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 Sword & Crime ──

1 名無しさん [ 2011/11/28(Mon) 22:01 ID:2xFH.ugw ]
  「P.A.S啟動進入倒數階段──」

強化玻璃的這端,操作員們的手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打,雙眼注視投影於面前虛空的大型螢幕上瞬變的圖表值量。已接近成果分曉到來之刻……就連額上都滲出汗滴,無言的壓力隨著喉結骨碌滑動……伴隨口水一併嚥入腹中。

相較於執行人員被彌漫於身的氛圍籠罩而繃緊面孔,立身於後的堅督者留著八字鬍的方型面孔上卻帶著微笑……盯視螢幕的瞳孔反射出光輝。
「終於盼到這一刻,京子。」
「嗯。」
「妳在緊急嗎?」
「有一點。」
男子右後方的紅髮女子,回話的同時試著從嘴角擠出一絲微笑,將這個笑容收入眼中,男子再度回頭看向前方。

視線落到強化玻璃的另一端,在寬敞的空間中被無數管線纏繞周身……儀器設備圍於中心點……實際年齡17歲的少年。因為戴上頭罩的緣故,無法看清他臉上表情的變化。

「啊啊,該死的,是還要讓我坐在這裡多久?」
手跟腳被束帶固定住,胸腔、腹部、四肢都貼滿貼片,導線接上儀器,四顧周遭……冷調的無機感讓少年的心情更加焦慮。

啵的一聲,低鳴連續的機械音讓糾結的心頓時受到振奮而揚起。

左右兩端的機械手臂捧著一個針筒狀試管,從高處降下。似乎是為了避免內中溶劑在移行程序過度波動,機械手臂降下速度極為緩慢。

「Diastolic blood pressure數值偏高。」
「太緊張囉,祖。」
聽到操作員的回報,監督者透過廣播通告受驗者。
「吵死了──這個是亢奮,亢奮吶。」
名為祖的少年,用高昂的聲調回應……對話結束當下,試管已來到少年面前,只要一抬頭,就可看到水藍色溶劑中……水泡浮升。

「來啊──」
瞪向試管的雙眼像要發出光芒似的:「讓我體會那至高的愉悅,P.A.S!──」

「京子,看啊──」
目睹至此,中年男子微笑擴張……雙臂高揚,如朝聖者的崇敬之姿喃喃說道:「通往樂園之路將展現於此,樂園之扉終將由我手開啟。」

「我們終將,走入神之園。」

男子沒注意到身後之人,抿唇凝重地俯看這一切。


── Sword & Crime ──
Paragraph.1 變數


  「P.A.S輸注導管,接續預備。」
從少年左右兩端的儀器中展開機械手臂,其中一只手夾著一條透明中空管子,緩緩來到試管下端,另只機械手臂已夾住試管下端開口。
「Pulse,正常。」
「Diastolic blood pressure,正常。」
「Systolic blood pressure,正常。」
「Adrenaline,正常。」
操作員詳細回報少年生理狀況,逐一得到確認後,監督者詢問受驗者:「沒問題吧,祖。」
「你以為你在跟誰說話啊,Leadership。」
「哼。」
對於少年的冷言,他只有一句:「我不允許失敗。」

「開始吧!」

操縱室再度迴響一陣又一陣的鍵盤敲擊聲,投影立體螢幕圖表更頻繁地切換變化,而這一切,都在這一句下瞬時凍結──

「P.A.S,注射預備。」

機械手臂鬆開試管下端栓塞,另只手完成管子接銜,而在少年左手臂端又有一只機械手臂,將針頭插入靜脈中。

寧靜支配空間──「P.A.S,注射開始!」

昏暗的紅光掃過整間操縱室……「B1不明熱量產生!」不安的蜂鳴聲轟轟生響……「不明人物闖入B2、B3、B4……中央試場被闖入!」

「實驗中止。」
操作員在男子下令之前已暫停一切程序,立體螢幕轉變呈現出整個建築物之平面圖……代表狀態危急的紅色區塊逐漸漫延擴增。圓環管狀的中央區域,也滋生出紅色影像。
「防衛隊沒有動作嗎?」
「……第一、第二、第三防衛隊已出動,可是、可是對方的應變速度太快了。」
在操作員面前的平面小螢幕中,被分成四個區塊的現場影像中只見到敵人的身影……

「沒用的東西。」
男子負手於背,前後跺步而行,低首沉思過後……「出動Terminator,一律格殺無論。」
「這、這個……」
「以中控室護衛為第一考量,無須他顧。」

受驗場中的少年,也在同一時間得知狀況丕變。
「喂喂,來得太早囉螻蟻們。」
少年像是隱忍什麼似的雙肩微顫,低下了頭。
「等我這邊搞定了再給我登場啊你們……」
再也按捺不住,笑聲從嘴角洩出。
「好讓我殺個痛快。」

被稱作殲滅者的Terminator M1是以無人操控為理念開發出的自動機械人,只有半個成人的高度,但機身配置口徑達12豪米全自動機槍,單單以對人迎擊而言,這種破壞力已可堪稱惡魔。

從收置室中湧出的迷彩色小機械人,以高速履帶作為運行方式疾速馳奔戰場。頭部熱能感應器測知目標後,左右機槍孔已對準目標全力射擊!

Terminator M1如嗜甜之蟻蠶食敵人,如其名號毫不留情地給予摧毀。
「穆罕默德!」
疲於迎擊的男子,被同伴呼喚著名字。
「你去吧!」
「馬吉德……」
「這裡撐不了多久,我們負責給你掩後,你就立刻衝進中控室內!」
馬吉德的臉上因為流彈擦傷鮮血泊泊而下,但這時的他眼神炯然,話語中隱然有不可抗拒的威嚴。
「不要辜負先知的聖名,真主會保護你。」
「一定要把瀆神之器拿到!絕不能任其落入異教徒的手中!」
「我知道。」
穆罕默德用力點了點頭,將他的意志透過眼神傳達給戰友。
「很好。」
馬吉德露出一口與肌膚對比強烈的白牙,用力推了穆罕默德的肩頭。
「上呀!」
「馬吉德‧候賽因‧阿爾‧提克里特!──」
用力高聲吶喊戰友之名,穆罕默德一股勁擎起中制改良56型衝鋒槍往後方而去。當Terminator出現於轉角處,後方轟然飛來的反坦克飛彈已直接命中最前頭的機體,靠著煙霧掩護,穆罕默德放開腳步直衝向盡頭……
「他們在樂園裡,聽不到惡言和謊話,但聽到說:祝你們平安!祝你們平安!」
馬吉德吟唱古蘭經的經文,最後的兩句,更是帶著無比誠摯的祝福,默送離去的戰友。

而這也是他最後之語。

流動的風透來嗚咽,爆炸聲讓穆罕默德腦袋一片空白。咬緊牙關,穆罕默德催促已逐漸不聽使喚的雙腿再更用力向前奔跑,逃出Terminator的狩獵網……


  「B1、B2、B3、B4鎮壓完成,C3、C4失火得到控制。Terminator破損率5%。」
「哼,鼠輩還是有鼠輩的才能是嗎……」
張開閉上的雙目,男子不悅的哼出聲,看了一眼立體螢幕後回過頭去:「京子,妳身體還可以嗎?」

有別與屬下交談,身為Leadership的他話中流露關懷。

「請別為我的身體擔憂,繼續吧。我還想看下去呢……米爾。」
「如妳所願。」
男子釋出明亮的笑顏,轉過身去的同時又換上一身凜然:「實驗繼續。」他沒注意到後方的女子臉上又轉為凝重,與她方才所說是天淵之別。

前後不到兩步的距離,但兩人的心情卻是千里之別。

機械手臂再度喀然固定導管與試管的接銜,只要再一步,P.A.S的注射作業就要展開。

意外的變數已被排除,再也沒有誰可以阻止這場實驗的進行。帶著這樣想法的Leadership──弗拉基米爾‧德瓦卓維齊‧彼得拉,全心期待成功果實的誕生。

但是……超過一切準備預料的,才被稱作變數。

受驗場上方的排氣孔傳來爆炸,在眾人驚呼聲中,一名身著迷彩服裝,身材短小的男子一躍而下,在要落地前身後的包囊底部噴出氣流減緩墜下的衝擊力。甫落地的這刻,男子馬上持槍對四周進行掃射,坐在椅上的少年被牢固定住而無法掙逃,身邊的儀器炸開,管線斷裂,少年只能透過嘶吼宣洩他的情緒。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
對於少年的叫囂,穆罕默德挑釁似的用手中的槍繞著他擊發子彈,眼睜睜看著他如此舉止,無能為力的少年痛苦地掙扎放聲大叫。
「給我安份點,狗養的!」
想再多罵幾句,穆罕默德目光已撇見急速高升的機械手臂上的試管。
「就是那個嗎?」

一想到同伴的死,穆罕默德槍身朝上,用盡所有子彈對準手臂而射!

「不!──」
弗拉基米爾頭次如此失態,面對要奪走一切的罪者,整個身子貼上強化玻璃,用力敲打。
即使如此,從天而降的試管還是落入穆罕默德手中,確認目標獲得,穆罕默德頭也不回地向外奔出。
「Leadership,要出動Terminator嗎?」
操作員戰戰兢兢的一句詢問,換來的是被一手緊抓後腦用力撞向面前螢幕。
「你是沒腦袋了嗎?這個時候出動Terminator?」
弗拉基米爾邊說邊將操作員的頭用力撞向儀表板,直至京子上前阻止,血漬沾上儀器才停手。

「通令全體,緝拿犯人!」
穆罕默德的面孔透過放大清晰處理後呈現於眾人面前,黝黑如炭的臉上浮現狡詐的微笑,似在嘲諷所有注視他的人一般。
「以確認P.A.S無損為前提下,生死不拘!」

盛怒的男子身後,有位淡然一笑的女子目睹所發生在眼前的一切。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r0MwsQiPCu4


2 萬萬葉 [ 2011/11/30(Wed) 23:35 ID:EsTxIDLY ]
  這一個午後,平端無故下起了一場雷陣雨。仰賴氣象報告為生的人們,大半都被淋得一身溼透。

街道上人們行色匆忙尋覓掩蔽,沒有誰會有那個心情注意到一名全身緊裹大風衣的人,步履徐徐地走過身旁。

將自身包得密不透風,像是要徹底抹消自身存在的極盡能為……如果是一般的午後,絕對會引起旁人側目。但以現時來論,對那個人而言是最完美不過的狀態。

神秘人走到街道的轉角處,稍微頓步查探了四周,然後就轉入巷角消失在行人之間。

以兩人而言稍嫌擁擠的巷路間,對向的一人沒有迴避意味的繼續向前直行。與神秘者相似的裝扮,不管是那一方的角度看過去都無法分辨對方的身份。

當兩人將要接觸前一刻,其中一人開口了……聲音給人一種有力精鍊,卻不失溫柔的女性韻味。
「你不後悔嗎?」
「有什麼好後悔的。」
當兩人肩併肩擦身而過時,爽朗的男聲再傳入另一人耳中。
「在人生的最後能一贖自身的罪愆,沒有比這個更讓人滿心喜樂。」
女子停下腳步,回過頭,男子正好高舉左手擺出分離的手勢。
「永別了,Cocytus的住人。」
男子話一說完,腳步再也不停歇地快步離去。看向男子消逝的背影,女子帽領遮蓋下露出的雙目眼波流動……
「……永別了,安德烈。」
退去風衣帽領,昂首向天……雨滴無情打在面上,從臉龐流下的是雨抑是淚……
「或許只有赴往煉獄的日子到來,才是我贖罪的開始。」


── Sword & Crime ──
Paragraph.2 援軍


  仰賴燈泡作為照明的密閉房間,弗拉基米爾和京子兩人立於全身被固定繃帶綑縛於椅上,只露出眼睛、鼻孔、嘴唇的犯人面前。

沉重的鼻息聲在密閉的空間迴蕩,垂首看向已瀕臨最終之刻的犯人,弗拉基米爾眼光毫無憐憫之意。就算對方的身份是──
「安德烈‧狄卡比奧,E.A.A治下Seth機構的二級成員,與我走過無數風雨的夥伴。」
「為什麼?」
弗拉基米爾的語調,低沉而渾厚有力,簡單的一句話,同時道出了三個人的心聲。

「為什麼要拋棄我們秉持至今的信念,走上背逆的道路?」

「回答我。」
回應的,只有加快的鼻息。
「你真是太令人失望。」
失去等候回覆的耐心,弗拉基米爾轉過身正欲離去,一道虛弱的聲音才進入他耳中。
「你打算繼續這齣玩弄人類的鬧劇到何時?弗拉基米爾……」
「這句話從你的口中講出,跟我現在聽到你如此虛弱的聲音一樣令人不可置信。」
安德烈聽到這句話,發出嘲諷似的笑聲,這一笑像是把全身的力氣完全藉此宣洩,久到讓人打從心底發寒。
「我跟你沒有話可說了,米爾。」
「我也是。京子,有什麼想對他說的話嗎?」
「……沒有。」
京子說話的同時與拼力掙扎抬起頭的安德烈四目交接,那迴光反照一樣的彪悍目光讓京子頓時側過面去。
「不會讓你措手不及地離開人世。」
弗拉基米爾轉開門把,一腳跨了出去。
「把握你最後的時間,抱著美好的回憶面對死亡吧。」
「想不到你還有人類的心殘存啊,米爾。」
聽到這句話,弗拉基米爾重重哼了一聲離開安德烈的視線。佇足許久,京子才跟著走出房間,關上房門之時內部已發出氣流噴發的聲音。
「不用為我擔心,很快的。」
面對死亡,安德烈的聲音到是一反初時的衰弱,像是獲得重生一般的雀躍。
「我會跟小天使在樂園裡重逢,妳該為我高興才對。」
安德烈又笑了,這次在不到10秒的時間,笑聲嘎然終止,周遭又回復死寂。

活下來的人,只能以無言的形式送他最後一程。


  結束了不快的處決後,弗拉基米爾很快回到中控室中執掌大局。自動門打開的剎那,已有一名年輕人在門的那端向他行禮致意。
「你來晚了,傑克。」
被Leadership一開頭就沒好氣抱怨,年輕人只能顯得無奈地聳聳肩喬正眼鏡。
「光是要處理二級權限持用者闖出的窟窿,我這個三級權限持用者再神奇也要花上好大功夫補破網咧。」
「別說廢話,現在情況如何?」
傑克手在掌上平面電腦撥動幾下,投影螢幕馬上回應他的指令作出顯示。

整個實驗場座落於海上的孤島,螢幕上投影出整個島的平面圖,傑克的手指拉動之下,實驗場與周邊環境被放大顯示。
「紅線代表犯人逃亡的最可能路徑。」
「援軍呢,什麼時候到島上?」
「在敵人入侵發出警報時已自動向周遭人工孤島上的駐軍發佈指令,大約半小時後,11區第二軍團就會抵達島上。」
「連防軍都沒預測到敵人的動作嗎……」
「我只能說二級權限持用者的權力真是太讓人垂涎,您什麼時候考慮授予我呢?」
「我沒有閒情開玩笑,傑克。」
弗拉基米爾撫摸著下巴的鬍鬚,沉思了一會後又道:「我將這次行動全盤指揮權交賦你,如果你能順利搶回P.A.S,我可以考慮。」
「Yes!那我馬上著手進行。對了……」傑克像是想到什麼,原本歡愉的臉上頓時垮了下來:「您不打算讓祖少尉執行任務嗎?」
「不了。以他的個性讓他在這個節骨眼出擊反而會壞事。他現在人呢?」
「一個人關在房間裡大吼大叫還不停踢著垃圾桶中。」

「竟然敢這樣玩弄我──」
一個人反鎖於房中,面目扭曲,因為過度忿怒而身體不住發顫,無法讓自己安靜下來,將假想成仇敵的垃圾桶被踢了又再踢,仍無法排解痛苦的他,只能在地上滾動著身體抱頭大喊──
「不會原諒你的──螻蟻、老鼠、畜牲!──」
「我得把你大卸八塊,不這樣作我就不配擁有祖‧桑莫哈德‧史瓦茲寇夫這個美名了。」
「對吧?爸爸、媽媽。」
勉力抬頭看茶几上的相框,相片中的中年夫婦正以親切的表情望向倒在地上的祖。

少年笑了,笑得顛狂,笑得讓人毛骨聳然。


  逃出實驗場的男人,將自己的身子窩藏在殘破樓房的角落,在昏暗中只有一對透出兇光的雙目瞪視周圍環境。當探照燈的強光打到他的身前,硬是將自己身體更往牆角退縮,輕喘的呼聲及止不住的汗珠,說明現況的嚴峻。

守衛軍全員出動外,連Mastiff獸型機械也被派出加入拘補行列。被Mastiff鎖定的獵物,可以利用其如鉗子一般的大嘴將手臂輕易扯斷,而更優於生物嗅覺的機械光學生命跡象探測機制和運動機能,讓它能勝任任何嚴酷環境的考驗充當最佳斥侯者。

已經不只一次被Mastiff發覺而險險陷入被包圍的窘境……手上擁有最佳破壞這類機械的爆雷彈已消耗殆盡,緊揣於懷中的能一口氣連發40發子彈的改良型56衝鋒槍是最後緊存的保命之器,但繫於腰上的只餘2隻彈夾可用。

「還沒來嗎?」
脫困的唯一指望,至今仍未出現。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已經能聽到人的喊叫聲……「根本只是會說大話的傢伙。」忿怒被死亡的陰影逼出,穆罕默德掏出懷中的試管……「就只為了這種該死的東西。」

試管因為手的顫動而更增生泡沫。

嗷嗷──專屬於Mastiff的索命之音在夜空呼嘯。「呔!」一個翻身躍起,還來不及擺出備戰態勢,Mastiff已率先將他圍於圓心。

低沉長鳴拉高對決的緊迫,事到如今,穆罕默德已沒暇再顧及此行的目的。被拋上空的試管……成了引發戰火的信號彈。確認敵人已捨棄搜索的目標,Mastiff一撲而上,要將被設定的抹殺目標徹底排除。

千鈞一髮之刻,飛縱的Mastiff將要叼住試管的這刻,無情的彈雨將它擊至身首分離,一隻戴上白手套的手緊緊將試管握於掌心。

穆罕默德的注意力完全被乘著氣曩傘飛降而下的人吸走,當他察覺將被Mastiff大口噬殺時,又是一陣彈雨將面前的Mastiff擊潰,緊接著第二波的爆雷轟炸將剩餘的Mastiff一隻不剩的全數解決。

用衣袖擋住飛竄的塵砂,當狀況過去想再張開眼確認……冰冷的音調攝住他的心魄。
「隨手就將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使命拋在腦後,我所認識的提克里特族人腐敗了嗎?」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W0jMD3kYjY

3 萬萬葉 [ 2011/12/06(Tue) 00:03 ID:T2ROXVuI ]
  隻身一人站在受驗場中,地上殘留的彈頭、管線、與斷成數截的機械手臂……京子目光呆滯地看向方才祖所坐的躺椅上。

從沉重的腳步聲就可以分辨來者身份,京子沒有回頭也沒有問候的打算,等到來人直至身後。
「不會忘記的,安德烈那令人打從心底喜歡的爽朗。」
「他是個好人。」
「我知道,在過去那段最艱苦的歲月,如果沒有他給予支持打氣,我撐不到現在的京子……」
京子轉過身去投入米爾的懷抱,他愛憐地撫摸著京子的紅髮。

「不會忘記吧,京子。」
「我們長久以來所抱持的、所企望的。」
京子將頭深埋入米爾胸腔,嗚咽聲從中發出。
「直至佔納特•斐爾道斯的門扉開啟之日的到來,或許才能讓世人明瞭我們的理念。」


── Sword & Crime ──
Paragraph.3 倒數


  爆雷彈捲起的餘波過去後,穆罕默德才剛睜開眼……
「隨手就將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使命拋在腦後,我所認識的提克里特族人腐敗了嗎?」
穿著黑色風衣跟長褲,全身上下除了脖子以上的部位外被包得密不透風……白色手套緊緊握住他剛剛拋出去的P.A.S試管,有著一頭及肩金髮的男子,用訓斥的語氣正面對上穆罕默德。

是個擁有連女人都會妒嫉其外表的男人……不過如果這個人是……
「你們,是送行者對吧?」
「沒錯。」

被稱作送行者的一行三人,除了位於中央的金髮男外,他的左手站了一名個頭極為高大,擁有摔角選手身段的男人,右手邊則是一名留有染上雜色的龐克頭,一副不良混混裝扮的年輕人。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在雙方帶著試探意味的未知對峙中,選在這時才『降』到地面的少女化解了僵持的氣氛。

連身的特殊樣式服裝,將黑長髮少女玲瓏有致的身段表露無遺,頭上還有一對像貓耳朵的儀器,落地同時發出一聲哀鳴。

「痛……就說過不要用這種方式登場嘛。」
當少女一邊抱怨一邊搓揉自己的臀部,龐克頭年輕人一掌按上少女的頭。
「我教過多少次,不能用屁股著地知道嗎?」
「我知道啦!還有別把我當成小女孩好嗎涯太!」
對於龐克頭如看待小妹妹的態度,少女一把甩開他的手,不悅的嘟嚷著。
「嘿。」
對於她的反應,龐克頭只是視為理所當然一樣的笑著。

「馳援的速度未免太慢了點吶!」
援軍的姍姍來遲出現,讓穆罕默德無法用感激的方式向對方致意。對向的一行人在他出聲後才將視線聚焦在他身上……原本一直低頭凝望手中的P.A.S試管的金髮男子,抬起頭來看向他的同時,只淡淡的表示:「但是,馳援的對象並不是你。」
「什麼?」
懷疑自己聽到的答覆,用加重語氣的疑惑回話。
「不要誤會了。我們的行動是以『掩護獲得P.A.S的伊赫桑革命組織平安徹退。』為前提,而不是你這種將作戰目標捨棄的無關人仕。」

「將它丟出的那一瞬間,你就已經沒有值得我們救援的價值。」

語氣嚴苛而堅絕,原本能用美麗形容的臉龐沾染上不快的情緒,反而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威逼感。

「我們走。」
「等等!你們是認真的嗎?我可是花了好大一番工夫才把那東西搶出來的啊!」
對向的人並沒有理會他而逕自轉身離去。沒有想到竟演變到這種狀態,穆罕默德趕忙搶至四人的面前。
「難道你們要把我拋下自己逃命去嗎!」
言語上的咆哮夾帶誇張的肢體動作,說什麼也不能讓唯一的希望就這麼溜走。
「怎麼可以這麼作!──」
穆罕默德情緒激動到緊抓住金髮男子的雙臂用力搖晃,金髮男子用著鄙視的眼神瞧向他……「事到如今救你還有什麼意義。」

金髮男將手伸入風衣中……「你想怎樣!」將這個動作視作決裂之舉,已瀕臨極限的穆罕默德端起衝鋒槍對準金髮男。
「拿去。」
白色手套握住P.A.S試管遞向穆罕默德。
「這個是……」
「這一次如果你再保護不了,我會直接斃了你。」
一時腦袋茫然……少女這時適時插上話:「還不懂呀你!保護這個P.A.S試管是你的任務不是?」
「唔……嗯……」
「這樣,我們就是戰友囉。」
少女眨眨眼,嘻嘻笑著。
「啊啊,原來如此,我瞭解!」
釋出茅頓初開的感覺,放下懸著的一顆心,穆罕默德敞開心胸,一手伸出去。
「我的名字是穆罕默德‧伊本‧阿卜杜勒‧阿齊茲‧伊本‧阿卜杜勒‧拉赫曼‧提克里特。」
「太、太長了吧。」
少女頗為吃驚的吐了吐舌頭。
「直接叫我穆罕默德就可以了哦,小妞。」
心情一好,穆罕默德換上輕薄口吻與少女交談。少女先是一愣,馬上回以一個大鬼臉,這到是讓穆罕默德放開懷的笑了。
「諾,你的名字。」
「哼。」
金髮男只將試管塞入穆罕默德手中:「我說過了,它在你在,它亡你亡。」話一說完立刻轉身離去。
「別放在心上,大鬍子。」
少女用手拍了拍穆罕默德的胳膊:「WIND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風,的確跟這個金髮男子很搭配,從任何方面來說……

龐克頭伸出友誼的手:「我是山間涯太,請多指教。」
將試管收入衣中,穆罕默德有力的握住對方的手,滿是感激道:「我也是,拜託了。」
「Black Mountain。」
高大壯碩的身材的確可以用山來形容。穆罕默德望向少女:「妳呢小妞。」
「兩次小妞,那我等二十分鐘後再告訴你。」
「誒?」
「這是我的原則。」
少女又吐了個鬼臉。

「話說回來。」
除了眼前四個人以外難道再也沒有後援?穆罕默德不安地疑惑擔憂:「只有四個人?」
「別看扁我們,鬍子佬。」
涯太抬了抬下巴:「很快你就知道。」


  轟隆爆破在不到百尺的距離,一聲又一聲……一行五人在已被遺棄的城鎮街道奔跑,不時要與敵軍照面──

前方突現數名衛兵,Black Mountain一馬當先直衝,衛兵自然地舉起手中的槍向前掃射。
面對掃射的彈雨,Black Mountain竟只用雙臂護住頭部就這樣豪不停步地奔上前。陷入慌張的士兵,就這樣被一個接一個打倒。
「好厲害。」
緊跟在後方的穆罕默德只剩下感嘆這件事可做。「這邊。」眾人轉入巷弄的同時對向也有數名士兵發現蹤跡。
「這次換我上囉。」
涯太搶在眾人之前,雙臂伸向前方。
「這是什麼?」
原本空無一物的雙手發生變化,兩把微型機關槍赫然出現……在穆罕默德的驚呼聲中,子彈無情貫穿敵身。

Black Mountain的話,如果不是穿上特製的防彈衣是不可能防禦得了彈雨程度的攻擊,至於涯太……正常人的手總不可能變形成武器。
「看到了吧。」
槍身像是被扭曲一樣產生變化,不一會涯太的手又恢復原狀。
「我們的力量。」


Black Mountain悄然的從衛兵的身後出現,一把絞住頸部,微細的喀然聲後,衛兵已癱軟倒地。WIND從Black Mountain身後走出跨入房間環視四周。
「這個空間應該能暫時充作指揮所用,小彩。」
「別把人家名字說出來呀WIND!」
自己的名字被洩露,少女原地蹦跳著向首領抗議。
「快點。」
「我知道了……」
「彩,好名字哦。」

無視於穆罕默德的戲虐……閉上眼睛,專注於冥思的少女一言不發,接著,被蒼藍色的光球包覆。再出現在眾人面前,是被佈滿經緯線的光球隔絕於外界的彩……輕呼一口氣,
光球壁面浮出無數方塊,如電腦平面螢幕似的呈現無數資訊。
「這個是……」
看向容身於光球中的彩,穆罕默德看得啞然無言……涯太的聲音從身後發出。
「彩移植於腦中的資訊晶片與頭部感應器的連接,可以隨意與遍佈於各地的電腦系統連線取得我們需要的資訊。對不了解外界現況的我們來說,彩的能力不可或缺。」
「涯太。」
「適時的解說能幫助戰友進入狀況不是,WIND。」
對於涯太不以為意,WIND冷哼一聲。
「只有比敵人更早掌握全盤局勢,才能找出逃生的契機。」
WIND簡單的一句話過後回復沉默,心神專注於光球中的彩。

在眾人交談中,周遭的爆炸聲越來越頻繁也越來越接近,穆罕默德的心再度高懸。

「這樣下去沒問題嗎?」
「死不了人的。」
WIND輕描淡寫的說道:「對方目標是在P.A.S上,採用的是能偵測人體熱能反應的偵測彈,藉由爆彈引爆激發擴散的燐光點,一但碰觸到人體就會觸發反應進而讓搜尋系統能輕易鎖定所要探查的目標。而燐光點能殘留於人體的特點,等於無論逃到任何地方都能輕而易舉找出目標蹤跡。」
「那麼我們現在不就等同坐以待斃?」
「為此我們才必須要彩的專業,你還不明白?」

「只有彩能侵入敵軍主機系統,進而分析出避免偵蒐最安全的路徑,瞭解?」
涯太代替失去耐心的WIND回答穆罕默德。
「……明白。」

雖然經過解說後能夠贊同這個作法,但是在隨時敵人就會現身的壓力下……再怎樣都無法按捺住想逃出此地的衝動。

4 萬萬葉 [ 2011/12/06(Tue) 00:09 ID:tEjxEbmo ]
  在壓力將沖潰理智堤防前,包裹彩的光球瞬間化光融入她的身體。
「速度慢了哦。」
穆罕默德還摸不清涯太的意思,彩已緩緩開口:「系統連結,達成。」
從彩口中發出近似無情感的機械音,整個人看上去也異於穆罕默德所認知的那個看來如一般少女般的純真模樣,現時的彩……給人一種常人所沒有的冰冷感。
「很好,由妳作前導為我們開路,Black Mountain負責護衛。」
「收到。」
沉默至今的大漢馬上作出簡短有力的回覆。
「11區第二軍團將於十分鐘後抵達。」
「什麼?」
除了發出驚呼的涯太外,連一直到今沉穩應對的WIND臉上也出現動搖,但很快地,一抹神秘的微笑現於男人的臉上。
「十分鐘是嗎……降落地點是在軍機場?」
「兩個營的兵力將直接空降於市中心,軍機場方面將由後勤連護守。」
「計算突圍至軍機場的時間允許嗎?」
「十分鐘內必須達成的話……」
彩的眼珠如同電腦螢幕不停溜過一串串的指令,穆罕默德雖然內心滿是疑問,但眼下完全沒有心思可放在這上面。

「成功率不到五成。」

聽到這裡,穆罕默德正想說些什麼,但從雙足踏上的地面發生細微震動感轉移了他的注意力……
「Sagittarius接近中!」
彩的呼叫聲讓眾人再度陷入不安的沉默。
「連Sagittarius也派上?」
對穆罕默德再熟悉不過的名詞,屠戮族人的元兇,地球全體聯盟(Earth All Alliance E.A.A)所開發的汎用人型戰鬥機械其中的一員。以迅捷行動與遠距離攻擊為主要理念所開發出來的機體,是戰場上主要戰鬥配置之一。

「這個是……」
在同一時間的不同地方,兩個人同時對系統所探查的意外狀況感到無法置信。

「給我等一下──這真是太誇張了傑克。」
「怎麼回事?」
一直與傑克保持距離的男人走向了他,當他探頭查看螢幕所顯示的訊息後……同樣也是一臉詫異……然後,轉為忿怒。
「這就是你的決意嗎──安德烈‧狄卡比奧!」

「Scavenger發射Nine minutes倒數!──」

沒有餘地,擁有風之稱號的男人,頭次被逼迫至如此躊躇的地步。
「……使用P.A.S。」
「使用P.A.S,什麼意思?」
這是已經毫無頭緒的穆罕默德所能提出的問題。
「WIND,難道你想……」
無視於涯太,WIND以堅定的態勢直面對上穆罕默德。
「由你來搭載P.A.S,這是我們僅存的唯一希望。」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r80KED2UHg&feature=rel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