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短篇故事-幸福怪談

1 幻燈蝶蛾 [ 2011/10/11(Tue) 11:38 ID:av4a2Mm6 ]
以前寫的短篇故事,出處在這裡
http://www.lightnovel.cn/thread-145736-1-1.html

幸福怪談
這棟大樓有一個傳說
傳說只要在樓頂向人告白的話,一定會成功
而兩人,則會永遠在一起
即使吵架了,一定也會再次和好
即使哭泣了,一定也會再次微笑
即使遇到痛苦的事情,遇到悲傷的情
只要還有心的話,只要還有愛的話
也一定可以兩個人越過,再次在一起
一定會,得到幸福
——傳說,終究是傳說。這種事情,我當然知道
但是
即使如此
我還是任性的希望著
希望著,和你,在一起……


阿九推開樓頂的大門,老舊的鐵門發出了格格的聲音。今天晚上沒有風,也不算太冷,但是只是站在樓頂,阿九就覺得有股冷意讓自己打顫。
本來應該什麼也沒有的樓頂,卻看見一名男子的身影。他正坐在地板上看著月亮,在他的身旁有幾個空的酒瓶,他搖搖晃晃的拿起一個酒瓶,一飲而盡。
阿九走過去,蹲下來,看著他。
「你是誰?」阿九問道。 「在這里幹什麼?」
「……我是誰?」男子低頭沉默半響,然後忽然神秘的笑道。
「……我不是人,我是鬼。」
「……不像。」
阿九搖了搖頭。
「哈哈哈,說的也是。」男子豪快的承認道。 「對,我連鬼都不是……我只是個酒鬼。」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阿九也坐了下來,看著男子。 「你在這種地方做什麼?」
「就跟你看到的一樣,喝酒。你呢,你又是為何而來?」
「……」一瞬間,阿九沉默不語。
男子笑了笑,也沒有追問下去,只是拿起一瓶啤酒,遞給阿九。
「如何,有興趣和我這酒鬼喝一杯嗎?順便,聽聽我這個酒鬼的抱怨。」
阿九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接過了酒瓶。
大樓之上,阿九和男子,靜靜的喝起酒來。

「哈哈,酒這東西,果然是兩個人喝比較好喝呢!」
「是嗎……唔!」倒了一杯酒,阿九輕輕的嚐了一口,火辣的感覺直達喉嚨,讓他不停的咳嗽。
「哈哈哈,小子,這種酒對你還是太早了嗎?」
「我不是小子!」阿九順了順氣,皺著眉頭說道。
「……只是沒喝過而已,酒這東西,不好喝。」
「哼哼哼,我在小時候就已經經常喝了,哪有什麼好不好的,習慣了就好了,小子。」無視阿九的抗議,男子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酒啊,只有會醉的時候喝才是最好喝,所以我很少喝酒,為的是等想醉的時候,可以簡單的醉到,但是真是混帳……」
「——為什麼,就是不醉呢?」紅著臉,腦袋搖晃著的男子,如此說道。
「……你不是醉了嗎?」阿九說道。
「混……混帳東西……!我才沒有醉咧……桀桀桀,朕還要喝十瓶啊!」
「哦。」
阿九不理他,但卻被男子敲了敲頭,阿九抬起頭,看著男子。
「笨蛋,這個時候就要吐槽說『酒鬼都是這麼說的!』啊!」
「你不是說你沒醉嗎?」
「嗯!這個吐槽不錯!但是稍微缺少了衝擊性!」哈哈大笑的男子,用力的拍著阿九的肩膀,阿九隻是用迷惑的眼神看著他,不懂他為何這麼高興。
「……你果然醉了。」
「都說沒醉了。」男子抬起頭,看著月亮。
今晚的月色,非常漂亮。
雖然有幾片烏雲遮擋著,但是卻無損它的光芒。
男子舉起了手,對著月亮,月光從他的指尖穿過,輕輕的,他將手指收攏,如同想要抓住月亮一樣。
———只是,到了最後,他也是抓不住月亮。
「鏡中花,水中月……不管怎麼抓,都是抓不住……呢……」男子收回了手,但卻沒有將手伸向酒瓶。
「吶,你覺得什麼是幸福呢?」
「……幸福?」阿九沉思了一下,回答道:「不知道,那種東西從來沒有在我眼前出現過。」
「是啊,不會這麼簡單出現的吧。幸福這東西,看不見又摸不著……但是對我來說,和她在一起的每天,就是幸福了。」男子笑了,但是卻是,非常寂寞的笑容。
「——她是個料理笨蛋,料理做的一團糟,但是每天早上都會​​買豆漿要我陪她一起吃,說早上最重要的是早餐,吃了才有氣力。結果是體重直線增加,結果一邊哭著一邊要我陪她減肥。」
「——為人小氣,對錢又計較,每次我亂花錢她就在哪裡生氣,但是當我生病的時候,卻買了一堆有的沒的,要我吃著吃那的。吃的時候,一副心疼的樣子,是心疼我還是心疼錢,真是搞不清楚。」
「——平時穿著又樸素又簡單,老是說衣服什麼只是裝飾,只看外在的是不會懂得。但是呢,卻老是罵我衣冠不整,這樣出去會被人瞧不起,也不看看她自己的樣子。」


2 幻燈蝶蛾 [ 2011/10/11(Tue) 11:39 ID:av4a2Mm6 ]
「——但是,怎麼說呢,跟她在一起,一點也不見得煩悶,就算像個老頭子老太太一樣在公園坐著浪費時間,也覺得很愉快。我想,這大概就是幸福吧。所以在向她告白的時候,她問我『我真的可以嗎?』我回答『一起幸福的生活吧。』——……」

「……你……」看著這樣說著的男子,阿九的表情,第一次發生了變化。
「我認識她十年,喜歡她十年,一直以為,自己是最喜歡她的人,也一直以為,她最喜歡的人是我……」男子沉默了一會,說道。
「她要結婚了,為了她的家人。她是個重視家人的人,所以無法拒絕。」
「說分手那天,她​​說『對不起。』」男子說道。
「……而我,則只是強笑著,一如往常的說『沒問題。』——……」
靜默,一瞬間在兩個人中間降臨。
阿九隻是默默的看著男子。
男子,則看著天空。
「……這就是你喝酒的理由嗎?因為她沒有選擇你。」
「……其實呢,這裡也是我向她告白的地方。」晃動著酒瓶,男子說道。然後敲了敲地面。
「她以前住在​​這裡哦,我也是,但是後來搬出來了,那時候,經常在這個天台上玩呢。」男子用懷念的語調說道。
「以前……」阿九想了想,指著然後說道:「我想起來了,我以前見過你。老是在天台燒烤,搞到別人以為樓頂著火叫警察的傢伙。」
「哈哈哈哈,那真是懷念啊!哎呀,其實我也沒想到會鬧的這麼大,可是為什麼我沒見過你呢?你以前也是住在這裡的嗎?」
「現在也是。」阿九低下頭:「我一直住在這裡。」
「真是……」男子感嘆道:「這該怎麼說呢,偶然?想不到,以前同住一棟大廈卻不認識,但是偶然回來,居然會一起喝酒呢!」
「啊啊,偶然。」阿九點點頭。
「那樣的話,你知道吧,以前這裡有個傳說……永遠在一起的傳說。」
這樣說著的男子,臉色閃過一絲痛苦的表情。
「那個的話,我知道。」阿九低下頭。 「不過是無稽之談。」
「確實如此,我也知道,只憑傳說是無法永遠在一起的,這種事情……我是知道的……只是……即使如此。」
「——直到現在,我內心深處,還是想要去相信。我們是可以,在一起的……」
「……是嗎。」阿九點點頭。
「覺得很愚蠢嗎?」男子苦笑道。
阿九搖了搖頭。
人的感情,是由人自己決定的事實。
這本身,就沒有對錯之分。
阿九是這樣想的。
所以,阿九看這個男子,認真的說道。
「不會。」
男子看著阿九,低頭。
「……謝謝你。」
「不用。」
兩人就這樣默默的繼續喝著酒。

「……以前,也有一個和你差不多的傢伙,那傢伙也曾經愛上過別人,一直一直,喜歡著。只是到最後,那傢伙都沒有告白。」突然間,阿九說道。
「是嗎……」看著阿九,男子突然湧現了興趣。 「為什麼?」
「因為死掉了。」阿九轉過身,背對著男子,說道。
「想要告白的前一天,不小心從這裡摔下去,死掉了。」
「……」男子不知道說什麼好。
「人生無常,誰也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阿九說道。 「所以,如果該把握的時候不把握,那麼就會後悔一輩子。」
「把握……嗎?」
「阿,沒錯,比如說,如果喜歡的人要結婚了,那麼……」阿九,輕輕的笑了。 「就去把她搶回來。」
「……哈?」男子楞了一下,「這種事情,才沒可能吧?」
「所以呢?」阿九說道。 「與其一輩子這麼痛苦,為什麼不去拼一次?」
「……!」
「即使被拒絕也好,即使是毫無作用也好。怎麼樣也比現在在這裡喝悶酒來的好。」輕輕握起拳頭,阿九說道。
「有一些東西,自己不去爭取,那麼永遠就不會擁有。一直猶豫的話,那麼本來可以得到的東西也會失去的。我不知道什麼是幸福,但是我知道,什麼是,永遠也無法再回頭的,後悔。」
「——人生無常,誰也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說這句話的阿九,帶著有點憂鬱的表情。
「……自己去,爭取嗎……」男子低下頭,原本陰暗的表情開始緩和起來。
「……我,可以嗎……不會給她,帶來困擾嗎?」
「決定的是你,不是我。」阿九說道。
「即使明知道是錯,也還是想要和她在一起吧?」
「說的也是,我……」男子站了起來,看著阿九。這時候他的表情,已經充滿了決意。
「我……想和她在一起。或許會給她帶來困擾,或許會,破壞掉以前的一切也說不定。」男子的臉上,出現了笑容。
「但是,已經不會猶豫了,因為,這是我的選擇。不是她的錯,只是我是個笨蛋而已。因為是笨蛋,所以對這個愛了十年的女人,對這個承諾要一起幸福的女人,真的,真的無法爽快的放棄啊!」
男子以如同嚎叫的聲音,對著天空怒號著。
「混帳,我就是喜歡你拉~~~~~有意見嗎!!!!!!!!!!!!!!!!!!!!!」
天空依然被暗黑籠罩著。
但是男子的聲音,卻如同利刃一樣劃破了天空。
一絲絲的光芒,從地平線穿過來。
太陽快要昇起來了……阿九如此想到,一邊看著那個男子狂吼的身影。
真是個笨蛋啊,但是……
阿九,靜靜的喝了一口酒。
……嘛,反正只要不吵到下面的人就好了。

3 幻燈蝶蛾 [ 2011/10/11(Tue) 11:40 ID:av4a2Mm6 ]
「啊哈哈,怎麼說呢,有點羞人啊!」男子爽快的說道,絲毫看不出羞人的樣子。
「但是,託你的福,我終於下定決心。謝謝你。」真心的,男子感激的看著阿九,阿九卻搖了搖頭。
「該怎麼做,只能由你自己決定。猶豫和痛苦的是你,但是,下定決心的也是你。他人是無法真正影響的。我能做的,頂多是推你一把而已。」
「……啊啊,是啊,只是,還是謝謝你,推我一把。」男子舉起酒瓶,「下次也,一起喝酒吧。只是,現在的話……」
「……天快亮了。」阿九看著發白的天空,說道。 「差不多,該下去吧。」
「啊啊……」男子說道。 「我要去。再一次和她在一起。這一次,一定可以,永遠……」


突然,一隻手,毫無預兆的,推了男子一下。
男子眼前阿九的冷靜的表情,變成了那微亮的天空。
一臉不可思議的男子,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會往下掉,直到墜落到地面,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阿九看著推他下去的手。
那是,自己的手。

「這樣就可以了吧?」阿九回頭。
一陣煙幕吹過。慢慢的,那陣煙化成了少女的現狀。她低頭向著阿九深深的鞠躬。
「以你的力量,控制剛死的靈魂,易如反掌。」阿九說道。 「他已經是你的東西了。」
少女的旁邊,出現瞭如同海市蜃樓一般的虛像。那是,男子的身影。他如同傀儡一樣目無表情,而少女,則輕輕的依偎在男子的身邊。
「十年前,在你告白的前一天,看見了這傢伙和其他人告白的情景,所以才心不在焉失足掉了下去。」阿九說道。 「十年後,你讓我去殺了他,是為了復仇嗎?」
少女沒有說話,只是搖搖頭。
「只是希望在一起,嗎……」阿九搖搖頭。 「即使,他根本不知道你的死,你的想法,甚至你的存在?」
少女點點頭。
「愛?這是愛阿……」阿九沉思了一下,然後抬起頭。 「那麼,恭喜你。」
少女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閉上眼睛。
「不用客氣,你跟我也這麼多年的交情了。沒有你,恐怕我會寂寞很多。」阿九擺擺手。 「殺個人而已,應該的。」
阿九看著男子,原本還有著豐富表情的人類,變成瞭如同行屍走肉一樣的僵硬表情。
阿九向他遞酒瓶,他卻沒有反應。放開酒瓶,酒瓶落在了地上,發出了清脆的碎裂聲,其中一塊碎片向男子飛去,但卻從他身上穿過。 。
「……看來,已經無法和你喝下一次的酒了。」
說完這句,阿九向著大門的方向走去,在打開大門的瞬間,他忍不住回頭看了一下。
男子依然目無表情,而少女,則輕輕的摟在他的背上。
——露出了非常幸福的表情。
「……幸福,嗎?」阿九關上門,同時也將少女和男子,慢慢的關在門後。


這是,這棟大樓,『9號大樓』,特有的怪談。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