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綜漫-冰封的心(阿薩斯&阿爾托莉亞)

1 吟詠 [ 2012/01/02(Mon) 20:55 ID:ZIQjC7Wk ]
序  與他,亦或她的初遇





  『只要能夠拯救我的家園,我很樂意背負任何詛咒。』

  這是某人在拔起那被詛咒的魔劍之時,所立下的誓言。

  以己身成為惡的存在為代價,換來拯救更多人的結果、挽救世界毀滅的危機,這是最崇高的精神,亦是騎士八美德之首的犧牲。

  「一切,都結束了。」

  那人安詳地躺在冰封宮殿的地板之上,旁邊正是那魔劍,如今已斷成兩截,象徵著曾經持有者的死去。

  重擔,已放下,不論後世對他評價如何、不論時人對他有何看法,他現在只想安靜一下,安靜一下……



  「腐亡蝕心殺!」

  用死亡的魔力殺死了一頭野獸,阿薩斯.米奈希爾皺著眉頭,看著手中握著的那把雙手大劍,明明沒有使用過這武器,不過自己卻知道它的名字,利貝里昂.反逆之劍,除此之外更還有背在背後的武士刀.正宗、腰間的干將莫邪陰陽雙刀,以及可以自由控制消失、現形的片翼,身上穿的也不是屬於巫妖王的鎧甲,而是一套黑色的衣裝,附帶兩個肩甲。

  不管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情報,附近應該會有市集之類的地方。



  走在街道上,這裡販賣的大都是民生物資,而且有不少看似是戰士的人往一處販賣兵器、鎧甲的地方走去。

  阿薩斯穿著斗篷,就這樣走在人群之中,雙耳仔細地蒐集資訊。

  不列顛、尤瑟王……可以確定的是,這裡不是不是艾澤拉斯,難道是只有在吟遊詩人的故事之中才會出現的異世界?

  阿薩斯異邊過濾著情報,一邊往前走,突然,前方傳來一陣嘈雜聲。

  「讓開讓開!」

  一群騎著馬的人就這樣,彷彿是平民百姓為無物似的在大街上駕馬奔馳,周圍的人群也意識到了有什麼事情發生,躲到一旁的同時還不忘張耳細聽,看看能不能聽到有什麼能夠在茶餘飯後之時談論的話題。

  被那些人追趕著的,是一名年約十歲左右的少年,阿薩斯有些驚愕,那少年和他一樣有著金色的頭髮、以及綠色的雙眼,更重要的是……那少年的眼中擁有自己早已失去的東西。題外話,那少年有著一撮似乎被稱為呆毛的頭髮。

  「他是擊傷領主大人管家的兇手!擒下他的人可以獲得三金幣的獎賞!」

  騎馬者之中看似是領導人物的傢伙大喊著,似乎是希望有人可以防堵少年的去路。

  少年無助地看向此時依然還站在大街之中的阿爾薩斯,後者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出手了。

  「他,誰都不准動。」

  冰冷的話語夾雜著魔力,透過震動傳達到騎馬者們的耳朵裡,最後轉化成訊號傳達到大腦,變成了一句話。

  「你、你是誰啊?」

  騎馬者首領有些緊張的說道,顯然他也意識到了眼前的人可不是他惹得起的,只要敢有一絲不從的想法,下一秒就絕對會變成屍體。

  「阿薩斯.米奈希爾,我再說一次,他,誰都不准動。」

  「可惡……弟兄們,上!」

  騎馬者就這樣衝了上去,阿爾薩斯略帶殺意的一笑,用左手摀住了少年的雙眼後,右手抽起了背後的利貝里昂,對準了騎馬者。

  「呼──」

  風吹過,騎馬者就這樣一直騎下去,彷彿無視阿爾薩斯一樣,如果可以忽視掉在地上的那幾顆頭顱的話。

  將斬人不染血的叛逆放回背後,牽起少年坐上了一匹馬,然後向城外奔馳而去。

  「駕!」

  「嘶~~」

  留下現場的一地屍體之後,無視現場的民眾們,阿爾薩斯奔馳而去。

  「殺人啦!」、「快、快報告領主大人!」



  大草原上,阿薩斯緊抱著少年,不讓他掉下馬去,在他們後方,則有在追逐他們的一群騎士。

  「取下他們的頭!就有四百五十金!」、「領主大人的賞賜是我的了!」……「快追!獎勵大家平分!」

  騎士們眼中閃過一絲貪婪地追逐著,自然是為了錢財而這樣,只有一個人以外。

  「看來我必須喊一下來應景了了……殺啊,為了金幣……這樣應該可以吧?」

  那名鶴立雞群的騎士就這樣懶懶散散的,他甚至位在陣型的最後方,僅僅是意思意思一下的追逐著,他眼中的不是貪婪,而是浩然正氣。

  「貝狄威爾!你不想要的話就趕快退出吧!少一個競爭對手也好!」、「是啊是啊!反正我們也不會跟領主大人講。」



2 吟詠 [ 2012/01/02(Mon) 20:56 ID:ZIQjC7Wk ]
  貝狄威爾打著哈欠,眼中閃過嫌惡,隨即恢復懶散的神情,淡然的說道。

  「保險起見嘛………你們打架的時候反正我等一下在旁邊看好了,反正我又不是下場打的那一個。」

  「你還真是不懂人情啊,貝狄威爾。」

  「隨便你們怎麼講……啊~~我還想趕快跟美麗的姑娘說說我英勇的冒險事蹟呢。」

  「呸,貝狄威爾,少自戀了!」

  「哈哈~~!」

  貝狄威爾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阿薩斯一邊駕馬、一邊聽著後面騎士的談話,殺機閃現,他現在只想將那些不配稱為騎士的人通通殺光,不過……那個叫做貝狄威爾的倒是可以留下來。

  「那個……抱歉,先生,將您捲入這件事裡面……」

  少年弱弱的說著。如果仔細觀察一下的話可以發現,他擁有精緻的五官、白皙細緻的皮膚,就好像……就好像一個真正的少女一樣。

  「沒關係,你等等要抓緊我!」

  阿薩斯隨便的回應,右手再次拿起利貝里昂,左手拿著韁繩,突然回頭往騎士們衝過去。

  『呵……這種感覺,好像又回到了和無敵(註:阿爾薩斯的愛駒,由於受重傷,阿爾薩斯不忍其受痛苦而親手殺死。成為巫妖王後搜尋其屍骨,並變成亡靈戰馬)一起作戰的時光呢……』

  回想起過去的時光,阿薩斯搖了搖頭,想要將這些惱人的回憶從腦中驅逐。

  「呼──」

  「鏘!」

  在經過騎士群之後,除了貝狄威爾以外的人都繼續往前奔馳,如果沒有頭的屍體還能夠被稱之為人的話。

  而貝狄威爾則是冷汗直流,剛剛那避無可避的一劍,如果對方不是有心放過自己的話,恐怕接下那劍的就不是自己的武器、而是脖子了。

  「你,可以不用死。」

  阿薩斯淡淡的說道,然後將利貝里昂放回,轉頭奔馳而去,留下了一地的頭顱還有貝狄威爾。



  「什麼!?亡靈!滾出這座森林!」

  阿薩斯最後衝進了一座森林,跨下的戰馬早已累癱,於是將其轉化為亡靈戰馬之後繼續奔馳,然後用意想不到,依然存在的聖光覆蓋少年,使其不會被亡靈的氣息所影響。

  雖然不知為何,剛剛的那群騎士會追逐著少年,不過阿薩斯心裡已經打定了,就當是自己最後一次的善良吧,好人做到底。

  而眼前擋在自己面前的,則是一隊的精靈,他們似乎是生存在這座森林哩,看到和高等精靈擁有相似外貌,生活習慣卻截然不同的族群,阿爾薩斯再次確認了心中的想法。

  由於不想節外生枝,於是阿薩斯下馬,想要和他們好好的談一談。

  「你們也看到了,那個人是一個普通的人類,他受到一個領主的通緝,所以我才帶他到這座森林裡面避一避風頭。」

  那群精靈的領導者皺了眉頭一下,然後決定了一件事情。

  「好吧……我暫時相信你的說法,不過你必須保證不可以在這裡使用亡靈魔術!那匹亡靈戰馬也必須就地消滅!」

  「好吧,原本只是普通的馬不堪使用所以才轉化成亡靈戰馬的,反正也只是消耗品……亡約!」

  一個紅色的能量,自亡靈戰馬中竄向阿薩斯的手心,亡靈戰馬的骨架頓時散落,變成了普通的馬骨頭。

  少年一路上因為一直不停坐在馬上而顯得有些虛弱的,阿薩斯將他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前者的臉上頓時通紅一片。

  「那、那個……」

  「我們要去尋找可以適合作為居住地的地方了。」

  在通過精靈的檢查之後,阿薩斯開始尋找一個附近有水源的地方……當然,如果有一顆樹上有樹洞那就更好了。

  就這樣,不停地找呀找,阿薩斯最後選定了一棵大樹,殺掉了原本的巨型動物之後,鳩佔鵲巢的住了下來,整理一番之後開始休息。

  「咕嚕~~!」

  肚子似乎是因為有些餓了,發出抗議聲,少年因此低下了頭,阿薩斯無奈,然後決定再次跳下樹洞,去尋找獵物……樹洞原先的住民屍體已經開始腐爛了,不能吃。



  「吼!!!」

  一些豹在圍著一隻幼獅,即使在數量、質量上占有極大的優勢,牠們也依然沒有動作,因為獵者總是在殺掉獵物之前,玩弄後者。

  阿薩斯逼進了,豹群也注意到了他,以及散發出來的危險氣息,然後突然眼光呆滯,一動也不動。

  你要怎麼讓一個和身體分家的頭,眼神還能夠有所光彩呢?

  阿薩斯看了看唯一活下來的小獅子,心念一動,帶回去養,養大了、養肥了,然後……你們知道的……



  回到樹洞之後,阿薩斯發現少年不見了,於是開始到處尋找。

  「可惡……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利貝里昂被舞的虎虎生風,阿薩斯沒有去想過這把大劍的前任主人(某紅色風衣披薩男:哈啾!)用它創下了多少豐功偉業,此刻的利貝里昂只是被拿來當作掃除障礙的工具而已。

  最後駐足在一座湖旁,阿薩斯看著湖中的麗人身影,那分明就是少年,後者錯愕的看著他。

3 吟詠 [ 2012/01/02(Mon) 20:57 ID:ZIQjC7Wk ]
第一章  開始





  「劈啪!劈啪!」

  木柴在火焰之中燃燒著,並發出聲響,阿薩斯用火烤著肉,一旁的少年……不,少女臉紅的低下頭來,不敢看向前者。

  「出去不是不可以,不過請先通知我一聲。」

  阿薩斯一邊隨意地說著,一邊看著烤肉的情況,而少女還是一直低頭。

  「嗯……」

  阿薩斯打量著少女,想想是不是該來段自我介紹了,於是他先開口。

  「我的名字是阿薩斯.米奈希爾,今年三十八歲。你呢,小鬼?」

  「阿爾托莉亞.潘德拉根,今年十一歲。」

  阿爾托莉亞說完之後,像是聞到什麼似的,鼻子動了動。

  「怎麼了?」

  阿薩斯疑惑的問道,接著,他的鼻子也動了動,最後看向已經差不多熟的烤肉。

  「可以吃了!」

  阿薩斯撕下一塊肉,丟給阿爾托莉亞,然後用冰系魔法將火堆給熄滅。不知道為什麼,阿薩斯覺得自己做的烤肉第一次這麼好吃,尤其是他當上王子的時候沒多少機會自己動手做,後來成為巫妖王的時候更是一點兒機會都沒有。

  「吃完就走吧。」

  阿薩斯提醒阿爾托莉亞,最後在用完餐後,走回去他們的樹洞。



  「阿爾托莉亞……你將來想要當什麼?」

  「當然是成為一名偉大的騎士啊!」

  睡前,阿薩斯問了阿爾托莉亞一個問題,而後者的頂上呆毛開始旋轉了起來,表情也變得有些激動。

  「當然是成為一名偉大的騎士啊!而且還要終結掉不列顛的亂世!」

  「喔?真是偉大的理想啊。」

  看著這個與當初的自己相似的少女,阿薩斯心裡不禁感慨萬千,多少年了,自己已經完全失去了這樣光明的想法,而這個少女,就跟當初的自己一樣,依然沒有放棄希望,如果她可以一直懷抱理想走下去的話,或許就不會和自己最終的結局一樣了。

  「好吧,我可以算是一個騎士,我可以教導你喔。」

  「是!先生……不,老師!」

  就這樣,兩個人第一天的生活結束了,他們也開始了師徒的生活,一直到阿爾托莉亞十五歲、阿薩斯突破四十大關後變成大叔的四十二歲的那一年,阿爾托莉亞前往選拔王的會場的前一晚,突然發生的一個重大的轉折。



  夢境中,阿薩斯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座宮殿之內,往前方一望,發現有一個少女坐在一個寶座上,悠閒地看著自己。

  「你,就是阿薩斯吧?」

  阿薩斯大驚,下意識反應的想要拿出武器,不過卻不見了,而且自己,竟然對那少女無法產生任何一絲一毫的反抗意識。

  「您……是誰?」

  在知道對方擁有絕對勝過自己的力量之後,阿薩斯口帶敬語的問道。

  「這個宇宙的意識,蓋亞。阿薩斯,很抱歉,我必須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是?大人?」

  「你的存在會干涉到歷史,所以我有必要將你從你干涉到的歷史線之中隔離。」

  「請問,是什麼歷史?」

  「自己看吧。」

  蓋亞一個抬手,一個畫面突兀的浮現在阿薩斯面前,後者看著某個和阿爾托莉亞可以說是一模一樣的少女,拔起了名為Caliburn(石中劍)的選王之劍,到最後一連經過了十二場大戰,有半數的騎士背叛了她,站在那個血染的落日之丘上,她也身負重傷,只有一個叫做貝狄威爾的騎士陪著她到最後。

  「想不到……她竟然會和我面臨一樣的結局……」

  阿薩斯苦笑,他無法眼睜睜的看見一個人,和自己走上同樣的道路,到最後什麼都沒有,換來的只有無盡的孤獨、絕望……

  「我,必須和他分開是嗎?」

  「沒錯,作為補償,我可以答應你幾個要求。」

  阿薩斯閉上了雙眼,開始思考著。

  「我希望您可以給我那些武器(利貝里昂、正宗、干將莫邪)的原主人全部的能力,還有……」

  阿薩斯想起了阿爾托莉亞,那充滿對未來憧憬的眼神。

  「還有,您能夠賜與我和阿爾托莉亞再次相遇的機會。」

  蓋亞閉上了雙眼,最後開口同意了阿薩斯的要求。

  「兩個要求我都可以答應,只不過第一項……我要你必須通過那些人能力的心境考驗。」

  「那又有什麼困難的?」

  「那麼,現在就開始吧。」



  第一個考驗,無盡的孤獨。

4 吟詠 [ 2012/01/02(Mon) 20:58 ID:ZIQjC7Wk ]
  當重要的人在身邊死去,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就是這種感覺,一個人不斷的殺著惡魔,就連波及到無辜的人也無所謂,最後,對於世間的生活厭倦了,選擇和意圖滅世的強大惡魔同歸於盡。

  魔劍士斯巴達之子,但丁的過去。



  第二個考驗,最後的瘋狂。

  不知道為何而存在於世,只知道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場騙局。瘋了,瘋掉了,既然世界欺騙了自己,那麼,就開始瘋狂吧,毀滅掉這個世界!毀滅掉這個對自己來說都是騙局的一切!

  神羅公司的最強戰士,薩菲羅斯的過去。



  第三個考驗,理想的盡頭。

  能夠拯救所有人的未來,從一開始就不存在,正義的使者,只不過是將自己的殺戮正當化,無論如何,自己執行的就只有殺人,清道夫一樣的存在,心象風景的具象化,正是因為自己走到理想道路的盡頭之後,卻遭到理想的背叛!

  靈長頂點的守護者,衛宮士郎的過去。



  三個人的心境,碰巧都和阿薩斯有些雷同。但丁的過去象徵著阿薩斯在人生中,只有孤獨一路可走,沒有任何的人陪在自己身邊;薩菲羅斯的過去象徵著阿薩斯對於眾人不理解自己之後,開始精神絕望、靈魂扭曲;衛宮士郎的過去象徵著自己拯救國民的想法非常可笑,從一開始就不存在著完全拯救的道路,為了百人而殺掉九十九人、為了千人而殺掉九百九十九人!

  最後,阿薩斯自夢境中醒來,留念的看了阿爾托莉亞眼後,等待分離。



  阿爾托莉亞,在拔起Caliburn之後,成為了王,卻發現阿薩斯的消失,於是開始派人尋找他,他一生中的前九場大戰都是如此,甚至曾因有對手拿阿薩斯的事情來開玩笑,而怒火攻心,用不光彩的手段攻擊,因此,折斷了Caliburn,在大法師梅林的指導下,於湖中女神處取得聖劍Excalibur(誓約勝利之劍)。

  阿薩斯,在和阿爾托莉亞分離之後,前往世界各地開始獵殺惡魔,於一次在不列顛對意圖入侵地球的邪惡種族,遙遠彼方之來者的戰鬥中,一舉擊殺了其首領,並和降臨現世的英靈、守護者們封印了其餘遙彼一族的成員。

  一千五百年後,一場名為聖杯戰爭的儀式,成為兩人再次相遇的契機。



  「喝、哈!」、「呀啊啊啊啊!」

  「鏘!」

  紅色的魔槍和被風所纏繞著的劍相撞,使風產生了一絲縫隙,魔槍的主人微微一笑。

  「終於被我看穿了呢,Saber,你手中名劍的真面目。」

  「可惡!」

  阿爾托莉亞以Saber的身分現界,和她戰鬥的,則是以Lancer的身分縣界的菲恩騎士團中,擁有光輝容顏之稱的迪盧木多。

  迪盧木多手中的紅色魔槍是破魔的紅薔薇,顧名思義,就是具有突破一切魔力的屬性,他靠著這個效果而使阿爾托莉亞手上的武器,露出了真面目。

  然後,在一連串的交擊之中,阿爾托莉亞又中了迪盧木多的計謀,被具有造成永久損傷特性的必滅的黃薔薇擊中右手的一根筋,所以造成了右手大拇指無法施力的結果。

  「到此結束了,諸位勇士──」

  就在此時,一個由兩隻牛所拉著、纏繞雷光的戰車直衝而下,降在阿爾托莉亞和迪盧木多的中間,其上站著一名男子。

  「我乃征服王亞歷山大.伊斯坎達爾。在此一問,你們是為何而爭奪聖杯。」

  其他人(包括躲在暗處的御主)都被亞歷山大直接爆出真明的行為給愣住了,說不出話來。阿爾托莉雅最先回神過來。

  「原來如此啊,」

  他點了點頭。

  「如果不報出自己真名的話,可不是騎士的作為啊。我乃大不列顛之主亞瑟王,阿爾托莉雅。」

  亞歷山大呆了一下,然後又回神過來大笑道。

「哈哈哈!想不到名聞天下騎士王居然會是一個小丫頭。」

  亞歷山大哈哈大笑著,而一旁的迪盧木多也笑了,只不過是苦笑。

  「原來如此……看來我也不得不。我的名字是迪盧木多,只不過是一名小騎士罷了……」

  「雜種們,居然敢在本王的面前自稱王?」

  一個穿著金色盔甲的人突然出現於一旁的路燈上。

  「聽好了!雜種們,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古老的王者!英雄王吉爾伽美什!」

  就在吉爾伽美什自顧自說話的時候,有兩個東西飛來,擊斷了路燈。

  「吼啊啊啊啊啊!!!!!」

  一個與其說是英靈還不如說是怨靈的盔甲騎士出現,纏繞著的氣息使人一眼就看出來他是Berserker,吉爾伽美什則是眼中充滿殺意的看向他。

  「雜種,居然敢讓本王和你這個卑賤的存在站在同一塊大地上,不可饒恕!本王賜你──死刑!Gate of Babylon!(王之財寶)」

  一個又一個的,被稱之為寶具的神兵利器飛向Berserker,只見後者強行接住,擁有聖之名的寶具立刻墮落為魔的屬性,然後開始用其來阻擋Gate of Babylon的攻擊。

  「雜……種……」

  吉爾伽美什咬牙切齒,就在他要繼續攻擊的時候,Berserker突然衝向了阿爾托莉亞,眼看就要攻擊到的時候。

  「Hundred Million Ice Shields!(百萬冰盾)」

  一道令阿爾托莉亞熟悉異常的聲音傳來,然後無數的冰盾重疊在一起,就這樣憑藉著被濃縮的物質擋下Berserker的攻擊。

  回頭一望,那是一個和當初的那個男人一模一樣的人,那個人的眼中,空無一物,只有死寂,那是失去一切希望、光明的人才會擁有的。

  「I am lich king,(我是巫妖王)」

  那男子瞬間接近戰場。

  「Arthas Menethil。(阿薩斯.米奈希爾)」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