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百態(三一) 英雄

1 yiktin [ 2012/01/15(Sun) 01:39 ID:O2dH0I06 ]
砰、砰、砰、砰...
悍天雷一樣的巨響驚動鬧市,途人失魂落魄瑟縮在掩蔽物後。
誰又會想到在光天白日下,基層的市井的小金行,竟會吸引持槍悍匪行劫。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十幾秒的機槍掃射,嚴如上帝的怒吼,叫街上惶恐的市民不敢抬頭。

阿雄感到頭頂有一剎那寒風掠過,再狠狠鑽入牆中,傳出驚心的刺耳聲。
阿雄膽顫地蹲在牆角,卻又熱血沸騰。他期待多年的事情,今天真的發生了。
這不是電影的情景,而是真真正正的犯罪現場。
有多少人一生都是平淡地過去,至死仍是無名的平民。阿雄由小至大都渴望成為英雄,不甘窮一生只是城市中的無作為小人物。

在和平的時代,只有在罪案或災難發生,才有機會化身為英雄。在和平的時代,要成為英雄最簡易的途徑就是當上警察或消防員。
阿雄為完成英雄夢,學生時用功讀書,豈料因而得到深近視,要成為警察或消防員真的成為一個白夢。

砰、砰....噠噠噠噠噠噠.....砰......
警匪駮火,燃起阿雄那未完的夢。
市民都祈禱一切盡早完結。只有阿雄期望槍戰再拖延繼續,讓他有時間及機會去發現有什麼,令自己成為英雄。

突然,兩個制服漢子從阿雄背後趕來。又是一輪槍聲,兩個漢子就應聲倒地,跌在阿雄腳跟前不遠。
與阿雄一起躲避的市民,慌亂地尖叫跑開,就只有阿雄定眼看著這兩名倒地的警察。

一個警察無力地以最後的力氣,打出手勢示意阿雄逃跑。
逃跑?英雄遇到困難危險是不會逃跑!阿雄無視警察,注意力都落在警察身旁那支點三八左輪手槍。
英雄需要力量,英雄需要武器,點三八左輪手槍就是對抗邪惡的正義武器!阿雄認定今天就是上天給他成為英雄的機會。他檢起手槍,身體有如觸電,感到力量、勇氣源源不絕。
「當下我就是英雄」,阿雄情緒亢奮,「英雄就要對抗罪惡。」
看我用這支警槍斃了你們這些謀財害命的惡黨。阿雄下定決心,大叫一聲,就模彷電影中持槍的姿勢衝向悍匪。
砰、砰...砰...
悍匪的子彈穿透阿雄的頭體,直打入大廈的外牆。阿雄感覺不到痛楚,就在痛楚傳到大腦前,阿雄的大腦已經停止運作。停留在他實踐英雄夢的興奮愉快中。


2 某個弟 [ 2012/01/15(Sun) 10:35 ID:EHBpr3U6 ]
破袍客傳(二)

晨光初露, 莫河鎮在朝陽的照耀下展現一片朝氣。

街上的小販們連忙擺攤, 準備叫賣; 酒館掌櫃在指示著小二幹活; 藥店大夫也在店子裡頭搗著藥材。鎮內逐漸瀰漫
著繁華熱鬧的氣氛。

年約二十出頭, 一身粗布短衣的魁梧青年, 提著葫蘆, 一邊吹著口哨, 一邊大步走左街上, 一直走到酒館門外。

「掌櫃! 老樣子!」青年在酒館門外叫喊。

「呵呵呵, 早啊, 如日。沒問題, 你等一下吧。」酒館掌櫃滿臉笑容, 然後轉身對著店內正在抹檯的店小二道: 「小富, 到廚房去拿二斤熟牛肉和小菜出來吧。」小富回答: 「是。」

「掌櫃, 還有替我打酒, 茅台。」如日把手上的葫蘆遞給掌櫃。「對啊, 差點忘記了。小富! 還有打滿茅台來!」掌櫃接過了葫蘆, 跟著交給小富。「知道掌櫃。」小富接過葫蘆後, 快步往廚房裡頭去了。不一會, 如日接過了裝滿酒的
葫蘆, 以及牛肉連小菜, 結了帳, 道: 「謝謝掌櫃。」接著轉身離去。

如日走向北面的大門口, 跟著轉往左邊一條小徑, 沿著小徑走了十多里之後, 看見前方立著一排木欄柵, 欄柵範圍內有十多間破舊的木屋, 內裡住著不少身子骯髒、衣著破舊的流氓。他們每天都在這個名叫「流氓窩」的地方過著
自己喜歡的生活。

位於窩裡最左下方的角落, 一間小木屋的周邊圍著不少流氓, 他們爭先恐後地探頭, 以充滿好奇的目光窺視著木屋內, 彷彿被木屋內的某東西吸引著。

「你們在幹什麼? 為什麼都在圍著我的家門外?」如日剛回到自己家門外, 看到各人圍著自己的家時感到奇怪。

「如日, 你回來得正好, 你家來了一個人, 他在裡面坐著, 不知道在幹什麼怪事。」其中一個中年流氓回頭對著如日道。「有那樣的事? 待我看看。」如日輕力推開人群, 往前探頭一看, 只見有一名身穿破袍, 束看長辮子
的中年漢正在盤膝打坐, 閉著雙目, 雙掌平放胸前, 掌面朝上, 口和鼻中反覆吐納著氣息。

他, 赫然就是昨晚在莫河鎮外跟六名追蹤者交手的縱橫海!

「喂! 你是什麼人? 進來我的家幹什麼?」如日指著縱橫海大叫。

但是縱橫海沒有理會如日的呼喝, 集中精神繼續運功。轉瞬間, 他全身漸漸地冒出汗水, 繼而蒸發成為一道道的白氣, 散發出來的熱力更瞬間佈滿整個屋子裡。

「什麼事? 怎麼整個房子會愈來愈熱的?」如日汗流浹背, 不斷揮動手掌煽涼。其他在外面圍觀的流氓們也因為這股突如其來的熱氣而感到難受, 紛紛後退以遠離如日的房子。如日雖然也覺得難受, 但是卻忍受著熱氣道: 「喂! 你到底是誰? 別再裝神弄鬼! 這裡是我的家, 我這裡可沒有任何值錢的東西, 快給我滾!」

如日正想上前一把揪起縱橫海, 縱橫海突然睜大雙目, 朝著如日直撲過去, 一手掐著其脖子。

「咕哇......!喂! 放手啊!你這混蛋!」如日雙手扼著縱橫海掐著自己脖子的手臂, 全身不住掙扎, 狀甚痛苦。而縱橫海卻面容扭曲, 表情跟如日一樣呈痛苦狀。接著伸出另一隻手, 呈爪狀朝著如日的腰間抓著。

「嗚啊啊啊......!」縱橫海像失去了理性似的怒吼, 雙手把如日抬起, 高舉至頭上。如日繼續掙扎著, 卻徒勞無功, 任由自己的身體被縱橫海高舉著。

在外面的流氓們, 目睹這個情景不禁吃了一驚。其中一個老流氓道: 「如日在我們流氓群中是體格最魁梧最高大的一個, 居然被那個怪物輕易地抬起來......?」如日的確是在流氓群裡面體格最健碩的男兒漢, 更兼力大無窮,所以在流氓窩, 甚至在整個莫河鎮中可以說是打架無敵的粗人。

不過, 這只是在未真正遇上擁有強橫武功的人之前......

另一個長髮流氓道:「現在還說這個幹什麼? 還不趕快報官? 不然他就真的沒命!」

老流氓道: 「別開玩笑了, 官府又怎會管我們這班流氓? 更何況, 就算會管, 你們認為憑那班好吃懶做的官兵們會制止得了那頭怪物嗎?」

長髮流氓道: 「那該怎麼辦啊? 難道眼巴巴的看著如日被那怪物......」

語未畢, 流氓們不禁被接下來的情景嚇到。 只見縱橫海身上突然散出一道一道的橙黃色燄氣, 慢慢灌進了如日的五官, 以及全身各個要穴, 直接進入如日的體內, 令如日苦上加苦, 飽受著燄氣的煎熬。

「呀呀呀呀呀......!」如日全身被燄氣侵蝕, 一直不住地嚎叫, 身上亦不斷地被燄氣瘋狂灌進去。

沒多久, 如日原本掙扎著的手腳, 已經漸漸軟下來, 連叫聲也慢慢地消失, 意識亦逐漸模糊。

正當如日快要被縱橫海「折磨」至死時, 縱橫海的雙目驀地回復常人狀態, 立時看到被自己摧殘著的如日。

「呀! 糟了!」縱橫海猛然收起吐出來的燄勁, 雙手從如日身上猛力抽離, 整個人都失去平衡的跌坐在地上。

如日倒在地上, 已經完全沒有意識, 身上仍殘留著一點點燄氣在游走著。

縱橫海上前, 一手按著如日的胸腹位置, 如日身體隨即傳來一陣陣熱流, 燙著縱橫海的手。

「嗚……」縱橫海即時縮開手。「看來我被那種毒影響了神智, 把自己的內力灌進了那小子的體內。」縱橫海神色凝重地看著暈死了的如日道。

老流氓看到縱橫海似乎已經回復了常人神態, 便上前問縱橫海: 「你究竟是什麼人? 到底你對如日做了什麼?」縱橫海突然喝止老流氓: 「別過來! 我現在要救他, 你們先退後! 不然他真的會死!」老流氓吃了一驚, 於是回頭向所有流氓示意迅速後退。然後轉頭看著縱橫海道: 「他還有救嗎?」

縱橫海不答, 雙掌分別按著如日的心坎及丹田, 慢慢運起內力, 經過雙手輸進他體內。老流氓憂心忡忡, 一動不動地呆看著縱橫海替如日療傷。

約一刻鐘後, 如日突然「咳哇」一聲, 吐出了一口血, 清醒過來。 「你醒了嗎?」縱橫海見如日已醒過來, 便即時收勁。

如日一眼看到了縱橫海, 即時整個人彈起, 往後跳了數步, 一手指著縱橫海道: 「你……..剛才對我做了什麼? 剛才你好像在我身體……」如日話未完, 整個人突然失去平衡, 快要跌到。老流氓即時扶著如日: 「如日, 你沒事吧? 你才剛醒來, 體力未完全回復, 不要亂動。而且是那位先生剛剛救了你啊!」

「什麼?」如日慢慢站好身子。「對不起, 這位小兄弟, 其實我剛才正想運功替自己驅毒療傷, 沒想到會被毒弄至神智不清, 所以一時失控, 對你做出了這種事。」縱橫海一臉歉疚, 接著再道: 「我剛剛已經再以功力把你體內的內傷治好了, 所以已經沒有大礙, 不過你現在體力未回復, 還是休息一下比較好。」

「那麼, 你進了我家裡, 也只是想隨便找個沒人發現的地方休息?」如日慢慢坐下對著縱橫海道。「嗯, 抱歉打擾到你, 不過, 可以再讓我待在這兒多一段時間嗎? 因為我還要繼續運功把毒慢慢清理掉。」

「那沒問題, 反正我家沒有什麼好東西, 你就隨便待在這裡吧」如日莞爾。

「謝謝你。對了, 我叫縱橫海, 請問小兄弟高姓大名?」縱橫海抱拳問道。

「我叫 – 司空如日。」如日自我介紹。

然而, 這個名叫司空如日的小流氓卻沒有料到, 因為與縱橫海這個蓋世高手的相遇, 會令自己的人生有著重大改變……


3 某個弟 [ 2012/01/15(Sun) 10:36 ID:EHBpr3U6 ]
對不起,上篇傳錯了
請幫忙刪除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