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原創短篇】埋。

1 D [ 2011/10/06(Thu) 11:22 ID:iMDWmBgw ]

好久不見,近年來還好嗎?


在忙什麼?

說的也是阿..........


工作上面不如意、同事相處又處不好真令人痛心阿。

說什麼生命該被浪費的時候......?


阿,
話說你還在作著跟以前一樣的事情嗎?



掩埋屍體阿。









-----------------------------------------------------



【原創短篇】埋。






這不是什麼可以隨便說出口的興趣-------------------------


當時是這樣的。

在高中同學閒來無事的時候總是在後校舍廢棄空地的廁所旁邊抽菸,

雖然有裡面只是負責瞎哈拉的成員,不過並沒有強迫每個人都得抽菸的行為


"大家都是好人。"


只是課業過於繁重,來消除一些不安跟太年輕的衝動。

而這時候,大家不知道第幾次的聚會中........


從角落緩緩的走出來

一個看似正常的高中生,但奇怪的是他穿的是別處私立學校的制服

總是提著附近商家的塑膠袋和一把鏟子,


因為有一段距離的關係,再來原本就有著會被教官記過的大家,
因此起初只是他一來、大家便會突然安靜下來看看有甚麼動靜。

而後也沒發生什麼事情、加上他是別校的學生,
自然而然也就把它出現的事情當作呼吸一般正常........


直到某天-----------------


「嘿!告訴我你每天袋子裡都裝什麼吧?」

有人這麼提出


對方也是當場訝異的張著嘴巴,而後又有人補上

「別擔心啦,不會有事的,就當作彼此秘密交流什麼的」


對於外校闖入、以及犯著校規的比此來說,也算是保持默契許久了。

而對方只是羞澀的不說話,露出靦腆的笑容不斷的低頭。


而旁邊的夥伴也餘光的瞧著他袋中的東西
等他作完他平常會做的事情,走開時,其中夥伴才緩緩的說

「袋子裡裝的是動物屍體。」

濁白的菸從他的口鼻竄出,似乎說的是平淡無奇的事情般


而大家也只是對這問題面面相覷後又用
"晚餐一起去吃點什麼"或是"那個惡毒的老師被隔壁的蓋布袋"很零星的話題給蓋了過去


總之,我們終於對這位埋屍體的別校學生有交流時

---------估計他已經來這裡至少幾百趟了。






「我阿,要是一天沒有埋到屍體就覺得很不安心呢。」

「明明一開始只是覺得被輾過的動物很可憐之類。」

「但是之後每天不埋點東西就覺得渾身不對勁。」

"說起來真怪""你還是想想有別的事情做好了
"不如老子我教你把本校女生""別開玩笑了你乾脆把你妹介紹給他算了"

總之後來大家都會分點東西給這個行為說雖怪異、但人卻還不錯的外校生一點好意。



之後日子飛快---------------

夥伴們也終於到了該分離的時候......


大家胸前都別著有"畢業生"的胸花,但是做的事情卻跟日常沒什麼兩樣

拿A書的看A書,抽菸的抽菸,哈拉的哈拉,
兩打算是離別的餞別禮而買的啤酒放在旁邊

而那個校外生,也準時的在同時間出現,依然拿著塑膠袋,
而大家也就慣以為長的從遠處看他把所有的事情處裡完以後、招手要他來。

"今天我們畢業喔、阿...你們學校昨天就辦完了?"
"你不是畢業生晚我一年、如果可以的話陪我們喝一點吧"

語畢,拿起紙杯幫他倒了些,他也就傻傻地接下了。



兩打的啤酒在菸根談笑中不一會而就消耗掉了,

而大家拍掉屁股上的灰塵、而互相打屁大學重考、
或是明天就上台大、決定踏出畢業的門就還清一屁股債什麼的,


聚在一起的時光短暫,而離別的時候意外大家都很爽快------------

總之,
最後只剩下外校生和不知往哪去的人留下來了。


「不知道該說什麼呢....」

是嗎


「打算他們離去的時候才挖掘埋的東西」

留這手幹麻呢?我說


「所以說你要過來看看嗎?」

什麼?



而後,夕陽西下的時候....

他拿著塑膠袋,裡面已經有相當濃郁且惡臭的鳥類屍體,

看來似乎是被意外掉落、最後被車子輾過去的死狀,


而他只是喃喃自語的拿個鏟子說

「這邊終於也挖不下拉....因為已經埋了很多了嗎」


一邊趴搭趴搭的扒著土



「其實我有稍微規畫一下」

「這個圈跟那個圈土呈現的顏色不一樣吧」

「因為埋的東西不同,所以成現出的樣子也不同,當然長在上面的東西也不同」

「因為東西的大小不一樣,相對要是沒有好好的埋進去會被其他動物給拖出來吃,其實還挺麻煩的」

「所以埋的時候位置要好、也要夠深,異味什麼的也比較好處理......」


他滔滔不絕的講著埋屍體的訣竅,而眼神則是望著其他地方

「為什麼一直固執一定要在這邊做什麼的.......」

「其實一開始也只是單純不想被同校的人看到」

「二來其實離我家很近,像這位置剛好可以從我房間二樓看到什麼東西」

「像是--------------」






「埋下因為意外殺死某人同學的屍體。」





而語出,則讓我驚愕,我剎時間做不出什麼反應,

「這時你應該要老老實實的說出你的心情阿...」

他雖然這麼說,卻依然專注的挖掘土壤、並且發出八搭趴搭的有序聲音



「那天大半夜時」

「看書看到入迷,準備要將夜燈關掉睡覺時」

「而卻有腳步聲雜亂、卻刻意保持平靜,因為數量相當多所以我還是在關掉燈後往窗頭看去」

「有一群隨意穿著深色便服的人,鬼鬼祟祟的搬運什麼東西似的」


「因為用黑色垃圾袋裝起的大小讓人難免會想到屍體...」

聽到這哩,我忍不住全深顫慄起來。


「所以說...當然人群離去不久以後」




「在這個位置阿」

他指了個空處某個地方,
而那裏則是因為太久沒有整理而荒廢的禿出一塊、鮮少的長出些植物。


「我一人到那裡挖掘了許久便發現。」

「那是個身材樣貌像是國高中生的屍體。」


夕陽紅透的光線打在他那張原本就面無表情的臉上、此時日常白色的臉意外通紅著血色

「就算這樣我也沒有報警...

「或許只是單純的不想惹事吧」

「所以說,為了大家好--------------」

而在那平淡而因為興奮而些許紅潤的臉上,
此時居然掛上了微笑。



「所以我慎重的將屍體搬出來,然後用正確的方式把它掩埋了起來」

語氣似乎完全沒有變化,似乎這話讓他講起來相當具有成就感。


「如此一來,犯人們或許為了預防事情曝光」

「所以每天都會聚在這裡、防止他人進入」

「而之後因為太在意屍體會不會分解成漂亮的骨頭,我還是忍不住會抽空來這...」

「直到今天如今.........」


他埋好了鳥的屍體,
如今站起來、拿起來已經被藏很久的大把鏟子,一鏟鏟把土往旁邊清倒,


而時間此時在我心裡凍結而不知多久..........


「嘿,你有沒有發現-------------」




等我發覺的時候,他早已抱著頭骨看著"我"說

「這傢伙有點像你呢。」




..........阿........阿阿...............



「所以說,這時候你到底是用這邊的眼睛看我,還是用那邊的眼睛看著我呢?」


這麼說來,被埋葬的,

每日監視著的,

甚至每日每日...........想到這裡突然有種做噁感


但是已經死掉的我,怎麼可能吐的出東西呢?



他笑著說

「就當作你的畢業禮物吧。」








-----------------------------------------














"話說你以前老再那邊挖掘東西讓我們一夥人很緊張阿..."

"因為過了追溯期,隱藏再心裡好幾十年了,所以說這個可以跟你說嘛?"

"要說年輕的糊塗事讓我好緊張阿,像是殺掉人之類的。"

"埋在當時你喜歡埋屍體的地方,對..."


"誰被殺或為什麼殺人以經記不清楚了"

"總之除了殺人以外,那邊算是個美好的地方阿............."


"但是人大多已經沒辦法連絡"

"當然"

"這種時後羈絆誰要阿~當然趕緊收拾東西準備離去阿。"




"總之..."

"你還在做著跟以前一樣的事情嗎?"



「掩埋屍體。」

「因為想要的東西已經到手了,所以便不做了。」


咚的一聲,對方則是婉如人偶般,頭突然撞擊桌面後,便沒了聲響。



「你知道嗎?掩埋屍體可不是什麼好癖好呢。」























而後,對方稍微有意識而模糊的視線、
看到的是自己處在潔白貼滿瓷製磚的類似衛浴的寬敞空間,

而那個高中老是掩埋屍體的人,
如今拿了把相當銳利的刀子,並且深穿深色像是肉舖的穿著,


此時見到了身下不斷扭動、並且激烈呼吸的男人拿下了口罩說:


「殺人的本身也是。」



刀子毫不留情的劃過空氣聲

"咚"



的落下。






【THE END】



2 名無しさん [ 2011/10/06(Thu) 13:00 ID:E4FOXMmM ]
這篇也差不多
道路工程包商要撈油水不把路鋪好就算了
對待自己小說也像對待柏油路一樣 就說不過去了.

3 名無しさん [ 2011/10/06(Thu) 23:49 ID:Q9DPyvlI ]
蠻喜歡這種異色短篇的

4 D [ 2011/10/07(Fri) 15:49 ID:U7i7aIWs ]

「這片也差不多」
男人抽著菸,看著遠方,似乎在注視著甚麼。

"局長指的是哪方面呢?"
跟在後頭,穿著西裝外套、並且年紀約20左右的肥胖年輕人這樣問到,
年輕人他帶著歪斜的黃色公務帽、腋下夾著筆電,溼透的汗液在他襯衫磨蹭著冒出一股味道。


這裡是某個因為大部分荒廢、
而少部開發相當不錯,緊鄰更多茂盛森林的詭異區域,

代號是"K",因為由此國家簡稱所取名,
由於是許多人共同管理的又被人稱作協作區塊------------


你在說甚麼鬼東西啊?
彷彿是帶著這樣的臉色,他那張可以穿透所有內心的黑色瞳孔,
刺痛著肥胖且容易流汗的年輕人,嚇得他抖了下身子甚麼也說不出來。

此時,男人不說話,
他回過頭來看著各似各樣,不同的推土機,
不斷來回鏟著土,

有些是筆直的往前開著,鏟出了一道平整又完好的道路。
而有些則是斷斷續續,弄出形狀還有路邊坡度不穩的道路。
而有些乾脆只是開進去、就停止不動了,只留下彷彿像是掙扎過後放棄的樣子。

就從男人的眼光放去,
將近1292條道路,看起來絕對不是一般人所以可以想像的宏偉----------


可是,對於這個簡稱為"K"的國家,只能算是龐大數字的尾數而已。




男人接著對著開始平拓道路,準備要鋪上柏油施工的道路說
「道路工程包商要撈油水」

接著一台推土機因為糾紛而被眾人圍著,而工人也在大聲地讓讓叫罵。

「不把路鋪好就算了」

接著像是隨意般,另一邊的其中一台推土機居然把柏油任意傾到在別的地方去。



「對待自己小說也像對待柏油路一樣 就說不過去了。」

語重心長的,被人稱作局長的人說著。



而年輕人聽了,也只是保持著相當的沉默,
而後年輕人則輕聲地說著

"那如果是局長,你會怎麼做呢?"

男人回過頭來,堅硬且充滿男子氣概的眼神透露出深沉、暗色卻又點綴如同星空上璀璨的星星一般----------------



他將下巴示意指著年輕人往他的胯下看去,
而年輕人便繞過被稱為局長人背後,來到了前面........


不看還不清楚,看了簡直嚇壞了年輕人、讓年輕人驚愕的兩隻手遮著嘴巴只能發出驚愕的狀聲詞

"哇....屋喔...."


被稱作局長的男人,
此時裝飾著比他整個下半身還要雄偉的巨大、就人類或是哺乳類無法支撐的巨大鑽頭--------------------



"局長!這是!?"年輕人大叫著。




(接下)

5 D [ 2011/10/07(Fri) 16:20 ID:U7i7aIWs ]
「你鋪路承包商喔?」

恥笑著看著似乎完全沒有見過世面的年輕公務員,他就這樣筆直著腰、挺著似乎可以從宇宙鑽出洞的巨大鑽頭站在原處,
而原本還是潔白的大白天、早已因為時間的漫長度過,轉而變成紅透天邊的夕陽美景。

紅黃混色的橘紅色夕陽,將被稱為局長的男人背影拉了一條巨大又寬闊的人影------------


而堅毅的眼神,如今看著夕陽下那些被他看不起、偷工減料的承包商說著


「偷工成這樣也能交差真是爽」


他的正義以及熱血毫不遮掩的在他的眼神跟邀挺直的鑽頭,
被光芒照的讓人霎時間分不清楚人、抑或是神------------------


男人接著開口說了,但是卻因為突然的一陣強風刮過,年輕的公務員也只能從嘴型判斷出似乎說著

------------要是我的話,就要用我的鑽頭來突破天際!!!!!!!!!!!



"......................"

看著這情形的年輕人,先是訝然、接著不說話,而後他也同樣帶著微笑說


"事實上,是如局長說的這樣嗎?"



男人因為話語而轉頭,
而年輕人丟開了筆記電腦、拿下了眼鏡,然後從背後的脖子做出往下拉的動作,

如同魔術師或是更科幻的方式,瞬間當時在男人眼中的肥胖年輕人,居然在皮下組織中隱藏了一個穿著女性秘書西裝的妙齡女子!



而不等男人張著嘴閉上,妙齡女子推著不知怎樣藏在皮下組織的眼鏡,
他開口說

"原本,我也是個跨下身裝著巨大鑽頭的男人......."

"抱持著想要在這個充滿愛與和平、甚至繁榮的地區創造出自己的道路"

"可是"

"當我嚴厲的指導這些局長所說的鋪路承包商"

"我發現長時間跟他們相處下,他們有不一樣的面貌"




"有些,竭盡所能地在成長"

"而有些則是在道路上的挫折中找到比開闊道路更重的是,"

"而更多人是從短暫的開拓道路的時間中,抒發自己對於自己的一些理想"

"即使有這麼多,存粹來看熱鬧的島民"

"原夢,發洩,炫耀,交友,談天"

"他們不一定要全都因為工作上的優劣得到好跟不好的評價,他們只是隨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或許你覺得他們不夠努力"

"或許在他們的努力卻被批評成不用心經營"

"而或許.........."


此時OL裝,曾經跨下也裝著巨大夢想的年輕女子看著被稱作局長的男人,透露著溫和的眼光


"你也曾是個這樣跌跌撞撞過來的鋪路承包商阿.............."



此時男人闔上那張張著不說話的嘴
----------接著他微笑了。



即使這樣也依然動搖不住男人想要轉動、那身下的巨大鑽頭。


他接著面對夕陽下的所有鋪路承包商大喊著
「偷工成這樣也能交差真是爽!!!!!!!!!!!!!!!!!」



「差真是爽!!!!!!!!!!!!!!!!!!!!!!!!!!!!!!!!!!」


那大聲如同環繞著整個協作區、喚醒心中那股比任何人還要炙熱的熱忱,
鼓譟著他眼前所有的鋪路承包商,

而正在施工的鋪路承包商則看著兩人,眼光照著閃閃耀人、被稱作局長的男人,
以及,曾經是跨下也裝著巨大夢想的年輕女子


被稱為局長的男子,就這樣咆嘯著,
對著夕陽不斷地轉動他胯下的鑽頭筆直的前進-----------------------------------


動人的迴盪納喊聲,以及男子的背影,
跨下也裝著巨大夢想的年輕女子此時閉著眼睛,將雙放置在雙耳後,凝聽這股自己遺失已久的聲響


"真是個了不起的發言............."


語畢後,他笑著。






【THE END】



6 名無しさん [ 2011/10/07(Fri) 16:47 ID:aRYp2BC2 ]
婊個屁啊你?
自以為很行是吧?
沒關係 我記著了

7 名無しさん [ 2011/10/07(Fri) 21:26 ID:ilWd1jn2 ]
後面也太超展開XDDDDDDDDDDDD

8 D [ 2011/10/07(Fri) 22:58 ID:U7i7aIWs ]
Dear 協作的鋪路承包商:

大家好,有陣子不見了,
不知幸運的你們找到好的歸宿了嗎?

前陣子工作出了點差錯,差點把自己的腦袋給弄丟了,
不過後來因為所幸還有人送到派出所,
並且打了脖子上的連絡住址,請我的家人領回以後好不容易才回來,
不信中的大幸是,有半數的內容物因為沒有正常補充,
可能慘遭廢棄的樣子....不過至少裝東西的東西沒弄丟其實還不錯。

總之真是太幸運了...
希望大家在隨便把自己的頭顱丟在地上的時候,
也要記得將自己的身分證跟聯絡方式在脖子上繫緊喔~(微笑)

講到鋪路承包商,雖然跟本篇毫無關係,
但是因為臨時感受到了不一樣的感動而動手寫出了,
或許有些人會因為過度驚喜、驚嚇、抑或是過度的害羞,
希望能夠諒解...

畢竟能夠收到各位的評論對鋪路承包商都是個很有意義的事情。


最後感謝一路看到這邊的各位,
本篇是個不成文的文章,真的是非常謝謝你們。

最後慣例,初次見面,我是D,晚安。


9 名無しさん [ 2011/10/07(Fri) 23:23 ID:d0N/I4jc ]
你還真的又寫了喔?
夠囉
婊了又婊
你他媽的寫作就只為了婊人嗎?
那麼想婊人去報紙投書啦
還有錢領咧
再寫啊?
你寫我就回
看你可以撐到什麼時候
你想玩沒關係 大家慢慢玩

10 名無しさん [ 2011/10/08(Sat) 22:53 ID:hr.k5HyU ]
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