來,笑了笑:

  「先生沒看過阿克斯精靈魔法吧!帕拉拉可是從巫醫父親大人那兒學會這個特殊的密法呢。」

  「太神奇了……。」法倫驚嘆道,但馬上又想想起什麼似地突然問道:

  「你的傷好了,我放心了。對了,你剛剛有看到土龍嗎?牠在哪裡?」法倫急切地問道,帕拉拉指了一個方向。

  「太好了,走吧。」

  「不行,傷口只有表皮癒合而已,還不是真正痊癒,等等……嗚啊啊,又裂開了……」


  風穿過了林間枝椏的縫隙,在叢林中翻滾呼嘯著。

  土龍龐大的身軀,似乎已隱約可見。



5 名無しさん [ 2011/09/20(Tue) 21:13 ID:fzTrZe7g ]

法倫:

  原本公司在得知有強烈颶風侵襲猶敦半島時,便決議將拍攝日期延後一週,並通知所有相關的工作人員。但因航班混亂,再加上南阿克斯的通訊十分不穩定,因此來不及將此訊息告知已先一步前往山巔待命的你。

  從旅店服務生口中得知,你在昨天一早便已離去,前往勘查塔氣象觀測站。想來你大概沒收到我前幾天拍給你的電報。好不容易趁著下午天空放晴──感謝在旅店中偶遇,仁慈的阿羅納威愛樂指揮克勞門禮先生,為我書寫了這封信,並用召喚魔法寄送給你。

  現在的你大約已經抵達勘查塔氣象觀測站了吧?請你留在該處。在我們的來到或進一步的連絡前,待在氣象觀測站內,切勿隨意離去或走動。我們預計下午從山顛出發,明日上午抵達,與你會合。屆時希望見到你一切平安。

  最後,如果你確實看完了這封信,只要將信封對摺拋回即可,它會自動飛回我的手中,我會知道的。

                                           你誠摯的 「發現者」頻道導演 艾瑞克‧庫力克

  P.S.氣象觀測站內曾被某位不知名魔法師施法,會排除一切它所認定骯髒或廢棄的東西,因此在進入前請非常小心,將自己衣物上的灰塵拍乾淨,腳底下的靴子也不可沾有泥巴,否則會遭到嚴重的後果。

  「……我就說嘛,導演的文筆哪有這麼好……。」原來是委託別人寫的,法倫心想。

  他將信紙放入自己上衣口袋,再將信封對摺,射入空中,那信封就如同來時所見一般,輕拍著紙翼,朝遠方緩緩飛去了。

  「很接近了……」法倫將視線轉回前方距他們約莫數十來公尺的土龍,舉起攝影機,專心地注視著。


  數世紀以來,無數探險家曾涉足這片蠻荒,也對土龍這種奇妙的生物做出許多描述,而其中公認最精確、最能明確傳達土龍的神韻及外型的,堪稱十八世紀的薩迪斯探險家,坎培‧諾里斯。

  諾氏一生中大部分的時光都在勘察塔山脈及南方的阿瑪曾河(Amazen)流域中的原始叢林中度過,據他所述,他所見過的土龍其身長最多也不過三百英呎,但法倫眼前所見的這隻土龍,其身長,很明顯地便超過了一百公尺以上!

  土龍王!

  法倫感到比當初發現土龍卵時的那股興奮之情還要高出數倍的激動,他的嘴角不自然地抽動、全身顫抖著、手指更抖動到差點摔落攝影機。要不是他還深知生命的可貴,不想就這麼被壓死,法倫說不定會跑到土龍的身旁,伸手摸摸牠堅硬而粗操的皮膚。

  「哦呵……呵呵呵……」法倫傻笑著。

  土龍向北方繼續爬行著,法倫連忙追了上去。他不顧幾次差點被斷折的樹木壓到的危險,或是險些摔進了土龍移動所留下的溝槽的可能,始終維持在土龍身側約數十公尺處。法倫的腦袋是如此的一片空白,以至於他沒有意識到,他們正以對土龍而言非常快的速度,往氣象觀測站的方向前進著。

  一根樹枝從樹上掉了下來,砸中了他的頭,沒有感覺。

  指間被一顆飛起的碎石劃過,流了些血,沒有感覺。

  「先生。」帕拉拉叫喚著法倫,他沒有理會。「先生!」帕拉拉第二次叫喚,他這才回過神來,大夢初醒般地望向他的嚮導。「怎麼了?」

  帕拉拉沒有說話,只是指著他的右腿。

  傷口尚未完全癒合,卻又如此劇烈的奔跑,帕拉拉的右大腿,此刻已是鮮血淋漓。法倫意適到剛才帕拉拉一直沒有說話,原來都是在忍耐,只是再這樣跑下去,就算有特效藥也非傷口潰爛不可。法倫不禁暗自責怪自己的不注意,他蹲下身,將帕拉拉一把背起。

  「先生有沒有注意到Urowm要去哪裡?」帕拉拉問道。

  「嗯……依照目前前進的方向,牠似乎要往氣象觀測站去,可是,為什麼呢……」法倫恢復理智,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一般而言,生物都會避開人類活動的範圍,而氣象觀測站區域的森林內,雖曾多次發現有土龍的蹤跡,但在氣象觀測站附近發現,卻是曾所未有之事,況且這隻土龍似乎不打算轉彎,打算直直地前往氣象觀測站。

  法倫感到奇怪,不自覺地往土龍的身側更靠近了一點。

  土龍的頭部突然轉了過來,法倫隱約看見了牠兩顆細小的眼睛。

  黑黑的、圓圓的。

  「吼!」土龍發出了沉悶的吼聲,整個大地皆為之震動,樹木被連根拔起,土石碎裂。法倫開始想像如果土龍的身軀再靈巧輕盈些的話,他說不定會就此被土龍的尾巴打死──但好在這件事沒有發生。

  不過,他也的確激怒了土龍了。

  土龍以極快的速度追了上來,法倫開始覺得先前資料上所記載的土龍之速度極限是過於低估了──至少應該沒有任何人曾跑在土龍前給牠追過。法倫由於背著帕拉拉,因此跑步速度一直快不起來,眼看氣象觀測站就在眼前了,土龍卻緊追在後──

  法倫以他最快的速度拋下背包,在小徑旁架好攝影機,並調成自動攝影,然後咚咚咚地背著帕拉拉跑向氣象觀測站的大門口。


  彷彿是在等待他們似的,當法倫背著帕拉拉,跑到了氣象觀測站門前時,法倫驚訝地發現,之前堆積在門口的雜物已完全清空,氣象觀測站的大門也正敞開著。法倫沒有多想,三步併作兩步,登上了階梯。

  「看來暫時是安全了……。」氣象觀測站的們自動關上。法倫將帕拉拉從肩上放下,倚靠在門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主人,那隻……URowm……。」帕拉拉忍住痛苦,擔憂地問道。

  「不用擔心,這棟建築物有魔法的保護,土龍暫時進不來的……」法倫苦笑道。他的攝影機和一切裝備都還留在外面,看來只好等天亮之後再去取回來了,不過不知在經過這一夜的騷亂之後,氣象觀測站外完整的東西還剩多少。

  不過,擔憂也沒有用,還是先想想該如何解決眼前迫切逼近的危機,才比較要緊。

  法倫走到最近的窗邊,看著屋外逐漸逼近的土龍。

  土龍擺動著牠體腹的的細毛,從森林的邊緣,緩緩地前進,侵入了氣象觀測站外的草坪。

  牠是如此地巨大,以致於當法倫再度看到牠時,腦中還是免不了一陣暈眩。

  彷彿也感應到了威脅,整棟建築物,發出了不祥的嗡嗡聲,那是如同火災時拉起的警報聲響,又如同教室裡無人的竊竊私語,尖銳嘈雜而令人心煩不堪。

  廳堂中央的桌椅不安地躁動著,各式測量儀器或從桌上滾落,摔碎了指針或由玻璃製成的盒蓋。

  偶爾,幾道詭異的風,在房裡徘徊著,不時還拂過了法倫和帕拉拉的臉頰,令得兩人只感到背脊發涼、毛骨悚然。然後,在戲弄過建築物裡唯二的兩個人類後,那些氣流,再在不遠處凝聚成手的形狀,繼續飄蕩。

  半透明的觸手越生越多,連房間裡的擺設也看不清楚了。

  隨著土龍的越是逼近,整個情況更是更加的變本加厲,終於,在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後,建築物的屋頂掀開了一個洞,一隻半透明的觸手,遠遠地伸了出去。

  「碰!」

  緊接著,第二隻、第三隻,無數的觸手伸出。它們或推或拉,或試著將土龍掀起,使盡全力,意圖令土龍偏離牠原本的軌道,離開氣象觀測站。

  這些觸手的力量,法倫是領教過了,如果要它們把一個人扔出去,簡直易如反掌。

  但土龍似乎不為所動。牠厚實的皮膚,使得觸手的攻擊,就像搔癢一般;數噸重的身軀,更令得牠有了不為所動的本錢。幾輪之後,空氣巨手似乎漸漸明白了自己不是牠的對手,它們一隻接著一隻地縮了回來,打算改變戰術,在氣象觀測站裡,與土龍進行長期抗戰。

  於是,土龍在第一回的戰鬥中,獲勝了。牠志得意滿地吼叫著,更加快了爬行的速度。很快地,牠與氣象觀測站的距離,只剩下五十公尺、二十五公尺、十公尺……。終於,在一聲猛烈的巨響之後──

  土龍撞上了氣象觀測站外的白石外牆。



6 名無しさん [ 2011/09/20(Tue) 21:14 ID:fzTrZe7g ]

  「啊……」法倫心疼地慘嚎了一聲。他眼睜睜地看著他遺落在外的背包,在土龍龐大的身軀下隱沒了蹤影,他似乎還聽見了一聲清脆的爆裂聲,那裡可是放有它全部的隨身衣物及家當──備用的攝影軟片啊!但隨之而來的一陣震動,法倫當下立刻明白,此非久留之地。他抓著帕拉拉的衣領,半拖半拉地走向氣象觀測站後面的房間。

  帕拉拉腳傷未癒,他發出了一陣哀號:

  「痛痛痛……先生就不能輕點嗎?」

  「如果你想活命的話,就安靜點。土龍已經過來了。」法倫冷靜地說道。

  「先生……URowm……。」帕拉拉仍掙扎著奮力想講些話。

  「我知道。現在,你就好好的靜養,別亂走。我到上面去看看情況。」說罷,法倫留下了帕拉拉一人,朝樓上走去。

  他繞過幾扇碎裂倒地又自動復原的玻璃窗,又小心地避開了在房子中央吵吵鬧鬧滾動的氣象觀測儀器,走到了窗戶旁邊。屋裡的大吊燈忽明忽滅,好似隨時都會墜落,法倫就這麼借助著這微弱的燈光,朝窗外望去。

  他不禁發出了一聲讚嘆:

  「吁──。」

  這是他第一次如此接近地凝望這美麗而奇妙的生物,彷彿只有咫尺之遙,只要伸手就能觸摸得到──如果不是在這種情形下碰面該有多好。現在的土龍,就好像發狂了一般,毫無目的地亂衝亂撞,一點也沒有身為龍類的威嚴。法倫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只是在心裡深處,微微地感到有些失望。

  不該是這樣子的。是那些盜獵者的緣故嗎?

  也許是,也許不是。

  法倫繼續凝望著土龍。

  很快地,第二波猛烈的攻勢又開始了。土龍扭動著身軀,用頭部,奮力地撞擊氣象觀測站的外牆及地基。由白石砌成的牆面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壓力,不祥的裂痕從底部蔓延至上方牆面,法倫很確定自己清楚地聽到了幾聲碎石崩落的聲音。

  看來白石外牆已快崩塌了,連帶地整個後方的建築物也變得岌岌可危。

  觸手一度試圖伸出阻擋,但看來仍然是沒什麼用處。

  眼看整棟建快要崩塌之時……

  ──轟!

  原本在屋外阻擋土龍的觸手,突然間全收了回來,改由內部支撐,挺住牆面。由於鄰近施法中心,空氣巨手的威力,剎時間增強了好幾倍,整棟建築物內,也因而颳起了一陣又一陣猛烈的颶風。

  颶風拍打在寬闊的落地窗上,把位於其上的窗簾,都扯離了原來的位置。

  玻璃製成的窗面也盡了它的最大努力,強化自己、武裝自己,把自己的組成物質轉化為堅硬的金剛石。

  最後,白色石牆在發出了一聲沉悶的低吼之後,從岩石內部,硬是擠出了無數根銳利的黑色長刺。長刺尖端附有倒鉤和毒液,佈滿了整個壁面。整個壁面在屋內燈光的映照下,散發出一股危險的氣息。

  法倫知道,它已準備完成了。氣象觀測站與土龍的正式決戰,現在終於展開。


  土龍發動了牠此生的最後一次猛衝,卻立刻被牆上的黑色尖刺及硬化的壁面攔下了,牠發出了不滿的鳴咽聲,似乎知道了直線猛衝已不再奏效,氣象觀測站早已加強防禦。但接下來,土龍扭動身體,做了一件令法倫匪夷所思的事──

  牠緩緩地挺起身子,將頭部及前段身體舉高、再舉高,約莫二三十公尺的高度,與地面呈現一個接近直角的角度,前端正對著氣象觀測站──這段過程消耗了不少時間。

  法倫從未看過或聽說過土龍會有這種行為,他不知道牠要做什麼。他只能屏氣凝神,坐在窗邊向外凝視,等著牠下一步的動作。

  有好一會兒,土龍就這麼維持這個姿勢,一動也不動。

  「真奇怪……」

  漸漸地,土龍的心臟無法負擔再將血液輸送至這麼高的地方,牠小小的腦袋正急速缺氧,肌肉也無法再承受如此的過度扭曲,牠的皮膚轉為僵紫色,身體也不住地微微發顫。牠已瀕臨極限了。

  「真奇怪……土龍……牠究竟要做些什麼呢?」法倫自言自語道。

  建築物內的空氣巨手,依然堅守自己的崗位,毫不鬆懈地挺住牆壁。

  白色石牆的黑色尖刺,在魔法的效力下,顯得更突出、更銳利了。

  手腕上手錶的秒針,輕輕地滑了一格。

  ──土龍發出了牠此生的最後一次低吼。

  法倫突然間明瞭了牠接下來所要做的動作。「不、不會吧。」他驚道,但已經太遲了。

  土龍直挺如同高塔般的身軀,朝向氣象觀測站,直直地、沒有一絲偏移地、龐大地、壓迫地、數噸重地、無法想像地、難以承受地、沒有一絲猶豫地,倒了下去。


  原本看似堅固的天花板和白石牆面,此刻卻如櫥櫃裡過期的鬆脆餅乾一般,崩毀、碎裂、塌陷。

  白石牆上的黑色尖刺穿透了土龍的表皮,刺入了體內,穿過了血管和心臟,卻仍無法阻擋龐大身驅的執意前進。突然施加在牆上的巨大壓力,逼得半透明的空氣巨手在最後一絲掙扎抵抗之後,隨著建築物一同化為塵埃。

  法倫最後,只來得及感覺到腳底下地板微弱的存在感。



7 名無しさん [ 2011/09/20(Tue) 21:14 ID:fzTrZe7g ]

翌晨,南阿克斯自治邦堪察塔氣象觀測站(廢墟)

  清晨的陽光,穿透了叢林中枝葉的縫隙,映照在森林邊緣一片平坦寬闊的淺草坪上。

  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似的,叢林裡,依然平靜如昔。淡藍色的天空預告了今天會是個晴朗的日子,鳥兒也快樂地為這美好的新的一天的到來而鳴啼,小草上的露珠未乾,花兒迎風搖擺著,一切看來都是那麼的美好──正如同在這之前的每一日一樣。

  但──喔,不,還是有些不同的。

  仔細一看:原本高大宏偉的白石氣象觀測站所在之處,此刻已完全成了一片廢墟。碎石瓦礫散佈其上,鋼條露出,原先的雙層建築已崩毀殆盡。

  土龍龐大的屍體倒在一旁。貫穿心臟及肚腹的無數黑色尖刺是主要死因,不過其背後真正的導因則可從牠背上的一個大洞看出些許端倪:一顆豆藤,刺破了土龍的身體穿出,其頂端的莖葉自然包覆成一顆球體。

  球體經由一段時間的生長發育,逐漸生長為人形,豆人(Leghomo)。豆人順著豆藤攀回地面,而豆藤在之後枯萎。

  於是,一切真相大白。


  豆人就和一般的人類沒什麼兩樣,除了偏黃的皮膚和頭上的疤痕,勉強可做區別以外。

  他們一般居住在自己的部落,不對外通婚(因為即使通婚,也無法生育)。男性和女性僅以些許植物莖葉遮蔽性器官,或完全不穿任何衣物,也沒有固定的伴侶。

  豆人的生命從一棵枯萎的豆藤開始,他們不用進食,體型也不會因為年齡的增長而改變。經過一百年以後,豆人的身軀會自然腐爛,留下的頭部會被族人植入泥土,發芽生成豆藤。

  豆藤經過一千年的生長,莖葉會自然包覆成一顆球體,最後由頂端的幼芽重新發育成人形,豆人穿破球體以後,會順著豆藤攀爬回到地面,豆藤在之後枯萎。

  豆人一般除遇意外,不會真正的死亡。即使被土龍吞食,也會在其體內生成豆藤,刺穿對方身體而出,因此土龍一般會避開豆人的活動區域。

  因為豆藤的型態在他們的生活史中佔有重要的地位,豆人會把族人的頭部集中種植在特定的地點,以防止外人侵擾。

  豆人的生殖方式有二:一是女性和男性交合後產下單一或多個,嬰孩頭部大小,包覆在薄膜中的豆子;二是豆藤開花結豆莢,豆子的大小和人體產下者相同。初生的豆子必須經過一百年的生長,到達成人頭部大小,才能發芽成豆藤。

  豆人在盤古大陸時期就居住在拉伐米爾的外圍,今日的南艾美利亞地區。據說在猿人文化毀滅以前,他們曾嘗試阻止人類魔法不當使用的氾濫,不過失敗了。猿人文化毀滅以後,大批的移民越過拉伐米爾,豆人的文化和人類的生活型態結合,形成今日南艾美利亞的叢林文化。他們的魔法,主要屬於操控植物與水的精靈魔法。但是他們並沒有刻意的發展魔法學術。

  法倫站在土龍那龐大的屍體上,凝視著其上早已枯萎的豆藤,他猛然記起,豆藤上葉子的形狀及紋路和之前在房間內所見過的那片神秘葉子十分相似,也就是說,那片神秘的葉子也是豆人的。

  也許在幾百年前,土龍誤食了豆人的頭部之後,就一直遭受著錐刺般地痛苦了吧。也許這就是牠發狂的原因。

  只是不知道誰將豆人的葉子帶來此處,又大費周章地設下魔法保護?

  法倫不知道。他的視線飄向了遠方。

  豆人早已離去,這些問題的答覆,恐怕永遠也沒有人知曉了。


後記

  一聲不屬於原本寧靜的叢林裡的噪音,打斷了法倫的思緒。法倫闔上書本,抬起頭來,正好瞥見一輛敞篷車,由遠方緩緩駛至。

  敞篷車在法倫面前約十公尺處停下,法倫一眼望見了車裡乘坐的人,以及車上所載的器材設備。

  「是導演……」法倫喃喃道。

  「法倫!」一位穿著土灰色夾克,渾身酒氣,滿臉鬍渣的男人從車上跳了下來,高聲呼喊著法倫的名字,幾位年輕人慌張地跟在他的身後。男人的手裡抓著某個東西,似乎是酒瓶。「法倫,原來你在這裡,太好了,終於找到你了。」

  「是呀。」法倫站起身,張開雙手,兩人熱情的擁抱。

  「我寄給你的信,你有收到吧?」

  「有啊,不過沒什麼用就是了,」法倫說道:「氣象觀測站已經毀了。」

  法倫指了指身後的一片斷垣殘壁。導演望向已成廢墟的氣象觀測站,以及其上土龍龐大的屍體。「嘩,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就說來話長了……」


  「有拍到吧?」導演故作神秘地問道。

  法倫拍了拍自己的攝影機:「……當然有。」

                              全文完


8 名無しさん [ 2011/09/20(Tue) 22:16 ID:9qrvfExI ]
過了那麼久就PO這篇喔?
看文看快點好嗎?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