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if.蘿球社 當那天投失之時

1 路人角色 [ 2011/12/17(Sat) 12:26 ID:FNohULBo ]
這是不應該投失的射球。
『嘻!那樣說定了,當智花你遇上危機的時候,就絕對要把球傳給我啊!』
那是初次完成訓練後的承諾。
『嗯,那樣就說了,當我遇上危機的時候,就絕對會把球傳給你的,你要救我哦?』
那時候的我是如何回答的?
是用著充滿自信的語氣回答?還是抱著開玩笑的心態回應?

『嗯!就盡管交給我超級小帆帆吧!』

五月一日,晴。
在慧心學園小學部的體育館內,我投出了約定中的射球。
然後…
五月一日,晴。

慧心小學女子籃球部,正式解散。

「…叮噹叮噹、叮噹叮噹!」
最後一節課的鈴聲響起。
「起立!敬禮!」
六年c班的大家也隨著紗季所發號的施令行動,尊敬地把老師送出自己的課室。
就連對學習沒有什麼興趣的我也是這樣。
「真、真帆。」
熟悉的聲音在背後響起,因為美星已經離開了教室,所以大家也已經收拾好書包準備回家。
不過,也有些人不是這樣的。
「嗯?有什麼事嗎?愛莉?」
轉頭看著自己所認識的大個子同學、香椎愛莉。
這個有著高大個子和懦弱個性的同學是我在班上很重要的朋友,也因此、現在的我不太想和她有任何接觸。
嗯、對,不太想和她有任何接觸,因為那會讓我想起些不好的事情。
想起那無法完成的承諾。
「啊、這個、那個、啊,對了,真帆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找昂大哥!我們也很久…」
「不要。」
用著自己也難以相信的語氣拒絕了愛莉。
大概是沒有想到我會以這樣的態度說話吧?愛莉的身體一下子就被嚇得僵硬起來 ,而且眼眶內還有著點點的淚光。
「啊、這個…」
「抱歉。」
帶著後悔的心態說出道歉的說話,我毫不猶豫地帶上自己的背包,離開了教室之中。
「啊、啊啊……」
在背後所傳來的哭泣聲、並不是我想要聽到的。

「真帆。」
我的家並不是什麼大的家庭,雖然在紗季她們的口中聽過她們對我家的感想,但是我依然覺得這個家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充其量是比其他人大了點點就是。
「什麼事啊?爸爸?」
用手上的叉子把漢堡『叉』了起來,雖然這是我喜歡的食物,但是最近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沒有什麼胃口就是。
「在學校過得不開心嗎?總覺得你最近好像少了很多笑容…」
看到這個在我眼前皺著眉頭的父親,很容易就讓我失去進食的慾望,甚至連原本已經『叉』了起來的漢堡,也已經重新回到碟上,逃過了被吃的命運。
「沒有啊,是爸爸的錯覺吧?真帆每天不知道玩得多開心,今天還把美星弄到發火了呢。」
用虛偽的笑容說出虛假的說話,所謂的壞孩子就是指真帆這樣的人,真不知道我是何時變成這樣的傢伙呢?
還是說,在『那天』之後的我,從根本上就已經是個壞孩子呢?
「真帆,不可以說謊哦?」
大概是因為真帆的說謊技巧實在是太差了吧,所以爸爸的語氣也比之前嚴肅了一點,但是這樣的態度對真帆是沒有用的。
「沒有啦!只是爸爸你的錯覺吧!」
所以、我只是單純地重複著虛假的姿態,和自己的父親進行著無意義的對話。
「唉…」
大概是因為我態度問題吧,爸爸很快就放棄了再追問我同樣的事情,但是與之相對的是,他的眉頭很自然地皺得比之前更加嚴重。
然後、又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緊皺的眉頭又再次鬆開,和顏悅色地準備和我準備對話。
「對啦,真帆,你之前不是想弄個小型的籃球場嗎?爸爸我…」
「真帆我吃飽了,要回房間了!」
激動地站起來。
桌上的食物也因為我的動作而變得有點混亂。
但是我並不在意這點。
「真帆!」
「今天有很多功課要處理,所以真帆先回房間了,再見!」
就像是為了逃避不想要面對的事情似的,我從椅子上跳了下來,然後敏捷地向著自己的房間前進。
「真帆!」
也因此,我對自己背後的呼叫聲毫不在意,甚至可以說是已經去到故意無視的程度。
所謂的壞孩子,大概就是像真帆這個不守承諾、不說實話、還會無視他人的人吧?

「真帆。」
新的一天很快就開始了,但是這絕對不是什麼美好的日子。
為什麼我會這樣說?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我在今天被紗季這個傢伙抓住了。
「為什麼昨天要弄哭愛莉啊?」
氣勢凌人的紗季讓人感到害怕,真是奇怪呢,從前的紗季有這樣令人感到可怕的嗎?還是說紗季沒變,只是我自己改變了呢?
「什麼!愛莉哭了!是誰弄哭她的!就讓我超級小帆帆來處決他!」
用著古怪的動作和語氣打太極,面對紗季、總覺得說什麼謊言也毫無意義,所以只好用笨蛋的處理方法來試試,不過理所當然毫無作用。
「少給我裝傻!」
而面對這樣的我,紗季會感到憤怒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你究竟在做什麼?沒有笑容、也不再在班上鬧事,放學就立即回家,也沒有再上日記網…」
就像是機械槍般說出無盡的說話,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還是想過很多之後才這樣做,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樣的紗季很少見,不、應該說我從來沒有看過,所以我想這大概是真的, 並不是紗季想過很多我無法去理解的事之後所決定的行動。
「你告訴我,真帆,你究竟在做什麼啊?」
我能感覺到班上所有的人都在看著我們兩人,但是這並不是重點。
重要的是我眼前的紗季。
有點紅腫的眼睛、身體也在不停地抖震。
這究竟是代表什麼呢?我無法去思考。
「我、我……」
我究竟想說什麼,大概連自己也不清楚。
但是我可以毫不猶豫地肯定,現在的我,什麼也說不出來。
「你究竟在做什麼啊?真帆?只不過是輸掉一場比賽吧?這根本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為什麼你會因為這樣而變到不再愛笑、變到不再搗亂、變到不再與我們說話?」
才不是這樣的。
我知道自己應該這樣和紗季說的。
但是我無法說出來、不知道為什麼什麼都說不出來。
「你是這樣、智花也是這樣…你們兩個究竟發生什麼事啊?」
智花。
從紗季口中出現的人名讓我的心臟緊了一下。
『你要救我啊,真帆。』
無法遵守的承諾在我的腦中閃現。
「在那場比賽之後你們就…」「不要再說了!」
那是無法控制的感情。
聲線很自然地上升了幾個等級,就連紗季以及班上的所有同學也因為我的說話而完全靜止下來。
但是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要的是,那個從剛剛就已經站在門外、無法看到其表情的少女。
湊智花。
如果非要說的話,這是我最不希望發生、又每天都會發生的事情。

我和智花的認識,應該是從那天美星突如其來的決定開始吧?
『我們來打籃球吧!』
那個叉著腰的老師,無論從那裡看起來也不像是一個教師,但是,她卻是所認識的教師裡,其中最值得讓人尊重的教師。
而當時的我們,對於美星的決定也沒有什麼抗拒,畢竟是我們最喜歡的老師、而且對我們來說,足球和籃球根本就沒有什麼分別。
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我們很快就接受了美星的建議,分成了幾組的人進行不同的比賽。
『夏陽這裡!傳給我、傳給我!』
那時候還不懂什麼叫做籃球的我,很自然就被分到了自己的青梅竹馬、 同時也是校內籃球隊王牌的夏陽身旁,這並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所以我們也很自然地接受了這樣的安排。
『笨蛋真帆!你究竟懂不懂射球的!這麼近的距離竟然還會射失!?』
然後,我們兩人也很自然地吵了起來。
畢竟我們兩人在班上本來就是經常吵架的組合、 而且籃球又是講求團隊的運動,所以,我們兩人會吵起來可以說是理所當然,甚至可以說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
也因此,我有時回想起來,都會覺得美星是故意把我們排成這樣的。
『你才是笨蛋啊!剛才明顯是因為夏陽你沒有防守好才讓我射失的好嗎!』
不過,這樣的事情對於當時的我來說,是毫不重要的,所有我也沒有細想,近乎是本能地 對著夏陽回話,很輕鬆就再次吵了起來。
然後,當我回個神來的時候,我和夏陽已經變成了各自帶領著男生和女生, 進行著莫名其妙的對抗賽之時。
『真帆!要認輸就要快啊!不然等等當我把你打到落花流水之時,我就不接受認輸的了。』
那基本上是零勝算的比試。
畢竟對方是籃球隊的王牌,而我們這邊卻連一個懂籃球的人也沒有,會輸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情況已經發展成這樣,所以我也已經無法退縮,只能忍住害怕進行回嘴。
這簡直是垂死掙扎。
就連不懂籃球的人也知道比賽的結果會是如何。
這根本是不可能勝利的比賽。
但是最後的結果卻是我們勝利了。
『可惡!湊!』
原因就是因為智花。
近乎是超人的運動能力,基本上是完全把夏陽這個笨蛋當成笨蛋來耍,優雅的射球姿態也 讓人著迷。
如果要說這個世界上有天使的話,智花大概就是代表籃球的天使, 她的姿態就是這樣的讓人興奮。
在那天,我成為了名為湊智花的天使的第一號忠實信徒。
這也是我們兩人相識的開始。


2 路人角色 [ 2011/12/17(Sat) 12:28 ID:FNohULBo ]
後面寫到有點混亂,
可能是因為身體不太好再加上累的問題,
晚點再補上之後的部份。

3 名無しさん [ 2012/01/19(Thu) 20:37 ID:UWCcrda6 ]
慧心小學部體育館。
這裡是『那次』比賽的重要地點。
正確點說,我們上次就是在這裡被男子籃球部打倒、然後解散。
我實在是不想在這裡逗留。
「唉…」
班上的大家在運動場上興奮地奔跑著,雖然是能理解他們的心情, 但是我還是沈默地找了陰暗角位,很爽快地縮在那裡。
…才怪。
「…真帆,你在做什麼。」
「…這和你無關吧,夏陽。」
就像是故意來抓碴似的,夏陽在體育課開始之後不久就直接纏上我, 重複著上面那毫無意思的對話,卻又不肯離開。
真的是超麻煩的。
「喂,真帆。」
「你很煩啊,快點給我死回去運動場可以嗎?」
雖然不知道夏陽這傢伙想說什麼,不過先攻擊就絕對沒有錯,先手必勝。
大概是抱著這樣的心態對夏陽回話,但是對方卻好像完全不在意, 正確點說應該是好像早已經知道我會這樣說的,表情上什麼的改變也沒有。
「我也很想回去啊,不過看到妳像隻戰敗烏鴉那樣邊叫著笨蛋、笨蛋邊不甘心地回頭看大家, 我就覺得不可以不管妳了,畢竟我是打倒你的傢伙,還是有著點點責任的。」
…起碼表面上是這樣。
「如果覺得麻煩可以不用管的,反正也沒有人拜託你去管我, 說什麼是打倒你的傢伙有著責任什麼,還不如說是因為日向要求你才會來找我吧。」
儘管已經很少管班上的事情,但是這樣東西還是會知道的。
畢竟當事人是我,而且想要做什麼的傢伙也都是我認識的人,要說完全不知道的話, 那絕對是騙人的。
只是,利用安慰他人的機會來提高自己地位的傢伙,真的是最差勁的傢伙。
「什麼啊!才不是這個樣子啊!我…」「收聲!」
用巨大的聲音讓夏陽閉嘴,同時也把班上所有同學的目光引到了我的身上, 這真的是、最糟糕的體育課。
「切。」
無法忍受的注目禮,沒有什麼惡意、但是就是能夠傷害到別人的目光。
為了逃避這樣的視線,我什麼東西也沒有說。
只是默默地轉過身、離開了這個曾經很喜歡的運動場。
「…真帆。」
然後,在已經逃離運動場的地方,聽了不應該聽到的聲音。
呢、智花。
你是不是還在怪我那天沒有遵守諾言?

五月一日。
「砰、砰、砰……」
當最終的投球投失之後,我們五個人也失去了言語。
三十一比三十二。
僅僅一分之差。
這就是我們慧心女子籃球部的結果。
「萬歲!!!」
和男子籃球部興奮的心情相反,我,不、我們的心情就只能說。
絕望。
是因為練習的數量不足嗎?體力問題?還是其他?我的腦子就只是在這樣空轉、不停回轉著。
為什麼?
這大概就是我對比賽結果最真實的感想。
手臂無法保持鎮定,很想大哭卻也無法哭出來,我們沈默地回到昂的身邊, 也不清楚夏陽最後和我說過什麼。
為什麼?
我們已經很努力的,把阿昂請過來了,在那個位置重複地不斷投球, 百球、千球、結果卻還是不足夠嗎?
沈默地接過阿昂傳過來的毛巾,男籃的那邊好像是個異世界,明明就是這樣近的地方, 我竟然會覺得完全接近不了。
毛巾上的熱氣讓我感到不耐煩,儘管那是從我身體內排出的廢氣, 但是我還是因此而去怪責毛巾,真的是有夠瘋狂。
然後,時間前進,男籃的傢伙也已經離開了,但是我們卻還是坐在這裡。
浪費著自己的時間。
美星因為很多很多原因而先行離開,我知道這不是她所希望的,但是我還是因此而感到憤怒。
而阿昂則是沈默地坐在我們身旁,不知道在想什麼。
是在感到困擾嗎?還是憤怒?明明都已經把勝利的條件全部教給我們, 但是還是因為我們的能力問題而失敗,會感到憤怒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老實說,如果阿昂願意責罵我可能還比較好。
我不懂自己在想什麼。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呢,真帆?」
正當我這樣想著的同時,智花她轉頭對著我說了。
『…就算我們不打籃球,還是可以去做其他東西的,對吧?』
那天,我所看到智花,我是絕對不可能忘記的。
永遠無法忘記,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那雙充滿著淚水的眼睛、還有在那裡面的悲傷。

我不應該逃離運動場的,我是這樣的想著。
雖然是因為很多很多的原因才會逃離那裡,但是就結論上來說 ,這只會讓我變到更加地顯眼。
胃痛。
我很清楚這是錯覺、是心理的問題,但是卻無法解決它。
隨意找個位置坐下來,雖然是在混亂中逃走,但是我也沒有逃到去自己也不清楚的地方, 而是在醫務室之中。
幸運的是保健的老師不在,我實在是不希望在這時候被人騷擾,真是感謝上天。
不過真的要說,假如上天當初讓我在兩隊的比隊中勝利的話,就不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 我也不用逃到這裡避難,因此我也不是太感謝老天就是。
隨意地坐在醫務室的床上,白衣的床單也因為我的關係而有點凌亂, 地面也因為我踏過花壇而變到有點污穢。
這絕對會被愛護花草的人責罵吧?如果現在讓向他們可以嗎?他們會原諒嗎?絕對不會吧。
真失敗啊,我。
「抓、到、了。」
從門口外面傳來的日向的聲音,雖然不知道日向找到什麼,但是我還是下意識地躲藏起來。
「啊拉啊拉?」
是因為什麼原因感到困擾嗎?日向的聲音明顯帶有疑惑,同時比起之前更加接近我的位置。
拜託,不要發現我啊。
咬著嘴唇地祈禱,身體無法控制地抖擻起來,我這是在做什麼啊?
明明是自己的朋友啊!
因為朋友找到自己就害怕到連鞋子也沒有脫掉就躲到床內,是什麼的回事啊?
我究竟在怕什麼啊?
「……」
日向絕對在怪責我吧?
明明是我把她拉進籃球隊的、卻也是因為我才會輸掉那場比賽,日向應該會感到憤怒吧?
她會應該對著我大聲責罵,然後就這樣直接和我絕交吧?
絕對會變成這樣吧。
「沒、問、題。」
嗯?
日向?
你在說什麼?
「那不是真帆的錯哦,日向我是這樣的想。」
溫暖的小手在撫摸著我的頭部,我知道這雙手的主人是誰,也知道這雙子的主人的性格, 但是總覺得好奇怪。
為什麼大家都不責罵我啊。
在悶熱的床單內,我無言地咬著嘴唇,任由自己的淚水流出來。

「…呢、真帆?我們就算不打籃球,還是可以去做其他東西的,對吧?」
當智花對我說出上面的說話的時候,運動場內早已經剩下我們幾人還有少許的路人。
我當時完全無法理解智花在說什麼東西。
只是單純地感覺到必須反駁她,如果不是的話就必定會失去什麼。
因此,我近乎是毫不猶豫地推開了她。
對,把我的朋友智花推開了。
「你們兩個在做什麼!」
當智花倒地的瞬間,我也被阿昂從背後抱起了,我想他應該是有留意到我的異常, 但是來不及反應吧?
被人抱著的感覺並不好受,再加上當時的情緒問題,我幾乎是用盡地進行反抗, 什麼毫不猶豫地把阿昂的手咬了好幾口以上。
但是阿昂沒有因此而放開我,這也是正常的,小學女生的力量再強,也不可能強過中學生, 這點事實我還是知道的。
只是,我就是無法接受,無法接受智花所說的話。
我不想放棄籃球。
因為我很喜歡打籃球。
就算只是毫無意義地投籃,無法進化帥氣的過人動作,我還是很喜歡籃球。
所以我用盡了自己的全力在反抗。
我無法接受智花的背叛。
儘管,我是知道智花是為了我才這樣說的,但我就是無法接受。
所以才會推開智花。
所以才會在被抱起之後還是不停反抗著。
所以才會說這樣無可救藥的說話。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不要再和智花你當朋友!智花你這個叛徒!」
那天。
名為三澤真帆的我,對自己的好友作出了絕交宣言。

4 路人角色 [ 2012/01/19(Thu) 20:38 ID:UWCcrda6 ]
中篇完成,如無意外接下來就是故事的終章,
希望可以早點完成吧。
不過總覺得把真帆的性格寫到有點怪,
很微妙啦。

5 路人角色 [ 2012/02/01(Wed) 14:28 ID:sVJOXKN2 ]
時間總是過得比想像中還要快。
當我從睡夢之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天空也已經被落日染成了金黃色的樣子。
超奇怪的。
當故事的主人公進入低潮期時,天空不是都會下雨的嗎?
我在腦袋中想著這些無關痛癢的事。
本來應該被留在教室之中的書包整齊地出現在我的身旁,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做的, 但是這沒有任何意義。
背上自己的雙背帶書包,書包的重量並不嚴重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很累,真的很累。
就算明白只是單純的心理也沒有任何解決方法,所以我也只能沈默地踏著步,準備離開校園。
「那個,不好意思,能問個簡單的問題嗎?」
然後就在大門被某個怪人纏上了。
紫色的長髮被老實地束成馬尾,個子不算高,雖然在衣服的影響下無法判定身材, 但是應該還是滿不錯的樣子。
我不懂這個人為什麼要纏著我。
「不要。」
重複地說出同樣的回答,語氣也因為多次的重複而變到有點奇怪,但是我並沒有因此而發火。
儘管心情不好,但是我還是很有禮貌的,我在心裡這樣地讚美著自己。
「啊、拜託,只要帶我到小學部的運動場就可以,拜託啦!」
就像是非我不行的請求。
老實說真是完全搞不懂啊。
明明眼角都已經起滿青筋,為什麼還要對我死纏爛打啊?
而且從剛才開始管理員先生就不斷地望向這樣卻又沒有任何行動,這究竟是什麼回事啊?
「不要。」
下意識感到了所謂的危機,雖然說這麼明顯的陷阱還是首次看到, 但是還是要快點逃離這裡才可以。
「等等!」
大概是因為看到我正準備逃走而有點心慌吧?
紫髮女孩很直接地擋在我的前方,就如同防止別人進入禁區的籃球選手似的。
「哦?」
看到她的行動我就更加清楚整件事情是誰人策劃的,以我對大家的認識來說, 犯人肯定是美星這個傢伙。
也因為這樣,我更加不會被她抓到。
向左前方踏進一步、身體微彎、以低位置的姿態準備直接穿過對方, 但是這個行動明顯沒有成功。
單純用腳和手就已經成功阻擋了我,而且就算我打算用蠻力推開對方也沒有任何作用, 看來對方的體能比我想像中更加好。
但是這不是問題。
用雙手把擋著我的手拉走,同時以側身的方式向前前進。
畢竟不是籃球比賽,所以也沒有規則什麼,只要能夠突破就算是我的勝利了。
「這犯規啦!」
而對方看來也為這突如其來的犯規行為而驚訝,身體也因為我的行動而有點失去平衡。
只是,這明顯地不足夠。
對方在失去平衡的瞬間就再次回復平衡, 然後同時以右腳作為軸心作出近乎一百八十度的迴旋,好讓自己的背部能夠成為阻礙我的城牆。
真的是有夠莫名其妙的。
同樣的行動進行過數次以後都以失敗告終,看來我也只好改變計劃,嘗試以速度來逃生。
決定了計劃之後我很乾脆地從紫髮女孩的身旁離開,和她保持大概三步的距離, 同時等待著她放鬆的機會。
「嗯?放棄了嗎?」
然後就如同我所想般,在她開口說話的同時向著右邊進行彎腰的快速突襲。
「!?」
不過這行動明顯是失敗的,對方沒有因為開口說話而放鬆, 反而比我更早來到我所準備前進的路線上,用身體準備進行阻擋。
但是這可不是終點啊!
向右邊前進的行動只是個假動作,我的目標是左邊啊!
以踏前的那隻左腳為支點進行迴轉,身體重新以側面指向左前方,同時向前踏步, 準備直接穿過敵人。
只是這個行動也是明顯沒有任何意義就是,為什麼?因為這不是籃球比賽啊。
我的右手很簡單就被人抓住,無法向前、也無法逃脫、真的是簡單而實用的方法啊。
「那樣的話就不能跑了吧?真帆妹妹?」
以微笑的面孔對著我說話,但是為什麼青筋會完全地顯露了出來呢?真是難以理解啊。
「來,我們向著運動場進發吧,真帆妹妹。」
我說,你究竟是何時知道我的名字的?陌生人姐姐?


6 路人角色 [ 2012/02/01(Wed) 14:32 ID:sVJOXKN2 ]
終篇前篇完成。
說起來有人有在看這文嗎。
感覺上就只有我自己在寫自己在看、
超微妙啦。
不過就算有我也不希望有人在完成前留言就是……

7 名無しさん [ 2012/02/01(Wed) 17:04 ID:tS.s4XEM ]
沒人在看
好了
你可以不用寫了

8 路人角色 [ 2012/03/04(Sun) 16:19 ID:ck9XQlaM ]
抱歉、最近工務煩忙、
連起筆的時間也沒有,不過會盡力在十號之前完成多一篇文章出來的、
真的很不好意思。

9 路人角色 [ 2012/03/09(Fri) 21:50 ID:1yKGkfJ. ]
在慧心小學校的籃球場上,我所認識的人以及不認識的人正在對話。
「今次真的是麻煩了啦,葵。」
美星用著我無法想像的認真語氣和眼前的大胸部說話,明顯和平常的她格外不同。
以簡單點的說話來形容,現在的美星是個貨真價實的大人,而不是那個平常和我們嘻嘻哈哈的美星老師。
「不用……」
而那個莫名其妙的大胸部好像不太習慣現在的美星似的,眼神、語氣之類都有點不知所措的感覺。
難不成她沒看過這樣的『美星』嗎?這大概也是最正常的猜測了。
「不,今次真的是感謝了,畢竟阿昂又不能用,如果我自己來的話大概也只能用暴力解決,實在是超級困難的。」
看著美星認真地向著眼前的大胸部表示感謝,我覺得我已經明白為什麼那個大胸部會在進來運動場之上放我下來地上了。
她根本是用暴力抓我過來的!
「啊、真的不用啦!」
大概是自己也不好意思接受美星的道謝吧?看著她努力地揮動自己的雙手表示拒絕的同時,目光也在不停地遊動也實在是很有趣。
老實說,如果只是叫我來說她們表演的話我也沒有什麼問題,但是事實上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因為美星不太可能只為了這樣就叫校外人士來學校抓人吧?
她可是教師啊!
雖然平常的表現完全不像,但是她的身份的確是我們班上的導師啊。
她不可能不知道我們最近所發生的事情、也不可能不去管的。
所以…
所以她會有方法解決我的問題,我該不會是這樣想吧?
別再胡思亂想好嗎?真帆?
美星可不是什麼也能解決的天才啊,當籃球社將要被解散的時候不就已經知道了嗎?
真的是已經夠了。
有夠麻煩的、這樣的自己。
真是討厭的傢伙。
「真帆。」
大概是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說好了什麼吧?美星、還有那個大胸部的表情都好像和之前有點不同。
但是整體來說有什麼不同我又實在是不是太過清楚 ,或者是所謂的感覺問題吧?只是現在的重點明顯不是這樣就是。
「啊,你想回家嗎?」
這不是明顯都不可以再明顯的問題嗎?美星。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問出這樣莫名其妙的問題,但是我也老實地點點頭,畢竟這也不是什麼需要隱瞞的事情,所以我也不覺得有什麼需要去隱藏就是。
而美星看到我的點頭之後,也輕微地點了點頭,大概是在肯定自己的想法沒有出錯吧?我是不太懂她現在的心情啦。
只是,我對於她接下來所說的話也是同樣的感覺。
「那樣的話,來比賽吧!用籃球!」
我真的是不懂妳啦,美星。

10 名無しさん [ 2012/08/09(Thu) 05:45 ID:bwigNXmk ]
「哈!」
美星的聲音在我旁邊響起。
籃球再次從她的手中劃過長空,直直到向著籃球架前進。
「…砰!」
就算意外地沒有命中目標,這也對所謂的『比賽』沒有什麼影響。
我很清楚這個事實。
「已經要投降了嗎?真帆?」
美星從籃框之下把籃球傳回我的手中,老實說,我不太懂這個做有什麼意義。
畢竟我早已經輸了。
「……」
連回嘴的力氣也沒有,我再次試著帶球前進,可是我的敵人並不只有美星一人。
那個巨大的胸部妖怪也是我的敵人。
「葵!傳球!」
連籃球如何被奪去也不知道,這就所謂的實力差距,我實在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這完全是沒有意義的。
「萬歲!十二比零!」
籃球從美星的手上飛往目標,那傢伙從比賽開始就沒有移動過,只是站在中場不停投球。
可是就這樣也已經足夠了。
無法擊倒那個大胸部的我,連有效的攻擊也沒法做到,老實說根本無法勝利。
我為什麼會接受這樣的比賽的?我真的是完全無法理解。
連思考的能力也快要失去,身體也只是下意識地接下籃球,然後向前。
向前什麼?
早在『那場比賽』完結的時候就已經沒有前路可言了。
「真帆?」
在比數已經去到十八比零的時候,美星開口了。
「也差不多該放棄了吧?」
我不太懂她在說什麼。
「你這孩子雖然看上去很隨意,但是事實上你比誰都固執,只要立下了目標,在完成目標之前你是絕對不會放棄的,這是你的長處,也是你的短處。」
意味不明的說話再次從美星的口中出現,我完全不想理解她說什麼,但是耳朵卻不斷在吸收著她的說話。
「 女子籃球部也是這樣,你大概是真的很喜歡那裡,所以才無法接受那場比賽的結果吧,但是啊,真帆…」
啊、拜託了……
「那已經是過去的事情,是無論如何也無法改變的事情,你只能夠接受它,畢竟…」
別再說了、拜託……
「女子籃球部已經完結了,已經不再存在了!」
……
為什麼?
美星你做這麼多東西抓著我就是為了和我說這句說話嗎?
就是為了告訴我籃球部已經完結了嗎?
就是為了告訴我、那些快樂的時間已經回不去了嗎?
就好像智花那樣。
因為一次的失敗就要全部放棄了嗎?
不能接受!
無法接受!
我是不會接受這樣的理由的!
「…還沒完啊。」
咬著牙說出來的說話,聲音意外地微細。
但是,這已經足夠了,在這個只有三人的籃球場上,這樣的聲音已經是十分足夠了。
「真帆!」
大概是沒想到我會這樣回答吧,美星的聲音比平常更加地高,但是因為我是個壞孩子,所以我不害怕。
完全不需要害怕。
「…只是我還沒放棄的話,籃球社就還沒有完結啊。」
聲音依舊細微。
明明沒有害怕的必要,但是整個身體就是無法移動。
不想向上看。
不想看到美星她。
只想站在這裡。
拜託不要管我吧。
各種各樣的心聲在腦中旋轉。
就不能直接放過我嗎?美星?
「聽著啊!真帆!」
肩膀感到被某些東西碰撞到,整個身體瞬間就因此而硬直起來。
但是、不要緊的。
別害怕。
我是對的。
「籃球社已經完結了!那些已經是和你們沒有任何關係的事了!」
別害怕。
只不過是和美星的雙眼對視吧了,不需要害怕。
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別怕……
「聽著!那已經過去了!已經是毫無意味的事了!」
「才不是這樣啊!!」
唉?
並非是我們兩人的聲音,從遠處傳入這個籃球場之內。
「只是真帆還沒有放棄的話,我們也會支持她的!」
我知道這個聲音的主人是誰,我也很熟悉這道聲音的主人。
抱著籃球的身體依舊沒法移動,但是視線卻不自覺地找尋著她們。
「…愛莉說得沒有錯啊,美星你這個壞、人。」
日向…
那個嬌小的身影在我的腦海閃現,盡管看起來很不可靠,但是卻是做任何事情都會很努力的傢伙。
「我無法相信美星你會說出這樣的話,只是我認同日向對她的評價,不要欺侮我的朋友啊!」
紗季…
明明只是個戴著眼睛的笨蛋啊,在這裡說什麼帥氣的說話啊, 這不是害我之後都無法說你是個笨蛋了嗎?
「…美星你這個壞蛋!!嘩啊啊啊!!」
愛莉…
前段時間弄哭了你真的很不好意思,所以請你原諒我吧, 總是關心著別人的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啊,真的十分重要啊,拜託原諒我吧!
「小智也說些什麼吧!不用客氣的!盡情說吧!」
「矮、東、瓜、美、星!」
「嘩啊啊!!!」
小智。
在找尋到她們的同時,我的眼睛視線也和小智重疊。
她會說些什麼呢?
是責罵美星?支持我?還是?
我不禁想起比賽完結的時候。
她、會不會原諒我?
「真帆…」
就像是下定決心那樣,智花為了冷靜而吸了口氣,然後用那雙清澈的目光看著我。
「真的是很對不起!」
哈?
思考跟不上智花的節奏。
智花為什麼要道歉啊?
畢竟,做錯的不是我嗎?
「那個時候、我不應該說那句話的,真的很抱歉!」
那句話是什麼啊!
連籃球也抱不住了,我只是看著智花,然後不停的搖頭。
因為,要道歉的人是我吧。
智花根本沒有錯,她只是不想我們不開心對吧?
我不知道應該要做什麼。
我應該和智花道歉的,但是身體卻無法移動。
「真帆…」
而智花卻因此我的動作而露出了悲傷的神色。
我…
「嗯?」
然後,我感覺到自己背部被人堆了一把。
誰?
轉過頭去,那裡只有美星的存在。
那個巨大的胸部怪人也在不知不覺的時候消失了。
是這樣嗎?
這就是你的目的嗎?美星?
我沈默地向前行著。
直到,我到達了智花的面前。
然後…
然後……

「叮噹叮噹!」
在固定的時間裡,大門的鐘聲如同往常的響著。
那是『我』的救贖,是只屬於我一人的奇蹟。
也因此,我帶著應有的笑容去迎接她們。

「昂老師,今天又要打擾了。」
「阿昂、早。」
「啊嘩嘩嘩!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啊!」
帶頭的三個少女也依舊地充滿著活力,而我也只是微笑著回應她們的說話。
「阿昂!早安!」
「昂大哥,今天又要打擾了。」
「不會啦,你們願意來這裡我不知道多開心啦。」
在最後的,是兩名和好如初的少女。
她們五個人能夠齊整地來我這裡,真的是太好了。
「對了,我媽煮多了飯,你們要吃嗎?」
嘴巴說出早已經知道的答案,但是就算是聆聽早已經知道的答應也是很有趣的。
只見那兩個少女互相看了對方一眼,然後同時搖著頭,對我說。
「不了,我們還是先來一場籃球賽吧!」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